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秀央企工作清华GG征有缘的MM!

    代同学征友,情况如下:

    北方人,84年,身高175cm,身体匀称,相貌端正,清华硕士毕业后,在北京

    一家大型央企工作,京户。

    性格内敛而不内向,喜欢运动,旅行,兴趣广泛。传统、朴实、热爱生活、渴望事业成功、家庭幸福,真切希望碰到有缘人。

    家庭情况:父母善解人意,大城市知识分子家庭,幸福和睦。

    心目中的mm:真诚善良,人品好,通情达理,热爱生活, 学历本科及以上,在北京读书或者工作,最好有些上进心,但是不

    要是工作狂。87年及之后出生,身材匀称。

    联系方式:wastyu@163.com (请勿发站内) 来信请自我介绍和近照,必复,希望有缘相遇!

    2016-04-03
  • 谁能介绍一下北大ITF的情况,训练时间

    回信箱

    2006-05-25
  • 近期想要学习跆拳道,不知道那里可以有班上,希望大家推荐一个

    谢谢

    2006-05-24
  • bloveeye gg 前来 HuaXiaYiGuan 版报到^_^

    1.你的ID?:

    bloveeye

    2.你是gg还是mm,或者是jj/dd?:

    gg

    3.什么星座的?:

    水瓶

    4.什么地方人啊?:

    辽宁

    5.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啊?:

    华服

    6.对传统的服饰礼仪了解有多少啊?:

    一点

    7.哈,还有什么想说的?介绍一下自己吧?:

    多多交流,多多参与

    2006-04-16
  • 程英是什么来历啊?

    2006-03-15
  • SMD是什么意思啊?

    谢谢

    2005-06-27
  • 设计大赛报名截至了么?

    谢谢

    2005-01-07
  • bloveeye的求学生涯——辽宁

    id:bloveeye

    老家:辽宁沈阳

    小学时是在:

            辽中一小;

    初中时是在:

            辽中一中;

    高中时是在:

            辽中一高中;

    大学时是在:

            西安交通大学

    级;

    研究生时是在:

            清华大学 热能系;

    目前未工作

    备注:东北人真是钢钢的-_*

    2004-07-04
  • 张作霖一次接待外宾的谈话记录 .

    张作霖与孟禄淡话记录

    北京图书馆藏有王卓然编写的《中国教育一督录》一书,内容记载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教授孟禄,于一九二O年至一九三O年间,多次到中国各地考察教育状况的实际调查记录。该书披露了鲜为人知的有关张作霖和孟禄的一篇谈话,时间在—九二一年十二月五日,由王卓然亲录。

    这篇谈话涉及列当时的国际形势,东北政冶,外交等方面的问题。张作霖谈话的口气很大,语调.神态跃然纸上,如见其人。现将全文照抄如下

    一九二一年十二月五日午后三时,往访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据说张平日少见宾客,对于教育界人士,更少接待;此次由我(即王卓然)先用电报报告奉天交涉署教育厅接待。交涉署长佟德一先禀明张,说明孟禄在美国怎样有名,又说他对于退还庚子赔款,是怎样尽力,张于是特别破例招待。我虽久住奉天,但与之接谈,这却是第一次。见张身材不高,面色红润,两目常下垂,发言时偶尔举目一视。虽对外宾表示礼貌,但其骄气凌人之态,时时显露。盂禄与他的谈话如下:

    孟禄:满洲是中国天产最富的地方,强邻眈眈逐逐,得寸进寸,得尺进尺,历来受外患甚烈。美国人都因此知道满洲这个地方,每对此等不合公理的压迫,起无限的同情。我今天得亲身到满洲这个地方考察,觉得是非常欣幸。

    张作霖:可惜近来所得华府会议(1)消息,日本人竟要求什 么满蒙特权,满洲这个地方,竟有给人送礼的趋势,真是奇怪已极。满洲只有中国人是他的主人,送礼主人会送,何牢外人。美国素来对中国交情很好,我想绝对不正当如此,也绝不会如此。 (按:此段凌冰博土翻译时,以原话语气太强硬,因而稍稍变通翻译说——听说日本人要求满蒙特权,华盛顿会议竟有许可之势。按美国素来对中国友谊极厚,倘对此无理要求不能主持公道,致使满洲断送於友邦国发起的会议席上,恐怕中美两国的友谊全将付之流水,实为可惜云云)。

    孟禄:将军须知电传消息,或为仇视中国者的新闻政策,故意宣传此种恶消息以中伤中美两国人民的感情,他便可以从中收渔人之利。我确信美国人民对中国之友谊,必能始终如一,绝不至帮助日本人来压迫中国。我敢断定,纵有别的国家赞助日本人此种无理要求,美国人亦必据理力争。

    张作霖:若美国人真能那样讲交情就好了。我信美国人也不会那样助强凌弱。

    孟禄:满洲天产这样富,前途发展,不可限量。惟开辟这种富源,利用厚生,非有专门人材不可。用外国人来开辟,直是开门揖盗,引狼入室。因为外国人只知自利,绝不会为中国人谋利,所以无论任用哪个外国人都是不可靠的。那么外国人才既是不可信,中国就得自己想法造就些人才,所以贵处很应当竭力注重专门教育,多造就些科学的人才,或十每年多派送几名优秀的学生到外国去留学。然后中国以自己人才,开发自己地利,满洲之将来不可限量。

