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代双娇(2) (转载)

    绝代双骄第二回∶双骄出道 恶人谷。

    午后。

    杜杀沉思中┅┅20%┅┅ 杜杀沉思中┅┅┅45%┅┅┅ 杜杀沉思中┅┅┅┅68%┅┅

    ┅┅ 杜杀沉思中┅┅┅┅79%┅┅┅┅┅ 杜杀沉思中

    ┅杜杀∶导演,我沉思这个镜头?底还要拍 多久啊?我撑得脑袋都疼了。

    导演∶没有办法,屠娇娇一直不出场,你就再撑会儿吧!

    杜杀∶那好吧。

    杜杀沉思中┅┅┅┅┅┅┅┅┅┅84%┅┅┅┅┅┅┅┅┅

    观众∶靠,花了钱来看,就看这个傻X沉思??退票退票!

    导演∶哈哈儿,屠娇娇那个笨蛋今天拉肚子,你来救救场 吧!

    哈哈儿∶我?可是我还穿着西装哪!

    导演∶没事儿,反正是无厘版的。

    哈哈儿∶那行。

    哈哈儿∶杜老大,俗话说得好,哈哈,春天不是读书天,如 此好的阳光,你为什麽不睡

    个午觉呢?学人家沉思什麽啊?

    杜杀∶我在暝想┅┅ 哈哈儿∶不知道老大在想些什麽?

    杜杀∶我在想,十六年前那次群众大会,究竟是谁给我出的 馊主意,让我把江小鱼那个

    小王八蛋养活下来?

    哈哈儿∶那个┅┅

    杜杀∶哈!我想起来了!就是你这恶棍!!!

    哈哈儿∶冤枉啊,老大,不是我!我记得是屠娇娇啊!

    杜杀∶不对!就是你!我说是你就是你,不许反驳!

    哈哈儿∶不要紧,我想起来了,我有每次群众会议的会议纪 要,等我给你找来一看就知

    ! 哈哈儿推门出去,从门外场务手里接过一个本子,又走回 来。

    哈哈儿∶老大,就在此,请看!

    杜杀∶让我来找┅┅十六年前┅┅群众大会┅┅喏,看!就 是你!(念)哈哈儿提出一

    个建议,让大家养活燕南天带来 的孩子┅┅

    哈哈儿∶啊?让我看看┅┅墨迹未干┅┅(回头看窗外,场 务冲他杀鸡抹脖地使眼色)

    靠,好吧,是我干的。哈哈,不 过老大你大可不必为此伤脑筋呀,小鱼儿这十六年虽然

    一向 随地大小便,不遵守交通规则,乱收保护费,调戏高龄产 妇,还偷了你老人家名

    牌针织精纺纯棉的内裤,但是我们还 是可以想出办法的呀∶办法就是∶我们把他赶出恶

    人谷!

    杜杀∶如此好的建议┅┅你为什麽不早年提出来?

    哈哈儿∶老大┅┅不要再掐我的脖子啦!现在提出来也不晚 啊。

    杜杀∶好吧,把小鱼儿叫来,立即召开部门主管会议,今天 晚上就叫他滚蛋!

    恶人谷中,恶霸地主张富贵家门口。江小鱼手抱一个纸箱, 一声不吭,很酷在站在原地

    ,目光飘忽,头发零乱,嘴角斜 叨一根香烟。

    张富贵∶小鱼儿大老爷┅┅今年的租子已经交过了啊┅┅ 小鱼儿还是不出声,把手里的

    纸箱子一转,原来上面贴着五 个大字∶人人有妞泡。

    张富贵∶又是一个新名目?可是我家真的已经没有余粮 了┅┅┅ 小鱼儿换了一个姿势

    ,继续很酷地站着。

    张富贵∶好吧好吧┅┅这是老夫我的棺材本了,就五两银 子,拿去吧┅┅┅55555

    张富贵隔壁的李土匪扒在墙头上看到了此情此景,不由悲从 中来,大哭三声后抽刀自尽

    李土匪隔壁的风骚王扒在墙头上看到了此情此景,不由悲从 中来,大哭三声后脱光了衣

    服躺在床上,等着租债肉偿。 正在烦恼之时,忽听窗外一声大喊∶江小鱼!!杜老大叫

    你 去开会! 江小鱼这才收拾东西往来路上走去。

    风骚王长出了一口气,爬起来把衣服都穿回去,忽然想起来 了隔壁自杀的李土匪,不由

    得泣泪交下∶李~~大哥啊,你死 得冤哪┅┅

    李土匪∶不要再哭丧了,我没有死!装死的!!

    风骚王∶啊?这样也可以?

    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江小鱼终于决定立即离开恶人谷去寻 找新的生活。当晚,恶人谷

    中一片欢腾,杜杀代表十大恶人 发表了《独立宣言》,并把当天定为谷庆日,以后每年

    此日 都要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一时间谷中人人喜悦,个个幸 福,烟花炮竹满天飞,

    酒池肉林,莺歌燕舞,大家从此过上 了自由、平等、博爱、快乐的日子,每个人都上

    http://www.gameking.com.cn,又方便,又便宜,还能防止别人偷转这篇 文章呢! (闷

    闷拼命打青霞的头∶靠,老子叫你插一段社区的东西, 你就弄成这样? 青霞∶老大,

    不要打我,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实在不知道插 在哪儿好了!)

    绣玉谷,移花宫。

    邀月∶无缺,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要再跟宫里的娘们儿混 在一起,这就出宫去找一番

    新天地吧。

    花无缺∶无缺明白,不知道大姑姑还有什麽指示?

    邀月∶没有什麽别的是,就是有一个叫江小鱼的,从恶人谷 出来,你去替我把他杀了!

