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不知疲倦的圣克鲁兹岛——圣克鲁兹岛

    翌日,我起得很早,搭乘早七点从“天堂之都”巴克里索莫雷诺港前往圣克鲁兹岛的快艇,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和阳光的炙烤,抵达了阿约拉港——圣克鲁兹岛上的小镇。

    在阿约拉港的码头直接打车前往事先预定的旅店,Galapagos Best Stay Hotel,旅店的主人Kevin是一个高大和蔼的白人老头,他是美国人,退休后来到加拉帕戈斯群岛经营了这家旅馆,把每个客房都布置的简单整洁。Kevin最经典的打扮就是带着一顶有着大大后遮阳布的帽子,手臂上、脸上都涂满高浓度的防晒霜,还有汗津津的T恤;他的定位不仅仅是旅店老板,还义务充当旅客的向导,仿佛那是他必须尽的职责。他会拉着新入住的旅客,叫上一辆皮卡Taxi,把旅客都装上去(车里边坐女士,卡车斗上坐男士),然后让司机绕着镇子开,给大家讲解小镇的种种注意事项,坐在皮卡Taxi后斗里的男士们就拿着对讲机听着坐在Taxi里的Kevin给大家滔滔不绝地讲解。我觉得Kevin过得是田园般的生活。

    圣克鲁兹岛的阿约拉港是个热闹的小镇,每天都接待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自然商业气息浓郁得很。沿海的小路边一排排的纪念品店和各具特色的餐馆。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往返于各个岛屿的形形色色的人;睡在码头木椅上的海狮,随时能让人们感受到加拉帕戈斯与自然界的亲密无间。

    阿约拉港码头熟睡的海狮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天堂之都的夜——圣克里斯托巴尔岛

    听朋友说,在加拉帕戈斯群岛,龙虾很便宜。对我这个喜欢海鲜的人,本想在这里好好地吃几顿龙虾;可是餐馆的大厨说,这个季节没有龙虾,在所有岛屿的任何地方都找不到,说完,拿出来一个看起来像虫子一样但如同龙虾般大小的东西——没有双钳,看起来有点像小时候家里爬的潮虫,“but We have similar one”(我们有替代品)。我就点了这个,烤得外焦里嫩,沾着辣汁,吃起来还蛮像龙虾的。后来得知,这种虾的英文名叫做Slipper Lobster,在国内叫做毛缘扇虾。

    夜幕降临,太阳在海的一边渐渐落去,留给巴克里索莫雷诺港的是形形色色的游船剪影;夕阳的红晕渐渐从小镇的街道上退去,整洁的石板路上的木杆路灯闪亮起橘红色的光。小镇前被火山岩包围的半月型沙滩依旧沸沸扬扬地填满了海狮们“咩~咩~”的叫声。海狮们懒洋洋地躺在被路灯照耀的沙滩上;有些“勤奋”一点儿的海狮挪着它们圆鼓鼓的肚子,扭动着身体,用两只柔软的船桨一样的前肢笨拙地踩着横七竖八的海狮同伴们,毫无目的性地穿行,被这样“不安分”的家伙吵醒,脾气不好的就会挺起脖子,张着大嘴发出“嗷~嗷~”的吼声示威。

    沙滩上不时地会响起“嘎嘎嘎嘎”的声音,那是长着绒毛的小海狮在吸允母海狮奶头的声音。一只母海狮躺在距离石板路很近的石阶上,肚皮朝上,它的皮毛是被海水滋润过的很好看的棕黄色,一只小海狮正伸着脖子吸允奶汁。小海狮警惕地抬起头看着我,停顿了一会后确定我没有恶意,就用毛茸茸的小脑袋继续寻找妈妈的奶头,“嘎嘎嘎嘎”地吸允起来。而海狮妈妈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夜色时光,时不时地用它那短短的手鳍拍打着肚皮。

    这只母海狮,在人类的面前似乎显得微不足道,可能在强大的肉食者面前也无能为力,但是,它在小海狮的心里一定是最温暖的港湾,是这个世界上最可依靠的,也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无比的。而这只小海狮,吸着妈妈的奶渐渐长大,总有一天会离开它的妈妈,穿过浩瀚无比的太平洋,在北冰洋觅食鲜美的鱼群,在印度洋躲过鲨鱼的捕食,与座头鲸共舞,登上大西洋深处的无名的小岛,邂逅前所未闻的海鸟,我想,它的成长,它的强大与勇敢,一定也会成为妈妈的骄傲。

