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他的离开,标志着Uber过去那个浴血奋战时代彻底终结

    我离开Uber已有些时日,但还是颇为习惯性的牵挂那里发生的事情。最典型的是,我的news订阅里面还是有关Uber的消息居多,blind里面我并没有申请新公司的账号,而是依然保留着Uber的账号,手机里与Uber有关的群的消息,我还是会仔细的看。

    【Note】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如今的新冠混乱时代,负面消息每天各处飞,我也见怪不怪,感觉已经慢慢建立了某种免疫能力。但是今天看到这则新闻,还是忍不住的有点难过。

    这则新闻主要包含两方面的信息:一是Uber为了应对目前新冠疫情造成的营收大规模下降的情况,准备裁员20%左右,二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马上要离开公司了。

    我有些难过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这两点。

    首先,我还有不少朋友还在Uber。我们曾经一起热爱这家了不起且生命力顽强的公司,为之也付出了很多心血。而如今,不少去年避开了10%左右裁员危机的人,又不得不面对更大规模的裁员。虽然新冠危机爆发后,美国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层出不穷,不少公司诸如opendoor等,直接30%左右的人员被裁掉。与之相比,20%也不算太多,但不少人并没有想到,Uber从我加入时才5000人不到,成长为如今2万多人。20%如果真的发生,意味着高达5000多人会失去工作。而这个时候正是经济危机持续加深,各大公司收紧招聘和市场不确定性上升的阶段。可想而知这后面是多少辛酸的故事。

    其次,Thuan于Uber是个标志性的人物,我们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受过他的影响。他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肯定也有一定的可能是不想看着曾经和自己一起浴血奋战的人,如今自己不得不在最不应该让他们离开的时候下达如此命令。

    说起Thuan,有许多事情值得说一说。

    Thuan出生在越南。1979年,在他12岁的时候,他妈妈带着他和弟弟登上了一艘逃难的船,通过海路逃往马来西亚避难。在海上,他们虽然两次遭遇泰国海盗的洗劫,但幸运的抵达了马来西亚海岸。然而不幸的是,马来西亚拒绝接纳他们成为难民。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乘另外一艘船前往印度尼西亚。他们在那里住进了一个难民营,度过了十个月极其艰难的时光。为了维持生计,年少的他甚至通过河流游泳到另外一个镇子,进了少许糖果后,和他妈妈一起再零售到难民营里的人中。有时候一趟只能挣一毛钱的薄利,但这对于他们几乎无法为计的生活中,已经是种”奢侈“了。

    后来幸运的是,因为他父亲是南越的士兵,所以他们被美国接纳为难民,在美国获得了居留权。他妈妈以前在越南是会计,本来可以找一个白领的职位,但是因为语言不通,只好白天在加油站做收银员,晚上去超市帮人打包以谋生。Thuan和连他妈妈和弟弟在内的六个人住在一个极其狭小的两居室的房子里,平时上学,周末还要去一个洗车店打工以贴补家用。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拮据无比。在青春期的他,只能穿别人捐出来的旧衣服,甚至不得不穿女孩子的袜子。

    艰难困苦的环境并没有打倒他。他后来进入了美国顶级名校麻省理工读大学,并在5年的时间里拿下了本科和硕士学位。毕业后的他前往美国梦的奇迹地之一 -- 加州硅谷 -- 去追寻他的梦想。他起初在惠普工作了三年,之后六年流转于两个初创企业,之后在20世纪末进入了他上升期的宝地 -- VMware。他在那里呆了八年之后,迎来了人生的黄金机会。

    2013年初,刚刚成立才三年的创业公司Uber找上门来,希望他能够应聘CTO(首席技术官)的职位。在硅谷的同学们都很熟悉,在科技公司里面,CTO一般是仅次于CEO(首席执行官)的核心位置。这个位置上的人,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家公司的技术基因,并决定了其在技术方面的竞争力。

    当时Uber虽然还在初期,但已经表现出极具潜力的发展势头。Uber当时的CEO是Travis Kalanick,江湖人称TK。TK是出了名的挑剔,当时为了面试前来竞争这个职位的Thuan,他们在两周时间里分多个回合,一共交谈了30个小时。这相比于一般面试每个人只问一两个小时的标准流程而言,无疑是非常严格地从方方面面考核了Thuan的技术能力和领导力。最后Thuan给TK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成为了这家风头五两的公司的CTO。

    当然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多少知晓了。Uber在2013年到2017年间,成长非常迅猛,业务指标指数增长,员工人数每年都会翻番。作为一家高速成长的国际化公司的CTO,Thuan面对的挑战每天都有变化,他必须要保持学习和探索,能够让uber的技术能够适应业务增长不断提高的需求和稳定性。

    我在Uber期间,有次Uber的服务因为技术原因全球中断了45分钟。事后数据分析表明,单纯就这45分钟的中断,加上恢复后对供给和需求端照成的渐进影响,我们总共损失了数亿美元的利益。这在公司内部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连续召开了几次全员的技术检讨会。会上,我看到Thuan需要去年对很多员工对于技术架构和管理流程上面的质问,他一面承担责任,一面认真的检讨分析事情的缘由,以及以后为了避免类似的错误所需要采取的行动的计划。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理解一个CTO的艰难。

    此后,2017年2月开始的持续风波,把这家曾经全球市值第一的初创公司拖入了一个接一个漩涡。公司多名高管核心团队离职,甚至TK也被拉下了神坛,被迫离开了他亲手创建的公司。而奇迹般的是Thuan是唯一在这一系列风波里面存活下来的核心成员。

    曾经偶尔有人质疑过他的领导力,但是在他要走的时候,更多的人在说他的好以及贡献,特别是在uber最艰难的时光里他给大家带来的希望。

    在Uber期间,我有幸让他成为了我的mentor。他每个月会和我见上一面,聊任何我们感兴趣的话题,从职业发展、工作到生活以及管理哲学等等。在实际和他接触后,我发现他是我认识的最执着最谦逊的人之一。

    我依旧清晰的记得去年年初的某天,我心情很是烦躁,正好有和他的一对一的会。去的时候他已经在哪里等我了,朝我笑了笑后他说本来那天他心情不好,但是能够和我聊天也是他为数不多的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之一。

    这让我受宠若惊。因为每次为了准备和他的见面,我都要事先想好我要和他谈什么。为了节约每次和他见面的时间,我都会准备很多问题,我从来都没有让他轻松的在那里只是闲聊过。

    当然事后想起来,我确实也很enjoy和他聊天。记得有次和他从工作上的困惑聊起以前的好多事,从小时候的事一直讲到长大后读大学的事,他貌似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我们谈得甚至远远超时,之后还意犹未尽。

    他解答过我很多疑惑,但他从来不是简单的说教,而是会和我一起讨论分析。

    去年我和几个朋友组队参加公司的机器学习的竞赛,我们的战队辛苦地日夜奋战,在一个月内取得了最好的成绩,然而后来遇到了裁判不公的事情。我们为这个事情非常苦恼。当时这个赛事,公司内部不少数据科学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作为委员,还请了外部的几个研究人员作为参谋。如果这事闹大了,也确实有可能影响不好。但是很明显组委会最后并没有按照事先的评价标准来执行。

    以我的倾向,肯定是要去争取让他们秉公执法的。但是毕竟是一个队伍的事情,我不知道会不会对其他队员造成什么影响,而且有人也劝我们算了。我恰好那个时候和Thuan有个会,我就把我这苦恼的事和他说了,并且我强调说我只是希望他帮我分析一下,并不希望他介入。

    Thuan当时和我仔细分析了我的各种可选方案后,鼓励我一定要坚持”斗争到底“,去把我们的想法和感受勇敢说出来,要坚持原则,而不是要结果。这点让我一下子豁然起来,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要结果,我只是觉得过程不公。不公的过程不只是对我们,而且对其他人,以及大家对于公司的信任产生不好的影响。

    这就促成了我后来力主我们团队和委员会沟通,指出过程的不当之处,同时我们保持风度。其中我们也遭受了很多压力,特别是有次开会我已经回到中国,在酒店里跨洋参加他们的会议。那次会上有个组织的印度PM企图浑水摸鱼糊弄我们,还有有个外部教授拿着个鸡毛当令箭在那里试图”恐吓“我们,我们都没有屈服。最后我们竭尽所能,让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出面澄清了问题,并认可了我们的努力和成绩。虽然我们并没有改变不公的事实,但是受到Thuan的鼓励,我们坚持了我们应该有的原则。整个团队经此一战,结成了兄弟般的友谊。

    他在我眼里一直都以温和与和平易近人居多。16年的时候有次他和我们几个人谈他非常喜欢玩Pokeman Go,热情的和我们讨论玩这个游戏的感受和技巧,像极了我们大学时一起玩游戏的那些哥们。

    我所举的这些例子,都是我真实的感受到他温和的外表下面那颗仁慈的心。我很多时候是感激的。 我一直知道我和他之间是高度的不对称 -- 我几乎没有给予过他任何的帮助,除了偶尔听他讲在管理公司的过程中的苦恼,我坚守原则从来没有对外说过,这点我明白也谈不上帮助。相对而言,他总是无私的给予我指导,没有图任何的回报。

    我在离职的时候,给他抄送了一份我写了离职信。他很快就回复了我,而且讲了很大一段鼓励我的话。我想起来很早以前,他给我职业建议的时候,从来没有指望我一直呆在这家公司。他几乎都是毫无顾忌的告诉我如何寻找各种机会,要用更长远的超越一两家公司的眼光去看待未来。

    在那之后的半年里,我没有和他联系。我知道他很忙,在我离开公司之后,如果让他在他工作以外的时间来mentor我,一来不显示,二来我也不好意思。

    去年感恩节的时候,我想起来我挺感恩他的,所以买了个小礼物给他寄了过去,当时也不知道他是否收得到。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新闻,我都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工作生活有多少艰难的时刻。所以我稍感难过的同时,给他发了一条很短的消息,就问他现在外面关于他离职的消息都传遍了,在这个敏感时期,他怎么样。

    我知道他回的概率很低,因为这个时候,他可能都会收到无数个邮件或者消息。没想到,过了不到几分钟,他回复我了。他说其实远比好要好,他过去太累了,需要24x7的操心,现在他终于感觉可以喘口气了。

    不一会儿,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又给我发消息说,不知道有没有给我发过感谢信。他说他收到我的礼物了,他和他家人都非常喜欢我送给他的那个酷炫的台灯,放在床头柜上每次看到都会想到我们的交集和友谊,非常感谢之类。

    我再次惊讶了。我过去从来没有想到”友谊“这个词,在成人的世界里,不对称的状态很难被尊重为友谊。我送给他的礼物,相比于他的财富而言,连一滴水都谈不上。我有可能永远无法给予他任何的回报,但是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什么叫领导力,什么叫以德服人。这让我想起了在我清贫的学生生涯里遇到的那些无私帮助过我的人们,比如Yingnian,比如Terry Speed等人。

    如果一个人,愿意真诚的对待一个一无所有默默无闻的年轻人,这个时候有人给我说他腹黑才能够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来,我是不会相信的。

    最后,咱们说回来标题。为什么我说他代表了Uber那个浴血奋战的时代的最后一个终止符?

    那是因为所有经历过2013到2017年Uber 1.0阶段的人们,以及2017到如今Uber 2.0时代的人们,都知道Uber的崛起,不是靠运气,也不是靠吹嘘,而是靠许多如TK和Thuan一样的领袖,靠数千个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士们从荆棘丛生的荒野里打出来了一条通往未来的路。然后前人种树,后人得以乘凉。

    所以公平的说,媒体上说他是TK时代的最后一人,他之后,都是后Uber时代的掌权人指引这家备受关注的公司驶向未来的大海,并非虚言。

    也正是因为Thuan和TK时代的努力,后来的人才得以不需要在如当初十面埋伏的战场,面对对手的绞杀,考虑自己如何才能活下去。

    我曾经和朋友说过,作为经历过Uber两个时代的我,如果有得选择,更钟情于Uber 1.0.

    谢谢Thuan,也谢谢TK,在那个时代给我们每一个在Uber工作的人无法言传的激情和回忆。

    灵致

    2020年4月28日

    美国·旧金山湾区

    【尾注】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05月15日
  • Re: Re:【原创】他的离开,标志着Uber过去那个浴血奋战时代彻底

    我们公司现在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暂停招聘,但是疫情过后肯定会开始。

    你如果愿意,可以私信我你的cv,我到时候第一时间帮你内推。

    【 在 shallpi0n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跪求内推你现在的公司

    : 发自「今日水木 on iOS」

    05月01日
  • Re: Re:【原创】他的离开,标志着Uber过去那个浴血奋战时代彻底

    我已经不在uber了啊。不过大部分uber的人都很热心。去linkedin上找到几个人,让他们帮你推一下。

    【 在 shallpi0n 的大作中提到: 】

    : 跪了,求uber内推

    : 发自「今日水木 on iOS」

    04月30日
  • 【原创】他的离开,标志着Uber过去那个浴血奋战时代彻底终结

    我离开Uber已有些时日,但还是颇为习惯性的牵挂那里发生的事情。最典型的是,我的news订阅里面还是有关Uber的消息居多,blind里面我并没有申请新公司的账号,而是依然保留着Uber的账号,手机里与Uber有关的群的消息,我还是会仔细的看。

    【Note】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如今的新冠混乱时代,负面消息每天各处飞,我也见怪不怪,感觉已经慢慢建立了某种免疫能力。但是今天看到这则新闻,还是忍不住的有点难过。

    这则新闻主要包含两方面的信息:一是Uber为了应对目前新冠疫情造成的营收大规模下降的情况,准备裁员20%左右,二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马上要离开公司了。

    我有些难过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这两点。

    首先,我还有不少朋友还在Uber。我们曾经一起热爱这家了不起且生命力顽强的公司,为之也付出了很多心血。而如今,不少去年避开了10%左右裁员危机的人,又不得不面对更大规模的裁员。虽然新冠危机爆发后,美国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层出不穷,不少公司诸如opendoor等,直接30%左右的人员被裁掉。与之相比,20%也不算太多,但不少人并没有想到,Uber从我加入时才5000人不到,成长为如今2万多人。20%如果真的发生,意味着高达5000多人会失去工作。而这个时候正是经济危机持续加深,各大公司收紧招聘和市场不确定性上升的阶段。可想而知这后面是多少辛酸的故事。

    其次,Thuan于Uber是个标志性的人物,我们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受过他的影响。他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肯定也有一定的可能是不想看着曾经和自己一起浴血奋战的人,如今自己不得不在最不应该让他们离开的时候下达如此命令。

    说起Thuan,有许多事情值得说一说。

    Thuan出生在越南。1979年,在他12岁的时候,他妈妈带着他和弟弟登上了一艘逃难的船,通过海路逃往马来西亚避难。在海上,他们虽然两次遭遇泰国海盗的洗劫,但幸运的抵达了马来西亚海岸。然而不幸的是,马来西亚拒绝接纳他们成为难民。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乘另外一艘船前往印度尼西亚。他们在那里住进了一个难民营,度过了十个月极其艰难的时光。为了维持生计,年少的他甚至通过河流游泳到另外一个镇子,进了少许糖果后,和他妈妈一起再零售到难民营里的人中。有时候一趟只能挣一毛钱的薄利,但这对于他们几乎无法为计的生活中,已经是种”奢侈“了。

    后来幸运的是,因为他父亲是南越的士兵,所以他们被美国接纳为难民,在美国获得了居留权。他妈妈以前在越南是会计,本来可以找一个白领的职位,但是因为语言不通,只好白天在加油站做收银员,晚上去超市帮人打包以谋生。Thuan和连他妈妈和弟弟在内的六个人住在一个极其狭小的两居室的房子里,平时上学,周末还要去一个洗车店打工以贴补家用。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拮据无比。在青春期的他,只能穿别人捐出来的旧衣服,甚至不得不穿女孩子的袜子。

    艰难困苦的环境并没有打倒他。他后来进入了美国顶级名校麻省理工读大学,并在5年的时间里拿下了本科和硕士学位。毕业后的他前往美国梦的奇迹地之一 -- 加州硅谷 -- 去追寻他的梦想。他起初在惠普工作了三年,之后六年流转于两个初创企业,之后在20世纪末进入了他上升期的宝地 -- VMware。他在那里呆了八年之后,迎来了人生的黄金机会。

    2013年初,刚刚成立才三年的创业公司Uber找上门来,希望他能够应聘CTO(首席技术官)的职位。在硅谷的同学们都很熟悉,在科技公司里面,CTO一般是仅次于CEO(首席执行官)的核心位置。这个位置上的人,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家公司的技术基因,并决定了其在技术方面的竞争力。

    当时Uber虽然还在初期,但已经表现出极具潜力的发展势头。Uber当时的CEO是Travis Kalanick,江湖人称TK。TK是出了名的挑剔,当时为了面试前来竞争这个职位的Thuan,他们在两周时间里分多个回合,一共交谈了30个小时。这相比于一般面试每个人只问一两个小时的标准流程而言,无疑是非常严格地从方方面面考核了Thuan的技术能力和领导力。最后Thuan给TK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成为了这家风头五两的公司的CTO。

    当然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多少知晓了。Uber在2013年到2017年间,成长非常迅猛,业务指标指数增长,员工人数每年都会翻番。作为一家高速成长的国际化公司的CTO,Thuan面对的挑战每天都有变化,他必须要保持学习和探索,能够让uber的技术能够适应业务增长不断提高的需求和稳定性。

    我在Uber期间,有次Uber的服务因为技术原因全球中断了45分钟。事后数据分析表明,单纯就这45分钟的中断,加上恢复后对供给和需求端照成的渐进影响,我们总共损失了数亿美元的利益。这在公司内部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连续召开了几次全员的技术检讨会。会上,我看到Thuan需要去年对很多员工对于技术架构和管理流程上面的质问,他一面承担责任,一面认真的检讨分析事情的缘由,以及以后为了避免类似的错误所需要采取的行动的计划。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理解一个CTO的艰难。

    此后,2017年2月开始的持续风波,把这家曾经全球市值第一的初创公司拖入了一个接一个漩涡。公司多名高管核心团队离职,甚至TK也被拉下了神坛,被迫离开了他亲手创建的公司。而奇迹般的是Thuan是唯一在这一系列风波里面存活下来的核心成员。

    曾经偶尔有人质疑过他的领导力,但是在他要走的时候,更多的人在说他的好以及贡献,特别是在uber最艰难的时光里他给大家带来的希望。

    在Uber期间,我有幸让他成为了我的mentor。他每个月会和我见上一面,聊任何我们感兴趣的话题,从职业发展、工作到生活以及管理哲学等等。在实际和他接触后,我发现他是我认识的最执着最谦逊的人之一。

    我依旧清晰的记得去年年初的某天,我心情很是烦躁,正好有和他的一对一的会。去的时候他已经在哪里等我了,朝我笑了笑后他说本来那天他心情不好,但是能够和我聊天也是他为数不多的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之一。

    这让我受宠若惊。因为每次为了准备和他的见面,我都要事先想好我要和他谈什么。为了节约每次和他见面的时间,我都会准备很多问题,我从来都没有让他轻松的在那里只是闲聊过。

    当然事后想起来,我确实也很enjoy和他聊天。记得有次和他从工作上的困惑聊起以前的好多事,从小时候的事一直讲到长大后读大学的事,他貌似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我们谈得甚至远远超时,之后还意犹未尽。

    他解答过我很多疑惑,但他从来不是简单的说教,而是会和我一起讨论分析。

    去年我和几个朋友组队参加公司的机器学习的竞赛,我们的战队辛苦地日夜奋战,在一个月内取得了最好的成绩,然而后来遇到了裁判不公的事情。我们为这个事情非常苦恼。当时这个赛事,公司内部不少数据科学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作为委员,还请了外部的几个研究人员作为参谋。如果这事闹大了,也确实有可能影响不好。但是很明显组委会最后并没有按照事先的评价标准来执行。

    以我的倾向,肯定是要去争取让他们秉公执法的。但是毕竟是一个队伍的事情,我不知道会不会对其他队员造成什么影响,而且有人也劝我们算了。我恰好那个时候和Thuan有个会,我就把我这苦恼的事和他说了,并且我强调说我只是希望他帮我分析一下,并不希望他介入。

    Thuan当时和我仔细分析了我的各种可选方案后,鼓励我一定要坚持”斗争到底“,去把我们的想法和感受勇敢说出来,要坚持原则,而不是要结果。这点让我一下子豁然起来,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要结果,我只是觉得过程不公。不公的过程不只是对我们,而且对其他人,以及大家对于公司的信任产生不好的影响。

    这就促成了我后来力主我们团队和委员会沟通,指出过程的不当之处,同时我们保持风度。其中我们也遭受了很多压力,特别是有次开会我已经回到中国,在酒店里跨洋参加他们的会议。那次会上有个组织的印度PM企图浑水摸鱼糊弄我们,还有有个外部教授拿着个鸡毛当令箭在那里试图”恐吓“我们,我们都没有屈服。最后我们竭尽所能,让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出面澄清了问题,并认可了我们的努力和成绩。虽然我们并没有改变不公的事实,但是受到Thuan的鼓励,我们坚持了我们应该有的原则。整个团队经此一战,结成了兄弟般的友谊。

    他在我眼里一直都以温和与和平易近人居多。16年的时候有次他和我们几个人谈他非常喜欢玩Pokeman Go,热情的和我们讨论玩这个游戏的感受和技巧,像极了我们大学时一起玩游戏的那些哥们。

    我所举的这些例子,都是我真实的感受到他温和的外表下面那颗仁慈的心。我很多时候是感激的。 我一直知道我和他之间是高度的不对称 -- 我几乎没有给予过他任何的帮助,除了偶尔听他讲在管理公司的过程中的苦恼,我坚守原则从来没有对外说过,这点我明白也谈不上帮助。相对而言,他总是无私的给予我指导,没有图任何的回报。

    我在离职的时候,给他抄送了一份我写了离职信。他很快就回复了我,而且讲了很大一段鼓励我的话。我想起来很早以前,他给我职业建议的时候,从来没有指望我一直呆在这家公司。他几乎都是毫无顾忌的告诉我如何寻找各种机会,要用更长远的超越一两家公司的眼光去看待未来。

    在那之后的半年里,我没有和他联系。我知道他很忙,在我离开公司之后,如果让他在他工作以外的时间来mentor我,一来不显示,二来我也不好意思。

    去年感恩节的时候,我想起来我挺感恩他的,所以买了个小礼物给他寄了过去,当时也不知道他是否收得到。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新闻,我都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工作生活有多少艰难的时刻。所以我稍感难过的同时,给他发了一条很短的消息,就问他现在外面关于他离职的消息都传遍了,在这个敏感时期,他怎么样。

    我知道他回的概率很低,因为这个时候,他可能都会收到无数个邮件或者消息。没想到,过了不到几分钟,他回复我了。他说其实远比好要好,他过去太累了,需要24x7的操心,现在他终于感觉可以喘口气了。

    不一会儿,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又给我发消息说,不知道有没有给我发过感谢信。他说他收到我的礼物了,他和他家人都非常喜欢我送给他的那个酷炫的台灯,放在床头柜上每次看到都会想到我们的交集和友谊,非常感谢之类。

    我再次惊讶了。我过去从来没有想到”友谊“这个词,在成人的世界里,不对称的状态很难被尊重为友谊。我送给他的礼物,相比于他的财富而言,连一滴水都谈不上。我有可能永远无法给予他任何的回报,但是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什么叫领导力,什么叫以德服人。这让我想起了在我清贫的学生生涯里遇到的那些无私帮助过我的人们,比如Yingnian,比如Terry Speed等人。

    如果一个人,愿意真诚的对待一个一无所有默默无闻的年轻人,这个时候有人给我说他腹黑才能够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来,我是不会相信的。

    最后,咱们说回来标题。为什么我说他代表了Uber那个浴血奋战的时代的最后一个终止符?

