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积分返还计划

    re

    【 在 suica 的大作中提到: 】

    : 鉴于版面积分即将溢出,针对过去曾经给河南版捐过积分的id,现推行积分返还计划。是你们当年的慷慨挽救了版面没被关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 根据系统记录自水木推行积分制度以来捐献给版面的积分记录如下。

    : ....................

    08月17日
  • Re: 大家来评下这篇《Optica》的开源文章是否真的牛?

    1. 这篇开源的期刊是否真的是top?开源要交多少钱?

    Optica是OSA重点推的开源顶刊,领域内比较认可。比传统的Opt Lett和Opt Express都要难发表 (私认为比nature旗下的 light 发表的文章质量还要高,虽然light的影响因子更高一点)。这篇要交2000刀。

    2. 工作是否在国内做的?还是国外做的?

    不了解。

    3. 共同通讯已经成为惯例了吗?我所在的专业没有这种做法(传统工科)

    如果确实是不同实验室之间合作的工作,共同通讯是惯例。可能楼主的工科确实太传统了。

    4. 基金致谢数了下有10个,在我们专业是不可想象的,3个我们就认为有猫腻了。内部认为最好致谢1个项目。

    无法评论。

    【 在 abaq 的大作中提到: 】

    https://news.tongji.edu.cn/info/1003/74535.htm

    : 某校猛推一篇论文。说牛的不得了。已上传到附件。

    : 作为不同专业的人,有几个疑问,想探讨下。

    : ...................

    08月02日
  • Re: [原创]极简2019总结和2020展望--时光不语,静待花开!

    bless~~~

    【 在 silencewa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2019总结:怀了个猪宝宝,今天已进入39周,丝毫没动静,稳如泰山,麦兜宝宝立志做个二零后。2020计划:生个猪宝宝。呆萌同学早早睡觉,我跟肚子里拳打脚踢的麦兜猪宝一起跨年。

    :    近几年每年在本版写总结,今年似乎无法着太多笔墨写东西,2019只是怀了个肚子里的天使娃,无吐无晕无长纹,每天怀抱个球健步如飞,一直开车上下班到38周,之后没任何反应,直到2019年的最后一天,时光不语,只好静待2020猪宝宝花开!

    :    即将初为人父母,我跟呆萌同学在宝宝有胎动的四五个月之前,每天合计预谋的是如何甩锅给老人扔回老家养育,俩自认为尚未长大的大人憧憬继续过二人世界,居然丝毫没有文人墨客笔下对新生儿的兴奋和憧憬。想起我喜欢的丰子恺先生画笔下的童真童趣,想起周国平在作品中对女儿妞妞的温情,我跟呆萌的甩锅心态真是相形见绌。直到有胎动开始,我们才感受到新生命的真切存在,麦兜宝宝作息甚为规律,每天早中晚或是餐后固定伸展拳脚一番就消停睡觉。呆萌同学也不再提甩锅的事,我俩只是偶尔愁眉一番以后无法睡懒觉,无法俩人每天下班卧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闲情逸致,想起即将有个小崽吃喝拉撒睡全部处于待机无法完全启动状态,还是会偶尔头大。如果小崽生下来就能自理吃喝拉撒睡,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先进的事,生物进化到现在,依然没有将人类婴儿进化成似猛兽的幼崽般能出生后立马站立,觅食及躲避天敌的捕猎,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抑或是为了培训我跟呆萌这般丝毫没有为人父母赶脚的人类迅速成长为合格人类父母才如此设置进化?!<(`^?)>

    : ...................

