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顶层到底有哪些风险?

    顶层漏水用钱能解决,其他楼层漏水可能无解

    顶层也不吵,夏天热,但可以开空调

    【 在 hljghljg 的大作中提到: 】

    : 2003年开发的小区,电梯16层顶层,有哪些风险?2000年以后的楼房是不是漏水概率很小啊?另外还看到有的顶层阳台有一根管道,不知道是干啥的,排水的?

    03月25日
  • Re: 老婆洁癖导致我想离婚

    一般来说,大多数人回家都会换上舒适的居家服,男士不会一直穿着西裤和衬衫,做饭洗碗弄上一身油,也会把衣服弄皱,女士也不会回家还穿着工作的时候穿的衣服,羊毛的衣服和羊绒衫之类更会脱下来挂好。很多人在原生家庭就形成了这样的习惯。可能你上班穿运动裤体恤衫就可以,所以回家也能一直穿着。不过婚姻中总有人需要妥协,你当然可以受不了她选择离婚,不过比较聪明的办法还是把衣服换了,换衣服本身并没吃什么亏,你也不会因此掉块肉,但反复因为这个吵架就很不明智了。

    【 在 caijh05 的大作中提到: 】

    : 鞋子可以换,外套可以脱。但是她要的是只要有跟外界接触的全部都得换

    03月25日
  • Re: 老婆洁癖导致我想离婚

    回家不换居家的衣服,你要一直穿着西装西裤衬衫皮鞋?

    【 在 caijh05 的大作中提到: 】

    : 她真是各种繁琐细节,各种强迫症。一回家就要换睡衣,导致婚后我都不爱出门,生活极度压抑。跟她旅游住酒店也是煎熬。真不知道她活着还有什么乐趣?洁癖的人就应该跟洁癖的人结婚,为啥要来祸害我。

    : 发自「今日水木 on iPad mini 5」

    03月24日
  • Re: 给侄女补课补得心灰意冷

    呵,给基础差,不知道怎么学,成绩不好的孩子应有的尊重就是圣母了,现在圣母的标准真低,学不会数学怎么了,就应该被骂?作为长辈不想想她适合做什么,有什么长处,一味的骂蠢,原来是普遍的正常现象啊

    【 在 nowan 的大作中提到: 】

    : 圣母下凡了。。。。

    03月22日
  • Re: 给侄女补课补得心灰意冷

    其实全国范围内,上职高和技校的孩子是非常多的,上高中考大学的只是少部分,还有的连职校都不上,直接就去打工的孩子,人的能力不仅仅就是算术,绝大部分人一辈子也不会用到一元一次方程,这样就说自己的侄女“蠢”,“要交给社会教育”,这样说自己的亲生侄女,未免太奇怪了吧?

    你平时遇不到工厂里的工人也就罢了,遇不到餐厅服务员?遇不到厨师和保洁?还有售货员,店员,快递员,做小生意的人等等,这些人做一份普通工作谋生活,没偷没抢,都是蠢?都是社会教育的?孩子明明可以学点技能普普通通生活,怎么在你这里就这么不堪了呢……

    【 在 wakqy 的大作中提到: 】

    : 侄女去年中考没考上高中,上的职校。

    : 当时选学校时,我还心疼一段时间,觉得是没考上,父母也说没发挥好,我当真了。

    : 就安排寒假一个多月来我这给补补课,以后参加技能高考。

    : ...................

    03月22日
  • Re: 92年小叔征友

    看标题还以为是哪位女士为自己的小叔子征婚呢

    【 在 aceeca1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次征友过去一年了,由于姑娘都不愿意来山西,依然没有征到。一年以来,我倒是收入增加了不少,而今成了一个斜杠青年,教竞赛,写程序,月入五万,每天依然是从早忙到晚,不过比从前在谷歌写 C++,做大数据的时候轻松多了。官方职业依然是在家乡一个不知名的二本教书。

    : 身在家乡小城,有自由的空气。不挪窝啦。

    : 对姑娘的要求:愿意在山西太原晋中一带发展。

    : ...................