    那是因为所有经历过2013到2017年Uber 1.0阶段的人们,以及2017到如今Uber 2.0时代的人们,都知道Uber的崛起,不是靠运气,也不是靠吹嘘,而是靠许多如TK和Thuan一样的领袖,靠数千个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士们从荆棘丛生的荒野里打出来了一条通往未来的路。然后前人种树,后人得以乘凉。

    所以公平的说,媒体上说他是TK时代的最后一人,他之后,都是后Uber时代的掌权人指引这家备受关注的公司驶向未来的大海,并非虚言。

    也正是因为Thuan和TK时代的努力,后来的人才得以不需要在如当初十面埋伏的战场,面对对手的绞杀,考虑自己如何才能活下去。

    我曾经和朋友说过,作为经历过Uber两个时代的我,如果有得选择,更钟情于Uber 1.0.

    谢谢Thuan,也谢谢TK,在那个时代给我们每一个在Uber工作的人无法言传的激情和回忆。

    灵致

    2020年4月28日

    美国·旧金山湾区

    【尾注】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04月30日
  • 【原创】他的离开,标志着Uber过去那个浴血奋战时代彻底终结

    我离开Uber已有些时日,但还是颇为习惯性的牵挂那里发生的事情。最典型的是,我的news订阅里面还是有关Uber的消息居多,blind里面我并没有申请新公司的账号,而是依然保留着Uber的账号,手机里与Uber有关的群的消息,我还是会仔细的看。

    【Note】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如今的新冠混乱时代,负面消息每天各处飞,我也见怪不怪,感觉已经慢慢建立了某种免疫能力。但是今天看到这则新闻,还是忍不住的有点难过。

    这则新闻主要包含两方面的信息:一是Uber为了应对目前新冠疫情造成的营收大规模下降的情况,准备裁员20%左右,二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马上要离开公司了。

    我有些难过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这两点。

    首先,我还有不少朋友还在Uber。我们曾经一起热爱这家了不起且生命力顽强的公司,为之也付出了很多心血。而如今,不少去年避开了10%左右裁员危机的人,又不得不面对更大规模的裁员。虽然新冠危机爆发后,美国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层出不穷,不少公司诸如opendoor等,直接30%左右的人员被裁掉。与之相比,20%也不算太多,但不少人并没有想到,Uber从我加入时才5000人不到,成长为如今2万多人。20%如果真的发生,意味着高达5000多人会失去工作。而这个时候正是经济危机持续加深,各大公司收紧招聘和市场不确定性上升的阶段。可想而知这后面是多少辛酸的故事。

    其次,Thuan于Uber是个标志性的人物,我们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受过他的影响。他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肯定也有一定的可能是不想看着曾经和自己一起浴血奋战的人,如今自己不得不在最不应该让他们离开的时候下达如此命令。

    说起Thuan,有许多事情值得说一说。

    Thuan出生在越南。1979年,在他12岁的时候,他妈妈带着他和弟弟登上了一艘逃难的船,通过海路逃往马来西亚避难。在海上,他们虽然两次遭遇泰国海盗的洗劫,但幸运的抵达了马来西亚海岸。然而不幸的是,马来西亚拒绝接纳他们成为难民。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乘另外一艘船前往印度尼西亚。他们在那里住进了一个难民营,度过了十个月极其艰难的时光。为了维持生计,年少的他甚至通过河流游泳到另外一个镇子,进了少许糖果后,和他妈妈一起再零售到难民营里的人中。有时候一趟只能挣一毛钱的薄利,但这对于他们几乎无法为计的生活中,已经是种”奢侈“了。

    后来幸运的是,因为他父亲是南越的士兵,所以他们被美国接纳为难民,在美国获得了居留权。他妈妈以前在越南是会计,本来可以找一个白领的职位,但是因为语言不通,只好白天在加油站做收银员,晚上去超市帮人打包以谋生。Thuan和连他妈妈和弟弟在内的六个人住在一个极其狭小的两居室的房子里,平时上学,周末还要去一个洗车店打工以贴补家用。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拮据无比。在青春期的他,只能穿别人捐出来的旧衣服,甚至不得不穿女孩子的袜子。

    艰难困苦的环境并没有打倒他。他后来进入了美国顶级名校麻省理工读大学,并在5年的时间里拿下了本科和硕士学位。毕业后的他前往美国梦的奇迹地之一 -- 加州硅谷 -- 去追寻他的梦想。他起初在惠普工作了三年,之后六年流转于两个初创企业,之后在20世纪末进入了他上升期的宝地 -- VMware。他在那里呆了八年之后,迎来了人生的黄金机会。

    2013年初,刚刚成立才三年的创业公司Uber找上门来,希望他能够应聘CTO(首席技术官)的职位。在硅谷的同学们都很熟悉,在科技公司里面,CTO一般是仅次于CEO(首席执行官)的核心位置。这个位置上的人,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家公司的技术基因,并决定了其在技术方面的竞争力。

    当时Uber虽然还在初期,但已经表现出极具潜力的发展势头。Uber当时的CEO是Travis Kalanick,江湖人称TK。TK是出了名的挑剔,当时为了面试前来竞争这个职位的Thuan,他们在两周时间里分多个回合,一共交谈了30个小时。这相比于一般面试每个人只问一两个小时的标准流程而言,无疑是非常严格地从方方面面考核了Thuan的技术能力和领导力。最后Thuan给TK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成为了这家风头五两的公司的CTO。

    当然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多少知晓了。Uber在2013年到2017年间,成长非常迅猛,业务指标指数增长,员工人数每年都会翻番。作为一家高速成长的国际化公司的CTO,Thuan面对的挑战每天都有变化,他必须要保持学习和探索,能够让uber的技术能够适应业务增长不断提高的需求和稳定性。

    我在Uber期间,有次Uber的服务因为技术原因全球中断了45分钟。事后数据分析表明,单纯就这45分钟的中断,加上恢复后对供给和需求端照成的渐进影响,我们总共损失了数亿美元的利益。这在公司内部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连续召开了几次全员的技术检讨会。会上,我看到Thuan需要去年对很多员工对于技术架构和管理流程上面的质问,他一面承担责任,一面认真的检讨分析事情的缘由,以及以后为了避免类似的错误所需要采取的行动的计划。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理解一个CTO的艰难。

    此后,2017年2月开始的持续风波,把这家曾经全球市值第一的初创公司拖入了一个接一个漩涡。公司多名高管核心团队离职,甚至TK也被拉下了神坛,被迫离开了他亲手创建的公司。而奇迹般的是Thuan是唯一在这一系列风波里面存活下来的核心成员。

    曾经偶尔有人质疑过他的领导力,但是在他要走的时候,更多的人在说他的好以及贡献,特别是在uber最艰难的时光里他给大家带来的希望。

    在Uber期间,我有幸让他成为了我的mentor。他每个月会和我见上一面,聊任何我们感兴趣的话题,从职业发展、工作到生活以及管理哲学等等。在实际和他接触后,我发现他是我认识的最执着最谦逊的人之一。

    我依旧清晰的记得去年年初的某天,我心情很是烦躁,正好有和他的一对一的会。去的时候他已经在哪里等我了,朝我笑了笑后他说本来那天他心情不好,但是能够和我聊天也是他为数不多的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之一。

    这让我受宠若惊。因为每次为了准备和他的见面,我都要事先想好我要和他谈什么。为了节约每次和他见面的时间,我都会准备很多问题,我从来都没有让他轻松的在那里只是闲聊过。

    当然事后想起来,我确实也很enjoy和他聊天。记得有次和他从工作上的困惑聊起以前的好多事,从小时候的事一直讲到长大后读大学的事,他貌似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我们谈得甚至远远超时,之后还意犹未尽。

    他解答过我很多疑惑,但他从来不是简单的说教,而是会和我一起讨论分析。

    去年我和几个朋友组队参加公司的机器学习的竞赛,我们的战队辛苦地日夜奋战,在一个月内取得了最好的成绩,然而后来遇到了裁判不公的事情。我们为这个事情非常苦恼。当时这个赛事,公司内部不少数据科学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作为委员,还请了外部的几个研究人员作为参谋。如果这事闹大了,也确实有可能影响不好。但是很明显组委会最后并没有按照事先的评价标准来执行。

    以我的倾向,肯定是要去争取让他们秉公执法的。但是毕竟是一个队伍的事情,我不知道会不会对其他队员造成什么影响,而且有人也劝我们算了。我恰好那个时候和Thuan有个会,我就把我这苦恼的事和他说了,并且我强调说我只是希望他帮我分析一下,并不希望他介入。

    Thuan当时和我仔细分析了我的各种可选方案后,鼓励我一定要坚持”斗争到底“,去把我们的想法和感受勇敢说出来,要坚持原则,而不是要结果。这点让我一下子豁然起来,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要结果,我只是觉得过程不公。不公的过程不只是对我们,而且对其他人,以及大家对于公司的信任产生不好的影响。

    这就促成了我后来力主我们团队和委员会沟通,指出过程的不当之处,同时我们保持风度。其中我们也遭受了很多压力,特别是有次开会我已经回到中国,在酒店里跨洋参加他们的会议。那次会上有个组织的印度PM企图浑水摸鱼糊弄我们,还有有个外部教授拿着个鸡毛当令箭在那里试图”恐吓“我们,我们都没有屈服。最后我们竭尽所能,让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出面澄清了问题,并认可了我们的努力和成绩。虽然我们并没有改变不公的事实,但是受到Thuan的鼓励,我们坚持了我们应该有的原则。整个团队经此一战,结成了兄弟般的友谊。

    他在我眼里一直都以温和与和平易近人居多。16年的时候有次他和我们几个人谈他非常喜欢玩Pokeman Go,热情的和我们讨论玩这个游戏的感受和技巧,像极了我们大学时一起玩游戏的那些哥们。

    我所举的这些例子,都是我真实的感受到他温和的外表下面那颗仁慈的心。我很多时候是感激的。 我一直知道我和他之间是高度的不对称 -- 我几乎没有给予过他任何的帮助,除了偶尔听他讲在管理公司的过程中的苦恼,我坚守原则从来没有对外说过,这点我明白也谈不上帮助。相对而言,他总是无私的给予我指导,没有图任何的回报。

    我在离职的时候,给他抄送了一份我写了离职信。他很快就回复了我,而且讲了很大一段鼓励我的话。我想起来很早以前,他给我职业建议的时候,从来没有指望我一直呆在这家公司。他几乎都是毫无顾忌的告诉我如何寻找各种机会,要用更长远的超越一两家公司的眼光去看待未来。

    在那之后的半年里,我没有和他联系。我知道他很忙,在我离开公司之后,如果让他在他工作以外的时间来mentor我,一来不显示,二来我也不好意思。

    去年感恩节的时候,我想起来我挺感恩他的,所以买了个小礼物给他寄了过去,当时也不知道他是否收得到。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新闻,我都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工作生活有多少艰难的时刻。所以我稍感难过的同时,给他发了一条很短的消息,就问他现在外面关于他离职的消息都传遍了,在这个敏感时期,他怎么样。

    我知道他回的概率很低,因为这个时候,他可能都会收到无数个邮件或者消息。没想到,过了不到几分钟,他回复我了。他说其实远比好要好,他过去太累了,需要24x7的操心,现在他终于感觉可以喘口气了。

    不一会儿,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又给我发消息说,不知道有没有给我发过感谢信。他说他收到我的礼物了,他和他家人都非常喜欢我送给他的那个酷炫的台灯,放在床头柜上每次看到都会想到我们的交集和友谊,非常感谢之类。

    我再次惊讶了。我过去从来没有想到”友谊“这个词,在成人的世界里,不对称的状态很难被尊重为友谊。我送给他的礼物,相比于他的财富而言,连一滴水都谈不上。我有可能永远无法给予他任何的回报,但是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什么叫领导力,什么叫以德服人。这让我想起了在我清贫的学生生涯里遇到的那些无私帮助过我的人们,比如Yingnian,比如Terry Speed等人。

    如果一个人,愿意真诚的对待一个一无所有默默无闻的年轻人,这个时候有人给我说他腹黑才能够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来,我是不会相信的。

    最后,咱们说回来标题。为什么我说他代表了Uber那个浴血奋战的时代的最后一个终止符?

    那是因为所有经历过2013到2017年Uber 1.0阶段的人们,以及2017到如今Uber 2.0时代的人们,都知道Uber的崛起,不是靠运气,也不是靠吹嘘,而是靠许多如TK和Thuan一样的领袖,靠数千个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士们从荆棘丛生的荒野里打出来了一条通往未来的路。然后前人种树,后人得以乘凉。

    所以公平的说,媒体上说他是TK时代的最后一人,他之后,都是后Uber时代的掌权人指引这家备受关注的公司驶向未来的大海,并非虚言。

    也正是因为Thuan和TK时代的努力,后来的人才得以不需要在如当初十面埋伏的战场,面对对手的绞杀,考虑自己如何才能活下去。

    我曾经和朋友说过,作为经历过Uber两个时代的我,如果有得选择,更钟情于Uber 1.0.

    谢谢Thuan,也谢谢TK,在那个时代给我们每一个在Uber工作的人无法言传的激情和回忆。

    灵致

    2020年4月28日

    美国·旧金山湾区

    【尾注】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04月30日
  • 【原创】他的离开,标志着Uber过去那个浴血奋战时代彻底终结

    我离开Uber已有些时日,但还是颇为习惯性的牵挂那里发生的事情。最典型的是,我的news订阅里面还是有关Uber的消息居多,blind里面我并没有申请新公司的账号,而是依然保留着Uber的账号,手机里与Uber有关的群的消息,我还是会仔细的看。

    【Note】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如今的新冠混乱时代,负面消息每天各处飞,我也见怪不怪,感觉已经慢慢建立了某种免疫能力。但是今天看到这则新闻,还是忍不住的有点难过。

    这则新闻主要包含两方面的信息:一是Uber为了应对目前新冠疫情造成的营收大规模下降的情况,准备裁员20%左右,二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马上要离开公司了。

    我有些难过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这两点。

    首先,我还有不少朋友还在Uber。我们曾经一起热爱这家了不起且生命力顽强的公司,为之也付出了很多心血。而如今,不少去年避开了10%左右裁员危机的人,又不得不面对更大规模的裁员。虽然新冠危机爆发后,美国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层出不穷,不少公司诸如opendoor等,直接30%左右的人员被裁掉。与之相比,20%也不算太多,但不少人并没有想到,Uber从我加入时才5000人不到,成长为如今2万多人。20%如果真的发生,意味着高达5000多人会失去工作。而这个时候正是经济危机持续加深,各大公司收紧招聘和市场不确定性上升的阶段。可想而知这后面是多少辛酸的故事。

    其次,Thuan于Uber是个标志性的人物,我们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受过他的影响。他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肯定也有一定的可能是不想看着曾经和自己一起浴血奋战的人,如今自己不得不在最不应该让他们离开的时候下达如此命令。

    说起Thuan,有许多事情值得说一说。

    Thuan出生在越南。1979年,在他12岁的时候,他妈妈带着他和弟弟登上了一艘逃难的船,通过海路逃往马来西亚避难。在海上,他们虽然两次遭遇泰国海盗的洗劫,但幸运的抵达了马来西亚海岸。然而不幸的是,马来西亚拒绝接纳他们成为难民。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乘另外一艘船前往印度尼西亚。他们在那里住进了一个难民营,度过了十个月极其艰难的时光。为了维持生计,年少的他甚至通过河流游泳到另外一个镇子,进了少许糖果后,和他妈妈一起再零售到难民营里的人中。有时候一趟只能挣一毛钱的薄利,但这对于他们几乎无法为计的生活中,已经是种”奢侈“了。

    后来幸运的是,因为他父亲是南越的士兵,所以他们被美国接纳为难民,在美国获得了居留权。他妈妈以前在越南是会计,本来可以找一个白领的职位,但是因为语言不通,只好白天在加油站做收银员,晚上去超市帮人打包以谋生。Thuan和连他妈妈和弟弟在内的六个人住在一个极其狭小的两居室的房子里,平时上学,周末还要去一个洗车店打工以贴补家用。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拮据无比。在青春期的他,只能穿别人捐出来的旧衣服,甚至不得不穿女孩子的袜子。

    艰难困苦的环境并没有打倒他。他后来进入了美国顶级名校麻省理工读大学,并在5年的时间里拿下了本科和硕士学位。毕业后的他前往美国梦的奇迹地之一 -- 加州硅谷 -- 去追寻他的梦想。他起初在惠普工作了三年,之后六年流转于两个初创企业,之后在20世纪末进入了他上升期的宝地 -- VMware。他在那里呆了八年之后,迎来了人生的黄金机会。

    2013年初,刚刚成立才三年的创业公司Uber找上门来,希望他能够应聘CTO(首席技术官)的职位。在硅谷的同学们都很熟悉,在科技公司里面,CTO一般是仅次于CEO(首席执行官)的核心位置。这个位置上的人,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家公司的技术基因,并决定了其在技术方面的竞争力。

    当时Uber虽然还在初期,但已经表现出极具潜力的发展势头。Uber当时的CEO是Travis Kalanick,江湖人称TK。TK是出了名的挑剔,当时为了面试前来竞争这个职位的Thuan,他们在两周时间里分多个回合,一共交谈了30个小时。这相比于一般面试每个人只问一两个小时的标准流程而言,无疑是非常严格地从方方面面考核了Thuan的技术能力和领导力。最后Thuan给TK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成为了这家风头五两的公司的CTO。

    当然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多少知晓了。Uber在2013年到2017年间,成长非常迅猛,业务指标指数增长,员工人数每年都会翻番。作为一家高速成长的国际化公司的CTO,Thuan面对的挑战每天都有变化,他必须要保持学习和探索,能够让uber的技术能够适应业务增长不断提高的需求和稳定性。

    我在Uber期间,有次Uber的服务因为技术原因全球中断了45分钟。事后数据分析表明,单纯就这45分钟的中断,加上恢复后对供给和需求端照成的渐进影响,我们总共损失了数亿美元的利益。这在公司内部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连续召开了几次全员的技术检讨会。会上,我看到Thuan需要去年对很多员工对于技术架构和管理流程上面的质问,他一面承担责任,一面认真的检讨分析事情的缘由,以及以后为了避免类似的错误所需要采取的行动的计划。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理解一个CTO的艰难。

    此后,2017年2月开始的持续风波,把这家曾经全球市值第一的初创公司拖入了一个接一个漩涡。公司多名高管核心团队离职,甚至TK也被拉下了神坛,被迫离开了他亲手创建的公司。而奇迹般的是Thuan是唯一在这一系列风波里面存活下来的核心成员。

    曾经偶尔有人质疑过他的领导力,但是在他要走的时候,更多的人在说他的好以及贡献,特别是在uber最艰难的时光里他给大家带来的希望。

    在Uber期间,我有幸让他成为了我的mentor。他每个月会和我见上一面,聊任何我们感兴趣的话题,从职业发展、工作到生活以及管理哲学等等。在实际和他接触后,我发现他是我认识的最执着最谦逊的人之一。

