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北大跟进上财了

    哈哈哈,看来你也是有故事的人纳

    【 在 feifei200004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同情他,而是觉得应该正确处理,女学生未必就是白莲花,要不是亲眼见到过这样的女生,我永远也不会相信有这样无耻的女生。当然了,这个里面我只是觉得处理的重了,其实事情爆出来本身就是对他本人的惩罚,人人都知道他是什么人了,但应该给人改过的机会

    前天 00:32
  • Re: 北大跟进上财了

    兄弟你屁股歪的太狠。

    【 在 feifei200004 的大作中提到: 】

    : 清白点当然好,但不是这种裹挟着群众的私愤 的方式,该查看的要查看,该给机会要给机会,不能因为犯点这种错误就阻断了今后的路,更何况他这个属于私生活方面的,而且要真这么处理,真应该连那些女学生一起处理,要不是这个光环,那些女学生愿意过来,明知道是老师,一个接一个的往上扑,还都跑到人家家里了,这些女学生没有目的吗,目的没达到还把人给告了,这些女学生还个个装的跟小绵羊一样,要处理一起处理。更何况谁知道这些所谓的女学生究竟是不是学生,这种处理一点都不法制,完全就是因为上财做出的激情处理,处理结果极不合理,上海的那个应该刑责,而不只是开除,当然了刑责不在学校的处理范围内

    星期三
  • Re: 现在地铁刷深圳通的是不是越来越少了

    一直用深圳通,担心手机哪天没电了,所以一直没有注销。

    问一下,如果注销深圳通,是不是还有什么工本费可以退的? 我记得好像办理的时候有交过这个钱,谁记得这个不?

    【 在 kurama78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连我爸妈都用二维码坐地铁

    : 我猜只有香港佬才用深圳通了

    : ...................

    星期三
  • Re: 现在年轻人得癌症的怎么那么多?!

    我外公99岁睡觉中去世,绝对算仙逝。每天一点小酒,据说从10几岁就开始了。

    12月07日
  • Re: 我妈说我得主动。我不。

    所以就一直单身到现在?

    【 在 codex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用!绝对有用!

    : 我当年就是那样,我当年就发过誓,哪个女孩如果第一个向我表白,不管她自身条件如何,不管她是不是学历低家穷负担重不管她是不是残疾,我都会娶她,并且终生坚贞不渝!

    : ...................

    12月07日
  • Re: 夫妻间是不是谁挣钱多脾气就大呀?

    看着刻薄的话,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太现实。

    【 在 luckyna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就是看你不顺眼

    : 要是钱多的话

    : 也许看在钱的面子上

    : ...................

    12月04日
  • Re: 主题:不敢结果如何,李洪元的职业生涯算是毁了

    是这么回事。在高通胀的当下,现金比股票好多了,尤其是投放到房产上。

    【 在 sachem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认识的华为财务的,2000年进化为的,现在级别很高了

    : 股票基本没有,但是奖金还可以

    : 2010年之前一直抱怨研发好,股票分红高

    : ...................

    12月04日
  • Re: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没有,那个时候政府工作人员还不敢胡来的。 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比如二舅当时把自己的妹妹(就是我小姨)安排过去在当地最好的学校上高中,而没有关照她家那边的人,比如二舅偷偷的给家里人寄钱被发现了。可能二舅确实对她们家人不太好,据说是刚结婚时候,她们家仗着自己是城里人欺负二舅,二舅去她家被嘲笑。姥爷姥姥只去过他们家一次,就再也不去了。 还有就是她自己和别的领导的老婆在家属大院闹矛盾等等。

    用现在的话说,二舅应该属于凤凰男了,但是后来自己没有把握好,个性太强、太自尊、爱面子。人已逝去,愿二舅在天堂不再憋屈。

    【 在 jinbabawa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来症结在这里,一个市长夫人,竟然在政府大院泼皮耍赖。。。 你二舅出轨?

    12月04日
  • Re: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舅妈是二舅大学刚毕业在研究所找的当地人,那时是个百货公司的营业员,没有什么文化,但是算城里人。二舅这么惨和她后来不断的闹,在政府大院泼皮耍赖有很大的关系,人家都知道市长家里后院起火了。

    【 在 econchi 的大作中提到: 】

    : 两个孩子太可惜了

    : 你舅妈估计也不着调

    : 二舅的一个系的同学里面出了3个院士,3个部级领导。对二舅的一生,唯有叹息。

    12月03日
  • Re: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自身的原因肯定是主要的。但是也必须认命,如果没有去参加高考,或者如果当时没有干部年轻化的趋势而去从政,他的人生可能还是不会顺风顺水,但是不会这么惨。

    【 在 leafle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自己很大的原因吧。

    : 在政府被坑了也能理解。

    : 为啥做生意也被骗了呢?

