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观察] 北京在“围城”中不堪拥挤

    北京在“围城”中不堪拥挤

    --------------------------------------------------------------------------------

      ■本报记者 何军 北京报道   2002-10-22 9:55:15  阅读 172 次

    一条条环城路就像一堵堵围墙,一条条绳索,使北京的交通在路宽、车多、拥堵的怪圈

    中日益恶化。专家认为北京的道路建设亟需转变思路,放弃以修建那些浪费资源的环城路发

    展和改善城市交通的做法,转向以打开进出城通道为目的的修路指导思路

    二环路、三环路的改造,四环路的全线通车,直到最近的六环路部分路段通车,北京的马路

    越修越宽。然而,宽阔的马路却往往在人们最需要它的时候变成巨大的露天停车场,除了弥

    漫在空气中的汽油味和噪音外,它带给人们的是更多的烦躁和无奈。日益严重的交通堵塞已

    经越来越成为令

    北京市民头痛的问题。城市的效率和人们的工作、生活因此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奔波于城市

    各个角落的人们不得不花上比原来多三倍、五倍、甚至十倍的时间在马路上,商人可能因此

    而错过商机,病人可能因此耽搁了急救的时机……;而堵停在马路上的长长车流因为空转又

    会白白地烧掉多

    少汽油,对环境造成多大污染,我们恐怕也只能从北京日益发灰的天空中去猜想结果了。

      生活在北京的人和到过北京的人基本上都有这样一个印象:北京市政府是很重视道路建

    设的,几乎每年都要花不少钱修路。北京市的许多马路因此可以算得上是世界大城市中最宽

    的马路。许多去过国外的人都会发现,纽约、伦敦、开罗等不少世界级大城市的马路宽度与

    北京相比相形见

    绌。那么北京的交通堵塞为什么还这么严重呢?是因为汽车增加太快吗?然而据统计,北京

    市的汽车拥有量约150万辆,还不到纽约的汽车拥有量的五分之一。曾在纽约生活过的全国

    人大常委会秘书处的蔡定剑认为,北京交通堵塞的主要原因,恐怕不是道路建设赶不上汽车

    的发展,而是道

    路建设和管理中存在许多误区。全国政协委员、国际奥委会来北京考察时北京交通问题的陈

    述人、曾留学美国伯克利大学并获博士学位的交通部规划研究院院长张剑飞博士也认为,北

    京的道路建设亟需转变思路,同时在交通规划和管理中要更加开放地引进专业人才。

    是“围城”还是要出城?

      常识告诉我们,环城路的主要功能是解决城市的边际交通,让路过城市的车辆或从城市

    的一面到另一面的车辆较快地绕城而过,避开市中心。环城路有它特定的功能,而不能作为

    城市交通的主要功能。北京的市中心是政治、文化、商业和旅游中心,市中心以外的边缘二

    环、三环、四环

    外一般以居住为主。居民上班、购物、旅游和许多活动所形成的城市交通流向是从市中心向

    城市边缘对流,就是说以进出城为主要交通需求。因此,道路交通建设应以此为指导思想,

    修路应以满足进出城需要的向外放射的道路为主。

      长期从事公路设计的张剑飞博士认为,环城路是必要的,但是不能过于集中地修建环城

    路,因为如果在环线建设中不注意的话,很可能就会使城市的放射性出口大量减少。例如北

    京的二环、三环和四环路修好后,城市中心向外的出口就被限制在有限的出口上,而理论上

    原来是可以有无

    数个出口的,但现在只能集中在这几个固定的点上。这使得每一条环路几乎成了一道围墙,

    进出城的路口大大减少,每个方向有限的几个进出城路口也几乎都成了隘口。

      蔡定剑认为,北京以围城的方法大修环城路与北京市城市功能形成的交通人流是相悖的

    ,以大修环城路“围城”的方法为指导思想发展城市交通的做法是错误的。他认为这是北京

    市数年来在道路交通改造上投资巨大、而交通改善效益不高的原因。

      多层环路不仅圈住了人流,妨碍人流内外有效流动,而且环线很容易造成出入口的堵塞

    ,北京市的交通堵塞状况完全说明了这一点。北京的交通堵塞点主要是在二环、三环、四环

    路的桥下。因为,采取围城的办法,在环路上封闭路面,消灭红绿灯,提高了车速,但十字

    路口应有的拐弯

    、调头的功能却都让桥下路面承担了,所以,桥下总是堵得一塌糊涂。张剑飞认为造成北京

    这一问题更为突出的原因在于环线与辅路是并行的,这样使环线与辅路间的干扰非常大,环

    线的车出不来,辅路的车也进不去。他举例说,广州的环线修好后对广州的交通改善非常大

    ,原因是它的环

    线是高架的,没有损失原来地面的道路和出入口,因此增加了整个道路的通行能力;而北京

    的做法则把原来的地面道路占用了,空中没有利用,然后把所有的交叉口都压缩到几个路口

    ,一下子就造成了环线与辅路的相互干扰。因此,他认为,环线如果一定要做的话,一是要

    与其它的道路配

    合起来;第二不能占用原来的通道。他建议,北京市如果真的要解决环线问题的话,三环和

    四环就应该在原来道路的基础上全部架起来,保留原来的通道,现在的辅路可以作为城市绿

    化带。他认为,如果不下这样大的决心,北京很难解决目前的交通拥堵。

      两位专家还一致指出,封闭性环城路从表面上提高了某一方向路面的车速,但从整体效

    率上看却是在浪费资源和时间。环线建成后是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大容量的通道,与其它的道