    张作霖:孟先生说的很对,凡是国家若想富强,哪有不注重教育与实业会能成功的呢?我们现在这几天正讨论设立东北大学的问题。并且计划派谴留洋的学生。现在救急的法子,就是凡本省自费出洋的,都由省政府酌量予以救济,不使他们失学,近代中国在日本的留学生,有数千人,以本省公费断绝,流离失所,衣食不给。国家送出这些学生,到外国陷入这种穷苦的样子,成何体统,国家的颜面何存。我着实可怜这些呼救无门的学生! 所以前几天我拿自己的钱,给他们汇去十万元,稍救他们目前之急。他们这些人,都是外省的,南北东西都有,我是不分畛域的对待,因为他们都是国家的人才,何必分什么你我。至于实业,我们现在正建设一个大规模纺纱厂,厂房正在建筑中,不日可开工。

    (附)至此凌冰正翻绎此段话给孟禄听时,我(即王卓然)因插言向张巡阅使说,据孟禄一天向我说,他的儿子在欧洲大战时,到欧洲战场从军,他儿子所属的这一师,有二万八千人与德国人打仗,战死了一万八千人,但无一人见着德国人的踪影,这一点就是表示近代战争,完全是器械的战争,就是学术的战争。又孟禄一天对我说.他有一个陆军朋友,新近发明一种机关饱,每分钟能射出五百万子弹。是不是这个数,我己不清了。总之算计起来,一门炮在某一时间内所射的子弹.比同时全中国军队都放枪所射出的子弹还多。换言之,就是这一杆炮可敌全中国的军队。战械利害到这个样子,你说可怕不可怕,所以将来战争完全是一种科学的战争:科学发达便可以制胜,否则难免於败亡;我们东三省逼近的强邻,将来难免一战,敢请大帅于振兴教育,发展科学上,十分留意。

    张作霖:欧洲战术,近来我们也稍稍研究。不用听他们吹,两军相见,还是拼命,豁得出死去,便可以制胜。

    孟禄:我听将军的教育与实业计划,非常钦佩,他日我再来满洲时,我信必能见着惊人的进步。近来欧美人土对于中国一部交通事业,很有提倡“国际共管”的,未知将军意见如何?

    张作霖:凡食毛践土的中国人,没有一个人能赞成那办法的。你想想中国人还能有赞成那么办的吗?

    孟禄:听谓“国际共管”,只是把外国人在中国建的铁路置于国际管理之下,免去一个人专权垄断.有害中国,如 中东铁路,南满铁路等等。

    张作霖:若是那样办,我是十分赞成,唯恐外国人不干耳。你想若不牵连全国的铁路在内,外国人能单独放弃自己的权利吗?

    盂禄:据找所知,就是那样把外人建的铁路真收归国际公共管理,免一国专断自私,与中国国有铁路,并无干涉。

    张作霖:若是那样,我极赞成。再进一步吧,如能把南满铁路收归国际管理,中东铁路我也宁愿牺牲,交归国际管理。倘若是不然,只把一个中东路收归国际管理,我姓张的是极端反对,无论它是什么国家怎样决定的,我张作霖是绝不听那套的。我就知道中东铁路是中国人的铁路,应当归中国人管理,我自有办法。总之我是绝不放松的。

    盂禄:将军爱国爱乡,良可钦佩。不知对于中国现在政治,有何意见,我也很乐闻教。

    张作霖:我张作霖是毫无野心。我的惟一志向,就是把国家治理好好的,使能立于世界国家之林。乃外人不察,动谓我有什么什么野心;又说我要复辟,那全是报纸放屁。我张作霖在前清是个小小的武官,并没有受过什么样浩荡皇恩,我又何必复辟。而且就令使前清于我有恩,世界的潮流也不能不看一看。现在世界政冶的趋势还允许由共和变为君主吗? 报纸上的浑诌胡扯,不可听信。

    盂禄:将军的话很对。

    张作霖:中国大病,在官胡子太多。大总统的家人,有一人兼十来个差的。总统是一国的表串,竟任家人这样,真真岂有此理。中国大多数官吏,都是这样吃干薪不作事,国家焉有不穷? 政治焉有不坏。这一些王八蛋,应当把他们都宰杀个干干净净。现在是上下交征(争)利,思之痛心,言之发指。作督军省长或作什么总长督外的,哪一个不是作二三年官,便称几百万,几千万,他们哪来那个钱,还不是小民的。这些人都是官 胡子,都该杀,连我也在内。但我的钱,每月东院一千六(指省长薪金):西院一千八(指督军薪金),这几年共集(积)有五百万.全在官银号存储,分文未动。总而言之,要想把中国治好,非把这些官胡子弄净了不可。外边都传说我赞助靳内阁,说他是我的亲戚,全是胡说;我何尝赞成他。他把政治弄的一塌糊涂,我还赞成他吗?不过朝野没有一个好东西,把他推下去,再来一个,还是那样。我告诉你们说吧,中央政冶不久就得变动一下。外边人常常不问原由,责我们不服从中央命令,不知道象这样糟的中央政府,叫人怎样服从啊?若是有个好好明白的中央政府,我也甘愿服从。这都是我们家里的话,你们(指王卓然、凌冰,陈鹤琴。汤茂如四人),就不必翻译给他听(他指孟禄,但凌冰仍为译其概要)。

