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学良谈“国民党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

    张学良谈“国民党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

    2021-02-17 08:32

    长期以来,关于“国民党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的问题一直是人们讨论的一个热点话题。

    除了民间说法、学者观点之外,历史当事人如蒋介石、李宗仁、阎锡山等都对这一问题有过回忆、分析和检讨。

    张学良参加过国共内战,由于特殊的经历,出于对国共两党的深刻了解,他在晚年口述历史时,对这一问题作了有异于一般学者和其他当事人的总结。这里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毅荻书斋”存藏的张学良口述文本为主要材料来梳理张学良的相关认识。

    这一文本所述内容广泛,涉及领域颇多,将岁月抽打过的个人记忆叙述得声情并茂,将长期反复推敲过的思考结论讲得既清楚又深刻。

    细细研磨,虽然也可以发现有被所处政治生态和群体记忆扭曲的痕迹,但总体上不掩其率性纯真和一语破的的特色。

    ■国民党“打不过共产党的原因,也就是没有中心思想”;“共产党有目的,他相信共产主义,所以他能成功”

    人们尽管对战略一词内涵和外延的解释古今中外多种多样,但有三个最重要的关键词无人忽略,那就是判断、手段和目的。简言之,战略要解决的是在知己知彼的前提下通过何种手段达到什么目的的重大问题。

    国共内战时期,国民党采取了依靠强大的军事优势,对共产党采取军事“围剿”,以此达到彻底消灭共产党的战略目的。张学良在1936年就明确地、不止一次地提醒国民党战略的制定者蒋介石:“共产党您‘剿’不完!”

    张学良何以作出如此明确并在此后被历史证明了的判断?因为他清楚地看到了任何战略背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这只手在暗中操纵着战略的制定和实施过程,这就是“中心思想”。国民党虽然一度是执政党,也控制过国家政权,但一直没有形成中心思想。张学良直言:国民党“打不过共产党的原因,也就是没有中心思想”。他分析说,国民党虽然一直高唱信仰三民主义,也向他的党员采取各种方法灌输,但“信仰是从内心发出来的,属于自个儿的……信仰不是旁人给你加上的。”只靠硬性灌输是不能使党员树立起信仰的。“那三民主义,真正的三民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以说多数人不知道。背总理遗嘱,就在那儿背,他的真正彻底的意思在什么地方?谁也没有深刻地研究。”就像“中国的老太婆子,整天嘟嘟囔囔‘阿弥陀佛’,你问她‘阿弥陀佛’什么意思,她不知道。”

    张学良说:国民党没有“中心思想”,党首蒋介石也一样。“他的中心思想就是我,就是他自己……他就是唯我的利益独尊。”共产党与国民党正好相反,共产党“完全是党的主义,守着党”,“共产党有目的,他相信共产主义,所以他能成功。”“甚至于每一个兵,完全是一个思想——共产主义,这是第一样;二一样,他们经历了万里长征,剩下的这些人,可以说都是精华呀。也不光是他的官,他的兵也是这样子。”国民党军队“根本没有什么国家的思想。”包括中央军“都是雇佣兵,少数的人是团结的,多数人是雇佣兵,今天我可以在你这当兵,明天我也可以到别处去当兵。国民党和共产党的不同之点在这。所以我跟蒋先生讲,我们打不过他(们),固然他(们)人少,我们人多,但他(们)团结,我们是个(盘)散沙。”

    ■南京政府政策不公,杂牌军不满;共产党看得明白,和杂牌军也不真打

    国民党打不过共产党,除了缺乏信仰,没有明确的政治方向之外,政府政策不公瘫痪了前线指挥系统,也是重要原因。张学良以自己为例分析说:“当年我开始时,我对中央是忠心耿耿啊,中央说的话,我是完全服从,中央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后来我发现这不对呀!中央对我不是这么回事啊!”他从三个方面进行总结:

    第一,国民党中央对中央军和杂牌军不一视同仁。1935年末,东北军的两个师被中国工农红军吃掉了。“我很痛心。我要补充,没有。可是死这么多人的抚恤呢,除了我个人拿出钱来抚恤外,再报中央依‘剿共’阵亡抚恤,但中央分文未拨。那个时候,我有一个营长……他说:‘政府给我一个条子,让我回家去领,我家在东北,我上哪去领?’”“这件事使我受刺激非常大……我们东北人,家都没了,上哪领抚恤?被打死的人领不到抚恤,受伤的人又不能回原籍……中央很不讲理。”

