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关于延迟退休后的养老金缴纳和领取测算

    也不能这么说,我想应该按照一个常规的数据来测算,具体到每个人再看看自己的情况就行了。

    【 在 kspe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就是说,用这种方法来保证大多数人领退休金不超过15年

    03月04日
  • Re: 关于延迟退休后的养老金缴纳和领取测算

    他们算是他们的事,咱们也得算算啊。缴纳养老金还好算,但是养老金领取,我看复杂得很。

    【 在 wan2siao 的大作中提到: 】

    : 国家肯定是算过的

    03月04日
  • 关于延迟退休后的养老金缴纳和领取测算

    有没有人测算过延迟退休后养老金的缴纳和领取数额对比?

    假设:

    1、26岁参加工作(不再考虑偶尔失业期),65岁退休,共缴纳40年养老金。

    2、工资(养老金基数)是当年的社会平均工资,起点8000元/月,年涨幅2%

    3、公司按16%,个人按8%缴纳养老金。

    4、66岁开始领取养老金,活到80岁,共领取养老金15年。

    5、不考虑缴纳40年养老金的利息。

    按照以上假设,40年缴纳的养老金总额(个人+公司)和15年领取的养老金总额应该能算出来吧,两者相差多少呢?

    03月04日
  • Re: 招商银行app一网通交电费30随机立减

    看页面是指定地区立减,减多少得支付完后才能看到,之前看不到。北京,支付30元减了5.96

    02月23日
  • Re: 中央党校教授再发文:质问裴钢及“机制"是不懂经济还是不讲

    如果明显有错误甚至违反常理甚至违法的事情,通过正常的渠道没办法制止、纠正,甚至连对话的机会都没有,最后只能指望着几位大佬们发话解决,那确实很悲哀,对国家也很不利。说个最近我身边的事,现在到底怎么了,还有点正事没有呢?

    本人所在小区电动自行车充电平均2元/度,是北京市规定(京消【2020】72号)的4倍,该规定明确居民小区中电动自行车充电执行居民生活用电标准。投诉到12345,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给出的回复是:电费是国家定价,但是服务费是市场定价,所以2元/度不违法。完美“破解”了北京市的规定。按照这个逻辑,汽油价格也可以超过国家定价,因为可以加个服务费。今天电话沟通,说是加服务费有明确规定,我问什么规定,开始让我自己去网上查,我说必须得告诉我执法依据,吭哧半天给出个“京发改【2015】848号”,挂电话后我查了一下,这个规定是针对电动汽车的,居然拿一个电动汽车的规定来管我电动自行车的事。全程录音了,哪位给支个招,接下来怎么办?

    【 在 return0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家也只能指望这个了。想要动缺德委员会,可能也就常委有这个能力。看徐教授的评论,徐也是很无奈,他本人没那个权力管,也没有办法让常委出手管。

    : 这事老大们不管,最后就不了了之了。但是老大们还是应该管管,顺水推舟,何乐而不为?于国于己都是好事一件。

    02月03日
  • Re: 党校的徐祥临教授是不是就此收手了

    这个勋章也只能代表国家认为其以前做过的某件(些)事是益的,并不代表其以后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

    【 在 Comgarden 的大作中提到: 】

    : 千算万算,没算到专家组组长脖子里挂着个共和国勋章

    02月03日
  • Re: 方舟子质疑韩寒和党校教授质疑裴刚的逻辑都是相同的

    重复试验的事如果仅仅是那个裴自己在胡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上升到了什么机制什么道德委,这才是最大问题。

    【 在 Onepunchman1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是如果你没有作假,那么你很容易用低成本的方案去自证清白,但你没有去,说明你有鬼。

    : 但为什么很多人支持党校教授,却说方舟子是流氓无赖逻辑?

    02月03日
  • Re: 中央党校教授再发文:质问裴钢及“机制"是不懂经济还是不讲
    loading ...

    致敬

    【 在 S0NGsim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 三农学者

    : 已关注

    :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质问裴钢及“机制”专家:不懂“经济”还是不讲政治?

    : ...................

    02月03日
  • Re: 中央党校教授再发文:质问裴钢及“机制"是不懂经济还是不讲

    知乎上这个帖子也看不到了,显示是“文章被建议修改:不规范转载”

    【 在 S0NGsim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 三农学者

    : 已关注

    :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质问裴钢及“机制”专家:不懂“经济”还是不讲政治?

    : ...................