    路相比,它的行车条件是大大改善的,与此同时它带来的一个问题是,大家都愿意走环线,

    哪怕是绕一点也

    愿意;另外,由于直接进出城不畅,也迫使很多车走环路。走环路必然造成车辆无效占有路

    面的时间增加,带来行车里程和时间的极大浪费,这样使得交通的运输效率大大下降。据测

    算,走一个圆的半径比走圆的直径要多出1.6倍的路程,而走方形的边就要多出两倍以上。

    原来从A地到B

    地,可能只需要走直线就行了,但现在从环线上绕一下,就可能使原来的三公里路程增加到

    现在的五公里,从而产生两公里的无效运行。交通效率的低下使得尽管交通量很大,但有效

    的交通量却并不大;而且车辆的油大量耗费在无效功上, 既浪费了大量能源,也污染了环

    境。

      一个城市道路最佳的设计是“#”形或放射形。因为“#”字形路本身就带有环形,这

    样的道路分布较为均匀,车辆能选择最直接的路线到达目的地。根据北京市的城市功能特点

    ,由市中心向外放射性道路也是很好的选择,这样能使车辆行驶最直接、最省时省油到达目

    的地。而一条条

    环城路就像一堵堵围墙围住了城市,像一条条绳索捆住了城市。专家们为此建议应该放弃以

    修建那些浪费资源的环城路发展和改善城市交通的做法,转向以打开进出城通道为目的的修

    路指导思路。

    是修大路还是要成网络?

      北京市在道路建设中倾向于投巨资修大路,把有限的建设资金大部分用于道路的翻修改

    造上。如二环路和三环路的改造,把原来四车道的路改为八车道,路虽然宽阔了,但车却照

    样堵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蔡定剑认为,北京的道路就像一个只有主动脉血管、缺少支细血管的人一样,它的血脉

    不会畅通,手脚会麻木以致僵死。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城市道路交通的改善从根本上要靠

    增加城市道路的占有率,而且道路的占有率也不能靠把道路修得像广场一样宽阔来提高。道

    路不在宽,而在

    分布要均匀,形成网络。只有宽阔的路,没有相应的支路和众多的单行道,大路也会变成停

    车场。

      据科学分析,大城市要保持道路畅通,道路与市区面积的比例应在20%以上。而北京市

    的道路占有率不到10%,且这些路又多是些主干道。蔡定剑建议,北京道路交通建设应把主

    要资金放在提高道路占有率上,不要再去为修那些宽阔的、高等级的、封闭的豪华马路浪费

    钱。他以纽约曼

    哈顿为例说明了路不在宽,而在于分布合理,形成网络,才能有效地提高行车速度。

      纽约曼哈顿是个宽约两三公里的长条形小岛,那里高楼如林。据说该城市有800多万辆

    车,但它并没有太宽阔的马路。最宽的路是世界闻名的Broadway(百老汇),然而

    最宽的地方也不过6车道,根本无法与北京任何一条主干路相比。但纽约除了在中心地区上

    下班高峰时有点堵

    车外,交通是比较畅通的。曼哈顿得益于路网稠密,道路分布均匀合理。就在这个长形岛上

    ,纵向的为路,比较宽,宽的地方有11条,不到300米就一条;横向的为街,比较窄,大多

    是单行道,每步行一分钟左右就一条,从南到北大多依号排列,总共约有300多条。城市的

    街道构成标准的几

    何网状图形。由于这些简单而科学设计的街道纵横交错,自然就不易堵车。

      北京把不少钱集中投资在拓宽马路上,但却不能有效地解决交通拥挤。因为路再宽,再

    封闭,设计得再快速,但如果路太少,路的间隔太大,车都集中在有限的几条主干路上,路

    也会变成停车场。修路如同防洪,水必须分流。如果河湖港叉都能蓄洪,长江就不易泛滥;

    相反,河湖港叉

    都填堵了,长江再宽也难免洪水泛滥。

      张剑飞认为道路占有率还不是最关键的问题,因为即使达到了20%,但如果路修在了不

    该修的地方,照样会堵,因此关键要把路修在该修的地方。他认为,城市不能只想着做大事

    ,不做小事。只做大事必然会对小事造成影响。现在北京的小区都很大,但却只留一个门,

    把所有的交通量

    都集中到这个门口,而且小区往往把原来的公共道路堵掉,使原来的路不能穿过小区。这种

    现象在亚运村就很明显,结果造成绕行非常严重。

      一个城市当然需要有几条较宽的主干路,但北京的路修得太宽,而路网太稀。修高标准

    的大路代价很高,而小路单行道修起来又快又省钱。修宽路并将其隔离,极不方便居民的生

    活:对行车者来说,常常要拐很大的弯才能到目的地;对步行和骑车者来说,要过马路很不

    方便。宽宽的马

    路中间要隔离,公路就成了沟壑,城市以路为壑,生活就非常不便,也影响商业繁荣。市区

    修单行路有许多优点:一是修起来比较简单,投资少而效益高;二是单行路中间没有隔离,

    方便居民生活;三是单行路对居民和驾驶员都比较安全。具体的做法可以在二环路以内,打

    通死胡同,不能

    走车的胡同应稍加拓宽,使胡同成为纵横交错的单行道;在二环以外地区,一定要在大约二

    三百米见方的街区都设有双向车道,要推倒单位、机关大院的院墙,使楼房与楼房之间都有

    可行车道。城市要以楼为单位管理,使所有道路成为公共资源,不能圈地为牢,使大片的街

    区阻隔交通。

      这些纵横交错的可行车道一旦形成,尽管也许只有两个车道,但是它一可以分流,二可

    以减少围绕行,三是一旦出现交通事故还有迂回的路线。另外,张剑飞还指出,警察不能因

    为某个路段比较堵就轻易把路改成单行线或不让左转。改成单行线和不让左转是非常有效的

    办法,但是有两

    个前提,一个是路网的密度要高,因为如果路网不够密,改成单行线后,围绕行的无效距离

    就会加大。

    是高速路还是畅通路?

