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如果.爱》算不算国产歌舞电影top1?

    感觉拍得挺好的啊,是不是票房一般?

    后面怎么没见过类似风格的电影了?

    《松子的被嫌弃的一生》也算是类似风格吗?也挺好看。

    【 在 phoennix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爱算是百老汇西式音乐剧风格的第一部,金培达作曲+舞蹈、剧情,都是百老汇式。周的天台月光也算。

    今天 10:05
  • Re: 《如果.爱》算不算国产歌舞电影top1?

    还没看过,看了一下图片,还真不错,抽空看一下。

    【 在 caodish5ci 的大作中提到: 】

    : 国产歌舞电影的顶峰是《丝路花雨》

    今天 08:42
  • 《如果.爱》算不算国产歌舞电影top1?

    rt,欢迎讨论。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今天 08:24
  • Re: 买别人孩子,所谓的幸福都是建立别人痛苦的基本上,这有什

    支持,买卖同罪。

    罪恶的土壤比罪恶本身更罪恶。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xu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作为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是应该被尊重的,就应该把养父母送监狱,被拐卖多少年,就应该让养父母去做多少年来赎罪,孩子是无辜的,但是,凭什么伤害别人不犯法?

    : --

    今天 07:21
  • Re: 老中医的价值

    治好治不好也没那么重要,因为任何医生对大多数疾病只能是缓解,而且个人体质差别巨大,同一个方子在一个人身上药到病除,在另个人身上就毫无作用;甚至对同一个人不同时期也不一样。

    重要的是有人信就行了。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Celestials 的大作中提到: 】

    : 挂号费700,诊断2-3分钟,求小时工资。

    : --

    :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 不见武陵豪杰幕,无花无酒锄作田

    今天 07:17
  • Re: 谴责十大离婚男的

    确实太考验人性了。

    您所说的这两个问题对一般人来说都是天大的事了。两个合起来还能不离不弃的相信会有,但也相信会有人第一个就撑不住。

    其实过了四十岁很多人就明白了,人生一世短短几十年,有的人是为了舒心活着,有些人是被迫活着,但几十年后都是殊途同归,个人感觉只要自己无怨无悔就行了。

    十大男,能做到目前还在纠结说明肯定不是寡情男,道德水准可能会超过1/5的普通人了。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kuihuapai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两个问题

    : 1、得了绝症能不能不离不弃?

    : 2、不孕不育能不能不离不弃?

    : 那个男主做到了得了绝症不离不弃

    : 但是做不到无法当爸爸

    : 说明他不在乎钱

    : 但是更在乎“人”

    : 很多配偶得了绝症还不离不弃的

    : 可能只是因为对方是自己孩子的父亲或者母亲

    : 为了家庭的完整而坚持

    : 这个男主和女主没孩子

    : 这本来是感情链条中最紧密的一环

    : 很多人觉得没孩子可以的

    : 比如丁克一族

    : 是的

    : 没孩子没关系的

    : 但是遇到什么大事的时候

    : 对方也可以毫无顾忌的抛弃你

    : (没有说丁克不好的意思,丁克还遇到类似得癌症的大事的概率也不大)

    : --

    今天 06:48
  • Re: 谴责十大离婚男的

    说得太好了。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crazy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不太认同你的观点,婚姻的意义是什么?我更倾向于认为婚姻是一个契约,一个两人约定好同甘共苦的契约,当然如果只把婚姻看做是为多彩人生锦上添花的,结婚只为了得到更多幸福而不打算付出代价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所以婚前一定要明确双方的三观和对婚姻生活的认识,如若不一致则一定不要结婚,就好比十大男主,他认为婚姻伴侣就应该是能协助他驶往幸福彼岸的人,如果是累赘就该甩掉。

    : --

    今天 06:23
  • Re: 谴责十大离婚男的

    赞同。

    不离不弃的更多。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QjjQc 的大作中提到: 】

    : 伴侣得绝症就提离婚,这缺乏起码的人性。

    : 医院里得绝症的不少,被离婚的好像没水木回帖比例这么大

    : --

    今天 06:22
  • Re: 三国演艺里面立军令状真的死人的是不是就马骥

    还死在了蜀国人才凋零的后期。

    关羽那次连罚酒都没罚。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reselect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他倒霉

    : --

    : --

    昨天 23:16
  • Re: 檀道济,斛律光,李牧,还有谁

    郭崇韬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liyiyouwanan 的大作中提到: 】

    : 功高而震主,震主而身死,身死而国灭

    : 发自「今日水木 on SM-N9860」

    : --

    昨天 18:34
  • Re: 曹操发动赤壁之战真正原因是什么?