    01月01日
  • Re: 2020新年,领积分啦

    re

    【 在 suica 的大作中提到: 】

    : 各位乡亲,2020年新年快乐~

    : 老规矩,前20每人200分,后面看情况吧

    01月01日
  • Re: 流星划过:《地久天长》 (转载)

    哈哈哈,确实跟贾樟柯的电影味道有点近似,不过暖色调和柔情更多一些。

    【 在 srv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不是看了个假的地久天长?文章看完了,全程问号脸。。。

    : 可能那段时间集中在看贾樟柯,有点混。

    2019-12-19
  • 流星划过:《地久天长》

    这是一篇电影观后感,本来movie版更合适。可是那里感觉乱糟糟的,暂时借贵版一用:)

    内有关键情节剧透,请慎点。

    ------------------------------------------------------------------------

    流星划过:《地久天长》

    一个成年人,无论身份贵贱,大概都会有一些自己珍视的东西。那些东西也许千差万别,因人而异。可是如果是中国的成年人,无论身份贵贱,有一样东西几乎是所有人都极为珍视的,那就是他们的孩子。

    外国人也爱孩子,可是他们和中国人爱孩子的方式不一样。

    外国人爱孩子,多是爱新鲜的生命,爱生命生长的过程,因为这个过程充满了太多的未知,且从中能够映照出他们自己成长的轨迹,这实在是一件极为有趣的事,让人着迷。但他们有自己的分寸,知道自己和孩子是两个独立的个体,知道终有一天孩子会像羽翼初丰的幼鸟一样,独享一片蓝天。

    为人父母的中国人不这样。

    在大多数中国人眼里,孩子是他们生命的延续,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所以生孩子是“延续香火”,是“传宗接代”。这种思想延续了几千年,已经根深蒂固到了基因里面。既然如此,孩子便成了他们希望的承载体,是联系他们现在和未来的纽带。

    对于电影《地久天长》里的耀军和他的妻子丽云来说,这跟纽带就像连接胎儿和母体的那根脐带。二十年前的一场意外,扯断了耀军和丽云这对胎儿的“脐带“,让他们断了对未来所有的念想,并为此蹉跎半生。

    电影从那场意外开始。

    耀军和英明是多年的好哥们,在一个工厂里上班。两家人相互交好,走动频繁。他们各自的独子刘星和沈浩那时是两个小学生,整日玩在一处,形影不离。

    几年之前,丽云意外怀孕,被沈英明的妻子海燕发现——她是厂里主管计划生育的妇女干部。海燕强制丽云堕了胎,可是术中意外,导致丽云无法再孕。

    一日放学后,浩浩拉星星去水库游泳,无意中推了星星一把,导致星星溺水身亡。这对耀军和丽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四周熟人和同事的眼神,在他们看来不是怜惜,而是一把把利刃,一遍又一遍地割开他们的伤疤,让他们日日承受折磨。他们不得不远走他乡,到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重新生活。为了缓解失子之痛,他们在乡下领养了一个儿子,依旧取名叫星星。

    可是此“星星“非彼“星星”,他非但不乖巧懂事,反而是一个生性顽劣的问题少年,年纪轻轻便辍学并离家出走,让生活本就困苦的耀军和丽云失望之极,简直无以为继。

    留在家乡的英明一家却恰恰相反,日子过的顺风顺水。不但生活富足,浩浩也长大成人,大学毕业后成了医生,妻子也刚刚有了身孕。

    因为二十年前的那场意外,曾经交好的两家人再也没有联系过。可是海燕却一直心受双重折磨,并为此自责不已:不但因为自己的儿子导致了星星的意外去世,更因为自己当初强制丽云堕胎让他们一家彻底断了香火。

    浩浩也并不轻松。那场意外就像一棵树,在他的心里深深扎了根,并随着他的成长而长大,现在简直要冲破他的身体,让他备受煎熬。

    海燕弥留之际,耀军和丽云终于回来了。分离了二十多年的两家人,再一次见上了面。最终还是依靠了时间,才抹平了伤痛和隔阂,英明一家得到了耀军和丽云的谅解,尽管他们都已是霜染双鬓的老人。

    也许这个故事太过悲苦,导演在电影的最后又添加了一丝温馨:耀军和丽云接到了他们养子的电话,离家出走的“星星”带着女朋友回来了,要留在家里跟他们一起经营修配厂。这让两个老人悲喜交加——他们本已准备好了孤独终老。

