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听了几首齐秦

    小时候第一首会弹的吉他曲就是“外面的世界”

    【 在 lamshe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伤感的歌,听伤感了。听齐秦的人,够老了吧。还会伤感。

    昨天 13:46
  • Re: 劳动人民的早晨

    羡慕有班可以加

    【 在 soncyme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要加班早起,还是习惯性地起床做早饭,然后收拾了一下昨天没涮的锅碗进洗碗机,打开。

    : 换了个垃圾袋,把书房地扫了一下,最后去把床铺整理下,床罩套好。

    : 下楼的时候又习惯性地提着垃圾袋下楼,发觉快要迟到了。

    : ...................

    昨天 13:44
  • Re: 王小波真特么精辟

    敢情前一段为了不影响学习把自己给锤了的那个学生操作完全正确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波挺有生活经验

    : 哈哈哈

    : 小时候我家的公羊一旦长大点儿就是

    : ...................

    前天 14:33
  • Re: 快40了 唉 分开了 好像还是有点难受

    单车已经实现共享了

    ai也可以啦

    【 在 NIGGERqlmy 的大作中提到: 】

    : 她97 我84 16年她19岁

    前天 14:06
  • Re: 王小波真特么精辟

    居然看的流出了眼泪

    【 在 bestlxf 的大作中提到: 】

    : 每次阉牛我都在场。对于一般的公牛,只用刀割去即可。但是对于格外生性者,就须采取锤骟术,也就是割开阴囊,掏出睾丸,一木锤砸个稀烂。从此后受术者只知道吃草干活,别的什么都不知道,连杀都不用捆。掌锤的队长毫不怀疑这种手术施之于人类也能得到同等的效力,每回他都对我们呐喊:你们这些生牛蛋子,就欠砸上一锤才能老实!按他的逻辑,我身上这个通红通红,直不愣登,长约一尺的东西就是罪恶的化身。

    :   当然,我对此有不同的意见。在我看来,这东西无比重要,就如我之存在本身。天色微微向晚,天上飘着懒洋洋的云彩。下半截沉在黑暗里,上半截仍浮在阳光中。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前天 13:58
  • Re: 爸爸带孩子

    我偏向支持你老公

    这是安全问题

    必须给孩子留个深刻印象

    【 在 soncyme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说是孩子态度很拧巴,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

    前天 10:44
  • Re: 爸爸带孩子

    三克油

    【 在 soncyme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北京文惠卡官方服务号上领的电影票优惠券。

    前天 09:37
  • Re: 爸爸带孩子

    马上万圣节了

    有什么适合孩子的活动吗?

    我的弱项是不知道怎么找这种活动给孩子参加

    【 在 soncyme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周安排老公带两个晚上的娃

    : 一般我都安排好活动

    : 比如说先去哪里逛吃一下,然后回家做什么

    : ...................

    前天 09:20
  • Re: 爸爸带孩子

    然后昨天晚上是安排他们去听一个儿童音乐剧

    说是测试以后公演,这个测试是免费的

    ------下次安利我一回呗。对了,上次你说打折券买电影票那个叫什么名字来着,忘记了。

    【 在 soncyme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周安排老公带两个晚上的娃

    : 一般我都安排好活动

    : 比如说先去哪里逛吃一下,然后回家做什么

    : ...................

    前天 09:15
  • Re: 到了天冷就想两件事

    我盼着科技进步

    可以有一种恒温的秋裤

    【 在 soncyme 的大作中提到: 】

    : 泡澡,烤红薯。。。

    10月22日
  • Re: 有事可做,才能独处!

    同意你的说法

    一个不会独处的人

    跟别人一起也不会给别人带来乐趣

    【 在 zda123 的大作中提到: 】

    : 专心钻研一个事情,一直很忙,就不会觉得孤独了。

    : 比如研究数学、物理、天文,必须要有一个一直让自己很忙的爱好。

    : 人一闲了,就会胡思乱想。

    : ...................

    10月22日
  • Re: 当牙签成为生活必需品时候

    当小马哥有什么不好

    【 在 tinacres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何是好?

