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紧急祷告城墙】一起为新型冠状病毒祷告!

    ……

    “CDC周二还宣布,将从本周开始,在芝加哥机场和亚特兰大机场筛查从武汉直飞或转机航班的旅客。

    美国此前已经在纽约JFK、旧金山和洛杉矶三地筛查来自武汉的旅客。

    美国首现武汉肺炎病例的新闻一传出,美国华人圈子里很多人开始分享自己抢购口罩的信息。最受欢迎之一的某品牌N95口罩,据称一天前在亚马逊网站上还能对Prime会员实行2天到货,周二却已经脱销,要到2月初才能补货。”

    ……

    昨天 08:46
  • Re: 【紧急祷告城墙】一起为新型冠状病毒祷告!

    愿主饶恕我们的过犯,看顾我们,怜悯我们。

    昨天 08:29
  • Re: 康熙身边潜藏20年的耶稣会间谍,南怀仁、徐日升、张诚

    赞。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

    【 在 EmiyaShirou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类文明的发展就是要破除“胜者为王 败者为寇”这种思想,要让正义和真理处于最优先的地位。

    星期一
  • Re: 康熙身边潜藏20年的耶稣会间谍,南怀仁、徐日升、张诚

    生存在丛林中 遵守法则 胜者为王 败者为寇

    而那个世界没有公义

    【 在 RoarOfPanda 的大作中提到: 】

    :   1689年,中俄双方经过平等协商,签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平等条约《中俄尼布楚条约》,使中国东北边疆获得了150多年的安宁。然而,在中俄双方谈判过程中,由于中方的两名外籍翻译充当俄方的间谍,险些导致谈判破裂。

    :   明末清初,大批西方传教士来华传教。康熙年间,传教士获得了一个发展机遇。由于康熙对西方的历法和科技兴趣浓厚,比利时传教士南怀仁便趁机推荐张诚、徐日升二人来京任职。张诚是法国人,徐日升则是葡萄牙传教士。南怀仁夸说他们通晓科学、历法。

    : ?

    : ...................

    星期一
  • 【读经打卡】民数记6:1
    loading ...

    6:1    耶和华对摩西说、

    6:2    你晓谕以色列人说、无论男女许了特别的愿、就是拿细耳人的愿(拿细耳就是归主的意思下同)、要离俗归耶和华。

    评论:经文在上一章叙述了针对水性杨花 女人的条例后,紧接着在本章给出了拿细耳人的这些条例,学者们得出结论说,一个男人如果发现自己疑忌妻子堕落不贞,就因该马上许拿细耳人的愿,让自己戒酒。这就为理解拿细耳人的身份(男女均可许愿),以及什么原因会促使人获取这一身份 点亮了解读。一个不贞妇人所选择的,是顺从自己肉体的情欲,让欲念战胜理智,让追求快活胜过对 上主的责任,这证明人们多么容易被诱惑猎取。当邪恶的倾向在人们心里肆虐时,就连淫乱 也会被当成是无所谓;就连那些见过她堕落的人,甚至连见过她喝了苦水后、所遭遇可怕的死法的人,依然容易被勾引的幻想胜过,因为人们的邪情,是很容易被激发起来的。

    为了让人们远离陷井,经文暗示,人应该戒酒,戒精神刺激冲动,好让自己的生活 避免过于松散饱暖,进而让不贞所代表的淫欲变为合情合理。禁酒,是给拿细耳人的一个信号,那就是过属灵生活,会有助于关闭能带来淫乱厄运 的诱惑之门。

    —————

    祝大家新年快乐

    星期一
  • Re: 历史悠久的中国“农历”,究竟是谁编撰的?

    “You love righteousness and hate wickedness”

    “你喜爱公义,恨恶罪恶”

    【 在 capablanca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正看故宫文创里面有西洋传教士,结果出了何长工孙媳妇这事。

    : :

    星期日
  • 【读经打卡】民数记5:11

    5:11    耶和华对摩西说、

    5:12    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人的妻若有邪行得罪他丈夫、

    5:13    有人与他行淫、事情严密瞒过他丈夫、而且他被玷污没有作见证的人、当他行淫的时候也没有被捉住。

    5:14    他丈夫生了疑恨的心、疑恨他、他是被玷污、或是他丈夫生了疑恨的心、疑恨他、他并没有被玷污。

    5:15    这人就要将妻送到祭司那里、又为他带着大麦面伊法十分之一作供物、不可浇上油、也不可加上乳香、因为这是疑恨的素祭、是思念的素祭、使人思念罪孽。

    5:16    祭司要使那妇人近前来、站在耶和华面前。

    5:17    祭司要把圣水盛在瓦器里、又从帐幕的地上取点尘土放在水中。

    5:18    祭司要叫那妇人蓬头散发、站在耶和华面前、把思念的素祭、就是疑恨的素祭、放在他手中。祭司手里拿着致咒诅的苦水。

    5:19    要叫妇人起誓、对他说、若没有人与你行淫、也未曾背着丈夫作污秽的事、你就免受这致咒诅苦水的灾。

    5:20    你若背着丈夫、行了污秽的事、在你丈夫以外有人与你行淫、

    5:21    (祭司叫妇人发咒起誓)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

    5:22    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

    5:23    祭司要写这咒诅的话、将所写的字抹在苦水里、

    5:24    又叫妇人喝这致咒诅的苦水。这水要进入他里面变苦了。

    5:25    祭司要从妇人的手中取那疑恨的素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拿到坛前。