      北京市道路建设和管理的另一个做法,就是把市区公路也当作高速公路来建设,试图通

    过建设几条没有红绿灯的高速路来提高行车速度,解决交通问题。于是,不惜花巨资改造二

    环、三环、四环,架桥挖洞,像高速公路一样全封闭起来。对其它的大路,也是半封闭,在

    路中间设隔离墩

    、立栅栏等等。今年以来,更是修建了数条连接环线的快速路。

      对此,蔡定剑认为,一个大城市是需要有一两条从市中心的快速通道出城,但不可以把

    建高速公路的想法搬到人口稠密的城市中心。这样做将会人为地把城市分割,会对整个城市

    的交通和居民生活带来极大的消极影响。

      张剑飞也认为,快速道是必要的,但不能产生横穿的障碍,快速道不能把原来的路口占

    了。为了提高某方向的车速而隔离或封闭公路,会违反城市多种功能,产生众多不利的影响

    。(1)它会影响城市的整体交通。隔离或封闭的道路在市区必然形成一道屏障,像前面说

    的围城一样,围

    城的路,车速是快了,但桥下出城的路口都成了隘口。(2)由于路中隔离或封闭,使一些

    十字路口和丁字路口被封死。每封死一个路口,被封的这条路就不能有效利用。一方面在花

    钱修路,另一方面在堵路,从而浪费现有的道路资源。这样做必然大大降低城市道路的总体

    效率。(3)由于

    隔离道使很多应该拐弯或调头的地方不能拐弯或调头,这样车子就要多走许多冤枉路来拐弯

    或调头,大大增加了车子在路上无效行驶的时间。这不但造成交通更加拥挤,而且浪费了行

    车人的时间和汽油,增加了对环境的污染。(4)城市高速路和封闭道路不让随便停车(几

    条环路上和长安

    街、平安大道都不让停车),使乘车者极为不便。城市交通管理者似乎忘了自己的目的,他

    们只是为了让交通快速而快速,而不是为了让居民便利。(5)中间隔离道路会大大影响居

    民的出行和生活。隔离或封闭的道路会严重影响两边街道的商业发展。在隔离路上,行人和

    自行车要过马路

    都极不方便,虽有一些地下道或过街桥,但由于非常有限,使行人见马路对面近在咫尺,却

    不得不绕行千米。甚至使某些急于过马路者冒险翻越护栏,酿成交通惨案。

      蔡定剑指出,交通规划必须系统、综合地考虑改善整体的交通状况,而不能单向思维,

    只顾提高某一道路的车速,而不顾其它。要知道,在市区的交通不要指望高速度,只要做到

    交通畅通就可以了。在管理交通时,千万不要忘记城市的其它价值。

    “以人为本”还是“以车为本”?

      北京市政府很早就提出了城市建设“以人为本”的口号,而城市道路交通建设与管理是

    最能体现是否“以人为本”的。

      现在,北京市机动车道是越修越宽,但是行人和骑车者的路却越走越窄。过去北京的街

    道机动车道、自行车道和行人道都有较合理的分配,而且行人道比较宽畅,行人有一定的活

    动空间。中国是个自行车王国,北京更是个自行车城。北京街头行人众多,也需要路走。可

    是,在道路建设

    和管理者眼里,似乎机动车才需要交通,行人和骑车者就不需要交通,城市的一切都要服从

    机动车,行人的权利越来越被忽视。为解决车辆交通,不断拓宽道路,把行人道和自行车道

    都占得差不多了。本来为了残疾人而修建的盲道形同虚设。人们不断指责自行车占盲道,可

    是事实上根本原

    因在于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太窄,自行车往往无路可走,又怎能不占用使用率较低的盲道呢?