    10月22日
  • 心碎一地

    昨晚跟孩子发大脾气了。

    本来放学一切太平,跳绳作业完成的不错,英语,数学,语文还是自己打卡拍了视频,发了班级群。

    玩上她动画片,我遛狗。

    八点英语老师@我,让我纠正一下孩子的英语作业。

    看了一遍她自己拍的视频,把Is't读成了It is

    到家八点半开始重新录,发现这两个词组就是分辨不清

    我责备她上课是不是光张嘴不出声,没有跟读。

    说这话的时候凶的狠,她也承认是这么回事。

    一直到十一点,她也崩了,哭着喊我冤枉她了

    上课老师根本不带着跟读,只是让同学单独起立读一遍,再说一遍中文意思。

    我内心是百分百相信她的,但情绪到了,我也不认错,继续发火。

    五分钟后,我决定结束战斗,让她收拾好书包上自己床去睡觉。

    夜里朦朦胧胧醒来,歪头一看,心碎了一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

    她又抱着枕头和被子跑我床上来了

    10月22日
  • Re: 分道扬镳(8.27更新)

    一看你就是明白人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这句

    : 睡的次数没用,一次把人家睡明白了才行。

    10月21日
  • Re: 分道扬镳(8.27更新)

    老黄跟老白说到他自杀的那天时,金边的天已经黑透了。

    万谷湖的碧绿变的比天色还黑,远处天空有闪电,远处的闪电在远处的积雨云里,闪电在积雨云里一下一下,一次一次,没有规律的闪耀,高耸的积雨云被映衬在遥远的夜空。老白看不清楚老黄的脸,只能听见老黄继续往下说,他是如何的喝掉了一整瓶白兰地,又吃了一整瓶药片。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呕吐物里,呕吐物里布满了没有融化掉的药片。

    俩个人第一次陷入了沉默,周末蛙鸣声此起彼伏。

    宁波的一月冷的不像人待的地方,潮湿的空气从毛孔钻到人的骨头里,任凭你穿多厚的衣服都是徒劳。老黄觉得宁波人可以在这种气候中照样寻欢作乐简直不可思议。他的家乡百山冬天也很冷,但房间里烧着炉火,温暖的让人不光可以脱下外套,也可以放下沉重的心情。在那种温暖中可以喜怒哀乐,吃喝拉撒都充满着可以掌控自己的得意。而宁波的冬季让老黄觉得无所适从,他努力学着当地人一样生活,每天吃很多次东西,穿很厚的衣服裤子,但就是无法在潮湿的被褥中安然入睡。

    文跟当地公安二把手结婚后,过的很不错。第一年就开了一家律所,老黄来了以后每次去见文,基本上都会介绍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给老黄。老黄也很认真,生意的事情办的仔仔细细,账目弄的清清楚楚。收益都是跟文五五分成,自己那一份除了生活开销都寄回给首尔的姑姑,他的姑姑老了,姑姑的儿子叫李,做海员,五年前出海,船也没回来,人也没回来,凭空在海里消失了。

    老黄爸爸死了以后,他从百山去了首尔上寄宿中学,姑姑家在首尔弘大,姑姑在弘大市场里开小饭摊,小饭摊只卖饭团和年糕两种小吃,姑父之前是中学老师,几年前得了怪病,人好好的,一个星期不到,就死了。周末姑姑总会在家里给小黄弄一顿难得的好饭吃。在海上消失的哥哥李,脸盘子大大,头发浓密剃的短短的,前额的发际线像用尺子比着长出来的,整齐的让人惊讶。李脸大但身子不胖,胳膊不粗但特别有力气,打架下的去狠手,十三岁那年把一个在弘大市场卖电器商人的儿子打坏了,说是打坏了,其实只是那小子的牙打松了。事情也并不赖李,这天李跟另外一个孩子躲在一桥下偷偷抽烟,被电器商儿子看见,电器商儿子16岁,仗着比李大三岁领着另外两个孩子把李堵在桥下面要烟抽。李觉得几根烟无所谓,但面子很重要。给了三个孩子半包烟,想让对方留个名字。电器商的儿子犯了怂,不想说。李来了气,拦着就不让对方走。