    02月03日
  • Re: 中央党校教授再发文:质问裴钢及“机制"是不懂经济还是不讲

    是啊,所以这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一个明星婚变就能全网皆知,而这种真正关乎民族未来和国家长治久安的大是大非的问题,却在网上几乎看不见。到底咋回事?是舆论被控制了吗?按理宣传部门管理舆论,不应该啊。

    来自 RMX2173

    【 在 xmly 的大作中提到: 】

    : 似乎除了本站 其他地方找不到这个文章啊【 在 S0NGsiming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 三农学者: 已关注: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质问裴钢及“机制”专家:不懂“经济”还是不讲政治?: ...................--FROM 73.225.94.*

    02月03日
  • Re: 中央党校教授再发文:质问裴钢及“机制"是不懂经济还是不讲

    支持。怎么才能转给科技部党组,让他们表态。

    来自 RMX2173

    【 在 S0NGsim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 三农学者

    : 已关注

    :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质问裴钢及“机制”专家:不懂“经济”还是不讲政治?

    : 几天前,笔者在今日头条帐号的微头条专栏中发表了《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声援饶毅:共产党最讲认真》短文,旗帜鲜明地声援饶毅,批评“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联合工作机制”具名的《有关论文涉嫌造假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称其为官僚主义者以形式主义搞出来的无人负责的官样文章。

    : 有人问我:你个“文科生”,越界掺和自然科学界大咖们的争执,哪来的底气和胆量?!对此我已经回答了:共产党最讲认真!本文再进一步说明笔者作为共产党员学者在“认真”中认识到了什么。

    : 裴钢1999年发表论文后,饶毅告诉他,自己的实验室没能重现论文结果,建议裴钢撤稿。此后,裴钢没有做重复试验,而是与饶毅争执起来。在我看来,裴钢的行为都属于“事出反常必有妖”之举。这里的“妖”,我是运用经济学教授必备的“投入-产出”常识加上逻辑推理常识分析出来的。

    : 饶毅说裴钢的论文结论无法重复试验,对于裴钢而言,属于遭遇信誉危机。要化解这场危机,裴钢必须“投入”——时间和经费,以收到恢复名誉甚至是提升名誉的“产出”。如果裴钢的论文结论确实是通过严谨的试验得出来的,那么只要进行“投入”最少的重复试验,就能够轻松地化解这场信誉危机,提升知名度,扩大科研成果影响力,按照饶毅的说法,教科书还可以依据裴钢论文进行修改。这可以说是“产出”最大化。

    : 如果裴钢的学生主动请缨,成功地进行重复试验,还可以收到裴钢学生科研能力都超过了饶毅的意外之喜。裴钢虽然不是经济学教授,日常生活也能让他明白“少投入,多产出”的道理,用成语说就是“事半功倍”。既然明白,却不采用,合乎逻辑的推断必然如饶毅所言:不能重复试验!接着,裴钢状告饶毅侵害名誉权,就是欲盖弥彰了。因为,打一场官司的“投入”要大大高于重复试验,而且不可能收到如上提到的“产出”。

    : 如此“投入-产出”分析同样适用于“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联合工作机制”,我已经在上文中对“机制”专家们提出了质问。2021年1月29日,我在“科学网”公众号上看到了源于中国科学报的《联合工作机制是如何得出裴钢论文“未发现有造假”结论的?》一文,根本没有正面回答我文章质疑的内容。而且,这篇文章中的采访记者和受访者都没有署上真名实姓,对读者很是轻慢,同样是不懂“投入-产出”原理者所为,属于欲盖弥彰之作。

    : 这篇文章的结尾段落4次使用了“学术”一词。我要警告科技界的一些学者尤其是具有中共党员身份的学者:不要拿学术装神弄鬼!前几年用重复试验这一学术常规(经济学称之为“制度安排”)否定了韩春雨取得的所谓科研成果,为什么就不能用同样最“经济”、最有说服力的方法验证一下裴钢的科研成果呢?!2019年4月27日,“科学精神中国行”走进浙江大学,朱邦芬院士有理有据地谈到了目前我国科研诚信方面的“两个史无前例”,批评种种学术不端,倡导科学精神,我看,“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联合工作机制”的所作所为,正是朱院士批评的对象。

    : 从饶毅2019年年底网上举报到前几天“机制”发布通报,历时一年有余,花费了N(>1)倍于一次“重复试验”的人力物力财力,结果却是让公众特别是知识界更加愤愤不平,请看拙文发表后网友们的评论吧。经过这次事件,中国科学院道德委员会的道德品位不是提升了,而是下降了。接下来怎么办?就这样认可未署名受访者说的“联合工作机制此前作出的调查结论无疑具有最高权威性”吗?在我这个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看来,这个说法太不讲政治了,是不能接受的。最高权威属于我们党的领导!

