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倒车时别的车碰到我了,责任怎么认定

    哈哈,刚刚又延伸了一个。我觉得讨论就把事情讨论透一点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Phaistos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延伸了。

    06月12日
  • Re: 倒车时别的车碰到我了,责任怎么认定

    再延伸一下:如果主贴中另一个车司机酒驾了,其他情况完全相同,怎么定责?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rswilp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出库倒车,别的车从旁边过来,头和我的我的尾相碰

    06月12日
  • Re: 倒车时别的车碰到我了,责任怎么认定

    延伸一下:如果是行人在马路上倒着横过马路,撞上正常行驶的自行车侧面搬到摔伤了,谁的责任?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rswilp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出库倒车,别的车从旁边过来,头和我的我的尾相碰

    06月12日
  • Re: 行政复议跑了一天

    跑申请行政复议是累死人,复议结果出来再看看吧,估计这点累就不算啥了。

    另外,行政复议不能在网上申请吗?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StockGod 的大作中提到: 】

    : 保福寺的执法站还不能作 必须得去后厂村 然后下午两点才上班 搞了一天

    : 排队排死

    06月10日
  • Re: 求证实:以前北京车牌在夫妻间互转毫无限制

    你说的有道理,财产在夫妻间可以转移,其实在陌生人之间也可以转移。所以当政府限制车牌在非夫妻之间转移时,应该是已经默认车牌不属于个人财产,否则限制转让是否违法呢?至于由政府免费发放的车牌到底属不属于个人财产,可以单独讨论,我认为北京交通委应当尽快研究并给出一个明确的结论,因为这是车牌转让、拍卖、过户很重要的理论基础。

    至于系统性问题,目前的摇号政策也不仅仅是交通委一家,还涉及公安,社保,税务等多个部门,如果再加个民政部门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至于你说的很难发现为了买卖车牌而假结婚的问题。我觉得你是怀着一颗仁慈的心去看他们,但其实很好办。法律上不是有个婚前财产的概念嘛,可以引入进来。凡是结婚前获得的车牌不允许在夫妻间转让,是不是就能杜绝99%的假结婚买卖车牌呢?其实方法还有很多,就看他们愿不愿意去做了。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nasafei 的大作中提到: 】

    : 按说车牌在夫妻间转让是合理的,只是没想到被滥用,而且这也不是交通部门单独能解决的,民政部也没法辨别有人结婚是为了车牌。

    : 有些问题不能只看局部,如果一刀切,很有可能还会有别的问题,这也是政策制定很谨慎的原因,众口难调啊。

    06月09日
  • Re: 求证实:以前北京车牌在夫妻间互转毫无限制

    这么说原来的政策执行了婚姻法。好像新政是只有一辆车的夫妻不能互转,是不是新政就违背了婚姻法呢?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mach3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点没错,是因为法律的层级问题

    : 摇号是地方法规,婚姻法是国家法律

    : 所以,原则上,摇到了就过户,一方可以无限制的摇号,原则上每年可以买2辆车(每次

    : 都中)

    06月07日
  • Re: 天津从6月8日要求办进津证

    京牌不用办,有点意思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relicsrelics 的大作中提到: 】

    : 京牌不用办

    : 其他外地牌需要,每次7天,一年12次

    06月07日
  • Re: 准备向北京交通委提交对调控新规的意见

    是的,有点类似,或者说是经济学上常说的“污染的外部性”问题。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icom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实际就是碳交易税方案。控制碳排放总量,企业间可以买卖。【 在 okaym 的大作中提到: 】: 这几天发了几个帖子,也和部分朋友有过讨论,刚总结了一下准备作为意见提交给北京交通委。: 看了新版小客车调控办法,很难得你们能想出这么复杂的方案,把一个小小的车牌挂钩了户籍、家庭、婚姻、生育、收养、近亲等这么多东西。你们想过这个方案的社会成本吗?你们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社会伦理问题?: 为什么不能把问题简单化呢?我提供一个简单的方案。: ...................--FROM 123.113.235.*

    06月07日
  • Re: 能都公布名下超过两辆车的人的详细信息

    当然要保护。可以把姓名和身份证号的部分字段用星号代替。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eheh 的大作中提到: 】

    : 隐私不受保护了?如果有人把你合法收入公布出来,你愿意?【 在 okaym 的大作中提到: 】: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06月07日
  • Re: 求证实:以前北京车牌在夫妻间互转毫无限制

    看大部分人回复,好像你理解的不对。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IkerCasillas 的大作中提到: 】

    : no接收方必须有驾照、且名下只能有一个车牌【 在 okaym 的大作中提到: 】: 听说之前北京车牌在夫妻之间互转毫无限制,不管接收车牌一方是否具备摇号资格,也不管其名下有几辆车,都可以转,然后转出一方又可以继续参与摇号。: 是这样吗?--FROM 180.162.20.*

    06月07日
  • Re: 准备向北京交通委提交对调控新规的意见

    怎么按工资来?详细说说看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bjdc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应该按工资来【 在 okaym 的大作中提到: 】: 所以对价值的评价是最难的,既然这样就不要以此为标准,只要有纳税申报(哪怕是零纳税)就行。: 来自 Redmi Note 7 Pro--FROM 223.104.3.*

    06月07日
  • Re: 求证实:以前北京车牌在夫妻间互转毫无限制

    嗯,提高钻空子的风险,也是种思路。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ilovecf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很简单,把结婚年限提高到5年就行了。结婚5年之内,车牌不得变更。

    06月07日
  • Re: 准备向北京交通委提交对调控新规的意见

    你说的有一定道理,想一点也不付出社会成本是不可能的,但总有相对更少付出的方案,但现在看他们公布的整个方案肯定不是相对较少的,甚至是相对较多的那一类。

    但社会伦理到不一定,例如单纯的规定18岁以上的就能获得资格(完全是为了说明这个事而做的假设),会存在什么社会伦理问题呢?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kinghory 的大作中提到: 】

    : 符合一定条件的人自动获取一个资格,只要涉及到资格,就会存在你说的社会成本增加和社会伦理问题。

    06月07日
  • Re: 准备向北京交通委提交对调控新规的意见

    是的,定个总量最简单,这是官方最想干的事。但是为啥是100万呢?不是100万1千?

