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原创]流传了二千多年的《论语》到底说些什么(一)作者:

    太牵强了。子曰: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亲丧乎。

    ——难道这里的“人”,指的必须是统治者吗?民就不能自致吗?

    其实,如果这样解,“小人”这个词就没法说通。

    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小人是啥?统治者?统治者怎么会“穷”?

    民当然是民众的意思,但人并不一定是统治阶层。

    【 在 computec (刀傍)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面的人是统治阶层没问题吧 底层根本不会去毁誉

    : 第二个斯民 说的是自己 这里并无强调统治者的身份 而强调自己也是三代下被统治者

    : 这里人,和民所指不同 并无矛盾

    : 以朝代为定语 称其大众为民是没问题的

    2020-10-12
  • Re: 求一个古风古韵的名字 女孩 姓孟

    孟盂,古人有诗:

    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

    临水歇半日,望山倾一盂。

    【 在 debugman1988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2020-10-12
  • Re: 突然想起城南旧事中低着头被拉去枪毙的那些学生们

    你怎么被他盯上的?谈谈呗,我们好躲着点儿

    【 在 Sunyata (sunyata02不是我!莫害我!) 的大作中提到: 】

    : 改昵称了,终于可以洗清自己啦!

    2020-09-30
  • Re: [原创]流传了二千多年的《论语》到底说些什么(一)作者:

    这么区分人和民貌似是杨伯峻的观点,但是不对

    卫灵公篇:

    子曰:“吾之于人也,谁毁谁誉?如有所誉者,其有所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这里的人和民就差不多是一个意思,你这么解释是不通的

    【 在 computec (刀傍)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的 都是统治阶级

    : 春秋的人从来源讲并没有阶级方面的含义

    : 本来是指部落里的成员 当然都是人类了

    : ...................

    2020-09-30
  • Re: 水木blog上不去了,俺挪窝到了豆瓣

    水木blog...远古的回忆...

    【 在 ruodi (I.t.a.l.y.)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挺伤感的,水木blog里留下了太多青春回忆

    : ruodi

    : 耀州感德军碾玉崔待诏

    : ...................

    2020-09-03
  • Re: [原创]读解中华古诗词之《秋登兰山寄张五》(孟浩然)作者

    你路子不对,三言两语讲不清楚。感兴趣可以看看这篇:

    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99100035&ver=2561&signature=0HS9nWNmOrhXtWLAa0jqkNBsKzdmxHk4qtgf08g3B4sz*BcaHYbCaTZwNYVg5qgSFpkg4MkKm*bnnVOME2nYlLyxxqYdqeByn1tdJ5FX1n88RJ95Ydz9fetT07Z5W2*2&new=1

    【 在 w19830818 (w19830818)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请网友指教!

    2020-09-03
  • Re: [原创]读解中华古诗词之《秋登兰山寄张五》(孟浩然)作者

    精神可嘉,功力太差,全都解错了。

    【 在 w19830818 (w19830818) 的大作中提到: 】

    : 孟浩然《秋登兰山寄张五》

    :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 相望试登高,心随雁飞灭。

    : ...................

    2020-08-16
  • Re: 诗改

    我们村有个能人,把他们家二层小楼改成了猪圈。你们不妨认识一下。

    【 在 mitankilor (树上的守望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诗改

    :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 可以这样简写:

    : 代代有人才,各化一代世。

    2020-08-16
  • 二零二零,每日一诗
    loading ...

    下半年的诗,从唐代状元和特朗斯特罗姆开始。欢迎加入!

    2020-07-02
  • Re: 呼吁举行版聚

    版已不再,聚何为之

    【 在 dtxz (dtxz) 的大作中提到: 】

    : 地址:知春路口福居火锅店

    2020-05-14
  • Re: [求助]岭外音书断

    绝是入声。

    目前最早的版本是断。

    【 在 happin (happin) 的大作中提到: 】

    :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

    :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 第1句有2个版本

    : 岭外音书断

    : 岭外音书绝

    : 哪个好一些?

    : 我感觉从平仄的角度,断好一些。

    : 请版上高人指点

    2020-03-18
  • Re: [求助]“日不双丽 世不两帝”是诸葛亮说的么

    亮,通谅。确信的意思。

    【 在 shuusaku (空華競下·天琴自張) 的大作中提到: 】

    : 左思《三都赋》的结语说 「亮曰:日不雙麗,世不兩帝。天經地緯,理有大歸。安得齊給守其小辯也哉!」,这里的“亮”是诸葛亮么?

    2020-03-14
  • Re: 上班

    老张爱你996

    【 在 vert (vert) 的大作中提到: 】

    : 爱我的老张从各个方向涌过来

    : 挤满了早八点的大兴线。

    : 赶着去爱我的老张

    : ...................

    2020-01-15
  • Re: 新年快乐!

