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吉三桃秒全场

49 个回复
fhd
疯了! 2018-06-13

不过我们玩的新版于吉,感觉强度更合理

老版开始太弱了

【 在 virous (北极星)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是反贼很欢乐吧,除非忠也就是想随便玩一下不只是为了赢的那种

virous
北极星 2018-06-13

肯定有人不欢乐啊,就像你们喷死忠内一样,估计开喷的都是反贼

主忠最多帮个腔说不能这样子玩啊blabla做做样子而已,总不会真的死气白脸开喷吧

【 在 fhd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很欢乐的

: 老玩强力主公很无聊的

fhd
疯了! 2018-06-13

我们玩的不开心也直接喷啊

最后主内反局面太磨叽还直接不玩了下一局呢

面杀当然可以随时调整啊

【 在 virous (北极星) 的大作中提到: 】

: 肯定有人不欢乐啊,就像你们喷死忠内一样,估计开喷的都是反贼

: 主忠最多帮个腔说不能这样子玩啊blabla做做样子而已,总不会真的死气白脸开喷吧

virous
北极星 2018-06-13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既然会喷死忠内,那就保不准有人会喷于吉主公

因为欢乐的标准对于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有时候面杀8个人投票出现你不喜欢的结果不也一样要接受吗?难道直接不玩了?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 在 fhd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玩的不开心也直接喷啊

: 最后主内反局面太磨叽还直接不玩了下一局呢

: 面杀当然可以随时调整啊

: ...................

fhd
疯了! 2018-06-13

人以类聚呗

标准不一样的就不要一起玩

我们的圈子肯定不可能接受gdk的玩法

【 在 virous (北极星)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既然会喷死忠内,那就保不准有人会喷于吉主公

: 因为欢乐的标准对于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有时候面杀8个人投票出现你不喜欢的结果不也一样要接受吗?难道直接不玩了?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meikaoshan
司礼监—掌印大太监 2018-06-13

我打的最煎熬的一局,我华佗 反贼, 主公 黄盖在我上家,上来就自爆,爆出连弩

我没敢跳反,上来就给他加血

一圈走完,大家就开始骂

我厚着脸皮,加了3轮血,黄盖够不着反贼,只能指望忠臣去杀,但是忠臣也搞不定郭嘉、孙权和月英

后来月英挂了,黄盖按捺不住,把他上家的陆逊杀了,陆逊是著名的内奸胚子,结果陆逊死,黄盖装备掉一地

我上来就给他一刀,然后给郭嘉加了一滴血……

【 在 ap9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于吉主公我内奸的话,可能第一轮就跳反了,赶快结束这一局。

: 如果正好有别的事儿要做,那就托管。等一会儿回来看看是结束了还是要继续跳反赶快结束这一局。

GGGGDDDDK
涉穀昂 2018-06-13

我面杀都是只抽一将

当然面杀还有一些网杀做不到的东西,

例如不是只抽一将玩法的,也可以做到“大家都知道我是先选将后看身份牌的”

我认为一些是权利的东西应该是允许自主放弃的。

【 在 virous (北极星)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于吉三桃秒全场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13 11:35:23 2018), 站内

: 面杀都选于吉做主公了,还轮的上喷死忠内吗?忠就要把主公喷死吧?哈哈哈

: 【 在 dannyfulgent 的大作中提到: 】

: : 面杀还死忠内会被人喷的吧。。。

: :

: --

: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更广漠的,是中间地带。

: 那些立场坚定的黑白论者,立在原地评是论非,全然不顾自己脚下是虚空。

: 那些走向中间地带的人,用自己的脚一步步丈量,越行越远。

: 那些是非论者并不知道,有些人,看到的风景已经与他们不一样。

dannyfulgent
danny 2018-06-13

这个倒不一定,于吉主公不能算最弱的吧,想浪一把选个于吉也没啥,死忠内那是根本不会玩这个游戏

当然就是特别拖时间,面杀有时候直接把于吉ban了。。。当然我们玩的很久以前了,那时候没有新于吉

【 在 virous (北极星) 的大作中提到: 】

: 面杀都选于吉做主公了,还轮的上喷死忠内吗?忠就要把主公喷死吧?哈哈哈

anxgz
anxgz 2018-06-16
dylyly1987
dylyly1987 2018-11-08

玩过一局刘备主,我是8号位反贼,选了个荀彧。主公上来比较谨慎,盲给了几个人牌,没给完,然后放南蛮刷牌,到我这时候给他补了牌。这下主放心了,又刷了两次牌,而且都给了我一个人。最后给光手牌放了一个南,到我的时候看着进度条慢慢读完,然后……过了。主公还喷我说关键时刻掉线,我打了一个“……”,他明白过来之后就托管了。自从知道怎么用装身份这个技巧之后,真是多了很多乐趣。

【 在 meikaoshan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打的最煎熬的一局,我华佗 反贼, 主公 黄盖在我上家,上来就自爆,爆出连弩

: 我没敢跳反,上来就给他加血

: 一圈走完,大家就开始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