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集] 第四批出来了,有纳达尔

Airmansmth
Airman 2016-11-07 字数 8956

☆─────────────────────────────────────☆

 zahlen (zahlen) 于  (Tue Sep 20 00:57:07 2016)  提到:

另外应该是首次出现非洲同胞,布隆迪的尼扬萨巴。

不过纳达尔的TUE太让我失望了,本以为有什么料呢。

只有2次TUE。一次是有效期3天的betamethasone,这个有可能是肌肉注射的封闭注射。

另外一次是Tetracosactide,这个比较少见,似乎是一种诊断剂。不过这个应该毫无问题,因为豁免期是2012年7月30日-8月8日。而纳达尔那年温网后全年剩余比赛都退赛了。

☆─────────────────────────────────────☆

 zahlen (zahlen) 于  (Tue Sep 20 03:11:51 2016)  提到:

英国的Alexandra Danson,一份少见的追补的治疗用药豁免(Retroactive TUE)。

☆─────────────────────────────────────☆

 jackie520 (jackie520) 于  (Tue Sep 20 06:54:47 2016)  提到:

纳达尔两次时间都是特别短,而且还是因伤休战期间,根本就毫无可疑啊,这得算是纯属

躺枪了

☆─────────────────────────────────────☆

 clyu1981 () 于  (Tue Sep 20 08:43:34 2016)  提到:

这是证明纳达尔是清白的。

☆─────────────────────────────────────☆

 heanonlia (恒等式) 于  (Tue Sep 20 09:07:02 2016)  提到:

纳达尔可能是黑客找出来证明自己客观性的,并不是一味黑欧美,意思大概是说“也确实有清白的,但大多数都很无耻”。

☆─────────────────────────────────────☆

 bpsy (as) 于  (Tue Sep 20 14:07:45 2016)  提到:

纳达尔两次用药的豁免开始日期都在批准日期之前,奇怪假如不批准的话他这不就被抓个正着么?还是他确信肯定能过?另外这个程序上居然可以先上车后补票?

【 在 jackie520 的大作中提到: 】

☆─────────────────────────────────────☆

 zhouzhouzhou (菜花大盗) 于  (Tue Sep 20 14:38:23 2016)  提到:

钱到位了,还怕办不下证来?

【 在 bpsy (as) 的大作中提到: 】

☆─────────────────────────────────────☆

 zahlen (zahlen) 于  (Tue Sep 20 15:54:59 2016)  提到:

纳达尔的第一个TUE申请豁免的应该属于S9类的,只是赛内禁止。

而TUE显示的时间是2009年9月23日-9月25日,这时纳达尔没有比赛,他10月5日参加了中国公开赛。有可能是纳达尔的团队怕有残留,保险起见申请了。

这次俄国黑客泄露的TUE豁免的最多的就是S9类的。

第二次位于纳达尔的大修阶段,纳达尔温网后的当年剩余比赛全退了。如果纳达尔当时偷偷吃禁药,到底图什么呢?

【 在 bpsy (as) 的大作中提到: 】

☆─────────────────────────────────────☆

 bpsy (as) 于  (Tue Sep 20 16:37:45 2016)  提到:

第2条实在不值一驳,禁药又不是只在比赛中有用,训练中用药的更多。

第1条你从程序上来说。既然只是赛内禁用,他为啥要在没有比赛的时段事后申请?按你的说法是怕10月份的中网有残留。问题是所谓“豁免期”难道是说除这段时间外后面一段时间查出禁药成分也没问题?那这个时间有明确规定是多长么?如果只是在豁免期内有效,那就不存在因为怕残留申请。如果说因为前面申请了1段时间的豁免期,后面只要查出来都可以算成豁免期内的残留,那就太扯淡了。

【 在 zahlen 的大作中提到: 】

☆─────────────────────────────────────☆

 bpsy (as) 于  (Tue Sep 20 16:42:41 2016)  提到:

从程序上来说,一个人说上周我得了某某病一定要用A药品来治,这事怎么评估?医疗豁免是有诸多前提的不是说只要得了病就可以随便吃药。首先得证明你这个病不治不行,其次要证明不吃A药品就没法治,最后还得证明你吃这个药对成绩没影响。大多数的医疗豁免第1条能说得通,后两条说实话没法洗。

【 在 zahlen 的大作中提到: 】

☆─────────────────────────────────────☆

 zahlen (zahlen) 于  (Tue Sep 20 17:08:12 2016)  提到:

下面的是2016版ISTUE的规则,2009年应该相差不远。

4.2 Unless one of the exceptions set out in Article 4.3 applies, an Athlete who

needs to Use a Prohibited Substance or Prohibited Method for Therapeutic reasons

must obtain a TUE prior to Using or Possessing the substance or method in

question.

