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好想创业,真不想上班了

    创业是让别人给你赚钱,这话没说,可前提是你要提供一个让别人帮你赚钱的平台啊。

    就和旧社会地主,提供土地让人耕种,虽然佃农要叫地租,可土地也是地主几辈人积累下来的。

    你觉得你要创业,凭什么吸引别人来给你赚钱?是你的梦想吗?

    【 在 springwl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一样,创业是让别人给你赚钱,炒股还是自己的钱自己的精力

    2021-10-15
  • Re: 制定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本意是好的,但是被资本滥用了

    其实这个法律红线很容易定。

    我对一台我没有财产所有权的电脑进行了非授权更改,那就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

    我对一台我有财产处分权的电脑做任何事情,都不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

    其实这个法律的核心还是财产权。

    但是因为电脑硬盘里的数据损坏了,但是硬件没坏,所以到底有没有损害财产不好界定,于是用破坏计算机系统来保护权力人。

    【 在 zdzaba 的大作中提到: 】

    : 首先说,有了这个法律,很多互联网乱象就有了治理标的。最简单的例子,我之前做网站,经常会在关键时点受ddos攻击。现在大家明白了ddos是违法的,此类活动少很多。当然不排除有些不怕死的在境外搞,这是另外一码事。

    : 但是现在问题是资本家滥用这个法律了,拿这个法律当清道夫,排除掉对自己软件不利的人。而且这里有一点,就是法官基本上业务水平都难以界定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界限和因果。这就完全是律师的谈判空间,而小的开发者律师水平肯定比不上大厂的,口舌劣势最终导致错误判罚

    : 所以个人认为,这个法律太概念性了,需要信息部配套出一套实施细则,比如软件修改了gps定位信息到底是不是违法行为。这些东西不应该是律师打嘴仗的结果。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按你这逻辑,是不是我一开始想开发个虚拟机,目标就是让所有APP都以为在物理机上运行,钉钉V1.0当时是这么以为的,后来钉钉改进了变成V2.0,使得我得产品不能变成让所有APP以为自己在物理机上了,我是不是当时就应该告钉钉破坏我得信息系统?

    要打败魔法,就用魔法解决,钉钉这种技不如人拿斧子砍法师的操作,看着就让人恶心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又故意忽略我一直说的关键点了,你自己贴的

    : 大牛针对钉钉模拟了一些别的系统参数导

    : 致钉钉无法察觉自己运行在沙盒里

    : ...................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哦,我做个虚拟机的目标是让所有APP都以为自己是在物理机上运行,那么我模拟两个参数不是正常操作吗?

    钉钉做了改进,使得商店里有了个让我的虚拟机没能达成我产品定位的APP了,我改进我的产品有错吗?

    我没忽略你的任何点,我只是说,我针对你改进你都不能拿我怎么样,你不承认这一点,那这个讨论就没法说。

    因为我认为法律的红线,在于一方受到另一方攻击才能干涉。现在我只是在骗你,你要拿法律来对付我?谁给阿里的权力?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又故意忽略我一直说的关键点了,你自己贴的

    : 大牛针对钉钉模拟了一些别的系统参数导

    : 致钉钉无法察觉自己运行在沙盒里

    : ...................

    2021-10-15
  • Re: 好想创业,真不想上班了

    其实你主要是看着老板有钱觉得分配不公,可是你想过老板为啥有钱吗?

    我家,从我爸开始创业,初期,能白天忙,晚上躲被子里哭。

    上班下班,有这种压力吗?

    我接手,一样,忙了10年,连老婆都没空找,所以你真当创业简单

    【 在 springwl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怕吃苦,是烦浪费生命和分配不公

    2021-10-15
  • Re: 好想创业,真不想上班了

    创业很苦,你连班都不想上,谈什么创业

    【 在 springwl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班就是浪费生命,如果能赚10块,那就是你赚1块,公司拿走9块,然后你的1块还要上税3毛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你这说法就好笑了。

    虚拟机软件千千万,有名有姓的,VMware, Citrix,微软自己的virtualPC(已淘汰),现在的HyperV

    这大牛,只是想做一个真实的手机端虚拟机,人家怀着一个这种科技强国的梦想,做好自己一亩三分田的事情。你非要因为别人的手机端虚拟机懒,不能阻止你判断是不是运行在沙盒里,而这么一个勤勤恳恳的软件企业,不断优化自己的产品,使得市面上所有APP运行在自己容器内,都察觉不到其实在虚拟机里,影响了自己赚钱,所以要告他?

