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喜欢

     我喜欢 

     在这个馥郁的季节里,总有一些难以磨灭的记忆,静静地蚕食我们的心灵

    也许快乐,也许忧伤。。。。

    我喜欢清华园冬日的阳光,在迷茫的晨雾中展开。我喜欢用鼻子深深地吸一口新

    鲜的微冷的空气,走入那没有喧哗的晨光,带着那份宁静淡远的心境,静静的踏上去

    实验室的路.

    我喜欢在春风中踏过通向图书馆的窄窄的小径,紫色的野蝴蝶花,索索地开着,像

    精致的花仙子,一路殷勤地张着笑魇。我喜欢漫步在秋日灿烂夕阳下的银杏树下,满眼

    黄玉中透着一派天真的粉红——它好像准备着要最后奉献什么,要展示什么。那种生命

    最后的亮丽,而又生意盎然的风度,常在无言中教会我一些最美丽的真理。

    我还喜欢礼堂前那块平平整整、鲜翠欲滴的草坪。那纤细柔软的小草,手牵着手,密

    密地织成一张绿天鹅绒的毯子。我喜欢穿着学位服,站在日晷前,将自己颀长的身影和

    灿烂的微笑镶嵌进蓝天、绿草、礼堂组成的美景,让它记录下我曾有过的青春岁月。

    我更喜欢夏日的静夜,我喜欢在微风的夜晚和室友坐在靠河的阳台上,一袋花生、几

    个小菜,冰镇的啤酒,还有不知天高的抱负。窗外枣树散发着幽幽的枣香,噪人的知了

    因我们的笑声暂停了鸣唱。慢慢的,柔和的晚星终于闭上了眼睛,耳边也不见了蛙鸣,

    天边飞起了鱼肚白。我喜欢观赏这样的布景,我喜欢这种迎接黎明的感觉。

    我喜欢古老的学堂,我喜欢坐在被多少代清华学子坐过的黝黑锃亮的靠椅上,听花

    白头发的画法几何教授讲投影定率、相贯线、还有那些过去的日子。我喜欢着他总是那

    样精神奕奕的,美好宽阔而又明净的额头,以及活泼清澈的眼神。除了皱纹和华发,岁

    月在他身上看不出任何痕迹,他仍然单纯,仍然那样容易受感动。每次看着他,老让我

    想起自己,让我对于将来充满信心。

    我同样喜欢寒风呼啸的冬夜,一个人坐在计算机前,泡上一杯香茶,用心去读水母V版

    上朋友发的美文。每次捧读这些发自真心的文章,总让我觉得一种特殊的激动。在这

    世上,我庆幸可以透过我看见的一些东西,证明真挚友情的存在。这不就够了吗?我不

    奢求永远在一起,我只希望我所认定的美好的东西永恒。

    我喜欢主干道上那长长的浓密的绿荫,那是朝雾的绿阴,夕阳的绿阴,繁星下熟睡

    着的绿阴,灿日阳光下眨着眼睛的的绿阴!这树荫里包含着多少少年的纯真,未来的梦

    想,成功的喜悦,挫折的落寞。难为它把这长长的路装扮的如此翠绿,这般清丽而深邃。

    更感谢它,为我撑起一片老高老高的蓝天。

    我喜欢东操西边的排球场,白杨树下,柔柔的微风中,我的快乐树在那里萌芽生长

    。我贪婪地吸收着排球带给我那如山的激情。每一寸场地,每一节球网,都是我最初的

    恋慕,最初带我逃离书山学海的精灵。这里有一群少年亲手勾勒着的快乐图画,一幅一

    幅叠在我的脑海里,我要一张一张微笑着看,哼唱着看,在我老的动不了的时候。

    我还喜欢排球场边,参差斑驳的矮墙下默默开放的小花,星星点点的,年复一年记

    录着排球少年的酣畅和梦想。我更喜欢另一种花儿,它绽开在人们笑脸上。当寒冷的下

    午,缩在手套里的手指还在僵硬地动摇着触击排球的决心,那位银发清癯的老者已经在