    03月22日
  • 没想到会一直阴天

    虽然昨天出了一会儿太阳,但今天又阴天了,连续阴天一周了,我养的铜钱草都要死了!

    这还是北京吗!为什么春天会一直阴天啊!

    03月17日
  • Re: 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沙尘暴

    说起来,我也很多年没有过那种晚上恰当的时间睡,一睁眼就到了早上,没有噩梦,睡得很好的经历了……

    【 在 apumaatlarg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10多年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了。。。要么睡不着要么中间起,要么中间起了又睡不着。早就提前进入老年人模式了

    03月15日
  • Re: 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沙尘暴

    说明你还年轻……能睡到10点……

    作为一名老年人,八点不到就醒了……

    【 在 apumaatlarg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一觉睡到了快10点,都怪这天气。

    03月15日
  • Re: 空气炸锅到底是实用还是鸡肋?

    炸土豆,红薯,鸡翅都挺好用的

    菜花之类的蔬菜略微炸一下也很好吃

    【 在 connie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自「今日水木 on Android」

    03月15日
  • 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沙尘暴

    早上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屋子里很黑,窗帘的缝隙透过来微弱的黄色光,当时就觉得很奇怪,拉开窗帘后看到了飞沙走石的末日般的情景……

    明明之前才下过雨,而且已经很多年没有过沙尘暴了吧……印象里中学的时候还挺常见的

    今年天气真是诡异啊!!!

    03月15日
  • Re: 离婚烦恼,请大家开导

    你需要找一个好的律师,律师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才能争取到自己的最大利益。前提是你想清楚了一定要离婚。

    【 在 lonworks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人男,现在正起诉离婚,烦恼很多,倾诉一下。

    : 我75年,女方79年,05年结婚,有一个11岁男孩。结婚后因为三观不合,女方很强势,所以吵吵闹闹不断,中间几次差点离婚,后来因为孩子都忍过去了。18年我公司裁员失业,找工作不顺利,开过一年多餐馆,因为疫情也关门了,这三年基本没什么收入,夫妻关系因此恶化,19年我离开家搬到第二套房子和我妈同住,直到现在。

    : 婚后家庭财务AA制,我基本负担了家庭主要开支,女方收入主要存银行理财。家庭财产有两居室一套价值600万无贷款,男方全款购买,后来加上女方名字,一居室一套价值280万,登记双方名字,首付双方各出一半,贷款男方负责,目前剩余贷款70万,奥迪Q5汽车一辆,男方全款购买,登记在男方名下。女方财产我基本不清楚,估计在200万-400万之间。

    : ...................

    03月15日
  • Re: 是他错了,还是我错了?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讨好型人格

    相差十岁太多了,而且都这个年龄了还无法活得洒脱豁达,这人到底有什么吸引力啊

    【 在 why2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是社会关系网特别发达的那种人。

    : 和谁都相处得融洽。找他办什么事总能办成。

    : 这个周末,他妈妈让他回老家,通过关系给一个远亲办土葬。他很忙,很累,身体不舒服。但是怕他爸妈生气,还是顶着能见度不足百米的大雾开车回去了。

    : ...................

    03月14日
  • Re: 没想到会下这么大的雨

    因为懒得去理发所以又长又乱又蓬  orz

    【 在 ncsy 的大作中提到: 】

    : 头发蓬起来的妮老师感觉会很萌

    03月12日
  • 没想到会下这么大的雨

    今年春天似乎还挺潮湿的,又下雨了

    路上积水好多

    头发到了下雨天就蓬起来了,好烦

    03月12日
  • SDIL III 35

    35.

