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你们爬雪山是选什么材料的外套?

    意识>技术>体能>装备

    重要性是这个顺序,不过感觉被重视的程度正好相反了……

    先多接触一些关键的意识吧,比如体力分配啊(1/3登顶,1/3下撤,1/3应急),人和装备随时有保护啊,该放弃时果断放弃不存侥幸心理,主动了解自己的能力并适度控制啊什么的。虽然现在有些看法不是100%完全统一,但至少你要知道有这些观点,再根据你自己的情况建立你自己的意识体系。(比如我和@amandacui讨论过一次,就发现我们意识体系就存在差别,不过可以互相理解求同存异呵呵呵呵)

    技术和体能,资料比较多,肯练就行了。装备更是个锦上添花的东西,不能依靠它。

    当然也看你爬什么样的山了。不过无论什么样的山,意识到位总是有好处的

    【 在 rtg (穿越雾霾,阳光洒满你窗台)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怎么训练呀?

    2015-03-25
  • 【让我先看看这是B版哪一面】阳台山凤凰岭野营个人总结一lxh

    让我先看看这是B版哪一面。嗯,好像是正经的那一面,那就正经写个个人小结吧,八卦内容不写了。

    好久没出去转转了,看见女王大人发的贴,想着是迎新野营,本计划去拉低一下新老比的,但事实上老人相当不少,也就落了个不承担任何公共职责的散心活动,相当开心。

    个人来讲,体力着实下降不少。第一天阳台山上升,虽然没有走在最前,基本也还算比较有余力。晚上在帐篷里感建的时候,就发现右脚踝以前伤的位置靠上一点的筋怎么都不太对劲。第二天略悲剧,上升时右脚踝不敢发力,导致脚掌相当疼。下降时一直陪最后的人慢慢走,膝盖压力也比较大,到了景区石板路就开始想走快也不敢快了。特意留着的丐帮帮主亲赐齐眉棒,在下降过程中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阳台山这部分熟门熟路,凤凰岭之前只走过一次,而且岔路还多,自己也没提前做功课,只好稀里糊涂跟前队走。只知道上方寺后和上次走的路线不一样,不知道还有因为时间的缘故调整路线。其实我本来很想赞队伍节奏不错的来着...

    因为总在后面逛,就和ZC讨论了半天神圣的押后君,不禁想起了自己之前当过的押后和被押过的后。和强怪大湿胸三人玩的时候,那两个中总有一个留在后面陪我,途中某天自己还被拆了包。夏季登山时为C组押后,一边注意着四个僵尸的状态,一遍在茫茫雾霭中辨识强怪的去向。自己带队又亲自兼任押后,后队有人脚扭伤时,可以无视刚拆石膏没满一星期的脚踝,去追空姐拿药再回来;仗着自己对路线的熟悉程度,可以放任前队后队拉长战线,走上岔道也能保证情况在掌控之中。总之,押后君面对的一般会是队伍里相对较弱的人,所以自己需要有足够的余力应对各种突发可能。

    队伍里的“新人”很给力,无论是体力方面还是节操方面。没想到新人还能玩得这么嗨。不过找基友游戏,你们都图样图森破了啊,想当年小颜那只老狐狸啊……

    最后,感建君果然需要敢贱啊。@braverobot,你永远是我心目中最贱的敢贱君。

    2015-03-19
  • 献给偶们一日为湿,终身为腹的的毛毛毛

    今天——8月1日,这个伟大的日子,是偶们

    举世无双,侠骨柔肠,霸气侧漏,手摸得到肩膀的毛毛毛的生日

     让偶们大家一起祝生日快乐 ~~ 

     在山野,在Braveheart  生活幸福 

    2014-08-01
  • 我为什么拍山不拍你?——那些年拍过的一些山 (转载)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305f7d40101duh3.html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作为一个贪生怕死的宅男,我自然是喜欢山多过水的,准确来说是喜欢雪山多过大海。作为一个深深热爱着雪山的人,我坦言放弃帝都生活回到成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川西那连绵起伏的雪山,早上起来开车去拍个日落贡嘎然后再开回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贡嘎,从入门到精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305f7d401014yc8.html

    总是有女人会抱怨自己男人:你把山拍那么好看有啥用,山又不会嫁给你。

    其实不然。

    首先,情侣可能分手,伴侣可能出轨、离婚、死亡,离别之后再翻开那些照片,除了黯然还能剩下些什么?只有山会安静的永远在那里等我,纵然天荒地老积雪消融容颜已更改。

    其次,别逗比了,你看我是什么山都拍的么?香山我就从来不拍,作为女人,你要够漂亮,最不济也要气质好,才会让人有拍的欲望。

    上一组那些年拍过的山。

    1、四姑娘山二峰顶环顾大峰和周边群山,早上3点半起床,4点半出发攀登二峰,一路上小雪沙沙的下着,山岩风化形成的碎石路走两步退一步,登上二峰下的平台时,雪停天开,厚厚的云层中露出了一块湛蓝。