    纵横捭阖了,小小的银球、小小的圈子,红红的面颊,开心的微笑。我就忽然觉得世界

    是这样的亲切,人生可以象一片冰雪一样纯净。

    我喜欢翻旧相片,喜欢遐想那些和我一起长大的伙伴。那个大眼睛长头发喜欢吃冰

    激凌的女孩,去了米国还有球可打吗?本科同室的兄弟什么时候才能再聚在一起喝酒。

    佛经上说:前世有五百回眸,方能换得今生擦肩而过。而作为亲密无间的朋友、并肩战

    斗的战友,这份缘分又是前生多少千千万万次凝望才能获得啊。

    我喜欢我的导师,她一生不幸,现在孤独一人。可每个和她交往过的人,都觉得她

    是一个乐观坚强的人。她从没有跟别人提起一句自己的家事,她常说的是她当年摩托飞

    车时的英勇,还有研制反应堆的豪情。在她送给我的毕业纪念册上,她写到,“不管我

    们将来遭遇什么,总是回忆起来,人们还有一段快乐的日子!”

    是的,我喜欢,我庆幸,我有一段清华园里快乐的时光。我希望不只是一段,我相

    信那是一生悠长的岁月�

     假如生命是乏味的,

    我怕有来生。

    假如生命是有趣的,

    今生已是满足的了! ” �

    -----冰心 

    2001-07-11
  • 点点滴滴-回味东操五十个片断(—)

    要毕业了,在清华的生活就要结束了。回想东操打球的日子,往事

    一幕幕涌上心头,我永远忘不了:

    1.下午第三堂外语课逃掉,兴冲冲地跑到东操打球,晚上回去,同学告知有小测验

    。正嚎啕命苦之际,室友进来,说已代我答之,隧慷慨以“恩人”呼之,并夜宵沙锅鲫鱼

    回报之。回到寝室正欲倒头美睡,另一室友用功回来,拉着我的手,嘿嘿一笑,“下午英

    语考试我替你应付了,报告吧。。”,当即faint....@¥#%...&

    2 大一路过东操西边排球场,发现那么多的ssgg和ppmm在打球,十三四个洁白的排

    球上下翻飞,四周是浓密的绿荫,头上是一片美丽的蓝天,真美,于是从此喜欢上了

    排球。

    3 没有球的日子四处蹭球打,有时不得不豁出去点脸皮。

    4 晚上7点钟微积分期中考试,而5:30还在球场上。

    5 每天4点半,“同学们,走出教室。。。”的音乐响起,不管在哪里,心都飞向了

    东操�

    6 夏天,打完球后一大帮人扫荡西瓜摊

    7 早上一觉起来,第一见事就是看看天气如何,如果太阳高照,于是就心中暗暗自喜

    ,下午可以打球了,呵呵,要是风再小些就好了

    8 水木上v版的天气预报的各个版本

    9 右手大拇指因为打球戳了,肿成了一个小馒头,可晚上还要有一大堆作业要赶

    10 为了占场地,不停地扩大打垫的圈子,将旁边的人挤走,虽然有些内疚,但打

    起比赛来,什么都不记得了

    11 秋天来了,满操场的杨树叶子,球场边多了两大把扫帚,冬天来了,地上一层厚

    厚的积雪,于是,又多了两把锹,还有一个雪人

    12 几个东操球友相约看排球,2号楼的宿舍里几可掀天的喝彩声

    13 手指还没好,就迫不急待地去打球,手指缩的紧紧的,还是有些疼,可毕竟能打

    球了

    14 中国女排进清华,有幸和孙月合影,放假回家,被老爸老妈看见,从此老妈见

    面总是神秘地来一句,“什么时候带回家来。。。”

