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团购]12.11-12.17 三百山赣南脐橙第二团团购

    跟团。

    确实比超市贵,但也比超市好吃。

    2017-12-11
  • Re: 水利部关于公布全国大型水库大坝安全责任人名单的通告

    查了半天石门子,最后发现是大型水库。whiho,你查了没有?

    2013-05-28
  • Re: 全国旱情明显缓解

    系版旱情依旧严重。哈哈。

    有个疑问,如果说现在学生不喜欢BBS这种方式,是造成目前情况的主要原因。那为什么许多版块还是很自然的人气很旺?受众不同?需求不同?不知道有没有人气还行的系版?

    2013-05-28
  • Re: 有师兄师姐认识高虎师兄的不,想到可再生能源中心去实习

    即使去了,估计还是整天泡水木。然后就被虎哥K了

    【 在 whiho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也想去啊。你是男生女生?什么方向?博士吗?

    : 【 在 xuwenlongt (红豆 有时候有时候) 的大作中提到: 】

    : : 感谢了!

    : ...................

    2012-04-05
  • Re: O(∩_∩)O

    呵呵, 十几年过去了,变化不大

    2012-03-09
  • Re: [申请] whiho 申请 dhhe.thu/清华水利水电工程系 版正式版

    呵呵。有系版关门的吗?

    现在都在人人。

    2012-03-01
  • 【请教】高一分班考试

    朋友孩子即将入学,借宝地问一下:

    1、分班考试结果就是分龙班和普通班吗?在学校内,两者有什么差别?

    2、有没有分班考试的培训课程或教材?考试前应该准备什么比较合适?

    先谢了!

    2010-08-02
  • Re: ZZ: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研究中心招收免试推荐研究生

    呵呵,学校动作挺快

    【 在 wangchuan (纪惜惜) 的大作中提到: 】

    : 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研究中心招收免试推荐研究生

    : 侧重于全球气候变化背景下的地球系统科学是当今世界重要的研究领域和热点方向,考虑到国家建设和社会发展对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的需求,清华大学决定建设发展地学学科,并将之作为近期学科建设的重点。

    : 清华大学于2009年3月成立地球系统科学研究中心,并将逐步发展为地球科学系和相应研究院。目前中心为跨学科综合交叉研究机构,致力于研究全球气候变化背景下地球系统科学的前沿课题及其产生的社会经济影响,侧重于气候变化与地球系统模式研究、全球变化经济学研究等重大课题。清华大学已经聘请了包括科技部原部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冠华教授;美国遥感学会杰出贡献奖获得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宫鹏教授等在内的多位国内外地学专家,从事地学学科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

    : ...................

    2009-09-11
  • 【new】十三陵认识实习,另一部分8字班同学的疑问

    上次的问题是一个班提出的,这次是另外一个班的。

    问题有一些比较类似,但还有不少是不重样的。

    已经将上次几位的回答反馈回去,这次大伙再看看,可能这次要回答完,得去找老先生们了。

    去年和今年都带了认识实习。去年太仓促,没介绍啥。

    今年这两次还是做了一些准备,一次十三陵,一次沙厂。但是感觉还是表面认识实习。来回行程3~4小时,现场待上1个小时左右,性价比太低。车上想补充点东西,但效果又不太好。呵呵。各位建议一下,有什么好的方式和去处?可能以后不一定会带队,俺也可以给开课的老师建议一下。

    新水网址我给了他们,应该会有兴趣过来看看吧。

    【问题】

    1、大坝坝前坝后坡度的区别及力学原因(陈贝特)

    2、十三陵水库作为抽水蓄能电站,对水质有何要求(季伟强)

    3、库区水质历年的变化和影响的因素以及库区建设对当地经济的影响(刘照琛)

    4、十三陵水库现在的水位过低有什么影响、危害(黄宇峰)

    5、大坝主体多久维修一次(赵俊峰)

    6、十三陵水库是所谓的三边工程,那么在设计方面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如何解决的(童建)

    7、既然大坝既在坝基部位建了粘土铺盖层和混凝土防渗墙,又在坝体中增加了黏土斜墙均是为了解决大坝的渗漏问题,为什么在下游坡还特意铺了鹅卵石排水?(章燕喃)

    8、大坝上下游为什么都采取干砌式护坡啊?下游采用此有排水功能,但是由于干砌式护坡没有防渗功能,为什么上游还要用这种护坡呢?(岳煜斐)

    9、修建该水库的选址依据是什么?(黄涛)

    10、黏土斜强坝怎么样可以变得更坚固(王莹)

    11、水库多久换一次水(李学明)

    12、除了防水层之外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去防渗水吗,这些方法的效果怎样?将来材料更加发展之后,我们可能会采用新的方法去防渗吗?(宋良丰)

    13、校核水位和设计水位有什么区别?(王晓玥)

    14、刚才提到了渗水问题 那么在十三陵蓄能电站的地下厂房的排水系统都做了哪些特殊设计?(李娴静)

    15、请问十三陵抽水蓄能水电站上下池的修建以及中间管道的修建在当时有什么技术性难题?现在解决了吗?(刘星)