    2、十三姊妹峰,头天从丹巴出发,沿新都桥河南下,在风雪中翻过鸡丑山,第二天迎来了久违的阳光,九龙伍须海水平如镜,枯树横陈,远处十三姊妹峰的顶端有积雪皑皑发光。

    3、斯格拉达柔,这是四姑娘山的主峰即幺姑娘峰,每次看到她,我都会想起严冬冬和周鹏的那部《自由之舞》。

    4、贡嘎主峰云海,站在子梅垭口上放眼望去,贡嘎金字塔般的主峰已经一点点的消逝在浓雾中,黄色的小精灵却在严寒中绽放。

    5、天水麦积山:远远望去宛如麦垛,只有当你走在那一人宽的栈道上的时候才会体会到它的巧夺天工,顶层散花楼的白马图让我惊为天物。

    6、呷玛日巴:上有皑皑雪山,中有挺拔的云杉,下有汩汩流水的地方在哪里?——在遗世独立的第十三女神格聂(呷玛日巴)身边。徐公子说心情悲凉时应置身于喧哗热闹的街头而不是空旷孤冷的荒野,去年国庆,我却反其道,行走在遗世独立的第十三女神身边。

    7、扎金甲博:有安静坐着晒太阳老人的静谧村落、有能喊来鱼儿雾气缭绕的湖水、有连绵经幡环绕中的金顶寺庙、有从陡峭山壁下来的好奇精灵——这里就是隐世天堂措普沟。

    8、马套:弯弯绕绕,忽然有绝壁临面而来,拐过去则是另外一番天地。

    9、龙虎山:“炼丹之处红崖显,龙湖丹霞天下稀。山立水边,水绕山转,分布在龙虎山泸溪河两岸的群峰因为有了水的环绕,柔和温婉。”。

    10、北灵:黄草梁,色彩斑斓,可以说是层林尽染,映衬在蓝天;山脊上半人多高草甸,当风吹过的时候如波涛般起伏。

    11、可可托海石钟山:阳光斜斜的照射在石钟山下碧绿的额尔齐斯河上,山体是火山喷发而成,巨大的山体上有黑色的印记,山脚下有挺拔的白桦树。

    12、唐克不知名小山:蓝天白云下有蜿蜒的栈道,繁星般的花儿绽放在山坡那柔和的曲线上。

    13、鹰嘴岩:“远看它像雄鹰长啸,近看似幼鸟嗷嗷待哺。据说,在很久以前的那场善与恶的搏斗中,恶魔墨尔多打开了天河,造成洪水肆虐,生灵涂炭。一只神鹰飞来,嘴里衔着石头,在大地和天空之间飞来飞去,它想用石头去堵住洪水。后来,神鹰的嘴被石头磨破了,铁匠罗斯格尔基就为它重新打造了一张嘴。在神鹰的不懈努力下,天河终于被堵住了,神鹰又飞回了它的栖息地——长坪沟尾,被换下来的鹰嘴永远留在了双桥沟的这个地方。

    14、天山山脉:2011年深秋,从伊宁出发,沿着天山山脉和那拉提河往东,先去了那拉提草原,然后取道独库公路往天山腹地进发,此时的天山,已经是白雪皑皑,独库公路如同一根飘带在山间蜿蜒,一路爬升到达4000多米的的垭口,太阳已经出来了,近处是淡淡的雾气和挺拔的云杉,远处是直刺苍穹的连绵雪峰。

    15、小海陀:红叶漫山,松软的松针铺满了小径,当风吹过的时候,阵阵松针随风飘落,此等美景终将逝去。

    16、克孜利亚:“我是一不下心被这神秘之谷的惊艳勾魂,陶醉得让我忘了尘世,阴柔中蕴藏的神器,雄壮中隐含的神秘,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另类杰作,她浅浅笑,绝对神迷了,眼中只有红色红色红色……”

    17、夏学雅拉嘎波:东方白牦牛山,上午在丹巴看完中路碉楼和甲居藏寨之后取道牦牛河谷从八美、塔公去新都桥,汽车在河谷中漫步爬升,忽然右方两山如大门般打开,雅拉雪山就这么出现在我们面前,带着纯洁、美丽,她的靓影让我久久不能忘怀,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雪山之一。

    18、央迈勇:央迈勇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雪山,三年来,她那金字塔般直刺苍穹的峰形很多次在我梦中出现,每次看到她的照片,我感到血在沸腾,恨不得立刻收拾起行囊来到她的脚下,唯一阻止我这么做的原因是怕在不好的时间再次遇到她,冷却了我的期待,战败了我的思念,亵渎了她的美丽,但是我知道,我终究还再去看她的,不在今天,就在明天,不在梦里,就在心中~~~”

    19、小贡嘎-嘉子峰-日乌且;2013,我们从贡嘎群峰中走来;2014,我们即将走向贡嘎群峰。

    2014-05-01
  • Re: 校庆没举行点活动?

    看来你们都是骨干校友啊

    【 在 friendlyball (幸福的光叔||有两个天使的^_^)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也收到了,5月25日,这个晚会是干什么的,有红会吗?

    2014-04-29
  • Re: 一堂微积分课上学到的

    但是我知道微积分老师认为最重要的事情~!