    悲伤就像潮水一般,在你以为它已经褪去的时候,却又会周期性的慢慢返回,不知不觉将内心填满。父母的葬礼已经过去了有一阵子,寒冬已经过去,墙角的迎春花干枯的枝条上结出了花骨朵,一两朵小小的黄花悄然开放了。

    我在实验室助手这个身份的掩饰下,仔细调查了权限范围内能调查的全部。如安娜自己所说,她领导下的实验室已经停止了关于胚胎的实验。“用优生的办法创造出完美的超人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这是她的原话。“投资人相信通过改造现有的人也能实现目的,并且成本更低廉,这可真是太好了。”这是她对现阶段实验的评价。

    “那么你自己相信吗?”我问。

    “如果能通过修改基因让人具有超能力,那么当然也可以把超能力的基因给修改掉。”她说,“我的目的是消灭超能力,只有知道它可以如何诞生,才能从根本上消灭它。”

    “是个不错的思路,”我无力地笑笑,“但你永远也无法控制你所发明的技术究竟会用于哪一边。创造,还是消灭?这可由不得你。”

    “是吗?先不说我……”安娜的面孔严肃起来,“你最近的动静有点大呢,偷取实验员的ID想要去查看标本储藏间和过去的实验资料,未免还太早了吧?”

    这么快就被她知道了吗?

    “劝你还是老实一点,”她接着说,“这里的人又不都是我的手下,叶氏的眼线到处都有。”

    “那你为什么不能主动透露给我一些情报呢?”我反问道。

    “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安娜挑了挑眉毛,“你也没有主动给我更多的情报嘛。”

    “知道了。”沉默了一会儿,我说,“我会考虑。”

    “不过,是我的错觉吗?因为得不到情报,所以你这一阵子十分消沉?”安娜突然问。

    “大概……是吧……”我不置可否。她当然不知道我父母的事。

    “好吧,那我拭目以待了,关于新的情报……”安娜盯着我,“特别是关于死而复生的。”

    什么?死而复生?莫非她知道了什么吗?我心里一惊,但脸上尽量不露声色:“这可有些荒诞了,再怎样也不会有这种超能力吧……不过我会去汇报的。”

    安娜的实验室有很大一部分位于郊外,是在山脚下绿树掩映中的一处园区,楼房是白色的,带着大型玻璃窗,一部分有四层,另一部分是五层,屋顶上还有一小片供员工活动的区域,站在那里可以远眺群山和附近的农田,景色十分优美。由于附近还有一些动植物和农业方面的研究所,这座正在进行着秘密实验的实验室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简直毫无特别之处。因为那里距离祖母留下的老房子不远,自从开始潜伏在安娜的实验室后,我就常常在老房子留宿了。齐木接管了我在SDIL的大部分工作,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不知不觉,见面的机会也变少了。虽然他有时候打电话来问什么时候可以一起出去吃饭,要不要过来看我之类,但不知怎么,都被我搪塞过去了。在被悲伤的潮水淹没的时候,最好还是躲在老房子二楼儿时的房间里,没有与父母共同的回忆可以缅怀,但至少那里是连接现在和过去的唯一通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怀念着什么,抑或只是想让自己感觉安心,或者根本就是在逃避现实罢了。

    靠在床边坐在地毯上,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想着头脑中无论如何也拼凑不出来的父母的样子,想着站在我面前说会保护我的绎心的样子,虽然整天忙忙碌碌但对我却很耐心的祖母的样子,这些离我而去的人都好像缥缈的烟雾一般,即便伸出手去,也无法捕捉到丝毫踪迹。

    电话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尼克,你在做什么?今天没有汇报呢!”是张键的声音。

    “哦,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前天和你说安娜想要关于死而复生的情报。”我说。

    “那个问题,我还要再和余所长商量一下,不管怎么说,这是绝对的机密。”他顿了顿,“不能让你有任何风险。”

    “切~”

    “我就知道……”张键恼火又沮丧地吼起来,“你就那么不信任我吗?”