    我依旧清晰的记得去年年初的某天,我心情很是烦躁,正好有和他的一对一的会。去的时候他已经在哪里等我了,朝我笑了笑后他说本来那天他心情不好,但是能够和我聊天也是他为数不多的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之一。

    这让我受宠若惊。因为每次为了准备和他的见面,我都要事先想好我要和他谈什么。为了节约每次和他见面的时间,我都会准备很多问题,我从来都没有让他轻松的在那里只是闲聊过。

    当然事后想起来,我确实也很enjoy和他聊天。记得有次和他从工作上的困惑聊起以前的好多事,从小时候的事一直讲到长大后读大学的事,他貌似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我们谈得甚至远远超时,之后还意犹未尽。

    他解答过我很多疑惑,但他从来不是简单的说教,而是会和我一起讨论分析。

    去年我和几个朋友组队参加公司的机器学习的竞赛,我们的战队辛苦地日夜奋战,在一个月内取得了最好的成绩,然而后来遇到了裁判不公的事情。我们为这个事情非常苦恼。当时这个赛事,公司内部不少数据科学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作为委员,还请了外部的几个研究人员作为参谋。如果这事闹大了,也确实有可能影响不好。但是很明显组委会最后并没有按照事先的评价标准来执行。

    以我的倾向,肯定是要去争取让他们秉公执法的。但是毕竟是一个队伍的事情,我不知道会不会对其他队员造成什么影响,而且有人也劝我们算了。我恰好那个时候和Thuan有个会,我就把我这苦恼的事和他说了,并且我强调说我只是希望他帮我分析一下,并不希望他介入。

    Thuan当时和我仔细分析了我的各种可选方案后,鼓励我一定要坚持”斗争到底“,去把我们的想法和感受勇敢说出来,要坚持原则,而不是要结果。这点让我一下子豁然起来,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要结果,我只是觉得过程不公。不公的过程不只是对我们,而且对其他人,以及大家对于公司的信任产生不好的影响。

    这就促成了我后来力主我们团队和委员会沟通,指出过程的不当之处,同时我们保持风度。其中我们也遭受了很多压力,特别是有次开会我已经回到中国,在酒店里跨洋参加他们的会议。那次会上有个组织的印度PM企图浑水摸鱼糊弄我们,还有有个外部教授拿着个鸡毛当令箭在那里试图”恐吓“我们,我们都没有屈服。最后我们竭尽所能,让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出面澄清了问题,并认可了我们的努力和成绩。虽然我们并没有改变不公的事实,但是受到Thuan的鼓励,我们坚持了我们应该有的原则。整个团队经此一战,结成了兄弟般的友谊。

    他在我眼里一直都以温和与和平易近人居多。16年的时候有次他和我们几个人谈他非常喜欢玩Pokeman Go,热情的和我们讨论玩这个游戏的感受和技巧,像极了我们大学时一起玩游戏的那些哥们。

    我所举的这些例子,都是我真实的感受到他温和的外表下面那颗仁慈的心。我很多时候是感激的。 我一直知道我和他之间是高度的不对称 -- 我几乎没有给予过他任何的帮助,除了偶尔听他讲在管理公司的过程中的苦恼,我坚守原则从来没有对外说过,这点我明白也谈不上帮助。相对而言,他总是无私的给予我指导,没有图任何的回报。

    我在离职的时候,给他抄送了一份我写了离职信。他很快就回复了我,而且讲了很大一段鼓励我的话。我想起来很早以前,他给我职业建议的时候,从来没有指望我一直呆在这家公司。他几乎都是毫无顾忌的告诉我如何寻找各种机会,要用更长远的超越一两家公司的眼光去看待未来。

    在那之后的半年里,我没有和他联系。我知道他很忙,在我离开公司之后,如果让他在他工作以外的时间来mentor我,一来不显示,二来我也不好意思。

    去年感恩节的时候,我想起来我挺感恩他的,所以买了个小礼物给他寄了过去,当时也不知道他是否收得到。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新闻,我都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工作生活有多少艰难的时刻。所以我稍感难过的同时,给他发了一条很短的消息,就问他现在外面关于他离职的消息都传遍了,在这个敏感时期,他怎么样。

    我知道他回的概率很低,因为这个时候,他可能都会收到无数个邮件或者消息。没想到,过了不到几分钟,他回复我了。他说其实远比好要好,他过去太累了,需要24x7的操心,现在他终于感觉可以喘口气了。

    不一会儿,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又给我发消息说,不知道有没有给我发过感谢信。他说他收到我的礼物了,他和他家人都非常喜欢我送给他的那个酷炫的台灯,放在床头柜上每次看到都会想到我们的交集和友谊,非常感谢之类。

    我再次惊讶了。我过去从来没有想到”友谊“这个词,在成人的世界里,不对称的状态很难被尊重为友谊。我送给他的礼物,相比于他的财富而言,连一滴水都谈不上。我有可能永远无法给予他任何的回报,但是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什么叫领导力,什么叫以德服人。这让我想起了在我清贫的学生生涯里遇到的那些无私帮助过我的人们,比如Yingnian,比如Terry Speed等人。

    如果一个人,愿意真诚的对待一个一无所有默默无闻的年轻人,这个时候有人给我说他腹黑才能够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来,我是不会相信的。

    最后,咱们说回来标题。为什么我说他代表了Uber那个浴血奋战的时代的最后一个终止符?

    那是因为所有经历过2013到2017年Uber 1.0阶段的人们,以及2017到如今Uber 2.0时代的人们,都知道Uber的崛起,不是靠运气,也不是靠吹嘘,而是靠许多如TK和Thuan一样的领袖,靠数千个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士们从荆棘丛生的荒野里打出来了一条通往未来的路。然后前人种树,后人得以乘凉。

    所以公平的说,媒体上说他是TK时代的最后一人,他之后,都是后Uber时代的掌权人指引这家备受关注的公司驶向未来的大海,并非虚言。

    也正是因为Thuan和TK时代的努力,后来的人才得以不需要在如当初十面埋伏的战场,面对对手的绞杀,考虑自己如何才能活下去。

    我曾经和朋友说过,作为经历过Uber两个时代的我,如果有得选择,更钟情于Uber 1.0.

    谢谢Thuan,也谢谢TK,在那个时代给我们每一个在Uber工作的人无法言传的激情和回忆。

    灵致

    2020年4月28日

    美国·旧金山湾区

    【尾注】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04月30日
  • 【原创】他的离开,标志着Uber过去那个浴血奋战时代彻底终结

    我离开Uber已有些时日,但还是颇为习惯性的牵挂那里发生的事情。最典型的是,我的news订阅里面还是有关Uber的消息居多,blind里面我并没有申请新公司的账号,而是依然保留着Uber的账号,手机里与Uber有关的群的消息,我还是会仔细的看。

    【Note】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如今的新冠混乱时代,负面消息每天各处飞,我也见怪不怪,感觉已经慢慢建立了某种免疫能力。但是今天看到这则新闻,还是忍不住的有点难过。

    这则新闻主要包含两方面的信息:一是Uber为了应对目前新冠疫情造成的营收大规模下降的情况,准备裁员20%左右,二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马上要离开公司了。

    我有些难过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这两点。

    首先,我还有不少朋友还在Uber。我们曾经一起热爱这家了不起且生命力顽强的公司,为之也付出了很多心血。而如今,不少去年避开了10%左右裁员危机的人,又不得不面对更大规模的裁员。虽然新冠危机爆发后,美国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层出不穷,不少公司诸如opendoor等,直接30%左右的人员被裁掉。与之相比,20%也不算太多,但不少人并没有想到,Uber从我加入时才5000人不到,成长为如今2万多人。20%如果真的发生,意味着高达5000多人会失去工作。而这个时候正是经济危机持续加深,各大公司收紧招聘和市场不确定性上升的阶段。可想而知这后面是多少辛酸的故事。

    其次,Thuan于Uber是个标志性的人物,我们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受过他的影响。他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肯定也有一定的可能是不想看着曾经和自己一起浴血奋战的人,如今自己不得不在最不应该让他们离开的时候下达如此命令。

    说起Thuan,有许多事情值得说一说。

    Thuan出生在越南。1979年,在他12岁的时候,他妈妈带着他和弟弟登上了一艘逃难的船,通过海路逃往马来西亚避难。在海上,他们虽然两次遭遇泰国海盗的洗劫,但幸运的抵达了马来西亚海岸。然而不幸的是,马来西亚拒绝接纳他们成为难民。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乘另外一艘船前往印度尼西亚。他们在那里住进了一个难民营,度过了十个月极其艰难的时光。为了维持生计,年少的他甚至通过河流游泳到另外一个镇子,进了少许糖果后,和他妈妈一起再零售到难民营里的人中。有时候一趟只能挣一毛钱的薄利,但这对于他们几乎无法为计的生活中,已经是种”奢侈“了。

    后来幸运的是,因为他父亲是南越的士兵,所以他们被美国接纳为难民,在美国获得了居留权。他妈妈以前在越南是会计,本来可以找一个白领的职位,但是因为语言不通,只好白天在加油站做收银员,晚上去超市帮人打包以谋生。Thuan和连他妈妈和弟弟在内的六个人住在一个极其狭小的两居室的房子里,平时上学,周末还要去一个洗车店打工以贴补家用。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拮据无比。在青春期的他,只能穿别人捐出来的旧衣服,甚至不得不穿女孩子的袜子。

    艰难困苦的环境并没有打倒他。他后来进入了美国顶级名校麻省理工读大学,并在5年的时间里拿下了本科和硕士学位。毕业后的他前往美国梦的奇迹地之一 -- 加州硅谷 -- 去追寻他的梦想。他起初在惠普工作了三年,之后六年流转于两个初创企业,之后在20世纪末进入了他上升期的宝地 -- VMware。他在那里呆了八年之后,迎来了人生的黄金机会。

    2013年初,刚刚成立才三年的创业公司Uber找上门来,希望他能够应聘CTO(首席技术官)的职位。在硅谷的同学们都很熟悉,在科技公司里面,CTO一般是仅次于CEO(首席执行官)的核心位置。这个位置上的人,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家公司的技术基因,并决定了其在技术方面的竞争力。

    当时Uber虽然还在初期,但已经表现出极具潜力的发展势头。Uber当时的CEO是Travis Kalanick,江湖人称TK。TK是出了名的挑剔,当时为了面试前来竞争这个职位的Thuan,他们在两周时间里分多个回合,一共交谈了30个小时。这相比于一般面试每个人只问一两个小时的标准流程而言,无疑是非常严格地从方方面面考核了Thuan的技术能力和领导力。最后Thuan给TK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成为了这家风头五两的公司的CTO。

    当然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多少知晓了。Uber在2013年到2017年间,成长非常迅猛,业务指标指数增长,员工人数每年都会翻番。作为一家高速成长的国际化公司的CTO,Thuan面对的挑战每天都有变化,他必须要保持学习和探索,能够让uber的技术能够适应业务增长不断提高的需求和稳定性。

    我在Uber期间,有次Uber的服务因为技术原因全球中断了45分钟。事后数据分析表明,单纯就这45分钟的中断,加上恢复后对供给和需求端照成的渐进影响,我们总共损失了数亿美元的利益。这在公司内部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连续召开了几次全员的技术检讨会。会上,我看到Thuan需要去年对很多员工对于技术架构和管理流程上面的质问,他一面承担责任,一面认真的检讨分析事情的缘由,以及以后为了避免类似的错误所需要采取的行动的计划。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理解一个CTO的艰难。

    此后,2017年2月开始的持续风波,把这家曾经全球市值第一的初创公司拖入了一个接一个漩涡。公司多名高管核心团队离职,甚至TK也被拉下了神坛,被迫离开了他亲手创建的公司。而奇迹般的是Thuan是唯一在这一系列风波里面存活下来的核心成员。

    曾经偶尔有人质疑过他的领导力,但是在他要走的时候,更多的人在说他的好以及贡献,特别是在uber最艰难的时光里他给大家带来的希望。

    在Uber期间,我有幸让他成为了我的mentor。他每个月会和我见上一面,聊任何我们感兴趣的话题,从职业发展、工作到生活以及管理哲学等等。在实际和他接触后,我发现他是我认识的最执着最谦逊的人之一。

    我依旧清晰的记得去年年初的某天,我心情很是烦躁,正好有和他的一对一的会。去的时候他已经在哪里等我了,朝我笑了笑后他说本来那天他心情不好,但是能够和我聊天也是他为数不多的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之一。

    这让我受宠若惊。因为每次为了准备和他的见面,我都要事先想好我要和他谈什么。为了节约每次和他见面的时间,我都会准备很多问题,我从来都没有让他轻松的在那里只是闲聊过。

    当然事后想起来,我确实也很enjoy和他聊天。记得有次和他从工作上的困惑聊起以前的好多事,从小时候的事一直讲到长大后读大学的事,他貌似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我们谈得甚至远远超时,之后还意犹未尽。

    他解答过我很多疑惑,但他从来不是简单的说教,而是会和我一起讨论分析。

    去年我和几个朋友组队参加公司的机器学习的竞赛,我们的战队辛苦地日夜奋战,在一个月内取得了最好的成绩,然而后来遇到了裁判不公的事情。我们为这个事情非常苦恼。当时这个赛事,公司内部不少数据科学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作为委员,还请了外部的几个研究人员作为参谋。如果这事闹大了,也确实有可能影响不好。但是很明显组委会最后并没有按照事先的评价标准来执行。

    以我的倾向,肯定是要去争取让他们秉公执法的。但是毕竟是一个队伍的事情,我不知道会不会对其他队员造成什么影响,而且有人也劝我们算了。我恰好那个时候和Thuan有个会,我就把我这苦恼的事和他说了,并且我强调说我只是希望他帮我分析一下,并不希望他介入。

    Thuan当时和我仔细分析了我的各种可选方案后,鼓励我一定要坚持”斗争到底“,去把我们的想法和感受勇敢说出来,要坚持原则,而不是要结果。这点让我一下子豁然起来,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要结果,我只是觉得过程不公。不公的过程不只是对我们,而且对其他人,以及大家对于公司的信任产生不好的影响。

    这就促成了我后来力主我们团队和委员会沟通,指出过程的不当之处,同时我们保持风度。其中我们也遭受了很多压力,特别是有次开会我已经回到中国,在酒店里跨洋参加他们的会议。那次会上有个组织的印度PM企图浑水摸鱼糊弄我们,还有有个外部教授拿着个鸡毛当令箭在那里试图”恐吓“我们,我们都没有屈服。最后我们竭尽所能,让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出面澄清了问题,并认可了我们的努力和成绩。虽然我们并没有改变不公的事实,但是受到Thuan的鼓励,我们坚持了我们应该有的原则。整个团队经此一战,结成了兄弟般的友谊。

    他在我眼里一直都以温和与和平易近人居多。16年的时候有次他和我们几个人谈他非常喜欢玩Pokeman Go,热情的和我们讨论玩这个游戏的感受和技巧,像极了我们大学时一起玩游戏的那些哥们。

    我所举的这些例子,都是我真实的感受到他温和的外表下面那颗仁慈的心。我很多时候是感激的。 我一直知道我和他之间是高度的不对称 -- 我几乎没有给予过他任何的帮助,除了偶尔听他讲在管理公司的过程中的苦恼,我坚守原则从来没有对外说过,这点我明白也谈不上帮助。相对而言,他总是无私的给予我指导,没有图任何的回报。

    我在离职的时候,给他抄送了一份我写了离职信。他很快就回复了我,而且讲了很大一段鼓励我的话。我想起来很早以前,他给我职业建议的时候,从来没有指望我一直呆在这家公司。他几乎都是毫无顾忌的告诉我如何寻找各种机会,要用更长远的超越一两家公司的眼光去看待未来。

    在那之后的半年里,我没有和他联系。我知道他很忙,在我离开公司之后,如果让他在他工作以外的时间来mentor我,一来不显示,二来我也不好意思。

    去年感恩节的时候,我想起来我挺感恩他的,所以买了个小礼物给他寄了过去,当时也不知道他是否收得到。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新闻,我都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工作生活有多少艰难的时刻。所以我稍感难过的同时,给他发了一条很短的消息,就问他现在外面关于他离职的消息都传遍了,在这个敏感时期,他怎么样。

    我知道他回的概率很低,因为这个时候,他可能都会收到无数个邮件或者消息。没想到,过了不到几分钟,他回复我了。他说其实远比好要好,他过去太累了,需要24x7的操心,现在他终于感觉可以喘口气了。

    不一会儿,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又给我发消息说,不知道有没有给我发过感谢信。他说他收到我的礼物了,他和他家人都非常喜欢我送给他的那个酷炫的台灯,放在床头柜上每次看到都会想到我们的交集和友谊,非常感谢之类。

    我再次惊讶了。我过去从来没有想到”友谊“这个词,在成人的世界里,不对称的状态很难被尊重为友谊。我送给他的礼物,相比于他的财富而言,连一滴水都谈不上。我有可能永远无法给予他任何的回报,但是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什么叫领导力,什么叫以德服人。这让我想起了在我清贫的学生生涯里遇到的那些无私帮助过我的人们,比如Yingnian,比如Terry Speed等人。

    如果一个人,愿意真诚的对待一个一无所有默默无闻的年轻人,这个时候有人给我说他腹黑才能够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来,我是不会相信的。

    最后,咱们说回来标题。为什么我说他代表了Uber那个浴血奋战的时代的最后一个终止符?

    那是因为所有经历过2013到2017年Uber 1.0阶段的人们,以及2017到如今Uber 2.0时代的人们,都知道Uber的崛起,不是靠运气,也不是靠吹嘘,而是靠许多如TK和Thuan一样的领袖,靠数千个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士们从荆棘丛生的荒野里打出来了一条通往未来的路。然后前人种树,后人得以乘凉。

    所以公平的说,媒体上说他是TK时代的最后一人,他之后,都是后Uber时代的掌权人指引这家备受关注的公司驶向未来的大海,并非虚言。

    也正是因为Thuan和TK时代的努力,后来的人才得以不需要在如当初十面埋伏的战场,面对对手的绞杀,考虑自己如何才能活下去。

    我曾经和朋友说过,作为经历过Uber两个时代的我,如果有得选择,更钟情于Uber 1.0.

    谢谢Thuan,也谢谢TK,在那个时代给我们每一个在Uber工作的人无法言传的激情和回忆。

    灵致

    2020年4月28日

    美国·旧金山湾区

    【尾注】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04月30日
  • 【原创】他的离开,标志着Uber过去那个浴血奋战时代彻底终结

    我离开Uber已有些时日,但还是颇为习惯性的牵挂那里发生的事情。最典型的是,我的news订阅里面还是有关Uber的消息居多,blind里面我并没有申请新公司的账号,而是依然保留着Uber的账号,手机里与Uber有关的群的消息,我还是会仔细的看。

    【Note】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如今的新冠混乱时代,负面消息每天各处飞,我也见怪不怪,感觉已经慢慢建立了某种免疫能力。但是今天看到这则新闻,还是忍不住的有点难过。

    这则新闻主要包含两方面的信息:一是Uber为了应对目前新冠疫情造成的营收大规模下降的情况,准备裁员20%左右,二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马上要离开公司了。

    我有些难过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这两点。

    首先,我还有不少朋友还在Uber。我们曾经一起热爱这家了不起且生命力顽强的公司,为之也付出了很多心血。而如今,不少去年避开了10%左右裁员危机的人,又不得不面对更大规模的裁员。虽然新冠危机爆发后,美国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层出不穷,不少公司诸如opendoor等,直接30%左右的人员被裁掉。与之相比,20%也不算太多,但不少人并没有想到,Uber从我加入时才5000人不到,成长为如今2万多人。20%如果真的发生,意味着高达5000多人会失去工作。而这个时候正是经济危机持续加深,各大公司收紧招聘和市场不确定性上升的阶段。可想而知这后面是多少辛酸的故事。

    其次,Thuan于Uber是个标志性的人物,我们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受过他的影响。他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肯定也有一定的可能是不想看着曾经和自己一起浴血奋战的人,如今自己不得不在最不应该让他们离开的时候下达如此命令。

    说起Thuan,有许多事情值得说一说。

    Thuan出生在越南。1979年,在他12岁的时候,他妈妈带着他和弟弟登上了一艘逃难的船,通过海路逃往马来西亚避难。在海上,他们虽然两次遭遇泰国海盗的洗劫,但幸运的抵达了马来西亚海岸。然而不幸的是,马来西亚拒绝接纳他们成为难民。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乘另外一艘船前往印度尼西亚。他们在那里住进了一个难民营,度过了十个月极其艰难的时光。为了维持生计,年少的他甚至通过河流游泳到另外一个镇子,进了少许糖果后,和他妈妈一起再零售到难民营里的人中。有时候一趟只能挣一毛钱的薄利,但这对于他们几乎无法为计的生活中,已经是种”奢侈“了。

    后来幸运的是,因为他父亲是南越的士兵,所以他们被美国接纳为难民,在美国获得了居留权。他妈妈以前在越南是会计,本来可以找一个白领的职位,但是因为语言不通,只好白天在加油站做收银员,晚上去超市帮人打包以谋生。Thuan和连他妈妈和弟弟在内的六个人住在一个极其狭小的两居室的房子里,平时上学,周末还要去一个洗车店打工以贴补家用。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拮据无比。在青春期的他,只能穿别人捐出来的旧衣服,甚至不得不穿女孩子的袜子。