    那么,为什么中央政府明知东北沦亡,还给东北军阵亡将士开空头支票?张学良说:“蒋先生啊,他总有一个意识……总是这是我的,那是他的,分得特别清。这个是我自己亲儿子,那个是干儿子,他不把人看成是平等的。”“军队减员了也不许招兵,全国都不能招,这不能说不对了,政府下的命令,那么我们发现,他把我们损失的两个师的番号给撤销了,却暗地里让胡宗南招兵……亲儿子怎么都行,干儿子怎么都不行,那怎么能行?”

    第二,蒋介石让杂牌军“剿共”迹的目的是在“一斧两砍”,借刀杀人。“中央让杂牌军‘剿共’,中央军不‘剿’,杂牌军对中央当然都不满……因为什么?”“事情明摆着,谁都明白,这不是让我们去‘剿共’,等于是让共军消灭我们。”

    第三,几乎所有“非中央军”都发现了蒋介石是在“借刀杀人”,所以,前线军队有令不从。西安事变前,张学良是“剿共”前线总指挥、副总司令,指挥东北军、西北军。他说:“比如说杨虎城,他也是被我指挥的。杨说,让我们去打,钱呢?”“那马家军问我,副司令我打不打?我打了,你给我补充不补充?枪支弹药我打完了我上哪儿领去?我花的钱,谁给我?兵打没了,不许我再招,那我怎么办?”一个前线总指挥,国民党的一级上将,“儿媳妇一样,我怎么做?没法做了。你没法回答。我怎么回答?那么我只能说你看着办吧。”“蒋先生利用‘剿共’消灭杂牌军的这种做法,共产党当然也明白。共产党跟杂牌军也不死乞白赖打,杂牌军也知道共产党不真打。”

    ■“国民政府内部只有四个字:争权夺利”;“不是国民党把大陆丢了,是大陆人民不要国民党啦”

    1935年,张学良出席了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和五届一中全会。这期间,他对南京政府和国民党政治、高官素质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开始时我对国民政府有好感。我到南京后,大失所望……国民政府内部只有四个字:争权夺利。他们都不是为了国家。”国民党中央开会“乱七八糟,蒋介石讲话新名词很多,但空洞得很”。“那时候蒋先生讲话,最爱说三个词:死干、硬干、快干。大伙儿也不爱听,闲得没事啊,就在那儿做打油诗。”什么“大委员委小委员,中委,执委,监委,委实无聊”,一个执政党中央开会,庸俗到如此程度。

    更令张学良失望的是,汪精卫遇刺时,“枪一响,大家都吓跑了,连警察、警卫,都跑了……那真是丑态百出。那凶手都被我和张溥泉抓住了,跑回来的几个警察还在那掰枪栓呢,掰也掰不开,我说算了吧,现在人都抓住了,你还掰枪栓干嘛?”“事儿都完了,警察得清理现场,抓凶手啊,凶手不一定是一个人啊。警察看见一个人在厕所坐着呢,就问他:‘你在这干什么呢?’那人回答:‘在解手。’警察问:‘解手你怎么坐在地上啊?’……警察又问:‘你是干什么的?’他回答:‘我是中央委员。’‘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不带证件呢?’那人说:‘我证件扔马桶里了。’他怕刺客知道他是中央委员啊。”一个党在这样一群人领导下,又是处于国难当头的年代,岂有不败之理?!

    张学良说:“简单说,国民党在大陆时,把大陆看成征服地一样,没有想到这是自己的国家。”“那时政府真叫不讲理,都是自己的人民,你怎么能把人民当成俘虏看待呢?你是中国军队,怎么能那样看待老百姓?你那不是逼着老百姓上山当共产党吗?”“中国的古书上说,天心自我民心,天听自我民听。你不得民心,那你就得等着失败。”国民党把大陆丢了,怎么丢的?“那是自己找的。不是国民党把大陆丢了,是大陆人民不要国民党啦。”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千古铁律。张学良对国民党内战前途的预判基于对这一铁律的认知,后来国民党失败的事实又一次验证了这一铁律的千真万确。

