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这是预测最准的电动车排号

    过去几年

    汽油车一直在减少数量

    电动车一直在增加数量

    明年看看吧

    【 在 leon1987 的大作中提到: 】

    : 明年不一定还有6w新能源吧

    2017-10-25
  • 这是预测最准的电动车排号

    https://www.newsmth.net/nForum/#!article/GreenAuto/21122

    我就是9号切的

    算了下去年12月的弃号率是25.83%

    本月的弃号率18.68%

    12月估计应该15%左右

    本月腾出7533个车牌,下个月应该腾出近1600,共计9100+

    这样6万号的刚好挤进51000

    恰好2月中

    9号到十几号切的排名在66000之间的

    明年十月也能收2月的弃号买车

    当然,前提是政策不变,数量不压缩

    2017-10-25
  • Re: 怎么看新能源自己是多少号?

    后天你就能中,不用明年

    【 在 waitingc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现只有一个日期啊  我的是17年3月5日申请,大概是多少号呢?  明年二月份能排上?

    2017-10-24
  • Re: 怎么才能知道有没有人弃号轮到自己?

    怎么查自己的排号?谢谢大仙

    【 在 tradeYao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年2月放号时看到自己是1万X千的排位,怎么知道有没有人弃号轮到自己?

    2017-10-16
  • Re: 得悉2018年电动车牌会增加指标

    比亚迪北京大区经理叶庭文:预计2017年~2020年均为6万辆。

    北京晚报某知名记者:预计2017年以后,新能源指标会增加一些

    某汽车公司战略研究主管:如果18-20年真是10万辆的话,那电动车的指标仍然为6万辆,比例提高了。

    电驹网友木头:比例会提高

    电驹哥:数量肯定是上升趋势,但具体多少,不太好说。

    【 在 cip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可能了吧,这两年总数是15万,9万油6万电。明年总数是10万,电能保持6万就不错了,没法再增加了

    2017-10-12
  • Re: 得悉2018年电动车牌会增加指标

    北京2018年小客车指标降至10万辆,但新能源汽车指标仍为6万辆

    http://www.cnautonews.com/xnyqc/201610/t20161024_499833.htm

    不知道准不准

    【 在 voTvo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油车的数量就变少了吧

    2017-10-12
  • Re: 得悉2018年电动车牌会增加指标

    最好这样继续下去

    【 在 youngbug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然可以改啊,但是北京市按国务院的政策走的,国务院改了北京改就没问题,北京不能单方面改吧。

    : 当时似乎国务院让电车直接配置,北京就配置了。

    2017-10-12
  • Re: 得悉2018年电动车牌会增加指标

    政策改改就可以

    电动车本来是摇号,改成排队的吧

    【 在 youngbug 的大作中提到: 】

    : 摇号就违反国务院的政策了

    2017-10-12
  • Re: 电动车的未来是可快速更换通用电池模块

    电磁机器人自动换电池就科幻了

    【 在 Lypher 的大作中提到: 】

    : 问题是这不是唯一的出路

    : 快充,多设桩是现在走的最好的

    : 道路改造加无线充电是最科幻的

    : ...................

    2017-10-11
  • Re: 关于今年新能源弃号~

    不知道呢,估计5000个问题不大

    【 在 l19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月还可以放出来2万个号?

    2017-10-11
  • Re: 关于今年新能源弃号~

    这3.4万,包括去年的相当一部分

    【 在 tdrjzyl 的大作中提到: 】

    : 4s的小哥穿越了吧 6月份才发完的指标 他现在就知道今年的弃号数量了。。

    : 看新闻前7个月就3万4上牌量了,估计到年底过五万问题不大。

    2017-10-11
  • Re: 电动车的未来是可快速更换通用电池模块

    都可以用标准来统一

    责任可以三方鉴定

    这都不是问题

    【 在 Lyph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各家的接口,形状,电池的新旧,质量,麻烦多着呢。

    : 出了自燃事故,谁负责?换电站还是主机厂还是电池供应商?

    : 私家车肯定没戏。而公交车充电的办法多的是,没必要换电池。

    2017-10-11
  • Re: 总是走不出失去亲人的痛苦怎么办?