    艰难困苦的环境并没有打倒他。他后来进入了美国顶级名校麻省理工读大学,并在5年的时间里拿下了本科和硕士学位。毕业后的他前往美国梦的奇迹地之一 -- 加州硅谷 -- 去追寻他的梦想。他起初在惠普工作了三年,之后六年流转于两个初创企业,之后在20世纪末进入了他上升期的宝地 -- VMware。他在那里呆了八年之后,迎来了人生的黄金机会。

    2013年初,刚刚成立才三年的创业公司Uber找上门来,希望他能够应聘CTO(首席技术官)的职位。在硅谷的同学们都很熟悉,在科技公司里面,CTO一般是仅次于CEO(首席执行官)的核心位置。这个位置上的人,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家公司的技术基因,并决定了其在技术方面的竞争力。

    当时Uber虽然还在初期,但已经表现出极具潜力的发展势头。Uber当时的CEO是Travis Kalanick,江湖人称TK。TK是出了名的挑剔,当时为了面试前来竞争这个职位的Thuan,他们在两周时间里分多个回合,一共交谈了30个小时。这相比于一般面试每个人只问一两个小时的标准流程而言,无疑是非常严格地从方方面面考核了Thuan的技术能力和领导力。最后Thuan给TK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成为了这家风头五两的公司的CTO。

    当然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多少知晓了。Uber在2013年到2017年间,成长非常迅猛,业务指标指数增长,员工人数每年都会翻番。作为一家高速成长的国际化公司的CTO,Thuan面对的挑战每天都有变化,他必须要保持学习和探索,能够让uber的技术能够适应业务增长不断提高的需求和稳定性。

    我在Uber期间,有次Uber的服务因为技术原因全球中断了45分钟。事后数据分析表明,单纯就这45分钟的中断,加上恢复后对供给和需求端照成的渐进影响,我们总共损失了数亿美元的利益。这在公司内部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连续召开了几次全员的技术检讨会。会上,我看到Thuan需要去年对很多员工对于技术架构和管理流程上面的质问,他一面承担责任,一面认真的检讨分析事情的缘由,以及以后为了避免类似的错误所需要采取的行动的计划。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理解一个CTO的艰难。

    此后,2017年2月开始的持续风波,把这家曾经全球市值第一的初创公司拖入了一个接一个漩涡。公司多名高管核心团队离职,甚至TK也被拉下了神坛,被迫离开了他亲手创建的公司。而奇迹般的是Thuan是唯一在这一系列风波里面存活下来的核心成员。

    曾经偶尔有人质疑过他的领导力,但是在他要走的时候,更多的人在说他的好以及贡献,特别是在uber最艰难的时光里他给大家带来的希望。

    在Uber期间,我有幸让他成为了我的mentor。他每个月会和我见上一面,聊任何我们感兴趣的话题,从职业发展、工作到生活以及管理哲学等等。在实际和他接触后,我发现他是我认识的最执着最谦逊的人之一。

    我依旧清晰的记得去年年初的某天,我心情很是烦躁,正好有和他的一对一的会。去的时候他已经在哪里等我了,朝我笑了笑后他说本来那天他心情不好,但是能够和我聊天也是他为数不多的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之一。

    这让我受宠若惊。因为每次为了准备和他的见面,我都要事先想好我要和他谈什么。为了节约每次和他见面的时间,我都会准备很多问题,我从来都没有让他轻松的在那里只是闲聊过。

    当然事后想起来,我确实也很enjoy和他聊天。记得有次和他从工作上的困惑聊起以前的好多事,从小时候的事一直讲到长大后读大学的事,他貌似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我们谈得甚至远远超时,之后还意犹未尽。

    他解答过我很多疑惑,但他从来不是简单的说教,而是会和我一起讨论分析。

    去年我和几个朋友组队参加公司的机器学习的竞赛,我们的战队辛苦地日夜奋战,在一个月内取得了最好的成绩,然而后来遇到了裁判不公的事情。我们为这个事情非常苦恼。当时这个赛事,公司内部不少数据科学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作为委员,还请了外部的几个研究人员作为参谋。如果这事闹大了,也确实有可能影响不好。但是很明显组委会最后并没有按照事先的评价标准来执行。

    以我的倾向,肯定是要去争取让他们秉公执法的。但是毕竟是一个队伍的事情,我不知道会不会对其他队员造成什么影响,而且有人也劝我们算了。我恰好那个时候和Thuan有个会,我就把我这苦恼的事和他说了,并且我强调说我只是希望他帮我分析一下,并不希望他介入。

    Thuan当时和我仔细分析了我的各种可选方案后,鼓励我一定要坚持”斗争到底“,去把我们的想法和感受勇敢说出来,要坚持原则,而不是要结果。这点让我一下子豁然起来,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要结果,我只是觉得过程不公。不公的过程不只是对我们,而且对其他人,以及大家对于公司的信任产生不好的影响。

    这就促成了我后来力主我们团队和委员会沟通,指出过程的不当之处,同时我们保持风度。其中我们也遭受了很多压力,特别是有次开会我已经回到中国,在酒店里跨洋参加他们的会议。那次会上有个组织的印度PM企图浑水摸鱼糊弄我们,还有有个外部教授拿着个鸡毛当令箭在那里试图”恐吓“我们,我们都没有屈服。最后我们竭尽所能,让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出面澄清了问题,并认可了我们的努力和成绩。虽然我们并没有改变不公的事实,但是受到Thuan的鼓励,我们坚持了我们应该有的原则。整个团队经此一战,结成了兄弟般的友谊。

    他在我眼里一直都以温和与和平易近人居多。16年的时候有次他和我们几个人谈他非常喜欢玩Pokeman Go,热情的和我们讨论玩这个游戏的感受和技巧,像极了我们大学时一起玩游戏的那些哥们。

    我所举的这些例子,都是我真实的感受到他温和的外表下面那颗仁慈的心。我很多时候是感激的。 我一直知道我和他之间是高度的不对称 -- 我几乎没有给予过他任何的帮助,除了偶尔听他讲在管理公司的过程中的苦恼,我坚守原则从来没有对外说过,这点我明白也谈不上帮助。相对而言,他总是无私的给予我指导,没有图任何的回报。

    我在离职的时候,给他抄送了一份我写了离职信。他很快就回复了我,而且讲了很大一段鼓励我的话。我想起来很早以前,他给我职业建议的时候,从来没有指望我一直呆在这家公司。他几乎都是毫无顾忌的告诉我如何寻找各种机会,要用更长远的超越一两家公司的眼光去看待未来。

    在那之后的半年里,我没有和他联系。我知道他很忙,在我离开公司之后,如果让他在他工作以外的时间来mentor我,一来不显示,二来我也不好意思。

    去年感恩节的时候,我想起来我挺感恩他的,所以买了个小礼物给他寄了过去,当时也不知道他是否收得到。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新闻,我都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工作生活有多少艰难的时刻。所以我稍感难过的同时,给他发了一条很短的消息,就问他现在外面关于他离职的消息都传遍了,在这个敏感时期,他怎么样。

    我知道他回的概率很低,因为这个时候,他可能都会收到无数个邮件或者消息。没想到,过了不到几分钟,他回复我了。他说其实远比好要好,他过去太累了,需要24x7的操心,现在他终于感觉可以喘口气了。

    不一会儿,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又给我发消息说,不知道有没有给我发过感谢信。他说他收到我的礼物了,他和他家人都非常喜欢我送给他的那个酷炫的台灯,放在床头柜上每次看到都会想到我们的交集和友谊,非常感谢之类。

    我再次惊讶了。我过去从来没有想到”友谊“这个词,在成人的世界里,不对称的状态很难被尊重为友谊。我送给他的礼物,相比于他的财富而言,连一滴水都谈不上。我有可能永远无法给予他任何的回报,但是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什么叫领导力,什么叫以德服人。这让我想起了在我清贫的学生生涯里遇到的那些无私帮助过我的人们,比如Yingnian,比如Terry Speed等人。

    如果一个人,愿意真诚的对待一个一无所有默默无闻的年轻人,这个时候有人给我说他腹黑才能够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来,我是不会相信的。

    最后,咱们说回来标题。为什么我说他代表了Uber那个浴血奋战的时代的最后一个终止符?

    那是因为所有经历过2013到2017年Uber 1.0阶段的人们,以及2017到如今Uber 2.0时代的人们,都知道Uber的崛起,不是靠运气,也不是靠吹嘘,而是靠许多如TK和Thuan一样的领袖,靠数千个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士们从荆棘丛生的荒野里打出来了一条通往未来的路。然后前人种树,后人得以乘凉。

    所以公平的说,媒体上说他是TK时代的最后一人,他之后,都是后Uber时代的掌权人指引这家备受关注的公司驶向未来的大海,并非虚言。

    也正是因为Thuan和TK时代的努力,后来的人才得以不需要在如当初十面埋伏的战场,面对对手的绞杀,考虑自己如何才能活下去。

    我曾经和朋友说过,作为经历过Uber两个时代的我,如果有得选择,更钟情于Uber 1.0.

    谢谢Thuan,也谢谢TK,在那个时代给我们每一个在Uber工作的人无法言传的激情和回忆。

    灵致

    2020年4月28日

    美国·旧金山湾区

    【尾注】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 另一个带图片版本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nmQOuNeCBpKCW267cPVE-g

    04月30日
  • 【原创】 第三只手

    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和猩猩有关。

    那是很多年前,我们都还是校园里的迷茫青年。没经历什么人生大事,但总觉得生活时刻召唤我们去做点牛逼哄哄天雷滚滚的事情。猩猩就是典型的这么一个青年。

    [Note]: Another version with pics is available at:

    http://mp.weixin.qq.com/s/jng7TPmSLjxee8QUnc7DoQ (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

    猩猩那时候住在我们斜对面寝室,和米共、胖子等人狼鼠一窝沆瀣一气。从他们寝室互相起的外号而言,你就可以看出他们都是一群啥鸟。但猩猩身上除了那种骚气逼人的流氓气质,还有一点就是他是两面的。他流氓起来地痞都挡不住,但一旦深沉起来严肃到让你害怕。

    有天早上,我躺在床上思考着当时颇感迷茫的人生,无心去做任何一个颓废的大学生流行的事情,比如上网,比如游戏,比如撩妹。再说了,就当时我们学校严峻的男女比例,我等要撩,也只剩汉子可以互撩。

    这时,半掩的门咯吱一声就开了。我睡在靠门的下铺,一下子睁开半眯着的双眼。只见一个彪型大汉立在门口。由于逆光,看不清脸。就那虎背熊腰的架势加上脚上快秃噜皮的黄拖鞋,是猩猩没得跑了。他这外号也并非浪得虚名。不少人觉得论实力,猩猩那时候的发育程度,足以在路上遇到钟意的姑娘,一膀子撸起人家就往树上跑。

    他看着我半死不活的颓样,裂开嘴一笑。不知咋的,这笑颇有几分苍白与勉强。

    “寝室就你一个人?”

    “可不咋滴?一群挫人上网吧通宵还没回来呢。”

    “噢”, 他顿了一下,不由分说的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我床沿上。我只觉得床立马倾斜了三十度,要不是他那硕大的屁股挡住,我都差点连被褥带枕头快滚到地板上去了。

    他也不管,看着我又咧嘴一笑,还是苍白。然后他接着说,“也好,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看着他非常严肃的表情,我膀胱一紧,尿意上来了。“哦,我能先去上个号子再过来听你讲吗?”

    “不行,这事比较紧,说完我就要赶紧走了。”

    我说过,他严肃的样子让熊都怕。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紧张了起来,连忙抓起枕头垫起来,斜拉起半个身子,然后表情跟着也严肃起来。汹涌的尿意这时也被我大脑强行命令撤退到了膀胱后方。

    “你讲。。。”

    “嗯,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晚上。。” 他盯着我的眼睛,“不,严格来说,就发生在今天凌晨。。。”

    “哦?”

    “是这样子的。嗯。” 他咽了口唾沫。“我最近这段时间睡眠不好,经常会夜里莫名其妙醒好几次,你知道的?”

    “嗯,这你和我说过,怎么了?”

    “事情就出现在这上面……” 他看了看门外,又低下头,声音也跟着压低了一个八度,仿似不放心的稍有迟疑。“你能够不对别人讲么?”

    “当然!” 我眼神里透露出当年革命前辈保卫新中国般的坚定。

    “好…… 接着讲吧,太他妈压抑了……” 他挪动了一下硕大的屁股,接着说了起来。

    就在今天凌晨,几个小时前。我又他妈醒了,斜过头看了一下枕旁的闹钟,才两点!

    我气不打一处来!但想着要培养好睡眠习惯,在心中默默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平静,要爱这个美好的世界。

    还是睡不着,我那暴脾气的小火苗又准备嗖嗖嗖往上冒。我一想,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不然数数羊?

    问题是,一圈羊数下来,终于数清了是六十七只,还是个素数,你知道的?

    我一下子被问住了,一想尼玛讲个事情还他妈中间加个quiz,这事除了猩猩也没谁了。但看他很安静而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不往下讲,看来真要认真回答了。

    我赶紧在心中运算,六十七开根号比八大一点点,那么只需要算一下它是不是2、3、5和7的倍数不就完了么。这明眼一看就除不尽啊。

    确定了答案后,我说“当然是啊!就这破事?你发现67不是素数啦?妈的准备靠这个拿菲尔滋奖?”

    “ 当然不是!我需要先测试一下你丫还是不是清醒的,能理性对话不能啊?”

    我当时心中是万马奔腾的状态,但一想也不能辩驳他,他这也是保险起见。“好,你接着讲”,我卷了卷被子,用手撑起了头。

    “好,” 他又咽了口唾沫,接着讲。

    我数完羊,还是睡不着,内心很郁闷,又无事可做,就习惯性的用手去摸我靠边的床架子,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床架子不见了?” 我很迷惑。

    “当然不是啊!那床架子是铁的,焊在床上的,怎么可能不见?!”

    “那到底是怎么了?” 我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他眉头一皱,用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说,

    “是一只手!”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整个脸都拧巴着,好像还浸泡在当时的那种震惊中。

    “啊??” 我心快吊到了嗓子眼,身子往上一揪,“谁的手?”

    “当时黑灯瞎火的,我哪里知道?再说我睡上铺,就算一酒鬼躺地上,胳膊搭过来,也不可能啊。除非……”

    “除非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除非有人臂力惊人,可以横着吊在我床边,然后把胳膊放在我床上!”

    “cao啊,怎么可能?你后来怎么办的?” 我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还能怎么办?吓得蛋蛋都来回打颤!我的手立马收回来了……”

    “没再探个究竟?” 我恨不得掐住他脖子,把他的话都一股子挤出来。

    我先觉得很惊悚,然后躺着没动盯着灰黑的天花板。

    等过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来,一想不行,我得弄清楚到底是他妈谁。寝室一共五个人,熟人骂丫的,生人揙个痛快。

    所以我壮着胆子又伸过去手摸了几下……

    “怎么样?” 我等不及这哥们的停顿了。

    有点凉,像没有活气的样子。但又有不一样的触感,手背上血管很粗,有点隆起的感觉,胖乎乎的手,表面很软。

    再往上摸,皮肤很光滑,有点小嫩,要不是记得手掌很大,当时我还以为是女孩子的胳膊!

    我揪起身子想要接住微弱的透光看看到底是男是女,人的躯干躲在哪,你猜怎么着?

    擦,又加quiz,我不禁有些恼,“我怎么知道!”

    “那胳膊动了!!”

    “啊!” 我更加迷惑了。

    我也吓坏了!

    心想这尼玛不管是人是鬼,先擒住再说。于是我用力的抓住ta的大胳膊,使劲往里一拧……”,他看了看我满是期待的样子,赶紧接着说,“这一拧不要紧,一拧我却不自觉的叫了起来!”

    “你拧别人自己叫个毛啊?”

    是啊,我他妈也纳闷不是?!为啥我会感觉到痛?难道对方是个高人,会痛感转移?

    等我赶紧往上一摸,你猜我摸到了啥?

    “啥?”

    “我自己的腋窝!”

    “怎么可能啊!”,我迷惑不已,又揪起来一部分身子,“我们捋一捋啊。我记得你朝南睡,对吧?”

    “是啊”

    “那你床架子在你左手边,你平躺着,用左手去摸左边的床架子,怎么会摸到你的右手和腋窝?”

    “谁他妈说我平躺着了?谁说是用左手去摸了?我一向喜欢左侧卧睡,自然会用右手摸啊!”

    “鬼扯吧你就,自己的胳膊还能不知道,还他妈需要一惊一乍摸两次,还嫩得像女孩子的胳膊,咋这么不要脸呢你?”

    猩猩抓了抓头,讪讪的笑了。“我左侧卧胳膊没放开点,压迫了大胳膊的神经,都感觉麻了,也确实不知道啊。”

    我一想起他开始紧张兮兮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滚你个二犊子,就这破事你一惊一乍的!”

    他倒是很惊讶,“你以为到这里就完了?”

    “难道后面还有更多屁话?”

    “什么叫屁话?告诉你,那只是个开头,真正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呢!” 他瞪圆了眼睛,似乎怪我下结论太早。

    “哦?只是开始?” 我看着他并没有恶作剧之后的大笑,依旧是紧张的表情,一下子又收紧了松懈的情绪。“接下来怎么了?”

    “我有没有提及第二次摸和第一次摸感觉不一样?”

    我点点头,“嗯”。

    问题就出来这里!

    我当时心也松了下来,以为自己多心了。但立马意识到不同。

    第一次我摸的时候有用力握一下,虽然是冷的不假,但很僵硬,连伸开的手掌都是僵硬的。

    想到这一点,我一下子又紧张起来。这黑灯瞎火的怕整出幺蛾子。

    我赶紧平复一下紧张,用回过血来的左手往外一摸……

    “怎么?” 我也跟着紧张起来。

    果然还有一只手在那里,和第一次触摸的感觉一样,冷,而且僵硬……

    我这次仔细确认了一下感觉,确定不是自己的手。我当时就急了起来,这种僵硬的感觉太尼玛恐怖了。

    我颤颤兢兢的坐了起来,努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昏暗的夜光。寝室早就已经断电熄灯了,只有走廊的灯还亮着,透着门上的小窗缝里的光,我睁大眼睛看向寝室里头更暗的地方,安静的坐在靠墙的床那边,只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

    过了一会儿,我想知道那个只手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我看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就在那里。我已经能够看清楚它没有血色的表面暗沉的微微反光。顺着胳膊往上看,分明在大胳膊处就断在那儿,末端处还有干涸的血丝。这。。。不知道受害者是谁。。。但凶手太凶残了!!

    我当时大气不敢出。本来想要大叫,但寝室里一片死气沉沉,连胖子每晚必打的呼噜也听不见。我脑海中有一万个念头奔腾而过。种种可能的情形一下子涌到我面前,有一种可能性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

    我就想这个变态杀手是不是还活着,就蹲在这个寝室的角落盯着我。要不然,为什么要把残肢放在我床上,而且没有对我动手?

    这个时候,和我平行睡在上铺上的shit(*)翻动了一下身子。我想,看来寝室里还有人活着,而且依我看来,这帮人虽然整天吊个郎当狗离不开啃屎,但是心地都不坏,这种变态的事不像是熟人作案!

    我于是鼓起胆子气沉丹田,一声吼, 寝室里的人都他妈醒来,出大事啦!!杀人啦!!!

    我这一喊不要紧,只见shit一个哆嗦,麻溜的就跳下了床,在下面颤抖着说,哪里?哪里?你他妈不要大声喊叫!赶紧告诉大家状况。。。

    这时候下铺的阿便也朦胧中惊醒过来,手头往上一看,尼玛,他差点吓屎了。那胳膊就小半头露在床头,就悬在他头顶上方,这么近的距离,瞎子也看得见哇。

    他也跳下床,赶紧抱住shit,两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不知所措。

    我这时候也急啊,胳膊在那边搁着让我慎得慌。我一想,既然目前凶手还没有露面,也没有动下面的两个人,那肯定危险不到哪儿去。我再窝在狭窄的床这边显得极为傻逼。所以我一翻身就从另外一头拉着床头横梁跳了下来,管不了生疼的脚,我忍不住吼,屋里米共和胖子呢?

    胖子昨天晚上去通宵打魔兽根本没回来,但晚上睡觉之前我亲眼看见米共爬上了床,现在这么大动静咋还没有反应? 阿便一脸惊悚的对着暗处说。

    米共!醒醒!他妈的什么时候了别睡了!!   米共睡在靠里面的上铺上,我因为个子高,看得清米共床上被子拱老高,一看就有人还躺在被窝里。

    可是米共一动不动。我这时候,再看我床那边的那条胳膊,分明很瘦。 我指着断肢问shit和阿便,你们看那胳膊有没有点像米共的?

    像!确实,我们寝室也就米共.....那么瘦!阿便夜视能力极其之好,他仔细看了看就发颤的说。

    shit正要冲上去拉米共的被子,我突然拉住他,对他压低声音说,要冷静。我们仔细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在这屋子里面。阿便立马蹲下身子,仔细看了一下胖子铺位还有另外一边的空铺位,以及床下。然后也压低声音说,没有了! 床下面都塞满了箱子,也没地方藏啊。

    这时候,我内心有些崩溃,想起我可怜的米共兄弟,连未来的媳妇人都不知道在何方,连姑娘的扣子都没有解过,就这么挂了!想起都少个日日夜夜我们扯淡扯到蛋疼,魔兽玩到飞起,就这么一下子他妈的。。。黄鹤一去不复返了。。。我不由得悲从心来,想着这明天估计满国风雨的说裤子大出了马加爵第二,这日子没法交代了!