    平推过去,灭孙权啊。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Cairoooo 的大作中提到: 】

    : 曹操发动赤壁之战真正原因是什么?

    : 真的是为了二乔吗?

    : --

    昨天 14:18
  • Re: 重疾险到底是不是智商税?

    对一般人都是。

    昨天 09:35
  • Re: 老婆生病无法生育,我应该离开吗

    把儿媳当成生育工具啊,还真以为儿子是皇帝啊,

    这种老人活该老了没人养。

    【 在 bif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没见过更垃圾的婆婆

    : 我朋友的婆婆,生了4个儿子

    : 现在儿子们都结婚生娃,

    : ...................

    昨天 09:34
  • Re: 冲呀!降准加鼓励,学区房下周翻倍吧。

    强弩之末了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mengqiqi43 的大作中提到: 】

    : 听说大放水了

    : 学区房连夜改价

    : 下周一定翻倍

    : 割肾抢的行情到了

    : --

    昨天 08:23
  • Re: 看到有人在两个版推广这家养老院,就这么巧,说我的亲身经

    目测以后社会养老会是大问题。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raozrraoz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爸去年住院的时候,没有跟我提起养老院交钱的事情,他知道我一定会数落他。我告诫他很多次各种各样的骗局,但他总自信能刀枪不入。2019年他交了10万的床位预定金给一个养老院,签的两年合同。我后来才得知这种“养老服务和床位预定”收费不得超过一年。那位把他当亲爹一样哄的业务员把养老院的政府背景说得天花乱坠。今年5月份,两年合同到期,养老院只用了“没钱”两个字就打发了老人家,没钱退!这两年想必他心里有很多的七上八下担惊受怕。钱对他来说是惟一的信仰,万事皆不可靠,唯有钱能保他。他节省到极致,一分一分地存下。

    : 青松老年公寓在一个较偏的位置,坐地铁到远郊,再坐30分钟的公车,只有一条公交线,每半小时一班。爸去很多次要钱,他腿脚不利索,来回一趟很费周折,于是他住进了养老院,一是方便要钱,二是抵扣费用。那时长沙来了一波疫情,养老院封闭起来,他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失去了自由,也常常抱怨伙食糊弄,仅一个月就发病了,很严重,他像小孩子一样渴望借此离开养老院,回到他熟悉的环境——他常去的一所医院。十几天后,他走到终点。

    : 青松规模很大,楼看起来都是新盖的,里面既有养老院,也有医院,这叫医养结合。爸去逝后的第四天我找过去。对接的业务员没出现,一位女领导接待了我,从下午3点到晚上9点,她咬定没钱不松口。好吧。

    : 九月的长沙,天气仍然能烙铁,每天都在高温预警,我像个外地人一样水土不服,每

    : [upload][/upload]天拉肚子,吃不下东西睡不着觉,小身板硬扛着,开始了“秋菊的信访”。

    : 青松的养老机构执照是长沙县民政局发的,政府又拨了50亩国有用地给他,50亩是什么概念?就是3万3千平米。青松是国家普惠养老的湖南试点项目,号称“党管公寓”。老唐并不糊涂,他一辈子就相信党,党不会骗人。

    : 现在政府都有接待大厅,按业务取号去不同的柜台,过程流畅简洁,感觉通途就在眼前。柜台工作人员听了我的诉求,便告诉我养老科的房间号,又担心我找不着,还请一位工作人员领我过去。敲开门,空间比较局促,四张办公桌两两相对拼在一起,墙边是沙发和文件柜。科长外出了,三位科员在办公,一位科员让我登记了信息,说第二天科长一定会回复。第二天,并没等来科长的回复。