    孟禄;将军心地坦白,故能语言爽直诚恳,我是非常佩服。

    张作霖:中国之坏,就是坏在官吏,办公事的入,只贪图私利。拿这条京奉铁路说,内中的弊病太多,说起来把人气死。外国人说中国穷,其实中国何尝穷,只不过钱都饱入官吏的私囊了。中国财政,只要有个好人整理,官吏都奉公守法,那一点外债算个什么。我初接奉天省事情的时候,奉天欠两千万外债。现在不到六年,我把这些外债都还干净了。另外还积了两千万来。拿奉天省作个比例,可见整理全中国的财政也是不准的。全国这点外债,东三省若发展起来,使使劲,只三省之力也可还清了。就现在说,只要我姓张的今天发一道命令,使人民每人摊多少公债还外债,不数日就可把钱凑齐。我不是吹,只要你对人民有信用,人民自然愿服从你。现在中国的纷乱,全是自私自利的官胡子闹的。你们看这国家,还成个国家样子吗?一个孙大炮天天嚷北伐,吴佩孚这个大英雄,起先天天讲民意,现在跑到湖北去,打了一个西里哗喇。总之,治理中国并不难,只要大家为公便行了。

    孟禄;将军所说,都洽中肯要。这种纷乱现象是政治进步必经的阶段。欧美政冶革进,中间也都是经若干年的纷乱才好的。

    张作霖:再拿这次北京金融风潮说,国家银行,弄槽到这步田地,成何事体。倘若是有好人办理,亦何至生出这样危险。这次风潮,完全是洋人乘隙捣鬼,学生们好闹,讲什么运动。这样于国家利害大有关系的事情,他们怎么不闹了,怎么不运动了。我看国家金融危险到这步田地,所以才拿奉天的省款,急忙筹出三百万去按济,国家银行才末至倒闭。不料这些混蛋报纸,又说我有什么野心,什么条件,真是放屁。我是干干净净无条件接济的,毫没有什么野心。又外间不察,说我的兵太多,他们那知东三省处特别地位,与他省情形不同。东省是沃野千里,东有日本,北有俄国,地方辽阔,又得守护京奉、中东两条铁路,这几个兵倒算什么,哪足用啊!我张作霖没有别的能耐,但为国家守护这点土地,还有自信。日本人费那么大力气,要求二十一条,你问他在东三省得着什么了,他连一条也未实行得了啊?不是我吹,你们可实地考察考察。

    孟禄:只要将军照方才说的,能从教育与实业根本计划着手,效果大著,外间流盲蜚语,自可免去。

    陈鹤琴(陪同人员):大帅,蒙古事情不知现在怎样了?

    张作霖:蒙古事不成问题,只要中央政府稳当,我便可把他收复回来。现在中央乱七八艚,收回问题,无从接洽。

    王卓然(记录者):听说俄国赤党在库伦驻兵很多,不知确否?

    张作霖:不用听外边乱说,其实只有三四百人,不成问题。

    张作霖:你(指凌冰说)是什么学校的。

    凌冰(陪同人员):我是南开学校的。

    张作霖:你们南开学校的学生怎么那样好闹呢?

    凌冰:南开学生从前好闹,现在可不闹了。而且从前好闹的,还都是东三省去的学生。

    张作霖: (一笑而罢)有个马万里现在还在那吗?

    凌冰:是马千里,现在早不在那了。

    张作霖:我们(对交涉特派员佟德一说)没留吃饭吗?

    佟德一:今晚留在交涉署。

    张作霖:明天可留在我这里。

    佟德一:明天午刻是教育厅教育会留下了,晚间是施大夫 (英国人)留下了。

    张作霖:可告诉他们, 就说留在我这里了。

    孟禄:感谢将军盛情。我可向施大夫商酌,能否邀施允许,再奉告将军。

    张作霖:好好,就那么的吧。我也邀请施大夫同来。

    至此大家乃告别。共谈一点四十分钟。

    (1)华府会议:即一九二一年美国建议召开的华盛顿顿,会期是从一九二一年十一月十二日至翌年二月六日。有英、法,意.日.中国、葡萄牙、荷兰,比利时和美国代表出席。会议主要是讨论限制军备问题和处理一切有关太平洋以及远东问题。中国派出的首席全汉代丧是顾维钧,第二全权代表是施肇基。中国代表盼望趁此机会彻底解决山东问题,要求国际上保证中国的独立与安全,承认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平等地位,废除不平等条约。当时主要是针对日本在中国推行领土圹张和经济渗透的侵略政策。

    中国代表提出胶济铁路应归属中国。中国愿偿还铁路贷款二干五百万元。这个消息传到中国,得到各省长官和民众团体的赞成。由于北京政府拖延给代表团汇款,张作霖甚至慷慨解囊,汇去一万五千元(也许是二万元)供代表团开销。从这里可以看出张作霖当时的政治态度。 (见《顾维钧回忆录》, (一)第228页)。

    2004-06-30
  • 张作霖与“二十一条”交涉 .