    5:26    又要从素祭中龋?一把、作为这事的记念、烧在坛上、然后叫妇人喝这水。

    5:27    叫他喝了以后、他若被玷污得罪了丈夫、这致咒诅的水必进入他里面变苦了、他的肚腹就要发胀、大腿就要消瘦、那妇人便要在他民中被人咒诅。

    5:28    若妇人没有被玷污、却是清洁的、就要免受这灾、且要怀孕。

    5:29    妻子背着丈夫行了污秽的事、

    5:30    或是人生了疑恨的心、疑恨他的妻、就有这疑恨的条例。那时他要叫妇人站在耶和华面前、祭司要在他身上照这条例而行、

    5:31    男人就为无罪、妇人必担当自己的罪孽。

    评论:本段经文涉及的是行为举止不端的妇女,令丈夫有足够理由怀疑她淫乱不贞,但苦于找不出证明她出轨的证据。经文提到一个奇特的方式,通过令她和婚外恋人死亡,来证明她的罪;或者借此方法还她清白,来恢复丈夫对她的爱和信任。如果她确实有不贞的话,对死亡的惧怕,说不定能促使她自己坦白,那样的话,二人的婚姻就会以离婚的方式终结,但对她不再施加任何惩罚,因为除了她自己承认外,无法找到她犯奸淫的其它可采信的司法证据。

    学者指出,在本段经文讲述过程中,不贞的行为,被称为“邪行”(12节),当讲到私用圣所的财物,就是 上主自己的财物时,用的是同一个词。犯淫乱的妻子,被形容成是“被玷污”的(13节),这是形容圣物纯洁性的用语的反义词。所以,婚姻不仅仅是用来满足情欲激情需要,而更加是一种神圣的关系,要求伴侣之间彼此保持信任、纯洁。

    另一学者指出,此段 前面的经文教导,有人舍不得把祭司当得的份送去祭司那里,本段经文紧随其后 是要教导:那种吝啬的人 将被迫去找祭司,央求祭司施行本段中的程序。

    —————

    星期日
  • Re: 历史悠久的中国“农历”,究竟是谁编撰的?

    “他精通天文、地理、数学、医学、(神学)”,对他赞美有点过,但是,的确有很多耶稣会传教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 在 capablanca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的不说,汤若望懂的真不少。

    星期日
  • 历史悠久的中国“农历”,究竟是谁编撰的?

    全球善商

    文章来源|文摘精选

    导 语

    现行的农历是一个叫汤若望的德国宣教士在中国生活47年,历经明、清两个朝代编著的。

    正文 TEXT

    +

    一直惊叹于我国现行的农历,觉得很精确。曾经以为这是几千年朴素的劳动人民在劳动耕作过程中对地球运行、气候变迁的经验总结,结果直到看了CCTV10的探索发现,才知道目前现行的农历是一个叫汤若望的德国宣教士编著的。

    农历,是天主教宣教士汤若望神父奉大明王朝所命而编撰的历法,农历里“正月”二字与“立春”等,都是汤若望神父所设立的节气名称...

    汤若望在明朝崇祯年间来中国传扬基督教,他精通天文、地理、数学、医学。当时中国的历法已经暴露出诸多弊端,存在众多偏差。而对于中国这样的农耕帝国,一部准确的历法对整个中国的生产和经济影响巨大。

    汤若望根据他的西方科学理论开始研究编制适合中国现行的历法。因此他受到崇祯皇帝的最高礼遇,他是唯一一个能自由进出皇宫的外国人。

    腐朽的制度不可避免的让明朝走向了没落和毁灭。而历法的编制在帝王眼里都显得格外重要。汤若望同样受到李自成的礼遇。这个德国人以自己的亲生经历目睹了朝代的更迭,而那时的西方还在研究中国的夏商周历史。

    后来清王朝建立,多尔衮下令3天内北京城的非满人都必须搬出。而汤若望冒死写信给多尔衮,提到历法编制的重要,由于自己身边诸多的资料不能及时搬出北京城。多尔衮很欣赏这位传教士,破例让他待在北京城,并请他继续编写历法。

    期间由于他精通医术,治好了孝庄皇后的病,所以他被请进朝廷做官,并和孝庄、顺治建立非常好的关系。当时顺治很小,多尔衮的野心不断膨胀,汤若望还安慰顺治说:多尔衮太过霸道,上天会惩罚他的。结果后来多尔衮从马上落下摔伤,于是人们一直坚信这个德国人有知晓未来的能力。

    …………

    01月18日
  • 【读经打卡】民数记5:9

    5:9 以色列人一切的圣物中、所奉给祭司的举祭、都要归与祭司。

    5:10 各人所分别为圣的物、无论是什么。都要归给祭司。

    评论:经文在这里教导,如果有人把他应当奉献给祭司的私留,神 就会惩罚那人,剥夺他的财产,让他所剩的 比应当奉献给 神仆人的那一丁半点还要少。学者们阐述道,这节经文是对我们承诺,一个人把祭司当得的 送给祭司的话,这人肯定不会遭遇破财的痛苦,神 会因为这人的慷慨 大大奖赏他。

    —————

    01月18日
  • Re: 读书犹如吃药

    一本书就是一位朋友,有的朋友可深交,有的要躲开点,还有不远不近的,还有……。

    个人认为深交1-2位(除求学、做研究)就可以了

    为获得财富和地位的人不要阅读。。

    01月15日
  • Re: 如果罗马的教宗愿意放弃权利,天主教是否有可能和新教东正

    统一做什么

    互相参考 进步 不挺好

    【 在 negate 的大作中提到: 】

    : 重新统一成同一个宗教?