    那阿里这资本,打压创新和封建时代地主打压工商阶级,打压进步生产力的释放有什么区别?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不是写的很明白嘛

    : 大牛针对钉钉做了一系列动作,我一直在说的不就是这个嘛,这是关键点啊

    : 法律不是违背常理的,这个事情常理就是,你针对钉钉出外挂并赚钱,就是违法

    : ...................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能看懂吗?没有攻击操作系统和钉钉程序

    不过就是说谎的手段非常高明

    就是我说,没有戳聋耳朵,就是说谎特别高明

    如果这也要判有罪,那阿里这资本也太狂了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安装程序的hash值嘛?

    : 你那个叫破解版游戏,不是外挂,你不玩游戏的吧

    : 外挂和钉钉这个一模一样,还是用官方app的,专门的外挂软件,具体怎么做的我不知道,你可以去研究,但是游戏本身还是用官网的,不需要像原来破解游戏那种单独下载破解app

    : ...................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我举例子总是不到位,这里有人没用降低技术的方法说出了真相,你自己看吧

    钉钉除了读地址,还顺便读了一些别的系

    统参数来判断是不是运行在沙盒里,因为

    好多沙盒app比较懒,除了位置其他信息

    都用一样的默认值,所以很容易判断出来

    是沙盒。

    大牛针对钉钉模拟了一些别的系统参数导

    致钉钉无法察觉自己运行在沙盒里,这就

    是所谓的攻防而已。只不过大牛的本质仍

    然只是个虚拟容器,并没有攻击手机操作

    系统或者钉钉app。技术上来说,判断自

    己是不是运行在虚拟机上基本上是无解的,

    因为沙盒可以随机产生所有合法的系统数

    据,而系统参数里并没有一条说自己是不

    是虚拟的。当钉钉意识到这个问题无解之

    后恼羞成怒,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安装程序的hash值嘛?

    : 你那个叫破解版游戏,不是外挂,你不玩游戏的吧

    : 外挂和钉钉这个一模一样,还是用官方app的,专门的外挂软件,具体怎么做的我不知道,你可以去研究,但是游戏本身还是用官网的,不需要像原来破解游戏那种单独下载破解app

    : ...................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所以你这个文科生就是没有理解一开始我说的hash的意思

    游戏外挂修改了游戏主体,也就是说,你一个外挂,让王者荣耀的主程序变了,本来程序是三个0三个1,现在变成四个0两个1了,这叫破坏了别人的东西。

    现在大牛的例子,他没有改钉钉的程序,钉钉如果本来是一堆0和1,装了大牛,钉钉还是那堆0和1,分毫不差,你现在要来告我说我破坏了你的什么东西,那既然破坏了,总要和原来不一样吧,问题是和原来一样啊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理解游戏外挂是违法的不

    : 你举的例子都忽略或者故意不提本案最重要的一点

    : 大牛是针对钉钉做了破解,告诉他错误的地址

    : ...................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我的观点是,不管大牛有没有针对钉钉不断改进自己的造假地址的能力,用时间那个例子打比方,问时间的人越来越精明,变着法儿想套我话问出时间,我就是变着法儿不告诉他真实时间,怎么套路,也是在合法范围内的,只要我没有上去戳聋你的耳朵,你管我怎么骗你一个假时间?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你不懂法,法学就是文科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你既然是学法的,那我就把这个事件彻底简化成你能看懂的样子吧。

    有人来问你现在几点了,你不告诉他几点钟,犯法吗?(相当于你设置手机不许钉钉读取位置)

    有人来问你现在几点了,你假装看了看手表,告诉他一个假时间,犯法吗?(相当于大牛造了个假地址给钉钉)

    有人来问你现在几点了,你二话不说,上去就把问时间的人耳朵戳聋,让他听不见你说几点,犯法吗?(相当于钉钉法务试图告诉法院发生了什么)

    至少从技术角度说,大牛没走到第三步,那么你说,大牛犯法吗?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你不懂法,法学就是文科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所以你学了法,主客观不统一的时候,客观就靠你的主观统一是吗?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你不懂法,法学就是文科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文科生啊,那出门左拐吧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科生不懂你说的hash是啥,我就是用来破解算个序列号出来吧,你office自己要读这个序列号的嘛,不是和钉钉读位置是一回事嘛