    整部电影用了近乎白描式的镜头,来不疾不徐地讲述故事。这实在是一种高级的处理方式。

    依我浅见,表达最剧烈的情感,呼天抢地式的宣泄似乎理所当然。可是这往往只能让演员过瘾,却难以让观众共鸣。一则因为“呼天抢地”的视觉冲击太过强烈,观众目不暇接,自然忘了打开心门,难以“共情”;二则因为观众即便有了“共情”,看到演员的宣泄,内心的情感也会随之而宣泄出来,难以累积而只能流于表面。明明是最剧烈的情感,却用最淡然的口吻讲出来,就让观众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共情”并持续地累积情绪。所谓“情到深处自然浓”,等到情绪储足,便能引起内心最深处的触动。这触动不但震撼强烈,而且持久不衰。

    除了故事,电影《地久天长》更多呈现给我的是人性。

    导演王小帅如果读过三字经,他想必是赞同“人之初,性本善” 这句话的。

    正是因了心底里的良善,耀军才会在承受丧子之痛时依然想要保护朋友的孩子;正是因了心底里的良善,英明一家人二十年来始终身负自责愧疚不已;也正是因了心底的良善,两个本就交好的家庭在二十年后能重归于好;也正是因了心底的良善,才让冷冰冰的生活有了温度,给活着的人提供了一个好好活下去的理由。

    茫茫宇宙里,繁星满天,这情形恰如地球上的芸芸众生。如果《地久天长》里每个人最终的命运都是一颗流星,当他坠落时,划过天际的光芒里,必然有一份是因了良善而发出的。

    (全文完)

    2019-11-27
  • Re: 我也说说当年的往事吧

    爱氏头像挂胸前

    游泳姑娘展笑颜

    卿笑我来我笑卿

    回首失联已多年

    【 在 fotob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十几二十年前,我也在7食堂遇到一个女生。

    : 我穿了件印着超大爱因斯坦头像的体恤,坐在那儿吃包子。然后来了个女生,高个子有一米七还多,后来知道她是游泳队的。她就远远地坐在我对面吃饭,不停地看着我笑。

    : 我环顾四周确认她笑的就是我。就端着盘子坐过去,问她,干嘛笑?

    : ...................

    2019-11-22
  • 祖国7个故事里印象深刻的十大画面

    十大之十:《护航》

    宋佳:我陪我男朋友呢。

    十大之九:《回归》

    任达华:放心,一秒不差。

    十大之八:《相遇》

    张译(躺在病床上):医生,外面有什么动静吗?

    十大之七:《北京你好》

    葛优:这么大个巢,得装多大个鸟啊

    十大之六:《前夜》

    欧豪(骑在房顶):街坊邻居们,我们急需。。。。

    十大之五:《回归》

    高亚麟:好好练,到时给你发个媳妇儿!

    十大之四:《北京你好》

    葛优:我有萨马兰奇呢!

    十大之三:《夺冠》

    冬冬:爸!咱们家的天线太烂了!

    十大之二:《护航》

    宋佳:给我整个8!

    十大之一:《护航》

    雷佳音:这分手饭吃的,稀碎!

    2019-10-05
  • Re: 长安一梦

    标题最后一字。

    【 在 taotao 的大作中提到: 】

    : 求摘要

    2019-08-09
  • 长安一梦

    我在无聊时会翻一翻收藏的博客。博客这个东西大约在十几年前是流行的,可是随着微博和 微信的兴起,人们更倾向于即时的信息交互,不再能有耐心阅读长度哪怕只有几百字的文字。博客也便日渐式微了。

