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母亲走了(96)

    谢谢您的宽慰

    努力像母亲爱我们一样去爱孩子吧,陪伴孩子长大,人生就是接力棒,一代一代传下去,就是再不舍,母亲那一棒已经跑完了,传给我了

    【 在 sani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得到的这个感悟挺好

    : 你妈妈一定很欣慰

    : 十大楼主妈妈走了,他得到的欣慰就比较呵呵了

    11月11日
  • Re: 母亲走了

    兄弟,人生实苦,认清这一点,坦然生活吧,人这一生,总有这样那样的坎,哪怕你之前一帆风顺,但很可能突然一个大坑,你半生积蓄的幸福就没了

    好好照顾老父亲和孩子,毕竟你还父母双全,已经是让人羡慕的事儿了

    【 在 radisliou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哥节哀。

    : 我虽然只有三张,但依然感觉孤独。

    : 父亲已经老年痴呆,母亲自私,丢下老头走了。

    : ...................

    11月11日
  • Re: 母亲走了

    谢谢您的宽慰

    之前总觉得还有很多时间陪妈妈,总有某年不太忙,能带她去澳洲,因为她才70多岁,一直到去年上半年看起来都很健康

    经过妈妈的突然病重离世,真正体会到人生无常,要珍惜眼前的亲人和幸福,多一些时间和耐心留给家人

    【 在 xiaoyuan01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都看到你已经尽力了

    : 这对你母亲来说就是最好的慰藉了不是吗

    : 此次伤痛的经历换来的这段感悟窃以为才是最重要的

    : ...................

    11月11日
  • Re: 母亲走了(96)

    谢谢安慰

    我会努力好好生活,照顾好我的孩子和家庭

    【 在 davidwxb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人都有疏漏之处,你已经全力以赴了,别再自责了。好好的活下去,以慰妈妈的在天之灵。

    11月11日
  • Re: 母亲走了

    谢谢你的宽慰

    100万是总花销,我妈老家退休有医保和大病保险,我自己也就花了40多万吧,并没花太多钱

    【 在 laura1002 的大作中提到: 】

    : 每个回帖都认真看了,看了大半晚。但是从钱的角度出发,从不受罪,从高龄的角度来看,都没什么毛病啊。而且人心都是向下长的。当没有安全感的时候,更想加倍对别人好。对孩子好。而不是从孩子那索取精神价值。从老婆那索取精神价值。我觉得楼主还是巨婴了些。

    : 而,楼里那个医生,我觉得你也做了很多了。总有各种意外,别苛责自己了。你付了那么多钱给你母亲,已经是特别合格的孩子了。

    11月11日
  • Re: 母亲走了

    谢谢开导

    我家孩子还小,快上小学了,不太懂事,从我妈离世后,我真正体会到,要更多的时间放在家人身上,什么工作、荣誉、名利,跟家人比起来,真是微不足道。

    【 在 JeryFu 的大作中提到: 】

    : 找寻自己以后生活的重心,养个孩子就有了希望,抑郁情绪需要时间来缓解,早日淡却对母亲的遗憾后悔,看得出你已经很用心尽力了,有些事是天意吧

    : :

    11月11日
  • Re: Re:母亲走了

    谢谢您的宽慰

    我第一次对她产生怀疑是我门诊一个老病人,有一次看完病,我恰好那天病人不多,他跟我聊了会天,他老伴跟我妈同样的病,也是这个主任给看的,他告诉我这个主任水平不行,赶紧换医生吧。

    我才警觉起来,找朋友挂了友谊医院贾继东主任的号,贾主任是这个病的权威,结果还没来得及去看贾主任,我妈就突然病重,进了ICU,刚进ICU的时候,我特别悔恨,已经没办法再相信我们医院了,赶紧找朋友联系了协和内科ICU转过去,可是我妈当时太重了,戴着无创呼吸机,一换上救护车的氧气瓶,血氧和血压就直线下降,转运风险太大了,只好继续留我们医院ICU治疗。

    期间我找了朝阳医院呼吸科专家、协和医院ICU杜斌主任、人民医院血液科专家来会诊,后来我妈又一次恶化,这些人都去了武汉……真的是无奈。我妈那么坚强,那么努力,在ICU里那么痛苦得坚持了3个月,最后还是走了。我犯了一个错,轻信庸医,之后再怎么努力,也救不了她了。

    我每次看到那个主任,都有想揍她的冲动,可是我跟她好多年的朋友,理智和我的性格又让我没法举起拳头,可能是我确实窝囊吧,加上在科里工作也不顺心,最后选择换个医院,但愿时间能让我走出来吧。

