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高校讲师类比行政单位的正科级吗?

    这个是正常的路子。一般学校会乐于配合。

    【 在 zdy01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就扯了,我单位几个都是提拔成副处然后去的省委

    01月27日
  • Re: 高校讲师类比行政单位的正科级吗?

    一般到副处级才有意义,副处级可以调动过去。讲师的话,常规应该是先在学校升任副处级,然后调出。

    另外,级别和职务要分开,讲师调入行政单位成为副处级领导职务应该是不太可能的。

    【 在 dot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好像哪里看到过这种说法。那有关系的话,可否升半格调动行政单位副处级岗位?

    01月25日
  • Re: 被伊精确打偏后米国后来又有什么行动没有

    这事儿吧,似乎是说美军基地打了也就打了,没啥大不了的。

    对美国来说,应该不是好的态势。

    中东局势这波双方的操作还是挺怪的。

    【 在 ppwind 的大作中提到: 】

    01月20日
  • Re: 北京人有钱怕死

    同样的大环境,经历不同很难说的。

    我们当时还骑车5公里去上课呢,没啥太多感觉。

    【 在 xiaohaizhe88 的大作中提到: 】

    : 亲身经历过非典的才能体会当时的白色恐怖多么可怕

    01月20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以前城隍庙上有写,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

    对于善行,所谓论心不论迹,可不是“不论迹”,而是开了一个大口子,给那些种种客观原因无法“论迹”的人,放宽到看人的动机。

    古代的腐儒尚且倡导降低行善的门槛,怎么你这个现代人就非要把行善的门槛提高呢?难道一定要让实行者自己损失利益才是善行吗?

    在你看来这种无耻的善行,如果实行的人多了,却可以让老弱病残孕能够迅速有座位,而你推崇的善行,却会导致这些更需要座位的人长时间不能座下。

    你认为你是在行善吗?是自我感动式的?有没有真正为这些老弱病残孕们想过,什么行为对他们更好?

    【 在 Ruo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就是限时租用的

    : 他把自己占用的时间,一秒不差的都享受完了

    : 然后该给下一个人的时候,给小孩说看你怪冷的,给,穿上。

    : ...................

    01月19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有明确排队顺序的不适用啊。

    【 在 iphone2 的大作中提到: 】

    : 优先分配法得是有权利分配的人

    : 比如你在医院、超市排队,到你了,前边刚结束的人招呼一个他觉得优先级高的人排你前边,考虑极端情况,之后的每个人都采用优先分配,你永远排不到了,你觉得合理吗?

    : :

    01月19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现实的问题是,恐怕你的朋友中有人连这点都做不到。

    【 在 FlytoSky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肯定不会选择这样的人做朋友

    01月19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嗯,就是这样。

    现实世界中如果有一半的人是这样的,我们这个世界就太美好了。

    【 在 Ruo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就是限时租用的

    : 他把自己占用的时间,一秒不差的都享受完了

    : 然后该给下一个人的时候,给小孩说看你怪冷的,给,穿上。

    : ...................

    01月19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这个例子中,羽绒服是公用的。只是他在某个时段占用而已。

    【 在 Ruo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个类比就不贴边了

    : 他就没有把自己的东西给出去过

    01月19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你这个例子要改一改:

    他可以把羽绒服脱下来一扔,但他是把自己的羽绒服给了这个人,而没扔。

    【 在 Ruo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我也举了一个类似的例子

    : 但是一万元好像有点严重

    : 就说一件衣服好了。有个孩子穿的薄,冷,你有羽绒服的情况下,剥了另一个路人的衣服给小孩是否是好事。

    : ...................

    01月19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所以复杂事情可以简单处理。

    楼主说的这个事情:是个好事儿,要鼓励。

    【 在 Ruo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真的很擅长把事情搞复杂

    : 其实任何一件事这么搞法都能搞复杂

    01月19日
  • 关于让座的事情可以考虑另外的例子

    比如你在路上开车,后面有个救护车拉着病人去医院,正常的反应就是马上让路,其实也没什么付出。有些人可能付出多些,比如直行右转一条道的时候,本来直行的等灯的,也右转,让个位置。无论付出多少都是善行。

    这个时候,估计没有人会这么想:急诊里面忙的够呛,这要死的病人去了,不是抢占其它排队的没那么快死的人的资源吗?

