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现在的形势,闯王连任机会有多大

    目前看起来机会变小了,估计够呛了。

    不过,还是希望他能连任,建国同志太不容易了。

    【 在 Ttrump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的形势,闯王连任机会有多大

    星期一
  • Re: 大家来评下这篇《Optica》的开源文章是否真的牛?

    您客气了。

    这只是我的看法,我的要求比较低。

    【 在 abaq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谢解惑!

    星期日
  • Re: 浙大最开始那几个“念其初犯”的老师会不会被追责处分?

    狗命贵,这么说吧,如果你在学校里拿棒子打死了一头入侵学校的野猪,被拍下来发到微博上,那简直是齐天大圣在世。要是你在学校里打死了一只入侵的流浪狗,那职位可能就不保了。

    【 在 menhuluntan 的大作中提到: 】

    : 狗命比熊命贵?

    星期日
  • Re: 浙大最开始那几个“念其初犯”的老师会不会被追责处分?

    其实猥亵严重。

    硫酸泼熊没那么严重,不过,硫酸泼狗可比猥亵严重多了。

    【 在 menhuluntan 的大作中提到: 】

    : 猥亵和硫酸泼熊哪个严重?那个也是留校察看吧

    星期日
  • Re: 大家来评下这篇《Optica》的开源文章是否真的牛?

    optica这个杂志是目前美国光学学会推出的主打开源期刊,定位是要高于OE的,至于开源的费用,这几乎不是什么问题,相对于工作本身来讲。

    这个文章倒是比较有趣,如果这个方法能够一直发展下去,证明确实很好很实用的话,我感觉确实比较重要。

    作者多这个问题,客观上来讲,需要考虑这个工作是否确实有这么多人参与,有些工作一个人就行,有些就不行了,所以现在很多杂志要求标出作者的具体贡献,那样看得更清楚一些。

    至于工作是否是国内做的,这个问题可能应该这么问:同济单位的作者的贡献是在国内做的还是国外做的?现在必然有部分工作是国外做的,不然不会有国外作者。不过这么问也有点问题,因为不管这个人在哪里,如果是同济派出的职务行为,那么确实应该有同济的知识产权。

    基金这个问题,只能具体看吧,每个基金的内容是否和文章内容有相关性,有就没啥可说的了。

    【 在 abaq 的大作中提到: 】

    https://news.tongji.edu.cn/info/1003/74535.htm

    : 某校猛推一篇论文。说牛的不得了。已上传到附件。

    : 作为不同专业的人,有几个疑问,想探讨下。

    : ...................

    星期日
  • Re: 怎样才能听懂美国本土人的英语,例如奥巴马访谈

    奥巴马的英语挺好懂的,毕竟教育程度很高。

    以前遇到过一个情况,本地人说土话,需要另一个人翻译成我这个外国人能听得懂的英语。

    【 在 chinatongue 的大作中提到: 】

    : 即使单词都认识对着文字都听不出来

    星期日
  • Re: 玥波《雍正剑侠图》杂谈一

    您先写着,原创真好。

    【 在 leizidp 的大作中提到: 】

    : 多谢您更正:+1|type_3:修改后忘存了……没白费劲,有知音认真看[抱拳]

    : 先赞一个!

    : 不过,先指出个小问题,19世纪20年代,大约为1820年吧。

    : ...................

    星期日
  • Re: 玥波《雍正剑侠图》杂谈二(观玥听波&雷子调瓢)

    【 在 leizidp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次谈了常杰淼先生在《雍正剑侠图》开篇,开宗明义的点出了作书目的和要义。《新天津报》薛锟、张志静、何承惠及郭远川等诸文士在序中也对是书之精神与对国民之启迪性大书特书。如薛锟言“其表白侠客之雍容大度,精神不狂之处,颇能使一般青年好武术者有以为戒”;张志静言“苟有人以生花之笔,择其武而侠,奇而正者,书以传之,必能廉顽立懦,化弱警惰,洗净我国民萎靡退缩之劣根性……”;何承惠言“此书一出,或可移风易俗,一洗从前萎靡之习”,誉不绝口。

    : 1992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整理再版时,以“夸而有节,饰而不诬”、“内容丰厚,思想朴实”及“叙事写人,委曲细致”对是书的表达手法进行了归纳褒奖;同时,也不讳言其“观念陈腐”、“结构松散”等弊病。

    : ...................

    08月01日
  • Re: 玥波《雍正剑侠图》杂谈一

    先赞一个!