4.3 An Athlete may only be granted retroactive approval for his/her Therapeutic

Use of a Prohibited Substance or Prohibited Method (i.e., a retroactive TUE) if:

11

a. Emergency treatment or treatment of an acute medical condition was

necessary; or

b. Due to other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there was insufficient time or

opportunity for the Athlete to submit, or for the TUEC to consider, an

application for the TUE prior to Sample collection; or

c. The applicable rules required the Athlete (see comment to Article 5.1) or

permitted the Athlete (see Code Article 4.4.5) to apply for a retroactive

TUE; or

[Comment to 4.3(c): Such Athletes are strongly advised to have a medical file

prepared and ready to demonstrate their satisfaction of the TUE conditions set out

at Article 4.1, in case an application for a retroactive TUE is necessary following

Sample collection.]

d. It is agreed, by WADA and by the Anti-Doping Organization to whom the

application for a retroactive TUE is or would be made, that fairness

requires the grant of a retroactive TUE.

纳达尔美网受的伤,为了赶上中国公开赛,没见时间走一般流程,应该走的是4.3b,并不违规。

关键还是申请豁免的物质太正常了。Betamethasone应该属于S9 Glucocorticoids(糖皮质类固醇)。

插句话,不要被这里的类固醇吓着,糖皮质类固醇和合成类固醇差别大了。大家所熟知的打封闭,基本上都要注射糖皮质类固醇,最常见的就是泼尼松和强的松龙。

回归正题,所有的Glucocorticoids属于Specified Substances,这又是一个WADA术语。

WADA的规则中提到

“The Prohibited List may identify specified substances which are particularly susceptible to unintentional anti-doping rule violations because of their general availability in medicinal products or which are less likely to be successfully abused as doping agents.”

因此这类物质管的并不是特别严,TUE的审批有可能相对容易的多,所以走4.3b得到批准也不奇怪。

【 在 bpsy (as) 的大作中提到: 】

☆─────────────────────────────────────☆

 zahlen (zahlen) 于  (Tue Sep 20 17:21:28 2016)  提到:

你说第2条不值一驳,的确禁药又不是只在比赛中有用,训练中用药的更多。

但这个豁免就一周,纳达尔因伤退赛了近半年。看来纳达尔用的这个Tetracosactide太神奇了,用量少持续时间超长。

你可以相信纳达尔因为用了Tetracosactide,所以2013年神奇回归。

由于Tetracosactide是一种诊断剂,因此我更愿意相信纳达尔用Tetracosactide可能是为了疗伤时的诊断。

【 在 bpsy (as) 的大作中提到: 】

☆─────────────────────────────────────☆

 bpsy (as) 于  (Tue Sep 20 20:31:50 2016)  提到:

你先解释下“豁免期”是说只在这期间查到豁免药物阳性不违规,还是说豁免期之后一段时间查到都不违规?如果是后者,是查到多高都不违规还是对不同药物有一个高于平常的标准不超过这个就行?这段时间是多长有没有规定?

【 在 zahlen 的大作中提到: 】

☆─────────────────────────────────────☆

 oldoldguy (oldguy mj) 于  (Tue Sep 20 20:37:50 2016)  提到:

这个就是反禁药组织来决定了。

而且黑客组织没有说明,这些豁免都是匿名申请的。

各个体育组织只是根据病历,判断是不是申请合理。

不知道谁申请的。而且药检也是匿名。结果出来之后,才知道是哪个运动员的样本。

如果是匿名申请,就没有什么偏向的问题。只有你申请写得好坏的区别。

【 在 bpsy (as) 的大作中提到: 】

☆─────────────────────────────────────☆

 bpsy (as) 于  (Tue Sep 20 20:41:51 2016)  提到:

你要是信每次欧冠啊世界杯啊欧洲杯啊抽签都是真抽签从没内幕,那你倒是能信这些真的是匿名不知道是谁。

【 在 oldoldguy 的大作中提到: 】

☆─────────────────────────────────────☆

 oldoldguy (oldguy mj) 于  (Tue Sep 20 20:43:51 2016)  提到:

这种匿名欧美运动员自己也要求。

如果不匿名,各个协会肯定照顾名牌运动员,欧美无名运动员也吃亏。

【 在 bpsy (as) 的大作中提到: 】

☆─────────────────────────────────────☆

 zahlen (zahlen) 于  (Tue Sep 20 22:26:50 2016)  提到:

对于糖皮质类固醇,印象中是72小时。

我发现我犯了个错误,纳达尔当时不是在休赛期,而是本来应该参加泰国公开赛,但他退赛了。

查了下2009年泰国公开赛的日程表,是9月26日到10月4日。

纳达尔的TUE豁免期间是9月23-9月25日,那就对上了。

【 在 bpsy (as) 的大作中提到: 】

☆─────────────────────────────────────☆

 zxf (天堂鸟) 于  (Tue Sep 20 22:46:36 2016)  提到:

