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人肉搜索:这个音乐是什么名字?

    iphone有个软件专门搞这个,让它听5秒钟,然后它去数据库里查告诉你歌名

    【 在 Formular1 (法拉力)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见附件,我录音的,是一段舞曲,慢三的,我非常喜欢,但不知道名字,谁能告诉我。

    2009-10-06
  • suica到Age版来报道了咯~~*^_^*

    大家好!

    大名鼎鼎的 suica 在这里向大伙儿问好啦~~

    我是1982年的水瓶 gg

    平时有空的时候我喜欢没事找事

    在这里8g一下,我目前的状态是:还用问

    顾问 可是我现在的生存手段哟*^_^*

    最后我要说:

    我来了~

    大家要祝福我哦~*^___^*

    2009-09-06
  • Re: 本版怎么不组织版聚了

    wa

    偶像啊

    【 在 magizz (shall buy two) 的大作中提到: 】

    : oh, that's very long time ago...

    2009-08-05
  • Re: 原来大家在这里~ william9前来报道~~

    hehe

    wel

    老朋友了

    【 在 william9 (云且留住)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一匹来自 福建长汀 的 巨蟹或双子 gg ,                                   

    :                                                                        

    : ...................

    2009-07-03
  • Re: 把钱弄回去花,什么方法最好?

    50万日元的话选择这两种方法差不多,大于50万用方法1,小于50万用方法2

    【 在 naringenin (Jing-naringphanie) 的大作中提到: 】

    : 1.寄回去到自己国内的银行账户,然后换汇人民币

    : 2.带现金回去,存入自己的外汇账户,然后换汇成人民币

    : 第一种方法手续费需要花多少?

    : ...................

    2009-06-16
  • Re: 噩耗:韩德培先生于今晚9点不幸辞世!

    bless

    【 在 zince (我爱吉祥物No.2) 的大作中提到: 】

    : 家乡名人

    : Bless!

    2009-05-30
  • Re: [zz from 88]沉痛悼念06届校友mimiaisiyu

    bless

    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

    【 在 bigxiami (大虾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renxl (北漂), 板面: ZJUOnline

    : 标  题: 沉痛悼念06届校友mimiaisiyu

    : 发信站: 飘渺水云间 (Fri May  8 07:38:05 2009), 转信

    : ...................

    2009-05-10
  • 回忆

    人们常说回忆是自己给自己戴上的紧箍咒,一点也没错,如果我能够现在断然忘掉前八个月的回忆该多好啊,可是我现在却深深的陷在这个回忆的痛苦之中,以至于彻夜不能眠,当一切结束的,回忆总是那么美好,即便是当时看似病态的总总行为,经过回忆的渲染,它们居然也能冠冕堂皇的登场了,感觉自己现在被这个心魔给控制了,我拼命的想挣脱,可是总被牢牢的铐住似的,自己心理明白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要去想那些自己内心深处极度鄙视的那些东西,那些世俗肮脏的东西,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向这些东西低头了,这还是我吗?曾经的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高傲,不会轻易的低下自己高贵的头,这一次我总将也不会低下的,只是我现在痛恨自己现在的状态,为什么会内心摆动,我自始至终都是个完美主义者,我不会允许自己犯下那样的错误,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27年的人生即将走过,庆幸自己还是自己,没有被社会所吞噬掉,还保留着自己的本色,也许当多年之后我回首这段往事的时候不会再这番惆怅,会笑笑的离开,我心里知道我当初做的选择是正确的,这已足矣。

    2008-12-17
  • Re: 请教一个赴日签证的问题

    一般是一个月,快的10多天,通过率挺高的

    【 在 Snipersoul (SOUL)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问大家,赴日的 技术在留签证 多久可以下来呢,通过率是多少,谢谢

    2007-10-08
  • Re: suica来也,大家多关照

    晕,到处追着我喊~,西瓜就西瓜呗,卡什么

    【 在 sth (这苦命的人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西瓜卡!

    2007-09-02
  • suica来也,大家多关照

    大家好 :) 

    我是大佑派 suica

    我是 前者  来自  地球

    我的工作是 工程师

    我最喜欢的罗大佑作品是 不记得,很多都喜欢

    我觉得罗大佑 感觉就是好~

    我还想说的是 hi,大家好

     谢谢大家,希望大家不要不跟我 玩儿 

    2007-09-02
  • 莫名的忧伤(一)

    流水账

    (序)

    2006年的最后一天的清晨7点16分,K179次列车到达了他本次运行的终点----一个对我来说陌生的城市。我即不生在这里,工作也不在这里,大学也不在这里,但是可笑的是现在我却是这个城市的市民。

    (一)

    忍着强烈的困意,在火车站附近寻找着陌生的28路公交车。狭窄的街道和两边破旧的广告牌,让我有种淡淡的凄凉感觉,看着周围的一切,说是陌生,但是却有似曾相似,因为在感觉上像极了我读大学的那个城市,这一切让我心里又泛起了刚去上大学时候的那种对陌生城市的恐惧与好奇,然而,比起那个刚从农村里出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这次却多了对这个城市的挑剔,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已经变的如此刻薄。