    我的收藏夹了除了名人博客,还有一些非名人博客,比如安哥的博客“长安一尺“。

    安哥的大名叫任长安,是我的大学老师,因为风流倜傥且平易近人,颇得学生们的爱戴,便给他起了“安哥“这个昵称,显得亲切。安哥并不是长安人,他出身重庆。据说是因为安哥的父亲对长安城神往已久,便给儿子取名长安,借以慰藉身不能至的遗憾。在父亲的谆谆善诱下,安哥高中毕业便来长安上了艺术学院,之后顺利留校教书。安哥虽然已在长安生活了二十多年,说起话来却还是一口浓重的川音。安哥不单是教授,还是市书画协会的高级会员,是长安城里小有名气的画家。所谓“小有名气”,一般是先认识他本人,兼而知道他是个画家。平日里也就是几个同级别的不知名画家互相吹捧才不觉得寂寥。安哥的画多是长安的风物,虽然并不出名,可是画风清雅别致,耐人寻味,常为我所欣赏。安哥曾自拟一首小诗,总结自己的创作内容:

    冬描腊梅夏青荷,

    晨有清露昏日落。

    四季变幻都画遍,

    尚有长安一城郭。

    安哥常常把他的画拍摄之后传到博客上去,供人观赏。可是观众实在是不多,每幅的浏览量都少的可怜。我挺喜欢他的画风,隔段时间便去博客上看一看,碰到称心的还会下载下来仔细欣赏。

    有天晚上闲着无事,顺手点进去了“长安一尺“的博客。安哥有几幅新作,是他去西部采风的素描。我一个一个往下看,仿佛能看到他的胸中丘壑,有荒凉苍远之意。再往下翻,却是一篇文字。安哥几乎从不在博客上发文字,平常寥寥几句也是对画作的解释,比如”某月某日作于某地“之类。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点开一气读完,竟然有引人入胜、意犹未尽之感,便忍不住照原样搬过来。

    《梦非梦》

    作者:长安一尺

    我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我变得轻盈,飘飘悠悠地向一座山上走去,那山并不高,可是四周白雾缭绕。我能感受到我穿过白雾时的凝滞,脸上掠过一阵细细的凉意。山顶有一个石桌,一左一右各有一座石凳,都是白玉砌的。我知道这是一个梦,我刚开始并没有看到那石桌石凳的颜色,直到我意识到那是白玉砌的,它们才缓缓地发出温润柔软的白光。

    左侧一个石凳已经坐了一个人。是一个少女。

    我的脚步很轻,她似乎没有发现我。不,也许是她根本不在意我的存在,只是自顾自地沉思。但四周昏暗,我看不清她的容貌,不由地走近了一些。随着我离她越来越近,似乎有一盏照明灯在她身旁打开了,一切都清晰了起来。光亮不强不弱,让我恰好能够仔细地端详她。

    她正低头坐在石凳上,阳光透过树缝,顺着她的头顶泻下来,她有细长的睫毛,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发亮,像在进行光合作用。我不由自主地坐在她的身边,呼吸着她发梢飘出的香气,像是吸入高纯度的氧气,这让我时而清醒,时而迷醉。

    她终于抬起了头。

    她的眼睛让我觉得似曾相识,可是她的声音又很陌生:“听说你很喜欢绘画,希望画出深刻的作品,对吗?”

    “对”,我没有丝毫迟疑。“可是,我并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到,我已经尝试了二十多年,但依然毫无头绪。”

    她正色问道,“假如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有能力创作出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品,这种伟大是绝对的伟大,是全人类看到都会为止惊叹的伟大,是永远不朽的伟大,看到的人无不迷醉和折服。“

    “但是“,她顿了一顿,”只有你一个人能够看到,你愿意吗?“

    二十多年浑浑噩噩的绘画生涯,虽然我一事无成,但却让我看清了书画界的本质。那些名声在外的所谓名作,多是攀权附贵的沽名钓誉之流,毫无伟大的艺术价值可言。这早已令我心灰意冷,感觉自己生错了时代。如果此生能够由自己创作出真正伟大的作品,这感觉应该是美妙极了。

    想到这些,我开口回答她,“如果真是这样,哪怕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到,我也愿意!“

    决绝的语气让梦中的我都有些惊讶。

    她听到我的回答,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脸上掠过一丝笑意,表情比刚才生动了许多。随后便把手伸到我面前,翻手摊开。“这是你的了“,她说。