    16、十三陵水库后期每年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资源,蓄能电站靠国家投资还是自己有收益(包蓁)

    17、大坝如何处理的坝体严重渗水的问题?(吕恒)

    18、除了从那个白河堡引水,没有其他办法使水库水位恢复正常了吗?(王瑜)

    19、为什么上游的坡度比下游的缓(张俊琳)

    20、坝前和坝后的坡度比例分别有什么作用(刘延)

    21、当年是如何安置库区移民的?今天又是否对这些移民另外作出补偿?(黎学优)

    22、近年来旅游活动和奥运对水库功能和生态有什么影响?(程立)

    23、大坝如何把水排到下游,上午没看见下游的河流(刘春泽)

    24、像这样大一个水库,需多少人管理,维护周期多长,维护时又需注意什么?(张泽宜)

    2009-09-11
  • Re: 今天十三陵认识实习,部分8字班同学的疑问

    呵呵,想起一条:发掘人才。whiho可是俺们非常佩服的才子师弟(or师侄?)

    btw:soccergirl你们在校的影响力现在还仍然不小。

    【 在 soccergirl (水工91·九九归一·别离水九·勇敢)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来近年北京雨水偏少是你的原因啊!

    : btw:你没去知识竞赛吗

    2009-09-09
  • Re: 今天十三陵认识实习,部分8字班同学的疑问

    不是,俺是whiho的二师兄

    【 在 Carl (卡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也是8字班的?

    2009-09-09
  • Re: 今天十三陵认识实习,部分8字班同学的疑问

    1、问题涉及面广,说实话,有些问题俺也不知道,放在这里比较合适,这不把你也招来了,呵呵

    2、繁荣版面

    3、提高灌水浓度

    4、大伙怀旧

    5、培养后继灌水力量

    。。。

    谁再帮俺想几条

    【 在 whiho (逢赌必输~~雪山千古冷,独照峨嵋峰) 的大作中提到: 】

    : 二师兄的工作热情太令人佩服了!

    : 大中型的主要是体制内资金,中央投资为主,地方配套

    : 资金来源上也有使用世界银行这种国际贷款的

    : ...................

    2009-09-09
  • 今天十三陵认识实习,部分8字班同学的疑问

    各位看能否给师弟师妹们答下疑、解下惑?有些问题还是挺有深度的。

    1 土石坝是先堆石头还是先堆土?

    2 水库库岸是否需要防渗处理?

    3 十三陵抽水蓄能电站的效率为多少?

    4 如何确定所使用的坝型?

    5 十三陵抽水蓄能电站使用了哪些特色技术?

    6 十三陵抽水蓄能电站现在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7 .蓄能所用的水是否只来自于下池?

    8 水库的经济来源有哪些?

    9 为何上下池的管理者为两家公司?

    10 水库建成前后水库附近雨量及气温变化?

    11 现在的十三陵水库是否归国有?纯公益基础设施?

    12 十三陵建坝中主要问题是渗漏,为什么会这样?除了因为是三边工程外我想知道更详细更具体的原因,我主要指的是技术方面的?

    13 水库长年水位低,密云也是,是不是因为现在降雨量少了,国内还有很多水库都存在着这种问题?长期下去会对水库产生什么影响?现在有什么补救措施吗?或者对今后建库有什么借鉴意义?

    14 为何厂房和压力管道都布置于山体内?

    15 把水抽到上池和水放到下池是用的同一管道吗?

    2009-09-08
  • Re: 【求合租】今年有去水利部工作的XD不?

    hehe,被调戏了吧

    【 在 whiho (逢赌必输~~雪山千古冷,独照峨嵋峰) 的大作中提到: 】

    : kao,那你这啥意思

    2009-06-25
  • Re: 科学与常识

    谢赞。呵呵。

    译文是外语系一位老师给的,不知道是谁翻的。在google上搜了一下原文,没找到,可能是一本书里的。

    【 在 whiho (逢赌必输~~发型坎比亚索化)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师兄是个好学的人!

    2007-04-25
  • Re: 问路:水利部坐车怎么走?

    这个你熟,呵呵。

    【 在 whiho (逢赌必输~~发型坎比亚索化) 的大作中提到: 】

    : 743 广安门,下车在麦当劳口往南

    : 743西门南门五道口都有

    : 过去是我回来打牌的班车

    2007-04-18
  • 科学与常识

    ——前不久看到这篇文章,觉得解了一些疑惑,所以转载上来与同门共享。虽有英文的纸版,但可惜没有时间录入。

    科学不能完全由它自己评价自己。 其性质不能适当地用它自己的术语表达。 学术科学的‘认知语境' 与其‘社会语境' 显然一样既丰富又多样。 现在,让我们在该背景下审视科学。