    回头想起米共慈祥的小样,我们才回过神来要去查看一下。

    说实在的,我们以前哪见过这世面。三个人扶着慢慢凑过去,慢慢才看清他整个人都是被盖在被子下面的。我们可怜的米共! 我悲痛的伸手慢慢拉下他的被子。他瘦弱的身躯就露了出来,只见他人蜷缩在床的中间,白色的T恤衫,黑色的秋裤,像个痛经的香菇那样窝在那里,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

    阿便个子不高,拉着床架子朝上瞅。米共!米共! 我cao.....

    别叫人家外号了,对人家不敬了! 叫大号啊! shit在旁边埋怨阿便。

    大号!大号! 阿便倒是马上改口了。

    说大号就叫大号吗?你傻逼了吗?我说的是叫名字!  MH啊,MH啊!  shit差点和阿便急了。

    我吼道,你们两个傻X蛋子能不能安静点?!  你们难道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

    shit和阿便当时面面相觑。我接着说,你们看,他左胳膊还在,其他地方没什么毛病。唯独右胳膊看不见,但是变态为什么只砍一只胳膊?要是砍,白色衣服岂不是会被染上全部的鲜血。 还有,我睡眠那么浅,为什么我毛声音都没有听到?

    那我们赶紧上去查看一下啊? 阿便说。

    md,你疯啦!这种情况不能动现场,留下你的指纹谁负责?我们赶紧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啊!  shit马上接着说。

    胡扯,这种情况下疑点这么多,我们先查看一下! 我支持阿便的说法。

    说着我就拉米共,他一下子从右侧躺面向里面自然的滚动身子变成了仰面朝上,还是无声无息。我依旧看不见右胳膊,衣服上也没有看见血色。

    我想着看个究竟很重要,这三个人里面就我胆子比较大。我一下子就跳上了床,看到了令我惊讶的一幕......

    (*注:原谅一下,他们寝室互相起的外号几乎没有雅的,让人无法恭维,zy同学也请原谅一下)

    “啥?” 我眼睛也瞪圆了。

    “米共的右胳膊还在他身子上!!! 那么那条胳膊是谁的?!  还有,我们这么大动静,米共为什么一动不动?”

    “是啊,好奇怪啊!米共挂了吗?” 我其实也很喜欢米共,一直觉得他是我们非常可爱的一个兄弟,表面老实内心闷骚,实则是个善良的孩子。我心头不由得一沉。

    “ 我上去抱着他的腰就摇啊,喊着 MH啊,你没事儿吧,你咋啦!” 他又顿了一会儿,把头凑近了几厘米,“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啊?老让我猜啊,直接讲啊!”

    他活了!咳嗽了两声头猛地揪了起来!像个神经病似的,把我、shit和阿便都吓了一大跳!

    但是他活着就好。问题是,那条胳膊如果不是米共的,到底是谁的?!

    我赶紧摇着米共,说,别他妈发神经了,那边还有条残肢摆在我床上,你搞什么啊?傻了吗?

    米共突然猛地就抬起头,严肃的说,啥残肢?

    就那边! 我指着我床头的胳膊对他说。

    啊? 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 米共当时声音都有点变,我们一下子稍微放缓的心又揪紧了三圈…...

    “ 哦?接着说啊!”

    “ 嗯。。。 shit当时斗起个胆子,冲过去摸了一把那个胳膊的断面。

    用锯子锯的,貌似血干了! 他吼道。

    我们几个人一下子又紧张不已,想着这么变态的事发生在身边,这大清晨的脑子都炸了啊。

    shit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跑过去一把打开寝室的门,外面走廊上的光一下子照进来,反射到地板上,屋子一下子光度提高不少。

    借着亮起来一点的光线,我再看过去,因为在上面,这次看得更仔细了些。

    那条胳膊断面来看确实像被锯开的,血色很浓。但又觉得有怪异之处,那胳膊怎么那么白? 如果血液流出来了的话那么我床单上应该都是血才对啊,为什么我所摸过的地方都是干的? 这不合常理啊?!

    阿便在下面说,你要不要去拿起来看看?

    我迟疑了一下,但是此时也就我有这个勇气了。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跨过米共和我的床头连接处,又到了我睡觉的地方。我这个时候凑近一看,这皮肤太白太光滑了,分明是个女孩子的胳膊!

    我cao,谁这么变态!在我们女生像国宝的地方残害无辜少女?我内心不知道何以形容那个画面。

    拿起来看看啊!  阿便隔得远远的叫。

    我慢慢拿起来,却一惊,女孩子的胳膊也没有这么轻的啊,再说,表面也太硬了吧!!!

    我把它朝门口一扔,想要在明亮的光线下一看究竟。结果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更奇怪的事情?!” 我有点耐不住想着知道结果了。

    那条胳膊在地面上弹了起来,然后才慢慢的滚到门口的地方。

    shit觉得可疑,马上跑过去仔细看了起来。

    他将那条胳膊又捡了起来,对着光看......

    最后,

    他猛地转过头,说,

    这条胳膊是假的!!!

    啥? 假的? 我和阿便都忍不住脱口而出。

    是的! 妈的,是那种塑料雕塑的胳膊,胳膊这个地方的血色是涂了红油漆! shit非常确定的说。

    我立马爬下床,和阿便凑过去也拿起来看。果然,shit说的是对的!谁这么缺德?半夜吓得哥几个屎尿不及的!

    shit这时候回过头说,米共呢?

    我们转头,米共已经不在床上了!

    等我们急忙靠里面一点看,原来他躺在上铺靠里面的暗处,笑得已经快憋不过气来。

    好家伙!我们三个人一下子明白过来是这家伙搞得鬼,一下子三个人都爬上他的床.......

    猩猩这个时候龇起牙咧嘴对着我笑,床头都跟谁他的笑震动不已。

    “你笑什么毛?” 我不解的看着他。

    “没什么,我就是想让你感觉到生活还是有很刺激的一面,别老窝在床上了.....” 猩猩说着,像想起什么似的,起身就朝门外走。

    “你干嘛去?”

    “ 我们昨天把米共床板怼塌了,商量好早上去借工具来修好啊!”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门口。。。

    (全文完 共六千字)

    灵致(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

    贰零壹柒年叁月十壹日

    加州·湾区

    2017-03-14
  • 【原创】 第三只手

    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和猩猩有关。

    那是很多年前,我们都还是校园里的迷茫青年。没经历什么人生大事,但总觉得生活时刻召唤我们去做点牛逼哄哄天雷滚滚的事情。猩猩就是典型的这么一个青年。

    [Note]: Another version with pics is available at:

    http://mp.weixin.qq.com/s/jng7TPmSLjxee8QUnc7DoQ (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

    猩猩那时候住在我们斜对面寝室,和米共、胖子等人狼鼠一窝沆瀣一气。从他们寝室互相起的外号而言,你就可以看出他们都是一群啥鸟。但猩猩身上除了那种骚气逼人的流氓气质,还有一点就是他是两面的。他流氓起来地痞都挡不住,但一旦深沉起来严肃到让你害怕。

    有天早上,我躺在床上思考着当时颇感迷茫的人生,无心去做任何一个颓废的大学生流行的事情,比如上网,比如游戏,比如撩妹。再说了,就当时我们学校严峻的男女比例,我等要撩,也只剩汉子可以互撩。

    这时,半掩的门咯吱一声就开了。我睡在靠门的下铺,一下子睁开半眯着的双眼。只见一个彪型大汉立在门口。由于逆光,看不清脸。就那虎背熊腰的架势加上脚上快秃噜皮的黄拖鞋,是猩猩没得跑了。他这外号也并非浪得虚名。不少人觉得论实力,猩猩那时候的发育程度,足以在路上遇到钟意的姑娘,一膀子撸起人家就往树上跑。

    他看着我半死不活的颓样,裂开嘴一笑。不知咋的,这笑颇有几分苍白与勉强。

    “寝室就你一个人?”

    “可不咋滴?一群挫人上网吧通宵还没回来呢。”

    “噢”, 他顿了一下,不由分说的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我床沿上。我只觉得床立马倾斜了三十度,要不是他那硕大的屁股挡住,我都差点连被褥带枕头快滚到地板上去了。

    他也不管,看着我又咧嘴一笑,还是苍白。然后他接着说,“也好,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看着他非常严肃的表情,我膀胱一紧,尿意上来了。“哦,我能先去上个号子再过来听你讲吗?”

    “不行,这事比较紧,说完我就要赶紧走了。”

    我说过,他严肃的样子让熊都怕。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紧张了起来,连忙抓起枕头垫起来,斜拉起半个身子,然后表情跟着也严肃起来。汹涌的尿意这时也被我大脑强行命令撤退到了膀胱后方。

    “你讲。。。”

    “嗯,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晚上。。” 他盯着我的眼睛,“不,严格来说,就发生在今天凌晨。。。”

    “哦?”

    “是这样子的。嗯。” 他咽了口唾沫。“我最近这段时间睡眠不好,经常会夜里莫名其妙醒好几次,你知道的?”

    “嗯,这你和我说过,怎么了?”

    “事情就出现在这上面……” 他看了看门外,又低下头,声音也跟着压低了一个八度,仿似不放心的稍有迟疑。“你能够不对别人讲么?”

    “当然!” 我眼神里透露出当年革命前辈保卫新中国般的坚定。

    “好…… 接着讲吧,太他妈压抑了……” 他挪动了一下硕大的屁股,接着说了起来。

    就在今天凌晨,几个小时前。我又他妈醒了,斜过头看了一下枕旁的闹钟,才两点!

    我气不打一处来!但想着要培养好睡眠习惯,在心中默默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平静,要爱这个美好的世界。

    还是睡不着,我那暴脾气的小火苗又准备嗖嗖嗖往上冒。我一想,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不然数数羊?

    问题是,一圈羊数下来,终于数清了是六十七只,还是个素数,你知道的?

    我一下子被问住了,一想尼玛讲个事情还他妈中间加个quiz,这事除了猩猩也没谁了。但看他很安静而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不往下讲,看来真要认真回答了。

    我赶紧在心中运算,六十七开根号比八大一点点,那么只需要算一下它是不是2、3、5和7的倍数不就完了么。这明眼一看就除不尽啊。

    确定了答案后,我说“当然是啊!就这破事?你发现67不是素数啦?妈的准备靠这个拿菲尔滋奖?”

    “ 当然不是!我需要先测试一下你丫还是不是清醒的,能理性对话不能啊?”

    我当时心中是万马奔腾的状态,但一想也不能辩驳他,他这也是保险起见。“好,你接着讲”,我卷了卷被子,用手撑起了头。

    “好,” 他又咽了口唾沫,接着讲。

    我数完羊,还是睡不着,内心很郁闷,又无事可做,就习惯性的用手去摸我靠边的床架子,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床架子不见了?” 我很迷惑。

    “当然不是啊!那床架子是铁的,焊在床上的,怎么可能不见?!”

    “那到底是怎么了?” 我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他眉头一皱,用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说,

    “是一只手!”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整个脸都拧巴着,好像还浸泡在当时的那种震惊中。

    “啊??” 我心快吊到了嗓子眼,身子往上一揪,“谁的手?”

    “当时黑灯瞎火的,我哪里知道?再说我睡上铺,就算一酒鬼躺地上,胳膊搭过来,也不可能啊。除非……”

    “除非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除非有人臂力惊人,可以横着吊在我床边,然后把胳膊放在我床上!”

    “cao啊,怎么可能?你后来怎么办的?” 我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还能怎么办?吓得蛋蛋都来回打颤!我的手立马收回来了……”

    “没再探个究竟?” 我恨不得掐住他脖子,把他的话都一股子挤出来。

    我先觉得很惊悚,然后躺着没动盯着灰黑的天花板。

    等过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来,一想不行,我得弄清楚到底是他妈谁。寝室一共五个人,熟人骂丫的,生人揙个痛快。

    所以我壮着胆子又伸过去手摸了几下……

    “怎么样?” 我等不及这哥们的停顿了。

    有点凉,像没有活气的样子。但又有不一样的触感,手背上血管很粗,有点隆起的感觉,胖乎乎的手,表面很软。

    再往上摸,皮肤很光滑,有点小嫩,要不是记得手掌很大,当时我还以为是女孩子的胳膊!

    我揪起身子想要接住微弱的透光看看到底是男是女,人的躯干躲在哪,你猜怎么着?

    擦,又加quiz,我不禁有些恼,“我怎么知道!”

    “那胳膊动了!!”

    “啊!” 我更加迷惑了。

    我也吓坏了!

    心想这尼玛不管是人是鬼,先擒住再说。于是我用力的抓住ta的大胳膊,使劲往里一拧……”,他看了看我满是期待的样子,赶紧接着说,“这一拧不要紧,一拧我却不自觉的叫了起来!”

    “你拧别人自己叫个毛啊?”

    是啊,我他妈也纳闷不是?!为啥我会感觉到痛?难道对方是个高人,会痛感转移?

    等我赶紧往上一摸,你猜我摸到了啥?

    “啥?”

    “我自己的腋窝!”

    “怎么可能啊!”,我迷惑不已,又揪起来一部分身子,“我们捋一捋啊。我记得你朝南睡,对吧?”

    “是啊”

    “那你床架子在你左手边,你平躺着,用左手去摸左边的床架子,怎么会摸到你的右手和腋窝?”

    “谁他妈说我平躺着了?谁说是用左手去摸了?我一向喜欢左侧卧睡,自然会用右手摸啊!”

    “鬼扯吧你就,自己的胳膊还能不知道,还他妈需要一惊一乍摸两次,还嫩得像女孩子的胳膊,咋这么不要脸呢你?”

    猩猩抓了抓头,讪讪的笑了。“我左侧卧胳膊没放开点,压迫了大胳膊的神经,都感觉麻了,也确实不知道啊。”

    我一想起他开始紧张兮兮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滚你个二犊子,就这破事你一惊一乍的!”

    他倒是很惊讶,“你以为到这里就完了?”

    “难道后面还有更多屁话?”

    “什么叫屁话?告诉你,那只是个开头,真正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呢!” 他瞪圆了眼睛,似乎怪我下结论太早。

    “哦?只是开始?” 我看着他并没有恶作剧之后的大笑,依旧是紧张的表情,一下子又收紧了松懈的情绪。“接下来怎么了?”

    “我有没有提及第二次摸和第一次摸感觉不一样?”

    我点点头,“嗯”。

    问题就出来这里!

    我当时心也松了下来,以为自己多心了。但立马意识到不同。

    第一次我摸的时候有用力握一下,虽然是冷的不假,但很僵硬,连伸开的手掌都是僵硬的。

    想到这一点,我一下子又紧张起来。这黑灯瞎火的怕整出幺蛾子。

    我赶紧平复一下紧张,用回过血来的左手往外一摸……

    “怎么?” 我也跟着紧张起来。

    果然还有一只手在那里,和第一次触摸的感觉一样,冷,而且僵硬……

    我这次仔细确认了一下感觉,确定不是自己的手。我当时就急了起来,这种僵硬的感觉太尼玛恐怖了。

    我颤颤兢兢的坐了起来,努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昏暗的夜光。寝室早就已经断电熄灯了,只有走廊的灯还亮着,透着门上的小窗缝里的光,我睁大眼睛看向寝室里头更暗的地方,安静的坐在靠墙的床那边,只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

    过了一会儿,我想知道那个只手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我看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就在那里。我已经能够看清楚它没有血色的表面暗沉的微微反光。顺着胳膊往上看,分明在大胳膊处就断在那儿,末端处还有干涸的血丝。这。。。不知道受害者是谁。。。但凶手太凶残了!!

    我当时大气不敢出。本来想要大叫,但寝室里一片死气沉沉,连胖子每晚必打的呼噜也听不见。我脑海中有一万个念头奔腾而过。种种可能的情形一下子涌到我面前,有一种可能性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

    我就想这个变态杀手是不是还活着,就蹲在这个寝室的角落盯着我。要不然,为什么要把残肢放在我床上,而且没有对我动手?

    这个时候,和我平行睡在上铺上的shit(*)翻动了一下身子。我想,看来寝室里还有人活着,而且依我看来,这帮人虽然整天吊个郎当狗离不开啃屎,但是心地都不坏,这种变态的事不像是熟人作案!

    我于是鼓起胆子气沉丹田,一声吼, 寝室里的人都他妈醒来,出大事啦!!杀人啦!!!

    我这一喊不要紧,只见shit一个哆嗦,麻溜的就跳下了床,在下面颤抖着说,哪里?哪里?你他妈不要大声喊叫!赶紧告诉大家状况。。。

    这时候下铺的阿便也朦胧中惊醒过来,手头往上一看,尼玛,他差点吓屎了。那胳膊就小半头露在床头,就悬在他头顶上方,这么近的距离,瞎子也看得见哇。

    他也跳下床,赶紧抱住shit,两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不知所措。

    我这时候也急啊,胳膊在那边搁着让我慎得慌。我一想,既然目前凶手还没有露面,也没有动下面的两个人,那肯定危险不到哪儿去。我再窝在狭窄的床这边显得极为傻逼。所以我一翻身就从另外一头拉着床头横梁跳了下来,管不了生疼的脚,我忍不住吼,屋里米共和胖子呢?

    胖子昨天晚上去通宵打魔兽根本没回来,但晚上睡觉之前我亲眼看见米共爬上了床,现在这么大动静咋还没有反应? 阿便一脸惊悚的对着暗处说。

    米共!醒醒!他妈的什么时候了别睡了!!   米共睡在靠里面的上铺上,我因为个子高,看得清米共床上被子拱老高,一看就有人还躺在被窝里。

    可是米共一动不动。我这时候,再看我床那边的那条胳膊,分明很瘦。 我指着断肢问shit和阿便,你们看那胳膊有没有点像米共的?

    像!确实,我们寝室也就米共.....那么瘦!阿便夜视能力极其之好,他仔细看了看就发颤的说。

    shit正要冲上去拉米共的被子,我突然拉住他,对他压低声音说,要冷静。我们仔细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在这屋子里面。阿便立马蹲下身子,仔细看了一下胖子铺位还有另外一边的空铺位,以及床下。然后也压低声音说,没有了! 床下面都塞满了箱子,也没地方藏啊。

    这时候,我内心有些崩溃,想起我可怜的米共兄弟,连未来的媳妇人都不知道在何方,连姑娘的扣子都没有解过,就这么挂了!想起都少个日日夜夜我们扯淡扯到蛋疼,魔兽玩到飞起,就这么一下子他妈的。。。黄鹤一去不复返了。。。我不由得悲从心来,想着这明天估计满国风雨的说裤子大出了马加爵第二,这日子没法交代了!

    回头想起米共慈祥的小样,我们才回过神来要去查看一下。

    说实在的,我们以前哪见过这世面。三个人扶着慢慢凑过去,慢慢才看清他整个人都是被盖在被子下面的。我们可怜的米共! 我悲痛的伸手慢慢拉下他的被子。他瘦弱的身躯就露了出来,只见他人蜷缩在床的中间,白色的T恤衫,黑色的秋裤,像个痛经的香菇那样窝在那里,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

    阿便个子不高,拉着床架子朝上瞅。米共!米共! 我cao.....

    别叫人家外号了,对人家不敬了! 叫大号啊! shit在旁边埋怨阿便。

    大号!大号! 阿便倒是马上改口了。

    说大号就叫大号吗?你傻逼了吗?我说的是叫名字!  MH啊,MH啊!  shit差点和阿便急了。

    我吼道,你们两个傻X蛋子能不能安静点?!  你们难道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

    shit和阿便当时面面相觑。我接着说,你们看,他左胳膊还在,其他地方没什么毛病。唯独右胳膊看不见,但是变态为什么只砍一只胳膊?要是砍,白色衣服岂不是会被染上全部的鲜血。 还有,我睡眠那么浅,为什么我毛声音都没有听到?

    那我们赶紧上去查看一下啊? 阿便说。

    md,你疯啦!这种情况不能动现场,留下你的指纹谁负责?我们赶紧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啊!  shit马上接着说。

    胡扯,这种情况下疑点这么多,我们先查看一下! 我支持阿便的说法。

    说着我就拉米共,他一下子从右侧躺面向里面自然的滚动身子变成了仰面朝上,还是无声无息。我依旧看不见右胳膊,衣服上也没有看见血色。

    我想着看个究竟很重要,这三个人里面就我胆子比较大。我一下子就跳上了床,看到了令我惊讶的一幕......

    (*注:原谅一下,他们寝室互相起的外号几乎没有雅的,让人无法恭维,zy同学也请原谅一下)

    “啥?” 我眼睛也瞪圆了。

    “米共的右胳膊还在他身子上!!! 那么那条胳膊是谁的?!  还有,我们这么大动静,米共为什么一动不动?”

    “是啊,好奇怪啊!米共挂了吗?” 我其实也很喜欢米共,一直觉得他是我们非常可爱的一个兄弟,表面老实内心闷骚,实则是个善良的孩子。我心头不由得一沉。

    “ 我上去抱着他的腰就摇啊,喊着 MH啊,你没事儿吧,你咋啦!” 他又顿了一会儿,把头凑近了几厘米,“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啊?老让我猜啊,直接讲啊!”

    他活了!咳嗽了两声头猛地揪了起来!像个神经病似的,把我、shit和阿便都吓了一大跳!