    我跟随着她的眼神望向她的手,是一支短短的毛笔,可是笔身被五色环绕,还闪着隐隐的金光。我一看到它,心里的欣喜就不由自主地升起来。

    我不确定我们是如何交接的,我只记得我刚伸出了手,那支笔就到了我的手心,似乎没有分量,可我分明又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我再一抬眼,那个少女已经消失了。于是我在惆怅中醒来。

    我睁开眼,虽然知道刚才不过是一个梦,但我还是止不住地惆怅。可当我望向我的手心,那里却真真切切地躺着一支笔,周身被五彩环绕!我一瞬间清醒起来,知道刚才的并不是梦,我顾不上穿鞋子,就跑向了画室。

    我此前一直在跟一副竹林的画较劲。我想画出清晨的阳光在竹林间穿过薄雾时的情形,可以一直找不到令人满意到感觉。此刻,我手攥彩笔,脑海里便顿时涌现出那个场景来,我仿佛身置林中,能迎面感受到薄雾的清凉和阳光的温暖。我手下再不迟疑,抓起调色盘便画起来。洁白的画纸立刻映现出阳光的畅快和锋利,竹林的清新和挺立,还有薄雾若有若无的温柔,啊,这简直跟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实在是太神奇了。

    我此后便把想象中的场景一副又一副地画出来:有山水,有雷电,有狂风,有巨浪,无一不符合我的想象和审美。它们是如此的完美,简直让人窒息。我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便拿了一副给一个至交欣赏。可当我打开画轴时,却是空白一片。好友有些莫名其妙。我也是一愣,迅即便明白过来:原来梦中的约定是真的,彩笔作的画只有我能够看到,旁人一看便会消失。想到此处,我便让好友离开画室,然后重新打开画轴,我的画作重新映现出来。我索性把它挂起来,唤好友进来。果不其然,就在好友眼光注视到画卷上的那一刻,画又消失了,依然是白纸一片。如此两次三番,好友颇有微词,以为我是在耍弄他。我不得不胡乱找个理由把他打发走。我心中又一点点失落,但转念一想,世上哪有完美的事情呢,既然我能画出完美的作品,遵循约定也是理所当然。

    过了大概有一年多,我把我能想象中的场景都画尽了。我的绘画技巧越来越娴熟,我开始不再满足于此,想出了更宏伟的计划,我要留下能够永久传世的不朽的作品。

    我要画下这世界上最短暂的时间。

    它是如此之短,以致于我差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一秒钟?不,那太漫长了。一瞬间?不,这还是太久。一刹那?我还是觉得不够短。也许是一倏忽或者一转念间吧,我觉得这还比较接近。总之,它比人类能想象的所有的短暂还要短暂,它是时间的最小单位,世间的一切都在这时候停留,在这无尽的短暂里凝滞不动,成为最短暂的永恒。

    这里有从太阳烈焰里喷射出的第一颗光子撞向地球,有清晨空气中弥漫的第一个水分子浸润草面,有广袤草原上雄狮吼出的第一粒声子刺入羚羊的耳膜,有遥远天际中扭曲的闪电把第一个电子注入树尖。这里有范进中举时最癫狂的喜悦,有岳飞凭栏时的怒发冲冠。有孔仲尼的哀莫大于心死。有林黛玉终生难解的愁怨。这里有长厢厮守的爱,有刻骨铭心的恨,有欲语还休的情,有剑拔弩张的仇。这里有闪耀的星空,有呼啸而过的风,有内心的悸动,有眼神中的期盼。

    这里有跳动,有奔跑,有喘息,有嘶喊。 这里有挣扎,有迟疑,有误解,有放弃。这里有阴谋诡计,这里有歇斯底里。当然,这里也有自信,有坚毅,有责任,有勇气。有一见如故,还有心有灵犀。这里有宇宙万物的起点,这里有生命终极的意义。