    是不是很荒谬?

    01月19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哈哈,这样你就尴尬了啊

    比如你看到了这种情况,他下车了,你的第一反应是鄙视;然后让座者突然发现,自己听错站名了,自己少坐了一站,于是你瞬间觉得他的形象高大了;然后他又想起来,他没少坐,自己记错了,然后你再次鄙视;这时突然他看了一眼微信,朋友早让他去下一站等他,于是你就凌乱了。

    没这么复杂,看最终效果吧。

    很多人善行都是举手之劳,没啥付出。

    【 在 Ruo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不是关键

    : 如果侵占别人资源做好事的前提是自己有付出资源。我也是支持的。

    01月19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涉及这种资源分配的,本来就是侵占别人的资源。

    老人小孩儿只要比他坐的时间长,就是侵占别人资源。

    【 在 Ruo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恶行也谈不上

    : 没有那么复杂,就是她有没有权利侵占别人资源去做好事,但是自己一毛不拔

    01月19日
  • Re: 怎么看待这种让座的人

    这事儿不能想那么复杂,座位的占有者有当下处理权力(当然是有限的)。

    你想想下面几种情况:

    1.让座者本来要坐3站,最初就把座位让给了老人小孩儿。

    评论:他本来就坐三站,然后老人小孩儿要坐到终点,是不是也侵犯了别人的利益?

    2.让座者本来要坐3站,在第二站时让给了给了老人小孩儿。

    3.让座者本来要坐3站,在第三站时让给了给了老人小孩儿。

    4.让座者本来要坐3站,在第三站快到站时让给了给了老人小孩儿。

    5.让座者本来要坐3站,在第三站快到站时让给了给了老人小孩儿,然后他想起来了自己还得再坐一站。

    你能评论一下这2-5有什么区别么?

    6.让座者本来要坐3站,在第三站快到站时让给了给了自己的朋友。

    7.让座者本来要坐3站,一想楼主会这么评论他,他干脆不招呼老人小孩儿了。

    8.让座者本来要坐3站,一想楼主会这么评论他,他赌气一直坐到了终点。

    总的来讲,这事儿有点矛盾,

    楼主若认为他是恶行,那也只能论迹不论心。

    【 在 Ruo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己坐了一路,当然了,人很多。

    : 等自己下车的时候,无视面前的人,招呼远处的老人小孩来坐。

    : 收获了一波感谢下车

    : ...................

    01月19日
  • Re: 大学学费十几年没涨,高校教师对社会的奉献造就了国家发展

    学费和教师工资基本没关系。

    【 在 qqq12789 的大作中提到: 】

    : 理解的人自然明白这句话的涵义。

    01月17日
  • Re: 请问怎么测一个比较大的激光光斑的功率?

    如果非测不可并且也有钱的话,可以考虑做一个大的积分球,然后把激光导进去,然后积分球上再开的小孔来测。

    【 在 novic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市面上的激光功率计受光面积都很小,请问什么地方有受光面积比较大的激光功率计?

    01月16日
  • Re: 请问石英玻璃的透过率和激光的功率有没有关系?

    石英材料的非线性折射和非线性吸收都很小,应该没有明显变化。

    但是,材料有激光损伤阈值,你得查一下数据,再看看功率。

    另外,石英和石英也不一样,分等级,阈值有差别。

    光折变专门讲非线性折射率的。或者看看非线性光学书。

    【 在 novic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比如入射激光功率在毫瓦级,和入射功率在几千瓦级,石英的透过率是一样的吗?

    01月16日
  • Re: 请教下紫光可见光分光光度计可以用来测粉末材料对激光吸收

    你仔细看,是激光吸收。

    这种基本不可能。

    【 在 macrocisco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

    : 但是有限制条件

    01月13日
  • Re: 一篇论文挂十几二十几个名字,真的没有问题吗?

    现在只看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这种需要大量合作的工作对于参与者就有点吃亏了。

    【 在 lovepp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的杂志会要求在后面写上各个作者的贡献,清晰明了。

    : 只是做理论的,也许两个、三个作者,甚至一个作者就够了。一个工作,做实验的,有些实验不是一两个组能完成的,做A实验一两个人,做B实验两三个个人,做C实验三四个人,再加上做理论的一两个人,可能还有做数值模拟的一两个人,多几个作者很正常。眼光不要太狭隘。

    0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