      北京在不同交通工具的连接方面对于转车的便利也缺乏足够的考虑。如北京站你打车去

    是很难进站的,你必须提着行李穿过地下道和广场。很多地方不让停车,特别是不让停出租

    车,越是繁华热闹的车站、广场、商场等地,越不让停。而这些地方最需要停车。为了车道

    畅通,警察善于

    把马路堵起来,但由于地下通道和过街天桥较少,使要过几步之遥的马路的人只能长距离绕

    行。而地下通道的修建也不太考虑自行车的通行。有的没有平坡,有的还有门槛,自行车搬

    起来很不方便,更不要说老人妇女的车和带了点东西的车。许多细节对于道路建设者来说是

    省工省钱的举手

    之劳,但就是因为没有考虑行人的方便,有的工程完全成为人的障碍。

      “以人为本”的口号大家都拥护,但在实际做法中,却做不到。张剑飞认为,“以人为

    本”有两个标志,一个是处处为使用者着想,一个是让使用者参与道路的建设与规划,没有

    这两条,“以人为本”就是空话。

      在谈到如何进一步提高北京的交通规划与管理水平时,张剑飞提出,北京一定要更加开

    放地引进专业人才。现在的交通管理主要是由交警来承担的,而警察只是执法部门,对交通

    并没有太多的专业知识,对于道路如何设计,哪地方可以左转,哪地方不可以左转,这些问

    题都应该由专业

    人员来设计。同时,张剑飞认为,解决交通拥堵问题除了注重交通规划外,还要注意与其它

    措施相配合。如对停车的控制一定要严格:一方面要提高停车费,这实际上对普通百姓并不

    会产生大的影响,因为有车的基本上都是有钱的人;另一方面要让人们不开车,不是因为路

    上堵而是因为找

    这两条,“以人为本”就是空话。

      在谈到如何进一步提高北京的交通规划与管理水平时,张剑飞提出,北京一定要更加开

    放地引进专业人才。现在的交通管理主要是由交警来承担的,而警察只是执法部门,对交通

    并没有太多的专业知识,对于道路如何设计,哪地方可以左转,哪地方不可以左转,这些问

    题都应该由专业

    人员来设计。同时,张剑飞认为,解决交通拥堵问题除了注重交通规划外,还要注意与其它

    措施相配合。如对停车的控制一定要严格:一方面要提高停车费,这实际上对普通百姓并不

    会产生大的影响,因为有车的基本上都是有钱的人;另一方面要让人们不开车,不是因为路

    上堵而是因为找

    不到停车位,这样才能进入一个良性循环。一般来讲,停车的容量肯定不如道路的容量,停

    车贵、停车难可以很自然地解决车多的问题。拥有一辆自己的车是很多人的梦想,因此我们

    也许不应限制人们去拥有私家车,但却可以通过经济杠杆来限制使用。另外,张剑飞还特别

    强调,千万不可

    忽视交通标志系统,标志不仅仅能方便行人,还可以有效地减少交通拥堵。明确无误的标志

    可以减少走错路的几率,标志不清则会造成绕行,也会为交通事故埋下隐患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stop GreenPeace.

    ◢▓█████║▍       坐言起行, 保衛家園                           ◥▓███

    ██║▍ 綠色和平組織    www.greanpeace.org 綠色和平中國

    www.greanpeace.org.hk

    2002-10-24
  • 怎么在cad2000里改快捷设置呢

    设置快捷键的化

    推荐是用ACAD2002,有专门的对话框设置快捷键

    文件格式与2000一样

    ACAD2000里设置快捷键的化:

    open:ACAD2000/support/acad.mnu(用notepad)

    另存为personal的文件

    然后在文件的底部有一堆东东如下

    ID_SelAll    [CONTROL+"A"]

    ID_Copyclip  [CONTROL+"C"]

    ID_Redo      [CONTROL+"Y"]

    就按照这种格式写入你的快捷键

    之后保存

    最后大开ACAD2000用命令menu

    选中你的personal文件

    于是OK

    P.S.

    有时设置可能会没有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没有大侠指教?)

    不过换个快捷键试试,应该可以(shift+1、shift+2这种肯定可以)

    【 在 bBbluebird (弦歌~~城市之心)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

    2002-10-20
  • 关于《魔戒》的背景,大虾推荐一下

    3X

    2002-05-10
  • Re: 如果我做建筑师的话,绝对不找美院的来做室内设计

    不是把

    如果说“工业”水平低就没有美,就不能创造美

    那么难道说工业时代以前的时代,像古希腊就没有美、没有艺术?

    阶级分化的历史进步意义就在于,

    使一部分人不用为吃穿发愁,可以有充裕的空闲时间

    于是才有了人类的思想、人类的艺术和人类的科学

    至于你说的“人们没有空余时间去欣赏美,更没有时间去制造美”

    倒是很适合原始社会的情况

    【 在 LIRAN2002 (不想飞翔) 的大作中提到: 】

    : 仁兄,这就不懂了吧

    : 这是因为那时候工业水平低,人们没有空余时间去欣赏美,更没有时间

    : 去制造美,

    2002-04-03
  • Re: 如果我做建筑师的话,绝对不找美院的来做室内设计

    不是把

    如果说“工业”水平低就没有美,就不能创造美

    那么难道说工业时代以前的时代,像古希腊就没有美、没有艺术?

    阶级分化的历史进步意义就在于,

    使一部分人不用为吃穿发愁,可以有充裕的空闲时间

    于是才有了人类的思想、人类的艺术和人类的科学

    至于你说的“人们没有空余时间去欣赏美,更没有时间去制造美”

    倒是很适合原始社会的情况

    【 在 LIRAN2002 (不想飞翔) 的大作中提到: 】

    : 仁兄,这就不懂了吧

    : 这是因为那时候工业水平低,人们没有空余时间去欣赏美,更没有时间

    : 去制造美,

    2002-04-03
  • “唐山市像个鬼城”,我同学说 (转载)

    lastunicorn (白痴) 共上站 268 次,发表过 245 篇文章

    上次在  [Thu Mar 14 22:03:17 2002] 从 [166.111.163.146] 到本站一游。

    离线时间[因在线上或非常断线不详] 信箱:[  ] 生命力:[119] 身份: [用户]。

    目前在站上,状态如下:

    阅读新文章

    个人说明档如下:

    天气寒冷的简直叫人的思想都麻木了

    无聊的徘徊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的街头

    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是不属于这里的

    街道上冷清的简直像没有人居住似的

    昏暗的路灯从婆娑的树枝中投下点点的微弱的灯光

    地面仿佛被划分作无数的碎块

    在寒冷的风中互相撞击翻滚

    我仰天看着漆黑的天空

    空中昏暗混浊

    只有天狼星在空中孤独闪烁着微弱的星光

    仿佛一个孤独的人的生活......