    【 在 sesamm (不如不遇倾城色) 的大作中提到: 】

    : 隐函数定理是啥。。。

    2014-04-28
  • Re: 一堂微积分课上学到的

    果断不知道!

    【 在 sesamm (不如不遇倾城色) 的大作中提到: 】

    : 隐函数定理是啥。。。

    2014-04-28
  • Re: 一堂微积分课上学到的

    见人人网……

    【 在 Nimitz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是你原创吗?

    2014-04-28
  • 一堂微积分课上学到的

    感人至深啊!!虽然我一向不喜欢鸡汤文,但仍强烈建议看到结尾

    --------------------------

    “有哪位同学能告诉我,现在我们所学的这些知识,有多少是你将来会用到的?”在板书了满满一黑板隐函数存在定理之后,微积分老师出人意料地转过头来问我们。

    前一秒钟还在拼命地往本子上抄着黑板上的字,后一秒钟却听到了这句话,我茫然了。

    微积分,线代,程设,机图,进了大学之后,我如饥似渴地学着这些知识,是平常闲散,考前突击也好,是一直都在认真学习也好,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学习它们的必要性。

    可是现在,在一直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的课堂里,老师却停下了他的讲授,而问了我们这样一个问题,更可悲的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全部都有用,因为它们都有学分!”有人高声叫嚷着,引起了一阵哄笑,教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你说的很对,课程的确都有学分,这是它们的用处之一。然而除此之外呢?难道找不出什么别的价值吗?”微积分老师诡秘地微笑着。

    一个女孩站了起来:“我们都是工科生,数学知识对于我们的专业来说是必须的。不学数学,以后就没法工作。”

    “你也说的很好。”微积分老师点点头,话锋一转,说道:“然而,你忽略了一点,我说的知识,可并不是仅仅指数学知识。”

    他放下了粉笔,拍了拍手上的灰,走下讲台,说:“你们每天都在学习着,课堂只是你学习的很小的一部分,学业知识也只是你学习的很小的一个对象。你来了清华之后会骑自行车,这是一种知识;你体育选修了游泳,这是一种知识;你追女孩被拒绝了,你也增长了知识。你这一辈子,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你都学会了很多知识。就是这些知识,有多少是你以后会用到的呢?”

    教室陷入了沉默,大家显然已经忘记了隐函数,而沉浸在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中。看到这一幕,微积分老师又诡秘地笑了。

    “然而,还有一种知识,是你们所不知道的。”同学们听到这里,又集中了注意力。“这种知识,你们可以通过很多渠道学到,我希望你们永远用不到它,我又希望在该用的时候,你们能正确地使用它。可能在学习的过程中,你们只是抱着无心插柳的初衷,但是当有朝一日你们用到这种知识的时候,你会涕泗横流地感激自己当初学会了它。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隐函数定理!”一个声音说道,教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不——是——的”,微积分老师拖长了声音。

    “事实上,它是——”

    急——救——知——识!

    新一波急救小班培训来袭了!

    你曾在跌倒之后手足无措吗?你曾看到有人晕倒却不知所措吗?你曾因缺乏基本的救护常识而伤上加伤吗?

    升级版的急救小班,不可错过的急救知识:心肺复苏(CPR),止血包扎,日常急救,教你如何为生命保驾护航!

    详情请联系张同学:13718517989

    只接受团体(班级,社团,支队)报名哦亲!

    2014-04-28
  • Re: 梅毒战争(zz)

    没考证过,至少理论上是可行的

    【 在 cainaonao (周末真好!就是有点无聊。。)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严重外伤患者失去了手,也会将其寄养在自己的腿上复原功能再行移植" 这个是真的?“将其”指的是?

    2014-04-26
  • Re: [活动]“老北京,新发现”五一大型欢乐寻宝游戏

    赞!

    【 在 lpf10 (思维广) 的大作中提到: 】

    : 亲,五一长假还宅在寝室吗?不如去发现身边这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吧~

    : 吃货们,还在为寂寞的味蕾而发愁吗?一起来寻找记忆里亦或传说中老北京小吃的味道吧!

    : ...................

    2014-04-24
  • Re: 5.8快到了,搞个活动吧

    ……

    【 在 sesamm (不如不遇倾城色) 的大作中提到: 】

    : 搞个我与5.8的回忆文

    2014-04-23
  • Re: 梅毒战争(zz)

    赞技巧!

    【 在 waver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的大作中提到: 】

    : 建议分几篇文章发,再加图片资料。。。

    2014-04-23
  • 梅毒战争(zz)

    转载自http://blog.renren.com/blog/230155475/925654914 ,转载时去掉了原文中的图片和图片解释

    [注]本文是给微信平台“大象公会”撰写的文章,欢迎搜索关注,但由于篇幅的问题,微信版本有较多删节,此处是原文;另外,如果发现文中错误,请在原文下留言.