    科学和常识

    科学与它在生活世界中与它对应的‘常识'之间的关系特别地复杂。 它们有时被表现为敌手, 在其他时候被表现为盟友。  在Wittgenstein的比喻中,科学和常识分别被比作古代不规则的城池和新建的有序的郊区,却又混杂一处。我们假定,大体而言,我们知道其不同, 在必需的时候, 应该把科学知识的宝贵金属与仅仅是意见的毫无价值的矿石区分开来。然而,在如此操作中,我们发现,我们必须依靠日常把握的‘事物形态', 行使我们称之为‘常识' 的推论能力。因此,尽管科学知识有许多非常别样的特征,但是,它不能构建成为完全(formally)独立的自给自足的认知领域。甚至,连科学的最宏观的理论范式也是从实际经验的‘事实' 中推论出来,并植根其中,常常总是不加批评地掺和着大量想当然的生活世界的知识。

      科学知识只是已知知识的一小部分。 而且,科学不是‘民俗科学'或‘显而易见的常识’系统的扩大。相反,科学与常识的有限一致证明了科学的区别。甚至,在科学的最直接经验的现场观察部分,如数字数据,实验结果,自然实体的分类等等 – 也须小心地选择,精心地组织,才能为研究领域接受。满足认知规范的条件,逐个道来, 包括准确性、特性、可复制、普遍性、和谐性、一致性,严格性, 等等。它们全是特别常识性的,但是它们很少被同时应用在科学之外。的确,任何与这些格式规范一致的集约‘事实'才能普遍地称为科学; 科学也只有在此基础上才是可信的。

    但是,‘事实’并非只有联系理论才能真正地获得科学意义。科学家通过定律、概念、模式、分类方法、公式和其它思想‘地图’等精致的网络来表现世界的各个方面。它们的最复杂形式与它们所代表的生活世界不同,是抽象的‘科学领域’的象征结构。然而, 与事实、工具、和支持它们的实践联合起来,它们被纳入筑巢一样分层的范式中,把科学的意义逐层落实到最世俗的层面。科学的终极认知意义就被纳入这种类型的一般信念系统。

    如我们所见, 科学的信念时常与生活世界中的其他信念冲突。 这能在最世俗的层面发生。 沿着科学的路线作系统的调查,常常产生经验的证据,足以反驳普遍持有的观点,就像玫瑰在春天修剪好于在秋天修剪,或者必需给企业主管支付高薪才能得到好的工作表现一样。我们的许多‘常识'与值得怀疑的格言有关,应该给予否认和拒绝 - 或者另辟蹊径,从比较严格的分析中推论出现象学的理论,在加强后再给予肯定。在这个层面上,‘科学的理性',常常表现为技术形式,依附于实际推理的平常模式,来校订或扩充‘常识'。

    然而,世俗信念之间的冲突常常上升为各个信念体系高层权威之间的冲突。例如,经理人员薪酬等级的传统原理涉及市场竞争的经济效率,这是非常普遍的信念系统的一部份。常识即使在相似的范围与科学信念发生直接冲突,被视为‘常识'并不会被从更广泛的共享信仰体系中剥离出去。断言一个特定的信念是‘不自然的', 或 ‘与良知相反'变成了冲突中的典型修辞资源,断言成为筹码,特定想法中的合理性反而遭到忽略。

    的确, 那正是人们对待哥白尼和达尔文的反应, 他们的理论被嘲弄为‘一派胡言',主要是因为他们与当时的宗教教义不一致。

    当人们从生活世界向科学理论的较高境界移动时,‘科学' 和 ‘常识' 之间的距离就变得更好理解了。如我们所见,科学领域包含一些非常奇怪的人。他们建立的存在已经超过合理的怀疑,因为他们很多的假设客体不仅非常抽象难懂,而且一直不见庐山真貌。的确,理论物理学者像纯理论数学家一样,他们常常对完全假想的客体行为感兴趣,诸如平行的宇宙、或粒子比光速旅行得更快,而其真实的存在根本未经认真地提出。

    麻烦在于,被科学家视为自然秩序一部份的某些实体有如此别样的特性,它期待我们有超常的理由来相信像夸克粒子流那样的量子物体, 或像黑洞那样的相对主义的物体, 而那些物质的行为明显地反直觉,甚至在逻辑上自相矛盾。许多人,包括科学家,要求实体的展示。人们议论, 或者必须从常识的角度来重新定义这些智慧的怪物, 或者把他们送到非自然的地狱去。科学观充其量是临时的,其唯一的功绩在于它们有实用的预言能力。

      然而,如我们所见, 送人去地狱不是通常发生的事情。 在科学实践的严峻考验中, 假设的实体或者融入遗忘, 或结晶到坚定的信念中。到适当的时候,它们变成研究领域思想介质的一部份,在个人的想法中和公众的谈话中被直接地‘想当然',来陪伴科学的行动。本地化的‘常识'连同更多的有形客体和研发的科技产物一起向外地散播, 直到,也许一个世纪以后, 它会变成‘无人不晓’常识,正如哥白尼和达尔文的‘非宗教' 概念已成常识, 爱因斯坦和包尔的‘反逻辑'概念也正在慢慢地变成常识。

