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律师最头疼接哪种案子?

    最头疼的是那种当事人自以为是、对律师“半信半疑”、前倨后恭的

    06月23日
  • Re: 为什么律师行业没有被互联网颠覆

    没被颠覆,但也渗透得千疮百孔了

    05月04日
  • Re: 帮朋友发:15年注册公司,好几年没有具体做业务了,有需要

    可能有点安慰作用,或者说没什么实际用处

    【 在 catbug 的大作中提到: 】

    : 债务分割协议是必须的,即便有这个,也是很难保证

    05月03日
  • Re: 帮朋友发:15年注册公司,好几年没有具体做业务了,有需要

    公司干净,这四个字基本上很难验证,不是质疑LZ及朋友人品或道德,而是从实际上很难自证

    05月03日
  • Re: 预算100万,两辆车。怎么搭配比较好

    霸道,Model Y

    05月02日
  • Re: 房东直租:房山区长阳碧桂园A区121平三居精装整套出租

    怎么联系您,个人租房非中介,谢谢

    04月25日
  • Re: 房山长阳万科新里程三居业主直租

    有照片看看装修情况吗?谢谢

    03月28日
  • Re: 房东直租大兴南6环外居善园-可短租

    您好,是中介?回迁房吗?

    03月18日
  • Re: 还有哪些类似鹤岗的地方

    你这几个的房价抹去后面的零才可能是LZ想说的鹤岗房子

    【 在 greenhs 的大作中提到: 】

    : 江苏盐城

    https://sf-item.taobao.com/sf_item/665781020818.htm?spm=a213w.7398504.paiLis

    : t.14.57146557OWbgGk&track_id=cafc1c4b-e603-417e-bfee-ae78f63382d6

    : ...................

    02月18日
  • Re: 投资个人成立个人律师事务所成本有多高

    推动可能用词比价谨慎,有的是“控制”

    【 在 Lakey 的大作中提到: 】

    : 盈科、京师,算“传统大所”吗?背后都是资本推动的

    02月18日
  • Re: 投资个人成立个人律师事务所成本有多高

    很多所谓大所只是个壳子或平台,每个合伙人就是“独立”或“半独立”的公司,具体情况不同

    【 在 phbat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能我狭隘了,我认知中的传统大所都不需要投资。法律服务行业都是靠人就能赚钱的行业。光有钱,没有人,基本上都是低利润快钱业务。

    : - 来自 水木社区APP v3.5.3

    02月17日
  • Re: 投资个人成立个人律师事务所成本有多高

    这基本上是“纸上谈兵”(没有贬义的意思,至少您肯定不是法律或律师行业的),现在资本的力量太强大了,尤其一线大城市,一般老百姓看到的很多NB的律所或律师,背后可能都站着一群“投资人”

    【 在 phbat 的大作中提到: 】

    : 完全靠人赚钱的轻资产行业,基本上没有投资的可能。要么有客户,跟干活的团队合作,还得防止客户跟作业人直接对接;要么自己就是leader,带着小弟做。

    : 光有钱玩不转,因为根本用不了多少钱。

    : 只有案源,没有业务能力,最后也会出现干活的跟客户直接接触,甩掉中间人的现象,这行一般是认人。

    02月17日
  • Re: 投资个人成立个人律师事务所成本有多高

    这是最大的成本,也是律所成败的最关键部分

    【 在 nahuittkl 的大作中提到: 】

    : 目前案源有一部分

    02月16日
  • Re: 投资个人成立个人律师事务所成本有多高

    可大可小,但钱是第一步,还要有人(律师),还要有案源(关键)

    【 在 nahuittkl 的大作中提到: 】

    : RT

    : 不知道有没有了解的

    02月16日
  • Re: 征一个律师帮我打辞职官司

    说说具体情况,或者站内联系

    【 在 ZhangShao 的大作中提到: 】

    : RT

    : 看来不撕破脸皮想互留体面的友好辞职是不太可能了,征律师帮我打仲裁打官司

    : 站内

    02月09日
  • Re: 求助与国企劳动合同纠纷(更新)

