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这么多年,小米售后还是没长进

    我的手机是自己瞎插卡,弄不出来了,但是有一个卡槽还能用。

    到了小米售后,拿进去看一眼,出来告诉我拆坏了,要380块换一个板。

    我当时不乐意了,我说拆可以,你得先和我商量一下吧,你不和我商量就拆坏了怎么回事啊。

    然后给我拿出来了,也没要钱,卡槽也清干净了。

    【 在 Aorgil (羽扇纶巾赴征尘)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说不修了,售后说再试试,果然再试试就修好了”,赞这个!

    2019-08-27
  • Re: 小孩喜欢有空间感的游戏怎么培养

    状态这么好,感觉不用培养。

    【 在 jhlxl (喳喳喳喳) 的大作中提到: 】

    : 男孩快7岁,最近疯狂迷上折纸,自己一个人看书能折好几天那种,平时还很喜欢魔尺,乐高,智力球,这种要怎么培养?想帮孩子多拓展点相关活动,发挥天性

    2019-08-27
  • Re: 市面上不再版的书籍 各位去哪里买的 ?

    孔夫子

    【 在 qazwsxedc888 (qazwsxedc888) 的大作中提到: 】

    2019-08-23
  • Re: 米家液晶小黑板:365天超长续航!49元起

    淘宝这个价格应该能买局部消除的了

    【 在 cha (老王|cha,notX,not插,not差|潘驴小闲)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您可以看一眼taobao,会发现惊喜的……

    2019-08-22
  • Re: 论武侠小说人物及其创作原型

    金庸《射雕英雄传》(1957)

    人物故事 →(夺胎换骨)

    *    还珠《云海争奇记》(1938)

    *    朱贞木《蛮窟风云》(1946)

    *    白羽《十二金钱镖》(1938)

    ˙「北丐」洪七公造型:「这人一张长方脸,頩下微须,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绿竹杖…」(第12回)实则其习性、身份与《云海争奇记》中「神乞」车卫之描写如出一辙,唯其生命内容有所更张。古人谓之「换骨法」。

    ˙《云海争奇记》之「神乞」车卫造型:「那化子四旬上下,一件半长布衫,东一块补钉、西一条联缝;虽然七穿八孔,洗得却极干净。(中略)一手持着一根方节竹杖,打磨得又光又亮,竹色已然发红…」(第25回)据云此人乃丐帮长老,出语诙谐,玩世不恭,好酒贪杯,神出鬼没。

    ˙黄药师愤世嫉俗,精于医术,擅使「弹指神通」功夫;曾因故将徒弟逐出门墙。膝下唯一爱女(黄蓉),刁蛮任性。实则其人物性格构思则全仿《十二金钱镖》之华雨苍父女。古人谓之「夺胎法」。

    ˙《十二金钱镖》写「山阳医隐」弹指翁华雨苍天性孤傲,精于医术,擅使「弹指神通」功夫;曾将徒弟逐出门墙。膝下唯一爱女华吟虹,则刁蛮任性。(第14章)

    ˙郭靖误食「蝮蛇宝血」,作者略谓:能「易筋壮体」,可抵「十余载的功力」云。

    书中说:「按照古传秘方,服用蛇血之后,必须全身敲打,以发散血毒和郁热之气…完颜康哪知自己竟作了郭靖服药血练功的得力助手。」(分见原刊本第20回)

    实则其故事情节全仿《蛮窟风云》之沐天澜,是为「移花接木法」。修订本唯恐露馅,扫数删除旧文,楞改为「可养颜益寿,大增功力」(新9回),惜为时已晚!

    ˙《蛮窟风云》写沐天澜荡舟落水,巧遇一条「似蛇而非蛇」的金线鳝王;他一口咬住那「蛇」的七寸,误食鳝王宝血,昏迷不醒。「瞽目阎罗」左鉴秋为其施治按摩时说:这鳝血「有脱胎换骨之功」,可抵武家「十余年的功力」云。(第1回)

    天龙八部》、《连城诀》(1963)

    →(内模仿)

    *    还珠《蜀山》(1932)

    ˙《天龙八部》中「星宿派」老怪丁春秋喜好门人歌功颂德,以「星宿老仙」自居。

    ˙《连城诀》中血刀老祖构想来自《蜀山》人物。两者皆属於「内模仿」(象徵的模仿),多隐藏在深层记忆之中。

    ˙黑伽山主老怪丌南公自尊自大,喜好摆天仙排场。

    ˙苗疆红发老祖以「天魔化血神刀」开山立派。

    古龙《月异星邪》(1960)