    1495年,法兰西国王查理八世大军开进,终于占领了梦寐以求的那不勒斯王国。这个伸入地中海心脏的王国长期以来都是阿拉伯世界与基督教世界的贸易窗口,半个多世纪以来又通过与伊比利亚半岛的商业日渐富庶,成为了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中心之一,当然炙手可热。而6年前刚刚成立的新兴帝国西班牙也对这片进入大陆的门户要地垂青已久,于是一连串激烈的外交和军事争夺拉开了序幕——然而,我们的故事却发生在这场争夺的幕后。

    爆发与蔓延

    得胜的法国人刚刚回国,部队中就爆发了一场前所未见的恐怖瘟疫,患者身体表面从头到膝突发凶险的脓包,不久崩破溃烂,脸上的肉片片剥落,几个月之内就会死亡,景象惨不忍睹。这种恶症并没有在法国驻足多久,很快就传遍了欧洲,并跨越地中海向东方传播开去,只用了3年,它就传到了恒河的入海口,印度港市加尔各答;大约1505年,亦即大明弘治十八年,又借道东南亚从岭南进入中国,到1520年,整个欧亚大陆连同周围岛屿凡有人处无一幸免。从各种称呼就能看出来这种病的传播路线:法国人叫它“那不勒斯病”,德国人和波兰人叫它“法国病”,俄罗斯人叫它“波兰病”,土耳其人和阿拉伯人叫它“基督徒病”,印度人叫他“葡萄牙病”,中国人叫他“广东疮”,日本人叫他“中国疮”——而到了1530年,它获得了今天通用的拉丁语名字“Syphilis”,汉语则最终以病状叫它“梅毒”。

    相互栽赃般的混乱的称呼除了标记梅毒的传播路径,也暗示着人们并不知道这种恐怖的怪病究竟源自哪里——历史上人们对梅毒的起源也做过许多猜测,其中受支持最多的假说有两种,一种是欧洲本土的疾病在当时发生了新的变化,成为了梅毒;另一种是世界其它的角落的疾病传到了那不勒斯这个地中海商业中心,在新环境下发生了爆发。直到2011年,人类体质学和流行病学家比对诸多考古遗骸后,才将我们需要的答案指向了后者:就是当年那个新成立的西班牙从美洲大陆引进了这位瘟神。

    事情还得从初次爆发的3年前,也就是1492年讲起。这年1月,西班牙王国攻陷了摩尔人的最后一座王城格拉纳达,终于从异教徒手中彻底夺回了伊比利亚半岛,完成了“收复失地运动”的800年大业。同年夏天,那个名叫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船长终于说服了两位国王(当时的西班牙刚刚通过政治联姻合并而成,王后伊莎贝拉同时是半壁江山的女王),在8月份杨帆远航,在茫茫大海上向着西方驶去,两个月后在加勒比海上的一个岛屿,今天的巴哈马登陆。

    哥伦布发现这些将他从溺死的危机中捞上来的黄皮肤原住民意外的温顺,于是开始了他的宏图大业:哥伦布从西班牙搬来部队和武器,通过剁手、挖心、掏肠、喂狗等手段,大笔地从原住民手中掠夺黄金和年幼的性奴——当然也有馈赠,比如天花患者用过的毯子或者流感患者用过的杯子,虽然每年都有6万到10万原住民因此死亡,哥伦布却最终因此彪炳青史,功盖千秋。

    与黄金和性奴同时,哥伦布和他的部队还带回了一样东西,就是梅毒——虽然梅毒此前在南美的原生状态我们仍然不得知晓,但之后的事情却水落石出了:西班牙部队染上梅毒以后并不消停,他们四处游逛;就像开始的地图标识的那样,当时的西西里岛已经被西班牙控制,而西西里和那不勒斯向来交好,这种性病随即传到了那不勒斯的妓女身上;而当法国军人攻破那不勒斯开始享用俘虏来的妓女时,这种病也就赠送给了法国人。另外,西班牙雇佣军也出现在法国部队里回到了法国,也有不少功劳。

    总之,人类之间的祸福输赢,对于瘟疫来说都是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

    疾病的进化之路

    1495年在那不勒斯的爆发是梅毒的最早文献记录,那是一种病状猛烈且快速致死的瘟疫,这让刚刚从黑死病的狂飙收割中缓过劲来的欧洲人恐慌不已。

    已知最早的关于梅毒的艺术作品是德国文艺复兴领军者丢勒1496年的彩色版画作品,《身患法国病的人》。从形式上来看,这是一幅典型的占星术绘画——头顶是黄道十二宫的天球,1484是行星位置,并非创作年代;天蝎座上有一颗亮星,表示这种疾病是星座不利;患者是德国长枪雇佣兵的打扮,当时的梅毒尚在军中流行,病人的症状也恰是梅毒刚出现时的烈性症状,从头到脚生满脓包;另外两面文章标明了发生的地点,德国(当时还是神圣罗马帝国)纽伦堡——仅仅过去一年,这种疾病就已经扩散到了中欧,可见其传染性之高,也从侧面反映了军队内部混乱的性行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立安一世在1495年感慨,这种前所未有的疾病一定是上帝对渎神行为的天谴。

    然而就像贾德·戴蒙在《枪炮、病菌与钢铁》里描述的那样,国境不能阻挡瘟疫,疾病也不能逃过进化。只经过了半个世纪的流传,到1546年,梅毒就演变出了一种阴险毒辣缓缓发作的三期发病,到如今与结核、麻风并尊世界三大慢性传染病:

    初次性接触感染后的3天到3个月是一期梅毒,接触部位出现底部坚硬、边缘清晰,不痛不痒但愈合缓慢的大溃疡,称为“硬下疳”,经过一段时间后会自愈;

    再经过4到10个星期发展为二期梅毒,症状多样,但通常是会在躯干和四肢出现对称而不瘙痒的粉红色皮疹,随后演变成斑丘疹乃至溃疡,其中有一类独有的斑疹,中央愈合而周围扩散,形成片片梅花状,故中文称“梅毒”,而口腔和咽喉黏膜上也会形成泛白的疣状病灶,接触传染性极强。患者还会伴随发烧、喉咙痛、虚弱、消瘦、脱发及头痛等全身症状——全部症状会在两个月之内消失,然后进入3到15年,最长可代46年的漫长潜伏期。

    潜伏期过后就是毁灭性的三期梅毒,有三种类型:梅毒瘤性梅毒患者全身的皮肤和脏器都会出现大小不一的树胶样肿瘤,骨骼也会受到侵染变得像朽木一样疏松多孔,以至于严重毁容形如丧尸,患者往往失去鼻子;神经性梅毒患者出现梅毒性脑膜炎,癫痫、瘫痪、痴呆接踵而至;心血管梅毒则会侵染主动脉,造成主动脉炎、动脉瘤、动脉瓣关闭不全,直至心力衰竭而死亡。

    对于流行病学和更普遍的生物进化来说,这样的性状变化对传染病非常有利:迅速致命的传染病会在短时间内损失大量宿主,失去了传播的机会,到头来鱼死网破同归于尽;而潜伏期长或者症状温和的传染病才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传播给下一个宿主,做到阴魂不散生生不息——“数罟不入洿池”的可持续发展道路正是古往今来那些成功流行不绝如缕的传染病无不遵守的规则。而梅毒更胜一筹的是,那些在病程中多次出现的皮肤溃疡和粘膜扁平疣都没有痛感,这在保证宿主存活的基础上又不影响宿主继续发生性接触,大幅提高了传染率。

    值得一提的是,梅毒的性传播身份让它在发病缓慢之外获得了另外的庇护,即人们除了性交大都不愿暴露患病部位,甚至羞于启齿,这让疾病更加隐蔽;而淫乱与性病这一对组合还在17世纪引发了这样一种观点:得梅毒的人都是活该遭报应,根本就不该给他们治疗,16世纪和17世纪之交这种观点尤其流行——就像前面提到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立安一世的观点那样。这些人类行为事实上增强了梅毒对社会生活的适应,以至于到18世纪,梅毒是如此泛滥,任何症状都会被怀疑是梅毒——包括孩子生病

    天才与疯狂

    梅毒既然走上了持久战的道路,它对人类社会的渗透也就日益深刻,起初只是在部队和周围的妓院中流传,但在那个缺乏疾病控制的中世纪晚期社会里,这种传染性很强的性病很快蔓延到了整个社会。然而直到1520年之后,随着梅毒症状从急性传染病向着慢性传染病演化,人们才意识到这是一种性传播疾病——这仿佛是对文艺复兴以来反禁欲主义的一次讽刺,人们重新在性的问题上变得保守。比如那个疯狂娶妻又疯狂杀死自己老婆的英国国王亨利八世就曾试图关闭妓院阻挡它的蔓延,结果很更加讽刺的是,亨利八世死前的种种症状就像极了一个梅毒患者,虽然也有历史学家争辩说那是糖尿病和脑外伤。

    英王亨利八世(Henry VIII,1509-1547年在位),为了生个儿子他先后娶了6个老婆,甚至为了合法地娶老婆使英格兰脱离天主教自立圣公教——到头来先后继任的两个女儿英王血腥玛丽和英王伊丽莎白一世在宗教问题上的对抗直接导致了清教徒逃亡,以五月花号缔造了美利坚的雏形。

    和亨利八世命运类似的帝王将相还有很多,比如16世纪后半叶的俄罗斯帝国首任沙皇,伊凡雷帝,他的老婆损耗率甚至更大,8个老婆3个出家5个死于非命,往往都是婚后不久便被他玩死——这种不受控制的反复癫狂就被认为是梅毒侵犯中枢的表现之一。1580年,他连自己的长子也一杖打死,4年后自己也中风丧命,俄罗斯帝国刚刚成立就陷入了权力真空。

    俄国现实主义画家列宾最著名的作品之一,1885年所绘《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描绘的就是伊凡雷帝一怒之下打死长子后大梦初醒时的悔恨与恐惧。

    另外,满清第八个皇帝同治帝死时年仅19岁,正史记载是出天花走马牙疳而死,然而民间纷纭传言他是私自出宫逛八大胡同身染梅毒而死,民国时期写成的《清代通史》也明确认可了这一说法,然而现代研究却持有真的死于天花,或者二疾并发的看法——但不管怎样,这个颇有奋发之意的皇帝死后不久,清末那短暂的同治中兴也就随之瓦解了。