    01月15日
  • Re: zz钱穆:中国人的9本书

    倘使你遇有闲时,一杯清茶,或者一杯咖啡,躺在藤椅子上,随便拿一本,或是《近思录》,或是阳明《传习录》,依然可以看上一条、两条就算了。究看哪些条,这又随你高兴,像抽签一样,抽到哪条就哪条。

    或有人说,中国人的思想就是这么不科学,没系统、无组织。但我认为中国思想之伟大处,也就在这地方,不从一部一部的书来专讲一个道理。我们只是一句一个道理、一条一个道理,但那些道理到后却讲得通,全部都通了。

    西方人喜欢用一大部书来专讲一个道理。像马克斯的《资本论》,老实说,我从没有时间来读它,其实西方人真能从头到尾读它的恐怕也不多,如果马克斯是一个中国人,他受了中国文化影响,我想只很简单两句话就够了,说 你这些资本家太不讲人道,赚了这许多钱,也该为你的劳工们想想办法,让他们的生活也得改好些。这就好了。如此说来,他的话也是天经地义,一些也没错。但西 方习惯,定要成为一家的思想,只此一家,别无分出,于是不免要装头装尾,装出许多话。于是,历史的命定论、唯物史观、阶级斗争种种理论都装上。本是讲经 济,讲资本主义,后来不晓得讲到哪里去,毛病就出在这些加上的话。

    我对西洋哲学,当然是外行。但我觉得一部书从头到尾读完,其实也只几句话。但他这几句话,必须用许多话来证。中国书中讲一句是一句,讲两句是两句,不用再有证。只此一句两句已把他要说的道理说完了。

    所以西方哲学,是出乎人生之外的,要放在大学或研究院里去研究,中国人孔、孟、庄、老所说的话,是只在人生之内的,人人可以读,人人也能懂。从这个门进来,可以从那个门出去,随便哪条路,路路可通。我们中国人认为有最高价值的书应如此。

    我 所举的这九部书,每部书都如此。可以随你便挑一段读,读了可以随便放下,你若有所得,所得就在这一条。如《论语》云“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 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你若到外国留学去,这段话对你恰好正有用。我们此刻要讲中国文化,孔子思想,卑之毋甚高论,即如“言忠信、行笃敬” 六字也有用,难道有此六字,便使你不能留学!必得先打倒孔家店才能留学吗?若要民主与科学,有此六字亦何害?你到外国,言不忠信,行不笃敬,你在家里,你 到街上,言不忠信,行不笃敬,到底会行不通。难道你嫌孔子讲的思想太简单?但中国思想的长处就在这简单上。

    我 不说外国思想要不得,但和我们确有些不同。正如一人是网球家,一人是拉小提琴的,你拿打网球的条件来批评拉小提琴,只见短处,不见长处;只有不是,没有是 处。你总是要我把小提琴丢了,来打网球,那未免太主观太不近人情。我们不能尽拿外国的来批评中国,等于不能拿狮子来比老鹰,老鹰在天上,狮子不能上天去。

    我 这样讲,你说我顽固守旧,那也没法。我在小孩时最受影响的有一故事,试讲给诸位听。那时我在初级小学,那是前清光绪时代,一位教体操的先生,他摸摸我的 头,问我说:“你会读《三国演义》是吗?”我说“是的”。他说:“这书不要读,开头就错了,什么叫做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治一乱,这都是中国人走错 了路,中国的历史才这样。你看外国,像英国、法国,他们治了还会乱,合了还会分吗?”那是六十多年前的事。

    中 国人崇拜西洋,排斥中国自己的那一套心理,前清时代就有,我在小学时那位体操先生就是思想前进早会讲这些话。但现在的英国、法国又是如何呢?我的意思,还 是劝诸位且一读这九部书,也不劝诸位去全部读,可以一条一条随便的读。读了一条又一条,其间可以会通。如读《论语》这一条,再翻《论语》那一条,这条通 了,那条也可通。读了王阳明这一条,再读王阳明那一条,其间也可以通。甚至九部书全可得会通。

    这九部书中,也不一定要全读,读八部也可七部也可。只读一部也可。若只读一部,我劝诸位读《论语》。

    《论 语》二十篇,至少有几篇可以不读,譬如第十篇《乡党》,记孔子平常生活,吃什么穿什么,那一篇可以不读。最后一篇《尧曰》,不晓得讲些什么,也可不读,只 《尧曰篇》最后一条却该读。如是一来,《论语》二十篇只读十八篇也好。十八篇中你不喜欢的,也可不必读,譬如上面说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一条, 你说不行,你不读这条也好。哪一部书找不出一点毛病,不要把这一点毛病来废了全书。你不能说孔子这人根本就不行,当知这只是一种时代风气,时代过了,那些 便只是偏见,很幼穉,很可笑。

    《孟子》的文章是好的,《庄子》文章也好,若不能全读,只读《内篇》,就《内篇》中分章分段把懂的读。其余各书当然一样。

    我 们既不是要考博士,又不是应聘到大学里去当教授,既为中国人,也该读几部从前中国人人人读的书。若有人把这几本书来问你懂不懂,你尽说不懂便好。你若把书 中道理你懂得的讲,人家会把西洋人见解和你辩。那是急切辩不出结果来的。只要我读了一遍感觉有兴趣,自然会读第二遍,读一条感觉有兴趣,自然会读第二条。