    新年好!

    【 在 yeguzhou (aha)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年好

    2020-01-04
  • 新年快乐!

    迎来新的十年

    2020-01-01
  • 一向年光有限身,不如怜取眼前人

    浣溪沙

    晏殊【宋】

    一向年光有限身,

    等闲离别易销魂。

    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

    落花风雨更伤春。

    不如怜取眼前人。

    陈可抒说,

    这是我在21世纪10年代的最后一次荐诗了。

    想想这一个十年就如此轻轻掠过,春秋代序,心亦摇焉,于是脑海里呼啦啦跳出一句话来:“一向年光有限身”。所谓年光易逝,人生有限,种种心愿是否已经达成了呢?每思至此,不免心生惕惧。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却是晏殊,顶有名的太平宰相、富贵闲人。北宋初年,澶渊之盟也订了,咸平之治也来了,政通人和,似乎没什么可操心的。晏殊以神童之美誉名满天下,又一步步迈入权力中心之时,更是赶上了仁宗盛治,并没有遇到太大的波澜。欧阳修评价他“富贵优游五十年”,甚为允当,令人艳羡,然而,下一句又说他“始终明哲保身全”,批评还是赞许?这就有点含糊了。

    “明哲保身”四个字,在今天貌似已经沦为一个偏于贬义的词语了,有一点精致而利己的意思。但你是否还记得?这个成语其实原本是褒义的,来自诗经:“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解,以事一人。”它赞颂仲山甫心系大局,遇事又有办法,能够“既明且哲”地保护自己,从而更好地效劳国家。

    晏殊正是如此。神道碑上记载他“辅道圣德,忧勤国家,有旧有劳,自始至卒五十余年”,他又以知人善任而著称,“士之显于朝者,多公所荐达”,范仲淹、韩琦、富弼、欧阳修……才学之士尽受他的提携,若不是他“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又怎能维系如此大局?其实晏殊曾用朝笏打折了侍从的门牙,足见其性格之刚毅,而他位居高位则锋芒尽敛,密勿从事,信奉的正是“事缓则圆”的道理。在其位,方能谋其政,才有真正的担当。范仲淹曾埋怨他不肯直言强谏,恐怕是错怪他了。

    顾随先生说晏殊“明快、理智、有办法”,我以为很对。批判现实有谁不会?满腹牢骚又能如何?顺境也好,逆境也罢,总能够逢山开路、遇水叠桥才是真本事。五十余年的优游太平,何尝不是他一点一滴挣来的呢?晏殊许多诗词写得也很痛切,却总能鹞子翻身一般抛开烦恼,找一根树枝暂且栖息,落在实处,以谋求起身之机会。这种洒脱的能为,不得不使人赞赏。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年光也容易消逝,离别也使人销魂,他却不愿陷在其中,徒然伤感,而是“酒筵歌席莫辞频”,应势而动,顺势而为,这不是逃避,而是通达手段之一种。不满三十的他曾写下诗句:“一曲清歌满樽酒,人生何处不相逢?”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见识,这就是他“明快、理智”的地方。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你以为他就此沉沦了,浸没了,可他偏不,翻出一句“不如怜取眼前人”,一转便投身到现实的世界当中了。

    “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这本是《会真记》里崔莺莺写给张生的绝笔诗,原句是哀伤而决绝的,晏殊化用了它,改出世为入世,又加上了“不如”二字,便有了振奋的意味。

    一定有一些人看不上这种“不如”的心绪,嫌它疲软,不够响亮。其实,这才是真实的人生经验:生活中处处都是使人沉沦的泥潭,要想从里面爬出来,决不会凭借一个念头、一句口号就可以轻松愉快地办到。谁都想要奋进,一路呐喊着冲向人生的高地,可事情哪里会有那么便宜?若是能够摸索到一个着力点,挣扎着渐渐起身,就很了不起了,你和命运的角力已经赢了一小局。

    当然,谁也无法每一次都品尝胜利,晏殊也往往有“酒醒人散得愁多”的感喟,有时他也会含混地说:“不向尊前同一醉,可奈光阴似水声。”晏殊对于年光的流逝总会有特别的触动。曹丕有言:“日月逝于上,体貌衰于下,忽然与万物迁化,斯志士之大痛也。”对于晏殊这样性情刚毅却行事缓圆的人来讲,眼睁睁看着光阴荏苒,怕不也是心乱如织。

    然而一切都不如从眼前做起,“不如怜取眼前人”。筵席中,眼前人就是世界,不如合而欢之,期待重整山河;明镜前,眼前人便是自己,何不收拾一切,一步一步,重新上路。

    “不如怜取”,所谓“怜取”,就是以身相投的勇气,小小一个“不如”,就是出发前鼓励自己的一杯壮行之酒。若是总能拿出一些办法,我们便不再惧怕这个世界。

    (全文完)