    15 代表四个系打过三联杯,从来没有进过决赛,但决赛从来没有落下,当然是

    看客�

    16 午觉醒来,发现已经3:30了,干脆继续睡到4:30起来去球场

    17 冬天第一次到东操打球,手都张不开,噼里啪啦一阵后,什么都不怕了,只是回

    去才发现,手背上裂开了小口

    18 东操球友生日会餐的觥畴交错,还有酒后的醉态

    19 送别球友离校的心情

    20 bbs上的互相吹捧

    21 8食堂的可乐、雪碧、柠檬、苹果、柠檬茶。。。还有那个胖师傅的小眼睛和笑脸

    22 第一次将球扣到三米线内的兴奋和惊喜

    23 脚崴了那一刻,疼痛得在地上打滚,忽然眼睛一亮,一双pp的mizino排球鞋,没

    有见过,...多少银子阿....

    24 四川大艳艳、紫府园、苏轼、胖子、骨头馆、郭林。。。。

    25 某年夏天(大概是大三)的一个下午,在东大打球,忽然天降冰雹,众人抱头鼠窜

    ,回到宿舍,发现太阳出来了,好象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26 防起对方一击势大力沉的重扣,心里比扣死一个球还舒服

    2001-06-05
  • Re: 东操赛场论坛----发球

    其实发球在比赛中通常还会容易受到心理作用的影响,不能太急,也不能想得太多。

    一般发球前都时深呼一口气,屏气凝神,排除一切杂念,这样才能减少失误,同时

    良好地完成发球动作。

    多数人发第一个球一般都力求稳,(特别时到重大地比赛),因此这时侯,进攻方

    一定要聚精会神地去接好一传,力争一传到位,一次攻成攻,如果让发球者接二连

    三地发下去,那么由于其心态地放松,发球地质量和信心就会越来越高,那么接一

    传方将会陷入更大地被动。

    【 在 kinglear (李逍遥)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球是不是看起来很简单啊?似乎会拍皮球就一定会发球,经常看到

    : 喜爱排球的小同学兴高采烈地集中了12个人,站在场上进行发球大战。 :)

    :     发球是不是很难啊?为什么大家发球的风格和效果会差距那么大呢?

    : 小苗在扣球方面是一顶一的高手,但怎么就不会上手发球呢?winday、vessel、

    : hooper、siwei有时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发球下网呢?

    :     发球是排球基本技术之一,是比赛中进攻第一波!具体的理论我懂得不多,

    : 还是秉承本系列的一贯风格,以自己打野球的体会抛砖引玉吧。//:PP,又抛了

    : 一块砖头,但愿没有砸到小朋友。

    :     发球有威力,无外乎两个因素:发球的性能+球的落点。球的性能包括

    : 发球类型(飘球、跳发球...), 球飞行的速度、弧度、距离长短、下坠性能...

    : 落点则包括对方场地中所有区域

    : ...................

    2001-04-18
  • 下午比赛继续

    由于篮球板很多队员要开高校乙级联赛的准备会,因此时

    间稍有改动

    变动为: 4:45——5:30  篮球友谊赛

    5:40———6:30 排球友谊赛

    希望b版和v版的广大朋友积极参与,谢谢

    2001-04-05
  • 通知

    排球版和篮球版友谊赛,定于本周四下午四点举行,希望朋友们积极参与

    ,并大力支持本次活动。

    具体活动安排为:

    4:00--5:00,一场三局两胜制排球对抗赛

    5:00--6:00,一场上下半场20分钟的篮球赛

    6:00----      待定

    春光四月,缘聚东操,以球会友,歃血为盟

    周四下午,与您共约,篮排携手,不见不散

    2001-04-03
  • 男子甲组出现形势分析(截止第二轮)

    清华大学马约翰杯排球联赛经过两天如火如荼地激战之后,男子甲组的出现

    形势已经基本明朗。根据目前各队的积分和净胜局数,八强的席位大致如下:

    A组的精仪,公物,B组的电机、计算机,C组的经管,电子已经基本保证出现。

    其中,B组的电机两战两胜,3:0胜化工,3:2胜计算机,净胜局为4,排名小组第一。

    由于该组化工实力明显弱于其他两队,最后一轮计算机取胜化工将不成问题,

    因此计算机将以B组第二名的身份出现。C组的电子两战一胜一负,3:0胜建筑,1:3

    负经管,净胜局1,如不出意外,将以C组第二的身份出现;经管由于胜了电子,下场

    比赛将对实力偏弱的建筑,胜利将不是难事,这样它将也是两战两胜,以C组头名出现。

    由于黑马工物的出现,使A组出现局势变得最不明朗,目前精仪一战,3:0

    胜工物,已经保证出现,公物3:1胜了传统强队自动化,以一胜一负净胜局—1的成绩

    也已基本出现无优。而自动化是否出现,将取决于最后一轮与精仪的碰撞,胜则出现,

    负则看别人的脸色。

    这样看来,8强的最后两个名额将在自动化、建筑、化工三队产生,根据这三个队

    现有的战绩与下一轮所遇对手的实力分析,自动化出现希望最大。如果自动化是轮一但

    复苏,战胜精仪,不仅可以小组出现,而且是以A组第一(前提3:0胜精仪)或

    小组第二的身份(3:1或3:2胜精仪)出现,即使最坏的结果0:3负精仪,则也因为与

    工物所胜的一局靠小分以小组第三名出现。

    因此8强的最后一个席位,将在建筑和化工间争夺。两队目前所处情况基本一样,

    一战一负,而且是0:3,下一轮所遇对手也是颇为强大,这样看来,最后一轮两队虽不

    会同场竞技,但每一局,每一球的争夺都毫不逊色于面对面博杀,谁能博下一局,

    都可以说是不亚于取胜一场比赛的价值。

    2001-03-12
  • 我申请Vollyball(排球版)版版副

    1. 申请    英文板名: Vollyball

    中文标题: 排球

    分类目录: 体育健身

    2. 申请人  User ID: ratan

    Emai:zhouyj1999@263.net

    3. 自我介绍

    本人为98级在读研究生,喜欢并热爱排球运动。

    上网方便,有充足时间管理板务。

    4. 经营方向

    在排球版营造一个轻松的交流环境;

    协助斑竹整理精华区和版面;

    多处寻找好题妙题,引导版面发展方向;

    与大家共同交流打排球的经验和心得;

    共同探讨世界排球、中国排球、清华排球的发展方向;

    5. 删文原则

    1)违反站规的文章;

    2)与本版无关的文章;

    3)语言粗俗,攻击性文章;

    4)恶意灌水文章;

    6. 协调关系

    严守站规, 尽力协助站务工作

    2001-03-08
  • Re: 万试万灵的杨梅酒

    其实将杨梅洗净,在浮着冰块的干红中浸泡三五分钟,然后

    拿出来扔到嘴里,呵呵,大夏天的,那种感觉真是爽死了。

    【 在 binbong (可伶可俐) 的大作中提到: 】

    : 杨梅酒不仅可以治病

    : 还能保健

    : 每天喝一点,可以清肠胃呢

    : 不过北京没有好杨梅

    : 泡酒的应该选上等的

    : 红的发黑的那种

    : 效果很棒

    2001-03-05
  • Re: 我的忏悔

    不要这样啊,想打就争取啦.

    谦让是美德,但过了就不好了,你性格内向,正好通过打球来改变改变.

    排球的确是项高雅的运动,但如果太谦谦君子也不太好,毕竟是运动,

    激烈、对抗、求胜、更快、更高、更强是根本。

    因此,建议你也多打打篮球,这样你也可以增加些豪爽和胆色。

    【 在 gorgeg (狮子扣球)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表现得有些不佳,我要好好地反省一下了.

    : 因为前些天终于见到了所有爱在排球版上窜来窜去的球友,包括

    : 北邮的hans,winger,北航的ccpp,当然也包括清华的winday等人.

    : 发现他们的球技都和灌水的次数成正比,而只有自己是个例外,

    : 所以心里就有些着急,想勤学苦练,多打些比赛,短时间把自己的

    : 球技尽可能地提高一块儿.