    【 在 INCEPT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从个人来讲,你完全不必自责。换了任何人,面对这样一个身边的同事,有名头,有好评,都会信任她而不是舍近求远去找更不熟悉的医生。正如你所说,这个人的水平有诸多外在因素影响,你们医院领导、她们科其他医生、给她科研荣誉的人,他们更应该为此负责,也说明监督和继续教育体系出了问题。你不过是诸多受害患者和家属中的一员而已,很多情况你事先并不知道,不怪你。得等休养一年半载,情绪上比较平静的时候,不妨和这个主任交流一次。了解真实原因也好,表达愤怒和指责也好,提醒她提高水平也好,为这事画上一个句号,才能真正放下,放过自己。

    : 发自「今日水木 on 同灌一江水」

    11月11日
  • Re: 母亲走了

    是,他老婆有他老婆的难处啊

    能聘上主任,下半辈子的职业生涯完全不一样了

    【 在 SwIy 的大作中提到: 】

    : 医生都不容易

    : lzLP竞聘主任,这也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77)

    皮肤问题的话,北大医院,人民医院,协和医院,这三家皮肤科都很好的

    我倒霉就倒霉在自己是医生上,如果我不是医生,不会因为自己判断母亲的病不严重,就轻信了那个朋友主任,肯定会大量咨询医生朋友,想办法带她去北京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

    【 在 Rebecca1782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了你的经历我好害怕,我父母也是到了离不开医院的年纪,我不断地陪他们奔波在各大医院,就是怕诊断治疗不准确耽误了。

    : 我有点医学背景但跟你这样的专业医生不能比,要花大量的时间经历研究父母的病,还要判断比较医院医生的治疗靠不靠谱,特别辛苦。前段时间父亲的皮肤长了个疑似鳞癌的东西,在中日折腾了一阵,我又坚持要父亲去北大医院重新会诊,老人累觉得很折腾,我其实两家医院奔忙也很累,有时候想是不是自己太多虑把事情搞复杂了,但看了你妈妈的这个经历真是怕,再累也不敢松懈,我也没你那样专业的能力,只能靠笨办法,多跑几家医院多找几个医生,多听多比较,奔波在京城各大医院,身心俱疲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嗯嗯,你说得对,其实师弟给我这个账号,让我来多发帖,也是一种宣泄吧

    我发现情绪低落,迟迟不能好转,就果断去了安定医院,找朋友医生治疗,现在每个月定期去复诊

    【 在 waterflat 的大作中提到: 】

    : 抗抑郁的药物能帮助缓解症状,但看了你大部分回帖,发现可能把你带进抑郁的东西仍然还在,那个可能是药石所不能及的部分。丧失带来伤痛,如果随着时间推移伤痛仍然不能缓解,就说明丧失没有被正常地代谢掉,情绪代谢的功能可能不好用了

    : 可能是你的伤痛令你实在难以面对,你的悔恨自责没有出口,你失去母亲的痛楚没有被安慰,你对那个医生的愤怒没办法畅快表达,这些都会使你留在抑郁里

    : 走出来首先要面对这些,要倾诉要表达要宣泄,直面肯定是很痛苦的,痛彻心扉,但能帮助你走出来

    : ...................

    11月10日
  • Re: Re:母亲走了

    我妈突然病重后,我没再理过她,她从外地调来北京的,感觉就是一直做科研做得好,文章很多,我们这个医院组建的时候,把她人才引进进来,我觉得是很多年没有知识更新吧,50多岁,估计她治病的方案还是她20多岁刚入行时候的吧,这些年不学无术,醉心科研和头衔。医疗纠纷我没太听说过,可能他们是内科,相对来说好糊弄病人,不像外科,手术做坏了,病人家属一看既知,会闹吧。而且这个医院地处郊区,郊区人民也没那么懂

    【 在 INCEPT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主任为什么对常见病的诊疗规范都不熟悉,用药禁忌都不知道呢?按理说这么多年,类似的患者应该治疗过不少吧,没有发生医疗纠纷么?科室里其他医生没发现治疗方案不对劲么,内部没有纠错机制么?人命关天如此儿戏真是太可怕了,她自己有没有对你解释过此事,她知道错了么?

    : 发自「今日水木 on 同灌一江水」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唉~这种后悔最痛苦,如果他们真的得了不治之症,咱们心里还会平静一些,明明可以多活几年,就这样被庸医害死了,太悔恨了

    尤其我是医生,事后自己好好研究我妈妈这个病,发现我太不上心了,但凡一开始自己多上心,而不是轻信那个庸医主任,哪怕跟我肝胆专业的同学师兄多问几句,都不会是这个结局啊

    【 在 kongq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父亲去世了,也是被庸医害死了,慢性肺衰竭,有一天在家里吃不下饭,从家里拉到医院,住进icu就没再出来。我们还托人送东西说好话,我也在想,如果换个医院可能我父亲还能再回家活几年,也是难受得不行。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谢谢开导