    需要一个过程

    古人也是悲痛

    所以守孝三年

    大概三年才能完全平复

    【 在 isla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个月父亲去世了,对我打击很大。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他的话很少,更没有什么流露感情的话。但是他可以默默的把家里照顾得很好,以身作则给我们示范为人处世的道理。

    : 我真的无法接受父亲走了的事实。梦里也遇到过他,和他说我想他,我爱他,抱着他哭,也依稀看他在流泪。

    2017-10-11
  • Re: 电动车的未来是可快速更换通用电池模块

    车是你的,芯是换电站的。

    不过旧势力会重重阻止这种方式的

    所以,大容量快速充电才是真的未来

    【 在 kuailian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觉换电池不适个家用车,反正我是不会换的。公共汽车靠谱

    2017-10-10
  • Re: 中华武学的三大高峰

    南胡说了一辈子,武术 国学 医学 宗教全在张嘴咧咧

    【 在 yepiaol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要我遇到那个飞檐走壁的人,我绝对愿意付出三年

    : 南怀瑾看样子是情商比较高,估计看破了真相,却不说破,但找个借口不学

    2017-05-28
  • Re: 中华武学的三大高峰

    大骗子还无虚?

    【 在 Alpbear 的大作中提到: 】

    : 按说南老爷子当无虚言,但剑仙吼气和飞檐走壁两段不怎么靠谱啊,碰到裘家那种术士了?

    2017-05-26
  • Re: 中华武学的三大高峰

    满嘴火车的雄主

    【 在 Adiascem 的大作中提到: 】

    : 南的话看来确实不靠谱啊。

    2017-05-25
  • 中华武学的三大高峰

    中华武学基本是国家越弱,功夫越强。

    有史可查,中华武功存在三个高峰阶段:

    1、义和团

    简单易学,刀枪不入。结果最后被全体剿灭

    2、民国阶段

    百家林立,开馆授站桩打沙包,核心功夫家传不外泄。高光点是打败了无据可查的外国大力士,但是败多胜少:外国大力士都是打败了很多拳师以后才败了一次。

    3、八九十年代

    发展到了气功,能够意念动物,能强身还能治病,效果比戏法还好。

    民国的功夫多半是嘴里跑出来的,看看南怀瑾大师亲眼亲历的功夫描述:

    我自幼个性就好动,并嗜读武侠小说, 刚在十二岁时即开始习练种种武艺。此前在六至十余岁时期则因体弱多病而日与药物为伍,且目患近视、常私自贪阅武侠小说而躲在楼上书房按图瞎练,父母固不知 情。因心慕飞檐走壁,自亦练学跳梁倒挂,有一天,不慎从梁上跌落到地,声震一室,家父听到巨大声响上楼察看,才知道我在偷偷习武,当时他老人家并没有对我 责怪,反而聘延武师到家教我武艺,这时起我才正式开始习武。

    启蒙

    当时在家乡浙江乐清一带盛行所谓的「硬拳」,与今日一般练拳情形相差不多。起初,随师习练时,固然不知道以我衰弱之躯而学此刚猛之拳是否适当?又不能分辨拳艺的优劣,每回习拳之后却有头脑昏昏之感,莫知其所以然?但以从小志慕侠客义行,所以也就勉强自己而照练如仪。

    访师

    其后负笈四方,人事接触渐广,以心喜武术道功,乃不计耗资,不论宗派,凡遇有一技之长的人,或俱神通,或有道,或有武功,即顶礼叩拜为师。因此到二十岁前,所拜的师父,各门各派,积加起来亦多达八十余人。所学范围包括南宗、北派,长拳、短打,乃至十八般武器,至少亦习弄过十四件左右,外加蒙古摔跤、西洋扑击等,真可谓:「样样统摸,般般皆弄。」

    比赛

    有一次,中央国术馆张清江先生,于杭州国术舘主办全省性国术比赛,我亦参与其盛,以姿势优异而获冠军。抗战前,各县市普设国术舘,都有专人负责,武风维扬,盛极一时。然我私自反省所习武艺实未精到,各路各派,亦不过略窥其门径而已,乃决心继续寻师访道,亲近高明。