    让 我再举一故事。那时我还不到二十岁,十九岁时,那是民国二年,已在一小学里教书。一天病了,有一位朋友同在一校,他说他觉得《论语》里有一条话很好,我问 哪一条,他说“子之所慎,斋、战、疾”一条很好。他说你此刻生病,正用得着,应该谨慎,小心一点,不要不当一件事,不要大意,可也不要害怕,不要紧张,请 个医生看看,一两天就会好。我到今天还记得那一段话。还觉得《论语》此一条其味无穷,使我更增加读《论语》的兴趣。你不能说今天是二十世纪,是科学时代, 这一条七个字要不得,不能存在了。其实在《论语》里,直到今天还可以存在的,绝不只这一条七个字。如“言忠信,行笃敬”,这条能不能存在呢?“子曰:‘学 而时习之……’”这条能不能存在呢?你若用笔去圈出其能存在的,第一遍至少圈得出二三十条,第二遍可圈出七八十条都不止。

    还 有一位朋友问我对《论语》最喜欢哪一条,我一时感得奇怪,说我并没注意喜欢哪一条。我反问他你喜欢哪一条呢?他说他最喜欢“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 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那一条。那位先生比我还要穷,他喜欢这一条,是有特别会心的。我仔细再把这一条来读,我说你讲得好。回想那时,民 国初年,在小学里教书,还能有朋友相讨论,此刻是不同了,肯读《论语》的人更少了。

    今 天我大胆的提出这九部书,这九部书,可以减,可以加。有几部该读注,有几部不要注。从前我曾把王阳明先生的《传习录》作一节要本,并不是说某几条不重要故 节了,我只把《传习录》里凡引到《大学》、《论语》、《孟子》,引到其他古书的都删了,我要使一个只懂白话,一本古书也没有读过的,让他去读这节本,我是 这样节法的。

    我想诸位劝别人读阳明先生的《传习录》,他要说他没有读过中国古书,好了,凡是里面引到《论语》、《大学》、《孟子》种种古书的暂且都不要读,不好吗!等他读了有兴趣,再去找本《四书》看,自然会把自己领上一条路。

    最难的是对中国无兴趣,对中国古人古书更无兴趣,那就无话可讲。但如此下去,终必对自己也无兴趣,对中国人一切无兴趣,把中国人的地位全抹杀,中国的前途也真没有了。

    我们今天如何来改造社会转移风气,只有从自己心上做起,我最后可以告诉诸位,至少我自己是得了这几部书的好处,所以我到今天,还能觉得做一中国人也可有光荣。

    钱穆《中国文化丛谈·复兴中华文化人人必读的几部书》民国五十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复兴中国文化会第十次学术讲演,五十七年二月《青年战士报》

    【 在 sgxlx 的大作中提到: 】

    : 1/ 四书:论语

    01月15日
  • zz钱穆:中国人的9本书

    1/ 四书:论语

    我想举的第一部书是《论语》。你若要反对中国文化,那很简单,第一就该打倒孔家店。当时立意要打倒孔家店的人,就都在《论语》里找话柄。

    如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说这是孔子看不起女人。又如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说孔子主张愚民政策。

    又如“子见南子”,把来编成剧本表演。拿《论语》里凡可以挑剔出毛病的,都找出来。

    至于如《论语》开卷所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何毛病呢?这就不管了。

    至少从汉朝开始,那时中国人就普遍读《论语》,像如今天的小学教科书。《论语》、《孝经》、《尔雅》,人人必读。《尔雅》是一部字典,现在我们另外有合用的字典,不需要读《尔雅》。《孝经》今天也不须读,已经经过很多人研究,《孝经》并不是孔子讲的话。

    我想《论语》还应该是我们今天人人必读的一部书。倘使要找一部比《论语》更重要,可以用来了解中国文化,又是人人可读的,我想这不容易。

    只有《论语》,照我刚才所讲条件,从汉朝起,到我们高呼打倒孔家店时为止,本是人人必读的,在中国没有一个读书人不读《论语》,已是经历了两千年。我们要了解一些中国文化,我想至少该看看《论语》。

    2/ 四书:孟子

    既然要读《论语》,便连带要读《孟子》。讲孔子讲得最好的,莫过于孟子,宋代以后的中国人常合称孔孟。唐朝以前只叫周、孔,不叫孔、孟,这不能说不是中国后代一个大进步。

    说周孔,是看重在政治上。说孔孟,是看重在学术、教育上。至少从宋朝到现在,一般中国人都拿孔孟并称,所以我们读《论语》也该连读《孟子》。

    《论》、《孟》这两本书我现在举出为大家该读之书,读了《论语》有不懂,再读《孟子》,容易帮我们懂孔子。

    3/ 四书:大学、中庸

    既然讲到《论语》和《孟子》,又就联想到《大学》和《中庸》,这在宋代以来合叫做《四书》。

    实际上,《大学》、《中庸》只是两篇文章,收在《小戴礼记》中,不算是两部独立的书。但很早就有人看重这两篇文章。到了宋朝,特别是到了朱夫子,就拿《大学》、《论语》、《孟子》、《中庸》,合称《四书》。

    他 说《大学》是我们开始第一本该读的。中间所讲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八个大纲领。把中国学术重要之点全包在内。使一个初学的 人,开始就可知道我们做学问的大规模,有这样八个纲领。至于如何来讲究这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一套,就该进而读《论语》和 《孟子》。这样读过以后,才叫我们读《中庸》。