    这个账号就是师弟送给我,让我经常来论坛看看,发发贴,回答一些专业问题,心情能好一些

    【 在 mbx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

    : 另外感觉很多优秀学校毕业的人,往往对于自己要求很苛刻。其实我感觉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有些事情难免会有疏漏。就像好学生一样也会做错题一样。需要对自己也宽容一些,放过自己。不要什么事情都对自己设置太严格的标准,把自己逼死了。努力就好,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把对母亲的爱,转换为对其他亲人的爱,对患者的爱。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唉~确实如此

    有时候在医院忙累了一天,出诊手术,回到家连话都不想说

    【 在 kongq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时候想想当医生也挺可怜的,看着给别人看病,被病人当成救星,高高在上的感觉,可是生活中医生往往又是老顽固,脑子一根筋,脾气大,对自己对家人没有耐心。哎!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唉~你说得对,希望大家引以为戒,父母在的时候多陪陪他们,作为医生,我平时工作很忙,可以说是身不由己,母亲在的时候,喜欢旅游,我每年都想办法挤出时间带她出去旅游一周,她的老同学在澳洲定居,邀请她去玩,她一直想去,我也承诺有空一定带她去,可惜一直没能实现

    协和按说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坑货,尤其是协和内科,系统培训很重要的

    不过我是北大系统出身,确实没在协和待过,北大系统医院基本上不会有这么不靠谱的主任,但是现在经历我妈的离世,我自己都不知道该相信谁

    【 在 mbx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你们两个人的经历对板上很多人都是一个严肃的教育。

    : 真的是要好好反思如何在父母健康的时候,给他们更多的爱,免得子欲养而亲不在。

    : 另外想咨询一下,是不是像协和这种级别的医院,基本上各个科都不会太弱了,有问题了送协和出问题的概率就小多了?

    : ...................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是的,我当了快20年医生,见过太多生死,曾经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我妈突然病重住ICU,我也去雍和宫拜佛,在每个功德箱塞钱,让老家当领导的亲戚帮忙找老家有名的大师给做法…

    好,我试试你说的,每天多走路多运动,以后乘地铁上下班,周末有空去爬爬山,谢谢!

    【 在 querq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多出来走走,晒晒太阳,跑步散步,各种运动都可以,我试过可以缓解情绪。

    : 前段时间发现孩子近视,特别后悔没有按医嘱4月份去查眼睛,又上了不少网课。平常对于很多事情我都很细心,对于孩子视力的事情鬼使神差的没有去查资料,了解近视防控的知识,导致娃近视戴上了眼镜。尤其是疫情期间全职在家,崔娃学习,把娃给弄近视了,每次想起来就很自责。抑郁边缘晃了一圈儿。多亏了朋友的建议,跑不动,就散步,一天1万步以上。

    : 以前我特别不理解我爸每次去庙里都上香,现在突然理解了,无力回天的感觉,对自己无法掌控的事,也想借助神明保佑。

    : ...................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谢谢宽慰,谢谢

    我现在还好,吃着小剂量抗抑郁药,正常工作生活都没问题,平时工作也特忙,就是自己闲下来独处或者看到楼主这样的帖子的时候,心里难过、后悔

    总体还可以吧

    【 在 querq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后悔自责了,也许这就是命。

    : 把自己搞抑郁了身体搞垮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啊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谢谢你的宽慰,真心感谢

    确实如此,生活还得继续,我现在吃着小剂量抗抑郁药,目前情绪还好,可以正常入睡和工作,换了个医院后,心情也好一些

    【 在 xcwei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勇敢面对遗憾吧,该后悔就后悔,该流泪就流泪

    : 然后继续生活吧,总得活下去不是嘛

    : :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不是北大系医院,北大系医院医生的基本功都是没问题的

    我自己出身北大系,没遇到过甚至没听说过这样坑爹的医生,所以…

    【 在 xcwei 的大作中提到: 】

    : 心结打不开,很难消除抑郁情绪

    : 感觉也是很遗憾,面对现实吧,后悔没有任何用处

    : 也许找那个主任痛骂一顿,能好一些

    : ...................

    11月10日
  • Re: 母亲走了

    是的,尤其疫情期间,ICU不让探视,看那里的其他病人,真的可怜,大多都是最后不行了,让家属进来看一眼,还好我是本院医生,每天都能进去陪伴她。ICU确实不是人呆的地方,我母亲是意志力非常顽强的人,出身家贫,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穷困,靠毅力考上大学,工作后也是非常任劳任怨,积极努力,最后副处退休,最悲伤的是,老人家疫情期间离世,连追悼会都不能开,一辈子的荣光,最后身后哀荣都没了,唉~

    【 在 maoy2008 的大作中提到: 】

    : ICU的确不是人呆的地方,亲人做什么抉择都是折磨。看完心好痛,您的母亲意志力非常顽强了,这一切也许是她的命。看了这些越发觉得医院和医生的选择多么重要,你是医生都不能避坑,老百姓就是拿命在赌……

    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