    : 隔天我去了长沙县信访办,信访办是单独的一个小房子,与政府的办公区分开。中午门庭清静,有一位工作人员午休回来,他让我先去填表,我写下来龙去脉,他归纳为两句话,用突出的篇幅记下了我身份证上的详细地址,让我觉得惊奇不已。他去另外一间屋子给养老科科长打电话,出来对我说,养老科会让青松的杨院长给我打电话。然后就不再搭理我,意思是我可以走了。我想到要留个凭据,就问他要“受理单”。他打印了一张“来访基本情况登记表”给我,从此再无消息或回访。青松的杨松青也没有给我打来电话。

    : 县级无果,我去市级。市民政局的一位处长递来一杯茶,对我的处境深表同情,他还告诉我如果是在十八大之前,我没有可能进这个楼,进这张门,他说这些年政务改革力度很大,风气也变了。

    : 我等来另一位主管这摊事务的处长,是位年轻的姑娘,干练利落,她给县养老科打电话,要求让杨松青当时就给我来电话,她要在现场协调一下。等电话的时候,她给我订了份工作盒饭,我们边吃边聊,她劝导我如果要不回来钱,就当建设家乡了。杨松青真的来电话了,处长督促他还钱,又让他定一个时间、地点与我见面。杨松青定了第二天上午10点到养老院见面。事情终于有了进展。我感激得有点不好意思,觉得给处长添麻烦了。她是第一位站出来解决问题的官员。

    : 第二天我按时赴约,杨松青却没有来!杨松青到底是何许人啊?这位把我们家搅得不得安宁的陌生人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上网搜他的信息,媒体关系真不错呢,有好些采访和文章,很能说的一位。身世还挺凄惨,被父母送人,由一位老人家抚养长大,他有孤儿的心境,又感恩老人,所以后来既做了幼儿园的生意,也做了养老院的生意。

    : 无果三连。于是我去了市信访办,市信访办开出一张介绍信让我去县人民政府。闸机口一位慈眉善目的保安大姐拦截了我,她对我深表同情,但苦口婆心劝我再去墙外的信访办。我只好退出来,右拐去了左面的楼,幸运地碰个好时机,刷健康码进到了办公楼里,见有陌生人东张西望,领导们陆陆续续从办公室里出来围观,保安慌张地跑过来问:“你怎么进来的?”。我手持介绍信娓娓道来,大家听了来由,有位主事人进屋去联系县养老科,意思是让杨松青来领人,又出来告知我一会儿会有养老科的人出面,带着杨松青、我,三方一起解决。事情又有了进展!我坐在大厅等,见久无动静,就去了趟走廊深处的厕所,再出来,就看到了视频里见过的杨松青,他说那我们走吧,我快意答应,心想养老科科长在某个地方等着我们解决问题呢。

    : 其实呢,没有养老科科长。杨松青开车去养老院,一路上向我讲述他为养老院吃了多少苦,花了多少钱,受了多少气,他现在在想办法搞钱,大家都应该支持他,为他分担一下。

    : 他说怎么搞钱怎么搞钱。怎么搞钱呢?他想把50亩国家划拔用地变更为出让土地,土地性质变了他就可以拿去抵押贷款。并且,他在50亩用地上火速盖了8万平米的建筑,也要一起作价。他没拖欠一分钱工程款,欠的全是老人家的钱。他押了一大票赌注,赌政府会保住这个普惠养老项目,他也想通过维权老人给政府施压。妙啊!难怪不想还钱!我们全是他手上的筹码。不幸的是,他的审批手续走得不顺利,有的领导签字了,有的领导在拖延。他愤愤地说:凡是不帮助企业家的政府官员都应该被枪毙!他之所以这么交底,大概是以为我和他的利益是一致的:政府一松手,我们就都有钱了。

    : 眼下呢,他真不打算给我钱。他和那位女领导唱对歌,一个说想办法搞点钱,一个说真没钱。我默默地给处长发去一条短信,告知我在养老院现场,问她能不能帮忙干预一下。不久杨松青出去接了个电话。再这样演下去真是无趣,他讨价还价,转了3万给我,说余下的款按两次在10月和11月还给我。我要求他出具一份承诺书,他让财务室照做了,并签字盖章。当时他问我,我们家在长沙还有没有人,天真如我,说:没有了。