    不过,先指出个小问题,19世纪20年代,大约为1820年吧。

    玥波的《雍正剑侠图》到今年已正式迈入第11个年头了。由书馆现场电台采集录音在北京文艺广播《开心茶馆》节目中播放,再到网络新媒体喜马拉雅上架,这部作品的传播范围越来越广,受众越来越多。我粗略统计了一下,喜马拉雅累计播放量已超过8000万次。对于一门与时代快节奏脱节的传统艺术、对于一个踏实作艺不事喧嚣的老派艺人、对于一部未经过大肆商业运作宣传的作品来说,这个成绩实在是难能可贵了。更值得称道的是,在“快餐文化”利用感官刺激博眼球,占据大多流量的当下,它能以涓涓细流“润物无声”坚守艺术品位,终究换来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这些年不只坚持每周日在东城书馆听玥波的《雍正剑侠图》,闲暇时还会屡屡回顾先前的书,每听一次对玥波这部作品都有新的认识,新的感触。除每周日记录书馆的流水账、微评和照片外,总想写些什么东西做个纪念,一直不得动笔。原因有二:一则思绪万千却不成体系,不知从何而起至何而终,恐言不尽意;二则以评书一门艺术论,泰斗群星璀璨,得闻前辈佳音者亦多,每以传统规矩论之,恐谬言贻笑于方家。后来想起黄裳先生1946年被《文汇报》副刊《浮世绘》约稿写《旧戏新谈》前的心境,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扬长避短少谈“老规矩”,将其单纯看作一种大众表演艺术,从“艺术是否打动人”的普适角度去观察和评价,也算提供一种赏析传统艺术的外行新视角。再加之友人@观玥听波的启诲,决定以短篇的形式记录,笔随意转,有“书”则长,不勉为其难。 今天想谈的头一个问题就是,我为什么爱听玥波的《雍正剑侠图》?换言之,这部书有哪些令人心驰神往之处。想来其功大抵分两个部分:一是常杰淼先生作原书之包罗万象、精彩纷呈;二是玥波的二度创作使其更允理惬情、耐人寻味。 先谈原作,《雍正剑侠图》由清末评书名家常杰淼先生于1915年前后编创,19世纪20年代以来风靡于华北东北,并连载于《新天津报》,盛极一时,引诸多评书艺人争相学说。建国后有于枢海、李鑫荃、单田芳等名家录制过此书,至近年亦有多位演员演说,因而为众多评书爱好者所熟知。文艺一行本就见仁见智,各花入个眼,难妄议孰高孰低,但有一些基本的审美原则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也正是原作者和再度创作者对审美原则底线的坚持和固守,才有了作品百年相承、经久不衰的强大生命力。 常杰淼先生在《雍正剑侠图》“第一回避严亲畏罪走异乡 入深山穷途遇剑客”中开宗明义的谈了创作之缘由:“是书以武侠之技,提倡武术之精神。内中医卜星相,三教九流,各色言情,孝悌忠信,礼义廉耻,风花雪月,怪力乱神,由浅入深,无奇不有。是为长篇小说之目的。”请看,常先生的初衷是“提倡武术之精神”,那什么又是“武术精神”呢?中国人的尚武精神从来就不是崇拜暴力而是止暴的。《左传·宣公十二年》中讲“止戈为武”,并言及“武有七德”,乃“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史记·商君列传第八》中亦有“恃德者昌,恃力者亡。”随着历朝历代哲学思想的不断丰富,更多的精神内涵被赋予中华武术之中,滋养并丰富了武术的门类。习武者也笃守“尚德不尚力”、“未曾习武先习德”、“拳以德立,无德无拳”等思想,视作修习技艺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有胸怀宽广者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的气宇。 常杰淼先生《雍正剑侠图》就很好的诠释了“武术之精神”,是书中众剑侠英雄或为国平叛分忧,或为民除害谋利,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或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凡称剑侠者皆有侠义之举。反之,但有是非不分、好勇斗狠、助纣为虐、作奸犯科之举者,必有其因果报应。一百多年前处于社会底层的艺人前辈作书,“三观”如此之正,我等又岂能沉迷于剑侠武力排行榜?专研动手之际谁更厉害?非是不可,但作玩笑尔,穷究无益。盖辜负老先生原作之真髓。此其一。 其二,再看其后半句“医卜星相,三教九流,各色言情,孝悌忠信,礼义廉耻,风花雪月,怪力乱神,由浅入深,无奇不有。”若其一为是书之魂魄,其二就乃是书之血肉。自童林起,人物无论大小轻重、好歹贤愚皆有血有肉、形象鲜明;言谈无论国政军机之商榷、百姓布衣之闲语都应时应景、合乎情理。又加常先生阅历丰富,市井百态、各行各业、风俗地理知之甚多。不谈则已,每谈之必抽丝剥茧、剀切详尽,以飨观者。虽非经世致用之学,然“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亦有其用武之地。 常杰淼先生《雍正剑侠图》原作暂就谈这么多吧,待下回再谈玥波在原作基础上二度创作的贡献。

    【 在 leizidp 的大作中提到: 】

    08月01日
  • Re: 北京高校教师子弟上附属是否需要买房问题

    确实,海淀区内各处情况可能有所不同。

    蔽校的附小一般,我们子弟招生的时候,内网上集体户部分算一类,从来没有问题。

    很可能和小学的热门程度有关,高校对附小的影响有关(我们的附小是校内单位,人事财务都是高校的)。

    所以为了稳妥,还是问目标高校最妥当了。

    【 在 dsdingshu 的大作中提到: 】

    : 问过海淀某个街道办,是一年一个政策,大多是先满足有房的,小孩也在北京有户口的,有剩余名额再考虑其他,比如单位集体户的小孩;学校能帮则帮,但竞争激烈的话,尤其是附小的入学者有房有户口的太多的话,可能给备选方案,把小孩分到附属小学在郊区的分校(如果有分校的话)。如果分校都没有,那就自己想法。