    人物故事 →

    *    还珠《蜀山》(1932)

    开场描写五毒恶物及怪蛇、星蜍之斗,便脱胎于《蜀山》。而书中绝顶人物「地仙」古鲲则全仿神驼乙休造型。

    ˙《蜀山》总19回,叙齐金蝉、孙南等峨眉派弟子除妖蛇、怪蟒故事。

    ˙神驼乙休乃前辈散仙中第一高手。

    《大旗英雄传》~《名剑风流》

    (1963~1965)

    *    还珠《蜀山》(1932)

    *白羽《十二金钱镖》(1938)

    ˙不但有「九子鬼母」,而且「暗器法宝化」;甚至连「阴雷」、「天魔解体分身**」通统出笼。

    ˙每部小说例必为「蜀中唐门」毒药暗器大张其目。此又系受到白羽《十二金钱镖》影响所致。

    ˙魔母鸠盘婆及其「秘魔九鬼」(*朱贞木《蛮窟风云》亦曾借用「九子鬼母」)

    ˙「阴雷」乃是邪魔外道所炼高效能爆炸物,威力等同于现代超级核弹。

    ˙「天魔解体分身**」乃是魔教中人逃遁时所用邪法。

    《多情劍客無情劍》(1969)

    人物塑造 →

    *王度廬《寶劍金釵》~《鐵騎銀瓶》(1938~1942)

    ˙写「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乃指李寻欢一面咳嗽、一面发飞刀,却是「百发百中」。殊不合常情常理!

    ˙写「探花郎」李寻欢的悲剧性格,也有几分「南宫秀才」李慕白(《宝剑金钗》书主)郁郁寡欢的味道。

    ˙《寶劍金釵》寫少俠李慕白為了一個「義」字,不能和兪秀蓮相愛,歸因於性格的悲劇(死心眼)。

    ˙《鐵騎銀瓶》寫「病俠」玉嬌龍因產後風寒,老來患上肺癆病;每次對敵皆是一面咳嗽、一面發袖箭,居然百發百中!

    【 在 Jangbi (The Last Protoss) 的大作中提到: 】

    : 论武侠小说人物及其「创作原型」——从「北派五大家对港、台六名家之影响」说起 (2012-07-27 14:53:10)转载▼

    : 标签: 杂谈

    : 作者:叶洪生

    : ...................

    2019-08-22
  • 论武侠小说人物及其创作原型zz

    论武侠小说人物及其「创作原型」——从「北派五大家对港、台六名家之影响」说起 (2012-07-27 14:53:10)转载▼

    标签: 杂谈

    作者:叶洪生

    前引:

    2009年5月中旬,笔者曾应邀叁加「津门论剑」之会;乃以「北派五大家对港、台六名家之影响」为题,制作了一个内容对照表,聊表追慕前贤之思。按:所谓「北派五大家」指的是1930~1940年代在华北扬名立万、并各自建立了独特的武俠小說流派风格的五位老作家,依次是还珠楼主、白羽、郑证因、王度庐、朱贞木;而港、台六名家则包括了梁羽生、金庸、卧龙生、司马翎、诸葛青云及古龙(按出道先後排序)等六位「新派後起之秀」,皆为1950~1960年代以降,始驰名海内外的武侠作家。

    本來武坛後进向前辈手中「偷拳」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见不得人的道理。不料由於该表实话实说,兼又「对号入座」之故,遂被视为有心揭金庸之短,乃引起「金学家」们瓦釜雷鸣,借题发挥。彼等或因人云亦云,眼里只认得一个金庸;或因坐井观天,不知「北派」武侠为何物,即在会中夸夸其谈。颇有欺弄不学、混淆视听之嫌!实在令人遗憾。

    区区不才,尝浸淫於新、旧派武侠小说垂半世纪之久;并曾亲自主编、评点、批校【近代中国武侠小说名着大系】(7家25种,1984),对於新、旧各派武侠名家之师承及其剑法来历,无不熟諳於胸,殆非道听途说、管中窥豹者可比。惟以前制简表毕竟缺乏完整的论述及说明,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因此乃趁着主事者编印纪念文集《津门论剑录》的机会,以野人献曝之心,特补写此文,以就教於当世博雅君子。是为引言。