    : 有人会问:学术之争还能用讲政治来解决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基本理由是,讲政治可以更快更好地解决学术之争,促进科技创新。中国科学院是科研单位,归中国共产党领导,所以,中国共产党就要领导包括解决学术之争在内的科研工作,怎么领导?或者说怎么讲政治?前文已经转述了“具有最高权威性”的解释:最讲认真!说得更具体一些就是,按照自延安整风以来我们党确立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做出让人民、让国家、让我们党最满意的科研成果。所以,科研单位讲政治与学术研究没有任何矛盾,真正懂得了讲政治,就能讲出正气,讲出干劲,讲出人心所向,而且收到事半功倍之效。具体到处理“饶裴之争”,讲政治就是重复试验!重复试验!!重复试验!!!

    : 我想,懂得了讲政治之后,高层次复核专家组成员不仅不应该再拒绝“重复试验”,还会领衔进行“重复试验”。如果我说得不对,请你们所在单位的党组织给我提出符合讲政治要求的批评意见。否则,我还会继续批评你们乃至领导你们的部级单位党组,尤其是党组书记。他们,应当胸怀国之大者,具有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

    : (注:本文只代表徐祥临个人意见)

    02月03日
  • 求租广安门附近的一居或两居,装修好点的。

    站内联系。

    01月28日
  • 买保险现在还送验车卡

    记得以前平安、人保都送验车卡,现在还送吗?不知道现在验车什么价格了,如果谁手头有可以收一张。

    01月25日
  • Re: 行政复议跑了一天

    违章停车如果有异议,我记得是去交警队,有个科室专门负责这个。你最好提前给交警队打电话问问,省得跑冤枉路。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jacksky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教下,行政复议是怎么个流程呢?我这边是违章停车需要复议

    2020-10-17
  • Re: 倒车时别的车碰到我了,责任怎么认定

    哈哈,刚刚又延伸了一个。我觉得讨论就把事情讨论透一点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Phaistos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延伸了。

    2020-06-12
  • Re: 倒车时别的车碰到我了,责任怎么认定

    再延伸一下:如果主贴中另一个车司机酒驾了,其他情况完全相同,怎么定责?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rswilp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出库倒车,别的车从旁边过来,头和我的我的尾相碰

    2020-06-12
  • Re: 倒车时别的车碰到我了,责任怎么认定

    延伸一下:如果是行人在马路上倒着横过马路,撞上正常行驶的自行车侧面搬到摔伤了,谁的责任?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rswilp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出库倒车,别的车从旁边过来,头和我的我的尾相碰

    2020-06-12
  • Re: 行政复议跑了一天

    跑申请行政复议是累死人,复议结果出来再看看吧,估计这点累就不算啥了。

    另外,行政复议不能在网上申请吗?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StockGod 的大作中提到: 】

    : 保福寺的执法站还不能作 必须得去后厂村 然后下午两点才上班 搞了一天

    : 排队排死

    2020-06-10
  • Re: 求证实:以前北京车牌在夫妻间互转毫无限制

    你说的有道理,财产在夫妻间可以转移,其实在陌生人之间也可以转移。所以当政府限制车牌在非夫妻之间转移时,应该是已经默认车牌不属于个人财产,否则限制转让是否违法呢?至于由政府免费发放的车牌到底属不属于个人财产,可以单独讨论,我认为北京交通委应当尽快研究并给出一个明确的结论,因为这是车牌转让、拍卖、过户很重要的理论基础。

    至于系统性问题,目前的摇号政策也不仅仅是交通委一家,还涉及公安,社保,税务等多个部门,如果再加个民政部门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至于你说的很难发现为了买卖车牌而假结婚的问题。我觉得你是怀着一颗仁慈的心去看他们,但其实很好办。法律上不是有个婚前财产的概念嘛,可以引入进来。凡是结婚前获得的车牌不允许在夫妻间转让,是不是就能杜绝99%的假结婚买卖车牌呢?其实方法还有很多,就看他们愿不愿意去做了。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nasafei 的大作中提到: 】

    : 按说车牌在夫妻间转让是合理的,只是没想到被滥用,而且这也不是交通部门单独能解决的,民政部也没法辨别有人结婚是为了车牌。

    : 有些问题不能只看局部,如果一刀切,很有可能还会有别的问题,这也是政策制定很谨慎的原因,众口难调啊。

    2020-06-09
  • Re: 求证实:以前北京车牌在夫妻间互转毫无限制

    这么说原来的政策执行了婚姻法。好像新政是只有一辆车的夫妻不能互转,是不是新政就违背了婚姻法呢?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mach3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点没错,是因为法律的层级问题

    : 摇号是地方法规,婚姻法是国家法律

    : 所以,原则上,摇到了就过户,一方可以无限制的摇号,原则上每年可以买2辆车(每次

    : 都中)

    2020-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