    的确,有权力有才华之人更难忍受性行为上的教条,更容易在性生活上放任自己,在梅毒5个多世纪的流行史中,除了这些帝王,还有数不清的天才艺术家罹患梅毒。美国精神病学者和作家,德博拉·海登(Deborah Hayden)在他的作品《天才、狂人的梅毒之谜》中这样写道:“贝多芬谱写《欢乐颂》时,正因为梅毒末期引起心理亢奋;美国总统林肯于1835年左右因为嫖妓染上这可怕的疾病;王尔德的《格雷的画像》说的就是自己被性病折磨的痛苦……这些历史上的天才、狂人,本来风牛马不相及,但他们却共同遭受一种疾病的罪与罚——他们都是梅毒患者。”此外,哲学家如尼采、叔本华,文学和剧作家如莫泊桑、波特莱尔、福楼拜、王尔德,画家如高更、马奈、梵高,音乐家如舒伯特、舒曼、贝多芬……甚至瞎子阿炳,都在著名梅毒患者的列表里。另外,梅毒有时候也是一种政治手段,例如人们常常渲染拿破仑、希特勒、墨索里尼等敌对人物的梅毒史,而无论真实与否,这都将对敌人的声誉造成强烈的中伤——不过希特勒确实恨毒了梅毒,以至于花了13页笔墨在自传《我的奋斗》中阐述在德国根除梅毒的重要性。

    梅毒除了影响人们的现世生活,在艺术作品中亦同样有所体现——在19世纪,戏剧、文学乃至美术作品中流行塑造一种“蛇蝎美人”(Femme fatale),即神秘性感而又冷酷阴险的美丽女人,常常用爱情将男主角引向毁灭,就加入了梅毒的女人的抽象提炼,常常体现为女巫、妓女、女吸血鬼等等,最著名的比如瓦格纳笔下的昆德拉(Kundry)、圣桑笔下的黛莉拉(Delilah),以及最著名的比才笔下的的卡门(Carmen)。卡门这个女性角色有着歌剧史上最著名的独白:“爱情不过是一件普通的东西有什么可稀奇?,男人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谁要是爱上了我,谁就自己找晦气;我要是爱上了谁,他就死在我手里。”

    而这样的角色在战后被好莱坞电影所继承,“用爱情毁灭男主角的美人”直至今日都是电影中屡见不鲜的典型角色——比如2010年电影《盗梦空间里》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男主角,盗梦大师多姆·科布就有一个潜伏在他梦中深处的亡妻(玛丽昂·歌迪亚饰)阴魂不散没完没了地出来坏事。

    早期的治疗尝试

    梅毒若不经治疗,死亡率可达58%,在艾滋病出现以前一直是最可怕最难缠的性传播疾病。随着该病日渐流行,找到有效的治疗手段也迫在眉睫,没想到这一找就是400多年。

    在梅毒最早出现的时候,一个名叫弗朗西斯科·德里加多(Francisco Delicado)的西班牙神父兼梅毒患者宣称的梅毒可以被俞创木分泌的树胶治愈,包括蒺藜目蒺藜科俞创木属6个物种,尤其是其中的药用俞创木(Guaiacum officinale)——而这些美丽的植物恰恰分布在哥伦布当年抵达南美时踏上的土地,巴哈马等中美洲的热带丛林中。神圣愈创木如今还是巴哈马的国花。

    虽然很多欧洲人都期盼得到俞创木治好梅毒,然而俞创木生长缓慢且效果并不出众——欧洲人并未找到更好的草药治疗,中国的《本草纲目》虽然记载了梅毒流行情况,同样也没能找到治疗方案。但中国人和欧洲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一种炼金术的常用药物:水银和砒霜。他们配合高温蒸汽浴,用水银清洗梅毒患者溃烂的伤口,并且取一定量的水银制剂让患者口服——效果真的有,病痛确实得到了缓解,然而这无非是引虎驱狼,即便没有死在梅毒上,也要死在水银对神经系统的毒害上,到头来唯一落实的好处就是生前千疮百孔的肉体在死后不易腐烂,因为水银有很强的防腐效用。19世纪人们发现碘化钾也有不错的治疗效果,然而副作用并不比水银少多少,碘中毒同样能毁掉全身代谢。

    另外,除了缓解病痛,梅毒造成的大面积毁容也不可小觑。多数梅毒患者经过数年的潜伏期后,终将发展为梅毒瘤性梅毒,如前所述,这意味着头面部也会出现许多大小不一的树胶样肿瘤,之后又会形成骨骼塌陷而导致面部边形,这些外形变化让“天谴”的效果一目了然,也让患者遭到社会抛弃——为了多少挽回尊严,早期的外科整形手术就这样得到了发展。

    一枚17世纪到18世纪青铜鼻子模型,用来给梅毒患者制作蜡或者石膏的假鼻子勉强应付,这是一种“别开生面”的假肢,然而早在16世纪,欧洲人就已经不满足于这样的消极伪装,而开始采取一些激进的整形尝试。

