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但愿人长久(转载)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

    【 在 zengkio (zengkio)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但愿人长久(转载)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2:13:28 2020), 站内

    : 在如今移动互联网时代,彻底没有某个人的消息貌似有点难。而我有位大学女同学却悄悄失去了音讯。虽然手机里还存着她当年的号码,可早就被换过了。虽然微信和QQ都还是好友,未被对方删除,可是信息一直就没有回复了。她的微信朋友圈可见到2013年,可更新停留在了2016年。问起班上的其他同学,即使是和她同一个城市的,都说和她没有联系。所以,这位女同学是失联了。

    : 而其实,大学毕业十年来,就没有和这位Y同学见过面了。要不是在毕业十年之际,在沉寂的班级微信群里,突然有同学发了当年的合影,发现其中Y同学称得上是班花,已经很长时间没想起她来了。

    : 合影中的Y同学有种和而不群,艳而不俗的气质。第一次发现她的眉眼间有一点点像年轻时的许晴,确实称得上美女吧。大学第一天上课报到,见过师长,她一出教室门就有师兄尾随了。据说在马路上逛街都会有男的主动搭讪要号码。然而她在上大学前就有男朋友了,只是她来了北京,她男朋友去了加拿大。有个午后,我在学校门口,看见一对男女在若无旁人地深情相拥,我还没正眼去瞧,那个姑娘发现了我,用眼神和表情给我打了个招呼。原来是男朋友越洋来看望Y同学了。Y同学从来不住学校的宿舍,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后来我知道她的生活费每月有8000元。所以用后来网络流行的话说:她是标准的白富美。

    : 白富美和我这样的矮穷矬是几乎没交集的。她经常旷课,即使来上课时,也很难会有机会互相搭话。大一寒假时回家过年,正吃年夜饭时,我手机突然收到了她的短信。可一看就知道是发错了,她用极亲热对男朋友的口吻说自己年夜饭吃了什么。估计是我的姓氏容易排在手机通讯录的前面,所以发错了。

    : 后来和她有较多接触,也是因为她莫名其妙地主动联系了我。那天我在宿舍无聊地睡午觉,突然接到了Y同学的电话。她娇柔的声音问我有没有时间陪她去西单逛街。我先是一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后当然是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一口答应了。她和我相约在学校门口,坐公交车去公主坟,然后在公主坟乘坐一号线地铁去西单。地铁坐了几站,她笑着对我说,我们方向坐反了。我傻乎乎地跟她下车去换对面的列车。我没有陪女孩逛街的经验,也不会领略西单的繁华,就是个傻陪同。西单地铁站连通的77街购物中心是Y同学的目的地,这里是地下四层的商场,是年轻人追求潮流和时尚服饰的地方。据说这里曾是全北京独一无二的存在,是二十多岁年轻人的乐园。各种卖服饰和小商品的店铺琳琅满目,应接不暇,还有电影院和溜冰场。Y同学极热衷买衣服,却不太会还价,往往看上的衣服穿上满意就掏钱买了。我在一旁看着,当卖衣服的店主大姐说“这衣服不错,问你男朋友看看是否合适”的时候,我心头估计有一秒钟的得意吧。陪完了美女逛街,她还会请我吃麻辣烫或吃火锅,很少会让我结账。

    : 和Y同学接触后,对她有了更多了解。有一次一起坐公交车回学校,车上是无人售票自动投币,上车时我俩都一时没找到零钱,就先往车后坐下了。后来她从包里翻出了一些零钱,在下车前又跑到了车头把钱投了。她经常请假旷课,可考试照过。她的英语很是流利,让我羡慕,对专业课并无兴趣,但也基本能跟上。应对一些公共课,据她说都是临时抱佛脚,到考试前一天晚上才把书看一遍。她总是不来上课,也确实有身体方面的原因。她的心脏好像有点问题,并常会感冒咳嗽。现在想起来,她有黄蓉过目不忘的聪慧,也有林黛玉的病弱如柳。性格既有黄蓉的活泼,又有林黛玉的清高。她对班级里各种的竞争漠不关心,和班上同学都来往不多。据说有的学长为了追求她都差得了相思病,依然被她拒之千里。她和远在加拿大的男朋友似乎开始有了矛盾,她说她男朋友常常打电话来干扰她,还查她的电话记录。

    : 陪了逛街,后来又接到的新任务是晚上下课时接她回家。我们专业课都是在白天上,晚上有选修课。她说某天的晚上是她在隔壁学校选修的《电影欣赏》课的时间,需要下课后我去接送。陪逛街和接送回家都是男朋友的义务,或是追求恋爱时的手段。现在美女主动要求我做这些,我的内心肯定会有一点涟漪。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对她产生真正的想法或感觉,但是又不愿失去这个接送美女回家的机会。我记着她要上选修课的日期,正好在那天白天上专业课时,我鼓足勇气主动去她桌旁向她确认是否要我去送,她肯定地回答了。所以在那天晚上我就去接她下课,把她送回了家。她家就离学校后街不远,我把她送到了楼下门口,就回学校了。