    ■蒋介石只用奴才不用人才,而且热衷于玩权术,导致军心动摇,这也是国民党军事失败的重要原因

    孔子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一国之王,一军之帅,如果带头走正道,谁敢不走正道!如果国王和军队统帅走邪道、玩权术,那自然是“国将不国”、军不成军。

    张学良晚年口述时,数次引用王新衡对蒋介石的评价:“他不使唤人才,他使唤奴才。”“什么叫奴才?什么叫人才?怎么分辨?人才首先是有一定人格的人,他有良知,有胸怀,这种人不一定你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奴才最大特点就是你要他怎么的,他就怎么的,只要能得到好处就行。真正做事情的人,他不一定要好处,他是要做事情啊!”奴才没有人格,不仅听话,更关键的是他为了满足个人利益才听话。

    张学良说:“蒋先生不光用奴才,他也听奴才的。我举个例子,那时我们开会,研究一个什么事,陈诚他不咋发言,那我们想他一定是同意了,那蒋先生也不吱声,这个事情不就等于决定了嘛。顾祝同跟我说:‘张先生,你信不信?今天这个会议决定的事,明天就会推翻。’我当时还不信。他说:‘会后啊,他(陈诚)一定到蒋先生那嘀咕去,你看,明天这个事情一定不是这个样’。会开完以后,我就去关内了,有人告诉我说陈诚去蒋先生那了。这我就明白了,顾祝同说得对呀。”“我评论蒋先生,用我们北方话说,蒋先生愿意听小话。你正式跟他说的话,当然他也听,不是不听,但抵不过底下嘀嘀咕咕。”蒋介石喜欢这种会说小话的人,“所以他用陈诚啊、戴笠啊,他喜欢这种人”。这种人围在蒋介石身边,那真正的人才就不跟他接近了。“咱们中国不是没有人才,这些人才都无处投奔。社会上的贤哲,都不在政府里面做事,没有被运用。”

    “蒋先生我们俩吵得最厉害的一个问题,就是‘安内攘外’的问题。要说西安事变有什么秘密的话,最大的秘密就是这几个字。他是先安内后攘外,我是先攘外后安内……我认为共产党是中国人,他认为在中国能够夺取他政权的人,只有共产党。那我就不同了,夺取政权也好,不夺取政权也罢,他(中国共产党)都是中国人,无论如何都是中国人。换句话,就是我说,你的政权就算共产党不夺,也许被旁人夺去呢,你能防得了?”

    抗日战争一结束,“蒋先生还是要消灭共产党。那时候蒋先生手里有好多的军队,包括重武器啊,像杜聿明,全部美式装备呀。我后来听张治中跟我讲,他说,那时候到东北呀,本来内定是让他去,可后来陈诚不知在里面咋鼓捣的,陈诚去了。张治中说,如果我去,不会落到那样。”蒋介石只用奴才不用人才,而且热衷于玩权术,导致军心动摇,这也是国民党军事失败的重要原因。

    ■把张学良在口述中围绕的战略基本要素拼接起来,可以看出国民党彻底失败的主要原因

    张学良在口述中没有提到“战略”一词,有的人认为他的口述通篇表述“乱七八糟”,所述内容“七零八落”,更有甚者说他纯是在“东拉西扯”,“胡说八道”。笔者认为,张学良口述方式虽然有失科学,但不失艺术;表述虽然有失语言规范,但不失具体生动;观点虽然有失系统,甚至像火花一样,一闪即逝,但不失深刻精辟。只要认真研读,就能发现有条逻辑链条贯穿在零碎的口述背后。以他谈“国民党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这一问题为例,就会发现他的回忆和分析基本上是围绕战略基本要素而展开的,把这些“崩豆”式的叙述拼接起来,就会发现一位军事家的系统思想在零乱中跃然纸上。

    战略首先着眼于长远问题。那什么是长远问题呢?当然是国家的生存和发展。国家战略首先要考虑的应该是国家利益。而张学良对国民党军事失败原因的分析明确指出了这一点:“国民政府内部只有四个字:争权夺利。他们都不是为了国家。”国家战略是由政府官员参与制定的,由不是为了国家的一群人制定出的战略还能是国家至上的战略吗?更不用指望它能解决国家长远问题。长远的问题要靠深思熟虑来解决,战争年代难得聚到一起的国民党将军们竞相以低级打油诗来消磨会议时间,这样的会议怎能有深思熟虑的战略计划出笼呢。