    不要危言耸听,国企败诉甚至屁滚尿流的案例多得是,尤其是一线城市里

    【 在 zgqb2009 的大作中提到: 】

    : 和国企打这种官司,几乎没有赢面,房子的事情更别想了。好好沟通,争取个人最大的权益吧

    01月12日
  • Re: 求助与国企劳动合同纠纷

    前半句不对,或者说不对一半

    【 在 myjsy 的大作中提到: 】

    : 劳动合同不续签是符合劳动法的,但是单位要给N+1补偿,如果双方续签的话你才可以要求单位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这个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就没什么道理了

    01月11日
  • Re: 咨询工商死亡怎么处理,赔偿怎么定

    以打促谈,你都不打,就没有资本谈

    2021-11-17
  • Re: [原创]漏网之鱼——我的三年公务员生活

    声明:本文为作者原创,欢迎转载,请标明作者和来源。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0MTIzNjI3MA==&mid=2247483928&idx=1&sn=68864506fa1056fbb06d7af865d2a125&chksm=e90fe259de786b4f0f69adfdd3a8f1c4a92f4066038255a3a50566395b5984cde618166b1fb3&token=1416577601&lang=zh_CN#rd

    (九)

    头文字*,是今天的话题,与日本的那部漫画或周杰伦的电影无关。“*”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每天都可能听到,每个人都必须面对,有时候必须谈它,有时候又不能谈它。它似乎无所不在,又似乎无所不能,它在万物之中,在万物之外,更在万物之上。

    初到局机关*委办时,偶尔会遇到一些来反映问题的群众,一般都由我和对桌的*大哥接待。通常但不总是,群众的诉求有时会得不到解决,而不能解决的原因也绝非我们不想解决。但是,群众一般会很失望会吐槽一番,对这些失望和吐槽我们总是很理解。这时*大哥会和气有耐性地向群众解释,比如*委办确实不管也管不了这些。有群众又很不理解,说*委都不管了的事,哪还有谁能管呢?难道现在不是*的天下?于是*大哥又要做更多解释,说此*委非彼*委,机关*委只是个内部组织,主要是发展*员、收*费、搞*建、完成各类*的教育活动等。

    局的权力中枢当然属于*,但它叫另外一个名字:局*组。一个组织的结构顶层总是趋于小而精,局里权力最大的S局长的权力来源不仅在于他是局长,更在于他是组长——局*组组长。有时,局里也会成立中心学X组、理论学习组、专项工作组等小组,无论名头怎么变,小组是整个组织的核心,权力在小组,组长才是组织的NO.1。有的单位,权力的中枢又叫*委,至于为什么有的设*组有的设*委,听说大有学问,但是本人又没有兴趣深入研究,所以还是不能释疑解惑。

    先说说发展*员这件事。从“发展”这个动词来看,组织是甲方,个人是乙方。基本的程序不用赘述,网上搜一下就知,只说遇到的一些人和事。一个人如果很快被批准入*,后续就不用一直写思想汇报,如果没有被批准,需要按照某个频次继续写。有的人好几年都入不了*,经年累月地写思想汇报也是一个工作量大的任务,因为要求不能打印只能手写,所以这个任务很考验毅力韧劲也考验体力。这时就不缺投机取巧的人,思想汇报基本上就是抄抄捡捡、缝缝补补得来的,可是这么做偶尔也会出岔子,比如十八大都召开了好几年,他还在长篇大论引用,更过分的是有人还在说前朝某H大领导的某某讲话和“金句”。有人的思想汇报的笔迹,前后几份明显不同,可能因为自己写累了由家人朋友代刀完成的。

    某科室的某个同事,入*申请书向组织连着递了6年,可还是没能进入组织的考察名单。这不,今年发展*员的名单就快定了,这个科里的H科长大姐坐不住了,直接来我们办公室找J主任,说组织这么多年考察这个考察那个,就是轮也该轮到我们小S了,怎么每年都没个影儿啊,今年无论如何也得请您帮忙放到发展名单里去。J主任一直陪着笑脸,劝H科长消消气,最后又说我知道小S同志很上进一直向组织靠拢,平时思想表现和工作成绩也很优秀,但是入*这事得领导们定,我只能再向领导们推荐推荐,您看呢?H科长也无话可说,退下。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科的同事小L,毕业来局里不到2年,今年已经顺利的由积极分子进入考察名单,只等组织来面谈和后续笔试,就可以成为预备*员了。听说小L的父亲大L同志是本区某个实权局的一把手,区长等人都得敬三分的那种,小L进局里不是走公务员考试的途径,而是参加的事业编考试。之后,一直表现优秀,没过多久做了某科室副手,按此势头发展,以后再转任其他好单位或职位飞升,自不在话下。