    一张医学手册的版画,制作于16世纪,描述的是意大利外科医生Gasparo Tagliacozzi及其子发明的自体鼻子重建法,一般称为“意大利方式”(Italian Method)。即从自体组织上,通常是胳膊上,挖下一条皮肉来,一端仍然连在胳膊上,一端缝在鼻子上,保持这个姿势数月,待这条组织在鼻子上长牢,再将其与胳膊分离——这对没有消毒和抗排异反应的早期外科手术来说是极大的进步,那条切下来的半游离组织称为“自由皮瓣”(Free Flap),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都是极其重要的外科移植方式,包括今天我们常看到有严重外伤患者失去了手,也会将其寄养在自己的腿上复原功能再行移植,也是这种方式的进化版本。

    同时为了预防梅毒,早期的安全套也开始变得流行起来,通常是用羊肠和丝带做成的袜子似的东西,但总比没有强。

    攻克与征服

    说了这么久,我们竟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造成了梅毒,而事实上,在与梅毒不懈斗争的400年时间里,我们确实不知道梅毒的病源——直到20世纪初,梅毒的历史才发生了质的变化。

    首先是1905年,德国的动物学家埃里克·霍夫曼(Erich Hoffmann)和外科学家弗里兹·萧丁(Fritz Schaudin)终于发现了梅毒的病原体:苍白密螺旋体的一个亚种“苍白球”,学名Treponema pallidum pallidum。螺旋体这类细菌独有一根组贯穿全长的卷曲内鞭毛构成的轴丝,可以推动菌体在组织内游走。

    而到了1910年,德国化学家保罗·埃尔利希(Paul Ehrlich)与他的助手秦佐八郎在传统的砒霜治疗基础上发明了一种有机砷制剂“砷凡纳明”,商品名“洒尔佛散”,成为了第一种梅毒特效药,也是人类第一种现代化学治疗药剂。1912年又改进发明了新砷凡纳明,梅毒终于有了适当的疗程,埃尔利希也因此得到了诺贝尔奖——1923年,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同志在临终前就被医生开出这种特效药配合传统的碘化钾,且由他血管损害、瘫痪无力、恐惧小提琴声等症状来看,正是神经性梅毒的典型症状,而并非苏联官方宣布的动脉硬化。

    人们同时发现,苍白密螺旋体伤害值虽高护甲却低,高烧就能烧死它们——于是一种相生相克的治疗手段出现了:故意让患者得上疟疾,然后用疟疾的持续高烧烧死梅毒,最后再用奎宁治疗疟疾,这种以毒攻毒的手段尤其对神经性梅毒有奇效,其发现者朱利叶斯·瓦格纳(Julius Wagner-Jauregg)同样获得了诺贝尔奖——后印象主义巨擘保罗·高更在天之灵得知此事恐怕会魂魄不宁了:1889年开始,保罗·高更搬到法国殖民地塔西提岛从事艺术创作。高更如此热爱这片土地,以至于频繁地与塔西提原住民性交,终于染上了早期英国殖民者带来的“英国病”,饱受折磨4年后终于死在梅毒手上——然而就在他动身前往塔西提岛之前,刚刚治好了自己的疟疾。

    而到了1928年,弗莱明发现了人类医疗史上的第一种抗生素盘尼西林,也就是青霉素,它不但在治疗外伤感染方面有奇效,而且对梅毒也有一击绝杀的强大威力。1943年,人们发现对于青霉素来说,早期梅毒只要肌肉注射几针就好,晚期梅毒,哪怕是神经梅毒,也只需静脉输液就能治愈,而除了个别过敏患者以外,青霉素几乎没什么毒副作用。而且不仅梅毒,许许多多细菌造成的顽疾,包括世界三大慢性传染病中的另一位结核病也被青霉素一招毙命,人类医学史翻开了崭新的篇章。

    待到二战结束,人类的硝烟散去,高产青霉菌菌株选育成功了,原本昂贵的青霉素价格直线下降,人来第一次开始了对梅毒的大清剿。凡是有能力生产青霉素,或者医疗机构能够提供青霉素的国家,梅毒发病率飞流直下,尤其是在中国,建国以后的五六十年代大规模清理卖淫业,全国没有妓女,梅毒在中国大陆只用了一二十年就进入了绝境,病例报告全国罕见。到80年代,梅毒不但变得罕见,而且随着各色强效抗生素的出现也变得再也不可怕了——尽管它没有像天花那样被灭绝,也没有发明出疫苗,但胜利的曙光似乎就在眼前了。

    卷土重来

    然而就像任何一场战争一样,神经鞘一松懈,垂死的敌人就会反扑。就在人们踌躇满志以为梅毒再也不是困扰的时候,它却悄悄开始重新聚拢在每个人的周围。

    前面反复提到过,梅毒这种性传播疾病能给患者外观造成非常明显的变化,给人打下“报应”的烙印。文艺复兴以后几百年来,就是在这样的阴霾下,人们始终不敢放纵自己的性欲,在性行为上延续着保守的态度。

    所以当梅毒的治疗变得简单高效,到了上世纪60年代与80年代之间,终于从美国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性解放运动,并向世界各地发展开来——虽然避孕药、女权运动乃至反战主义都是这场运动更加明显的原因,例如“Make Love, Not War”这样明显反战的运动口号,但是如果不是根治梅毒消除了人们的“后顾之忧”,这场运动绝对不可能如此深远,乃至促成了后来的同性恋解放运动甚至青少年性解放运动。

