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重温一下晴儿天文辉事件 (转载)

    恍如隔世中

    http://www.newsmth.net/nForum/#!article/Gossip/53190

    07月02日
  • 我同学大三时候鼓楼站偶遇奶茶妹偷拍的照片 (转载)
    loading ...

    和东哥蛮配的

    04月24日
  • 全球ysl化即将突破饱和临界点 (转载)

    ysl问题专家研究表明, 全球伊斯兰化即将突破饱和临界点

    观察者

    04-19

    著名ysl问题专家比尔·华纳的研究机构CSPI(政治ysl研究中心)在2016年12月发布了一篇《关于ysl饱和的临界点》的报告。

    此报告至今为止仍然是公共领域最优质详尽的关于西方ysl化进程的预测报告。在此为大家深入分析其精华内容。

    许多人不知道,巴基斯坦曾经是印度教文明、阿富汗是佛教主导、北非和大片中东地区为基督教文明。这些文明消失的主要原因不是战争与冲突,而是ysl法的逐渐实施。

    比如,土耳其在被ysl征服后实行了ysl法,人口从几乎100%基督徒变成了几乎100%msl,完成了ysl饱和的进程。

    报告指出,与其它宗教不同的是,ysl宗教经典中有51%的内容是探讨如何对待、处置社会中的msl的。这是一个非常不同寻常的现象,因为通常一个宗教会首要关注信教群体和其内部事务。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ysl是政治化的意识形态体系。CSPI正是致力于研究政治ysl,因为那是对非msl社会冲击最大的,也是ysl千余年来不断扩张的原因。

    那么一个国家的ysl化的临界点是多少?换句话说,当msl人口达到百分之多少时,文明的崩塌和替代变得难以避免?

    面对这个紧迫的问题,报告引述了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理查德·布里耶特(Richard W. Bulliet)的研究。作为ysl历史专家,布里耶特研究了包括伊朗等国家的ysl化速率曲线。得出了临界点为总人口16%的结论。他认为,超过这个数字,ysl化难以逆转。

    上方图表基于布里耶特在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著作:ConversiontoIslamintheMedievalPeriod:AnEssayinQuantitativeHistory(Cambridge:HarvardUniversityPress,1979)

    不过,CSPI报告指出,更可靠的研究显示,ysl化的临界点实际应为10%的总人口。他们援引了华裔学者谢杰瑞(音译自Jierui Xie)的论文《少数群体如何施加影响改变社会共识》(J. Xie et al., Social consensus through the influence ofcommitted minorities , Phys. Rev. E 84, 2011)。

    谢瑞杰来自伦斯勒理工学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是美国最早的工科大学。研究领域为算法设计、数据挖掘、机器学习和表现预测,他曾任职于IBM、甲骨文和三星,现在谷歌公司任职。

    图为谢杰瑞

    谢杰瑞的论文称,早在现代通讯技术出现之前,个体通过关系网络而发挥的影响力就深刻的左右社会的走向。非互联网的人际网络交流是社会采纳新的意识形态、传统和观念的重要原因。

    谢杰瑞论文截图

    可见,虽然谢杰瑞德论文原本并不是关于ysl化的,但是他的研究模型却被CSPI认为非常适合研究西方的ysl化进程。CSPI认为他的结论比布里耶特教授更加准确。

    CSPI在报告找出了两组国家,第一组为在历史上已经被ysl化或者曾经面临被ysl化的国家,第二组为目前正在ysl化进程中的国家。

    第一组包括:埃及、突尼斯、伊朗、伊拉克、西班牙、叙利亚、土耳其、阿尔巴尼亚

    第二组包括:德国、瑞典、法国、比利时、荷兰、英国

    结合以上图表我们可知:

    o msl人口曾超过10%的国家,最后都完成了ysl化,达到了ysl占主导以及绝对主导。除非发生了武力冲突和外力介入,不然超过10%的国家没有能够恢复过来的。

    恢复过来的国家包括西班牙,巴尔干部分地区和匈牙利,无一列外都是发生了武力冲突才避免了最终被ysl化的命运。土耳其曾经通过内部革命来去ysl化,凯末尔的改革一度非常成功,但是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似乎将要逆转这个成果,将土耳其再度政教合一ysl化。

    o 历史表明,即便是武力冲突也常常难以逆转ysl化的趋势。比如伊朗、埃及和突尼斯都是在msl达到10%-50%时确立了基于ysl法的政权,并且曾经在msl人口达到10%-50%区间时发生了动乱和武力反抗,但是终究难以逃脱ysl化的命运。

    而历史上成功逆转ysl化的国家或多或少都因有外力援助,才通过武装冲突逐步收复失地的。比如,西班牙就进行了长达9个世纪的抗争,并且得到了教皇和欧洲其它基督教王国的长期援助才最终在1491年成功去ysl化。这个时期被称为“Reconquista”(再征服)。

    (CSPI在报告中声明他们的目标是避免武力和流血冲突,而是通过分享ysl化的历史与进程原理,让今天的非msl国家避免流血冲突的命运,笔者对此也深表赞同。)

    o 今天的许多西方国家非常接近10%的临界点,甚至已经超过了临界点。而且今天msl人口达到总人口的10%的速率是历史上的230%。也就是说德国、瑞典、法国、比利时、荷兰、英国比当年埃及、突尼斯、伊朗、伊拉克、西班牙、叙利亚、土耳其、阿尔巴尼亚达到10%的速度快2.3倍。

    如上图所示,左边的红线是今天欧洲国家的ysl化曲线,右边是历史上的国家的ysl化曲线。前者比后者快2.3倍。

    在上面的图表中我们看到,法国早在2010年就已经“率先达标“。在2018年的今天,法国已经达标了8年之久。

    下一批最接近的是比利时、德国、荷兰。考虑到现在是2018年,他们距离10%还分别有5年、6年和7年的时间。不过需要留意的是,这个表格的数据没有将近年大量涌入欧洲的msl移民计算入内,(比如德国就涌入了100万名)。因此,这三个国家有可能离临界点更近,甚至已经超过了。

    美国权威统计机构皮尤提供的全球msl生育率地图,深色为高生育率

    CSPI报告认为导致目前局面的有三点重要原因:

    一、许多欧洲国家失去了联合民众的认同感与身份

    二、对国家、文化、家庭与传统道德观念的冷漠甚至敌视

    三、对政治ysl的本性与扩张历史的无知,特别是对usl法的无知

    四、国际旅行的相对快捷便利

    面临日益深刻的危机,许多的西方人仍然沉浸在“zz正确”和道德优越感的美梦中。一个文明在处于强势甚至顶峰的情况下,主动的放弃自己的传统、文化与基督信仰。并且甘愿被更加原始的文明形式取代、掏空,这可以说是在人类文明史上绝无仅有的,值得我们华人深度的反思与警惕。

    - END -

    04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