    我的妈妈在别人的眼中只是很普通的女人,但是她在我的心中却有着无可替代的位置;我从小就没有父亲,妈妈就是我生活中的唯一的港湾;而我的心愿是成长为强大的男子汉,去成为她的骄傲。有一天,我告诉她我考上了中国最好的大学;有一天,我告诉她,我夺得了校园健美亚军;有一天,我告诉他我加入了世界一流的企业,成为了一名销售工程师;有一天,我告诉她我在巴黎,在纽约,在亚马逊雨林,在里约热内卢;我告诉她,我每天都活得很开心……我已经离开她温暖的港湾,能够在任何环境中,坚强、勇敢、乐观地面对整个世界,我想,她的内心肯定会为我骄傲……

    沿着沙滩向小镇的另一端走去,海岸小路的下边是火山岩块,一些大而平的石头上慵懒地躺着“不大合群”的海狮。一只海狮也许喜欢昏暗的灯光,因此趴在了路边的长木椅上不愿意离开,仿佛找到了一张舒适的床——今晚就睡这了。我被这只海狮的浪漫情趣打动,也找到了一处面向大海的长木椅,躺下来,仰望洒满星辰的夜空。

    清新的海风让地处赤道的小镇之夜凉爽舒适,耳边是海浪拍打礁岩的乐章和海狮的低鸣,海风中除去海水的鲜腥,还有一股独有的海狮的味道。此刻,简单至极——硬梆梆的木椅,满世界闪亮的星辰,海浪与海狮的奏鸣;也许我现在就是呼吸着天堂的空气,听着天堂的声音。能够让人心无旁骛地感受世界的美,此地应该就是在天堂了吧。

    天堂之都的夜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驶过大片的绿地,驶过耸立着巨大风车的山峦,我随后前往了La Loberia和Las Tijeretas,它们是分别位于小镇东边和小镇西边的海岸,不过风格类似,海岸堆满了大小不一的黑漆漆的火山岩块儿,到处都是爬在石头上的有鲜红色外壳的螃蟹。

    卷起裤管,可以再这样浅岸走上一百米,成群的小鱼在脚下游来游去,偶尔还有几只鸭梨装的河豚。那些较大的岩石被太阳晒得滚烫,海狮们趴在这样的石头上拍打着肚皮,怡然自得。阳光的照射在深浅不一的海水上,让它由近及远呈现出了多彩的蓝带,几艘游轮就飘摇在这样的蓝带上。

    我随着司机师傅的小儿子,在海水扑打的火山岩上蹦来蹦去,看着那些鲜红色的螃蟹在黑漆漆的岩石缝中躲躲闪闪;我们偶尔打扰了海狮的休息,还会遭到粗暴的吼叫驱逐令……

    La Loberia清澈的浅滩

    La Loberia开心的海狮

    Las Tijeretas多彩的蓝带

    Las Tijeretas海崖上的海狮

    Las Tijeretas海边岩石上躲躲闪闪的红嫩螃蟹

    Las Tijeretas 海狮和人们共享一处沙滩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从巨龟的栖息地离开后,司机师傅把我带到了El Junto——圣克里斯托巴尔岛中部的火山;车子停在山下,我沿着茂盛草林中的石路攀爬了二十多分钟,到达了山顶,看见绿荫之间有一个平静的湖,坐落在弹坑般的圆形区域——这就是火山口——找不到波澜的湖面上空盘旋着军舰鸟的身影。几千万年前,这个火山是铸造圣克里斯托巴尔岛的主要力量,地球的愤怒从这里喷发,滚烫的岩浆冲出海面,凝固了海洋…… 几千万年后,从火山口所在的山顶望去,草林几乎覆盖了所有的土地,这里再也不是火山喷发之初那地狱般的景象,而成为了生机勃勃的乐土。

    圣克里斯托巴尔的火山口 El Junto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我静静地坐在巨龟栖息地不远处,让它们对我放松警惕。看着它们在林间缓慢行进的步履,我能感受到漫长而纯净的生命。加拉帕戈斯巨龟的寿命将近二百年,在漫长的时光中,它们日复一日,只知道树林和池沼,活得是如此平静。

    林间的加拉帕戈斯巨龟

    加拉帕戈斯象龟存活于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各个群岛上,但是各个岛屿之间的差异,却让不同岛屿上的象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有的岛屿地面食物充足,象龟的龟甲呈现出半球形,这使得它们便于在林间穿行;而有的岛屿地面食物稀少,它们的龟甲前方突起,成马鞍形,这便于它们伸长脖子啃食高处的仙人掌肉。司机师傅说其他岛上的象龟“Muido Grande”(大得多),他的意思是,生活在其他岛上的象龟比这里的要大得多,这让我更加期待接下来的行程。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跟着司机的小儿子原路返回,发现司机师傅已经在他的车里等很久了,上了车后,便奔着下一个目的地驶去——去寻找加拉帕戈斯的标志性动物,世界上最大的陆龟——加拉帕戈斯象龟。它们在几千万年前就在这里留下了足迹。