    2002-03-14
  • “唐山市像个鬼城”,我同学说 (转载)

    lastunicorn (白痴) 共上站 268 次,发表过 245 篇文章

    上次在  [Thu Mar 14 22:03:17 2002] 从 [166.111.163.146] 到本站一游。

    离线时间[因在线上或非常断线不详] 信箱:[  ] 生命力:[119] 身份: [用户]。

    目前在站上,状态如下:

    阅读新文章

    个人说明档如下:

    天气寒冷的简直叫人的思想都麻木了

    无聊的徘徊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的街头

    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是不属于这里的

    街道上冷清的简直像没有人居住似的

    昏暗的路灯从婆娑的树枝中投下点点的微弱的灯光

    地面仿佛被划分作无数的碎块

    在寒冷的风中互相撞击翻滚

    我仰天看着漆黑的天空

    空中昏暗混浊

    只有天狼星在空中孤独闪烁着微弱的星光

    仿佛一个孤独的人的生活......

    2002-03-14
  • Re: 请问那里有希腊罗马神话可当,最好是英文的?

    英文的可以读读看

    希腊文的只能摆着

    【 在 smx2 (四木笑) 的大作中提到: 】

    : 要也要希腊文的,干吗要英文的:-)

    2002-01-15
  • Re: 来次版聚?

    我也要去,呵呵

    商量好了别忘了叫我

    【 在 smx2 (四木笑) 的大作中提到: 】

    : argent        南门外喝茶

    : whitelies     南门或东门(基本上相当于没说),北门脏

    : flin          喝茶喝酒,嘉禾或者酒吧,不去餐馆

    : smx2

    : 就这几个?大家踊跃报名啊。

    : btw:板斧不在北京,无法与会:-(

    : 另外再商量件事儿,如果把一塌糊涂神话版也叫上,如何?

    2001-11-05
  • Re: Tarot——希腊神话主牌的故事 (转载)

    塔罗牌是过去中古时期贵族间流行的一种纸牌游戏,是用来占卜未来的神秘纸牌,无论是

    针对爱情、前途、事业、人际关系及财运、物质运,或当你绞尽脑汁仍找不到

    解答之时,都可借助塔罗牌来预测

    在一般的情况中,正统的塔罗牌共有七十八张,这包括了二十二张大牌,以及五十六张小

    牌,这些小牌被认为是现今朴克牌的前身。二十二张大牌在塔罗牌的术语上来说,称之为

    大阿卡纳(Major Arcana),而小牌则称之为小阿卡纳(Minor Arcana)。在一些较为简易的

    占卜中,有些人只用大阿纳来占卜,而不用小阿纳,但在较为复杂的牌阵中,则一定要加

    入小阿卡纳来占卜。对於塔罗牌来说,大阿纳,也称之为大牌,可算是塔罗牌精神的核心

    精神,而在牌阵中,如果看到了大牌,也需要特别留心其位置、正反及意义等。对於塔罗

    牌的起源,算是众说纷云,有人说它的大牌,是源自於西方巫术文化的传统,愚人代表了

    对於事後真理的追寻、国王则代表了男性的权威、皇后则代表母性的权威、月亮则象徵人

    的本能及知觉等等,而愚人牌也可能是现今朴克牌小丑杰克的前身。至於小阿卡纳,也可

    以称之为小牌,它的来源,则可能和西方哲人的四元素理论有关,这包括了杯子、剑、火

    把及钱币,其分别代表了水、风、火和地四大元素,也是朴克牌红心、方块、梅花及黑桃

    的由来。

    【 在 canper (骆驼)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了感谢对本板的支持,m上吧。

    : 但是能不能说一下希腊神话主牌是什么意思,

    : 生命树,圣杯,圣剑又是什么意思。

    2001-10-28
  • Re: 希腊神话生命树、圣杯、宝剑、五芒星的故事 (1) (

    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明白78张Tarot是怎么与几个深化联系的

    至于Tarot

    可以看看Astrology的精华区

    【 在 smx2 (四木笑)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是不明白那些啊,糊涂啊。

    2001-10-28
  • 塔罗牌简介

    塔罗牌可能是目前最受欢迎的一种占卜牌了!现今流传著许多不同类型及风格的塔罗牌,

    而这些不同风格的塔罗牌,也许是产生於不同的年代,不同作者所绘制的,也可能是未了

    配合不同的占卜风格而制成的。塔罗牌之所以会受到广大的欢迎,也许就在於其风格的多

    变性;每个人都可以找到一种最适合自己的塔罗牌。另外,塔罗牌之所以受到大众的广泛

    喜爱,除了它令人赏心悦目的图案,另外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因为它每一张牌的牌意,都

    诉传达了某一些徵兆,而这些牌所表达的语言,有时也许比我们所想像的还要复杂许多,

    因此可以深入到问题的核心,提供人们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一般的情况中,正统的塔罗牌共有七十八张,这包括了二十二张大牌,以及五十六