这个匿名没什么用的,因为很重要的判断标准是医院和医生的资质,必然欧美

的医生申请通过率高。

【 在 oldoldguy (oldguy mj) 的大作中提到: 】

☆─────────────────────────────────────☆

 zahlen (zahlen) 于  (Tue Sep 20 22:56:52 2016)  提到:

我早说了医生和语言是平等的规则下真正的不公平之处。

国际比赛TUE的审批主要由International Federations负责,这样圈子就很小了,再加上TUE committee不怎么变,那么即使匿名,评审人有心的话,结合运动员的参赛信息都有可能猜出谁在申请,就像论文基金的评审那样。

【 在 zxf (天堂鸟)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zahlen 的大作中提到: 】

: 另外应该是首次出现非洲同胞,布隆迪的尼扬萨巴。

: 不过纳达尔的TUE太让我失望了,本以为有什么料呢。

: 只有2次TUE。一次是有效期3天的betamethasone,这个有可能是肌肉注射的封闭注射。

: ...................

: 纳达尔两次时间都是特别短,而且还是因伤休战期间,根本就毫无可疑啊,这得算是纯属

: 躺枪了

: ...................

: 纳达尔两次用药的豁免开始日期都在批准日期之前,奇怪假如不批准的话他这不就被抓个正着么?还是他确信肯定能过?另外这个程序上居然可以先上车后补票?

: 纳达尔两次用药的豁免开始日期都在批准日期之前,奇怪假如不批准的话他这不就被抓个正着么?还是他确信肯定能过?另外这个程序上居然可以先上车后补票?

: 纳达尔的第一个TUE申请豁免的应该属于S9类的,只是赛内禁止。

: 而TUE显示的时间是2009年9月23日-9月25日,这时纳达尔没有比赛,他10月5日参加了中国公开赛。有可能是纳达尔的团队怕有残留,保险起见申请了。

: 这次俄国黑客泄露的TUE豁免的最多的就是S9类的。

: ...................

: 纳达尔的第一个TUE申请豁免的应该属于S9类的,只是赛内禁止。

: 而TUE显示的时间是2009年9月23日-9月25日,这时纳达尔没有比赛,他10月5日参加了中国公开赛。有可能是纳达尔的团队怕有残留,保险起见申请了。

: 这次俄国黑客泄露的TUE豁免的最多的就是S9类的。

: ...................

: 第2条实在不值一驳,禁药又不是只在比赛中有用,训练中用药的更多。

: 第1条你从程序上来说。既然只是赛内禁用,他为啥要在没有比赛的时段事后申请?按你的说法是怕10月份的中网有残留。问题是所谓“豁免期”难道是说除这段时间外后面一段时间查出禁药成分也没问题?那这个时间有明确规定是多长么?如果只是在豁免期内有效,那就不存在因为�

: 第2条实在不值一驳,禁药又不是只在比赛中有用,训练中用药的更多。

: 第1条你从程序上来说。既然只是赛内禁用,他为啥要在没有比赛的时段事后申请?按你的说法是怕10月份的中网有残留。问题是所谓“豁免期”难道是说除这段时间外后面一段时间查出禁药成分也没问题?那这个时间有明确规定是多长么?如果只是在豁免期内有效,那就不存在因为�

: 下面的是2016版ISTUE的规则,2009年应该相差不远。

: 4.2 Unless one of the exceptions set out in Article 4.3 applies, an Athlete who

: needs to Use a Prohibited Substance or Prohibited Method for Therapeutic reasons

: ...................

: 你先解释下“豁免期”是说只在这期间查到豁免药物阳性不违规,还是说豁免期之后一段时间查到都不违规?如果是后者,是查到多高都不违规还是对不同药物有一个高于平常的标准不超过这个就行?这段时间是多长有没有规定?

: 这个就是反禁药组织来决定了。

: 而且黑客组织没有说明,这些豁免都是匿名申请的。

: 各个体育组织只是根据病历,判断是不是申请合理。

: ...................

: 你要是信每次欧冠啊世界杯啊欧洲杯啊抽签都是真抽签从没内幕,那你倒是能信这些真的是匿名不知道是谁。

: 你先解释下“豁免期”是说只在这期间查到豁免药物阳性不违规,还是说豁免期之后一段时间查到都不违规?如果是后者,是查到多高都不违规还是对不同药物有一个高于平常的标准不超过这个就行?这段时间是多长有没有规定?

: 这个就是反禁药组织来决定了。

: 而且黑客组织没有说明,这些豁免都是匿名申请的。

: 各个体育组织只是根据病历,判断是不是申请合理。

: ...................

: 这个匿名没什么用的,因为很重要的判断标准是医院和医生的资质,必然欧美

: 的医生申请通过率高。

Olympic 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