    : 最好问问当地街道和学校,提前半年准备。从楼主学校那块反馈信息看,不能抱太大希望。

    07月31日
  • Re: 北京高校教师子弟上附属是否需要买房问题

    这个恐怕还得咨询一下学校。

    道理上来讲,这个是不对的。小孩儿的户口在这,义务教育需要解决啊。

    【 在 victorrain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是先落到高校集体户,孩子也先落集体户,如果没有房子,学校说这种情况现在不行了,必须买海淀的房子才可以。

    07月30日
  • Re: 北京高校教师子弟上附属是否需要买房问题

    是,薄厚比较特殊。

    【 在 baobd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户口也可以上。博后的小孩就没有户口,但可以上府小区。出站时孩子必须转学跟家长走。

    07月30日
  • Re: 问青椒们一个问题,什么样的级别才能安排人被录入?

    第一个不知道。

    硕士生需要过国家线,过专业复试线才有资格复试。但是复试线不是随便划的,按照一定比例差额划线,所以成绩必须得够才行。成绩不够,就没什么办法。

    博士生的话看考核方式,如果没有统考科目,主要就是导师同意就差不多了。当然复试时不能搞砸,比如辱骂评委等等。现在复试都录音录像了。

    【 在 prgrea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个普通中学生,想被录取,如果已经高考了,差分很多。什么样的人能安排进去?

    : 硕士生呢?

    : 博士生呢?

    07月30日
  • Re: 北京高校教师子弟上附属是否需要买房问题

    高校集体户是一类,小孩儿的户口也在集体户上,这个可以上。如果不是集体户,房产在海淀也可以。如果不在海淀,学校说这种情况每年都不一样,需要看海淀区的政策,而海淀区的政策他们也不能预知,只能到时看。

    如果在北京没房子,怎么落下小孩儿的户口?

    【 在 victorrain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北京高校教师子弟上附属小学必须在相应的区有房子吗?现在面临换工作,问了海淀一个高校,说前几年要求是在北京没房子,落下户口后子弟就可以上附属;现在要求是在北京有房子且必须在海淀区,才可以上附小,没有房子落下户口也不能上。北京其他区的高校都这样了吗?

    07月30日
  • Re: 采用阿尔法狗的围棋很多了,中国象棋好象只有GGzero一家,

    不是有个说法么,现在看国际象棋大师比赛,观众拿软件对照比赛,偏离软件就是大师下的不好。

    【 在 mafana 的大作中提到: 】

    : 国象人类最顶级的大师连手机都下不过,这个行业早就死了

    07月30日
  • Re: 东亚、东南亚、南亚各国人均历年GDP对比

    这个图做的太不友好了。

    【 在 lanczos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找到台湾的数据。

    07月29日
  • Re: 徐向前打太原外围很惨烈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

    【 在 lazygam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搞的大家怕怕的,后来彭总去接替指挥攻打太原(徐向前病了)

    : 就做思想工作。

    : 会议结束后兵团干部纷纷赶回部队,彭总也带领参谋人员上了东山前沿阵地。彭总详细观察

    : ...................

    07月29日
  • Re: 其实吧,好莱坞一直都在拍弱化战争威力的片子

    炮弹是破片杀伤,所以进攻方或者防守方都会找有利地形掩护。当然迫击炮是曲射火力,杀伤更有效一些。

    但是,如果对一场战斗进行统计,己方可能要消耗大量的弹药才能打死打伤对方的不多的士兵。所以,战场上可能破片流弹横飞,但是想要杀伤训练有素并有准备的对方士兵,却并不容易。

    影视剧中总是为了追求效果,和真实的战场不一样。朝鲜战争中,志愿军班组进攻往往是三三制的小组,而且间隔较远。这个看起来是相当乏味的。

    【 在 alanju 的大作中提到: 】

    : 枪战片动作片,米国英雄怎么打都不死。

    : 打外星人,打变形金刚,米军轻松搞定。

    : ...................

    07月28日
  • Re: 高校招聘一定会证审吗?

    都会。

    迪庆想政审不过,却是不容易。

    【 在 yaozhanan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所有的都会吗?非升即走合同工呢

    07月28日
  • Re: 青椒最大的问题是接触社会太少 经常耍孩子脾气

    不能刻舟求剑。

    也许一团和气下的刀光剑影,也许拍桌子瞪眼的快要火并了,这些其实都是形式,需要看具体的情况。

    该顶住的时候有人能顶住,有人不能,那自然领导同事的评价也不一样。

    即使是在学校里,有的领导做事讲规则不太灵活,大家可能不亲近,但是风评却很好,说他有担当,能解决问题。有的领导做事和稀泥瞎变通,大家可能很和谐,但是风评却是,这个领导把单位业务搞的稀烂。

    所以,还是要审时度势啊。不是和光同尘就一定好的。

    【 在 Benzg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个副教授去政府挂职

    : 竟然和别人吵得脸红脖子粗

    : 差点打起来了

    : ...................

    0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