    「夺胎换骨」数金庸

    一代美学大家朱光潜先生曾在《文艺心理学》中剀切指出:「凡是艺术作品都是旧材料的新综合;惟其是旧材料,所以旁人可以了解;惟其是新综合,所以见出艺术家的创造和实用世界有距离。」换言之,古今中外凡涉及艺术创造活动(包含小说创作)都不是无中生有、凭空出现的;它通常是从某些老作品或原始素材中获得灵感和启示,方能借机生发,博采众长,研究改进,而创造出具有艺术特色的新作品。其所以如此,正是由於艺术家的审美经验激发了想像力使然;以此來看武侠小说创作亦不例外。

    一言以蔽之,凡从事武侠创作者,无论是新手还是老手,都不可能全然自我作古;而势必有一个借镜、观摩、学习、模仿或「偷招」的过程。其实这并不奇怪,正所谓「天下文章一大抄」!只要你「抄」得巧、「偷」得妙,甚至改造成一个变形金刚也无妨。因为这显示作者在改造过程中也用上了一番巧思,能够推陈出新之故。这种作法并不丢人(也不必否认)。反之,如生吞活剥,只图省事,甚至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便难免贻人以「画虎不成反类犬」或「牛头不对马嘴」之讥了。

    远者不谈,即以民初武侠巨擘「南向北赵」的成名作来看,平江不肖生向恺然《江湖奇侠传》(1923)与赵焕亭《奇侠精忠传》(1923)都不约而同地从清人沈起凤《谐铎?恶饯》故事中取材;前者采「移花接木法」,後者采「改头换面法」,或状声状色,或扬长避短,各自表现出不同的风格。至於还珠楼主代表作《蜀山剑侠传》(1932)前几集亦颇受《江湖奇侠传》影响(因此写得缚手缚脚),模仿之处不一而足。如以白眉禅师之「黑白双雕」取代金罗汉之「一对神鹰」,即为转形易胎之例,此亦无庸讳言。

    是的,戏法人人会变,但却不宜生搬硬套;而应借力使力,创新发展才行;否则亦步亦趋,人云亦云,了无新意,就没趣一起来了。说到底,这便要归结到武侠故事是否具有原创性与小说人物「创作原型」的根本问题。(按:此处非指容格心理学术语archetype之「原型」定义,而单就某部作品中原创性人物角色而言。)因此不容吾人回避,而应深入探讨。

    由本文附表中读者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港、台六位武侠名家的早期作品(含成名作及代表作)十之八九都是从还珠楼主小说、特别是《蜀山剑侠传》(1932)中「取经」。其中有「五鬼搬运」者,有「移花接木」者,有「借尸还魂」者,有「夺胎换骨」者。总之,借兵借将,各取所需。显然《蜀山》人物故事是聚焦之「亮点」,且得到彼辈最大认同。

    此外,郑证因、朱贞木作品亦颇受台湾早期诸名家的青睐,故模仿者甚多;凡写帮会组织,必仿《鹰爪王》之凤尾帮内外三堂;凡写痴情儿女,必套《罗刹夫人》之「众女倒追男」模式。至於王度庐小说则对卧龙生、古龙影响较深,如《宝剑金钗》里的「叹气小生」李慕白便不时变幻各种身份穿梭於二龙诸作中。而梁羽生和金庸则不约而同相中白羽小说的人物故事,我们由《十二金钱镖》系列作品之人物关系屡遭「移花接木」来看,便可思过半矣。

    由於金庸名头高大,号称是「当代武侠泰斗」,曾风靡了海内外无数的读者;故而他的作品格外引人瞩目,也就更该拿出来好好检视一番。

    平心而论,金庸笔下塑造的武侠人物受还珠小说影响的不多,屈指可数;比起梁羽生肆无忌惮地向《蜀山》「挖人挖宝」,可谓含蓄、收敛多矣。加以金庸一向深藏不露,所以他笔下的人物角色即或是由前人小说故事中取材,也很少明目张胆地直接模仿;而是采取极其巧妙的「夺胎换骨法」,不露痕迹地改造成另一个「新人」。此举暗中行事,颇不光彩,似有偷天换日的意味;但不是真行家却也看不出来。