    我还要画下宇宙中最微小的空间。

    我不知道它是多么的小,可是在它的面前,一粒红豆就像一座高山,一滴水珠就是一片大洋。镜台上的一根发丝就是一棵擎天大树,一粒微尘就是一块巨石。一个分子,一个电子,都比它还要大得多。哪怕用最高倍的显微镜,它也几乎不可见。但如今有了这支彩笔,我却能够轻而易举地捕捉到它。也许你们觉得我可笑:这么小的空间几乎什么也看不到吧。不,你们错了。我深知宇宙之浩瀚无边无际,一个画家哪怕穷其一生也难以记录其万一,更何况我并不习惯四海为家的生活。我不过是参透了这其中的奥秘,深得化繁为简的精髓:变幻万端的景象都是表象,我要从最小处着手,捕捉到这茫茫宇宙的本质。这正像是窥一斑而知全豹,见一叶而知深秋。

    这空间里有繁渺的星空,有耸峨的雪山,有斑斓的云团,有无际的草原。这里有所有的色彩,但绝大多数是你没有见过的。这里有奇石剧场摄人心魄的红,有珊瑚海滩深不可测的蓝,有亚马逊雨林沁人心脾的绿,有Chihuhuan沙漠夺人双目的白。这里有橙色的喜悦,有紫色的激动,有灰色的笑容,有黑色的爱情。这里有最柔软的蜜意,也有最坚硬的别离。这里有最滚烫的热情,也有最寒冷的咒语。这里有最粗钝的善良,也有最锋利的诡计。这里有最甜蜜的誓言,也有最苦涩的回忆。这里有拥抱,有承诺,有背叛,有遗弃。这里有春风得意,这里有一败涂地。这里有幸运,有欣喜,有绝望,有失意。这里有弹冠相庆,这里有惺惺相惜。这里有世间一切的心情,这里有胸中变换的四季。

    我精密地执行着这个宏大的计划。一切都很顺利,我现在已经画好了三分之二,剩下的部分大约再有两三年即可完工了。我对此信心满满。

    可是我的情绪却越来越低落。

    随着画作的进展,我越来越抑制不住跟人分享的心情。我想让我的画家朋友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伟大,什么是从无到有的创造,什么是永恒和不朽。可是,这一切他们全都看不到,这不得不说是个极大的遗憾。他们听着我激动的描述,看着我热切的眼神,刚开始的反应还有好奇,后来便是无动于衷,最后甚至有点可怜我的意味了。这让我伤心并且极度失落:他们才是最应该被可怜的人,不是么?!

    人们对我的误解越来越深,我背负的压力也越来越重,终于有一天,压力超过了我作画时的喜悦,我病倒了。我不得不把这宏大的计划暂时搁置,安心在医院修养,静待康复后再继续创作。

    但是,相信我,我一定会把它完成!

    2019年6月6日。

    文字到这里便结束了。我看了下今天的日期:这篇博客写于两个星期之前。标记显示:阅读(1),评论(0)。我心中一动,便翻出安哥女儿小茜的微信。小茜是我的高中同学,毕业后在长安城内的一处机关工作。很久不联系,我已不记得她的微信名,只得按字母表顺序挨个儿翻了半天才找到。

    我顾不上唐突,直接问起安哥的近况。她惊讶于我消息的灵通,告诉我安哥正在医院。随后便向我解释起安哥得病的缘由。

    大概一年半之前,家人们便发现安哥有些异常,因为他经常把自己关在画室里,不吃不喝一关就是一整天。画室中常常传来他兴奋的赞叹声,让人不明就里。可是每当他从画室出来,便神情疲惫,精神倦怠,像是耗尽了浑身的力气,都要大睡几天才能恢复。最近半年,安哥索性不去学校上班了,像闭关似的整天把自己关在室里。家人问起,安哥只说在创作非常重要的画,至于是什么,安哥却总是含糊其辞。

    两个星期前,安哥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了画室。好在家人发现及时,送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并无大碍。医生却也诊断不出确切的病因来,只说是神经衰弱,兼有轻度的妄想症表现,要求在医院静养。