    车子行驶在密林之中的小路上,突然从岔道转了个弯,行驶不多久停下来,司机师傅示意我下车。跟着他走进了一片稀疏的树林;在树林的中的一处有些水潭的地方,我看到了成群的巨大象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陆龟,它们布满鳞片的粗壮的腿犹如大象的巨足,支撑着巨石般高耸的甲胄;它们伸起长长的脖子,缓缓地行进,犹如闪烁在林间的远古生灵,时光仿若凝固在了侏罗纪。巨龟们成群地聚集在树荫中几近干涸的水潭旁,见到我们走近,它们会格外谨慎地将长长的布满赘皮的脖子缩入甲壳,同时前足会向两道钢门般地闭合在身前,同时,发出巨大的喘息声,“嘶~嘶~”——古老而深远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林间的加拉帕戈斯象龟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走下石崖,返回沙滩,司机师傅的小儿子兴致勃勃地朝我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寄居蟹,这只比之前见到的要大五倍的样子;我拿过这只“戒备森严”的寄居蟹,把这个大“螺壳”放在手里,沉甸甸的。没一会,它就没耐心地从壳里探出头来,试图用钳子夹我的手心。我赶紧把它放在了沙滩上,它尽情地“逃走”了,螺壳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沙印。

    司机师傅的小儿子给我抓来的大个寄居蟹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司机师傅没有让我在沙滩多停留些许的意思,嘴里一直在嘟囔着一个词汇,我也没听太清楚,总之,他是想带我到礁石山上看些什么。我跟着他走到岸边由大大小小火山岩堆成的小山下,没有路,我跟着他,踏着不规整的石块向上爬,到了“山顶”的时候,我正要欣赏眼下半月形的沙滩,司机师傅却拍了拍我的肩膀,指着不远处的石崖——蓝脚鲣鸟!有两只蓝脚鲣鸟就卧在不远处的石崖边。没想到竟能如此近距离地见到蓝脚鲣鸟!我慢慢地向它们靠近,其中一只警觉地站了起来,露出了鲜明的蓝色脚蹼。我绕路走到石崖的另一边,另一只蓝脚鲣鸟也站了起来,“扑嗒扑嗒”地挪动着蓝色的脚丫,就像在跳慢节奏的恰恰舞;它用两只圆圆的眼睛正脸看着我,这种用正脸打量人的模样让它显得喜感十足;它的喙不同于大多数鸟类,看起来很柔软,有橡胶的质感。我慢慢地走进它,它起初有点慌张,但是并没有飞走,渐渐地我们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一米;我们就在这样的距离相处了很久,只有目光的交流。它并没有感到不安,或许把我当成了来崖边作客的新朋友。

    海崖边的一对蓝脚鲣鸟

    蓝脚鲣鸟站了起来,露出醒目的淡蓝色脚蹼

    蓝脚鲣鸟的淡蓝色脚蹼

    海崖边的蓝脚鲣鸟

    海崖边的另一只蓝脚鲣鸟

    它的喙看起来软软的

    和我四目相对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走到被枯枝灌木和仙人掌林包裹的小路尽头,一片被晨光照耀下的沙滩和海岸呈现在眼前。湿漉漉的沙滩纯净得没有人类的脚印,反射着点点磷光的海浪在这里尽情地舞蹈;司机师傅此时充当起了向导,带我踏着白沙,朝着沙滩一边的礁石矮山走去。沙滩上有星星点点的小身影走走停停,那是背着各色螺壳的寄居蟹,见到我们走近,就将身体完全缩进壳里,留下静悄悄的“海螺壳”跟着身后叽叽喳喳的小脚印儿;见我们走远了,就深处眼睛窥探一番,探出八脚拖着海螺壳迅速“逃离”。司机师傅的小儿子见我对沙滩上的寄居蟹感兴趣,就在地上捡了一个,捧在手里让我看。随后,他又在地上捡了一把“海螺壳”,将它们放在沙滩上。这些小小的螺壳在沉静片刻之后,终于没有耐心开始摇晃起来,随后两只小眼睛竖了起来,左看右看后,迅速弹出八只小脚,四散而去。