    : 离开长沙我回家两个多月了。他果然泥牛入海,无迹可寻。找不到人,要不回钱,我打市长热线12345,说:我爸只住了一个月就过逝了,养老院能不能退回余款呐。投诉被转到县民政局,然后又转到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然后又转回到县民政局,在必须要回应的截止日,县养老科终于来了电话,说杨松青会给我打电话。就这!然而,我没等来什么电话。

    : 于是我在网上给湖南省信访办写信,又看着它被转到长沙市信访办,又被转到长沙县信访办,又被转到长沙县民政局,然后呢,就没有了。多么熟悉的循环往复。

    : 为什么不走法律程序?因为官司肯定会赢,但仍然拿不到钱。长沙已经暴雷过一些养老院,有结果可参考。

    : 最后跑题说一个小小的插曲。父亲最后的时日,我给他找了一个安乐病房,两院之间11公里,我预定了一辆带呼吸机的救护车来转院,结果呼吸机一直报警,不能正常工作,看着父亲命悬一线,脸色发乌,眼里露出恐惧,我也几近奔溃。救护车上演着生死时速,在最后的关头,将这个巨大的风险扔了出去——太幸运了,到医院还没落气!那天夜里,爸走了。这个细节想起就不能释怀,让他遭罪了。只能想他脱离了病痛也脱离了不如意的人生,现在已经通透宽阔了。

    : 如果只是任由事物自由落体,太多的精力会消耗在每一个跑偏上。我当然想要回钱,但目前看来也只能托付给随机和偶然了。

    : --

    昨天 08:19
  • Re: 老婆生病无法生育,我应该离开吗

    这父母也够可以的,这时候离婚太不人性了。想抱孙子,换个人就能生出来?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zuiye111 的大作中提到: 】

    : 各位朋友们好!

    : 我和老婆是18年结婚的,我87她86,结婚后也一直在备孕,不过很可惜一直没要上,去医院检查,我的都OK,老婆就是内膜薄,对此我家人一直也有怨言。不过我一直都是站在老婆这边维护她,让她不要着急。

    : 天有不测风云,今年年初,老婆又检查出直肠癌,这一年经过艰难的化疗和手术,她受了不少罪,现在已经基本恢复,检查也没有转移情况,不过这个说不好,5年是个关键期,这期间要孩子风险还是很大,但5年后,我们都奔4了,还能要上吗?

    : 这一年,家里的父母坚决要我和老婆离婚,我很为难,其实和老婆的感情还可以,基本不吵架,但家里人渴望抱孙子,像我这么大的,别人都有孩子,说实话我也渴望有个孩子,但目前这情况,希望真的很小。但让我找老婆提离婚,我感觉好难开口。

    : 各位能帮我出出主意吗?

    : --

    昨天 08:18
  • Re: 医药行业的集采是好政策吗?

    赞同。

    企业失去了研发的动力。

    而且最后很容易变成一家独大。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presento 的大作中提到: 】

    : 个人感觉

    : 1国家应该多投钱到医药行业,而不是想着省钱,因为目前投入并不多

    : 2集采短时间看是为民争利,长远看扼杀药企的生命力,最后老百姓不见得有获益

    : 3应该正视国内药企产品质量和国际大药企的差距,而不是搞个各种质次价低的替代

    : --

    昨天 06:45
  • Re: 今年中国经济依然是全世界最好

    哈哈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soloperte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的人开心 看的人也开心 挺好的

    : 发自「今日水木 on iPhone SE 2」

    : --

    昨天 06:41
  • Re: 看到有人在两个版推广这家养老院,就这么巧,说我的亲身经

    普通老百姓维权太难了!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raozrraoz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爸去年住院的时候,没有跟我提起养老院交钱的事情,他知道我一定会数落他。我告诫他很多次各种各样的骗局,但他总自信能刀枪不入。2019年他交了10万的床位预定金给一个养老院,签的两年合同。我后来才得知这种“养老服务和床位预定”收费不得超过一年。那位把他当亲爹一样哄的业务员把养老院的政府背景说得天花乱坠。今年5月份,两年合同到期,养老院只用了“没钱”两个字就打发了老人家,没钱退!这两年想必他心里有很多的七上八下担惊受怕。钱对他来说是惟一的信仰,万事皆不可靠,唯有钱能保他。他节省到极致,一分一分地存下。