    王海晨

      袁世凯与日本签订的“二十一条”涉及东北条款甚多关于东北的附约及换文有:《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关于旅大南满安奉期限之换文》、《关于东部内蒙古开埠事项之换文》、《关于南满洲开矿事项之换文》、《关于南满洲东部内蒙古铁路税课事项之换文》、《关于南满洲聘用顾问事项之换文》、《关于南满洲商租解释之换文》、《关于南满洲东部内蒙古接洽警察法令课税之换文》等,见王芸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第6卷,三联书店,1980年,第263—271页。在上述条约与换文中,《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最为主要,它是日本“满蒙政策”在“二十一条”中的具体体现。该条约主要内容为:旅顺、大连租借期限和南满、安奉两铁路期限均延至99年;日本人在南满洲,可盖造工商业用之厂房,可经营农业和商租其需用地亩,可任便居住往来并经营商零业等一切生意;日本人可在东部内蒙古经营农工业;中国应从速开东部内蒙古合宜地方为商埠;日本人除须将照例所领之护照向地方官注册外,应服从中国警察法令及课税,但享有领事裁判权等。,谈判期间,北洋政府征询东三省意见,时任民国二十七师师长的“张作霖独排众议,表示强烈反对并拒绝军官会议的决议,也不参加主和派的行列”,并致电北洋政府:“中日交涉丝毫不可让步,如交涉破裂,愿率全师进行决战,驱逐日寇,否则一死殉国。”园田一龟:《怪杰张作霖》,胡毓铮译,第45页,辽宁大学历史系资料室藏(铅印内部发行本,根据日本中华堂1922年翻译);都筑七郎:《阴谋与梦想》,吉林文史出版社,1988年,第215页。“二十一条”签订后,由于中国人民的反抗和列强对日本独占中国阴谋的反对,并未能立即执行。1916年4月,张作霖出任奉天督军兼省长后,面对日本要求在东北兑现“二十一条”的外交攻势,仍然持抵制态度。对他的这种态度,以往著述极少提及,即使有些著述对这段历史有所涉猎,但对张作霖反对“二十一条”的立场,或语焉不详,或有意回避。本文拟根据1916年至1918年期间张作霖与北洋政府的往来电文,对此作一考证。

      

      一 关于南满洲区域问题

      

      关于南满洲区域问题,绝大多数史书均认为日俄战争后《朴茨茅斯和约》的签订,标志着日俄两国完成了对中国东北的瓜分,以长春为界分为“南满”和“北满”,北满是俄国的势力范围,南满是日本的势力范围。其实,“南满”和“北满”作为“势力范围”与我们通常理解的地理概念不尽相同。就势力范围的概念而言,当时辽河以西地区并不属于“南满”,日本正是利用地理概念模糊势力范围概念的伎俩来扩大在东北的侵略计划。

       “二十一条”签订后,日本极力将条约中所谓“南满洲”的区域范围扩展至辽河以西地区。日本一面在外交上频频向北洋政府施加压力,一面怂恿日本商民移居辽西地区以造成既成事实。1916年,“在辽西之锦县、绥中、北镇等县,日商前往租房营业者,纷至沓来,其中尤以锦县为最”。张作霖一面“令该县知事,妥为劝阻出境”李毓澍编《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台北中研院近史所,1966年,第901页。,一面电达北洋政府:“奉省认为属于南满者,为开原等三十一县,确定不认为南满者,为辽西之新民、黑山、台安、锦县、锦西、北镇、兴城、绥中、义县、盐山等十县。查一年以来,十县之中,日本人民相率前往……长此不已,将见十县之中,虽无杂居之名,已有杂居之实。权利损失,必至日益滋甚,挽回不易。”张敦促外交部:“本兼省长体察再三,惟有密请大部查照前案,迅向日使提出讨论,坚持原定意见。从速解决,俾辽西等县不致混入南满。”1915年5月25日,日本强迫北洋政府签署“二十一条”附属条约之一《关于南满洲开矿事项之换文》。该换文规定中国方面准许日本在南满的10个矿区进行探勘式开采,其中即有所谓锦县暖池塘煤矿。其实,暖池塘位于锦西县境。北洋政府未将该矿地理位置弄清,便与日方签署了换文。更为严重的是该条约将所谓的锦县的暖池塘划归于“南满”地区,这就为日本所坚持的南满地区应包括辽西地区的观点提供了条约上的依据,日方肆无忌惮地向锦县等辽西地区大量移民,与此不无关系。北洋政府在暖池塘煤矿地理位置上的失误,导致在中日双方围绕南满区域问题的交涉中,陷入被动地位。

       交涉中,日方执意坚持辽西地区属于“南满”,并以附约中准开之暖池塘煤矿即在辽西锦县为借口。张作霖致电北洋政府外交部,指出“暖池塘一矿,换文注明锦县,或以为区域之障碍。第杂居开矿,在原文本为两条,即属两事。且锦县并无此矿区,亦无此地名,原文应归无效。”《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908页。张的意思很明确,即《关于南满洲开矿事项之换文》中的暖池塘的地理位置有误,该条文已无效力。再者,矿区不同于杂居区,日本无理由以此为根据向锦县“移民”。他敦促外交部坚持辽西地区不应划入南满,继续与日本强力交涉。