    换句话说,‘常识' 对于科学来说不是固定的认知语境。 它不是以静态知识体系为基础的标准推论模式。 它象真正的科学那样随时间改变。举例来说, 许多在中世纪被看作是‘常识'的观念现在仍然是非常可以接受的 – 然而,也有许多现在不能维持的。我们此处的任务不是来分析此类的变化, 而现代科学和技术的崛起仅仅是变化的部分原因。相当清楚,科学、宗教、‘常识'显然是不同社会机构的产物,具有不同的文化功能。 但是,当它们共同进展时,它们在想法和行动上牢固地彼此联系, 彼此界定。 因此, 当我们拿科学与‘常识'对比时,我们正在表明,我们自信可以精确地界定科学,而且为科学提供它为什么应该被仰赖的一些合理解释,而非仅仅视其为‘理所当然’的一个不可否认的真理。 在实践中, 界定科学对所信的东西不会造成什么不同 - 然而,它可能给我们和我们的市民同胞带来所想所为中的态度变化。

    2007-04-18
  • 转载:“张博庭:2006年重庆干旱不可能是三峡大坝造成的”

    我不认为06年川渝地区干旱与三峡大坝影响有关,大型水坝除了用于防洪外,对水资源的供应和调节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三峡大坝 长江中下游也会面临和重庆同样的干旱问题

      发展大型水电可以有效地缓解我国现在面临的水资源短缺的压力。

      水资源短缺的原因有几种,很重要一条是时空分布不均,你必须要靠你的人工、工程措施进行调节,现在不能控制天气,不能调动云团降水,把下的不是时候的雨水存储起来,放到干旱季节拿出来用,只有这种手段来调节时空不均的矛盾。所以大型水电往往都是有这个功能的,需要大型的龙头水库把水存起来,到时候放到枯水季节来应用,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措施。

      实际上有的时候很多大型水库的作用,大型水电站的作用,包括三峡第一目的是防洪,实际防洪是原来我们的认识,现在随着现代化程度的升高,防洪的意义实际上已经让步于水资源供给,水资源的供应是紧缺之后成为更主要的矛盾。现在人类社会也比较好了,也都是高楼大厦,广西的梧州年年淹一下也不在乎了,但是水的减少、干旱确实对人类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我觉得现在防洪和水资源供应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有防洪作用必然有水资源的调节功能。实际三峡水资源的供应功能也是作用非常大的,今年三峡已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一月份长江下游预报出现最低水位,很多城市出现枯水,马上三峡增加放水量,逐渐往下放水,现在没有枯水。如果没有三峡的存在,实际上重庆现在出现的问题在长江中下游同样存在,只不过有了三峡把这些问题给解决了。

      06年出现的重庆干旱不可能是三峡大坝造成的

      06年川渝地区干旱是否与三峡大坝影响有关的问题,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曾经也是非常热门的话题。我倒觉得这方面咱们国家的宣传可能还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实际上去年当时问题炒得很热,我记得在哪个网站上木桶理论的发明人还有有关人士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回答得不是很理想。

      三峡跟重庆干旱的关系要说完全没有,当然很难说服人。现在气象学是一个不很成熟的科学,很多气象学的现象咱们无法用科学的方法去预测去计算,我曾经举过这个例子,气象学说的厄尔尼诺现象,这个东西只是人们的一种估计,没有一个严格的计算方法,计算不出来。另外还有一个很著名的气象学家讲过,墨西哥的蝴蝶煽翅膀,北美就刮起旋风。蝴蝶效应是什么意思?我感觉也是一种气象科学还不够十分成熟的一种表现。

      我们是搞工程建筑结构力学的,结构力学里面有一个现象叫共振。一个桥梁如果士兵迈着齐步走可能产生共振把桥梁弄塌了,我们计算桥梁的固有频率,如果施加的力和共有频率刚好频率一样了,那很可能产生共振,有可能把这个桥梁弄毁。我理解蝴蝶效应和这个是类似的,只不过对于天气这个系统我们没有一个科学的计算方法,我们无法去计算这些东西,我们不知道什么样的蝴蝶能把旋风煽起来。实际上不可能每个蝴蝶都煽,那墨西哥蝴蝶多了,那不得天天刮旋风。偶尔哪个蝴蝶引起台风,这个很难说,说明气象科学和成熟的科学还有一定的差距,所以不能说明问题。

      为什么很多网友还是相信三峡大坝对于重庆的干旱有影响,就是因为木桶理论,没有一个科学的东西能够证实它是错的,所以很难不让人相信。

      但是反过头来还是可以证明三峡大坝不会引起重庆的干旱,这一点可以证明。当时我举了一个例子,我发现木桶理论的发明人并不了解三峡,03年是三峡蓄水达到135米,06年大坝封顶到180米,认为这样一种变化到135米影响不大,到了180米影响大,这个结论是错的。实际上他的概念错在哪儿?我们的大坝虽然是03年蓄水发电,那时候蓄到135米,但是那时候就已经建到180米了,只不过我们蓄水到135米。也有一点差别,当时右岸是围起来的,没有建,两岸相差二十米。虽然03年仅仅蓄水135米,但是整个左岸大坝最长的部分达到180米和06年是一样的。03年和04年连续两年重庆地区开县等六个县市发生连续大洪水,说明大坝建起来以后不但没有影响上游降水反而增加了,其实这个增加我觉得倒是正常的。