    和小茜聊天后的第二天,我驱车赶去长安市最有名的西京医院。

    我在病房外碰到了陪护的小茜,她叮嘱我,“我爸现在见人都爱答不理,你等下见到他别在意。“

    我点点头,“你去你爸的画室看了吗,他究竟在忙什么?“ 我问小茜。

    小茜有些忧心忡忡,“他住院的时候我偷偷去看了,画案上足足叠了有半米高的纸,可是全是空白的,一笔都没画。“

    我安慰她不要担心,随后便和她一起推门进去。

    安哥正闭目躺在病床上,脸色因缺血而泛白。听到开门的声音也不为所动。直到小茜轻声叫了一声他才睁开眼。看到我也是无精打采的样子,只微微扬手让我坐。

    我坐在病床边和他聊了几句,不过是最常见的嘘寒问暖。小茜可能已经听的太多了,便借口说打热水离开了病房。我看四下无人,便轻声对安哥说,“任老师,我相信你的那支彩笔。“

    安哥听到猛地坐起来,攥着我的手,瞪大的眼睛里溅射着光芒:“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看了你的博客“,我给他使了个眼神,顿了一顿:”我相信你“。

    他随后便释然了,撤了手上的劲。我这才感觉到他攥我时的疼痛。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安哥说。

    我赶忙附耳过去。

    “那个彩笔不但能作画,还能写文章“。安哥说完,把手指竖在唇边,无声地对着我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全文完)

    2019-08-04
  • Re: 版主10天不上线啦

    陛下神通广大,即使不上朝也能运筹帷幄,其胆略胸襟岂是我等普通人可以窥测的?!嗯。

    【 在 taotao 的大作中提到: 】

    : 河南版还有救么?

    2019-07-30
  • Re: 富春江忆(全文)

    江水滋养人啊

    【 在 fishAfish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的不错

    : 写得更多的是富阳人,而不是富春江水。

    2019-07-10
  • Re: 富春江忆(全文)

    多谢建议。

    【 在 okayfl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开头不好,把美国那句去了,全文就完美了

    2019-07-10
  • Re: 富春江忆(全文)

    是的。不知道现在生意咋样了。

    【 在 babyllds 的大作中提到: 】

    : 富通是做光缆的公司么

    2019-07-10
  • Re: 富春江忆(全文)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 在 gengnj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2019-07-01
  • Re: 富春江忆(全文)

    果酱果酱。

    【 在 noisy1934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后一段写的最好 一级赞

    2019-07-01
  • Re: 富春江忆(全文)

    见笑见笑。

    【 在 newlife06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得真好,条理清晰,娓娓道来,有种朦胧的回忆感

    :   里面员工 转为活泼的那段,活灵活现,感觉像某个名家的手笔了

    : ...................

    2019-07-01
  • Re: 富春江忆(全文)

    老乡好。哈哈哈

    【 在 misssaigon 的大作中提到: 】

    : 富阳属于杭州,杭州和河南千丝万缕,那就约等于老乡啦!

    : 老乡们好!

    2019-07-01
  • Re: 富春江忆(全文)

    江南,河南。你看看第一个字,江河湖海是一家~~~(不好意思拉上了湖南和海南)

    【 在 bonycamel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么好的江南文章怎么发在河南版块?

    2019-07-01
  • Re: 富春江忆(全文)

    只剩板凳了。

    【 在 zongli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

    : 美国大学的暑假有三个月之多。可是大学生们并没有在家里闲着,而是去社会上找一些实习的工作,藉以增加阅历,丰富自己的简历,好在毕业时待价而沽。这让我想起自己做学生时的一次实习经历。

    : 大约是10年前,学校强制要求学生必须在暑假选择一个地方实习,并计入学分。这让暑期实习看起来更像是一门课。事实上也是如此,学校更是做了一个网站,搜集了全国各地公司的实习需求信息,根据专业要求分门别类,学生如高考报志愿般选择自己的三个愿望。如果公司和学生互相看对了眼,双方一拍即合,就算是定下来了。

    : ...................

    2019-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