    张小牌,这些小牌被认为是现今朴克牌的前身。二十二张大牌在塔罗牌的术语上来说,称

    之为大阿卡纳(Major Arcana),而小牌则称之为小阿卡纳(Minor Arcana)。在一些较为简

    易的占卜中,有些人只用大阿纳来占卜,而不用小阿纳,但在较为复杂的牌阵中,则一定

    要加入小阿卡纳来占卜。对於塔罗牌来说,大阿纳,也称之为大牌,可算是塔罗牌精神的

    核心精神,而在牌阵中,如果看到了大牌,也需要特别留心其位置、正反及意义等。对於

    塔罗牌的起源,算是众说纷云,有人说它的大牌,是源自於西方巫术文化的传统,愚人代

    表了对於事後真理的追寻、国王则代表了男性的权威、皇后则代表母性的权威、月亮则象

    徵人的本能及知觉等等,而愚人牌也可能是现今朴克牌小丑杰克的前身。至於小阿卡纳,

    也可以称之为小牌,它的来源,则可能和西方哲人的四元素理论有关,这包括了杯子、剑

    、火把及钱币,其分别代表了水、风、火和地四大元素,也是朴克牌红心、方块、梅花及

    黑桃的由来。

    2001-10-27
  • 金岳霖忆林徽因

    文章出处:smth

    金岳霖忆林徽因

    □陈宇

      找个机会去拜访金岳霖先生,是心仪已久的事。这不仅仅因他是

    中国现代哲学和逻辑学开山祖师式人物,还因为他有许多奇闻轶事令

    我好奇与疑惑。

      金岳霖1914年毕业于清华学校,后留学美国、英国,又游学欧洲

    诸国,回国后主要执教于清华和北大。他从青年时代起就饱受欧风美

    雨的沐浴,生活相当西化。西装革履,加上一米八的高个头,仪表堂

    堂,极富绅士气度。然而他又常常不像绅士。他酷爱养大斗鸡,屋角

    还摆着许多蛐蛐缸。吃饭时,大斗鸡堂而皇之地伸脖啄食桌上菜肴,

    他竟安之若素,与鸡平等共餐。听说他眼疾怕光,长年戴着像网球运

    动员的一圈大沿儿帽子,连上课也不例外。他的眼镜,据传两边不一

    样,一边竟是黑的。而在所有关于金岳霖的传闻中,最引人注目的一

    件事,是他终生未娶。阐释的版本相当一致:他一直恋着建筑学家、

    诗人林徽因。

      1983年,我跟我的老师陈钟英先生开始着手林徽因诗文首次编纂

    结集工作。林徽因已于50年代去世,其文学作品几乎湮没于世。为收

    集作品,了解作者生平,这年夏天我们到北京访问金岳霖。这时他已

    88高龄,跟他同辈的几位老人说,他有冠心病,几年来,因肺炎住院

    已是几进几出了。他身体衰弱,行动不便,记性也不佳,一次交谈只

    能十来分钟,谈长点就睡着了。几年前,在老友们的怂恿催促下,他

    开始写些回忆文字,但每天只能写百多字。这一年由于体力精力不济,

    已停笔了。听了这些话,我的心凉了半截。不过,一位熟知他的老太

    太的话却给了我们一丝希望与鼓舞:“那个老金呀,早年的事情是近

    代史,现在的事情是古代史。”