      清华大学的黄万里教授当时对三峡最大的担心就是水灾上移,大坝把水截断之后在入库的边缘叫回水区,回水区比原来的水位要提高,所以对重庆的排水不利。水面积增大,蒸发量增加,蒸发量增加空气湿度加大,空气的小循环增加,原来是中雨现在变成大雨。这种对于回水区的水灾上移是比较正常的,而且实际上我认为03年三峡重庆开县发生连续大水是正常的。03年和06年的差别就是20米的豁口,我不敢说是影响03年、04年的关键,从那儿之后我们又做了一些了解,现在来看20米没有可能。我搜集了三峡的气象资料,三峡大坝对温度的控制要求非常高,我们严格记录温度、湿度、风速、风向,在大坝仓面的这些气象资料对于探别豁口部分是否阻挡水气是非常有说服力的,通过查找这些气象资料,说明根本没有这种现象出现。三峡全年的风速平均下来都是两米左右,而且风向也并非朝着长江下游向上游吹这个方向,主要还不是这个方向。风速也不大,风向也不是阻挡长江水系进去,从风向风速上都不符合。

      而且现在可以做一个另类计算,03年重庆开县地区的大水最强的降雨程度是24小时之内最高达到将近400毫米,这是非常大的暴雨。有六个县在几天之内超过一千毫米降水,我大概算了算,如果03年和暴雨的突降程度,川渝盆地大概是20万平方米,如果要全面算的话应该是两千亿。比03年降水比常规年份增加的水量要增加一千多亿立方米的水量。06年比平常年份少了不少,06年和03年之间我估计相差水量上相差两千亿,这两千亿别说水汽在这个豁口不可能,就是水过去都不可能,基本没这种可能。

      当时中央气象局发布的干旱图,说明06年的干旱并不仅仅发生在四川盆地,青藏高原也同样有大的干旱。更说明木桶理论是不正确的。03年大坝建成之后,仅仅一个豁口不但没有发生干旱,而且发生大面积洪水,说明03年大坝建成之后川渝地区发生特大洪水和大坝水汽过去没有关系。06年出现的干旱也不可能是大坝造成的。

    2007-03-25
  • 转载:“张博庭:重庆的旱热与三峡大坝有何关系?”

    今年入夏以来,重庆地区遭受了几十年不遇的特大干旱灾害。截止到8月中旬,重庆全市有39个区县不同程度受灾,全市几百余座水库干涸,三分之一的乡镇出现供水困难。除了降水量极少以外,今年重庆地区的气温还特别高。綦江、万州、云阳、开县、巫溪、彭水等地日最高气温超过40摄氏度的酷暑天气持续超过一周。8月15日,重庆綦江县再次刷新当地的最高气温,达44.5℃。这是重庆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高气温。同日,重庆市全市40个区县中有35个最高气温超过40℃,重庆主城区气温高达43℃。此外,有些地区的实际温度可能更高,根据第一财经报的报道,在綦江县气温达43.5℃的时候,当地气象部门称,地表温度已经达到77℃。重庆不仅打破了有史以来的温度最高、降雨量最少、干旱和高热持续时间最长的纪录。长江水位也创造了历史新低。

    非常凑巧,今年5月20日长江三峡大坝刚刚建成封顶,然而,入夏以来重庆就遭遇到特大干旱。这种巧合难免会让人们议论纷纷。众所周知,我国的三峡建设由于某些意外的客观因素,似乎和中国的民主政治结下了不解之缘。很多分明是一些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问题,却屡屡被人为的加上政治色彩,成为海内外媒体、舆论关注的焦点。这次的重庆气候变化当然也不会例外,不少人都在纷纷猜测三峡大坝的气候影响作用。

    一般来说大型水库建成以后,水面增加,必然会加大水蒸气的蒸发量,肯定会增加局部的水汽小循环。这是水库增加当地的空气湿度和降雨量,改变局部生态环境的重要功能。然而,世界上的事情没有绝对的好事,增加局部降雨量再加上水库蓄水以后对上游的排水产生的一些障碍,肯定也会增加上游地区洪涝灾害的可能性。所以,很多对三峡持否定态度的人,就喜欢利用这个自然变化的特点来做反面宣传。有人曾经信誓旦旦的预言说,三峡建成后必然就会水灾搬家、水淹重庆。不过,这次老天可真是跟那些喜欢拿三峡哗众取宠的“预言家”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你们不是说三峡大坝要造成重庆的严重洪水威胁吗?我偏偏要给你来一个特大干旱。

    然而,某些带着有色眼镜看三峡的人并不满足于这些污蔑三峡言论的破产。即使三峡大坝建成后的事实,已经对他们水淹重庆的“预言”进行了最有力的驳斥,但是,这些人反对、污蔑三峡的态度是绝不会改变的。因此,有人就把“必然水淹重庆”的咒语扔在脑后,立刻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反过来又抱怨“你们不是说三峡是大的空调吗?”。说实在的,他们的这种质问,还真是有些道理的。因为,所谓的“大空调”不过就是个别记者杜撰出来的一种不负责任的夸张说法。