    花无缺∶无缺知道了,那麽没有别的事无缺就告退了,无缺 会在第一时间离宫的,请两

    位姑姑早点休息,睡前不要忘了 嘘嘘,便后不要忘了刷牙,坚持爱国卫生运动,保持良

    好的 心情┅┅

    邀月∶知道了,你下去吧,看看有什麽该收拾的,叫苹姑帮 你收拾一下。

    花无缺∶那无缺就走了,两位姑姑千万不要忘了每天做水果 面膜,还有上回宫女买回来

    的那种洗发水是假  伪劣产品, 用了会增多头皮屑,切记,切记。

    邀月∶你他妈的再不走当心老娘扁你!

    花无缺∶大姑姑,你扁我不要紧,但是扁人多了容易生皱纹 的,对驻颜有严重的害处,

    你千万要记住,如果你要扁我, 就让宫女代劳好了,自已就不要动手了,好麽?

    邀月∶滚!!!!!

    花无缺退下。 怜星∶姐姐,不知道你为什麽要让无缺去杀江小鱼呢?

    邀月∶这个,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怜星∶莫非你还在恨江枫没有跟你产生爱情?

    宫女一∶不一定,大概是邀月宫主以前跟燕南天有什麽过节 吧?

    宫女二∶我看是大宫主最近更年期到了,不爱吃鱼,听到鱼 就头疼。

    宫女三∶你们说得都不对!我早就听说了,大宫主怕江小鱼 和无缺公子一见面发现彼此

    长得很象就怀疑自己的身世然后 就揭穿了他们是同胞兄弟的秘密┅┅

    宫女四∶你说得才无稽呢,如果大宫主怕江小鱼和无缺公子 相认,就根本不应该让无缺

    公子去杀他!

    邀月∶看来这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大家都有自 己的意见,那麽,究竟谁说

    得对呢?让我们先尝开心果,再 品大碗茶,究竟谁的对,还得问专家!----请看大屏幕

    ! 大家一起看向大屏幕,原来是最近移花宫的线报从基层反应 上来的录相,镜头中江

    小鱼在昆仑山一带吃喝 味模用晒?骗,而且每到一处名胜古迹都要刻字留念∶江湖第

    一大帅哥 玉郎江枫与江湖第一小妖精邀月宫主之私生子江小鱼到此一 游!

    邀月(咬牙切齿)∶你们看看这个该死的都说了些沈嘛?? 我不杀了他,我,我,我还

    怎麽做人啊我?

    怜星∶那也犯不着让无缺杀了他啊,他们是同胞的兄弟,这 样做好残忍的。

    邀月∶管不了那麽多了,先杀了再说吧!

    怜星∶唉,要不是我们前年练什麽名玉神功都把双腿练废 了,其实我们自己就可以做

    这件事的!

    邀月∶怕只怕无缺这孩子太古板,不是小鱼儿的对手!

    怜星∶那姐姐你可就小看无缺了!

    邀月∶此话怎讲? 怜星∶请看闭路电视--- 只见电视中,花无缺正在慢吞吞地收拾行李

    ,他面前已经有 五个行李箱,七个旅行袋,八个塑料袋,十二个牛皮纸包, 三十六个

    双肩背,他还在拼命把一个金元宝往自己的腰里 塞。

    铁苹姑∶少爷,东西太多,实在放不下啦!

    花无缺∶如此说来,苹姑姐姐,麻烦你到内务处再领三个纸 箱子来,另外再领点儿打包

    带什麽的,可好?

    铁苹姑∶咱们只是下山走一趟,不用带这麽多东西吧?

    花无缺∶姐姐不知,俗话说得好,有钱好办事,所以钱是不 能少拿的,而且,我说什麽

    也是移花宫出去的人,如果排场 不够大的话,怎麽能造成轰动效应呢?所以东西也是不

    能少 带的呀。 ┅┅┅

    邀月:好,很好,这下天魔遇上地鬼,让他们俩人在窝里斗去 吧!

    (花无缺忽然从门外飞奔而入,气喘呼呼)∶两位姑姑,我 差点忘了一件事,就是两位

    姑姑如果要上gameking 的话,千万不要忘了点“古龙群侠传”讨论区!!

    邀月∶怜星┅┅把我的枕头递给我┅┅一个不够,再来两 个,顺便把那个水杯也递过来

    ┅┅

    怜星∶给。

    邀月∶无缺,你站好了,别动┅┅着!!看我的满天花 雨!!!

    2001-09-27
  • 搞笑版绝代双娇(1) (转载)

    她1.65左右,23岁,成都人,嗯,比较pp

    现在在川大读研,有心的跟她联系吧,不用回我信箱!

    她宿舍电话:02885414692(找喻珏就ok)

    手机:13628018816

    qq:77679236(一般下午5、6点-8点吧,不一定每天)

    btw:她现在就在qq上

    2001-09-27
  • 教育的成功还是悲哀

    文/亚瑟

    上午要买一本书,去了海淀图书城,买到之后习惯性的转了转,

    又到了常去的九章书店,里面进了一些新书,有的真是很不错,

    在那儿翻看的时候都有种想买的冲动了。

    然而仔细想想最近的日程,估计是没有时间能坐下来仔细品味这些好书了,

    只好作罢。

    走出书店,忽然想到若干年前,似乎也有这么一幕,

    在书店里面游荡(似乎这个毛病改不掉拉,嘿嘿),发觉一本好书,

    爱不释手,掏出兜里的所有零花钱,发觉刚够,兴冲冲的去交钱。

    然后才想到,好多的功课,好多的题,再转念一想,去他的,

    大不了不做了,看我喜欢的书要紧。

    多年之后,经过了一层深过一层的教育之后,我竟然舍弃了那份执著,

    这是教育的成功,还是悲哀?

    200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