    按:「夺胎换骨」原是道家语,意指修炼者出阳神,夺人躯壳以为己用;进而脱去形骸,成仙了道之谓。後人引伸其意,则比喻善模仿而泯灭形迹者之行事隐秘,可神不知而鬼不觉。故宋人黄庭坚论作诗之难,乃据此发挥说:「诗意无穷而人之才有限……然不易其意而造其语,谓之换骨法;窥入其意而形容之,谓之夺胎法。」(转引自宋僧释惠洪《冷斋夜话》所记)如此,则作诗者虽无高才,然仗着这两种技法交相运用,便不虞被人看破手脚了。

    今以武侠小说人物構思而言,「换骨法」指的是保留其人精神面貌,却更新其生命内容;而「夺胎法」则以其思想性格为底本,但改形易貌,令人无从辨认。如金庸《射雕英雄传》(1957)中主要人物「东邪」黄药师、「北丐」洪七公,便分别是用夺胎、换骨二法由还珠、白羽小说中「挖角」并加工炮制而成。(*參見附表说明)如果这种捡现成便宜、翻修旧模子的诡异行为也值得金迷们振振有词、大吹法螺的话,那就未免太阿Q了。

    「星宿老仙」与「內模仿」

    另一个显着的例子是《天龙八部》(1963)中的大反派星宿老怪丁春秋。他的母胎是《蜀山》中的峨眉派宿敌、黑伽山老怪丌南公。虽然乍看之下,丁春秋天性阴毒,厚颜无耻,似乎与丌南公妄自尊大、目无馀子的作风不搭调;实则这两人的骨子里有着颇多神似之处:如搞一言堂、自我「仙」化;喜欢他人阿谀奉承、睚眦必报等等。而在摆排场上,丌南公虽出身旁门左道,却自命是「天仙一流人物」;因此每一出行,都要大搞龙套、奏乐、仪仗等排场,使当地风云变色,以收先声夺人之效。无独有偶,丁春秋亦步亦趋,有样学样,自命是「星宿老仙」而非老怪;故一路上也是吹吹打打,鼓乐喧天,闹得不亦乐乎!

    最妙的是,这前後两个老怪的外表都是「仙风道骨」,不带一丝邪气!像这样从里到外种种描写人物角色之「雷同」,若说是偶然的巧合,恐怕很难令人相信。因为天下焉有如此吊诡的「典型性格」并存於世!所以只能有一个答案:丌老怪绝对是还珠楼主独创的奇特人物,而丁老怪则是金庸刻意模仿、并且是「内模仿」的产物。

    所谓「内模仿」(Inner Imitation)和一般知觉的模仿不同,它隐藏於记忆之中。据朱光潜的说法,象徵作用是一切记忆的基础,故「内模仿」便可说是「象徵的模仿」。金庸的记性当然是超级好的,眼力肯定更佳!相信他是由内(象徵)而外(具体)的全面性模仿,并以其独门「化功**」将丌南公纳入丁春秋的臭皮囊之中——没错,金庸最擅长描写反派人物,此所以星宿老怪能够後来居上,其鬼蜮伎俩当非丌南公者流之强充门面「赔了夫人又折兵」可及!

    有鉴於时下的武侠小说迷不容易找到《蜀山》写老怪丌南公本事,无从比较。笔者且摘录两段此人初次出场时的超级排场,以说明还珠是如何交互运用「先声夺人法」和「背面敷粉法」,来写丌南公师徒倾巢来犯依还岭(峨眉别府)之浩大声势。当时一切的情势变化,均通过李英琼等峨眉派弟子眼中看出:

    但见遥空天际,云旗翻动,时隐时现;隔不一会,又听鼓乐之声起自彩云之中,由天边出现,迎面飞来。看去不快,一会便自飞近。那彩云自高空向下斜射,大只亩许;云中拥着八个道童,各执乐器、拂尘之类,作八字形,两边分列。衣着非丝非帛,五光十色,华美异常;貌相却都一般丑怪,神态猛恶!彩云后面拖着一条其长无际的青气,望去宛如经天长虹;前头带着一片彩云,由极远的九天高处往当地『神龙吸水』般斜抛过来……那彩云、青气宛如实质,离地丈许,便即停住,正落在英琼的对面。(下略)

    忽听远远遥空中,传来一声冷笑……乐声才停,便见最前面苍雯杳霭之中有一点青光闪动;晃眼由小而大,从那长不可测的青气之中飞射过来……随见青光越来越大,现出全身,乃是一个身材瘦长、青衣黑髯的道人。羽衣星冠,貌相清癯奇古,不带一丝邪气;周身罩着一层青光,简直成了一个『光人』。刚一入眼,便随着青气飞坠……道人来势更是神速,晃眼飞近,声息皆无。可是才落彩云之上,便觉全山地皮一齐震动,似欲崩塌,猛恶惊人!(总292回)