    : 青松老年公寓在一个较偏的位置,坐地铁到远郊,再坐30分钟的公车,只有一条公交线,每半小时一班。爸去很多次要钱,他腿脚不利索,来回一趟很费周折,于是他住进了养老院,一是方便要钱,二是抵扣费用。那时长沙来了一波疫情,养老院封闭起来,他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失去了自由,也常常抱怨伙食糊弄,仅一个月就发病了,很严重,他像小孩子一样渴望借此离开养老院,回到他熟悉的环境——他常去的一所医院。十几天后,他走到终点。

    : 青松规模很大,楼看起来都是新盖的,里面既有养老院,也有医院,这叫医养结合。爸去逝后的第四天我找过去。对接的业务员没出现,一位女领导接待了我,从下午3点到晚上9点,她咬定没钱不松口。好吧。

    : 九月的长沙,天气仍然能烙铁,每天都在高温预警,我像个外地人一样水土不服,每

    : [upload][/upload]天拉肚子,吃不下东西睡不着觉,小身板硬扛着,开始了“秋菊的信访”。

    : 青松的养老机构执照是长沙县民政局发的,政府又拨了50亩国有用地给他,50亩是什么概念?就是3万3千平米。青松是国家普惠养老的湖南试点项目,号称“党管公寓”。老唐并不糊涂,他一辈子就相信党,党不会骗人。

    : 现在政府都有接待大厅,按业务取号去不同的柜台,过程流畅简洁,感觉通途就在眼前。柜台工作人员听了我的诉求,便告诉我养老科的房间号,又担心我找不着,还请一位工作人员领我过去。敲开门,空间比较局促,四张办公桌两两相对拼在一起,墙边是沙发和文件柜。科长外出了,三位科员在办公,一位科员让我登记了信息,说第二天科长一定会回复。第二天,并没等来科长的回复。

    : 隔天我去了长沙县信访办,信访办是单独的一个小房子,与政府的办公区分开。中午门庭清静,有一位工作人员午休回来,他让我先去填表,我写下来龙去脉,他归纳为两句话,用突出的篇幅记下了我身份证上的详细地址,让我觉得惊奇不已。他去另外一间屋子给养老科科长打电话,出来对我说,养老科会让青松的杨院长给我打电话。然后就不再搭理我,意思是我可以走了。我想到要留个凭据,就问他要“受理单”。他打印了一张“来访基本情况登记表”给我,从此再无消息或回访。青松的杨松青也没有给我打来电话。

    : 县级无果,我去市级。市民政局的一位处长递来一杯茶,对我的处境深表同情,他还告诉我如果是在十八大之前,我没有可能进这个楼,进这张门,他说这些年政务改革力度很大,风气也变了。

    : 我等来另一位主管这摊事务的处长,是位年轻的姑娘,干练利落,她给县养老科打电话,要求让杨松青当时就给我来电话,她要在现场协调一下。等电话的时候,她给我订了份工作盒饭,我们边吃边聊,她劝导我如果要不回来钱,就当建设家乡了。杨松青真的来电话了,处长督促他还钱,又让他定一个时间、地点与我见面。杨松青定了第二天上午10点到养老院见面。事情终于有了进展。我感激得有点不好意思,觉得给处长添麻烦了。她是第一位站出来解决问题的官员。

    : 第二天我按时赴约,杨松青却没有来!杨松青到底是何许人啊?这位把我们家搅得不得安宁的陌生人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上网搜他的信息,媒体关系真不错呢,有好些采访和文章,很能说的一位。身世还挺凄惨,被父母送人,由一位老人家抚养长大,他有孤儿的心境,又感恩老人,所以后来既做了幼儿园的生意,也做了养老院的生意。