    : 今天事后想想脸皮还真是第一次变得这么厚.首先在场边吵吵着

    : 谁下谁下.看到没人下,就硬生生地劝hooper下场.幸好hooper人

    : 好,也没跟我急.后来,越发地脸皮厚了,那个craft称做用毛衣打

    : 球的同学(抱歉,不知其名)看到人有些多,两次劝我下的时候,我

    : 依然不听,最后,还活生生地将一强力主攻挤了下去.天啊,这还

    : ...................

    2001-02-27
  • 自由的不自由

    自由的不自由

    七、八年前,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张姓的中年老师。那一次,

    我的作业忘记做,次日,全班都上缴了,可是我却缴不出来。老师问我:“你怎

    么没有作业?”我情急之下,回答:“题目我都会,因此不必作。”

    当时我的成绩并不能算好,可这位老师却很有雅量地看着这个特立独行的

    学生,什么也没有说。他给了这个学生最大的肯定和鼓励,还有一个老师给于学

    生的最大自由。

    后来,我们成了要好的朋友。后来,我考上了清华。

    一般情形是,师生缘份,都随走出校门而结束,但张先生那样继续帮助学

    生的老师,却很少有,一如像我这样继续聆听老师教诲的学生也很少有一样。

    幸运的是,清华七年寒窗,我结识了老大。

    记得那一年的整个夏天,知了都特别的多,我也如同一只游荡的知了,在

    绿荫和阳光充斥的东操排球场上鸣唱。

    我是喜欢自由自在,不受约束的人,因此总是独来独往,但也难免形单影只。

    而我的旁边却是这样一群伴着“同学们,走出教室...”的号子,相约而来,又伴

    着如血夕阳相偕而去的男孩和女孩。他们的叫声和笑声弥漫在响亮的广播操伴奏

    曲中,也弥漫在东操的每一个角落。

    他们的欢乐常常让我在不经意间有些黯然,进而是些许的向往。

    直到有一天,我加入了他们中间,直到有一次,一个长我几岁的学长对我说,“

    下午早点来,好一起打圈。”我的心才好象又回到了中学时代,重新有了依靠。

    这位学长就是老大。

    渐渐地与老大接触多了,也就对他有了深一些的了解。

    老大实在是一个很敬业、很宽容的人,不管是在排球场上还是作为V版的版主。

    能与之相处,现在想来的确是一大幸事。我是自由散漫惯了的人,打球经常迟到,而且

    技术也从没按照老大指点的正确路线发展过,但老大从没有对我抱有成见,给我的总

    是热情的鼓励。

    我还记得,第一次和大家并肩战斗的情景。

    当时,和“雄风”战成2:2平手,关键的决胜局,我由于体力透支,连续两次扣

    球下网,这时老大走到我的身边,对着一脸无奈的我,笑着说,:“坚持住,打完球我

    请你撮饭。”

    尽管,那吨饭我现在还没有吃到,但这份关爱和鼓励,已经成为我永远难以忘

    却的记忆。

    常常忆起老大一个人早早来到球场,整理整理已有些破烂的球网,绑上他亲手

    制作的标志竿;也常常想起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老大认真的回复V版上的每个问题和好