    列位看官请注意,这整个故事桥段是从老怪丌南公「万里传声」揭开序幕起,其先头部队已因轻敌而受挫(略);作者在此彷佛是用摄影机的单一长镜头将天边彩云、乐声画面由远而近,拉到观众面前,以表现老怪门徒吹吹打打的「天仙气派」!而对丌南公本人则作大特写,光点、光人、彩云、青气,像溜滑梯一般,来势神速,声息全无!人一落在彩云(离地丈许)之上,便猛然引起全山(依还岭)大地震。其动静对比之妙,堪称独步古今!读者几可由想象中「看」到这一幕类似现代电影声光画面,当真是妙之极矣!

    假作真时真亦假

    本来还珠楼主早已作古,其《蜀山》系列作品是好是歹,在中国武侠小说史上自有公论,用不著笔者在一旁敲锣打鼓,歌功颂德!况且还珠「开小说界千古未有之奇观」,足足影响了两三代、半个世纪以来无数的武侠作家,要想一举扳倒,谈何容易!正如同蚍蜉撼大树,堪笑其不自量力耳。然而在「北派」小说论坛上,却偏偏有无知妄人孔某大言不惭,信口开河说:还珠楼主不会写人物故事,怎比金庸小说里至少有「三百名出色人物」都写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这意思很明显:金庸是「横空出世」的天才,没有任何「继承发展」可言,更遑论受到什麽前辈作家的影响了。

    哎哟,这可了不得!果真如此「神牛」的话,那麽,即令是《水浒传》、《红楼梦》的作者复生,也将甘拜下风,自愧不如,而要改拜金庸为师了。因为迄今为止,这世上还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武林奇葩出生哩。嘿,好个「三百名出色人物」!还真会开玩笑、吹牛皮,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诚如曹雪芹写「太虚幻境」时所云:「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其狂言是真是假,只须一查底细便知分晓。因此笔者通过初步考察,发现所谓「三百名出色人物」云云,完全没有任何「调查研究」的依据;是唐吉诃德式「梦幻骑士狂想曲」,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瞎掰。如其不然,则上述几位大名鼎鼎的问题人物如「东邪」黄药师、「北丐」洪七公、星宿老怪丁春秋等大腕(远远不止此数)又该往哪儿搁才好呢?总不能耍无赖、不认账、楞说他们的确是原创性角色吧?於是乃知彼等故作惊人之语,其目的只想否定「後学金庸」早年曾模仿或剽窃过还珠、白羽等小说人物的事实,所以要虚张声势,以今压古,倒打一耙!即使其「精神胜利法」与星宿派弟子最擅长的「马屁吹牛功」如出一辙,传出江湖不太光彩,卻也顾不得了。

    不特此也,金庸的「夺胎换骨功」越练越起劲,不但向前辈手中偷拳挖角,甚至连同辈作家笔下别开生面的小说人物他也不放过。例如《天龙八部》(1963)中的「武学女博士」王语嫣、《笑傲江湖》(1967)中的「君子剑」岳不群,在他们的身上都可清楚地看見卧龙生《玉钗盟》(1960)中的紫衣女萧姹姹(精通天下武學而手無縛雞之力)與「神州一君」易天行(伪善欺世之尤)的影子。另如「小龙女」、「恒山派才女仪琳」及「桃谷六仙」等等大小角色,也都有这样那样来历不明的问题。(*详见拙作〈论金庸小说美学及其武侠人物原型〉,收入《金庸小说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香港明河社,2000)呵呵,这算哪门子的「武侠泰斗」?叫「妙手书生」还差不多!

    笔者没有闲工夫去仔细核对金庸十五部中、长篇武侠小说里究竟有多少人物角色是从别人库房内「踅摸」来的。但由以上信手拈来的「名震江湖」人物即不下十例来看,一叶知秋,想来他老人家不告而取的货色当不在少数。如果把这些「可疑份子」(有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之嫌)全都抽掉的话,金庸书中还能剩下多少原创性「出色人物」恐怕亦大成问题。

    正是:「问金庸,武侠是何物?直教人牵肠挂肚,夺胎换骨!」

    观千剑而後识器

    曩昔笔者为文曾多次引用南朝大文评家刘勰《文心雕龙˙知音》中的名言:「凡操千曲而後晓声,观千剑而後识器。故圆照之象,务先博观。……无私於轻重,不偏於憎爱,然後能平理若岳,照辞如镜矣。」笔者自幼嗜读古今武侠书,称得上是识货之人,何尝不知金庸小说迷人好看?但这并不表示他可以任意剽窃他人的创意化为己有、却不许行家说实话;更不表示其徒子徒孙可以胡说八道,误导後学。因为面对大是大非,不容有半点含糊!