    : 而在这之后,我没有迎来第二次机会。她说有个男生主动要求接送她回家,也就是不再需要我了。再后来,也自然没有了陪逛街的机会了。她和她加拿大的男朋友分手了,和北京体育学院的一个男生交往了。想起来,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吃火锅时,她俏皮地叼着筷子,面带喜色,手指如飞地回复手机短信,估计那时候已经开始和新男友聊起来了。

    : 眼看着一个学期快结束了,正是北京寒冷的冬夜,我在宿舍里准备第二天的考试,又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让我帮她去找她男朋友。原来她男朋友本来说好晚上去她家里,可一直没有去,电话也不接。我此时心里想的是都已经到晚上可以一起过夜的程度了,可真是开放。但她的请求我也无法拒绝。我陪她去了北京体育学院,在那漆黑空旷的操场和瑟瑟的冷风里,找不到她男友的踪影。后来她给那男生的狐朋狗友打电话,才知道他是喝醉了。他男友大概是学足球方面,常去给一些业余比赛做裁判。那天也不知道什么事喝醉了。后来已经后半夜了,我还是没见到她男友,倒是见到了他的一帮朋友。在他们的安排下,Y同学回家了,我被安排睡在了一个朋友的家里。这大概是我那么多年在北京,唯一的一次睡在一个毫不相关不认识的人家里。第二天一清早就赶回学校去期末考试了。

    : 因为专业特殊,我们班每位同学都有申请出国研修的机会。只有Y同学因为身体原因,自愿四年都留在了北京。记得有一次要报名申请出国时,她因为有病还没来北京上课。我给她发了短信。然而回复的是她妈妈,她妈妈说Y同学需要休养段时间,她经常会提起我,谢谢我对她的照顾。

    : 我在国外研修了三个学期,当大四回来第一次上课时,进教室前听一个女生叫我的外语名字。回头一看,正是Y同学,她坐在一个自行车后座上,骑车的是一个高大的男生。后来我听说那个男生是喝醉酒那哥们的兄弟。

    : 大四时,同学们个个各显神通,争取各种实习工作和读研的机会。只有Y同学好像永远都潇洒自在。那时我已被某家公司看中,先在那里实习。那公司有一次计划再招聘,我就在班级的QQ群里发了消息。只有Y同学一个人报名来面试了,她面试后还来我的工位聊了会儿,等我下班时一起回去。她那天穿着西服和高跟鞋,我们路上进地铁站时需要走一段台阶。她怕摔倒,主动抓着我的胳膊,一步一步缓缓地在台阶上走下去。

    : 后来,我们都没选择那家公司。毕业后很多年都没有联系。只是见到网上她的QQ空间里会上传自己的照片,却从来没有男朋友的身影。有一次我在公司又突然接到一个不愿意说自己姓名的女生电话,听了半天才想起来是她。她说她要准备离开北京回南方了,问我什么档案手续该怎么在学校办理。我说不清楚,问她为啥要离开,她说她北京的工作又不好,父母都在南方的城市。我说她不是在北京有房么,她说那也不如回家好。

    : 又过了两年,我们不知怎么有加了微信。当时我已结婚,我大概是问她有没有结婚了,她说她有个很好的男朋友。我开玩笑地说我当年后悔没有主动敢追求她,她说她不知道啊。也许是为了转移话题,她发了一张她养的小白鼠照片给我,问我是不是很可爱。

    : 后来,她的微信朋友圈停止了更新,再也没有了回复。和别的女同学聊起Y同学的失联,有的会说另一女同学的例子,说因为有的人不讲同学情分,故意不想联系了。有的会说Y同学的QQ空间较暴露的照片,说她毕业后风格变了。有的会分析也许就是她不想和某部分人联系的,更换了微信号。和有的男同学聊起,猜她也许是移民了。而跟大多数男同学我不会聊,我想他们肯定会说:我就知道你当年对她有意思,现在还惦记着。还是管好自己老婆孩子吧,瞎关心什么。

    : 其实有关Y同学的记忆已模糊不清,印象中和她接触的日子都是在北京的秋冬季节。而十几年后此时的北京正值深秋。如今去西单,发现曾经的西单文化广场和地下77街购物中心,已经不复存在。目前在封闭施工改造,不知道改造后会是什么样子。

    : 但愿人长久。                                          2019年秋作,2020年冬改

    : --

    2020-12-09
  • Re: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这年头还抱敏运观点的,一般是坏人了。

    正常点的都会支持我当,我当越做越顺手。

    有些人以为占着管理权限,就能成功为敏运拉到赞助发家致富,是天真了点。

    【 在 zxcvbnm0 (我无法发言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2:24:54 2020), 站内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站务一般会像你这样说话。

    : :

    : 为啥你不说我这就是和老头学的?