    《中庸》有些话讲得深微奥妙,好像我们今天说太哲学了。所以朱子说,《四书》的顺序,该最后才读《中庸》。

    后 来坊间印本书,《大学》、《中庸》的分量都太单薄了,就把这两本书合订成一本,于是小孩子跑进学校,就先读《大学》、《中庸》,再读《论语》、《孟子》, 这就违背了我们提倡读《四书》的人的原来意见。可是《四书》认为是我们人人必读的书,从元朝就开始,到今天已经七百年。

    我 的想法,我们既然要读《论语》、《孟子》,兼读《大学》、《中庸》也省事,而且《大学》、《中庸》这两篇文章,也是两千年前已有,中间确也有些很高深的道 理。我们不必把它和《语》、《孟》再拆开,说读了《语》、《孟》,便不必读《学》、《庸》,所以我主张还是恢复旧传统旧习惯,依然读《四书》,只把读的方 法变动些。

    不要在开始进学校识字就读,我也不主张在学校里正式开这《四书》一门课。我只希望能在社会上提倡风气,有了高中程度的人,大家应该看看这《四书》。

    尤 其重要的,读《四书》一定该读朱子的《注》。提倡《四书》的是朱子,朱子一生,从他开始著作,经历四十年之久,把他全部精力多半放在为《四书》作《注》这 一工作上,因此朱子的《论孟集注》、《学庸章句》可以说是一部非常值得读的书。我们中国的大学者,多方面有成就,在社会上有最大影响的,所谓“集大成”的 学者,上面是孔子,下面是朱子。朱子到今天也已八百年,我们不该不看重这个人。

    《四书》是两千年前的书,今天我们不易读。我们拿八百年前朱子的注来读两千年前的《四书》,这就容易些。直到今天,还没有一个人注《四书》能超过了朱子。

    所以我希望诸位倘使去读《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一定要仔细看朱子的《注》。

    4/ 不必读《五经》

    我再敢直率讲一句,倘使我们读了《四书》,就不必读《五经》。

    当时宋朝人提出这《四书》来,就是要我们把《四书》来替代《五经》。读《四书》,即省力又得益多。至于《五经》,在汉代以来就规定为大学教材的,然而《五经》不易读。

    在汉时,已经讲得各家各说,莫衷一是。朱子也曾在《五经》里下工夫,但他一生,只讲了两部经,一是《诗经》,一是《易经》。可是他后来说他的工夫浪费了,他读《诗》、《易》所得,远不如他读《四书》所得之多而大。

    倘使我们今天还要拿《诗》和《易》来做人人必读的书,那就有些不识时务。

    至于《春秋》,那是孔子自己写的,但谁能真懂得《春秋》?朱子说,他对《春秋》实在不能懂。直到今天,也没有人真能懂。

    讲《春秋》的,就要根据《左传》、《榖梁传》、《公羊传》,把这《三传》的讲法来讲《春秋》,但《三传》讲法又不同。所以讲《春秋》的一向要吵架。朱子劝他学生们且不要去读《春秋》,现在人还要来讲《春秋》,这是自欺欺人。谁也不懂得。

    又若讲礼,《仪礼》十七篇今天社会上哪里行得通。而且从唐代韩昌黎起他已说不懂这部书。从唐到清凡是讲礼的,都得是专家之学,不是人人能懂,而且也易起争辨。

    若论《书经》,清代如戴东原,近代如王静安,都说它难读难懂。目前学者,还不见有超出戴、王的,他们如何却对《书经》能读能懂。

    所以我认为到今天我们还要来提倡读经,实是大可不必了。但我也并不是要主张废止经学,经学可以待大学文科毕业,进入研究院的人来研究。纵使在大学研究院,也该郑重其事。

    近 代能读古书的大师如梁任公王静安他们在清华大学研究院作导师,也不曾提倡研究经学。若要稍通大义则可,要一部一部一字一句来讲,要在经学中作专门研究,其 事实不易。王静安研究龟甲文,讲训诂,讲经学。据说他劝学者略看《仪礼》,因为名物制度有些和研究龟甲文有关。譬如一个庙,一项祭典,一件衣服,龟甲文中 有些字非参考《仪礼》、《尚书》守古经典不可。

    一言以蔽之,我并不反对大学研究院有绝顶的高才生,真等经学专家作导师,再来研究《五经》,来一部一部作研究。

    可 是从宋朝起,一般而论,大家就已不像汉、唐时代以经学为主。元、明、清三朝的科举考试,虽也考《五经》,实际上只要第一场《四书》录取,第二场以下的《五 经》只是名义上亦加考试,而录取标准并不在此。这三朝来,如《通志堂经解》,《清经解》正、续编,卷帙繁重,真是汗牛充栋,不先理会这些书,又如何来对经 学上有更进一步之新发现。

    所以我认为我们今天虽要提倡文化复兴,似乎可以不必再要人去读《五经》。读通《五经》的是孔子,我们今天读了孔子的书,也就够了。而且经学中也尽有孔子所没有读过的,譬如《仪礼》,这是孔子以后的书,孔子一定没有有读过。

    今天我们要讲复兴文化,并不是说不许人复古,但古代的东西也该有一选择。更要是使人能了解。近人又认为《五经》虽难懂,翻成语体文便易懂,但先要有人真能懂,才能翻。若请梁任公、王静安来翻,他们必然敬谢不敏。