    战略的第二个特点是全局性。解决全局性问题的方法和策略不可能是简单界定的准则,它是一种思想方法,要排列优先,然后选择最有效的行动路线。九一八之后,民族危机问题上升为中国第一位全局性问题,而不是以前的“因为共产党的存在对国民党政权构成的威胁”。这是当时的形势,如果“排列优先”,抗日一定是第一位的,“攘外必先安内”战略显然不是“最有效的行动路线”。所以张学良说:“我不干了,说什么我也不干了,你跟日本打,我打!你和共产党打,我宁可叛变。”国民党放弃全局性问题,将可以动员的所有战争资源都用在内战战场,使本来有限的抗日有生力量在内战中被不断地消耗。这样的战略无疑是错误的。

    战略的第三个特点是高层次重大问题。什么是高层次重大问题?张学良首先强调的是产生战略的基础——思想信仰,指出国民党因为“没有中心思想”导致正确战略不能产生。接着他指出官员的腐败,因为任何战略计划都是要由人来把它变成现实,军政官员的腐败、具体政策的错误,不仅瘫痪了政府,也瘫痪了前线指挥机关。

    张学良特别强调人心在战略实施过程中的作用,特别强调国民党军队不择手段寻求胜利的愚蠢。这两个问题张学良阐述得十分清楚而且生动具体,国民党军队因为不择手段地欺压百姓导致战场上的四面楚歌,又因为得不到百姓支持而对百姓的残害更加肆无忌惮,越是四面楚歌,越是对百姓肆无忌惮,结果百姓“都被逼得当共产党了”,因此红军“越‘剿’越多”,红军越多,国民党求胜之心越切。“而假使你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胜利之上,而不考虑其他任何后果,则你可能将国力耗尽,而再也不能获致和平。”

    按照张学良的分析,战略本身如同一座金字塔,这座金字塔的底部是广大的人民群众,是民心,而政府和军队统帅位于金字塔顶端,党和军队是支撑战略金字塔存在的中间部分,维系金字塔结构不散的则是思想信仰。国民党因为“没有中心思想”使战略金字塔在搭建之初就失去了重心,政府政治的腐朽和军队统帅的昏庸使党心涣散、军心动摇,最终,民心的丧失使金字塔失去了依托,这才是国民党彻底失败的主要原因。

    (作者为温州大学教授)

    阅读延伸

    “毅荻书斋”存藏的张学良口述历史资料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囚禁达五十余年。张学良解禁后,多家媒体和出版机构先后出版了一些名为张学良口述的文章和书籍。哥伦比亚大学“毅荻书斋”所藏的“张学良口述历史”资料是张学良一生所做的口述回忆中时间最长、工程最为浩大、最有系统的。不仅涵盖了张学良的一生,还涉及许多政治人物和历史当事人,以及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历史、艺术、宗教、哲学诸方面。

    为使这一口述历史资料发挥应有的作用,经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授权,圣智学习集团和日本雄松堂联合当代中国出版社整理和出版这一口述历史资料。当代中国出版社为此聘请十余位民国史和张学良研究专家、学者组成了“‘毅荻书斋’存藏‘张学良口述历史’整理与编辑委员会”。历经6年多的整理、编辑,2014年8月,《张学良口述历史(访谈实录)》终于问世。

    昨天 00:43
  • Re: 老公咸猪手怎么办?求助!

    这是异类,jh七八年后,就是被摸了……

    【 在 tyut 的大作中提到: 】

    : 再过几年你求摸都不摸你

    02月03日
  • Re: 老公咸猪手怎么办?求助!

    凡尔赛?

    【 在 woaimaojin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别的男的这样不

    : 经常在家摸我

    : 我特别特别反感这样!

    : ...................