       尽管中央政府据此向日方屡次交涉,但日本怂使商民向辽西地区渗透的行径丝毫没有收敛,日本欲将辽西纳入“南满”势力范围的居心已很显然。北洋政府在此问题上变得越来越无能为力。在此情况下,张再次发密函献策:“惟交涉必视乎国力,争持或各有理由,诚能将十县划出南满之外,双方承认就我范围,实为幸甚,若或万不得已,鄙见所及,惟有用交换之策,挽回于万一。”《收奉天省长[张作霖]函》第985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914页。张的交换之策,即日方若执意要将辽西划入南满,必以承认以下两项条件为前提:一是日方须接受奉省订立的警察章程、课税条例、商租规则、护照注册章程、南满办矿须知、合办农业及附随工业规则等。上述规则和章程皆为“二十一条”签订后张作霖组织奉省当局所制定。从这些规则和章程的内容上看,基本上是“为限制日人而设”《发奉天省长张作霖特派员[马廷亮]电》第972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881页。。为防止利权尽为日人所得,奉省当局在《中日合办东蒙农业及附随工业规则》中明确规定:合办工业的产品须由该管行政官署指定其种类,以农具制造为限;非经报明地方行政官署允准不得开办;中日两国人民合伙办理农业及附属工业者,两国合伙之人数须相等;所合办工业由两国合伙人共同支配;无论何种类公司,中日两国人民认定股份及出资额须相等,执行公司重要事务者,中日两国人民相等;合办公司所发行股票,开始由中国人民认定之股份,以移转于中国人民为限;合办农业及附随工业所得利益,合伙人定期分配之,但非中国人民不得分配土地所有权之利益,土地所有权一仍属于中国人民《中日合办东蒙农业及附随工业规则》针对“二十一条”的附属条约《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中的第四条所制定。该条款规定“如有日本国臣民及中国人民愿在东部内蒙古合办农业及附随工业时,中国政府可允准之。”转引自王芸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第6卷,第264页。。为防止东北大片土地为日本人所租占,《租用地亩规则》规定:“凡租用地亩,地主及租地人于商定时,应即报明中国地方警察区署;地主及租地人须填写省公署制定的租契,加盖中国地方官印信,地主及租地人、中证人、四邻村长或里长皆须签名盖印;下列土地不得租用:所有权未定者,依法禁止耕种或建筑者,荒地和未经查报登记者,与邻地纠葛未经勘定者;买卖不明或盗典盗押者,若有土地租佃关系发生,中国地方官署有权令其解约。”《收奉天巡按使[张元奇]咨陈》第676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562—568页。

       二是日本必须放弃在南满洲的领事裁判权。《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第五条规定:“民刑诉讼日本国臣民被告时,归日本国领事馆,又中国人民被告时,归中国官吏审判,彼此均得派员到堂旁听。”凭此规定日本在中国东北享有领事裁判权。在订立该条款时,日本慑于国际舆论,觉得有些露骨,于是又附加一条,即“将来该地方之司法制度完全改良时,所有关于日本国臣民之民刑一切诉讼,即完全由中国法庭审判”《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转引自王芸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第6卷,第264页。。张作霖在致北京外交部的密函中建议,应向日方“要求南满洲区域内全部分或一部分关于日本臣民之民刑一切诉讼,先行完全由中国法庭审判”《收奉天省长[张作霖]函》第985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915页。。

       张认为:“以此两端为利益之交换,则桑榆可收,补牢有计,未始非无策中之一策。总之,此案延缓不如速决,承认须有抵制,否则事不明认,而势成默许,旷日持久,而为患益滋,权利之损失必益巨也。”《收奉天省长[张作霖]函》第985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915页。在日本执意欲将辽西划入“南满”,而且暗中加紧向辽西移民之形势下,张提出上述交换之条件,亦不失为亡羊补牢之策。

      

      二 关于土地商租权问题

      

       日本依据《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攫取了在“南满”地区的土地商租权。日本名义上是对土地“商租”,实际上是对东北土地的蚕食和吞并,被商租的土地等同于纵横于奉省的铁路附属地。条约签订后,在日本官方的唆使下,日本商民、浪人及不法歹徒纷纷涌入奉省,进行土地投机活动,一时间,中国民众和日人间的土地纠纷案件屡屡发生。其中太平寺土地诉讼即很典型。太平寺系前清昭陵官庙。1915年10月,太平寺主持僧人本瑞私自将该寺周围402亩土地租与日人井深滨名等前清建太平寺时,见其香火无着,遂将此土地上之官租拨归该寺。所纳粮赋仍归昭陵派员征收,只是按年度将香火之资调拨该寺而已。民国成立后,该前清官田被收为国有,太平寺也仅有收租之利益。商租手续订立后,日本人有恃无恐,在太平庄等处遍立木标,甚至破门入户捉拿居民。当地农民愤恨异常,公推代表,联名报告省署,中日交涉遂起。。奉天交涉署屡次照会日本,太平寺周围土地系国有土地,所订契约,“应视为无效”《奉天交涉署发日领事函稿》第1004—4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936页。1916年7月18日,日驻奉总领事矢田七太郎致函奉天交涉署,态度蛮横地为商租太平寺土地的日人井深滨名的不法行径辩护,且诡称井深滨名等已从本瑞僧人手中拿到了前清将地产赐与太平寺的文书。。日方竟置之不理。