    : ...................

    12月03日
  • Re: 刚才看了一个知乎上对华为此事庭审的反馈

    那就是个傻逼,等他离职那天也被他主子玩一次,他就满意了,

    【 在 tongxiao008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还真牛逼,你的主子声明就是:有本事你来告我啊?   你们就一窝蜂的就往这方面来引

    12月03日
  • Re: 华为对待离职员工的确太狠了,对待平庸员工就像垃圾一样扫地

    不算炒作吧,本来说离职员工要挟公司就不得人心了,现在发的那个冷冰冰的公告,确实寒了码农们的心。

    【 在 TTcaf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连续炒作三天,过分了。华为好歹是国家脊梁,有点瑕疵算个屁事。

    : 另外,咱中帝公权力本来就是服重点给企业服务的,公权力跟企业合伙欺负个贫民的事,比比皆是,又不是华为一家。华为不过是按中国规矩正常办事而已。

    12月03日
  • Re: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说个暖心的事情吧。他大儿子原来一直在广州打工,大概非典前后,突然被家乡政府的人员叫回去,说吸引人才,邀请回家乡建设。后来这个表哥就进了当地的教育局,在一个中学里面管理体育器材,终于有了铁饭碗工作了。其实表哥哪里是什么人才啊,我们家都猜测这个应该是二舅同学帮忙打招呼的,细节就不清楚了。

    12月02日
  • Re: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这个钱没有到他的口袋,不是贪污,是一个专款专用的国家项目中的3000元被用在其他地方了,否则就真的要去吃牢饭了。话说如果去吃牢饭可能也比后来他下海经商好,人生太多的未知数。

    【 在 xiaoyuan01 的大作中提到: 】

    : 80年代末90年代初刚好严打经济犯罪...

    :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 我的一个远方亲戚挪用了生产队很小很小数目的一笔钱就被判了好几年

    : ...................

    12月02日
  • Re: 总有人喜欢插我前面~

    看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和我想法一样的人了。是我们太污了,还是其他人太纯洁?

    【 在 untisociety 的大作中提到: 】

    : 想歪了

    12月02日
  • Re: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那3000元不是用于他自己私人目的的,是省上批的一笔钱,被他用于其他地方了。当时肯定不是想贪污的,否则就不是撤职还保留铁饭碗待遇那么简单了。

    【 在 yixiaofys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过那个年代的读书人都普遍耿直

    12月02日
  • Re: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当时的罪名是挪用公款3000元,即使是90年代初对于一个地级市的市长,这个钱也不是很多的。我一直认为这个是导火索而已,根本原因还是得罪了当地人,他个人的性格太耿直,还有些书生的傲慢。

    在 xiaoyuan01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最初的一步错在挪用公款

    : 正是从那以后他的人生才开始走下坡路的

    : 所以,“随心所欲不逾矩”(刚学的一句)太重要了

    : ...................

    12月02日
  • Re: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是的,其实闲置的办事员也不错啊。至少是铁饭碗,有工资,退休有保障。或者当时在那边过度一下,再重新回研究所都可以,但是他选择了最不适合他的下海经商。

    【 在 soncyme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觉孩子如果教育好也不会太遗憾

    : 中学和TOP2差太多了。。。

    12月02日
  • Re: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是的,前段时间有个帖子说评评TOP2混的最惨的是什么情况,我觉得二舅可以参选了。如果不读书,可能在老家是个种地的老头,但是人生不会那么大起大落,晚年不会那么凄惨。

    12月02日
  • 说一个top2毕业的长辈亲戚

    二舅46年出生,WH大革命前考上的北大,学的是物理。他在我小时候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68年大学毕业分配到西北的一个研究所干了10几年,80年代初干部年轻化,火速提拔,很快做了西北地区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后来是副市长。因为一直在研究所,在政府没有根基,说话耿直得罪了当地人。90年代初的时候被挪用公款开除公职,安排了个闲置的办事员工作。二舅碍于面子,根本就没有去上班,后来和老同学一起下海,被骗,后来和老婆离婚,两个孩子都是中学毕业,家庭教育没有跟上,都没有读大学。 自己的另外2个兄弟,据说因为当时因为全家支持他读书,而都被迫放弃上学的机会,所以和他的关系很差,不来往。老年的时候基本是妻离子散,没有朋友,一个人住在一个棚户区,只是和我妈、小姨还有联系。也是我们2家一直接济他。 15年得了重病,瘫床不起,18年12月1日离世,距今整一年。

    二舅的一个系的同学里面出了3个院士,3个部级领导。对二舅的一生,唯有叹息。

    12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