    但是他活着就好。问题是,那条胳膊如果不是米共的,到底是谁的?!

    我赶紧摇着米共,说,别他妈发神经了,那边还有条残肢摆在我床上,你搞什么啊?傻了吗?

    米共突然猛地就抬起头,严肃的说,啥残肢?

    就那边! 我指着我床头的胳膊对他说。

    啊? 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 米共当时声音都有点变,我们一下子稍微放缓的心又揪紧了三圈…...

    “ 哦?接着说啊!”

    “ 嗯。。。 shit当时斗起个胆子,冲过去摸了一把那个胳膊的断面。

    用锯子锯的,貌似血干了! 他吼道。

    我们几个人一下子又紧张不已,想着这么变态的事发生在身边,这大清晨的脑子都炸了啊。

    shit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跑过去一把打开寝室的门,外面走廊上的光一下子照进来,反射到地板上,屋子一下子光度提高不少。

    借着亮起来一点的光线,我再看过去,因为在上面,这次看得更仔细了些。

    那条胳膊断面来看确实像被锯开的,血色很浓。但又觉得有怪异之处,那胳膊怎么那么白? 如果血液流出来了的话那么我床单上应该都是血才对啊,为什么我所摸过的地方都是干的? 这不合常理啊?!

    阿便在下面说,你要不要去拿起来看看?

    我迟疑了一下,但是此时也就我有这个勇气了。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跨过米共和我的床头连接处,又到了我睡觉的地方。我这个时候凑近一看,这皮肤太白太光滑了,分明是个女孩子的胳膊!

    我cao,谁这么变态!在我们女生像国宝的地方残害无辜少女?我内心不知道何以形容那个画面。

    拿起来看看啊!  阿便隔得远远的叫。

    我慢慢拿起来,却一惊,女孩子的胳膊也没有这么轻的啊,再说,表面也太硬了吧!!!

    我把它朝门口一扔,想要在明亮的光线下一看究竟。结果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更奇怪的事情?!” 我有点耐不住想着知道结果了。

    那条胳膊在地面上弹了起来,然后才慢慢的滚到门口的地方。

    shit觉得可疑,马上跑过去仔细看了起来。

    他将那条胳膊又捡了起来,对着光看......

    最后,

    他猛地转过头,说,

    这条胳膊是假的!!!

    啥? 假的? 我和阿便都忍不住脱口而出。

    是的! 妈的,是那种塑料雕塑的胳膊,胳膊这个地方的血色是涂了红油漆! shit非常确定的说。

    我立马爬下床,和阿便凑过去也拿起来看。果然,shit说的是对的!谁这么缺德?半夜吓得哥几个屎尿不及的!

    shit这时候回过头说,米共呢?

    我们转头,米共已经不在床上了!

    等我们急忙靠里面一点看,原来他躺在上铺靠里面的暗处,笑得已经快憋不过气来。

    好家伙!我们三个人一下子明白过来是这家伙搞得鬼,一下子三个人都爬上他的床.......

    猩猩这个时候龇起牙咧嘴对着我笑,床头都跟谁他的笑震动不已。

    “你笑什么毛?” 我不解的看着他。

    “没什么,我就是想让你感觉到生活还是有很刺激的一面,别老窝在床上了.....” 猩猩说着,像想起什么似的,起身就朝门外走。

    “你干嘛去?”

    “ 我们昨天把米共床板怼塌了,商量好早上去借工具来修好啊!”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门口。。。

    (全文完 共六千字)

    灵致(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

    贰零壹柒年叁月十壹日

    加州·湾区

    2017-03-14
  • 【原创】 第三只手

    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和猩猩有关。

    那是很多年前,我们都还是校园里的迷茫青年。没经历什么人生大事,但总觉得生活时刻召唤我们去做点牛逼哄哄天雷滚滚的事情。猩猩就是典型的这么一个青年。

    [Note]: Another version with pics is available at:

    http://mp.weixin.qq.com/s/jng7TPmSLjxee8QUnc7DoQ (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

    猩猩那时候住在我们斜对面寝室,和米共、胖子等人狼鼠一窝沆瀣一气。从他们寝室互相起的外号而言,你就可以看出他们都是一群啥鸟。但猩猩身上除了那种骚气逼人的流氓气质,还有一点就是他是两面的。他流氓起来地痞都挡不住,但一旦深沉起来严肃到让你害怕。

    有天早上,我躺在床上思考着当时颇感迷茫的人生,无心去做任何一个颓废的大学生流行的事情,比如上网,比如游戏,比如撩妹。再说了,就当时我们学校严峻的男女比例,我等要撩,也只剩汉子可以互撩。

    这时,半掩的门咯吱一声就开了。我睡在靠门的下铺,一下子睁开半眯着的双眼。只见一个彪型大汉立在门口。由于逆光,看不清脸。就那虎背熊腰的架势加上脚上快秃噜皮的黄拖鞋,是猩猩没得跑了。他这外号也并非浪得虚名。不少人觉得论实力,猩猩那时候的发育程度,足以在路上遇到钟意的姑娘,一膀子撸起人家就往树上跑。

    他看着我半死不活的颓样,裂开嘴一笑。不知咋的,这笑颇有几分苍白与勉强。

    “寝室就你一个人?”

    “可不咋滴?一群挫人上网吧通宵还没回来呢。”

    “噢”, 他顿了一下,不由分说的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我床沿上。我只觉得床立马倾斜了三十度,要不是他那硕大的屁股挡住,我都差点连被褥带枕头快滚到地板上去了。

    他也不管,看着我又咧嘴一笑,还是苍白。然后他接着说,“也好,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看着他非常严肃的表情,我膀胱一紧,尿意上来了。“哦,我能先去上个号子再过来听你讲吗?”

    “不行,这事比较紧,说完我就要赶紧走了。”

    我说过,他严肃的样子让熊都怕。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紧张了起来,连忙抓起枕头垫起来,斜拉起半个身子,然后表情跟着也严肃起来。汹涌的尿意这时也被我大脑强行命令撤退到了膀胱后方。

    “你讲。。。”

    “嗯,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晚上。。” 他盯着我的眼睛,“不,严格来说,就发生在今天凌晨。。。”

    “哦?”

    “是这样子的。嗯。” 他咽了口唾沫。“我最近这段时间睡眠不好,经常会夜里莫名其妙醒好几次,你知道的?”

    “嗯,这你和我说过,怎么了?”

    “事情就出现在这上面……” 他看了看门外,又低下头,声音也跟着压低了一个八度,仿似不放心的稍有迟疑。“你能够不对别人讲么?”

    “当然!” 我眼神里透露出当年革命前辈保卫新中国般的坚定。

    “好…… 接着讲吧,太他妈压抑了……” 他挪动了一下硕大的屁股,接着说了起来。

    就在今天凌晨,几个小时前。我又他妈醒了,斜过头看了一下枕旁的闹钟,才两点!

    我气不打一处来!但想着要培养好睡眠习惯,在心中默默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平静,要爱这个美好的世界。

    还是睡不着,我那暴脾气的小火苗又准备嗖嗖嗖往上冒。我一想,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不然数数羊?

    问题是,一圈羊数下来,终于数清了是六十七只,还是个素数,你知道的?

    我一下子被问住了,一想尼玛讲个事情还他妈中间加个quiz,这事除了猩猩也没谁了。但看他很安静而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不往下讲,看来真要认真回答了。

    我赶紧在心中运算,六十七开根号比八大一点点,那么只需要算一下它是不是2、3、5和7的倍数不就完了么。这明眼一看就除不尽啊。

    确定了答案后,我说“当然是啊!就这破事?你发现67不是素数啦?妈的准备靠这个拿菲尔滋奖?”

    “ 当然不是!我需要先测试一下你丫还是不是清醒的,能理性对话不能啊?”

    我当时心中是万马奔腾的状态,但一想也不能辩驳他,他这也是保险起见。“好,你接着讲”,我卷了卷被子,用手撑起了头。

    “好,” 他又咽了口唾沫,接着讲。

    我数完羊,还是睡不着,内心很郁闷,又无事可做,就习惯性的用手去摸我靠边的床架子,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床架子不见了?” 我很迷惑。

    “当然不是啊!那床架子是铁的,焊在床上的,怎么可能不见?!”

    “那到底是怎么了?” 我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他眉头一皱,用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说,

    “是一只手!”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整个脸都拧巴着,好像还浸泡在当时的那种震惊中。

    “啊??” 我心快吊到了嗓子眼,身子往上一揪,“谁的手?”

    “当时黑灯瞎火的,我哪里知道?再说我睡上铺,就算一酒鬼躺地上,胳膊搭过来,也不可能啊。除非……”

    “除非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除非有人臂力惊人,可以横着吊在我床边,然后把胳膊放在我床上!”

    “cao啊,怎么可能?你后来怎么办的?” 我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还能怎么办?吓得蛋蛋都来回打颤!我的手立马收回来了……”

    “没再探个究竟?” 我恨不得掐住他脖子,把他的话都一股子挤出来。

    我先觉得很惊悚,然后躺着没动盯着灰黑的天花板。

    等过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来,一想不行,我得弄清楚到底是他妈谁。寝室一共五个人,熟人骂丫的,生人揙个痛快。

    所以我壮着胆子又伸过去手摸了几下……

    “怎么样?” 我等不及这哥们的停顿了。

    有点凉,像没有活气的样子。但又有不一样的触感,手背上血管很粗,有点隆起的感觉,胖乎乎的手,表面很软。

    再往上摸,皮肤很光滑,有点小嫩,要不是记得手掌很大,当时我还以为是女孩子的胳膊!

    我揪起身子想要接住微弱的透光看看到底是男是女,人的躯干躲在哪,你猜怎么着?

    擦,又加quiz,我不禁有些恼,“我怎么知道!”

    “那胳膊动了!!”

    “啊!” 我更加迷惑了。

    我也吓坏了!

    心想这尼玛不管是人是鬼,先擒住再说。于是我用力的抓住ta的大胳膊,使劲往里一拧……”,他看了看我满是期待的样子,赶紧接着说,“这一拧不要紧,一拧我却不自觉的叫了起来!”

    “你拧别人自己叫个毛啊?”

    是啊,我他妈也纳闷不是?!为啥我会感觉到痛?难道对方是个高人,会痛感转移?

    等我赶紧往上一摸,你猜我摸到了啥?

    “啥?”

    “我自己的腋窝!”

    “怎么可能啊!”,我迷惑不已,又揪起来一部分身子,“我们捋一捋啊。我记得你朝南睡,对吧?”

    “是啊”

    “那你床架子在你左手边,你平躺着,用左手去摸左边的床架子,怎么会摸到你的右手和腋窝?”

    “谁他妈说我平躺着了?谁说是用左手去摸了?我一向喜欢左侧卧睡,自然会用右手摸啊!”

    “鬼扯吧你就,自己的胳膊还能不知道,还他妈需要一惊一乍摸两次,还嫩得像女孩子的胳膊,咋这么不要脸呢你?”

    猩猩抓了抓头,讪讪的笑了。“我左侧卧胳膊没放开点,压迫了大胳膊的神经,都感觉麻了,也确实不知道啊。”

    我一想起他开始紧张兮兮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滚你个二犊子,就这破事你一惊一乍的!”

    他倒是很惊讶,“你以为到这里就完了?”

    “难道后面还有更多屁话?”

    “什么叫屁话?告诉你,那只是个开头,真正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呢!” 他瞪圆了眼睛,似乎怪我下结论太早。

    “哦?只是开始?” 我看着他并没有恶作剧之后的大笑,依旧是紧张的表情,一下子又收紧了松懈的情绪。“接下来怎么了?”

    “我有没有提及第二次摸和第一次摸感觉不一样?”

    我点点头,“嗯”。

    问题就出来这里!

    我当时心也松了下来,以为自己多心了。但立马意识到不同。

    第一次我摸的时候有用力握一下,虽然是冷的不假,但很僵硬,连伸开的手掌都是僵硬的。

    想到这一点,我一下子又紧张起来。这黑灯瞎火的怕整出幺蛾子。

    我赶紧平复一下紧张,用回过血来的左手往外一摸……

    “怎么?” 我也跟着紧张起来。

    果然还有一只手在那里,和第一次触摸的感觉一样,冷,而且僵硬……

    我这次仔细确认了一下感觉,确定不是自己的手。我当时就急了起来,这种僵硬的感觉太尼玛恐怖了。

    我颤颤兢兢的坐了起来,努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昏暗的夜光。寝室早就已经断电熄灯了,只有走廊的灯还亮着,透着门上的小窗缝里的光,我睁大眼睛看向寝室里头更暗的地方,安静的坐在靠墙的床那边,只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

    过了一会儿,我想知道那个只手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我看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就在那里。我已经能够看清楚它没有血色的表面暗沉的微微反光。顺着胳膊往上看,分明在大胳膊处就断在那儿,末端处还有干涸的血丝。这。。。不知道受害者是谁。。。但凶手太凶残了!!

    我当时大气不敢出。本来想要大叫,但寝室里一片死气沉沉,连胖子每晚必打的呼噜也听不见。我脑海中有一万个念头奔腾而过。种种可能的情形一下子涌到我面前,有一种可能性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

    我就想这个变态杀手是不是还活着,就蹲在这个寝室的角落盯着我。要不然,为什么要把残肢放在我床上,而且没有对我动手?

    这个时候,和我平行睡在上铺上的shit(*)翻动了一下身子。我想,看来寝室里还有人活着,而且依我看来,这帮人虽然整天吊个郎当狗离不开啃屎,但是心地都不坏,这种变态的事不像是熟人作案!

    我于是鼓起胆子气沉丹田,一声吼, 寝室里的人都他妈醒来,出大事啦!!杀人啦!!!

    我这一喊不要紧,只见shit一个哆嗦,麻溜的就跳下了床,在下面颤抖着说,哪里?哪里?你他妈不要大声喊叫!赶紧告诉大家状况。。。

    这时候下铺的阿便也朦胧中惊醒过来,手头往上一看,尼玛,他差点吓屎了。那胳膊就小半头露在床头,就悬在他头顶上方,这么近的距离,瞎子也看得见哇。

    他也跳下床,赶紧抱住shit,两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不知所措。

    我这时候也急啊,胳膊在那边搁着让我慎得慌。我一想,既然目前凶手还没有露面,也没有动下面的两个人,那肯定危险不到哪儿去。我再窝在狭窄的床这边显得极为傻逼。所以我一翻身就从另外一头拉着床头横梁跳了下来,管不了生疼的脚,我忍不住吼,屋里米共和胖子呢?

    胖子昨天晚上去通宵打魔兽根本没回来,但晚上睡觉之前我亲眼看见米共爬上了床,现在这么大动静咋还没有反应? 阿便一脸惊悚的对着暗处说。

    米共!醒醒!他妈的什么时候了别睡了!!   米共睡在靠里面的上铺上,我因为个子高,看得清米共床上被子拱老高,一看就有人还躺在被窝里。

    可是米共一动不动。我这时候,再看我床那边的那条胳膊,分明很瘦。 我指着断肢问shit和阿便,你们看那胳膊有没有点像米共的?

    像!确实,我们寝室也就米共.....那么瘦!阿便夜视能力极其之好,他仔细看了看就发颤的说。

    shit正要冲上去拉米共的被子,我突然拉住他,对他压低声音说,要冷静。我们仔细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在这屋子里面。阿便立马蹲下身子,仔细看了一下胖子铺位还有另外一边的空铺位,以及床下。然后也压低声音说,没有了! 床下面都塞满了箱子,也没地方藏啊。

    这时候,我内心有些崩溃,想起我可怜的米共兄弟,连未来的媳妇人都不知道在何方,连姑娘的扣子都没有解过,就这么挂了!想起都少个日日夜夜我们扯淡扯到蛋疼,魔兽玩到飞起,就这么一下子他妈的。。。黄鹤一去不复返了。。。我不由得悲从心来,想着这明天估计满国风雨的说裤子大出了马加爵第二,这日子没法交代了!

    回头想起米共慈祥的小样,我们才回过神来要去查看一下。

    说实在的,我们以前哪见过这世面。三个人扶着慢慢凑过去,慢慢才看清他整个人都是被盖在被子下面的。我们可怜的米共! 我悲痛的伸手慢慢拉下他的被子。他瘦弱的身躯就露了出来,只见他人蜷缩在床的中间,白色的T恤衫,黑色的秋裤,像个痛经的香菇那样窝在那里,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

    阿便个子不高,拉着床架子朝上瞅。米共!米共! 我cao.....

    别叫人家外号了,对人家不敬了! 叫大号啊! shit在旁边埋怨阿便。

    大号!大号! 阿便倒是马上改口了。

    说大号就叫大号吗?你傻逼了吗?我说的是叫名字!  MH啊,MH啊!  shit差点和阿便急了。

    我吼道,你们两个傻X蛋子能不能安静点?!  你们难道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

    shit和阿便当时面面相觑。我接着说,你们看,他左胳膊还在,其他地方没什么毛病。唯独右胳膊看不见,但是变态为什么只砍一只胳膊?要是砍,白色衣服岂不是会被染上全部的鲜血。 还有,我睡眠那么浅,为什么我毛声音都没有听到?

    那我们赶紧上去查看一下啊? 阿便说。

    md,你疯啦!这种情况不能动现场,留下你的指纹谁负责?我们赶紧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啊!  shit马上接着说。

    胡扯,这种情况下疑点这么多,我们先查看一下! 我支持阿便的说法。

    说着我就拉米共,他一下子从右侧躺面向里面自然的滚动身子变成了仰面朝上,还是无声无息。我依旧看不见右胳膊,衣服上也没有看见血色。

    我想着看个究竟很重要,这三个人里面就我胆子比较大。我一下子就跳上了床,看到了令我惊讶的一幕......

    (*注:原谅一下,他们寝室互相起的外号几乎没有雅的,让人无法恭维,zy同学也请原谅一下)

    “啥?” 我眼睛也瞪圆了。

    “米共的右胳膊还在他身子上!!! 那么那条胳膊是谁的?!  还有,我们这么大动静,米共为什么一动不动?”

    “是啊,好奇怪啊!米共挂了吗?” 我其实也很喜欢米共,一直觉得他是我们非常可爱的一个兄弟,表面老实内心闷骚,实则是个善良的孩子。我心头不由得一沉。

    “ 我上去抱着他的腰就摇啊,喊着 MH啊,你没事儿吧,你咋啦!” 他又顿了一会儿,把头凑近了几厘米,“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啊?老让我猜啊,直接讲啊!”

    他活了!咳嗽了两声头猛地揪了起来!像个神经病似的,把我、shit和阿便都吓了一大跳!

    但是他活着就好。问题是,那条胳膊如果不是米共的,到底是谁的?!

    我赶紧摇着米共,说,别他妈发神经了,那边还有条残肢摆在我床上,你搞什么啊?傻了吗?

    米共突然猛地就抬起头,严肃的说,啥残肢?

    就那边! 我指着我床头的胳膊对他说。

    啊? 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 米共当时声音都有点变,我们一下子稍微放缓的心又揪紧了三圈…...

    “ 哦?接着说啊!”

    “ 嗯。。。 shit当时斗起个胆子,冲过去摸了一把那个胳膊的断面。

    用锯子锯的,貌似血干了! 他吼道。

    我们几个人一下子又紧张不已,想着这么变态的事发生在身边,这大清晨的脑子都炸了啊。

    shit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跑过去一把打开寝室的门,外面走廊上的光一下子照进来,反射到地板上,屋子一下子光度提高不少。

    借着亮起来一点的光线,我再看过去,因为在上面,这次看得更仔细了些。

    那条胳膊断面来看确实像被锯开的,血色很浓。但又觉得有怪异之处,那胳膊怎么那么白? 如果血液流出来了的话那么我床单上应该都是血才对啊,为什么我所摸过的地方都是干的? 这不合常理啊?!

    阿便在下面说,你要不要去拿起来看看?

    我迟疑了一下,但是此时也就我有这个勇气了。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跨过米共和我的床头连接处,又到了我睡觉的地方。我这个时候凑近一看,这皮肤太白太光滑了,分明是个女孩子的胳膊!

    我cao,谁这么变态!在我们女生像国宝的地方残害无辜少女?我内心不知道何以形容那个画面。

    拿起来看看啊!  阿便隔得远远的叫。

    我慢慢拿起来,却一惊,女孩子的胳膊也没有这么轻的啊,再说,表面也太硬了吧!!!

    我把它朝门口一扔,想要在明亮的光线下一看究竟。结果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更奇怪的事情?!” 我有点耐不住想着知道结果了。

    那条胳膊在地面上弹了起来,然后才慢慢的滚到门口的地方。

    shit觉得可疑,马上跑过去仔细看了起来。

    他将那条胳膊又捡了起来,对着光看......

    最后,

    他猛地转过头,说,

    这条胳膊是假的!!!

    啥? 假的? 我和阿便都忍不住脱口而出。

    是的! 妈的,是那种塑料雕塑的胳膊,胳膊这个地方的血色是涂了红油漆! shit非常确定的说。

    我立马爬下床,和阿便凑过去也拿起来看。果然,shit说的是对的!谁这么缺德?半夜吓得哥几个屎尿不及的!

    shit这时候回过头说,米共呢?

    我们转头,米共已经不在床上了!

    等我们急忙靠里面一点看,原来他躺在上铺靠里面的暗处,笑得已经快憋不过气来。

    好家伙!我们三个人一下子明白过来是这家伙搞得鬼,一下子三个人都爬上他的床.......