    : --

    2020-12-09
  • Re: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水木号称攻掺档大本因,有钱有闲人举了不。

    【 在 zxcvbnm0 (我无法发言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2:21:36 2020), 站内

    : 呵呵,我认为和精神病同伍的且睁眼说瞎话 还想掩耳盗铃的 其实和精神病是一个取向的

    : 因为太过于表露自己 也暴露了取向

    : 所以癫狂了,出来撒泼打滚,估计现实生活也不好,说不定濒临破产了

    : 现实生活好的没那么大戾气

    : 而且 到了老头的年纪还一直挂在一个很小众一直没有起色的网站,说明此人很闲,也没啥本事 现实中也没啥娱乐

    : 那些列数的人物 如今都离开了,他们都是在底层的时候才集聚在此  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 --

    2020-12-09
  • Re: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站务一般会像你这样说话。

    【 在 zxcvbnm0 (我无法发言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2:15:37 2020), 站内

    : 精神病患者一向都认为自己很正常的,而且智商很低

    : 怕被别人暴露了取向 所以到处欲盖弥彰 哈哈

    : --

    2020-12-09
  • Re: 说说回二线老家的大龄码农的情况吧 (转载)

    码农这种的对着电脑就能挣钱,和搬砖开挖掘机比起来强不是一点两点。

    【 在 fairytales (两小无猜)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说说回二线老家的大龄码农的情况吧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2:15:34 2020), 站内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WorkLife 讨论区 】

    : 发信人: coin1860 (Shane), 信区: WorkLife

    : 标  题: 说说回二线老家的大龄码农的情况吧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Dec  8 23:38:14 2020), 站内

    : 大龄专科码农,工作13年。 做了3年沪飘,2年杭飘。年轻的时候乘着招人要求不高在阿里混了2年。13年亏了1500RSU 回到西北2.5线老家。在一外企混日子一呆就是5年。  最近两年本地换了东家在top5的外资银行IT做架构。拼死拼活绩效今年拿了个绩效top, 一年税前70的样子,个人觉得在当地还算不错了。 本地面过华为给了18级,新部门冷门业务, 怕当炮灰没去。 面了阿里P8, 一面挺顺利的但是没下文,估计人家觉得年龄大性格还强势不好管。 一些初创互联网企业基本没活过2年的。给了offer也不敢接。

    : 基本已经定型没有上升空间,  跳到银行主要考虑金融码农年纪大还有些行业知识不像互联网那么容易被取代。另外就是银行相对体量大,要死也不是一时半会。不过性价比很低, 不到996 但也基本10 8 5了。经常开会早上温哥华,中午印度,晚上英国3班倒。工资就是死工资,年底bonus都基本是固定的。

    : 几年下来还和一些阿里前同事保持联系, 多数节奏踩对12年低位买房,15年股票套现, 投资美股踩中特斯拉,英伟达或者医药股就财务自由了。当年给我们打杂的外包小弟转正后都杭州三套房了。

    : 总体来看一线二线职业发展差距巨大,小城市就业机会太小, 内圈严重,企业少人才也少。 我现在组有几个帝国理工,伯克利,北大毕业的应届生工资都非常有限,当然这个预算能招来的名校学生水平也不会高。认识的还有一个05年入职支付宝的老大哥惨遭中年失业。

    : 只能安慰自己有得有失,至少不用996, 几年下来足球乒乓水平直线上涨, 有更多的时间陪家人也保住了头发。

    : --

    2020-12-09
  •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现在应该好点,养老院里面住满了囚犯。

    【 在 rCRH (rCRH)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7:44 2020), 站内

    : 以前贿选的,现在是乡镇指派,不过镇长一类都是受贿的。

    : 我们县至少以前县长,副县长全是会选上的,要100W,所以没任何发展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村干部选举上台的,村里长老都支持的,如果你乱来,大家都会针对你。

    : : 我爸就是这样,整天闹,现在闹的很孤立。

    : :

    : --

    2020-12-09
  • Re: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当兵就不要怕死。

    【 在 jjzhu (zhuzhu哼哼)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7:56 2020), 站内

    : 好好吃药,争取正常过年。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住养老院的人,不是坏人,时代的问题,不是人的问题。

    : :

    : --

    2020-12-09
  • Re: 刚打开了一箱wsj~

    好吧。

    【 在 fatlee (落色)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刚打开了一箱wsj~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7:14 2020), 站内