    水库建成后由于储存了巨大的水体,必然会影响到周围气候的温度变化。所谓海洋性气候的特点,是人所共知的自然现象。水库对周围地区会有冬暖夏凉的作用是肯定的,但是,由于三峡水库的水体毕竟只有几百亿,而且分布在如此广阔的地域内,因而不可能有太大的“空调”效果。其实,所谓大空调之说,只能是一种比喻。《中国三峡工程报》 早在2002年7月22日的“世界最大的人工湖?”一文中,就对三峡是最大的人工湖和大空调的说法作过一些更正说明。三峡根本就不是世界最大的人工湖,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大空调。

    此外,目前还有一种比较时髦的说法认为,四川是一个盆地,长江是唯一的出口,是三峡大坝阻断了太平洋方向沿江西进的水汽,从而造成了四川盆地的干旱少雨(所谓木桶理论)。这种独出心裁的说法之所以能广泛流传,是由于从理论上很难得到证实。因为,我们人类目前的认识水平,还不能达到精确计算某一局部地区大气流动运行规律的程度。严格的说我们现在对普通流体力学中的三维湍流问题还都不能精确求解,何况如此复杂的地面气候系统。那些挖空心思整天拿着放大镜给三峡挑毛病的人,当然是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的。不过从世界各国的水坝建设史上,还没有发现有哪座水坝阻断了大气循环,彻底的改变了某一地区的气候的先例。况且,我国的三峡大坝虽然是今年才全部封顶,但是,实际上早在2003年就已经蓄水发电,大部分的大坝也早已经建成。也就是说大坝的实际影响,早就应该已经存在了。几年来三峡大坝不仅没有减少四川盆地的降雨量,而且重庆开县地区还曾经连续2年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增加降雨量应该是正常的)。当然,那时候的三峡大坝右岸部分还是围堰,这要比现在正式大坝低30米左右。

    既然我们在长江峡谷地带(所谓木桶理论的开口处)已经增加上百米高的大坝,都不曾有过什么异常的气候影响,那么现在仅仅在已建成的大坝的某一部分补齐这二、三十米(豁口)的高度差之后,无论从哪方面分析,似乎都不应该造成如此巨大的气候变化。然而,由于我们毕竟还缺乏对大气中水汽流动规律的精确计算手段,最后的令人信服的确切结论可能还要由实践来做出回答。如果这种大坝阻断气流动的木桶理论成立,那么重庆地区的这种特殊的气候变化,就应该多年不变的长期持续下去。估计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退一万步说,即使真的出现这种世界奇观,也并不是什么绝对的坏事。我们已经有了2003年三峡发电以来的成功经验,只要再想办法适当降低某一部分大坝的高度就是了。然而,如果真的能够通过实践证实,仅仅一段二、三十米高的大坝豁口就能对地球的局部气候产生如此巨大的作用,其意义绝对是非同小可。我国早就有人建议在喜马拉雅山脉炸开一个口子,让印度洋的水汽直接进入我国新疆地区,彻底改变西部沙漠的气候。这种大胆设想的可行性,至今谁也不能断定。如果三峡大坝的建设实践能够证明,地面障碍物对气候的影响程度,确实能够达到如此敏感的地步,恐怕我们就可以放心的去尝试人们梦寐以求的空中调水的计划了。

    除此之外,我们也并不能说三峡大坝对这次重庆的干旱炎热就没有任何影响。正是因为有了三峡大坝已经存蓄了一些去年的洪水,重庆市区长江段出现的航船搁浅的现像,才没有在整个长江中上游航道出现。而且,三峡大坝以下的长江流域,也没有过多的受到长江来水量剧减的严重影响。所有这些都要得益于三峡大坝对自然灾害的巨大调节作用。实际上我们真是应该庆幸,如果没有建设三峡工程和它去年存蓄下来的上百亿方洪水,很难想象历史最枯水位的长江流域将是一种什么样子。遗憾的是我们的三峡工程至今还没有完全投入运行,还没能存蓄更多的洪水发挥它的最大效益。即便如此,我们也应该把三峡工程的防灾减灾巨大作用如实地告诉公众。

    相反我们也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如果现在金沙江上游具有多年调节功能的龙头水库虎跳峡电站已经建成,下游重庆今年遭受的这种特大的干旱,肯定就能得到极大的缓解。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尽管虎跳峡水电站的建设规划,早已经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批准,但是,由于国内外反坝组织的暗中策动,8万多虎跳峡移民的问题,至今还成这个为长江上游龙头水库建设的巨大障碍。

    事实说明,长江三峡大坝只能对其下游的水资源调控发生作用,而重庆地区的水资源调节问题,不管是洪涝还是干旱,都必须依靠长江上游的龙头水库解决。特别应该强调,这次特大干旱只是偶然的气候变化,实际上按照一般规律,三峡建成以后,重庆地区的降雨量还是应该加大,想办法抵御该地区的洪水威胁,还应该是我们今后的主要任务。因此,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出发,应该加速上游龙头水库的建设,用科学的手段抵御各种自然灾害。