      我们找到北京东城区干面胡同金岳霖寓所。进了他的房间,见他

    深坐在一张低矮宽扶手大沙发里。头上依旧戴着一圈宽沿遮光帽,头

    顶上露出绺绺白发,架着黑框眼镜。瘦长的双手摊在扶手上,手背上

    暴起一根根青筋。两脚套着短袜,伸直搁在一张矮凳上。他的听力不

    佳,对我们进来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我们坐近他身边,对着他耳朵,

    一字一句地说明来意。

      我们对着他耳边问谁了解林徽因的作品时,他显得黯然,用浓重

    沙哑的喉音缓缓地说:“可惜有些人已经过去了!”我们把一本用毛

    笔大楷抄录的林徽因诗集给他看,希望从他的回忆里,得到一点诠释

    的启迪。他轻轻地翻着,回忆道:“林徽因啊,这个人很特别,我常

    常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好多次她在急,好像做诗她没做出来。有句诗

    叫什么,哦,好像叫‘黄水塘的白鸭’,大概后来诗没做成……”慢

    慢地,他翻到了另一页,忽然高喊起来:“哎呀,八月的忧愁!”我

    吃了一惊,怀疑那高八度的惊叹声,竟是从那衰弱的躯体里发出的。

    只听他接着念下去:“哎呀,‘黄水塘里游着白鸭,高粱梗油青的刚

    过了头……’”他居然一句一句把诗读下来去。末了,他扬起头,欣

    慰地说:“她终于写成了,她终于写成了!”林徽因这首《八月的忧

    愁》是优美的田园诗,发表于1936年,构思当是更早。事隔已半个世

    纪,金岳霖怎么对第一句记得这么牢?定是他时时关注着林徽因的创

    作,林徽因酝酿中反复吟咏这第一句,被他熟记心间。我看他慢慢兴

    奋了起来,兴奋催发了他的记忆与联想,他又断断续续地记起一些诗

    句,谈起林徽因的写作情况。翻完那本抄录的诗,他连连说:“好事

    情啊,你们做了一件好事情!你们是从哪儿来的?”我们刚刚告诉过

    他,是从林徽因家乡福州来的,显然他倏忽间就忘了。已经谈了十来

    分钟,他并没瞌睡,我庆幸地看着小录音机一直在转动着。我们取出

    一张泛黄的32开大的林徽因照片,问他拍照的时间背景。他接过手,

    大概以前从未见过,凝视着,嘴角渐渐往下弯,像是要哭的样子。他

    的喉头微微动着,像有千言万语哽在那里。他一语不发,紧紧捏着照

    片,生怕影中人飞走似的。许久,他才抬起头,像小孩求情似地对我

    们说:“给我吧!”我真担心老人犯起犟劲,赶忙反复解释说,这是

    从上海林徽因堂妹处借用的,以后翻拍了,一定送他一张。待他听明

    白后,生怕我们食言或忘了,作拱手状,郑重地说:“那好,那好,

    那我先向你们道个谢!”继而,他的眼皮慢慢聋拉下来,累了,我们

    便退了出来。

      很久以来,关于金岳霖对林徽因感情上的依恋我听了不少。林徽

    因、梁思成夫妇都曾留学美国,加之家学渊源,他们中西文化造诣都

    很深,在知识界交游也广,家里几乎每周都有沙龙聚会。而金岳霖孑

    然一身,无牵无挂,始终是梁家沙龙座上常客。他们文化背景相同,

    志趣相投,交情也深,长期以来,一直是毗邻而居,常常是各踞一幢

    房子的前后进。偶而不在一地,例如抗战时在昆明、重庆,金岳霖每

    有休假,总是跑到梁家居住。金岳霖对林徽因人品才华赞羡至极,十

    分呵护;林徽因对他亦十分钦佩敬爱,他们之间的心灵沟通可谓非同

    一般,这是我早有所闻的。不过,后来看了梁思成的续弦林洙先生的

    文章,更增添了具体了解。据她说,一次林徽因哭丧着脸对梁思成说,

    她苦恼极了,因为自己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如何是好。林徽因对

    梁思成毫不隐讳,坦诚得如同小妹求兄长指点迷津一般。梁思成自然

    矛盾痛苦至极,苦思一夜,比较了金岳霖优于自己的地方,他终于告

    诉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选择金岳霖,祝他们永远幸福。林徽因

    又原原本本把一切告诉了金岳霖。金岳霖的回答更是率直坦诚得令凡

    人惊异:“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

    我应该退出。”

      从那以后,他们三人毫无芥蒂,金岳霖仍旧跟他们毗邻而居,相

    互间更加信任,甚至梁思成林徽因吵架,也是找理性冷静的金岳霖仲

    裁。

      几天后,我跟陈钟英先生再次访问了金岳霖。进了屋,刚刚跟护

    理阿姨寒暄几句,想不到金岳霖闻声竟以相当纯正的福州方言喊我们:

    “福州人!”我们不胜惊讶。这肯定是当年受林徽因“耳濡目染”的

    结果。我们的话题自然从林徽因谈起。他讲着他们毗邻而居生活的种

    种琐事,讲梁家沙龙谈诗论艺的情况,讲当年出入梁家的新朋旧友。

    我发现他称赞人时喜欢竖起大拇指。他夸奖道:“林徽因这个人了不

    起啊,她写了篇叫《窗子以外》还是《窗子以内》的文章,还有《在

    九十九度中》,那完全是反映劳动人民境况的,她的感觉比我们快多

    了。她有多方面的才能,在建筑设计上也很有才干,参加过国徽和人

    民英雄纪念碑设计,不要抹杀了她其它方面的创作啊……”讲着,讲

    着,他声音渐小,渐慢,断断续续。我们赶紧劝他歇一歇。他闭目养

    了一会儿神。我们取出另一张林徽因相片问他。他看了一会儿回忆道:

    “那是在伦敦照的,那时徐志摩也在伦敦。———哦,忘了告诉你们,

    我认识林徽因还是通过徐志摩的。”于是,话题转到了徐志摩。徐志

    摩在伦敦邂逅了才貌双全的林徽因,不禁为之倾倒,竟然下决心跟发

    妻离婚,后来追林徽因不成,失意之下又掉头追求陆小曼。金岳霖谈

    了自己的感触:“徐志摩是我的老朋友,但我总感到他滑油,油油油,

    滑滑滑———”我不免有点愕然,他竟说得有点像顺口溜。我拉长耳

    朵听他讲下去,“当然不是说他滑头。”经他解释,我们才领会,他

    是指徐志摩感情放纵,没遮没拦。他接着说:“林徽因被他父亲带回

    国后,徐志摩又追到北京。临离伦敦时他说了两句话,前面那句忘了,

    后面是‘销魂今日进燕京’。看,他满脑子林徽因,我觉得他不自量

    啊。林徽因梁思成早就认识,他们是两小无猜,两小无猜啊。两家又

    是世交,连政治上也算世交。两人父亲都是研究系的。徐志摩总是跟

    着要钻进去,钻也没用!徐志摩不知趣,我很可惜徐志摩这个朋友。”

    他说:“比较起来,林徽因思想活跃,主意多,但构思画图,梁思成

    是高手,他画线,不看尺度,一分一毫不差,林徽因没那本事。他们

    俩的结合,结合得好,这也是不容易的啊!”徐志摩、金岳霖、林徽

    因、梁思成之间都有过感情纠葛,但行止却大相径庭。徐志摩完全为

    诗人气质所驱遣,致使狂烈的感情之火烧熔了理智。而金岳霖自始至

    终都以最高的理智驾驭自己的感情,显出一种超脱凡俗的襟怀与品格,

    这使我想起了柏拉图的那句话:“理性是灵魂中最高贵的因素。”