    02月03日
  • Re: 发现乒乓球太烧钱了。。。

    水平咋样?反正胶皮粘性有很多便宜的办法,一般水平根本没影响。其他,比如底板海绵,我觉得除非职业选手,也不会有影响。

    【 在 skyandearth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还觉得乒乓球便宜,现在发现太烧钱了。衣服鞋子底板先不说,一块T05胶皮,将近500元,只能打2个月,第三个月性能就衰减得不能用了。正反手两块就是1000元,每年换6次,光胶皮就6000元。有些用狂飙的,一周就要灌一次油,油也不便宜,还费时费力。

    01月28日
  • Re: 谁当皇帝也救不了明末

    萨尔浒一共调兵也没有20万吧?真正参战的不过9万,建虏有六万,集中兵力每次都是多打少……

    【 在 gqr123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因只有一个:清兵战斗力碾压明军。萨尔浒之战,明军伤亡5万就可以导致20万大军全军覆没,可想而知明军上了战场必定是心惊肉跳手脚发软,不但兵器拿不动,就连逃跑都没力气,仍有清兵如砍瓜切菜般的屠杀

    01月25日
  • Re: 《悬崖》最让人不理解的地方

    难道不是最后日伪走狗大义凛然,高谈阔论么?我党精英畏畏缩缩,说那是信仰……

    【 在 zmud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是绝大部分人都能忍受酷刑

    : 这点科学吗?

    01月22日
  • Re: 其实站在东汉朝廷的角度,吕布算是忠臣吧

    认字不能?

    【 在 Pighead 的大作中提到: 】

    : 车骑?

    01月22日
  • Re: 其实站在东汉朝廷的角度,吕布算是忠臣吧

    何苗

    【 在 Pighead 的大作中提到: 】

    : 骠骑大将军是谁?

    01月22日
  • Re: 其实站在东汉朝廷的角度,吕布算是忠臣吧

    哦,合着之骠骑大将军直接被干掉都不如个刺史啊。那个动手可比吕布早

    【 在 Pighead 的大作中提到: 】

    : 孙坚是反贼没毛病

    : 只不过他比吕布晚动手,责任小一些

    : 正如吕布对东汉的灭亡没有何进责任大一样

    01月22日
  • Re: 如果赵国知道长平之战的结局,那赵国如何才能保住上党而又

    输和输掉底裤差别太大了。赵国杠不过长平,可以回来再杠太行山陉,杠邯郸,有生力量只要不会灭,当时的情况,总能抗住(长平惨败以后都能抗住邯郸呢),攻守之势逆转后推过去继续杠,感觉上党未必全丢。所以说,收下上党不必然是臭棋,否则和白二是败着一样了……

    【 在 bbhare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电视节目评论说孝成王不应该接受上党的投靠

    : 对这一点我个人持保留态度

    : 赵国当时应该收下上党,主要是这个地区对邯郸威胁太大

    : ...................

    01月22日
  • Re: 如果赵国知道长平之战的结局,那赵国如何才能保住上党而又

    输和输掉底裤差别太大了。赵国杠不过长平,可以回来再杠太行山陉,杠邯郸,有生力量只要不会灭,当时的情况,总能抗住(长平惨败以后都能抗住邯郸呢),攻守之势逆转后推过去继续杠,感觉上党未必全丢。所以说,收下上党不必然是臭棋,否则和白二是败着一样了……

    【 在 bbhare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电视节目评论说孝成王不应该接受上党的投靠

    : 对这一点我个人持保留态度

    : 赵国当时应该收下上党,主要是这个地区对邯郸威胁太大

    : ...................

    01月22日
  • Re: 如果赵国知道长平之战的结局,那赵国如何才能保住上党而又

    输和输掉底裤差别太大了。赵国杠不过长平,可以回来再杠太行山陉,杠邯郸,有生力量只要不会灭,当时的情况,总能抗住(长平惨败以后都能抗住邯郸呢),攻守之势逆转后推过去继续杠,感觉上党未必全丢。所以说,收下上党不必然是臭棋,否则和白二是败着一样了……

    【 在 bbhare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电视节目评论说孝成王不应该接受上党的投靠

    : 对这一点我个人持保留态度

    : 赵国当时应该收下上党,主要是这个地区对邯郸威胁太大

    : ...................