       为防止类似太平寺案件的再度发生,张作霖于1916年10月28日致电北京国务院:“请钧院陈明大总统,饬令外交部与日使订明,凡日人在奉商租地亩,或以地亩抵押借款者,必须呈由当地县知事或交涉员验明,有民国执照方能发生效力,其他租照、地册及一切不正当之契约均归无效,不得作为证据。”后来,张觉得上述措施欠妥,又于11月2日电北洋政府外交部:“请将前电验明‘民国执照’一语删除,暂定为‘日人商租须在该产坐落地方报明县知事,查无纠葛,始准立契’。”《收奉天巡按使[张作霖]咨》第1006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942页。北洋政府内务部认为张之来电所称情形极为重要,所陈建议“亦正本清源之一法”《收内务部咨》第1008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943页。。

       张作霖不仅主张通过各地官府来控制土地商租活动,而且还试图在课税方面采取措施,以防止土地流失到日本人手中。张建议北洋政府内务部在原定的《商租地亩须知》上增加如下内容:“租出地亩,其所有权仍在地主。但应纳现在及将来关于土地之一切课税,应由承租人代地主缴纳。承租人既代地主担任缴纳课税义务,得于租地之始,向地主要求减轻租价报酬之”。此条建议,从字面上看对日方承租人不失公允,其实张别有用意。他提及此项建议理由时说:“承租人既须代地主担任现在及将来一切课税,势不得不于租地之始,要求地主减轻租价。地主因租价减轻,将地亩租与外族,绝无优胜之权利可图,从前侥幸投机,饱则远扬之计划,均无所施。此策实行,则地亩之愿租与外人者必少,地亩少租与外人一寸,国家地方之权利则保全一分,两国之交亦少一分纠葛,一转移间,保全甚巨。”《收奉天巡按使[张作霖]咨》第958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870—871页。北洋政府内务部采纳了张的课税征收办法。

       采取上述措施后,张似乎觉得还有漏洞。1917年12月,他又给各县知事下达密令:“自民国七年一月一日起,人民商贾等不得将土地私租与外人,不得以地契等证据为抵押,向外人私自借款。否则,上述行为一经发现,将以盗卖国土罪及私借外债罪论处。”园田一龟:《东三省的政治和外交》,奉天新闻社,1925年,第179页。日本驻奉天总领事馆探知此事后,以该令严重侵害日本享有的土地商租权为由,向奉省当局提出严重抗议。张向日方作了如下解释:“土地商租权系条约上的规定,岂有不允之理。目前有一些不逞之徒以他人的土地或地契等证据,私自租与外人或借外债,使外国人蒙受欺骗和损失,以酿成交涉事件。本省长有恐于上述事件发生,才发此通令。”园田一龟:《东三省的政治和外交》,第180页。

      这种对商租权表面上承认,实际上否认,口头上履约,实际上抵制的两面外交手段,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地方利权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从“二十一条”签订至九一八事变爆发,张作霖对日本的土地商租权一直坚持这种策略,使土地商租问题成了日本一直试图解决、但又始终未能解决的“悬案”。

      

      三 关于设立领事馆问题

      

      日俄战争后,日本在中国奉天(今沈阳)、安东(今丹东)、铁岭、辽阳等地始设领事馆,这些领事馆成为日本推行“满蒙”政策的侵略机构。1916年,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向中国提出在郑家屯、掏鹿、海龙、农安、通化新开设5处领事分馆的要求。按国际惯例,只有商埠才可设馆,而上述地区不是商埠。日方理由为:实行《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后,“日人之赴南满者,日渐其多”,“早日设馆,遇有事件发生,贵国地方官可与领事接洽”《总长[陈锦涛]会晤日本日置益公使问答》第968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879页。。在日方的外交压力下,北洋政府被迫接受了日本的要求。张作霖知此消息后,立即致电北京外交部。张在电文中说:“查内地设领与商埠不同,此端一开,贻患滋巨。况杂居条例尚未议定施行,讵容再生枝节。此次日使请设领事,不过以共同审判保护杂居为词。查土地诉讼既归我法厅审理,而日人照约杂居,复由我国充分保护,本无设领必要。今日既以诉讼杂居为增设领事之理由,他日又将以增设领事为共同审判、设置警察之理由。辗转相循,必至法权、警权均落外人之手。至郑、农两处系属东蒙区域,尤不得混为一起。应请大总统顾念国权所在,由钧院、部据理力争,迅谋挽救,亡羊补牢,似尚非晚。”北洋政府答应日本设领要求一事,事先并未征询作为奉天督军兼省长的张作霖的意见,对此张在电文中说:“此次日使请设五处领事之议,此间初未与闻。嗣后关于东省外交事件,尚望先事示知,俾得稍贡其愚,藉图匡救。”《收奉天督军[张作霖]电》第986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915—916页。