    : 我觉得按常理理解,大牛如果是针对钉钉作假,就犯法,不针对钉钉,就是你说的手机肯定不算钉钉的,那犯不犯法也轮不到钉钉管

    : 具体是不是针对,是不是犯法,我相信法院

    : ...................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你这个例子首先就不恰当,我们把windows和手机上钉钉APP分别看成一个实体

    算号器,算了号之后给windows用,和正版的windows比,hash变了吗?变了,属于篡改了别人合法权力主张的边界

    大牛,开个虚拟机,钉钉APP,不管你手机上装了大牛还是没有装,hash变了吗?没变,没有篡改别人的程序,只是钉钉主张用户给正确定位是它的权力边界,而真正的权力边界,我觉得一个逻辑正常的人,都不会觉得你手机上装了钉钉,你的手机怎么样就是钉钉说了算

    【 在 bigleibigs 的大作中提到: 】

    : 降低科技感,我也举个例子

    : A公司是微软,b公司是卖kms算号器的,专门针对windows, office算序列号,以此盈利,b公司犯法,对吧

    : 当然钉钉那个我不清楚具体内容,如果那个软件是专门针对钉钉做了改进的,我觉得被罚没问题,和我上面举的例子一样

    : ...................

    2021-10-15
  • Re: it男们,大牛app的事二审改判了

    你这个跳梁小丑要是觉得钱收的不够,可以不发帖,发帖胡搅蛮缠大家都当你脑残啊

    【 在 iidev9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可以说不知道方法,但不要说没有。

    : 你完全可以去找个数学家,问他们在找不到答案的时候,是如何确定答案的存在性

    : - 来自 水木社区APP v3.4.4

    : ...................

    2021-10-15
  • Re: 一棒子IT男,真是偏科。中学政治课本都白读了

    那打字机生产商是不是要把电脑,打印机生产商统统告一遍?

    组织生产,造成产业革命,打字机卖不出去了

    【 在 sushou 的大作中提到: 】

    : 哄抢侧翻大货车,单个人货值小够不上犯罪标准

    : 但是如果有人组织的话,组织者就形成聚众哄抢罪了呀

    : 大牛是否被定罪

    : ...................

    2021-10-15
  • Re: 一棒子IT男,真是偏科。中学政治课本都白读了

    你这么说就是个笑话了,那我以后开发个手机端APP也用来打卡,但是一天到晚出bug,最后我给APP弄了个用户协议,说如果APP出bug,那么用这APP的人就要书面写一份打卡报告给自己老板用来打卡,如果你们不书面写报告,就是破坏我的APP的打卡功能?

    哈哈哈,笑死了,钉钉打卡被大牛破坏,也就是比我这个APP高端一点,没有出要书面打卡的bug,其实他被大牛干扰是不是也能理解成一个bug?

    自己的APP出了bug,不找自身问题,拉人垫背,和我这个将来的APP要人写书面报告打卡有什么区别

    【 在 sushou 的大作中提到: 】

    : 但大牛的受侵害客体是 钉钉系统的打卡功能

    : 员工逃避打卡是案外的事

    2021-10-15
  • Re: 不管有罪没罪,大牛App的公司已活不了

    我没说大牛诈骗啊,要有诈骗,主体也必然是假考勤的员工,大牛最多就是提供了工具。但是其他任何罪都挨不到边

    【 在 tange97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可能按诈骗罪搞。得往别的套路上靠。

    2021-10-15
  • Re: 有个公司做考勤机的

    我发帖子,降低科技感,就是为了让大家更好的理解每个人主张自己权力的边界在什么地方,所以你不要又把科技感给我拉回来。一旦扯上数据,上传,就会模糊了权力的边界。

    从科技高的角度出发,就是说,当B没有操作A有财产权的电脑,是A向B询问信息,而B在有自己产权的电脑里提供了一个假信息给A,B有没有犯罪。

    这么简单化之后,你会发现,因为B对自己手机有完全所有权,怎么折腾是自己的事情,而A询问信息没有得到正确的信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B攻击了A?

    【 在 hotpear 的大作中提到: 】

    : B知晓客户伪造数据的行为(破解A的系统),并以盈利为目的向客户销售工具,造成了A的损失。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