    我是说过我没数据,但是官方是有数据的,而且很全面很详细,不然他们的车辆定额就是怕脑袋决定的。有了数据后,可能会有的车总量上限是可以精确算出来的,不加经济手段调控的正常车辆保有量也能相对准确的估算出来,然后再研究车牌使用费的缴纳标准还是基本可以做到的。如果买的人多,可以再通过实施拥堵费调控,要注意拥堵费收上来以后也不能政府拿去,得分给相关利益群体中没给城市制造拥堵或者少制造拥堵的人。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smll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可以以控制总量,可是你这个总量会控制到多少呢?目前政府可以精确地控制总量, 我一共就发100万个车牌,这个总量很明确。而你这个方案是利用车辆使用费间接控制,你也说了,你没有数据,这个数据谁也不知道。比如政府要控制100万个车牌,使用费到底要定为多少,这个数一旦公布,可不是那么轻易可以更改的。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个使用费总是变相贬值的,这个总量的增长速度是不受控的。

    06月07日
  • Re: 家庭摇号纯扯淡

    即使做不到所有人满意,也应该把他们自己认为合理的分析决策过程公布出来,把数据公布出来,让人民群主知道,也在接受人民的监督,并且等待历史的评价。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beanspow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放心吧。这事属于资源不够的分配,怎么办,都不会“让人民群众心服口服”的。

    06月07日
  • Re: 准备向北京交通委提交对调控新规的意见

    所以对价值的评价是最难的,既然这样就不要以此为标准,只要有纳税申报(哪怕是零纳税)就行。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Depr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就像高考一样 不是绝对公平,但是相对来说是非常客观的一种方式。

    : 你说的都没错,但实际要怎么操作呢?

    : 摇骰子? 或者是设立一个机构给每个人的价值评个级,靠价值评级来发放车牌?

    : 至于p2p有没有社会贡献,靠时间来证明就好了,如果一个人靠p2p能连续十年纳税,你也不能否定人家的社会价值

    06月07日
  • Re: 准备向北京交通委提交对调控新规的意见

    不能说交的个税多,贡献就大。例如很多做P2P的人,估计个税交了很多,你能说他们的社会贡献大吗?而且,如果以税来定贡献,就是赤裸裸的金钱至上,和这种价值观不利于社会和谐,难道环卫工人就对社会贡献少吗?快递小哥外卖小哥对社会的贡献少吗?……可能这样会引起很复杂的社会问题。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Depr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职工基本医保已经一视同仁,体现了对低收入者的保障。

    : 如果一定要限牌的话,纳税额度绝对要考虑,

    : 从税收贡献角度发放有固定期限的车牌,比车牌拍卖更合理。

    06月07日
  • Re: 求证实:以前北京车牌在夫妻间互转毫无限制

    我只是提个思路,就是说想治理假结婚买卖车牌还是有办法的。

    至于说的法律问题,如果说财产自由处置,那车不管必须把车牌转回去,是不是就不违法了呢。

    至于你说的不好执行,你也不用担心,毕竟还有年检嘛。你看有谁违章后不去处理的?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scutcyt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的这实质没有法律依据,甚至是违法的,夫妻双方有处置分割自己财产的权利;而且实质上也没法执行,人都离完婚了,不转回去你又能怎样。

    06月07日
  • Re: 家庭摇号纯扯淡

    我是这么看的,楼主说的是一个大逻辑,即:既然他们说要优先照顾无车家庭,那就应该把摇号人群分分类,到底有哪几类,对车的需求成程度分别都是多少。如果一定要照顾,那也应该先照顾对车需求最大的群体。

    现在倒好,不知道为啥想出个优先照顾无车家庭的主意,估计楼主也不是反对,而是想知道原因是啥呢?有没有比无车家庭更需要车的呢?如果有为啥不优先照顾这个更需要车的群体呢?

    这都是行政命令式的决策,类似于拍脑袋,能不能给出数据、给出分析、充分说理,让人民群众心服口服,而不是想一出是一出。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gpr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楼主说的一点道理都没有了,孕妇生了,寡妇再婚了,换工作单位了,是不是要把车牌还回去呢?

    : 家庭摇号照顾的是无车家庭,这明显是更公平的

    06月07日
  • Re: 求证实:以前北京车牌在夫妻间互转毫无限制

    形式上不好区分,实质上可以通过很多办法解决。比如,车和牌可以在夫妻间随意转,但是婚前车和牌(即先有车牌,后结婚)转的婚后必须转回去。

    来自 Redmi Note 7 Pro

    【 在 scutcyt 的大作中提到: 】

    : 因为真离婚的有这个需要啊,也是法律允许的,只是被人利用了,因为没有办法区别真离婚还是假离婚,从形式上都是真结婚真离婚

    06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