    “那倒也不是……”

    “不过,”他停了一会儿说,“需要给你安排心理辅导吗?总不能一直这样消沉下去吧?”

    “不必了。”我说。

    “那……让齐木南去看你?”他试探着问。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唉……”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行吧,啥也不说了,你自己小心。”

    啊……真是差劲呀,我自己。明明张键从各种意义上都算是个不错的上司了。说到底,也只是那个提不起精神来做事而导致毫无进展的自己在迁怒他而已。

    “果然在这里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大门开着,我就进来了,吓到你了吗?”

    什么嘛,是齐木。

    “抱歉,没有打招呼就过来了……”他说,“实在是放心不下……”

    为什么要道歉呢?

    “心里难过?”说着,他坐在我身旁。

    “嗯……没事没事,”他靠过来,把我拉进怀里,轻轻摸着我的头发,“大哭一场也行,把工作放一放也行,都没有关系,不管怎样,你需要的话,我就随叫随到。”

    我哭了吗?这样想的时候,才觉得脸上湿湿的。

    “肚子饿了吗?”过了一会儿,齐木说道,“一起出去吃点好的?你这里肯定什么食材都没有吧!”

    “唔……”

    在这偏僻的郊外,好一点的餐厅都距离遥远,但还没有等我细想,就被他按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绑好了安全带。我看着车窗外飞过的景色,想象着这就好似人生的旅途,转过头去看齐木那被晚霞映衬得略微发红的侧脸,突然意识到或许我并不是一个人在走过这漫漫的人生旅途。齐木似乎早就在一家不错的西餐厅预定了座位,热气腾腾的上好牛排摆在面前,桌上的烛光摇曳,花瓶里深红色的玫瑰花散发着微微的甜香。

    “吃个饭而已,干嘛这么隆重……”我说。

    “好歹算是约会吧!”齐木笑得有些羞涩。

    “哎呀,我还以为你接下来要求婚呢!”我戏谑地说道。

    “求婚那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这么敷衍呢!”他故作严肃地说道,“难道你很期待不成?”

    “才没有期待!”

    “期待一下也没有关系嘛……”齐木眯着眼睛,“好吃吗?”

    “唔……”

    “真的吗?喜欢的话每天请你来吃也没关系的!”

    “……”我抬头看了看齐木,“你工资够花吗?”

    “不……不要问这么现实的问题啊!”

    吃过晚饭,齐木把我送到老房子那里,正要向他道别的时候,却发现他也下了车,径直跟我走进屋子里。

    “我今天住这里。”他说。

    “……”都不问我的意见了吗?

    “有话要跟你讲。”他把门关上,脱下外套来挂好,随手也把我丢在椅子上的外套挂起来。

    “什么?”

    “要不要泡个热水澡?”

    “唔……”我点了点头,“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你先去洗澡,”他支支吾吾地说,“我需要一点时间来组织语言……”

    “你要表白?”

    “我表白得还不够多吗?”

    “唔……好吧……”

    等我洗澡出来的时候,齐木坐在我儿时房间的地板上发呆。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嗯?”我走过去,坐在他身旁,“你要说什么?”

    “那个……”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黑匣子已经找到了。”

    “哦……”

    “什么‘哦’?你不问问具体的情况吗?”

    “我不是说过都交给你处理了吗?”

    “那……这个……”他伸出手,掌心里是一个小小的黑色方形物体,看起来像是现在已经不太用的叫做U盘的东西。在太空里不能随时使用高速的网络,所以才把照片储存在这里面吗?

    “这个里面存储的东西,大概就是你父母想要留给你的……”他缓缓说道,“要看看吗?”

    “不是说交给你处理了吗?你看着办就行了。”

    “我知道……”他低下头,轻轻地说,“我看过了。”

    “嗯。”

    “‘嗯’什么呀!”齐木扳过我的肩膀,盯着我的脸,“我说你啊……”

    “那……里面是什么?”