    2020-01-01
  • 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

    别董大

    高适【唐】

    其一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其二

    六翮飘飖私自怜,一离京洛十余年。

    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

    陈可抒说,

    高适为人豪健蓬勃,正如他的字,达夫,一位通达的大丈夫。

    与人分别之时,王勃有名句:“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本来中规中矩,高适却嫌它不够,他写的是:“丈夫不作儿女别,临岐涕泪沾衣巾。”不仅拒绝儿女之态,而且强调:做人当做大丈夫、伟丈夫。多了几个字,却雄健了许多。

    诗风即性格,是无论如何也假扮不出来的。同样的景色之下,白居易在“黄河水白黄云秋”地抒情,刘长卿在“白刃两相向,黄云愁不飞”地唱着小调,李白则只顾得“黄云万里动风色”这般神游,谁的心中能像高适这样,有“千里黄云白日曛”的沉着浑厚?

    “北风吹雁雪纷纷”,既厚重,又心塞。已是落雪之时,雁群早已飞往南方,剩一只掉队的孤雁,又是北风,又是雪,谁能解我心头之苦?无人解,也无须解,私下里自伤自怜一通,也就是了。

    即便是黄云、曛日、北风、大雪,高适这只孤雁依然发出“天下谁人不识君”的豪健之语,振奋,感发。但还是不要忘了,此时的大丈夫高适,其实已经一贫再贫,一贱再贱,相逢时连一点酒钱都没有。

    关于诗中的董大,很多人认为便是著名的琴师董庭兰。确实,董庭兰排行老大,又称董大,但董大却并不一定是董庭兰。非要这么想的人,恐怕是被“天下谁人不识君”一句给唬住了,觉得董大是个极有名望的人,非董庭兰不能当得。

    不妨让我们先跳出来。高适还有这么两句诗:“莫怨他乡暂离别,知君到处有逢迎。”这首诗的送赠对象是韦司士,一位七八品的小官,也是勉强温饱罢了,如何又能“到处有逢迎”呢?别当真,那不过是些给人施以激励的话,这是高适的一贯作风,对董大的一番语重心长亦是如此,否则,一位真的名满天下的人又怎么会“相逢无酒钱”呢?

    据敦煌残卷的资料显示,此诗的董大,名为董令望,没有名气的角色,没有任何其它的资料,活脱脱一颗历史的小尘埃,但这无碍于高适一如既往地以豪情相赠:“莫愁前路无知己”!

    诗中有些囊中羞涩之语,这在高适的诗中并不多见,“丈夫贫贱应未足”的说法,并不是抱怨,更像是自嘲。大概高适的确太愧疚了,才特意地稍稍解释一下,要不然,恐怕他不会说出“无酒钱”这样气馁的话。毕竟,他是个多么豪爽的乐观派啊!不仅自己在坚韧地前行,也在时时感染着别人,就好像是他天生的责任一样。

    就是这样的高适!他很会宽慰自己,一杯酒就释然了:“徒然酌杯酒,不觉散人愁。”他很会鼓励别人,真诚又实在:“穷达自有时,夫子莫下泪。”最重要的是,他坎坷多年,也看到了种种世事凉薄,却还是会一遍遍地鼓起勇气,扛着命运前行——“出门看落日,驱马向秋天。”黑夜和严冬有何可惧?整理行装,向这个糟糕的世界进发吧!

    (全文完)

    2019-12-26
  • 雷蒙德·卡佛 - 一天中最好的辰光

    一天中最好的辰光

    作者:雷蒙德·卡佛

    凉爽的夏夜。

    窗户开敞。

    灯亮着。

    水果在碗中。

    你的头在我的肩上。

    一天中这些最愉悦的时刻。

    接下来,当然,

    是那些清晨的时光。还有

    临近午餐的时候。

    以及下午,和那

    薄暮时分。

    但我真爱

    这些夏天的夜晚。

    甚至超过,我想,

    其它那些时辰。

    一天的工作已经完成。

    这时没有人能影响我们。

    或者说永远。

    2019-12-26
  • 雷蒙德·卡佛 - 网

    傍晚风改变了方向。船只

    仍在海湾上航行,

    朝着海岸行进。一个独臂男人

    坐在一艘腐烂船只的

    龙骨上,织着一张微光的网。

    他抬眼。用牙齿

    扯着什么,用力地咬。

    我一言不发走过他身边。

    局促于这多变天气

    带来的混乱,

    和内心的纠缠。我继续

    走。当我转头回望,

    我已走出老远,

    不见那个陷身网中的男人。

    2019-12-26
  • Re: 中年男人

    可以精炼一下,蛮好的

    【 在 runningrhino (奔跑的犀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了

    : 自己现在看起来写的挺啰嗦,毕业好多年,不会写文字了。。。

    2019-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