    友的来信;还有病中,萦绕在我耳边电话里那清亮的声音,“饭我做好了,过来一起

    吃吧”。。。

    这就是老大,无可替代的老大。

    上个月,收到了那位张姓老师的一封来信,缓了三个月。信上他告诉我:他已

    经带完了最后一届毕业生,九月份正式退休了。谈到现在的心情,他说“觉得自己像一

    只快乐的小鸟”,“现在终于自由了”。

    可我知道,他并不能如他信里说的那般自由,因为他永远无法割舍对学生的牵

    挂,要不也不会在信中,对我的学业、工作那么关心了。

    前两天,老大发消息给我,说从版主上退下来了,他也说“现在就自由了,

    感觉很轻松”,可我知道这几天排球版上多了很多老大写的让人感动的文章,还有深

    夜停留在我的好友名单中craft清晰的印记。

    以前,我很喜欢甘地在狱中说的一句话:“所谓的自由与不自由,问题的关

    键,还在一个人自己和他所持的心理状态,你心里觉得自由,自由就在;你心里觉得

    不自由,桎梏就在。”话说得虽然不错,但又有几个人能做得到呢,甘地自己做的就

    不好。

    老大说他“自由”了,可这何尝不是“自由的不自由”呢,因为他永远不会忘

    记对V版朋友的牵挂。

    我们所有v版的朋友应当感到自豪和庆幸,我们遇到的是有这种心境的人,他

    自己坚强,却感受兄弟的软弱;他自己站起,却焦急兄弟的跌倒;他自己“自由”,却

    念念不忘兄弟的“不自由”。

    记得,在V版上有人写过,“其实一切都没有变,老大仍在版上在东操存在着

    ,还会带着我们一起打球”。读来真是让人感动。

    是啊,老大永远是我们的老大。

    (这几天,v版上的风波我目睹了大概,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起初并不经意,但

    今天上得V版来,不知为何,思绪就随之飞扬起来。。。)

    2001-01-12
  • Re: ratan真是杰出的文学青年啊!

    呵呵,太抬举我了的说,我写的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和感受,那根源就是

    大家喜怒哀乐任由发泄的东操。他是个感情丰富的大家庭,身出其中,不由得

    你不被其浓浓的人情味所感动。因此,我想首先应当感谢的是东操,是大家。

    也许,我们每个人最后都要离去,那是或早或晚的事。正如泰戈尔的诗,

    “天空没有了翅膀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

    但是我想也许多年以后的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当我们翻开水木清华的精华

    区,那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那一段段的动人故事,还有那份浓浓的真情,

    一定会带给我们一些大学生活的金色回忆。

    因为我们有一个个共同的爱,那就是排球。:)

    【 在 kinglear (星星点灯) 的大作中提到: 】

    :     读了ratan的《又见田军》,品味良久,意犹未尽---实乃佳作

    : 中的佳作啊!

    :     ratan的创作越来越得心应手,左右逢源了,其独树一帜的清新

    : 文风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和喜爱。尤其当ratan有感而发之际,笔随

    : 情走,情由笔生,相得益彰,浑然天成,让人击案叫绝!

    :     ratan怎么这么有才华呢?真是:

    :     不羡鸳鸯不羡仙,只羡ratan好文章!

    2000-08-29
  • 又见田军(6)

    后记:

    晚上,照例召开迎接宴会。大伙喝了很多酒,因为高兴。是啊,炎热的夏季,有什

    么比同旧友一同喝酒更爽快的事呢。

    2000-08-28
  • 又见田军(5)

    清华园的一切都和昨日一样,一切都没有变,太阳,天空,东操边的杨树,树下灰

    白的柏油场地,可是人呢。

    我来到的时候,已经好多人热热闹闹在那里了。在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中,一眼就发