    猩猩这个时候龇起牙咧嘴对着我笑,床头都跟谁他的笑震动不已。

    “你笑什么毛?” 我不解的看着他。

    “没什么,我就是想让你感觉到生活还是有很刺激的一面,别老窝在床上了.....” 猩猩说着,像想起什么似的,起身就朝门外走。

    “你干嘛去?”

    “ 我们昨天把米共床板怼塌了,商量好早上去借工具来修好啊!”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门口。。。

    (全文完 共六千字)

    灵致(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

    贰零壹柒年叁月十壹日

    加州·湾区

    2017-03-14
  • 【原创】 第三只手

    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和猩猩有关。

    那是很多年前,我们都还是校园里的迷茫青年。没经历什么人生大事,但总觉得生活时刻召唤我们去做点牛逼哄哄天雷滚滚的事情。猩猩就是典型的这么一个青年。

    [Note]: Another version with pics is available at:

    http://mp.weixin.qq.com/s/jng7TPmSLjxee8QUnc7DoQ (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

    猩猩那时候住在我们斜对面寝室,和米共、胖子等人狼鼠一窝沆瀣一气。从他们寝室互相起的外号而言,你就可以看出他们都是一群啥鸟。但猩猩身上除了那种骚气逼人的流氓气质,还有一点就是他是两面的。他流氓起来地痞都挡不住,但一旦深沉起来严肃到让你害怕。

    有天早上,我躺在床上思考着当时颇感迷茫的人生,无心去做任何一个颓废的大学生流行的事情,比如上网,比如游戏,比如撩妹。再说了,就当时我们学校严峻的男女比例,我等要撩,也只剩汉子可以互撩。

    这时,半掩的门咯吱一声就开了。我睡在靠门的下铺,一下子睁开半眯着的双眼。只见一个彪型大汉立在门口。由于逆光,看不清脸。就那虎背熊腰的架势加上脚上快秃噜皮的黄拖鞋,是猩猩没得跑了。他这外号也并非浪得虚名。不少人觉得论实力,猩猩那时候的发育程度,足以在路上遇到钟意的姑娘,一膀子撸起人家就往树上跑。

    他看着我半死不活的颓样,裂开嘴一笑。不知咋的,这笑颇有几分苍白与勉强。

    “寝室就你一个人?”

    “可不咋滴?一群挫人上网吧通宵还没回来呢。”

    “噢”, 他顿了一下,不由分说的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我床沿上。我只觉得床立马倾斜了三十度,要不是他那硕大的屁股挡住,我都差点连被褥带枕头快滚到地板上去了。

    他也不管,看着我又咧嘴一笑,还是苍白。然后他接着说,“也好,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看着他非常严肃的表情,我膀胱一紧,尿意上来了。“哦,我能先去上个号子再过来听你讲吗?”

    “不行,这事比较紧,说完我就要赶紧走了。”

    我说过,他严肃的样子让熊都怕。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紧张了起来,连忙抓起枕头垫起来,斜拉起半个身子,然后表情跟着也严肃起来。汹涌的尿意这时也被我大脑强行命令撤退到了膀胱后方。

    “你讲。。。”

    “嗯,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晚上。。” 他盯着我的眼睛,“不,严格来说,就发生在今天凌晨。。。”

    “哦?”

    “是这样子的。嗯。” 他咽了口唾沫。“我最近这段时间睡眠不好,经常会夜里莫名其妙醒好几次,你知道的?”

    “嗯,这你和我说过,怎么了?”

    “事情就出现在这上面……” 他看了看门外,又低下头,声音也跟着压低了一个八度,仿似不放心的稍有迟疑。“你能够不对别人讲么?”

    “当然!” 我眼神里透露出当年革命前辈保卫新中国般的坚定。

    “好…… 接着讲吧,太他妈压抑了……” 他挪动了一下硕大的屁股,接着说了起来。

    就在今天凌晨,几个小时前。我又他妈醒了,斜过头看了一下枕旁的闹钟,才两点!

    我气不打一处来!但想着要培养好睡眠习惯,在心中默默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平静,要爱这个美好的世界。

    还是睡不着,我那暴脾气的小火苗又准备嗖嗖嗖往上冒。我一想,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不然数数羊?

    问题是,一圈羊数下来,终于数清了是六十七只,还是个素数,你知道的?

    我一下子被问住了,一想尼玛讲个事情还他妈中间加个quiz,这事除了猩猩也没谁了。但看他很安静而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不往下讲,看来真要认真回答了。

    我赶紧在心中运算,六十七开根号比八大一点点,那么只需要算一下它是不是2、3、5和7的倍数不就完了么。这明眼一看就除不尽啊。

    确定了答案后,我说“当然是啊!就这破事?你发现67不是素数啦?妈的准备靠这个拿菲尔滋奖?”

    “ 当然不是!我需要先测试一下你丫还是不是清醒的,能理性对话不能啊?”

    我当时心中是万马奔腾的状态,但一想也不能辩驳他,他这也是保险起见。“好,你接着讲”,我卷了卷被子,用手撑起了头。

    “好,” 他又咽了口唾沫,接着讲。

    我数完羊,还是睡不着,内心很郁闷,又无事可做,就习惯性的用手去摸我靠边的床架子,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床架子不见了?” 我很迷惑。

    “当然不是啊!那床架子是铁的,焊在床上的,怎么可能不见?!”

    “那到底是怎么了?” 我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他眉头一皱,用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说,

    “是一只手!”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整个脸都拧巴着,好像还浸泡在当时的那种震惊中。

    “啊??” 我心快吊到了嗓子眼,身子往上一揪,“谁的手?”

    “当时黑灯瞎火的,我哪里知道?再说我睡上铺,就算一酒鬼躺地上,胳膊搭过来,也不可能啊。除非……”

    “除非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除非有人臂力惊人,可以横着吊在我床边,然后把胳膊放在我床上!”

    “cao啊,怎么可能?你后来怎么办的?” 我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还能怎么办?吓得蛋蛋都来回打颤!我的手立马收回来了……”

    “没再探个究竟?” 我恨不得掐住他脖子,把他的话都一股子挤出来。

    我先觉得很惊悚,然后躺着没动盯着灰黑的天花板。

    等过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来,一想不行,我得弄清楚到底是他妈谁。寝室一共五个人,熟人骂丫的,生人揙个痛快。

    所以我壮着胆子又伸过去手摸了几下……

    “怎么样?” 我等不及这哥们的停顿了。

    有点凉,像没有活气的样子。但又有不一样的触感,手背上血管很粗,有点隆起的感觉,胖乎乎的手,表面很软。

    再往上摸,皮肤很光滑,有点小嫩,要不是记得手掌很大,当时我还以为是女孩子的胳膊!

    我揪起身子想要接住微弱的透光看看到底是男是女,人的躯干躲在哪,你猜怎么着?

    擦,又加quiz,我不禁有些恼,“我怎么知道!”

    “那胳膊动了!!”

    “啊!” 我更加迷惑了。

    我也吓坏了!

    心想这尼玛不管是人是鬼,先擒住再说。于是我用力的抓住ta的大胳膊,使劲往里一拧……”,他看了看我满是期待的样子,赶紧接着说,“这一拧不要紧,一拧我却不自觉的叫了起来!”

    “你拧别人自己叫个毛啊?”

    是啊,我他妈也纳闷不是?!为啥我会感觉到痛?难道对方是个高人,会痛感转移?

    等我赶紧往上一摸,你猜我摸到了啥?

    “啥?”

    “我自己的腋窝!”

    “怎么可能啊!”,我迷惑不已,又揪起来一部分身子,“我们捋一捋啊。我记得你朝南睡,对吧?”

    “是啊”

    “那你床架子在你左手边,你平躺着,用左手去摸左边的床架子,怎么会摸到你的右手和腋窝?”

    “谁他妈说我平躺着了?谁说是用左手去摸了?我一向喜欢左侧卧睡,自然会用右手摸啊!”

    “鬼扯吧你就,自己的胳膊还能不知道,还他妈需要一惊一乍摸两次,还嫩得像女孩子的胳膊,咋这么不要脸呢你?”

    猩猩抓了抓头,讪讪的笑了。“我左侧卧胳膊没放开点,压迫了大胳膊的神经,都感觉麻了,也确实不知道啊。”

    我一想起他开始紧张兮兮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滚你个二犊子,就这破事你一惊一乍的!”

    他倒是很惊讶,“你以为到这里就完了?”

    “难道后面还有更多屁话?”

    “什么叫屁话?告诉你,那只是个开头,真正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呢!” 他瞪圆了眼睛,似乎怪我下结论太早。

    “哦?只是开始?” 我看着他并没有恶作剧之后的大笑,依旧是紧张的表情,一下子又收紧了松懈的情绪。“接下来怎么了?”

    “我有没有提及第二次摸和第一次摸感觉不一样?”

    我点点头,“嗯”。

    问题就出来这里!

    我当时心也松了下来,以为自己多心了。但立马意识到不同。

    第一次我摸的时候有用力握一下,虽然是冷的不假,但很僵硬,连伸开的手掌都是僵硬的。

    想到这一点,我一下子又紧张起来。这黑灯瞎火的怕整出幺蛾子。

    我赶紧平复一下紧张,用回过血来的左手往外一摸……

    “怎么?” 我也跟着紧张起来。

    果然还有一只手在那里,和第一次触摸的感觉一样,冷,而且僵硬……

    我这次仔细确认了一下感觉,确定不是自己的手。我当时就急了起来,这种僵硬的感觉太尼玛恐怖了。

    我颤颤兢兢的坐了起来,努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昏暗的夜光。寝室早就已经断电熄灯了,只有走廊的灯还亮着,透着门上的小窗缝里的光,我睁大眼睛看向寝室里头更暗的地方,安静的坐在靠墙的床那边,只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

    过了一会儿,我想知道那个只手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我看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就在那里。我已经能够看清楚它没有血色的表面暗沉的微微反光。顺着胳膊往上看,分明在大胳膊处就断在那儿,末端处还有干涸的血丝。这。。。不知道受害者是谁。。。但凶手太凶残了!!

    我当时大气不敢出。本来想要大叫,但寝室里一片死气沉沉,连胖子每晚必打的呼噜也听不见。我脑海中有一万个念头奔腾而过。种种可能的情形一下子涌到我面前,有一种可能性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

    我就想这个变态杀手是不是还活着,就蹲在这个寝室的角落盯着我。要不然,为什么要把残肢放在我床上,而且没有对我动手?

    这个时候,和我平行睡在上铺上的shit(*)翻动了一下身子。我想,看来寝室里还有人活着,而且依我看来,这帮人虽然整天吊个郎当狗离不开啃屎,但是心地都不坏,这种变态的事不像是熟人作案!

    我于是鼓起胆子气沉丹田,一声吼, 寝室里的人都他妈醒来,出大事啦!!杀人啦!!!

    我这一喊不要紧,只见shit一个哆嗦,麻溜的就跳下了床,在下面颤抖着说,哪里?哪里?你他妈不要大声喊叫!赶紧告诉大家状况。。。

    这时候下铺的阿便也朦胧中惊醒过来,手头往上一看,尼玛,他差点吓屎了。那胳膊就小半头露在床头,就悬在他头顶上方,这么近的距离,瞎子也看得见哇。

    他也跳下床,赶紧抱住shit,两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不知所措。

    我这时候也急啊,胳膊在那边搁着让我慎得慌。我一想,既然目前凶手还没有露面,也没有动下面的两个人,那肯定危险不到哪儿去。我再窝在狭窄的床这边显得极为傻逼。所以我一翻身就从另外一头拉着床头横梁跳了下来,管不了生疼的脚,我忍不住吼,屋里米共和胖子呢?

    胖子昨天晚上去通宵打魔兽根本没回来,但晚上睡觉之前我亲眼看见米共爬上了床,现在这么大动静咋还没有反应? 阿便一脸惊悚的对着暗处说。

    米共!醒醒!他妈的什么时候了别睡了!!   米共睡在靠里面的上铺上,我因为个子高,看得清米共床上被子拱老高,一看就有人还躺在被窝里。

    可是米共一动不动。我这时候,再看我床那边的那条胳膊,分明很瘦。 我指着断肢问shit和阿便,你们看那胳膊有没有点像米共的?

    像!确实,我们寝室也就米共.....那么瘦!阿便夜视能力极其之好,他仔细看了看就发颤的说。

    shit正要冲上去拉米共的被子,我突然拉住他,对他压低声音说,要冷静。我们仔细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在这屋子里面。阿便立马蹲下身子,仔细看了一下胖子铺位还有另外一边的空铺位,以及床下。然后也压低声音说,没有了! 床下面都塞满了箱子,也没地方藏啊。

    这时候,我内心有些崩溃,想起我可怜的米共兄弟,连未来的媳妇人都不知道在何方,连姑娘的扣子都没有解过,就这么挂了!想起都少个日日夜夜我们扯淡扯到蛋疼,魔兽玩到飞起,就这么一下子他妈的。。。黄鹤一去不复返了。。。我不由得悲从心来,想着这明天估计满国风雨的说裤子大出了马加爵第二,这日子没法交代了!

    回头想起米共慈祥的小样,我们才回过神来要去查看一下。

    说实在的,我们以前哪见过这世面。三个人扶着慢慢凑过去,慢慢才看清他整个人都是被盖在被子下面的。我们可怜的米共! 我悲痛的伸手慢慢拉下他的被子。他瘦弱的身躯就露了出来,只见他人蜷缩在床的中间,白色的T恤衫,黑色的秋裤,像个痛经的香菇那样窝在那里,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

    阿便个子不高,拉着床架子朝上瞅。米共!米共! 我cao.....

    别叫人家外号了,对人家不敬了! 叫大号啊! shit在旁边埋怨阿便。

    大号!大号! 阿便倒是马上改口了。

    说大号就叫大号吗?你傻逼了吗?我说的是叫名字!  MH啊,MH啊!  shit差点和阿便急了。

    我吼道,你们两个傻X蛋子能不能安静点?!  你们难道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

    shit和阿便当时面面相觑。我接着说,你们看,他左胳膊还在,其他地方没什么毛病。唯独右胳膊看不见,但是变态为什么只砍一只胳膊?要是砍,白色衣服岂不是会被染上全部的鲜血。 还有,我睡眠那么浅,为什么我毛声音都没有听到?

    那我们赶紧上去查看一下啊? 阿便说。

    md,你疯啦!这种情况不能动现场,留下你的指纹谁负责?我们赶紧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啊!  shit马上接着说。

    胡扯,这种情况下疑点这么多,我们先查看一下! 我支持阿便的说法。

    说着我就拉米共,他一下子从右侧躺面向里面自然的滚动身子变成了仰面朝上,还是无声无息。我依旧看不见右胳膊,衣服上也没有看见血色。

    我想着看个究竟很重要,这三个人里面就我胆子比较大。我一下子就跳上了床,看到了令我惊讶的一幕......

    (*注:原谅一下,他们寝室互相起的外号几乎没有雅的,让人无法恭维,zy同学也请原谅一下)

    “啥?” 我眼睛也瞪圆了。

    “米共的右胳膊还在他身子上!!! 那么那条胳膊是谁的?!  还有,我们这么大动静,米共为什么一动不动?”

    “是啊,好奇怪啊!米共挂了吗?” 我其实也很喜欢米共,一直觉得他是我们非常可爱的一个兄弟,表面老实内心闷骚,实则是个善良的孩子。我心头不由得一沉。

    “ 我上去抱着他的腰就摇啊,喊着 MH啊,你没事儿吧,你咋啦!” 他又顿了一会儿,把头凑近了几厘米,“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啊?老让我猜啊,直接讲啊!”

    他活了!咳嗽了两声头猛地揪了起来!像个神经病似的,把我、shit和阿便都吓了一大跳!

    但是他活着就好。问题是,那条胳膊如果不是米共的,到底是谁的?!

    我赶紧摇着米共,说,别他妈发神经了,那边还有条残肢摆在我床上,你搞什么啊?傻了吗?

    米共突然猛地就抬起头,严肃的说,啥残肢?

    就那边! 我指着我床头的胳膊对他说。

    啊? 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 米共当时声音都有点变,我们一下子稍微放缓的心又揪紧了三圈…...

    “ 哦?接着说啊!”

    “ 嗯。。。 shit当时斗起个胆子,冲过去摸了一把那个胳膊的断面。

    用锯子锯的,貌似血干了! 他吼道。

    我们几个人一下子又紧张不已,想着这么变态的事发生在身边,这大清晨的脑子都炸了啊。

    shit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跑过去一把打开寝室的门,外面走廊上的光一下子照进来,反射到地板上,屋子一下子光度提高不少。

    借着亮起来一点的光线,我再看过去,因为在上面,这次看得更仔细了些。

    那条胳膊断面来看确实像被锯开的,血色很浓。但又觉得有怪异之处,那胳膊怎么那么白? 如果血液流出来了的话那么我床单上应该都是血才对啊,为什么我所摸过的地方都是干的? 这不合常理啊?!

    阿便在下面说,你要不要去拿起来看看?

    我迟疑了一下,但是此时也就我有这个勇气了。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跨过米共和我的床头连接处,又到了我睡觉的地方。我这个时候凑近一看,这皮肤太白太光滑了,分明是个女孩子的胳膊!

    我cao,谁这么变态!在我们女生像国宝的地方残害无辜少女?我内心不知道何以形容那个画面。

    拿起来看看啊!  阿便隔得远远的叫。

    我慢慢拿起来,却一惊,女孩子的胳膊也没有这么轻的啊,再说,表面也太硬了吧!!!

    我把它朝门口一扔,想要在明亮的光线下一看究竟。结果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更奇怪的事情?!” 我有点耐不住想着知道结果了。

    那条胳膊在地面上弹了起来,然后才慢慢的滚到门口的地方。

    shit觉得可疑,马上跑过去仔细看了起来。

    他将那条胳膊又捡了起来,对着光看......

    最后,

    他猛地转过头,说,

    这条胳膊是假的!!!

    啥? 假的? 我和阿便都忍不住脱口而出。

    是的! 妈的,是那种塑料雕塑的胳膊,胳膊这个地方的血色是涂了红油漆! shit非常确定的说。

    我立马爬下床,和阿便凑过去也拿起来看。果然,shit说的是对的!谁这么缺德?半夜吓得哥几个屎尿不及的!

    shit这时候回过头说,米共呢?

    我们转头,米共已经不在床上了!

    等我们急忙靠里面一点看,原来他躺在上铺靠里面的暗处,笑得已经快憋不过气来。

    好家伙!我们三个人一下子明白过来是这家伙搞得鬼,一下子三个人都爬上他的床.......

    猩猩这个时候龇起牙咧嘴对着我笑,床头都跟谁他的笑震动不已。

    “你笑什么毛?” 我不解的看着他。

    “没什么,我就是想让你感觉到生活还是有很刺激的一面,别老窝在床上了.....” 猩猩说着,像想起什么似的,起身就朝门外走。

    “你干嘛去?”

    “ 我们昨天把米共床板怼塌了,商量好早上去借工具来修好啊!”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门口。。。

    (全文完 共六千字)

    灵致(微信公众号:data_wisdom)

    贰零壹柒年叁月十壹日

    加州·湾区

    2017-03-14
  • 【原创】 旧岁新年交接处,冬树秋叶随风去

    犹记多年以前,总有一习惯,要么一年最后一天,要么一年第一天,总会写点啥总结和新年愿望之类。

    虽然不记得那时候有多少新年愿望得到实现,又有多少旧岁夙愿尘封梦场,有那么一种冲动激荡着对新年的期待和对过往的怀恋。

    而如今,早已不记得多少年没有写过类似的东西,难道是遗忘了对生活的热情么?

    [NOTE] Another version with pics is available at: http://mp.weixin.qq.com/s/zX4aVFmYojP4zROg8Tj_lA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data_wisdom.

    其实也不是,我年轻的时候,热情而又冲动,直率而又莽撞,总是不忌惮在别人面前袒露心声。所以写起来也大胆直接,什么心中的话都敢往公众面前垒,也不怕实现不了会被笑话。而年事渐长之后,学会了在人前含蓄内敛,哪怕有时候有悖于自己热情的天性,但人总难免屈从于社会的范式和期望,希望体现一种所谓的成熟与稳重,所以渐渐的哥们儿见面就是吹牛皮、侃大山,连问对方最近过得怎么样也有了一种恐被认为做作的心理负担。

    今天本来没时间和心情写点什么,可是和hf和jt一家聚完餐在高速上往回飞奔的时候,思绪飞扬,感觉时光飞逝却种种记忆有模糊之迹,何不写点闲碎之语以便日后矫正记忆的缺漏?