    走笔至此,或许有人还要诡辩:金庸即使「挖角」,也有「化腐朽为神奇」之功;是则後出转精,以新换旧,有何不可?其实金庸有没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并不重要;问题在於他是基於什麽心理去「夺胎换骨」且乐此不疲的!显然在他的审美眼光中,别家创造的小说人物、艺术形象也有其独到之处,值得观摩、借镜、学习,所以他才会经年累月展开其一连串的「掠美」行动——此之谓「集新旧武侠大成者」。然而从反面来看,这也未尝不是金庸对那些武侠人物原创者的某种肯定。正所谓「慧眼识英雄」是也;否则又何必要伐毛洗髓、改容易貌、大费周章呢!

    如果有人不服气,楞要笔者拿出证据来;老实说,直接证据(当事人供词)我没有,因为金庸老谋深算,不比梁羽生坦白(曾公开承认模仿白羽),自己不会公诸於世,以免授人以柄。可间接证据却还不难找,手头就有几则二手材料,相当信实,不妨摘录若干片段聊作谈资:

    (1)1988年元月罗孚(笔名「柳苏」)发表〈侠影下的梁羽生〉一文,写道:「…(梁)平日爱读武侠小说,而且爱和人交流读武侠小说的心得。这些人当中,彼此谈得最起劲的,就是金庸。两个人是同事,在同一报纸工作天天都要见面的同事;两人有同好,爱读武侠,爱读白羽的《十二金钱镖》、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按:罗孚於1950年代担任香港【新晚报】总编辑,是梁羽生、金庸的老上司,也是他俩从事武侠创作的催生婆。而此文则收入罗孚《南斗文星高》一书,天地图书,1993)

    (2)2001年11月27日梁羽生在香港浸会大学做专题演讲,题为〈早期的新派武侠小说〉,由邝健行教授记录。讲稿中梁羽生坦率地讲述了自己继承「旧」桥段、发展「新」桥段,或者化「旧」为「新」的构思过程,曾提到:

    「1954~1958年这一段我称为“探索期”。实在说,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写,尤其是我,从未写过小说,一路摸索着;而金庸也在那时开始写,一边探索……因为我跟金庸是同事,他坐在我对面,互相探讨过有关武侠小说的创作。」

    (3)2003年金庸本人在《飛狐外传˙後记》(远流最新修订版)中透露:「我生平最开心的享受就是捧一本好看的武俠小說來欣賞一番。現今我坐飛机長途旅行,无可奈何,手提包中仍常帶白羽、还珠、古龙、司马翎的武俠旧作。很惋惜现今已很少人写新的武侠小说了。」啊,白羽、还珠二大家的武侠作品皆出版在1950年以前,不料事隔半个世紀之久,金庸仍不时「温故」怀旧作;不难想见当年读书之乐乐何如了。

    最後,笔者要奉劝所有爱好武侠小说的年轻朋友:应该将刘勰名言「观千剑而後识器」当作座右铭,广泛阅读武侠群书;而不宜划地自限,死抱着金庸大腿不放。盖以时下的学者多半缺乏幼工,阅读太少;非但无暇浏览「民国旧派」武侠书,就算是「新派」作品也所知有限,因此没有足够的审美经验与能力分辨何为原装货、何为仿冒品;以致大言炎炎,指鹿为马,遂常常闹笑话。这并非见仁见智观点上的不同,而是属於专门学的「所知障」,不痛下三年苦功补课,克服不了。

    临收笔时,忽想起两千多年前孔老夫子的告诫:「君子於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又曰:「多闻阙疑,慎言其馀,则寡尤。」这两句金玉良言发人深省,实可供时下的「金学家」们认真反思,虚心检讨。但愿他们能够拨乱反正,打破「除却金庸不武侠」的迷思,憬然有所觉悟;除了要学习应如何尊重、珍惜前辈的心血结晶跟创作成果之外,更要鼓起道德勇气,大声对任何形式的剽窃者说「不」!