      张作霖后又电致北洋政府,提出三项应对措施。第一,敦请北洋政府对日声明,日本在所设领事分馆之地,不得任意设置警所。“今之掏鹿等处,不过由内地变为杂居区域,按照上年约文,固与商埠性质绝对不同,且各该县现居之日人,为数甚属有限,其最称繁盛者,不过郑家屯一处。据该县四月份表报,共有日商四十二户,其商务又系药铺、料理店居多,实无设立领事分馆之必要。今由部中通融允认,固属无可再言,若再容其多设警察分所,将来遇事过问,不特破坏杂居条例,且于地方行政权亦有妨碍,为患更巨。”因此,“于该馆设立之先,所有馆外添设警察派出所一层,先行声明严禁。以杜后果,而免纷争”。第二,为防止日方借口设立警所,对预设日本领事分馆各县之警察,先期整饬,建立完备之警政。“现在各该县寄居之日人虽属无多,然日领分馆设立后,必从移民杂居入手,何如乘日领分馆未设之前,(对警政)自行设法改良,实力整顿,以免外人藉口”。“选派警务专门人材,或在日本警务学校毕业,能通日语,略谙外情之员”,充任各县警务长与教练官等职。而后责令这些警长对所属警兵认真训练,而于对外一层,尤应特别注意,庶杂居实行后,遇事悉遵约章办理,使其(指日人)无所狡展而服从税课、警察法令,亦不致徒具虚文。张认为整理警政一举“最关重要,如果办理有方,警察得力,亦足以杜其多设警署之弊”。第三,在预设日本领事分馆各县,设置交涉员。张认为在日本预设领事分馆区域今后与日交涉事件定不能少,故主张“应有对立机关之直接谈判”,所在各县应选“通达日本语”,“然于交涉上,亦须略有经验者”为交涉员《收奉天省长[张作霖]咨》第995号档,《中日关系史料·二十一条交涉》(下),第926—928页。。

      尽管张作霖屡电北洋政府,促其与日强力交涉,北洋政府也采纳了张的许多建议并向日方多次声明和交涉,但日本并未放弃欲在“南满”及东部内蒙古地区增设领事馆的图谋。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日本提出的设立领事分馆及由此派生出来的设立警察所问题,一直是日本与北洋政府及奉省当局交涉的外交问题之一。

      〔作者王海晨,1955年生,副教授。辽宁大学历史系 110036〕(责任编辑:金 岱)

    2004-06-30
  • 张作霖的一次演讲.

    1925年秋,东北军的东北讲武堂第一期学员即将毕业,要举行隆重的毕业典礼,有人想请“东北王”张作霖到讲武堂致辞,张作霖说自己不善言辞拒绝了,他手下的人便极力游说:“这些未来的军官是大帅将来统一中国的骨干,他们经过您的亲自栽培,就像子侄一样,哪有儿子、侄子到了佳期,父亲、叔叔不来祝贺的?”张作霖无可奈何,只好答应。

      张作霖是一介草莽粗汉,胸无点墨,自然十分惧怕令人窒息的尴尬场面,这次他特别命令秘书连夜赶写了堂而皇之的演讲词,熟读强诵,以备演讲用。

      这天,张作霖在部下的前呼后拥下,风光八面地登上了讲台,举目一望,只见讲武堂毕业生黑鸦鸦一片,个个正襟危坐,场面非常庄严。张作霖虽然阅兵无数,此时也禁不住干咳了一声。他缓声说道:“作霖戎马半生,饱经事变。”说完这两句,脑海顿时一片空白,他反复说道:“作霖戎马半生,饱经事变”,想慢慢记起下文,可惜无济于事。会场上下千人屏息,针落之声可闻,张作霖最害怕的场面出现了。只见张作霖沉思片刻,突然一拍桌子,朗声说道:“小子们,我本来把演讲稿背得滚瓜烂熟,谁知今天一高兴,全他娘的忘了!”

      随即阔步走下讲台,巡视了一周,还向坐在外围的学生问起姓名、籍贯,鼓励他们“好好干”。见到这些意气风发的热血男儿,张作霖由衷喜爱,情不自禁再度登上讲台,说道:“你们知道今天的潮流吗?中国是谁的?就是咱们的!你们都是好小子,要好好干,你们现在毕业了,我把你们派到部队里去当排长,有功劳升为连长,只要不贪生怕死,有功劳的我必赏,营长、团长、旅长都可以慢慢给你们,任什么都可以给你们,只有一样不能——”

      说到这里他一下停住了,大家也楞住了,不知大帅什么东西不能给。张作霖莞尔一笑:“我的太太不能给你们!”会场沉寂片刻,突然全场欢声雷动,一扫肃穆压抑的气氛,小伙子们兴高采烈,那场面真有几分像父子家人久别重逢。

    2004-06-30
  • bloveeye来东北版报道啦~

    大家好!我叫bloveeye,我是辽宁省沈阳市内嘎的地。                                   

    那个清华大学是我的母校,俺现在在清华大学学习                                      

    我可是gg哦~                                                                 

    我喜欢青梅煮酒 论英雄

    独步江湖 交朋友                                                                     

    有空常回东北老家看看,                                                                           

    2004-06-27
  • hi,你听到了么?(3) (转载)

    Hi,你听到了么?

    上午要到实验室,起来的比较早,

    早晨的阳光柔柔的,让人愉悦,

    想起晚上,很你一起去看话剧,未免有些紧张和兴奋。

    昨天,约你去看话剧,你爽快的答应,让人有点难以置信,

    是你太过于单纯,不懂得拒绝他人,还是你出于对戏剧得爱好?