    “照片。你父母在太空站里的生活照,还有你的照片,”齐木说道,“所以才问你要不要看一看。”

    照片吗?为什么人都要回来了,还把照片这样小心翼翼地保管起来呢?莫非……他们真的知道自己可能遭遇不测?这个念头在我的头脑中一闪而过。不不,如果知道自己可能会遭遇不测,为什么还要回来?

    “黑匣子……”

    “他们说数据还没有解读完。”齐木摊了摊手。

    就算解读完也不会轻易告诉我吧,所以才只把这些照片拿过来。

    “没什么意义,不看也罢。”人都已经不在了,照片又有什么意义呢?看了无非让人更加失落罢了。

    “对我来说,还是有意义的。”齐木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

    “嗯?”我疑惑地看向他。

    “有好多尼克小时候的照片。”

    “我的照片?”

    “还有穿尿不湿的照片……”

    “哈?你……”我一把夺过了那个U盘,“怎么可能……我看看!”

    然而,当时的我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些照片里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03月10日
  • 奇蛋物语是怎么回事……

    看了两话,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只是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03月09日
  • Re: 一方面提延迟退休,一方面35岁就不招了

    不难理解,对于35岁以上没有工作或者打零工等60拿退休金的,得再等5年。

    对于已经身居高位爬到了管理层的,可以继续高薪工作5年再退休。

    为什么35岁以上就找不到工作了呢?因为年轻人太多了,就算卡到30岁,也不愁招不到人。

    【 在 wlq175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方面提延迟退休,一方面35岁就不招了

    : 假设65岁退休敲定,那35-65之间的30年的人咋办,找工作找不到,养老金拿不到,饿死吗?

    03月09日
  • Re: 很多女性不承认男性提供的婚姻平台价值

    你可能还活在自己的想象中,婚姻是双方自愿平等的产物,没有感情了就可以离婚,那个平台只在你自己的幻想中存在呢,现实是农村女性到城市打工,活路多得是,相反,没人能看得上的懒惰光棍汉却不老少。

    【 在 onlyalive 的大作中提到: 】

    : 比如动物世界里的雄狮,非常懒,连捕猎这一点事情都让雌狮去做,自己整天睡大觉坐享其成,但是没有雄狮担任地盘守护者,雌狮很容易受到鬣狗等各种动物攻击,连基本的生存权都难以保证,更别说独立抚养后代了。现在男性在婚姻中提供的价值除了经济基础外,更重要的是隐形的平台保护价值,一个离婚带娃女,在农村里根本没有独立活下去的可能。古代踹寡妇门、挖绝户坟之所以还成为一种偏门职业,就是丛林社会的最佳体现。

    : 现在大城市提供了各种便利服务和相对健全的法律,从客观上削弱了这种价值,但最核心的东西还没有改变,大龄单身或离异的女人,基本与主流社会、高价值人群无缘了,就是因为失去了男性的平台支撑。当然,有的男性本身属于价值毁灭者,比如好赌,出轨,无责任心,又另当别论。

    : 但是很多男士面临的困境是,自己的平台价值不被女性承认,从而在婚姻中失去博弈资本,为了维持家庭,只能以满足女性意志为最终底线,否则只有离婚一条路,自己的人生价值得不到体现。

    : ...................

    03月09日
  • Re: 带女朋友见家长后爸妈都不同意,要继续么吗?

    赶紧分了呗

    才2个月而已

    【 在 wcr27 的大作中提到: 】

    : 和女友相处2个多月,带她见爸妈。爸妈的主要反对是,女生个子矮,低于160,长的和我不是很匹配,女的长长得一般。女生家境也不是太好,家在五环外,家庭条件一般。

    : 这次是我第一次被父母反对,以前的女朋友父母都支持,我带去见父母也是对女生的认可,但我也很尊重父母的意见他们是过来人。我的婚姻也想得到他们的祝福。要继续吗?

    : ...................

    03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