    现了他——田禾禾。

    白色的圆领体恤,红色的短裤,映衬着健美的身姿,仿佛回到了一年以前。我喊着

    他的名字走过去,他还是象以前那样笑着应答着,手里的动作不停。

    一切都和从前一样,没有一点陌生。

    还是那样黑,留着平头,额上带着汗珠,太阳在他的脸上闪闪耀耀。可是却有些瘦

    了,下颚突了出来,好象腰也细了一圈。这倒出乎了我的意料.看来,他终于减肥成功

    了,于是我就想着,他兴许能"飞"了,起码应该比以前跳得高了吧。

    打垫过后,开始分拨比赛。照惯例,田禾禾、老大、hakuda在一边,我、kinglea

    r在一边,再配上最近新起的星星。

    他照旧打副攻。

    也许是一年来打球的机会不多,田禾禾副攻的手法退步了,但是在四号位的强攻,

    却有了长进,也许是因为跳得比原来高了,因此打起飘球来更加得心应手。

    他在场上还是兢兢业业,挥汗如雨,喜怒哀乐写在脸上。看得出,他对排球依然执

    着。每扣中一个好球,眼睛就亮亮的,炯着神采。

    我们照例,噼里啪啦打满了五局。照例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可是时光不等人,刚才

    还是阳光明媚的,转眼间就昏天黑地了。

    天黑了,田禾禾的欢庆会还没有结束。

    他到老大那去了,看得出老大今天真是高兴,我们也是。

    八月的夜晚,风睡着,树梢睡着,星星也睡着,这会连东操也要睡了。

    只是今天和往日不一样了。

    2000-08-28
  • 又见田军(4)

    “呵呵...."想起田军的音容笑貌来,我笑了,也暂且打断了我的回忆。

    现在,消失了整整一年的他就要回来了,在奔往东操的路上,而老大呢,他还不

    知道。

    想到老大,眼前又不禁浮现出我和老大送别田军的情景。

    也是在一个阳光明媚日子,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淡淡的草香。老大和我送他到楼下

    ,也许是昨夜送行宴上说得太多,三个人都沉默不语。车来了,我们一起把行礼搬上车,

    然后就到了最后分别的时刻。他脸上还是带着熟悉的笑。老大说,到深圳记得打电话

    过来;我开玩笑,不要太花啊,注意身体。于是就彼此匆匆握了一下手后,他便跳上了

    汽车。

    汽车开出很远,我看到田禾禾一支长长的胳膊从车窗伸出,向我们不停地招着

    。那手臂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渐渐远去,最后幻化成一抹金黄。我于是想,那一定是那

    个暑假最动人的一道风景了。

    我惆怅地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老大则惆怅了几天。

    这以后,老大就常说,"田军和kinglear是俱乐部里的两张快乐支票,现在一张

    转签了...."

    于是我说,"没关系,也许不久他还会转签回来的"

    可是,谁知道呢。

    也许一年,也许一辈子,也许支票上依旧盈满快乐,也许已经成了空头。有的只

    是期望,希望他象这夏日的阳光,永远灿烂不变。

    2000-08-28
  • 又见田军(3)

    有功夫的时候就一起打球,打完球,就到一个食堂吃饭。

    田禾禾胃口大且好,一顿饭要在大师傅和我们之间莺飞雁舞地穿梭好几次。尤其

    使人记得清楚的是,刚刚看他把饭盆洗干净,转眼饭卡就伸了出去,然后叼着一块小点

    心仿佛不顾一切地走出食堂去了。

    因此,他有一把子力气,六大两干饭没有白吃。帮我搬家的时候,两个大皮箱,

    一个我就搬不动了,他一手一个拎着就走。羡慕得室友,不停地问,“嘿,那哥们,是

    不是练家子的?”我于是笑,“对啊,练十项全能的。”

    我这话,并不为过。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足、篮、排,羽、乒、网,大球小球,田禾禾都可以玩转

    。还有游泳、铅球、400米那都是系里的猛将。

    只可惜,他不能飞,这似乎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跳不高只有怨自己身上的肉多,于是他采取一切可以减肥的方法,来实现飞翔的

    梦。打球前先跑上4个400米,打球后再跑上4个400m,中午游泳,游泳后打羽毛球,打完

    羽毛球后打排球,晚上还要在床上练愈加。体能的方法几乎都用遍了,但是却不从口上

    开刀。

    结果呢,适得其反。运动好胃口就好,胃口好就吃嘛嘛香,吃嘛嘛香的减肥效果

    也就可想而知了......