    朋友!午夜梦回,挑灯看剑,请扪心自问:你能对得起你的良知吗?

    後记:

    1950年代末,叶某初次接触到金庸小说,曾废寝忘食,欲罢不能。

    1970年代初,出版杂文集《绮罗堆里埋神剑》,收入少作〈萍踪侠影忆射雕〉一文。此为平生最早的武侠评论文字,对金庸小说推崇备至。当时大陆「文革」正在如火如荼,殆无人听过金庸之名。

    1980年代起,眼界大开,始陆续发现金庸小说中「问题人物」不少,且与「北派」中还珠、白羽、朱贞木三大家作品有关。

    1994年出版《武侠小说谈艺录》,收入〈「偷天换日」的是与非——比较新、旧版《射雕》〉,仍抱着与人为善之心,对金庸之失误不忍苛责。

    1998年5月下旬,笔者以「武侠达人」的身份应邀叁加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举行的「金庸小说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研讨会」,提出了〈论金庸小说美学及其武侠人物原型〉论文。奈何金庸「死要面子」,不肯承认;并在致闭幕词时自比「帮主」,而将卧龙生、古龙等人比为「堂主」。笑说:「我作了帮主,总不好意思去偷帮中堂主、香主的传家宝了。」以此「不成理由的理由」来为自己的剽窃行为开脱、找藉口。由是乃知此公踌躇满志,已摇身变为「朝阳神教教主任我行」了。无怪其徒子徒孙们要振臂高呼:「圣教主千秋万岁,一统江湖。」其然乎?岂其然乎?

    (2009年10月写於台北「琴剑山房」)

    2019-08-22
  • Re: 谁是金庸武侠中写的最好的配角?

    桃谷六仙,周颠,包不同。都是用来控制行文节奏的

    【 在 WaterCube (水立方) 的大作中提到: 】

    : 言语表情虽少,但令人印象深刻,比如韩小莹教郭靖挽剑花那段。

    : 桃谷六仙言语多,全是废话。

    2019-08-22
  • Re: 小米不应该去港股上市。

    对赌协议+同股不同权

    【 在 ICanFlyi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港股卖得贱

    2019-08-21
  • Re: 米家液晶小黑板:365天超长续航!49元起

    这个淘宝上有的是,你搜一下就知道怎么用了。。

    【 在 phaemon (phaemon)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想要。。。这个有橡皮擦吗.

    2019-08-21
  • Re: [原创]小娃英语启蒙动画的筛选和比较

    赞美

    【 在 Hcore (家有小怪物)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的英语启蒙资源太海量了,就是挑起来麻烦,要给娃开始看英文动画片了,哪个适合作为启蒙第一部呢?老母亲自己刷了十来部低幼动画,做了个筛选和比较。也分享给家有小娃的版友,注意,大娃可能不适合哈。

    : 水木文字中间没法插图,我就发的纯文字简化版,图文版和资源下载方式之类的可以看这个原文,http://www.xiaohuasheng.cn/blog/c01a414b8f4a09f9

    : 我刷的低幼动画是这几部(按难度排序):

    : ...................

    2019-08-20
  • Re: 得了作决定障碍症,请高手帮忙

    嗯,我也不是心理医生

    属于病友之间相互交流

    【 在 solunarzxp (老幺)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你,这么热心。

    : 我很多时候觉得自己的心理问题很奇怪,有时候觉得是无病呻吟,但是真的很难去克服,

    : 如果是别人问这个问题,我都会觉得很无聊,自己有体会了才知道。

    : ...................

    2019-08-15
  • Re: 得了作决定障碍症,请高手帮忙

    我第一次买单反的时候发现自己选择困难,选了很久。这个舍不得,那个也舍不得。从最便宜的一直看到最贵的那种肯定不会买的,都看了。

    现在买东西也会花很久,但是其实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所以虽然看了很久,但是其实看过的大概都有谱会买哪个。

    定不下来的也不会去看东西,而是看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我觉得一个是不知道自己的需求,一个是对做决定的过程不太有信心

    多做决定对这两个都有帮助。

    【 在 solunarzxp (老幺) 的大作中提到: 】

    : 【 在 Jangbi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太一样,心理障碍

    2019-08-15
  • Re: 得了作决定障碍症,请高手帮忙

    多做决定

    【 在 solunarzxp (老幺)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几个月了,

    : 因为各种担心、害怕,不能作决定,然后还一直想着这个事情,拖拖拖,自己都要受不了了。

    : 具体举例:

    : ...................