    同学Y在他们学校门口的公交车站接了我,虽然读了研,还是那副老样子,大大咧咧的,在一起我们是那种心里想什么张嘴就说出来的,有时还会故意把话说的很下流,或许是我们那个无奈的时代的一种无奈的发泄吧,由于他经常脸皮装着比较厚(这点我自叹不如了),据说我们学校的门口那个说话粗声粗气的女保安都被他骚扰过,他每次路过大门口见到她都总要像她抛俩媚眼,弄的那个女保安见她都羞答答的,兄弟着实让我佩服了一把。

    最后要说的是我们互相称呼是:“大兄弟”,不记得从大学的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一直用到现在,只还记得这个是当初从电视剧妓女拉客时候称呼嫖客时候用的,老鸨子都这么喊:“哟,大兄弟,进来坐坐啊……”。

    (二)

    到了同学的宿舍,虽然才刚刚过8点,4人的宿舍里早已空无一人,进来才知道原因,原来他们这里是没有暖气,不过这寒意让正好我也没了睡意。兄弟Y晃了几个热水瓶都没了一点热水,他提了宿舍里所有的暖水壶去水房提水,我趁机一个人打量了一下他们的宿舍,条件比我们当初还简陋,暖气就不说了,看窗子这个宿舍看样子至少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吧,不过从窗子伸手就能拽到窗外的冬天里泛黄的树枝,在这样的宿舍里倒是一种回到80年代大学校园的感觉。打完水回来,用冷水掺和了热水兑成的温水洗了脸。刷牙的时候才感觉他们这里的凉水真的是彻骨的凉,不禁让我打了个寒战,又清醒了许多。洗漱完毕,兄弟Y说是要带我去这里很有名的地方喝胡辣汤,坐了很远的车才找到了那个很不起眼猛的看起来很脏的地方,人还暴多,还是兄弟比较彪悍,一会就整来了两碗,看来他小子是这里常客。虽然我不是标准的北方人,对这个的感情不如他深,但是能喝一碗正宗本地的胡辣汤也感觉没白回来一趟了,有点感觉回到了在学校的时候那时候全班男生集体组团去喝汤年代。

    (三)

    喝完汤,兄弟Y要去他们杂志社工作,就没时间陪我了,让我另外一个刚辞职还赋闲的同学G陪我去办事,G是毕业后就没任何联系的同学,见到他突然感觉很愧疚,毕业了一直没和他联系过,没问候过,现在却要他来帮忙带我过去办事,哎~,此事古难全,不是所有人的感情都能照顾到的。

    欣慰是不到两个小时办完了我所有的来这里要办的手续,接下来的时间,就不知道怎么打发了,这个赋闲在家的同学建议我无处可去可以去他那里睡觉了,也只能如此了,和他共同语言少之又少,说不上几句话的,这也许是我们之间没联系没问候的原因吧。

    ZZZzzz....

    到中午吃饭时候,和我一个宿舍的一个兄弟L也从家休假完毕也过来了,他要晚上从这里转车去上海,L,G和我一起去楼下吃了午饭,我回来接着睡,L和G还比较谈的来吧,至少他们还有共同爱好的电子游戏。

    我一直快到天黑时候才被喊起来,按照开始的安排,晚上把在这个城市的兄弟们召集起来大家要喝一顿,此时多数要一起吃饭的都下班了,过来了一部分,还有几个直接去约好的酒店。想想今天晚上肯定会很有趣吧,何况是这么久没见面的兄弟们,仔细看看兄弟们一年半都发生了什么变化。

    (四)

    由于这是2006年的最后一天,我们之前也没有预定,所以周围的口碑比较好的餐厅都是高朋满座,换了第三家才找到位置,当然这家的口碑也是比较好的,从后面上的菜就证明了这一点,我真的很喜欢。

    今天晚上来的都是兄弟,又是我和Y兄弟几个“下流人”的天下了,总算不用顾及别人了,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至于说了什么就不说了,反正被我们之中的文明之士提醒小声点说那些下流的露骨话别让女服务员听到了....,兄弟Y才不管呢,估计是很就没见到兄弟几个了,声音总是低不下来,还好没人会听吧。想想那个兄弟提醒的也在情理之中,服务员脸皮不会比我们学校门口的女保安脸皮更厚吧?

    几个正常的男人在一起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会讨论什么,不过这次出乎我意料的是讨论舞厅摸女的问题#¥¥¥#¥###·#¥¥有一个还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说吃完饭带他们几个去,都成熟很快嘛,刚从学校里出来混一年半,不过于我也没觉得吃惊。想想也就是嘴上说说吧,再说他们一直在讨论太贵了............能否几人共享一个的问题。

    晚饭总体在探讨这个问题中度过,无论如何,都还是挺happy的,我10点20的火车,不得不走了,该分开的时候以为他们会讨论下一步怎么实施酒桌计划呢,结果没商量好....,各回各家了,看来都还是有色心没色胆的多,不过我看快了。

    2007-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