    我一直狐疑,但我更相信是后者。

    尽管话剧开始得时间是晚上七点,

    我计划好了,先去前门吃小吃,然后再到首都剧院去看话剧。

    下午四点得时候我已经迫不急带的给你发短信了,

    晚饭得时候我们如约而至,见到你的时候我竟然有点紧张,竟然不知道如何交流了

    SIGH,我真笨,

    傍晚的前门胡同是热闹的,

    依次比邻的老字号小吃店不时的传出服务生的吆喝声,和食客们的喧嚣,

    我们吃了瑞宾楼的褡裢火烧,爆肚冯的爆肚,小肠陈的卤煮火烧,

    北京的小吃让我新奇,看到你新奇的眼神让我心悦,

    饭后的我们话语不多,但,走在你的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

    天气突变,竟然下起了雨,好在你带了伞,我们憧憧的赶上了一班去剧场的汽车,

    车上我们无语,你默默的看着窗外的细雨,

    我想和你说话,可不想打断你的心境,我看着雨和你,

    剧场内的演出和满员的观众一样火爆,

    看这你的时亮时暗的眼神,我知道你也入戏了,

    你赞叹舞台布景的华美,

    欣赏演员演技的到位,

    回到校园的路上,我们的话题多了,

    你回忆你童年的趣事,看到你开心的咯咯的笑,

    我知道你了的童年是美好的,

    我知道了你今天是快乐的,

    目送你回到了宿舍,

    你知道么?我是多么的想这样漫步下去在校园中啊,

    Hi,你看了了么?

    2004-06-27
  • 安装NI后,不能正常开机,求救!!!

    安装NI后,

    重新启动,

    出现,

    PCI device listing

    Bus no Device no 。。。。。。。

    。。。。。。。。。。

    ntldr is missing

    Press Ctrl+Alt+Del to restart

    不能正常启动。不知道如何解决,

    呜呜。。。。。。。。

    2004-03-07
  • Re: 求救:NI Measurment Stdio安装问题!!!!!!

    s安装设置是否有问题?

    【 在 dreampretty (每天起床晚一些) 的大作中提到: 】

    : 安装向导出来后

    : 总是弹出一个对话框提示:

    : error1606:could not access network location blah

    : 这是怎么回事?

    : 真着急

    : 大虾救我!!!!

    2004-03-06
  • 刘涛与阿朱[转载]

    编剧处理的时候这个阿朱绝对不是重点,虽然不至于像段誉一样潦草,但是编剧解读的阿

    朱只是萧峰成长中的一次必然,他们解读的阿朱应该也是和王语嫣般为推动故事情节而存

    在,为烘托萧峰而存在的。所以这个阿朱没有浓墨重彩,对阿朱的塑造甚至比不过阿紫。

    阿朱和萧峰的对手戏篇幅也不是很多,许多观众都觉得萧峰和阿朱在一起的戏份太少。但

    就是偏偏编剧们这种漫不经心,让阿朱和萧峰有了更出彩的地方。过于浓烈的情感反倒显

    不出武侠英雄的气质,过份的侠骨肉肠会给人庸俗的琼瑶味道。正是该剧这种淡淡的味道

    ,让人刻骨铭心荡气回肠。许多观众回味这一段的时候总是抱怨感情戏太少,萧峰的情感

    表现不足,呵呵~~正是这种不浓的味道让人恋恋不舍回味无穷,英雄难得的柔情才更显珍

    贵,因此这个萧峰更让人觉得悲剧味十足。

    阿朱的成功一半是编剧的功劳,另一半就是刘涛的功劳了。不要说这个角色不需要演技之

    类的话。正是刘涛完美的演绎才造就了这样一个丰满的阿朱。都说阿朱融合了中国所有的

    传统美德于一身,善良、聪慧、温柔,伶俐、活泼、体贴、识大体~~~这确实是一个完美的

    人。刘涛的阿朱在外形上、在表演上都很好,阿朱不能太美,太过美丽了有抢王语嫣风头

    的嫌;也不能太丑,太过丑陋了引不人的好感;她不能太艳,艳丽会让她显得庸俗;也不

    能太温,过度的温和会让她种母爱的光辉;不能太顽皮,过度顽皮会让她陷入现在风行的

    "野蛮女友"的恶宿风气;她不能过于小家碧玉,过于小气会让她有种配不起萧峰的感觉;

    也不能太过大方,大大咧咧的女人显不出铁汉柔情的绮旎~~~~对于萧峰的情感她也掌握的

    不偏不倚,不至于太过浓烈,坏了武侠的气氛;也不会太淡,让人觉得无味。总之一切表

    演都是不温不火的,就是这种刚刚好的温度,让整部片子既坚持了武侠的阳刚,又充溢着

    一丝温柔。

    这个阿朱应该是经典,后来的版本们应该不会有太大的突破。后来的阿朱们形象上绝对会

    有比刘涛更适合的,但是刘涛对情感的掌握的尺度应该是后来的阿朱没法领悟的。这个版

    本萧峰和阿朱情感的完美演绎,会让后来的版本在这个方面更加的注意。今后的几个版本

    中,萧峰阿朱绝对是他们最用心,最煽情,最用力去演绎的一段,只可惜太过火的演绎反

    而会让观众失去美感。

    2004-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