    说起这过去的2016年,也似乎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可在我的生命中,还是有些许时刻让我有种时代变迁的感觉。

    比如,虽然我感觉这一年过得飞快,却从没有像从前那样想要重回以前的美好时光。为啥?因为有了小听的出现,让我觉得现在的时光是我永远不想失去的。我怕时光重流会让我误入其他路口,以至于在另外一个平行的世界里失去了与这位天使一般的生命头碰头脸贴脸的机会。多少次我踏上夜色渐黑的列车,想着回家就能见到他的微笑,不禁让我心花荡漾。这简直比当年去见让自己心花怒放的姑娘还更要期待万分。而他的一喜一怒似乎都在我心弦里演奏着一首时起时伏的乐章,激荡着我内心澎湃的浪花。如果要感谢上天,我最感谢这一点。

    而于平静之中我并没有对外显露出难过的是好友小朱的回国。他在湾区混迹多年,从我第一次踏足美利坚,就是他第一个赶到,请我上了一顿馆子。此后多年,我们一直就这么君子之交淡如水、兄弟之情不言表的一起浪。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唯一一个觉察到,并默默支持我的哥们。我那时候牙硬,对谁都没提自己面临的困境,可是他几乎没有给我任何心理负担,用自己辛苦省下来的积蓄帮我渡过了难关。当然,他也帮过不少其他人,但是对我而言,这意味着很多。

    他这些年也颇为不易,很少出来社交,却很神奇的牵头集合了我们一个小团体。那时候说出来搓饭,我们几个人总是找个饭馆,吃完之后去奶茶店聊得摧枯拉朽。去K歌也是脸皮厚到不管好坏互相先吹捧一番。个个以为自己不算张学友好歹也算个刘德华的水平,或者即使王菲之后也排在莫艳琳之前的错觉。可倒好的是,他默默的就决定回国了。我知道他有此夙愿多年,挺支持,却不舍。如今我想起来之前有些时候自己嘚瑟,偶尔让他难堪,如今倍感后悔。

    此后,我写过一篇关于他的文章。写好以后并没打算发出来。因为写完那个晚上听着《伤心的歌》,然后回读文章让我有点鼻子发酸。想来如果不懂我们之间那种情谊的人,会觉得我写的算恶心透了。就算给他看了,我也觉得怪尴尬。我从别的角度想想也如此,也便留在了某个角落。

    自从小朱走了以后,我有好长时间不想出来social,觉得缺乏动力。直到有几次老同学来湾区相聚,我们这边一大帮子同学开始频繁聚会,于是形成了一个新的团体。慢慢发展之下,特别在lc和ss的带动下,大家越来越热闹,这才填补了我内心好大一个缺。

    暑假之期,dx从LA过来实习。其实以前我们并不熟,生活并没有交集,除了他是我一个老同学lh的老公这层关系。可是有的人就是很有意思,你见第一面就觉得这个人值得你信任,每次和他聊天都聊得来。他也想毕业之后来湾区,自然未来会加入了我们湾区大家庭。当他们一切都定下来的时候,我很开心。

    现在想想,为啥我们这么在意这些人际脉络的点点滴滴?其实我们就算有再牛逼的title、再多的钱财,都不过是浪迹江湖的游子。虽然在这异国他乡落了脚,但是如果没有集体和归属感,依旧是没有根的树。所幸的是还有这帮子朋友,让我们还是长出了些许的根。聚会的时候看到一群群的孩子在满地撒欢,感觉我们像极了多少年前自己眼中的父母们,整天聚在一起扯些没有营养的淡,却乐此不疲意犹未尽。可是如今我的眼里,这帮小兔崽子们实在太幸福了,有我们这帮子“自我感觉良好”的父母,吃喝不愁拉屎无忧,要是我小时候有这命,还不得高兴得尾巴翘到云端上去。

    还好,工作之余,我还有生活的热情,陪陪家人,学些新东西,有心情时跑跑小步,读点有意思的书,再有时间写点不着边际的文字,过得也算自在。

    这2016年,我没许下什么愿,也自然好像一点失望都没有。那这2017年,我也懒得去许啥resolution,就随着生活去浪吧,有点儿自己的风格就行。

    得亏在座读到此处的各位,容得下我的絮叨。希望你们新的一年里拥抱你们新的希望,有喜有乐,也不枉我们不曾放弃起伏游走的2016!

    2017-01-01
  • 【原创】 旧岁新年交接处,冬树秋叶随风去

    犹记多年以前,总有一习惯,要么一年最后一天,要么一年第一天,总会写点啥总结和新年愿望之类。

    虽然不记得那时候有多少新年愿望得到实现,又有多少旧岁夙愿尘封梦场,有那么一种冲动激荡着对新年的期待和对过往的怀恋。

    而如今,早已不记得多少年没有写过类似的东西,难道是遗忘了对生活的热情么?

    [NOTE] Another version with pics is available at: http://mp.weixin.qq.com/s/zX4aVFmYojP4zROg8Tj_lA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data_wisdom.

    其实也不是,我年轻的时候,热情而又冲动,直率而又莽撞,总是不忌惮在别人面前袒露心声。所以写起来也大胆直接,什么心中的话都敢往公众面前垒,也不怕实现不了会被笑话。而年事渐长之后,学会了在人前含蓄内敛,哪怕有时候有悖于自己热情的天性,但人总难免屈从于社会的范式和期望,希望体现一种所谓的成熟与稳重,所以渐渐的哥们儿见面就是吹牛皮、侃大山,连问对方最近过得怎么样也有了一种恐被认为做作的心理负担。

    今天本来没时间和心情写点什么,可是和hf和jt一家聚完餐在高速上往回飞奔的时候,思绪飞扬,感觉时光飞逝却种种记忆有模糊之迹,何不写点闲碎之语以便日后矫正记忆的缺漏?

    说起这过去的2016年,也似乎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可在我的生命中,还是有些许时刻让我有种时代变迁的感觉。

    比如,虽然我感觉这一年过得飞快,却从没有像从前那样想要重回以前的美好时光。为啥?因为有了小听的出现,让我觉得现在的时光是我永远不想失去的。我怕时光重流会让我误入其他路口,以至于在另外一个平行的世界里失去了与这位天使一般的生命头碰头脸贴脸的机会。多少次我踏上夜色渐黑的列车,想着回家就能见到他的微笑,不禁让我心花荡漾。这简直比当年去见让自己心花怒放的姑娘还更要期待万分。而他的一喜一怒似乎都在我心弦里演奏着一首时起时伏的乐章,激荡着我内心澎湃的浪花。如果要感谢上天,我最感谢这一点。

    而于平静之中我并没有对外显露出难过的是好友小朱的回国。他在湾区混迹多年,从我第一次踏足美利坚,就是他第一个赶到,请我上了一顿馆子。此后多年,我们一直就这么君子之交淡如水、兄弟之情不言表的一起浪。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唯一一个觉察到,并默默支持我的哥们。我那时候牙硬,对谁都没提自己面临的困境,可是他几乎没有给我任何心理负担,用自己辛苦省下来的积蓄帮我渡过了难关。当然,他也帮过不少其他人,但是对我而言,这意味着很多。

    他这些年也颇为不易,很少出来社交,却很神奇的牵头集合了我们一个小团体。那时候说出来搓饭,我们几个人总是找个饭馆,吃完之后去奶茶店聊得摧枯拉朽。去K歌也是脸皮厚到不管好坏互相先吹捧一番。个个以为自己不算张学友好歹也算个刘德华的水平,或者即使王菲之后也排在莫艳琳之前的错觉。可倒好的是,他默默的就决定回国了。我知道他有此夙愿多年,挺支持,却不舍。如今我想起来之前有些时候自己嘚瑟,偶尔让他难堪,如今倍感后悔。

    此后,我写过一篇关于他的文章。写好以后并没打算发出来。因为写完那个晚上听着《伤心的歌》,然后回读文章让我有点鼻子发酸。想来如果不懂我们之间那种情谊的人,会觉得我写的算恶心透了。就算给他看了,我也觉得怪尴尬。我从别的角度想想也如此,也便留在了某个角落。

    自从小朱走了以后,我有好长时间不想出来social,觉得缺乏动力。直到有几次老同学来湾区相聚,我们这边一大帮子同学开始频繁聚会,于是形成了一个新的团体。慢慢发展之下,特别在lc和ss的带动下,大家越来越热闹,这才填补了我内心好大一个缺。

    暑假之期,dx从LA过来实习。其实以前我们并不熟,生活并没有交集,除了他是我一个老同学lh的老公这层关系。可是有的人就是很有意思,你见第一面就觉得这个人值得你信任,每次和他聊天都聊得来。他也想毕业之后来湾区,自然未来会加入了我们湾区大家庭。当他们一切都定下来的时候,我很开心。

    现在想想,为啥我们这么在意这些人际脉络的点点滴滴?其实我们就算有再牛逼的title、再多的钱财,都不过是浪迹江湖的游子。虽然在这异国他乡落了脚,但是如果没有集体和归属感,依旧是没有根的树。所幸的是还有这帮子朋友,让我们还是长出了些许的根。聚会的时候看到一群群的孩子在满地撒欢,感觉我们像极了多少年前自己眼中的父母们,整天聚在一起扯些没有营养的淡,却乐此不疲意犹未尽。可是如今我的眼里,这帮小兔崽子们实在太幸福了,有我们这帮子“自我感觉良好”的父母,吃喝不愁拉屎无忧,要是我小时候有这命,还不得高兴得尾巴翘到云端上去。

    还好,工作之余,我还有生活的热情,陪陪家人,学些新东西,有心情时跑跑小步,读点有意思的书,再有时间写点不着边际的文字,过得也算自在。

    这2016年,我没许下什么愿,也自然好像一点失望都没有。那这2017年,我也懒得去许啥resolution,就随着生活去浪吧,有点儿自己的风格就行。

    得亏在座读到此处的各位,容得下我的絮叨。希望你们新的一年里拥抱你们新的希望,有喜有乐,也不枉我们不曾放弃起伏游走的2016!

    2017-01-01
  • 【原创】 旧岁新年交接处,冬树秋叶随风去

    犹记多年以前,总有一习惯,要么一年最后一天,要么一年第一天,总会写点啥总结和新年愿望之类。

    虽然不记得那时候有多少新年愿望得到实现,又有多少旧岁夙愿尘封梦场,有那么一种冲动激荡着对新年的期待和对过往的怀恋。

    而如今,早已不记得多少年没有写过类似的东西,难道是遗忘了对生活的热情么?

    [NOTE] Another version with pics is available at: http://mp.weixin.qq.com/s/zX4aVFmYojP4zROg8Tj_lA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data_wisdom.

    其实也不是,我年轻的时候,热情而又冲动,直率而又莽撞,总是不忌惮在别人面前袒露心声。所以写起来也大胆直接,什么心中的话都敢往公众面前垒,也不怕实现不了会被笑话。而年事渐长之后,学会了在人前含蓄内敛,哪怕有时候有悖于自己热情的天性,但人总难免屈从于社会的范式和期望,希望体现一种所谓的成熟与稳重,所以渐渐的哥们儿见面就是吹牛皮、侃大山,连问对方最近过得怎么样也有了一种恐被认为做作的心理负担。

    今天本来没时间和心情写点什么,可是和hf和jt一家聚完餐在高速上往回飞奔的时候,思绪飞扬,感觉时光飞逝却种种记忆有模糊之迹,何不写点闲碎之语以便日后矫正记忆的缺漏?

    说起这过去的2016年,也似乎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可在我的生命中,还是有些许时刻让我有种时代变迁的感觉。

    比如,虽然我感觉这一年过得飞快,却从没有像从前那样想要重回以前的美好时光。为啥?因为有了小听的出现,让我觉得现在的时光是我永远不想失去的。我怕时光重流会让我误入其他路口,以至于在另外一个平行的世界里失去了与这位天使一般的生命头碰头脸贴脸的机会。多少次我踏上夜色渐黑的列车,想着回家就能见到他的微笑,不禁让我心花荡漾。这简直比当年去见让自己心花怒放的姑娘还更要期待万分。而他的一喜一怒似乎都在我心弦里演奏着一首时起时伏的乐章,激荡着我内心澎湃的浪花。如果要感谢上天,我最感谢这一点。

    而于平静之中我并没有对外显露出难过的是好友小朱的回国。他在湾区混迹多年,从我第一次踏足美利坚,就是他第一个赶到,请我上了一顿馆子。此后多年,我们一直就这么君子之交淡如水、兄弟之情不言表的一起浪。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唯一一个觉察到,并默默支持我的哥们。我那时候牙硬,对谁都没提自己面临的困境,可是他几乎没有给我任何心理负担,用自己辛苦省下来的积蓄帮我渡过了难关。当然,他也帮过不少其他人,但是对我而言,这意味着很多。

    他这些年也颇为不易,很少出来社交,却很神奇的牵头集合了我们一个小团体。那时候说出来搓饭,我们几个人总是找个饭馆,吃完之后去奶茶店聊得摧枯拉朽。去K歌也是脸皮厚到不管好坏互相先吹捧一番。个个以为自己不算张学友好歹也算个刘德华的水平,或者即使王菲之后也排在莫艳琳之前的错觉。可倒好的是,他默默的就决定回国了。我知道他有此夙愿多年,挺支持,却不舍。如今我想起来之前有些时候自己嘚瑟,偶尔让他难堪,如今倍感后悔。

    此后,我写过一篇关于他的文章。写好以后并没打算发出来。因为写完那个晚上听着《伤心的歌》,然后回读文章让我有点鼻子发酸。想来如果不懂我们之间那种情谊的人,会觉得我写的算恶心透了。就算给他看了,我也觉得怪尴尬。我从别的角度想想也如此,也便留在了某个角落。

    自从小朱走了以后,我有好长时间不想出来social,觉得缺乏动力。直到有几次老同学来湾区相聚,我们这边一大帮子同学开始频繁聚会,于是形成了一个新的团体。慢慢发展之下,特别在lc和ss的带动下,大家越来越热闹,这才填补了我内心好大一个缺。

    暑假之期,dx从LA过来实习。其实以前我们并不熟,生活并没有交集,除了他是我一个老同学lh的老公这层关系。可是有的人就是很有意思,你见第一面就觉得这个人值得你信任,每次和他聊天都聊得来。他也想毕业之后来湾区,自然未来会加入了我们湾区大家庭。当他们一切都定下来的时候,我很开心。

    现在想想,为啥我们这么在意这些人际脉络的点点滴滴?其实我们就算有再牛逼的title、再多的钱财,都不过是浪迹江湖的游子。虽然在这异国他乡落了脚,但是如果没有集体和归属感,依旧是没有根的树。所幸的是还有这帮子朋友,让我们还是长出了些许的根。聚会的时候看到一群群的孩子在满地撒欢,感觉我们像极了多少年前自己眼中的父母们,整天聚在一起扯些没有营养的淡,却乐此不疲意犹未尽。可是如今我的眼里,这帮小兔崽子们实在太幸福了,有我们这帮子“自我感觉良好”的父母,吃喝不愁拉屎无忧,要是我小时候有这命,还不得高兴得尾巴翘到云端上去。

    还好,工作之余,我还有生活的热情,陪陪家人,学些新东西,有心情时跑跑小步,读点有意思的书,再有时间写点不着边际的文字,过得也算自在。

    这2016年,我没许下什么愿,也自然好像一点失望都没有。那这2017年,我也懒得去许啥resolution,就随着生活去浪吧,有点儿自己的风格就行。

    得亏在座读到此处的各位,容得下我的絮叨。希望你们新的一年里拥抱你们新的希望,有喜有乐,也不枉我们不曾放弃起伏游走的2016!

    2017-01-01
  • 【原创】 旧岁新年交接处,冬树秋叶随风去

    犹记多年以前,总有一习惯,要么一年最后一天,要么一年第一天,总会写点啥总结和新年愿望之类。

    虽然不记得那时候有多少新年愿望得到实现,又有多少旧岁夙愿尘封梦场,有那么一种冲动激荡着对新年的期待和对过往的怀恋。

    而如今,早已不记得多少年没有写过类似的东西,难道是遗忘了对生活的热情么?

    [NOTE] Another version with pics is available at: http://mp.weixin.qq.com/s/zX4aVFmYojP4zROg8Tj_lA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data_wisdom.

    其实也不是,我年轻的时候,热情而又冲动,直率而又莽撞,总是不忌惮在别人面前袒露心声。所以写起来也大胆直接,什么心中的话都敢往公众面前垒,也不怕实现不了会被笑话。而年事渐长之后,学会了在人前含蓄内敛,哪怕有时候有悖于自己热情的天性,但人总难免屈从于社会的范式和期望,希望体现一种所谓的成熟与稳重,所以渐渐的哥们儿见面就是吹牛皮、侃大山,连问对方最近过得怎么样也有了一种恐被认为做作的心理负担。

    今天本来没时间和心情写点什么,可是和hf和jt一家聚完餐在高速上往回飞奔的时候,思绪飞扬,感觉时光飞逝却种种记忆有模糊之迹,何不写点闲碎之语以便日后矫正记忆的缺漏?

    说起这过去的2016年,也似乎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可在我的生命中,还是有些许时刻让我有种时代变迁的感觉。

    比如,虽然我感觉这一年过得飞快,却从没有像从前那样想要重回以前的美好时光。为啥?因为有了小听的出现,让我觉得现在的时光是我永远不想失去的。我怕时光重流会让我误入其他路口,以至于在另外一个平行的世界里失去了与这位天使一般的生命头碰头脸贴脸的机会。多少次我踏上夜色渐黑的列车,想着回家就能见到他的微笑,不禁让我心花荡漾。这简直比当年去见让自己心花怒放的姑娘还更要期待万分。而他的一喜一怒似乎都在我心弦里演奏着一首时起时伏的乐章,激荡着我内心澎湃的浪花。如果要感谢上天,我最感谢这一点。

    而于平静之中我并没有对外显露出难过的是好友小朱的回国。他在湾区混迹多年,从我第一次踏足美利坚,就是他第一个赶到,请我上了一顿馆子。此后多年,我们一直就这么君子之交淡如水、兄弟之情不言表的一起浪。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唯一一个觉察到,并默默支持我的哥们。我那时候牙硬,对谁都没提自己面临的困境,可是他几乎没有给我任何心理负担,用自己辛苦省下来的积蓄帮我渡过了难关。当然,他也帮过不少其他人,但是对我而言,这意味着很多。

    他这些年也颇为不易,很少出来社交,却很神奇的牵头集合了我们一个小团体。那时候说出来搓饭,我们几个人总是找个饭馆,吃完之后去奶茶店聊得摧枯拉朽。去K歌也是脸皮厚到不管好坏互相先吹捧一番。个个以为自己不算张学友好歹也算个刘德华的水平,或者即使王菲之后也排在莫艳琳之前的错觉。可倒好的是,他默默的就决定回国了。我知道他有此夙愿多年,挺支持,却不舍。如今我想起来之前有些时候自己嘚瑟,偶尔让他难堪,如今倍感后悔。

    此后,我写过一篇关于他的文章。写好以后并没打算发出来。因为写完那个晚上听着《伤心的歌》,然后回读文章让我有点鼻子发酸。想来如果不懂我们之间那种情谊的人,会觉得我写的算恶心透了。就算给他看了,我也觉得怪尴尬。我从别的角度想想也如此,也便留在了某个角落。

    自从小朱走了以后,我有好长时间不想出来social,觉得缺乏动力。直到有几次老同学来湾区相聚,我们这边一大帮子同学开始频繁聚会,于是形成了一个新的团体。慢慢发展之下,特别在lc和ss的带动下,大家越来越热闹,这才填补了我内心好大一个缺。

    暑假之期,dx从LA过来实习。其实以前我们并不熟,生活并没有交集,除了他是我一个老同学lh的老公这层关系。可是有的人就是很有意思,你见第一面就觉得这个人值得你信任,每次和他聊天都聊得来。他也想毕业之后来湾区,自然未来会加入了我们湾区大家庭。当他们一切都定下来的时候,我很开心。

    现在想想,为啥我们这么在意这些人际脉络的点点滴滴?其实我们就算有再牛逼的title、再多的钱财,都不过是浪迹江湖的游子。虽然在这异国他乡落了脚,但是如果没有集体和归属感,依旧是没有根的树。所幸的是还有这帮子朋友,让我们还是长出了些许的根。聚会的时候看到一群群的孩子在满地撒欢,感觉我们像极了多少年前自己眼中的父母们,整天聚在一起扯些没有营养的淡,却乐此不疲意犹未尽。可是如今我的眼里,这帮小兔崽子们实在太幸福了,有我们这帮子“自我感觉良好”的父母,吃喝不愁拉屎无忧,要是我小时候有这命,还不得高兴得尾巴翘到云端上去。

    还好,工作之余,我还有生活的热情,陪陪家人,学些新东西,有心情时跑跑小步,读点有意思的书,再有时间写点不着边际的文字,过得也算自在。

    这2016年,我没许下什么愿,也自然好像一点失望都没有。那这2017年,我也懒得去许啥resolution,就随着生活去浪吧,有点儿自己的风格就行。

    得亏在座读到此处的各位,容得下我的絮叨。希望你们新的一年里拥抱你们新的希望,有喜有乐,也不枉我们不曾放弃起伏游走的2016!

    2017-01-01
  • Re: 数据科学之江湖兵器谱

    谢谢鼓励!

    新年快乐

    【 在 yhchen 的大作中提到: 】

    : 表述的很客观,对这门科学的了解比较深刻透彻

    : 学习了,期待你后面的大作!

    2017-01-01
  • Re: 【原创】每一次理发,都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

    自己给自己理,

    这个太牛了

    【 在 haijun121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舍友去美国留学,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一把剪刀,告诉我自己在美国要自己剪头发,不然太贵剪不起,他的活得有多好才能自己对着镜子剪好

    2016-11-10
  • Re: 【原创】每一次理发,都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

    嗯,好的

    【 在 movie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 写的妙 多写啊

    2016-11-10
  • Re: 【原创】每一次理发,都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

    谢谢  :)

    【 在 xjhhei 的大作中提到: 】

    : 只记得每次俯下身去清扫地上的头发,总觉得这曾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甚至含有我的DNA,就这么飘零一地,如同年华树上的落叶。

    : 写得真好!

    2016-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