    奇诺湾畔

    奇诺湾畔的海

    司机师傅的小儿子给我看他捡到的寄居蟹

    司机师傅的小儿子捡到的寄居蟹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这辆丰田的老式皮卡驶入了浓雾,蜿蜒起伏地又离开了浓雾,一直开到了一片如同被火烧过的土地前,司机师傅停下来,告诉我到了第一个目的地,奇诺湾(Puerto Chino)。眼前是一片干枯的灌木丛,零星地耸立着高大的仙人掌;这里有一条小路的入口,司机师傅让我和他的儿子跟着他,带领我们进入了这条通往未知的小路。虽然语言不通,司机师傅一路上指着地上爬的小蜥蜴,仙人掌上的小鸟,教我当地语言的发音,并且示意我做好较长时间行走的心里准备。

    前往奇诺湾的必经之地,稀疏的仙人掌林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居民区,出租车都是统一的皮卡,一是能够适应颠簸起伏的路况,二是能够拉更多的人和货物。如若打车只在镇子里转,司机师傅只收1美金。但是我的行程是要去距离居民区很远的地方,我将这些地方列在了纸上随身携带。在海边的小路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是一个小个子中年男人,棕色的皮肤昭示着他的南美土著血统;他不会说英文,只能讲西班牙语,我把列好的地点清单给他看,示意要去这些的地方。他一口价60美金。成交后,司机师傅在小镇里转了几个弯,在一个小屋门口停下了,示意让我等一下。原来是叫上了他可爱的儿子。我觉得心里暖暖的,不禁对比起了自己那个没有父爱的童年;不过我相信未来的我会成为很好的父亲,将没有得到的美好温暖子女。人生总会有不完美,如何在不完美中学会去爱生活,爱世界,发现美好,才是最重要的。

    没几下,车就驶出了小镇,没了房屋,没了石板路;颠簸在尘土中,两旁是茂密的森林。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一辆车,一座岛——圣克里斯托巴尔岛

    以为起得很早,穿过蒙蒙亮的空荡小镇,来到海边,却听到海狮们“咩~咩~”的叫声充斥着沙滩和礁岩;经过一夜的时光,海狮们睡满了小镇的岸边,路标下,木椅上,石板路旁……它们的睡姿憨态可掬,尤其是那些捧腹大睡的样子,着实让我忍俊不禁。看见我走过来,它们大多漫不经心地打量一眼,继续悠哉地睡去。欣赏着海狮们的睡姿,看着港口木栏杆上搔首弄姿的鹈鹕,慢慢地清晨散去,石板小路上多了几个人,过了几辆车。

    清晨卧在沙地里的海狮宝宝

    在渔船上也能睡得很香

    清晨惺忪睡眼的海狮

    霸占了高档床榻的海狮

    天堂之都的晨,海狮睡了满地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小镇的路灯亮起来了,映得世界橘红。我在海边路旁的小店点一份有大虾仁的炒饭,吃完后,怀着一份随遇而安的闲适心态,走在小镇横横竖竖的石子小巷——世界已经如此美好,何必做匆忙的过客。一个上了年岁的印加摸样的老男人拦住了我,非常热情地邀请我去他家的旅馆;起初,他的热情劲儿着实吓到了我,可是跟随他看了房间后,心满意足。Hostal EMANUEL,在这家旅店,有一个很温馨的单间,独立的卫浴,一晚只收25美金,于是我决定安于此处了。这里就是我在“天堂之都”的家。

    入夜,天堂之都

    小镇路边的木椅,是海狮温馨的床榻

    美味的海鲜饭和印加可乐

    布满黑色火山岩的海岸托起了一个小镇,慵懒的海狮无处不在,海的声音回荡在耳畔,自由自在的空气弥漫身边。此刻,我的身影随同天堂之都迷失在距离南美大陆960公里的太平洋深处。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太阳渐渐西沉,将余晖洒向成群栖息的海狮群,洒向桅杆上的鹈鹕晾着的翅膀,洒向远方停泊的游船剪影。渔民们在这红晕的世界里整理着收获的海鱼,一位渔民见到我正在为渔港的夜景和几只海狮拍照,主动从箩筐里提出两只大鱼,让我为他拍照;并且要我拿着一只大鱼,与他合一张影。从他生动的表情,足以看出生活有多美。

    热情好客的当地渔人

    黄昏的渔港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巴克里索莫雷诺港,这个有人类居住的小镇,在地图上看,仅仅是圣克里斯托巴尔岛东边的一个小豆丁儿,沿着这个被称做天堂之都的海岸,从一边走到另一边,也不过十五分钟,在礁石环抱的海岸仅有的沙滩上,慵懒地躺着大群的加拉帕戈斯海狮,它们略像山羊般的“咩~咩~”的叫声,让小巧的巴克里索莫雷诺港时刻喧嚣沸腾着。