    区直工委的某先生来做业务培训,提到发展*员时,举了个反面典型。有些人在面对组织考察时,考官问他如何看待“ * 员应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这句话,他说了四个字“泯灭人性”,考官很愤怒,说你们都哪找的人,要追究入*介绍人的责任。他说完,下面一阵哄堂大笑。我不认为这是个真事,但是又实在替主讲者找不到在这么严肃的*务培训大会上讲这么个笑话的理由。不过,人性是什么,*性是什么,确实值得好好思考一下。

    实际上,组织对“准*员”进行的考察远没有这么夸张和激动人心,无论是面对面的谈话还是笔试,主要都围绕*章和*内法规即相关时政展开。尤其是面对面谈话,考官的主观性很强,也意味着操作空间也很大。谈话一般由区直机关工委的某副书记带队过来进行(组织部平时是不管这些普通*员入*审核的事),单位照例要迎来送往一番,准备“工作简餐”(食堂单独包间的那种)。正式进行考察工作之前,机关党委书记和工委书记或副书记一般会见面聊聊叙叙旧,于是考察的大致范围总会出来了,比如*章的哪个部分大概也许是考察询问的重点。J主任就会抽个空找来局里几个待考察对象,一番关心关心嘱咐嘱咐,大家都有所把握了。

    有的事也不能做得太明显,比如还有一关是笔试,书面的东西搞起内部操作来容易给人落下把柄,所以准*员的笔试还是要亲自参加和完成的。一般来说,正常记忆力或者智商的人,通过笔试是没什么问题的,无非就是一张浓缩版的ZZ考试卷。但是总有二般的兄弟存在,有一次某科年少有为的Z科长,此人30出头就坐上了正科位置,在这种边远山区的基层是很难的,他可能感觉很难通过*员转正笔试,就招呼了自己的某个兄弟(也是我们局的)来替考,结果被监考人员抓了个正着(正是讲*性人性段子的那位)。

    考试作弊,对无论什么性质的考试来说都是严重的错误,更何况事关入*由组织部门负责的考试。按理说,上级组织部或工委是可以直接报纪委对此事进行纪律处分或报政府部门进行政务处分的,但是不知道为何对这个事的处理又被踢回到我们单位了。S局长很头疼,找了当事人来回骂了几顿,又找S书记商量看怎么处理合适,总体原则是既要这样又要那样,即要让小年轻们知道错也能向上面交差,又不能真的处理过严影响单位和方方面面。此事最后的处理结果是:中止考察2年,没有任何纪律和政务处分。当时我想组织真的很善于也很愿意挽救“失足”青年,这个“中止”在不久的将来,如无意外会马上成“恢复”吧。后来年终岁末,我参与局里关爱老同志活动时,正好去了这位Z科长家,原来他家某位老人也是单位退休的老同志,住当地比较豪的小区的独栋别墅(该小区只有不超过10栋),听说S局长也住该小区的某个3居室。

    面试和笔试考核都通过后,个人就完成了从入*积极分子到发展对象到预备*员的重要程序,如无意外,成为一名光荣的*员就剩下最后的转正。成为正式*员后,大家与*组织打交道的次数其实也不多了,除了偶尔要开会(组织生活会、学习会等),剩下的主要联系就是交*费。一直以来,*费虽然早有规定的缴纳标准,但是很少严格执行,所以*费的缴纳很随意,大多数人交的也不多,有的十元几十元一个月,甚至部分地方存在很多*员长年累月没交*费。这几年,上面从严治*对*费的收缴也严格起来,要求按照规定执行,局里也开始按标准收取*费。与工资挂钩后的*费,虽然远谈不上是一笔大的负担,但与以前的毛毛细雨比,又不能说毫不在乎,工资高的人一个要交2百上下。这样一来,一些退休已久的老*员同志纷纷过来打听情况,有几位还要求把*组织关系转到户口所在社区基层*组织,说那里暂时还是固定标准收费(每月10类似)。这些老同志的退休工资基本上都比较高,至少比我高不少,可能退休以后也不用顾虑太多了,精打细算过日子和组织讨价还价起来。