      后来,我们的话题渐渐转到了林徽因的病和死。他眯缝着眼,坠

    入沉思,慢慢地说:“林徽因死在同仁医院,就在过去哈德门的附近。

    对她的死,我的心情难以描述。对她的评价,可用一句话概括:‘极

    赞欲何词’啊!”林徽因1955年去世,时年51岁。那年,建筑界正在

    批判“以梁思成为代表的唯美主义的复古主义建筑思想”,林徽因自

    然脱不了干系。虽然林徽因头上还顶着北京市人大代表等几个头衔,

    但追悼会的规模和气氛都是有节制的,甚至带上几分冷清。亲朋送的

    挽联中,金岳霖的别有一种炽热颂赞与激情飞泻的不凡气势。上联是:

    “一身诗意千寻瀑”,下联是:“万古人间四月天”。此处的“四月

    天”,取自林徽因一首诗的题目《你是人间四月天》。这“四月天”

    在西方通常指艳日、丰硕与富饶,金岳霖“极赞”之意,溢于言表。

    金岳霖回忆到追悼会时说:“追悼会是在贤良寺开的,我很悲哀,我

    的眼泪没有停过……”他沉默了下来,好像已把一本书翻到了最后一

    页。金岳霖对林徽因的至情深藏于一生。林徽因死后多年,一天金岳

    霖郑重其事地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饭店赴宴,众人大惑不解。开

    席前他宣布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顿使举座感叹唏嘘。

      林徽因死后金岳霖仍旧独身,我很想了解这一行为背后意识观念

    层面上的原因。但这纯属隐私,除非他主动说,我不能失礼去问。不

    过,后来了解到了一件事,却不无收获。有个金岳霖钟爱的学生,突

    受婚恋挫折打击,萌生了自杀念头。金岳霖多次亲去安慰,苦口婆心

    地开导,让那学生认识到:恋爱是一个过程,恋爱的结局,结婚或不

    结婚,只是恋爱过程中一个阶段,因此,恋爱的幸福与否,应从恋爱

    的全过程来看,而不应仅仅从恋爱的结局来衡量。最后,这个学生从

    痛不欲生精神危机中解脱了出来。由是我联想到了金岳霖,对他的终

    生未娶,幡然产生了新的感悟。

      1983年12月,我们编纂好林徽因诗文样本,到北京人民文学出版

    社送书稿,又再次去拜望金岳霖先生。

      天已转冷,金岳霖仍旧倚坐在那张大沙发里,腿上加盖了毛毯,

    显得更清瘦衰弱。我们坐近他身旁,见他每挪动一下身姿都皱一下眉,

    现出痛楚的样子,看了令人难过。待老人安定一会儿后,我们送他几

    颗福建水仙花头,还有一张复制的林徽因大照片。他捧着照片,凝视

    着,脸上的皱纹顿时舒展开了,喃喃自语:“啊,这个太好了!这个

    太好了!”他似乎又一次跟逝去30年的林徽因“神会”了,神经又兴

    奋了起来。坐在这位垂垂老者的身边,你会感到,他虽已衰残病弱,

    但精神一直有所寄托。他现在跟林徽因的儿子梁从诫一家住在一起。

    我们不时听到他提高嗓门喊保姆:“从诫几时回来啊?”隔一会儿又

    亲昵地问:“从诫回来没有?”他的心境和情绪,没有独身老人的孤

    独常态。他对我们说:“过去我和梁思成林徽因住在北总布胡同,现

    在我和梁从诫住在一起。”我听从诫夫人叫他时都是称“金爸”。梁

    家后人以尊父之礼相待,难怪他不时显出一种欣慰的神情。

      看着瘦骨嶙嶙、已经衰老的金岳霖,我们想,见到他实不容易,

    趁他记忆尚清楚时交谈更不容易。于是取出编好的林徽因诗文样本请

    他过目。金岳霖摩挲着,爱不释手。陈钟英先生趁机凑近他耳边问,

    可否请他为文集写篇东西附于书中。然而,金岳霖金口迟迟不开。等

    待着,等待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我担心地看着录音磁带一圈

    又一圈地空转过去。我无法讲清当时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半个世

    纪的情感风云在他脸上急剧蒸腾翻滚。终于,他一字一顿、毫不含糊

    地告诉我们:

      “我所有的话,都应该同她自己说,我不能说,”他停了一下,

    显得更加神圣与庄重,“我没有机会同她自己说的话,我不愿意说,

    也不愿意有这种话!”他说完,闭上眼,垂下了头,沉默了。

      林徽因早已作古,对一切都不会感知了。但金岳霖仍要深藏心曲,

    要跟林徽因直接倾诉。大概,那是寄望大去之日后在另一个世界里两

    个灵魂的对语吧。啊,此情只应天上有,令闻竟在人世间!我想,林

    徽因若在天有灵,定当感念涕零,泪洒江天!

      第二年的一天,偶然听到广播,好像说金岳霖去世,顿感怅然。

    找来报纸核对,几行黑字攫住了我的心。

      也许是天意吧。林徽因1955年去世,因其参加国徽和人民英雄纪

    念碑设计有贡献,建坟立碑,安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二墓区。梁思成

    文革中含冤去世,文革后平反,因其生前是全国人大常委,骨灰安放

    于党和国家领导人专用骨灰堂,跟林徽因墓只一箭之遥。最后去世的

    金岳霖,骨灰也安放于八宝山革命公墓。他们三个,在另一个世界里,

    又眦邻而居了。金岳霖从人间带去的话,终有机会跟林徽因说了……

      (摘自《传记文学》1999年第4期)

    --------------------------------------------------------------------------------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到底是我做错了什么?

    2001-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