    总之,世界各国的发展历史已经证明,发展人类文明才是抵御自然灾害最有效的手段。希望我们社会各界能够从这次重庆遭受的特大自然灾害中,吸取到足够的教训。用事实和科学道理肃清各种污蔑三峡、反对水坝的欺骗性宣传。认识到192个国家首脑一致通过的《2002年世界可持续发展高峰会议》的“行动计划”是正确的。认识到发展中国家加速水利水电开发,是减少灾害、摆脱贫困、保护环境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

    (作者张博庭系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

    2007-03-25
  • 转载:“重庆持续高温干旱原因何在”

    到8月18日,重庆地区的高温天气已超过了40天,有些地方甚至超过了50天。8月15日,重庆大部和四川东部的日最高

    气温达38-40℃、局部达40-43.5℃。重庆28个区县最高气温都超过了40℃,其中綦江达44.5℃、万盛44.3℃、江津44.3℃。这些温度突破了全市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高气温极值。

      由于持续高温少雨,今年7月以来,我国重庆、四川等地旱情发展迅速。

      面对持续的高温干旱,人们不禁要问:持续高温的成因是什么?有人臆测,这种严重的高温干旱天气与三峡大坝的建成有关。就此,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气象局的有关专家。几位专家一致认为,将高温干旱的成因归咎于三峡工程是没有根据的,是不科学、不负责任的说法。

    “三峡工程对高温干旱没有影响”

      最近网上关于重庆、四川等地高温成因的言论很多,甚至有人传言:“国家气候影响评价首席研究员祝昌汉认为,三峡库区使面积相当于英伦三岛的地区气温上升,并难以逆转。”

      针对这一说法,记者采访了祝昌汉研究员本人。

      祝昌汉现在已经不担任首席研究员,但仍在国家气候中心从事气候影响研究工作。听说记者要求就三峡工程影响气温的话题采访他,他中断正在参加的会议赶了过来。祝昌汉首先表示:“我从没说过传言中那样的话!”他说:“三峡工程对今年的高温干旱没有影响。我从事了30多年的气候影响研究工作。从1995年就开始参加三峡工程生态与环境监测系统的工作。可以肯定,说三峡工程影响了重庆地区的天气是不符合气象学基本原理的。”

      祝昌汉解释说,三峡大坝建成之后,库区水面面积扩大,而水具有调节功能,水气蒸发的过程实际是一个吸热的过程,可降温1到2℃。这是基本常识,就和沿海地区因受海洋性气候影响,在相同时间里,海边的温度低于内地的例子是一样。

      在三峡工程建设开始之时,国家就启动了“长江三峡工程生态与环境监测系统工程”,由国务院三峡办组织实施,旗下囊括了水质、水文、气候、农业、生态等17个子系统。祝昌汉从1995年就参加了三峡工程的气象服务和监测工作,他介绍说,经过多年的监测观察,并没有发现三峡库区蓄水量的变化对气候造成明显的影响。相关的模拟研究表明,水位升高后,三峡库区水域变化对气候的影响范围在20公里左右。这20公里以内地区气温表现为冬升夏降,变化幅度在0.5℃左右,而降雨在接近湖面地区稍减,远处稍有增加。超过20公里的范围,三峡工程对气候就没有什么影响了。

      接受采访的专家都强调,今年的特大高温干旱袭击了重庆、四川在内的长江中游近百万平方公里地区,而三峡工程在气象学上是小尺度的概念,对天气的影响是相当有限的。近百万平方公里地区的天气变化,在气象学上是大尺度的概念,这样大面积的干旱天气怎能归罪于三峡工程的影响呢。今年我国强对流天气频繁,台风、暴雨、东北低温以及重庆、四川等地大范围的高温干旱,这些现象在气候上是互相联系的,应该将它们同全球的大气环流相联系看待,而不是在三峡工程区区几十米的水位变化上找原因。

    持续高温干旱是由综合因素造成的

      1984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大气科学系的张强研究员,现在是国家气候中心气候影响评估室主任。他认为,今年我国重庆、四川等地出现极端高温干旱天气的原因,首先是在全球气候变暖这个大的气候背景影响下发生的,也就是大家经常说的气候的全球变化引起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今年西太平洋海温比往年高了0.5℃,使强对流天气活跃,副热带高气压的位置较往年偏北、偏西,尤其是进入8月以来,副高脊线每日均维持在27°N以北,而8月多年平均副高脊线位置为26°N,同时西太平洋副高位置也比常年略偏西。副高的这种形态,不利于将南方的暖湿气流带到西南地区东部。另一方面,受大陆高压稳定控制,川东、重庆上空盛行下沉气流,对流活动受到抑制,致使该地区降水偏少,气温偏高,旱情严重。这种气候状况长期控制了我国长江中游地区,导致伏天高温天气出现时间较长,对重庆、四川等地区影响十分突出。

      第二,去冬今春,青藏高原降雪较常年偏少两成左右,热状况偏强。作为冷源的青藏高原积雪减少,造成高原热力作用显著,输出水汽较少,高原高度场偏高。从张强研究员展示给记者的“冬季青藏高原积雪日数与我国夏季降水的相关对比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