    二、访道经过

    剑仙

    当时听到杭州城隍山上有一老道,传说系满清王室公子出家者,这位老道须眉皓白,童颜鹤发,神釆奕奕,据传已成剑仙;得此消息,心中万分兴奋,即行前往拜谒 数次,都未得见面。(想起当时访师求道之诚恳,见面即跪,而今日朋辈相访,谈玄说道等,甚或有人还以此过访谈道为对主人的—种施惠,算是看得起对方,今非 昔比,想来颇多感慨)。听说这位道长当时逢人来求皆推称不会剑术,若欲习画他则教人画梅。几番周折后,我终于见到了他,即向他再三恳求学剑,只学此项,不求其他。因为我意诚心坚,终于获得进一步约谈。

      ?? 他见面一开头就问:「曾习何剑?」我答:「学过青萍、奇门等等。」于是道长即命我当场试练所习。我练了一阵以后,他批评说:「这真的只是儿戏,不可再练, 徒费光阴,还是以读书为好」,又接着说:「你所听说一些小说书上说的白光一道,口吐飞剑,这类的话,在世界上并无其事。剑仙虽有,但并非如同小说上所描述 的那样;今天你暂且试练一下,每天晚上把门窗紧闭,房间内不点灯,使内室漆黑,仅点香一枝,尝试用剑劈开香头,手腕着力,而臂膀不动,等练到一剑迅下,香 成两半时,才进入第一阶段。第二步再把豆子掷向空中,用剑劈在空中成两半,功夫能练到这里,再来见我,再为你解说剑路。」??

      ?? 当时听了以后,心想这实在太难了,虽然心知天下无难事,这样练剑,也不是不可为,但因当时立志学文兼学武,俾能经世济时,而诸事分心,惟恐心不专一则反而 一事无成。鱼与熊掌,不可得兼,遂作罢。放弃作剑仙,然而对于学拳仍旧勤劳,每日凌晨三时,必起床练拳,两三小时后,再沐浴更衣。当年杭州西湖一带,武师 甚多,我亦朝夕浸润其间,跃马佩剑,臂缚铁环,腿绑铁砖,也相近于那时的「太保学生」了。一笑!以后访遇僧道甚多,皆各有专长,然所说与城隍山老道大抵相 同。总之,我在那段学拳时期,练习武功,可以说从来没有间断过一天。

    入川

    抗战前二、三月,我即只身入川,其后一些朋友也随政府辗转来到了陪都四川,相遇时都说,我有先见之明,固不知道我想到峨嵋学剑的心愿。记得那时一路访道, 到汉口时,曾遇到两位异人,一道一俗,道者红光满面,俗者跛其一足。手中均撚弄铁弹,笑容霭然,我竟不觉尾随其后,自黄鹤楼前绕到后山,他两人一直走亦不 稍回头。翻山越岭,直到下坡时,才回头问我:「奇怪!年轻人你跟我们到这里干什么?」我本想把访师求道的心意告诉他,忽然感觉到天下骗子甚多,倘若在湖北 只身遇骗,那就麻烦了,于是说是游山。他们又问我将往何处去,我说打算到四川,道人仔细看了我一回,然后说:「好的!你应该入川,我们后会有期,但是今天 你不要再跟著我们了。」他并留了以后见面的地址给我,就此分别。至今回忆起来,该二人神态举止都很奇异,令人回味无穷。后入川,遍访青城、峨嵋仙佛观寺, 一路亦未有些时中断过。

