全景观察法国移民生态:移民与“土著”有何差异?

arkdiy
装B遭雷劈 2019-11-27 字数 6496

编者按:中新网11月9日电,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在获取社会资源方面,法国

移民及其后代与本地“土著”到底有多大差异?移民身份如何影响他们的社会地位?为

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法国国家人口研究所(Ined)与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所

(INSEE)于2008年9月至2009年2月期间向21000名18-59岁的移民及其后代、法国“土

著”进行了调查(TeO1,第一代“Trajectoires et Origines”调查)。不仅如此,移

民二代与其父母相比,社会地位是否上升的问题也是调查关键。

记者专访了负责TeO2调查(正在进行的第二代调查)的社会学家马秋·伊修(Mathieu

Ichou),并结合多位TeO1调查研究者的调查报告,总结出法国移民与本地人在求

学、就业、婚姻、住房、医疗、社会关系等方面的差异。

抵法时间大不同:南欧最“老”

在18至50岁这个年龄范围,法国“本地”人口比例76%,而没有任何移民血统的“本

地”人口则不到70%;移民占比10%(即270万人),而至少拥有一名移民父母的移民后

代则达近12%(310万人)。

据伊修介绍,不同原籍国移民的抵法时间段有明显区别。最开始,大部分移民后代的

祖籍国是欧洲;后来,移民原籍国更加多样化,例如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有

来自东南亚国家。

具体说来,阿尔及利亚裔移民抵法的“战线”拖得较长,90%在1968年至2004年这36年

间陆续到达。相比之下,东南亚移民的抵法时间则较集中,半数是在1977年到1985

年的短短八年内到达法国。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移民多在90年代来法(50%在95年后抵达)。相反,南欧(西班

牙、意大利、葡萄牙)第一代移民“资格最老”,多数在70年代中期之前就已定居法

国。不仅来的年份早、年纪也较小:来自西班牙和意大利的移民中,70%在17岁之前

抵法,其中56%在10岁之前就已到达。相比之下,阿尔及利亚成年移民的比例仍然很

高。

伊修特别提到,在一战期间就已经有中国移民了,即使后者占移民整体比例并不高。

此外,中国移民的一大特点是年龄相对较轻。

受教育程度两极化,女性更“有文化”

移民教育水平往往呈两极化:近年来的多项研究证实,到法定居的新移民受教育水平

在不断提升,具备较好的经济文化基础,持高等教育学位的比率高于当地人。不仅如

此,女性移民受教育程度多远高于非移民。不过,此类移民的学位水平并不能如实反

映其原籍国的普遍教育水平。与此同时,移民中教育水平偏低的比例也高于本地人

口。

伊修认为,移民抵达法国的年龄越轻,他们在学业方面就越可能有所收获。而对移民

二代来说,学业情况不理想的最首要原因就是其父母的社会地位。来自东南亚的移民

成绩往往优于“本地人”。相比之下,来自土耳其、或者非洲国家移民的学业表现就不

尽如人意。原籍国为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和土耳其的移民后代中,没有文凭

或文凭较低的男性比例几乎是“本地人口”的两倍,且这一群体中,70%移民后代的父

亲职业皆为(低水平)工人;移民家庭更倾向于选择职业导向的学徒教育,而不是大学

教育(东南亚移民除外)。

值得一提的是,在专业选择上,感到“不公正”的移民后代(14%)远远高于“本地

人”(5%)。不过,在所有类别的移民群体中,女性移民后代的平均受教育水平皆高于

男性。

一代更比一代强?未必!

法国劳工部下属研究调查统计协调局(DARES)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第一代移民往往

不得不“屈就”于一些低于其受教育水平的岗位:在2010年所有持居留证的外国居民

中,有半数男性和六成女性来法后所处职位要低于在本国。此外,女性移民“主动”或

被动打半工(28%)的比例要远高于“当地人”。换句话说,男性比女性移民就业率高,

而且移民在“较低端”职业中比例高、工作条件更苛刻。

那么,他们子女的情况是否有所改善?TeO1的结果显示,虽然来自欧洲国家移民的后

代往往能比父母获得更好的社会经济地位,但对非欧洲国家移民的子女来说,事实却

远非如此。本地居民和移民后代子女的区别,首先体现在就业上。伊修强调,即便移

民后代的学习表现更好,他/她也更有可能因为原籍、肤色、宗教等原因而错失工作/

升迁的机会。即便找到工作,就业后的待遇、晋升潜力方面仍然存在不平等现象,整

体来说职场机遇更少。

伊修指出,他国研究者的调查显示,移民后代比第一代移民更频繁地抗议歧视现象。

这恰恰是因为和父辈相比,他们对平等有着更高的诉求。

住房:华人房东“一枝独秀”