    01月22日
  • Re: 如果赵国知道长平之战的结局,那赵国如何才能保住上党而又

    输和输掉底裤差别太大了。赵国杠不过长平,可以回来再杠太行山陉,杠邯郸,有生力量只要不会灭,当时的情况,总能抗住(长平惨败以后都能抗住邯郸呢),攻守之势逆转后推过去继续杠,感觉上党未必全丢。所以说,收下上党不必然是臭棋,否则和白二是败着一样了……

    【 在 bbhare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电视节目评论说孝成王不应该接受上党的投靠

    : 对这一点我个人持保留态度

    : 赵国当时应该收下上党,主要是这个地区对邯郸威胁太大

    : ...................

    01月22日
  • Re: 其实站在东汉朝廷的角度,吕布算是忠臣吧

    非这么说,孙坚一路杀上级,平级的国家官员,在地方上随便砍人……比吕布还不堪吧……

    【 在 Pighead 的大作中提到: 】

    : 朝廷是啥?

    : 朝廷是国家机器是法度

    : 东汉衰败原因很多

    : ...................

    01月22日
  • Re: 出差东北在某城市被摄像头抓拍,明明是黄灯却被判闯红灯

    问题是不存在公安部部门规章这个东西,只是个文件,不是规章。查下来是拍脑袋创收……没有法律条文支持,没有公开成文规定,甚至没有规定……发个文就这么干了……行政行为。

    【 在 king6 的大作中提到: 】

    : 黄灯=倒计时的绿灯

    : 驾驶员应当自己根据车速和距离来判断如何处理,如果判断失误则可能闯红灯,需接受惩罚。

    : 没有闯黄灯的概念,公安部当年已经被打脸,部门规章不能凌驾于物理规律之上,想停也要能停的住。

    : ...................

    01月19日
  • Re: 怎么治这个女司机?

    交裁是基础啊。有了这个到交警队调取车主信息,保险公司信息,连同交裁上的驾驶员,三个一起告,到法院起诉。但是,这是民事诉讼,只是对于你的赔偿。关于逃逸应付的治安甚至刑责,这个我不懂,交警不管该咋主张,我不知道……

    【 在 genlamy 的大作中提到: 】

    : 怎么走法律程序

    01月19日
  • Re: 出差东北在某城市被摄像头抓拍,明明是黄灯却被判闯红灯

    警用闯红灯等行为监测设备技术标准很明确。不应出现颜色失真。至于这个执法依据颜色失真的瑕疵是否影响处罚合法性,那得看行政复议或司法审理结果。

    【 在 qinqi 的大作中提到: 】

    : 得捋清楚

    : A 是闯红灯违法行为发生导致触发违法监控被拍了照片

    : 还是

    : ...................

    01月19日
  • Re: 怎么治这个女司机?

    警方为什么没有处罚通报你?有了交裁才可以走法律程序。难道证据不足?

    【 在 genlamy 的大作中提到: 】

    : 红灯停车状态,女司机右侧并排,她应该是错过了路口,强行从我车前并线掉头,擦碰我车右前翼子板-强度足以让她知晓,但驾车离去,我赶紧追随,在路口红灯时下车敲窗让她下车交涉,拒不开门,扬长而去……

    : 报案后,拒不到交警队配合调查,否认发生过擦碰,我已将记录仪交警察,警察确认事实清楚,并拍照固化证据。警察只是跟我抱怨这娘们不是个东西,表示会继续联系,但一个多月了……

    : 怎么才能让这女的代价最大化?最好能定成逃逸,吊销驾照,并赔偿我修车损失-我还没去修,因为倒不耽误开

    : ...................

    01月19日
  • Re: 东北闯红灯的车主是在这里,(新加了张图)

    说了黄灯亮起不能越过停止线了么?呵呵……法律允许性规定难道可以引申出禁止性规定?龟板法盲真多……

    【 在 yztgx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三十八条 机动车信号灯和非机动车信号灯表示:

    :   (一)绿灯亮时,准许车辆通行,但转弯的车辆不得妨碍被放行的直行车辆、行人通行;

    :   (二)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

    : ...................

    01月19日
  • Re: 出差东北在某城市被摄像头抓拍,明明是黄灯却被判闯红灯

    这是错误认识,法律从没禁止行驶中车辆黄灯亮起越过停止线。

    【 在 davidsmith01 的大作中提到: 】

    : 黄灯亮起时过了停止线继续行驶不违规,但是没过停止线还继续行驶是违规的。

    0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