    电器商儿子先骂了李的妈,于是就干起来了。谁知道虽然大了几岁,但打架是个技术活,几下出手没有伤到李的要害,被李硬邦邦的拳头一圈怼在脸上,侧面的牙感觉被打松了。心里一虚,溃不成军。劫道的结果被揍了,最后还给李捡鞋认错。李赢的上了头,把这小子穿的一件美国运动服扒下来,穿在自己身上就回家了。电器商人不干了,来到姑姑家想找小李算账,小李拦着家门不让电器商人进去,一句两句没说好,又把电器商人也给打了。

    小李偷偷教小黄抽烟,小黄一学就会。小黄给小李讲百山里的闹妖怪的事情,小李跟小黄说,他不喜欢山里,他想去大海里,大海里也有妖,但他觉得大海里的妖长的漂亮,是女妖,他宁愿死在女妖的手里。小李一有空就给小黄讲男女那点事情。小李交了个大他五岁的女朋友,隔上几天就跟小黄讲今天摸到哪了。小黄笑咪咪的听着,小黄对女人没兴趣,但喜欢抽烟。抽烟的感觉像喝酒又不像喝酒,他埋了老爸之后就爱上了喝酒,说不清为什么,喝完酒就喜欢去西面的坟地转悠,他看见很多小孩子模样的影子围着他转,他拎着酒壶转着转着就跳起舞来,那些小影子也陪着他一起跳起来。整个百山在黄的记忆中,就是那些会跳舞的小影子。到了首尔,他还想跳舞,但首尔的酒贵,他很久都没有喝到酒。

    小李长大了,找了一份挣钱很多的工作,在一搜远洋渔船做二管轮。在渔船上打工挣得多,还没地方花钱,每次靠岸后船东开着车来码头接货,然后按工位一捆一捆的把钱发下来。李拿了大把钱不乱花,每次都是先给自己的妈妈大部分,然后带着一叠钞票叫上黄,去找个地方喝个痛快,再去男人最爱的地方玩上一晚,每次他总是找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比他大二十岁,李不在乎年纪,李的钱只够找年纪大,年纪大的有耐心,可以陪他待上一整晚。第二天口袋里的钱差不多就花干净了。然后李回家等着下一次出海的消息。

    每次出海,船长怕船员惹事不让带酒,上船前每个人的行李都要检查。李年纪最小,船长检查的不仔细,轮机长和大管轮就把酒提前交给李,让他来带上船。李帮忙带酒,可以免费抽轮机长和大管轮带的烟。李每次都炫耀下船之后一晚上睡了多少遍女人的事情,轮机长四十多岁,每次都配合着哈哈大笑,再最后补一句:睡的次数没用,一次把人家睡明白了才行。李一直没搞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那一年李才二十一岁。

    10月20日
  • Re: 我还是嚎首歌发泄发泄-阿木的追梦人

    我也看成铁臂阿童木之歌了

    【 在 JeryFu 的大作中提到: 】

    : 实话,我看成你唱了铁臂阿童木的歌

    10月20日
  • Re: 限时闪个饼图

    超级爱茴香

    就像是猫咪看见了猫薄荷草一样

    【 在 wev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限时,茴香不是葱

    10月20日
  • Re: 五十了,如何看待生死

    生无法修

    死终于可以自己做回主了

    在福州市里找个馆子

    门口天天排队都是附近居民吃

    馆子旁边居然是一个偌大的陈姓祠堂

    不敢进去看

    只是被在商业区里建了个祠堂震撼到了

    这个祖宗应该很牛比

    【 在 lelebaba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了记录片,有个中华遗产库,可以去立遗嘱,安排后事。

    : 爷爷辈的,都还有坟地,去世了,埋在坟地,到了时间父辈去烧纸上坟。

    : 到了这一代,还要这样吗?这和生死观有关系吧

    10月20日
  • Re: 周日跑步随想

    孤独所以奔跑

    奔跑所以孤独

    动次打次

    动次打次,,,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阳光正暖

    : 路边被深秋吻过的枫树

    : 烧红了一树的青春绝唱

    : ...................

    10月20日
  • Re: Re:要么我也去pie好啦

    哈哈哈

    被绿了吧

    【 在 soncyme 的大作中提到: 】

    : 离异男不带娃,自然好找得多。

    : 还有我原来相亲过一个离异男

    : 见了几次面,还在我面前说,如果再遇到前妻那样的,一定要动手打。。。

    : ...................

    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