    : 无果三连。于是我去了市信访办,市信访办开出一张介绍信让我去县人民政府。闸机口一位慈眉善目的保安大姐拦截了我,她对我深表同情,但苦口婆心劝我再去墙外的信访办。我只好退出来,右拐去了左面的楼,幸运地碰个好时机,刷健康码进到了办公楼里,见有陌生人东张西望,领导们陆陆续续从办公室里出来围观,保安慌张地跑过来问:“你怎么进来的?”。我手持介绍信娓娓道来,大家听了来由,有位主事人进屋去联系县养老科,意思是让杨松青来领人,又出来告知我一会儿会有养老科的人出面,带着杨松青、我,三方一起解决。事情又有了进展!我坐在大厅等,见久无动静,就去了趟走廊深处的厕所,再出来,就看到了视频里见过的杨松青,他说那我们走吧,我快意答应,心想养老科科长在某个地方等着我们解决问题呢。

    : 其实呢,没有养老科科长。杨松青开车去养老院,一路上向我讲述他为养老院吃了多少苦,花了多少钱,受了多少气,他现在在想办法搞钱,大家都应该支持他,为他分担一下。

    : 他说怎么搞钱怎么搞钱。怎么搞钱呢?他想把50亩国家划拔用地变更为出让土地,土地性质变了他就可以拿去抵押贷款。并且,他在50亩用地上火速盖了8万平米的建筑,也要一起作价。他没拖欠一分钱工程款,欠的全是老人家的钱。他押了一大票赌注,赌政府会保住这个普惠养老项目,他也想通过维权老人给政府施压。妙啊!难怪不想还钱!我们全是他手上的筹码。不幸的是,他的审批手续走得不顺利,有的领导签字了,有的领导在拖延。他愤愤地说:凡是不帮助企业家的政府官员都应该被枪毙!他之所以这么交底,大概是以为我和他的利益是一致的:政府一松手,我们就都有钱了。

    : 眼下呢,他真不打算给我钱。他和那位女领导唱对歌,一个说想办法搞点钱,一个说真没钱。我默默地给处长发去一条短信,告知我在养老院现场,问她能不能帮忙干预一下。不久杨松青出去接了个电话。再这样演下去真是无趣,他讨价还价,转了3万给我,说余下的款按两次在10月和11月还给我。我要求他出具一份承诺书,他让财务室照做了,并签字盖章。当时他问我,我们家在长沙还有没有人,天真如我,说:没有了。

    : 离开长沙我回家两个多月了。他果然泥牛入海,无迹可寻。找不到人,要不回钱,我打市长热线12345,说:我爸只住了一个月就过逝了,养老院能不能退回余款呐。投诉被转到县民政局,然后又转到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然后又转回到县民政局,在必须要回应的截止日,县养老科终于来了电话,说杨松青会给我打电话。就这!然而,我没等来什么电话。

    : 于是我在网上给湖南省信访办写信,又看着它被转到长沙市信访办,又被转到长沙县信访办,又被转到长沙县民政局,然后呢,就没有了。多么熟悉的循环往复。

    : 为什么不走法律程序?因为官司肯定会赢,但仍然拿不到钱。长沙已经暴雷过一些养老院,有结果可参考。

    : 最后跑题说一个小小的插曲。父亲最后的时日,我给他找了一个安乐病房,两院之间11公里,我预定了一辆带呼吸机的救护车来转院,结果呼吸机一直报警,不能正常工作,看着父亲命悬一线,脸色发乌,眼里露出恐惧,我也几近奔溃。救护车上演着生死时速,在最后的关头,将这个巨大的风险扔了出去——太幸运了,到医院还没落气!那天夜里,爸走了。这个细节想起就不能释怀,让他遭罪了。只能想他脱离了病痛也脱离了不如意的人生,现在已经通透宽阔了。

    : 如果只是任由事物自由落体,太多的精力会消耗在每一个跑偏上。我当然想要回钱,但目前看来也只能托付给随机和偶然了。

    : --

    前天 21:42
  • Re: 最近经济是不是有点萧条

    确实,疫情以来,普通老百姓兜里钱少了,饭店也涨价了。结果双输。

    发自「今日水木 on 灌水」

    【 在 T0OLD 的大作中提到: 】

    : 餐饮现在更拉胯。

    : 之前餐饮是被反腐打了一棒子,好多年了才慢慢靠平民消费重新起来。然后疫情一来,平民消费基本也全歇菜了……

    : 早年比较牛的餐饮品牌,现在全都完犊子了。剩下的几个也都在苟延残喘。

    : --

    前天 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