    在清朝时代讲经学,那时尚有个行市、行情。一人说错了,别人来纠正。今天经学已无行市、行情可言,大家不管了,一个人如此讲,别人也无法来批评,你是一个专家,尽你讲,没人作批评。却要叫人人来读你翻的,那太危险了。

    所以我想《五经》最好是不读,我们就读《四书》吧。

    5/ 老子、庄子

    但 是我要告诉诸位,讲中国文化,也不是儒家一家就可代表得尽,还有《庄子》、《老子》道家一派的思想,从秦开始到清也历两千载。我们最多只能说道家思想不是 正面的、不是最重要的。但不能说在中国文化里没有道家思想之成分。儒、道两家思想固有不同,但不能说此两派思想完全违反如水火冰炭不相容。我们要构造一所 房子,决不是一根木头能造成的。我们讲文化,也决不是一家思想所能构成。

    中 国自汉到清,恐怕读过《庄子》、《老子》书的很多,不曾读过《庄子》、《老子》书的很少。如陆德明《经典释文》中有《庄》、《老》,但无《孟子》。宋以前 不论,宋以后虽则大家读《四书》,但还是大家都兼看《庄》、《老》。我想要讲中国文化,应该把《孔》、《孟》、《庄》、《老》定为《四书》。

    儒、 道两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一阴一阳,一正一反,一面子,一夹里。虽在宋朝以下,所谓《四书》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可是我们今天是要 讲中华文化,不是单讲儒家思想。儒家思想是中国文化里一根大梁,但其他支撑此文化架构的,也得要。所以我主张大家也不妨可以注意读读《庄》、《老》。

    《老子》只有五千言,其实《论语》也不过一万多字,《孟子》多了,也不过三万多字。今人一动笔,一口气写一篇五千一万三万字的文章并不太困难,读《论语》、《老子》、《孟子》三书合共不超过六万字,这又有什么困难呀!每天看一份报章,也就五六万字一气看下了。

    只 有《庄子》三十三篇较为麻烦一些。但我想,我们读《庄子》,只要读《内篇》七篇,不读其《外篇》、《杂篇》也可以,当然喜欢全读也尽可全读。但《内篇》大 体是庄子自己写的,《外篇》、《杂篇》或许也有庄子自己的话,或许更多是庄子的学生及其后学们的话加上去。《内篇》七篇也不到一万字上下,读来很轻松。

    若我们要读《庄子》、《老子》的话,大家知道,《老子》有王弼《注》,《庄子》有郭象《注》,但两部注书实不同。

    从王弼到郭象,还有几十年到一百年,这个时候正是中国大变的时候,等于我们从民国初年到今天,思想、学术、社会上各方面都大变。所以我们看王弼注的《老子》,也还不太离谱。至于郭象注《庄子》,文章写得很好,可是这些话是郭象自己的意见,并不是庄子的原意。

    我们若要研究中国思想史,应该有一个郭象的思想在那里。他的思想正在他的《庄子》注里面。倘使我们喜欢,当然郭象的文章比较容易读,庄子的文章比较难读。但是我们读了郭象《注》,结果我们认识了郭象的思想而误会了庄子的思想,那也不好。

    因 此我想另外介绍一本注《庄子》的书,那是清代末年的王先谦。他有一部《庄子集解》,这部书商务印书馆有卖,篇幅不大。有两个好处:一是注得简单。庄子是一 个哲学家,但他的注不重在哲学,只把《庄子》原文调直一番,加一些字句解释便是。第二个好处是他把《庄子》原文分成一章一节,更易读。若你读郭象《注》, 读成玄英《疏》,一篇文章连下去,就较麻烦。能分章分节去读便较容易。《论语》、《孟子》、《老子》都是一章一章的,只有《庄子》是一长篇,所以要难读 些。也把来分了章,便不难。若这一章读不懂,不妨跳过去读下一章,总有几章能懂的。

    诸位当知,这些都是两千年前人的书,此刻我们来读,定不能一字一句都懂,你又不是在个大学开课设讲座,来讲孔、孟、庄、老。只求略通大义即得。

    纵使大学讲座教授,有学生问,这字怎样讲?教授也可说这字现在还无法确定讲,虽有几个讲法,我都不认为对,且慢慢放在那里,不必字字要讲究。大 学教授可以这样,提出博士论文也可以这样。写一本研究《庄子》的书,也可说这里不能讲,讲不通。真讲书的人,其实哪本书真能从头到尾讲,每一字都讲得清楚 明白呢?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假读书的人,会把这些来难你,叫你不敢读,或者一样来假读不真读。这些话,并不是我故意来开方便之门,从来读书人都如此。

    能读通大义,才是真读书。或许诸位会问,那么朱子注《四书》不也是逐字逐句讲究吗?但朱子是个数一数二的大学者,他注《四书》为方便我们普通读《四书》的人。我们是普通的读书人,为要读书,不为要注书。而且我们只要普通能读,不为要人人成学者。这里是有绝大分别的。

    从前人说读《六经》,我想现在把《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老子》、《庄子》定为“新六经”,那就易读,而且得益也多些。

    6/ 六祖坛经

    以上所讲都是秦朝以前的古书,但我还要讲句话,中国的文化传统里,不仅有孔子、老子,儒家道家,还有佛学。

    其原始虽不是中国的,但佛教传进中国以后,从东汉末年到隋唐,佛学在中国社会普遍流行,上自皇帝、宰相,下至一切人等信佛教的多了,实已成为中国文化之一支。直到今天,我们到处信佛教的人还是不少。