    : 哦 你认错人了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limenglin的表哥。

    : :

    : --

    2020-12-09
  • Re: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住养老院的人,不是坏人,时代的问题,不是人的问题。

    【 在 jjzhu (zhuzhu哼哼)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年底了精神病来开会么?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6:29 2020), 站内

    : 突然多了几个莫名其妙的精神病,除了资深患者zcup及其马甲外。

    : --

    2020-12-09
  • Re: 刚打开了一箱wsj~

    limenglin的表哥。

    【 在 fatlee (落色)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刚打开了一箱wsj~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5:34 2020), 站内

    : 你是?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向总好。

    : :

    : --

    2020-12-09
  •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村干部选举上台的,村里长老都支持的,如果你乱来,大家都会针对你。

    我爸就是这样,整天闹,现在闹的很孤立。

    【 在 rCRH (rCRH)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4:56 2020), 站内

    : 屁,我是懒得搞他们,没时间,要不统统给我下去。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我们村的村干部手下有党员骨干,估计会为干部辩护。

    : : 我没加群,所以不清楚。

    : : 村里有十几个党员做抓手,所以很牢固。

    : : ...................

    : --

    2020-12-09
  • Re: 刚打开了一箱wsj~

    向总好。

    【 在 fatlee (落色)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刚打开了一箱wsj~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2:31 2020), 站内

    : 居然挖这种坑

    : 【 在 rswilp 的大作中提到: 】

    : : 我家娃问我:妈妈,这是什么,给我买的东西吗?

    : : 我:不是,这是我自己的东西

    : : 娃:又是你的快递,,,咦?这不是你放在那儿的东西吗?

    : : ...................

    : --

    2020-12-09
  •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农村人就这个样子。

    【 在 haodage (平民百姓)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2:21 2020), 站内

    : 擦

    : 这都啥心理

    : 他又不吃人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官大,大家都怕,影响了我。

    : :

    : --

    2020-12-09
  •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我们村的村干部手下有党员骨干,估计会为干部辩护。

    我没加群,所以不清楚。

    村里有十几个党员做抓手,所以很牢固。

    【 在 rCRH (rCRH)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1:31 2020), 站内

    : 哈哈 春节我在村群里直接说 村干部自己富了,怎么不带领大家一起富裕呵呵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村干部说两句话,我都有点胆怯。

    : :

    : --

    2020-12-09
  • Re: 今年几乎每天和对象打羽毛球

    时间久了,就平平淡淡的,好多道理大家都懂,依然很幼稚。

    【 在 fairytales (两小无猜)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今年几乎每天和对象打羽毛球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49:55 2020), 站内

    : 我对象是个不爱运动的人,她一直号称静比动好。

    : 但是今年上半年疫情期间,呆在郊区房子里无聊就拉着她和孩子们打羽毛球。渐渐的她从不会到会打了,从只能打和平球到也能打激烈一点的对局了。

    : 9月回到市区后,现在每天早上送完娃上学后,或者中午吃完午饭后,就两个人一起去家门口的公园内打羽毛球,其乐融融。她也终于有一样愿意积极参与的户外运动了。

    : 强烈建议贵妇和地青跟家人试试。

    : --

    2020-12-09
  •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官大,大家都怕,影响了我。

    【 在 haodage (平民百姓)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50:48 2020), 站内

    : 怕他干啥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生活中县委书记到农村来,大家都害怕的很。

    : --

    2020-12-09
  •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村干部说两句话,我都有点胆怯。

    【 在 rCRH (rCRH)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49:11 2020), 站内

    : 东北农村啥也不怕哈哈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农村人很怕,我们村是这样,我也很怕。

    : : 前几天到村里来,我有点紧张。

    : :

    : --

    2020-12-09
  •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景深病就是这么个状态,疯疯癫癫的,待遇表面说不好,实际上还可以。

    或者表面上很好,实际待遇很差。

    夏天冬天都难受,没办法。

    【 在 defeatyou (lance~天地一沙鷗)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48:00 2020), 站内

    : 还有一句,县令破家

    : 有时都不用县令

    : 记得明朝有个例子是得罪了县里小吏,结果小吏就把他家的地报为上等,一下多了好多租税,直接破产了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生活中县委书记到农村来,大家都害怕的很。

    : --

    2020-12-09
  •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农村人很怕,我们村是这样,我也很怕。

    前几天到村里来,我有点紧张。

    【 在 rCRH (rCRH)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Dec  9 21:47:40 2020), 站内

    : 没人怕吧,算个屁啊。

    : 【 在 htians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生活中县委书记到农村来,大家都害怕的很。

    : --

    2020-12-09
  • 电视上说县令七品芝麻官

    生活中县委书记到农村来,大家都害怕的很。

    2020-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