    回到我自己,如前所述,因为单位(主要是领导)当初想招一个写材料的应届生放在*口科室,但可能发布招聘要求的时候忘了加上这条,所以导致我阴差阳错地进来。进来以后,可能为了掩饰尴尬或改进这个小错(失)误,机关*委前任B书记前后找我谈过关于鼓励(支持、说服、“怂恿”)我入*的事,有时是在办公室,有时在饭桌上,有时是出去办事或参加活动时。但是,我不想入*,并非因为价值观或ZZ观念的原因,而是我认为自己做不到组织的那些要求,无论是*章中还是浓缩为入*誓词中的要求,我都曾扪心自问过,答案是我不一定能做到。

    我不喜欢欺骗,不喜欢欺骗别人也更不喜欢欺骗自己,所以我不能骗自己同意一个从内心里没有说服我的决定,这与他人或其他任何事情无关,仅与自己的个人选择有关。我也不喜欢过多的束缚,加入任何组织或多或少都会入一张或密或疏的网,利益的得失肯定有,但我不主动去算计,更重要的是人生的羁绊本已太多了,还另给自己加码造网,于我而言这毫无意义。对亮丽光鲜的话语和事物,我愿意一方面永远心存敬畏,但又保有一丝警惕,我不能做完全的局外人,但是可以保持一定的距离——观望或守望。

    无论B书记劝说我入*的动机或理由于公也好于私也罢,我愿意而且也确实相信他并无恶意,也是“好”意,这个好字打上引号并不表示否定或质疑,而是我们的社会中不缺“一种妈妈认为你冷或者热”的好意,我们走在经验主义的康庄大道上,并且是个人经验主义。拒绝别人的好意,需要找理由,相对,拒绝恶意就不需要。我拒绝B书记的理由是,开始我说是否入*这件事对我很重要也影响很大我需要一些时间考虑也和家人商量(也确实如此)。后来也不能一直再拖延不给答案了,我说以后可能想加入民主*派,因有几位亲朋都是民主*派成员,比较方便引荐。这个理由,当时可能部分成立,那时偶尔有过这个念头,但是后来已荡然无存了。B书记于是没有再接着劝说了,除了最后那一次。

    那是第二年的7月上旬某天,局里组织*员和入*积极分子去某个红色景点参观学习,作为一次主题教育活动。这次活动领导本来没有安排我去,临出发那天早上我到办公室时,J主任就对我说下午的活动你也去。我问上次没有安排我去啊,回曰你就别问这么多了B书记让我叫上你的,帮我们扛扛旗搬搬矿泉水吧,我对今天可能要面临的情况大概有个底了。参观的首站是某个纪念馆,照例是摆好*旗和集体合影,合影完毕后,我在广场上故意围着某个雕像东凑西看,B书记径直走过来,充满笑容热情地问我:小*,有什么感想没有,先辈们的事迹实在伟大,入*的事要不要再考虑下。我说:谢谢您特意让我过来,接受难得的教育实践,入*我会认真考虑的。那个午后,烈日灼心,记忆尤深。

    参观完纪念馆,最后的目的地是某个山上的纪念碑(某抗日游击队活动过的地方),山不高,我们一队人马攀援而上。在纪念碑前,S局长提议来个重温入*誓词活动吧。我当时心就有点小慌乱了,没想到临到尾声了还突然来这个活动,以为集体合影就完事了。参加活动的话,我不是*员,这么严肃的活动要实事求是,而且誓词我也不知道,现学现用也来不及,这不合适。不参加活动独自退出的话,所有单位领导都在,而且怕大家认为我有什么其他想法,那也更不合适,所以我一时很是为难和尴尬。大家马上开始排起队列来,在两颗松树之间挂上了*旗,J主任手里拿着*徽提醒大家如果没有的找她取,S局长站在前面准备领誓,宣传科的同事也端好相机就位。我赶紧趁这一阵热闹的间歇,从前面跑到了最后一排人的中间,有位个头高的大哥正好可以挡住我一点。宣誓开始,所有人都举起手一字一句地念起来,除了我,一动不动一声不出。因为在这个时候,在这件事情上,我既不能前进,也无法后退,只能这样吧。

    2021-09-19
  • Re: 财产继承的事请个律师大约花费怎么收费,在法院附近的律所问

    你可以自行操作,价格是谈出来的,任何服务都有价格

    2021-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