    印 度佛教经典,几乎全部翻成了中文,如《大藏经》、《续藏经》,所收真是浩瀚惊人,而且历代的《高僧传》,不少具有大智慧、大修养、大气魄、大力量的人,在 社会上引起了大影响,那些十分之九以上都是中国人,你哪能说佛教还不是中国文化的一支呢?这正是中国民族的伟大,把外来文化吸收融化,成为自己文化之一 支。

    据 此推论,将来我们也能把西方文化吸收过来融化了,也像佛教般,也变成为中国文化之又一支,那决不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而且佛教是讲出世的,孔、孟、庄、老 都是讲入世的,出世、入世两面尚能讲得通,至于我们吸收近代西方文化讲民主、讲科学,这些都是入世的,哪有在中国会讲不通之理?从前中国人讲修身、齐家、 治国、平天下,讲治国平天下怎样不讲经济?又怎样不喜欢讲民主?我们何必要拿这所房子里的东西一起全搬出去了,才能拿新的进来。

    从 前人讲佛教,拿佛经一部一部的翻,使中国社会上每个人都能读,何尝是先要把中国古书烧掉,抑扔进毛厕去。今天讲西方文化的人,却不肯把西方书多翻几本,有 人肯翻,却挑眼说他翻错了。翻错了也不打紧,《金刚经》薄薄一小本,不也翻了七次吗?不论翻书,连讲话也不肯讲中国话,必要用英语讲,至少遇话中重要字必 讲英语。这样,好像存心不要外国文化能变成中国文化,却硬要中国舍弃自己一切来接受外国文化,那比起中国古僧人来,真大差劲了。

    最了不起的是唐玄奘,他在中国早把各宗派的佛经都研究了,他又亲到印度去。路上千辛万苦不用提,他从印度回来,也只从事翻译工作。他的翻译和别人不同,他要把中国还没有翻过来的佛经关于某一部分的全部翻。他要把全部佛教经典流传在中国,那种信仰和气魄也真是伟大。

    若使现代中国这一百年乃至五十年来,亦有一个真崇信西洋文化像玄奘般的人来毕生宏扬,要把西方文化传进中国来,也决不是一件难事。若使玄奘当时,他因要传进佛学先来从事打倒孔子、老子,我也怕他会白费了精力,不仅无效果,抑且增纠纷。

    隋唐时,佛教里还有许多中国人自创的新宗派,以后认为这些是中国的佛学。这里有三大派,天台宗、禅宗、华严宗,而最重要的尤其是禅宗。在唐以后中国社会最流行,几乎唐以后的佛教,成为禅宗的天下。

    我这些话,并不是来提倡佛教,更不是在佛教里面来提倡禅宗,诸位千万不要误会。或许有信佛教的人在此听讲,不要认为我太偏,我来大力讲禅宗,我只说中国唐代以后,中国佛教中最盛行的是禅宗。这只是一件历史事实。

    因此我要选出唐代禅宗开山的第一部书,那就是《六祖坛经》。这是在中国第一部用白话文来写的书。这书篇幅不大,很易看,也很易懂。而且我们此刻自然有不少人热心想把西洋文化传进中国,那更该一读此书,其中道理,我不想在此详细讲。

    我记得我看《六祖坛经》,第一遍只看了整整一个半天,就看完了,但看得手不忍释。那时很年轻,刚过二十岁,那个星期,恰有些小毛病,觉得无聊,随手翻这本书,我想一个高中学生也就应该能读这本书的了。如此一来,我上面举出的书里,儒、释、道三教都有了。

    也 许有人又要问,你为什么专举些儒、释、道三教的书,或说是有关思想方面的书呢?这也有我的理由。若讲历史,讲文学,讲其他,不免都是专门之学,要人去做专 家。我只是举出一些能影响到整个社会人生方面的书,这些书多讲些做人道理,使人人懂得,即如何去做一个中国人。若能人人都像样做个中国人,自然便是复兴中 国文化一条最重要的大道。这是我所以举此诸书之理由。

    这样我上面举了六经,此刻加上《六祖坛经》,可以说是“七经”了。

    7/ 近思录、传习录

    从唐代《六祖坛经》以后,我还想在宋、明两代的理学家中再举两书。诸位也许又要说,理学家不便是儒家吗?但我们要知道,宋明两代的理学家已经受了道家、佛家的影响,他们已能把中国的儒、释、道三大派融化会通成为后代的“新儒家”。

    从 历史来说,宋以后是我们中国一个新时代,若说孔、孟、老、庄是上古,禅宗《六祖坛经》是中古,那宋明理学便是近古,它已和唐以前的中国远有不同了。现在我 想在宋明理学中再举出两部书来:一部是朱子所编的《近思录》,这书把北宋理学家周濂溪、程明道、程伊川、张横渠四位的话分类编集。到清朝江永,把朱子讲的 话逐条注在《近思录》之下,于是《近思录》就等于是五个人讲话的一选本。这样一来,宋朝理学大体也就在这里了。