    小镇前半月型的沙地,躺满了海狮

    小镇前的海狮群

    较为销魂的几只

    半月型的沙地,夕阳的余光,海狮的身影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慵懒的海狮几乎占据与沿海小路相接平坦的礁石,横七竖八地栖息其上;正在为这些海狮“不雅”的姿势拍写真时,却发现礁石铺就的浅岸里游曳着飞碟般的鳐鱼……

    海崖上的海狮

    海崖上的海狮,这是只幼齿,睡姿销魂

    海崖上的海狮,半月型儿的睡姿

    海崖上的海狮,这一只皮毛闪亮

    枕着爱人入睡

    枕着妈妈入睡

    抛锚渔船上的睡海狮

    海崖上的海狮,被夕阳映红了肚子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初见天堂之都——圣克里斯托巴尔岛

    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省称自己的首府为“天堂之都”(Capital del Paraiso),它就是坐落于群岛东边的圣克里斯托巴尔岛的居民区——“巴克里索莫雷诺港”(Puerto Baquerizo Moreno)。每天下午两点都有从圣克鲁兹岛的阿约拉港码头开到这里的快船。我抵达群岛的当天,就乘着这班快船抵达了巴克里索莫雷诺港。两个多小时的航行有些索然无味,还要承受着赤道太阳毒辣地烘烤。唯一能提起精神的,就是船员不时地提醒大家,“Dolphin!Dolphin!(海豚)”并兴奋地指向远方。我们会看见有海豚跃出海面,它们与快艇一同前行。

    刚一抵达巴克里索莫雷诺港码头,就看见码头旁废弃的石阶上躺满了海狮;还有几只海狮睡在码头出口的木板路上,丝毫不顾及行人的感受。我看着眼前睡在路上,皮毛光亮的海狮,忍不住蹲下来用手指戳了戳它的后背,没反应,于是我又戳了戳它,它似乎感觉到了,抬起耷拉在地上的脑袋,转过头来,看到我后先是有点吃惊,随后恼怒地转过身来,那架势大有咬我一口的意思,我慌忙站起来向后跑,它不甘心,用两只手鳍拖着身子,伸着脖子追我,见追不上就停下来,我也停下来,它又启动,要追上来,反复几次,追不上我,放弃了,不过看起来它还是很生气我扰到了它的好梦。

    圣克里斯托巴尔码头的废弃石阶上,躺着硕大的海狮,一个小女孩在跟它们问好

    码头木板路上的海狮

    码头木椅上的海狮

    通往小镇的木板路上,睡着海狮,梦着甜梦

    海边的木椅,是海狮舒适的床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摆出各色优美睡姿的海狮,无所事事的海鬣蜥,点缀在深暗礁岩的鲜红螃蟹,飞来飞往的鹈鹕,仅仅就在阿约拉港的码头,仅仅是候船出海的短暂等候,就能看到这般生机勃勃的景致。那么,接下来的行程,一定会发现更多的惊喜。

    礁岩上的红色螃蟹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不知不觉中,我似乎走到了海鬣蜥的家,满地都是摆着“木”字的肥硕的胖家伙,一直排列到入海处的大礁岩上,这景象及为壮观——岩石堆里趴满了大大小小的海鬣蜥,它们齐刷刷地盯着我这个不速之客,鼻孔中喷出的水滴此起彼伏。不过它们还是一贯地淡定,懒洋洋地不愿意挪动半步,海浪映衬下的这个大家庭,仿佛是岩石上的点点雕塑。我用相机给海鬣蜥们拍了一张全家福。

    误入海鬣蜥的家

    2014-04-25
  • Re: 【浩瀚太平洋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在这里,海风卷着原生态的动物气息扑鼻而来,虽然不那么好闻,但是我嗅到了一种自由自在。我呼吸着这种自由自在,听着海的声音,沿着海亭边的礁岩向远处走去。原来不止在海亭旁边有那么一群海鬣蜥,在不远处的海滩上,到处都是它们的身影,在金黄的沙滩上,在蓝色的石柱下,在废弃的汽车旁;它们如此恣意地活在这里,或顶着独有的“白色盐帽”仰天发呆,或在沙地上扭捏地踱着步,或在黑色的礁石上沐浴海风,还有的像兄弟一样互相依偎。看来,岛上的“原著民”是一群外表狰狞,内心平静,憨厚呆萌的小动物。

    到处都是海鬣蜥,它们是岛上的原住民

    这两只海鬣蜥无视我的存在,在沙滩上PK

    刚刚爬上岸,吃完海藻的家伙

    沙滩边的海鬣蜥和海狮大叔共处

    海崖上的亲密兄弟

    2014-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