    2019-08-15
  • Re: 求推荐钢琴教师 个人机构均可 坐标学清路六道口

    同求一下,谢谢

    【 在 douhua1008 (douhua1008)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家娃在一家机构学了有半年了,觉得还不错,机构名已站短

    2019-08-15
  • Re: 我觉得教主的厉害之处在于

    刚上大学打4v4的时候,一次盟友的机枪兵开局就抓住了对方的一个宿主。

    打死后我们觉得开局优势很大,但是最后还是输了。

    后来总结原因就是,我们这边四个人都没操作,一直在看那个机枪兵打房子。

    【 在 textilerolle (michael)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自己打星际的时候发现蚕食对方兵力时,在那个画面停留时间很长,就是节奏会慢下来,然后我发现教主和其他人打得时候,比如解冻,他也会在局部小优势的时候在那个画面停留的时间变长,就是像是在过瘾,欣赏比赛,看教主的第一视角就很明显,同样的情况下,教主很少在那

    : 再举个列子,比如用毛毛虫打对方农民,我发现很容易从这个操作看出水平高低,因为毛毛虫大农民一炮打十多个,很多人特别喜欢看这种爆力感,所以就在那个画面停留时间变长,影响了操作。还有像电兵这种区域攻击的兵力,反正我是很喜欢看电并电死对方兵力的那种快感,这种

    : 所以我职业选手的差别就在这里,boxer的微操也有同样的操作,就是不欣赏成功的画面,所以他的微操厉害,说到底就是操作的节奏快了。

    : ...................

    2019-08-09
  • Re: 水熊虫通过飞船散播到月球表面

    只能活几分钟吧

    【 在 mjxian (米线) 的大作中提到: 】

    : 由以色列非营利组织 SpaceIL 设计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制造的月球着陆器 Beresheet 于今年早些时候搭乘 SpaceX 的 Falcon 9 火箭发射升空,但在尝试登陆月球表面时发生故障未能减速,坠毁在月球表面。Beresheet 除了挑战登月外还有一个使命是将旨在存档历史的非营利组织 A

    2019-08-08
  • Re: 请教报班还是自己在家教

    中肯

    【 在 kathyyan (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一直觉得在家辅导和报班不矛盾,家长负责把握整体框架+习惯养成+具体细节辅导,机构负责提供信息、资料、学习氛围和环境压力,二者相辅相成的效果是最好的。当然只要守住一点:机构为自己的理念和目标服务,而不是自己被机构牵着走~

    2019-08-08
  • Re: 南四环车祸,最该铭记的不是司机的冷漠,而是

    给你点赞

    【 在 hearun (kk) 的大作中提到: 】

    : 绝对点赞 我也在高速上救过人,一辆拉活鱼的车追尾大货 司机卡在车里出不来,不过意识清醒 面部在流血,我撬开车门,将其抱出来,放到旁边。然后打电话报警 等警察来了我就走了,关键车还呼呼冒氧气还是压缩空气 不知道 感觉也挺吓人的

    2019-08-08
  • Re: 以前和一位衡水毕业的top2学生聊(7)

    也不完全是这样

    过拟合也是一种情况,仅仅把上大学作为一个目标,导致学习方法和思维的固化

    【 在 ThinkPader (无证程序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部分人就是不愿意承认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行导致的崩盘。

    : 所谓的初高中把劲用完了,大学就报复式放羊,其实好好想想,这个和以前的没文化的奶奶辈常说的“脑子不要老用,用多了以后就没得用了”是不是特别像,大家都觉得这个非常荒诞可笑,可就偏偏有人认为人的劲头也是个常量,所以经常有人说什么后劲不足,仿佛如果不是过早用

    : 言归正传,这种说着说着自己都被忽悠了的想法,无非是给自己的认怂找了一个不错的借口,对,说的就是这个top2的衡水生,真实情况一般是,高中垫脚考上了一所名校,意气风发一般,经过几次考试的打击,结果发现智商被同班学生碾压,失落感加剧导致自暴自弃,当然了,他自

    : ...................

    2019-08-02
  • Re: 好多人走着走着就没了,Jangbi, mind,sea,free...

    对对对

    【 在 figochen (心意化为行动才能实现梦想) 的大作中提到: 】

    : 张飞大帝星际1末代OSL的时候战胜饭太稀的番战真的是经典

    2019-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