    也 许有人说我是不是来提倡理学呢?这也不是。在《近思录》的第一卷,朱子自己曾说,这一卷不必读。为何呢?因这中间讲的道理太高深,如讲《太极图》之类,也 可说是太哲学了。既不要人人做一哲学家,因此不必要大家读。下面讲的只是些做人道理,读一句有一句之用,读一卷有一卷之用,适合于一般人读,不像前面一卷 是为专门研究理学的人读的,所以我们尽可只读下面的。我选此书,也不是要人去研究理学,只是盼人注重“做人”,则此书实是有用的。

    最 后一本是明代王阳明先生的《传习录》,这本书也是人人能读的。我劝人读《六祖坛经》,因六祖是一个不识字的人。当然后来他应识得几个字,可是他确实不是读 书人。他也不会自己来写一本书。那部《坛经》是他的佛门弟子为他记下,如是的一本书,我说一个高中程度的人应能读。至于王阳明自己是一个大学者,但他讲的 道理,却说不读书人也能懂,他的话不一定是讲给读书人听,不读书人也能听。而且阳明先生的《传习录》,和朱子的《近思录》,恰恰一面是讲陆王之学的,一面 是讲程朱之学。宋明理学中的两大派别,我也平等地选在这里。教人不分门户平等来看。

    8/ 结言

    以上我所举的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老子》、《庄子》、《六祖坛经》、《近思录》、《传习录》,共九部。

    九部书中,有孔、孟,有庄、老,有佛家,有程、朱,有陆、王,种种派别。

    我们当知中国文化,本不是一个人一家派所建立的。诸位读这九部书,喜欢那一派、喜欢这一派,都可以,而且我举此九部书,更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因此九部书其实都不是一部书,都可以分成一章一节。

    诸位果是很忙,没有工夫的话,上毛厕时也可带一本,读上一条也有益,一条是一条。不必从头到尾通体去读。

    01月15日
  • 神学家:章力生

    章力生,江苏省无锡县人,生于1904年5月9日。早岁熟读经书,深悉国故,关心国是;日击中西濒于危亡,因着书立说,后奔走呼号,孔席墨突,倡自力救国,遂改以字行。

    先生早岁负笈沪上,毕业于复旦大学,志于法政,以为救国之道舍此末由。21岁时,即在北京任大学教职,为最年轻之教授。继往欧洲深造,入巴黎大学攻法政,并赴英国伦敦、剑桥、牛津,及比、德、瑞士等国,博访周谘,求兴邦建国之道。26岁返国,任国立中央、暨南等大学教授、院长。泊中日战起,被征召,任党、政、国防等要职,由法政学家而为政略家。战后膺选国大代表,并侨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先生见及社会弊病,由于人心,知治平之道,非赖政法可几。遂沉迷叁教,参禅学佛,并兴意振作中国文化及东方宗教。乃创办江南大学于太湖之滨,罗致着名学者,如:钱穆、唐君毅、牟宗叁等任教授。并欲往印度大学讲学,籍以联络彼邦学者,同宣扬东方文化、宗教。不意局势转变,被阻滞于印尼叁宝珑,忽蒙上帝恩典闻道而归主。逐摒却万事,辞谢约聘,至美国高敦神学院,降心修读神学,时年已53岁。毕业后,任教于该院多年,获惠敦大学文学博士,退休时并获赠“卓越名誉教授”荣衔。

    先生蒙召以后,上承天启,专心以文宣道,日夜奋笔着述,要把“心中盼望的缘由,....准备回答各人。”(彼前叁:15) 并“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3)而持身俭约,寒素坚苦,从不告人,家居不尚奢华,着述不计稿酬。所成中、英著作,大小凡80余种,字皆埒金比玉,尤以晚年作品《总体辩道学》四卷及《系统神学》八卷,为精心坚实之作;不惟有学术上之价值,且具有极高之属灵水准,一为卫道,一为建立,使阅者得益。

    先生在世寄居93年,于1996年1月19日安息主怀。但愿上帝继续使用其著述,“因信仍旧说话”(来十一:4)永垂后世。

    (基督徒生活网)

    : 【在 shuizonghe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参见《人文主义批判》

    : -------------------

    : ...................

    01月15日
  • Re: 莎剧中的“人文主义”

    这本书不错,谢谢推荐

    01月15日
  • 【读经打卡】民数记5:5

    5:5    耶和华对摩西说、

    5:6    你晓谕以色列人说、无论男女、若犯了人所常犯的罪、以至干犯耶和华、那人就有了罪。

    5:7    他要承认所犯的罪、将所亏负人的、如数赔还。另外加上五分之一、也归与所亏负的人。

    5:8    那人若没有亲属可受所赔还的、那所赔还的就要归与服事耶和华的祭司。至于那为他赎罪的公羊是在外。

    评论:本段经文讲的是,有人从自己的同胞那里非法得利,如放贷取利、偷窃、拖欠工资等等,以至干犯,事后却发假誓,说自己从来都没有亏钱别人,乃至于令自己罪加一等。

    —————

    新约罗马书6:6节: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既然不再是罪的奴仆,就应该努力学习经文,结出好果子,赞美独一的主。

    01月12日
  • Re: 基督新教教徒的抗争精神会比一般中国人强一些么?

    弯弯和Hong Kong 有不少信徒,外围大气候较好,可以越墙关注一下。

    【 在 cainiMEI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般什么情况下会抗争,会怎么抗争呢?

    01月12日
  • Re: zz伊拉克什叶派

    很多人喜欢中东的石油财富,我更喜欢神圣的耶路撒冷

    01月09日
  • Re: 1

    ……zz准备中,这下可以阅读了

    【 在 songlinjian 的大作中提到: 】

    : ?

    01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