很显然,住房条件是社会地位的直观体现。南欧(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移民中

的“房东”比例接近本地群体,而东南亚国家移民的“有房一族”比例甚至更高。例如,

在搬出福利房(HLM)、晋身为有房一族的这一比例上,东南亚移民是撒哈拉以南非洲

地区移民的4.5倍。

在受访移民中,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与马格里布地区的移民群体最常提到“住房歧

视”(是其他移民的3.5-4.5倍):他们表示自己与后代曾被房东以“不可信的理由”拒

绝租赁房屋。

东南亚移民:法语地位不如“母语”

TeO1调查关注了移民家庭的语言与母语传承、及一代移民的法语水平问题:虽然一部

分移民很后悔子女没有学会自己的母语,但在18-50岁的受访者中,二代在成长过程

中说多语种的比例(49%)还是要远高于本地人(10%)。

伊修表示语言问题与原籍国紧密相关,特别一些来自前殖民地国家的移民本就说多种

语言(包括法语)。相比之下,研究者认为对土耳其以及东南亚移民来说,法语在其家

庭中的地位并不如南欧以及前殖民地国家移民。

移民健康状况越来越差?

整体看来,移民的健康状况似乎不如“本地人”:在18至60岁移民受访者中,接近四

分之一(22%)对自身健康状况的评价是“普通”、“不良”或“非常不好”,而这一比例

在“本地人”中为16%。

在区分性别后,这一差别更明显了:在同一年龄段,男性移民认为健康状况恶化的比

例比本地人高出了30%。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一比例在女性移民群体则增至80%。 值

得注意的是,整体说来,无论是当地人或移民,女性就诊频率以及放弃治疗比例都高

于男性。

目前主要的解释是,失业或无业、收入和受教育程度低等因素导致了移民与当地人对

自身健康状况的看法大相径庭。事实上,在同等收入水平下,来自土耳其、马格里布

地区和葡萄牙的移民更常声称自己“身体状况不佳”。另外,在类似的年龄、社会经济

特征群体中,在法国都市居住了约三十年的移民群体对健康状况的评价要更糟。当收

入越高,移民与类似状况的“本地人”在健康方面评价的差异就会逐渐缩小,而这再次

验证了真正的影响因素是社会经济地位。

不过,还应对这些关于健康状况、慢性疾病的评估采取谨慎态度,毕竟它们是基于个

人主观判断,而这又牵涉到文化与阶层差异。

身份归属与“单身狗”

不少移民后代表示,既感知到原籍国的文化传统,又同时觉得自己是“十足的法国

人”。因此,他们更愿意选择多重文化身份,而不是简单地用一种身份去完全替代另

一身份。在有色人种少数族裔(Visible Minority)群体中,感到自己不被视作法国

人的情况并不少见。而或许有些矛盾的是,调查研究者认为“身份归属感”与移民及其

后代的就业状况、社会阶层并无联系。

在伴侣选择方面,初代移民在移居法国后,寻找跨国伴侣的比例约为40%。事实上,

女性移民找到“当地人”的比例(44%)要略高于男性移民(37%)。此外,东南亚移民找

到“当地人”伴侣的比例为15%;移民二代配偶的原籍国则更多样化,不过65%二代会

选择“本地人”配偶。

有意思的是,在18-50岁的移民后代中,“单身狗”比例皆高于“本地人”,并且他们更

常选择的结合方式是婚姻而不是同居。

伊修总结道,从多个角度来看,移民二代能比其父辈更好地融入法国社会,但不对等

之处在于,他们获得社会资源的难度仍然比“本地人”高,特别是对于马格里布地区、

撒哈拉以南非洲、土耳其的移民后代来说。

以上这些并不出人意料的结论不仅让人思考一点:虽然这并非是它的初衷,但这份调

查实际上全方位呈现了移民群体及其后代在住房、健康、就业、身份归属、教育等关

键方面,相比于法国“本地人”的整体劣势。然而,移民的多元文化背景所赋予其的优

势与别样体验似乎并未有机会被展示出来。再加上,法国类似规模的移民调查并不

多,为了促进不同种族的相互理解,更多据悉,目前已经启动的第二代TeO2调查会将

调查范围扩至移民第三代,或将能展现更丰富、更多层次的移民生活。

Europe 缘聚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