    遇异

    四川名胜鹄鸣山,为东汉期间道教祖师张道陵隐居之地,山上住有一位名号王青风的道士,是四川境内传说的剑仙,我曾经上山寻访他,多次以后,终于见到面,他 亦是一位奇人异士。他说:并无飞剑这种事,但剑仙却是有的。然而他的说法又与杭州城隍山老道所说稍有不同。他说剑为一种「气功」,所谓以神御气,以气御 剑,百步之外可以御敌。又说剑有五类,大别之为有形、无形。他知道我羡慕「金光一道」的剑术时,告诉我需铸备一寸三分长金质小剑,再以道家方法习练。一如 道家练丹之法,可将黄金炼化成液体,并可服饮,若中了毒,道家并有解此毒的药。当时私自想到,现在到了科学昌明,枪炮及炸弹等威力无比的利器皆已发明了的 时代,还去苦练这种剑术干什么?如果是为了强身,则个人已经知道的许多方法,就足以保健,何必浪费时间在这方面。就因这样想法,意志始终未能专精坚持而放 弃了。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第二位所遇到的异人,在四川自流井,是由以「厚黑学」闻名之李宗吾先生所引介。李公学问、见识广博,道德亦高,世所罕见,其所著作的「厚黑学」,如其所 说:「拨开黑的,让人见到真正的。」旨在讽世。我在自流井遇到他的时候,就说在附近赵家仑乡下,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是得到武当内家武功的真传,轻功 已经到了「踏雪无痕」的境界,如果随他学习,只须三年的时间便可有成就。因为这位老人的师父籍贯浙江,所以亦欲授一逝籍弟子以报师恩。知道我是浙江人,故 愿为引介。

    于是我们坐「滑杆」下乡去拜访,相谈之下,连称「有缘」。老人见我对于飞檐走壁之事,心存怀疑,不大相信,他洒然一笑之后,即疾行一里多路,又快步走回 来,这时刚好新雨初晴,地上泥泞,老人脚上穿的一双白底新靴,一趟回来后,鞋底一点也没有被泥染污,而且他在起步时,未见拿架作势,洒然来去自如。他又问 欲见走壁的身手否?随即见他张臂贴壁,亦未有任何架势,人已离地拔高,笑说:「你现在相信吧!亦愿学否?」并称说学这些功夫只有七十二诀,归纳成七十二 字,一字一诀,一字一姿势,循序渐进,无需广场,仅楼阁之上,即敷应用,若愿住三年,即可示教。我当时考虑再三,复因恐怕自己志趣不专,弄得百事无成,故 只得婉辞。后一路代觅可传的人,却没有找到,至今心中仍挂念遗憾。

      

    弃拳学禅

    后来到了成都,遇到一位河南籍拳师,教我「十三大法」,即是太极拳衍变的十三架式,不刚不柔,然而每一个动作,着着可以致人死命。顿时感觉到倘使学这套拳的人没有道德修养,动辄要人性命,如何了得!所以从此弃拳不学,专志学禅,在峨嵋闭关三年,一直与拳绝缘。

    太极拳种式颇多,陈家的双边以及杨家太极,都曾习练,到现在还能勉强记忆的是杨家拳之姿式,若演练全套,则因荒疎已久,颇有勉强之感。我对拳术,一搁就是 二、三十年,既不练习又不与人较量,可说一生从来未曾施用过,且越到后来越怕动手,愈厌习武。春秋法家韩非子之名言:「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文人自 古相轻,武人从来不服输。好勇斗狠,粗暴骁勇,有时令人难忍,因此以后与习武朋友也就渐渐地疏远了。

    武功的根源,首当追溯到我国五千年前深远博大的文化。古人造字,止戈为武,即已阐明武的原理。武功的目的是以武制乱,以求「和平」。后世学武,反而更滋生事端,学文亦是如此,这也是使我弃武学禅之主要动机。以上是我学武的经过,同时亦足证明我并非所谓的国术家。

    2017-05-25
  • Re: 【西城文件已出】关于西城集体户口

    月底还会出晚上登记通知,到时候会另有要求的

    【 在 pinkonion23 的大作中提到: 】

    : (3)西城区单位集体户籍适龄儿童(法定监护人至少一方为该单位集体户籍并在户籍所在单位工作);

    : 满足这个条件就行了阿

    2016-04-25
  • Re: 单妈诚意征婚(坐标上海,小儿3岁)

    超赞

    好心态,跟我当年差不多,但条件比我强

    【 在 zmahsc 的大作中提到: 】

    : 借个号,诚意征婚:女,1984年出生,离异,儿子3岁随我,985本硕,身高165,匀称,

    : 籍贯江苏南通,户籍上海,目前嘉定某执法机关公务员,青浦中套普通房有贷款、嘉定商

    : 住公寓有贷款、代步车。(工作和房子可置换)。要求:男,年龄1970~1985(可放宽),本

    : ...................

    2016-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