      第三,今年北方冷空气较弱。冷空气比较平稳,没有南下降到重庆周围地区,而是平移到我国东部,从而造成北京、黄淮地带今年雨水丰沛。

    城市热岛效应的影响不容忽视

      国家气候中心气候影响评估室的高级工程师高歌刚刚从受旱地区重庆回来。她在介绍了当地现场的一些情况后指出,重庆地区是我国四大火炉之一,历来就有“十年九旱”的说法,与今年程度相仿的极端高温干旱天气往年也有,在历史上也有高温纪录。比如1992年、1994年都有超过40℃的纪录。只是今年就影响范围和持续时间来说是50年来最严重的。

      她也认为大的气候环境影响是这次灾害的主要原因,同时还补充强调了一点,“近几年重庆市的城市化建设比较快,导致了城市热效应的加剧,这虽然不会对整个气候产生大的影响,但是大面积下垫面的改变,即大量生长着绿色植被的地面被混凝土代替,使太阳辐射后产生的热能无法很快被吸收、扩散,再加上重庆地处盆地这个特殊的地形,都为这次持续高温添火加油了”。高歌还指出,“重庆地区的水利设施不足,没有像都江堰这样的水利灌溉工程,遭遇持续高温,干旱的影响显得更为突出、严重”。

    高温干旱天气将持续到月底

      今年进入夏天以来,重庆、四川灾区人民面对的是骄阳似火、植物焦黄、土地龟裂,部分地区甚至出现吃水困难。党和政府、全国人民都在牵挂着高温热浪下的重庆、四川人民。持续的高温干旱何时才能缓解?中央气象台天气预报室副主任乔林给出的答案,让人并不乐观。

      乔林首先详细介绍了一个月以来重庆、四川等地区的天气状况。统计资料显示,从7月18日到8月18日这一个月,重庆每天气温都在35℃以上,其中8月16日重庆市市区最高气温创下了今年的最高值,并破了历史纪录,达到43.0℃,超过了1953年8月19日的42.2℃。另外涪陵更是达到了43.5℃。谈到原因,乔林副主任也认为,“今年西太平洋海域水温偏高造成副热带高气压偏强偏西,同时北方冷空气较弱,引起的降水量减少蒸发量增加,是造成这次大规模高温干旱的主要原因”。

      对重庆、四川这些地区今后一段时间的天气情况,乔林说:“中央气象台的预报是,在未来4天,西藏东部、川西高原以及四川盆地西部、云南大部将有阵雨或雷阵雨天气,局部旱情可得以缓和。但四川盆地东部、重庆大部地区的高温干旱仍将持续。到8月21日以后,有可能在四川盆地东部、重庆大部地区出现降水增多的趋势,可使包括四川盆地和重庆在内的旱情部分缓和。”乔林强调是缓和,不是缓解。“要一直到9月份,随着副热带高气压的减弱,冷空气增强、活跃之后,四川盆地、重庆地区的降雨才会进一步增加,旱情才会得到缓解。”

      根据中央气象台的预报,重庆、四川等地的高温干旱天气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在持续高温干旱天气的情况下,抗旱减灾工作不能松劲,还要继续努力。乔林特别提醒说,要积极做好防暑降温,注意避免高温干旱对人体造成的不良影响,同时因为高温环境下细菌更易繁殖,所以要特别注意饮用水源的卫生。

    链 接

      ■大气环流:一般是指地球大气层中具有稳定性的各种气流运行的综合表现。地球上的空气之所以会流动,是因为地球表面接受的太阳辐射不均匀,导致地球表面形成不同的气压带,由于各地气压高低不同所产生的气压差,因此造成空气的流动。大气环流构成全球大气运行的基本形势,它是全球气候特征和大范围天气形势的原动力。控制大气环流的基本因素是太阳辐射、地球表面的摩擦作用、海陆分布和地形等。大气环流的主要表现形式有:全球规模的东西风带、三圈环流、常定分布的平均槽脊、行星尺度的高空急流、西风带的大型扰动、世界气候带的分布等。

      ■我国气候的基本特征:一个国家的气候主要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地理位置和地理环境。首先,我国位于世界最大的大陆——欧亚大陆的东南部,濒临世界最大的海洋——太平洋。由于海洋和陆地热力性质的差异以及太阳辐射随季节的变化,导致冬夏间海洋与陆地上气压的季节变化。夏季大陆形成低气压,海洋形成高气压;冬季则相反,大陆气压高,海洋气压低,于是我国冬季盛行西北风,夏季盛行东南风。冬季风来自高纬度的内陆,因而寒冷干燥;夏季风来自南方海洋,给大陆带来温暖潮湿的空气,并形成降水。因此形成了我国冬冷夏热、冬干夏雨的季风性气候特征。其次,我国西北部,远离海洋,为欧亚大陆的腹地,因此大陆性气候特点显著,气温的年较差和日较差均较大。此外,由于我国幅员广大、地形复杂,我国的气候还具有气候类型多样、气候资源丰富和气候灾害较多的特点。 (资料来源:北京市气象局)

    2007-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