    幸好他是开朗的,纵然他遇到的事不是尽合理想的,给他心问口,口问心,几下

    子一调理,也就变得仿佛理想化了,万物各得其所。

    因此他总是快快乐乐。

    2000-08-28
  • 又见田军(2)

    一二三四五六七

    田禾禾在东操的时候,craft是老大,接下数就是他了。

    认识他已经三年,一起打球的日子也有足足两年。

    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就是田禾禾的笑了。他的笑声是明朗的,看得出是从心里的欢

    喜。如果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他笑得连眉毛鼻子都拧到一起去了,常常是笑的眼镜

    从鼻子上滑下来。

    我比他晚到东操,因此没有领略到他当年玉树临风的风采,据说他曾玉树临风过

    。而我见到他时,他已经微微发福了,直到他毕业。

    他司值副攻,手碗好,会变线,只是由于先天原因,轻身功夫一直不到家。

    看他扣球,仿佛一根红绳把他的脚踝绑在网架上。人还没有完全跳起,就吧嗒一

    声落了地。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是的,不能承受,”田禾禾常常轻叹一口气,坠在地上。

    幸好,他力气大,又不包球,常常一闷掌搧出一些线路刁、气势足的飘球,也让

    对方掩面逃生,唏嘘不已。

    “田军,你跳得真高啊....”

    闲暇之余,我取笑他。起初他反应不及,低着头,红着脸,一副羞羞答答的谦虚

    青年的样子。

    “比火柴盒还高”,我继续。

    “去你的...呵呵”,这回他听出来了,也笑出了声,于是满屋子里都充满了欢

    乐。

    2000-08-28
  • 又见田军(1)

    在一个阳光刺眼的午后,一阵电话铃声击碎了我的睡梦。摘下话筒,还没抵到耳边,

    就听到一句沙哑的问候:

    “请问,zhouyj在吗?”

    不是女导师,我先松了一口气。 于是机械地答应着,光着的脚开始在地上摸索着拖

    鞋,脑袋却在回味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我是田军啊,我在北京,呵呵...”

    是他,竟然是消失了整整一年的田禾禾回来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田军......啊,......喔”

    我的拖鞋吱吱地在地板上响,但我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嘴废物似的啊喔着,是

    为了惊讶,也是为了欢喜。最后我告诉他,下午来东操打球吧。

    放下话筒,才发现阳光正直照进来,射着我惺忪的眼,仿佛刚才只是一场梦,但是

    记忆的种子却在这瞬间,悄然地萌了芽,开了花,即使是阳光也摘也摘不尽了。

    2000-08-28
  • 又见田军

    又见田军

    他悄悄地来过,又悄悄地去了.....

    2000-08-28
  • Re: 如果我是二传

    不懂是吧,不懂你就直说吗,你不说你不懂我怎知你懂不懂呢,呵呵,

    告诉你吧,我也不懂。

    换个说法吧

    倘使在攻手起跳扬臂的尽头

    排球即将落地开花的那一瞬间

    用一颗心,

    去体会那短暂的,

    却是美妙的传球路线

    其实也只有在场下的时候

    静静的回味

    也许一个好的攻手,可以赢得全世界的喝彩,但他的光辉,却是由二传

    鞠躬尽瘁所点亮的。

    //btw:以前在场上,我经常骂二传,现在,静静地想过,了解了,以后改过。

    【 在 ratan (那个藤缠树) 的大作中提到: 】

    :                      倘或在飞扬之末

    :                华彩之初                   

    :                写过一首诗                  

    :                影射那偶然的                 

    :                象是偶然的彩虹                

    :                其实                     

    :                也是静静的记得

    :     希望你们还会记得我,曾鞠躬点灯,照你们默默上路的人。

    :    (写给kinglear和craft,还有曾经是,永远是东操二传的人)

    2000-08-17
  • Re: 如果我是二传

    倘或在飞扬之末

          华彩之初                   

          写过一首诗                  

          影射那偶然的                 

          象是偶然的彩虹                

          其实                     

          也是静静的记得

    希望你们还会记得我,曾鞠躬点灯,照你们默默上路的人。

    (写给kinglear和craft,还有曾经是,永远是东操二传的人)

    【 在 ratan (那个藤缠树) 的大作中提到: 】

    2000-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