    这场血脉喷张的社会运动在后现代主义的时代背景下标记了整整一代人,在它抵制人类战争的同时,也让人类对梅毒的攻势缓和了下来——青年人之间的频繁性交为梅毒传播打开了方便之门,过去大都通过卖淫扩散的梅毒如今在“正派人”之间得以流传。即便如此,由于梅毒已经可以有效治疗,对人体的损害不再那样严重,于是整体社会对梅毒的容忍度仍然在持续提高——因此到了上世纪末,西方各国的梅毒感染率开始再次攀升。

    与此同时,是中国大陆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进程,到90年代末,从沿海到内陆都在对外接触中都获得了新的财富、新的观念——还有新的病源。其中尤其是珠江流域,地下卖淫业日渐发达,梅毒在性工作者中的感染率不断上升,广东的珠江流域再次成为了梅毒重灾区。

    而就全国来看,在1993年到1999年间,梅毒感染率年均增长85%。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数据表明,2009年全国共报告梅毒327433例,较2008年增长了17.09%,居全国乙类法定传染病发病数的第三位。在报告系统比较完善的上海,梅毒已成为最经常被报告的传染病。

    但梅毒本身还不是最可怕的,如前面说过,在艾滋病出现以前,梅毒一直是最可怕最难对付的性传播疾病,而艾滋病的爆发恰恰与梅毒可治愈之后的性解放运动密不可分,这种1981年问世的顽疾几乎与梅毒无缝衔接,人类过去畏惧梅毒时的心里阴影如今全权转交给了艾滋病,而二者更在传播与感染上达成了互利互助——梅毒患者早期出现的溃疡和粘膜破损让艾滋病的感染率提高2到5倍,二者协同感染的情形因此非常多见,在个别城市中心甚至达到30%-60%,男男同性传播也成为了二者协同感染的重要方式。

    经过以梅毒为首的老一辈性传播疾病大力栽培,艾滋病重新让人类恢复了对性的禁忌,性解放运动到21世纪初就因此饱受批判,而逐渐淡出了主流。

    而在我们为艾滋病协同感染担忧的同时,在医疗条件欠缺的不发达国家和地区,梅毒仍然是大规模流行的传染病。梅毒当前仍有每年过千万的新增感染病例,其中有超过90% 的案例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其中包括70万到160万名孕妇,造成自然流产、死胎及先天性梅毒。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梅毒造成约20%的围产期死亡。

    而除了医疗条件的缺失,生活习惯也常常造成梅毒的快速流行,例如在中亚和北亚如蒙古国,城市定居社会刚刚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建立起来,人们尚未形成农耕和城市文明那样严谨的性禁忌,在性活动上更加随意,因此虽然人口密度远较成熟的农业和城市文明为低,感染率却要高得多,以至于构成了严重的社会危机。

    很显然,人类与梅毒的较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各种传染病每年都要夺去全世界至少10万条生命,梅毒只是其中之一。在漫长的斗争史中,人类的历史被传染病深刻地塑造着,而传染病也在人类的攻击下不断发生变化,这场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战争,就像《爱丽丝漫游仙境》里原地奔跑的红桃皇后,人类不懈的努力并不会带来最终的胜利,但任何一刻的松懈都将带来可怕的失败——人类的文明就在这条钢丝上踟蹰而坚定地前进着。

    2014-04-23
  • Re: 5.8快到了,搞个活动吧

    物理活动我就不掺和了,我在遥远的克拉玛依……

    网上活动可以掺和掺和,搞个 我与红会 的回忆文啥的?

    【 在 friendlyball (幸福的光叔||有两个天使的^_^)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网上活动吗

    : 还是物理活动呀

    2014-04-23
  • 5.8快到了,搞个活动吧

    大家有什么想法?

    2014-04-23
  • Re: 版面积分变更记录

    我有那么衰吗……

    【 在 wape (豆汁)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次为啥扣这么多?庆祝大bm上任?

    2014-04-23
  • Re: 版面积分变更记录

    给个甜枣打一棒子,啊,应该是打一闷棍

    【 在 waver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去。。一万分的扣

    2014-04-23
  • Re: 发个捐衣信息…

    这怎么操作呢?怎么能够让邮局确认你是捐赠,怎么避免有人钻空子呢?或者难道只能发去邮局某list上特定的地点?

    【 在 friendlyball (幸福的光叔||有两个天使的^_^) 的大作中提到: 】

    : tip.捐赠物品免邮费

    : 但我不知手续是否很复杂

    2014-04-22
  • Re: 发个捐衣信息…

    @eagle00

    楼主毕业前是校红会的人,信息可靠

    【 在 Rudolf2008 (肉多福)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女友单位搞的活动,真实性我可以负责,各位有需要可以直接把衣服送过去~)

    : 【衣暖人心•旧衣物募捐】当我们为了换季大采购浏览网页、穿行于各大商场的时候,有

    : 一群人却仍然挣扎在温饱的生存线上。对于生活在甘孜、阿坝、大凉山以及藏南地区的很

    : ...................

    2014-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