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几乎所有专业都在劝退?zz(里面有电力)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1845730

    我觉得核心原因是:

    因为中国(很多行业及领域)“用 30 年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 100 年的路”。

    这导致了两个后果:

    第一、很多行业剩下的“70 年”可能“无路可走”(很多行业及领域,兴起腾飞到饱和萎缩的周期,远短于个人的职业生涯长度,甚至出现“18 岁高考进了热门专业,25 岁找工作却举步维艰”的黑色幽默)

    第二、各行各业的“野蛮生长”、财富效应,极大拉高了大家的期望值。参照系不是常规的,平常心便成了奢侈品——这可以说是一种全社会层面的“幸存者偏差”。能力素质等各方面条件相仿的两个人,仅仅相差几年毕业,可能就业机遇、财富机遇就有天壤之别,对于很多人而言,斯情斯境,心态很难平衡。

    以工业化、城市化的底盘——基建和能源为例。2000 年的时候,中国城镇化率 36.22%,高速公路里 16000 公里;全社会用电量 13556 亿度,全国发电装机 31932 万 kW,其中水电装机 7935 万 kW 瓦。——水电是个很有意思的行业,可开发量锁死,干一个少一个,一百年开发完,与用三倍的人在三十年时间开发完,从最终的成果看可能没本质区别——但后一种选择,必然坑一大批从业者 / 毕业生:路走完了,是不是就无路可走?(其他行业可能没有这种“资源锁死”的特征,但原理相同)

    而经过十九年发展,到了 2019 年底,中国城镇化率达到了 60.6%,平均每年提高 1.29 个百分点;高速公路 15 万公里,平均每年新增 7000 公里(每年新增接近日本全国的里程);发电装机 201066 万千瓦(并且最近几年仍然以每年 10000+ 万 kW 的速度在增长),水电装机 35640 万千瓦(全国水电的经济可开发量是 4 亿千瓦,开发程度已达 89%,并且白鹤滩等巨型电站将在两三年内投产,届时分分钟 100%)。

    短短十几年时间,人类历史上最巨大的工业化国家,横空出世。而对于相关专业(土木、电气等“传统工科”代表性专业)而言,也意味着巨大的财富机会和上升空间。尤其是对于 98 年扩招前后的一代人而言。毕业的时候恰逢 01 年入世、“野蛮生长”的起点,史无前例的巨大市场空间摆在眼前;而在他们之前,不管是全社会的高等教育人口存量,还是各单位的规模体量,都比较小,上升通道上的阻碍,也寥寥无几。

    很多央企大院,21 世纪头几年,每年新进人员数量,有八九十年代每年进人数量的 5~10 倍(当然四万亿之后这个数量又上了一个台阶,导致很多单位现在异常“拥挤”,广大青年职工普遍上升无望,长期打杂干苦力,怨气冲天)。而收入方面,大量的 TOP 设计院,零几年的时候,骨干员工就有 30~50 万收入,一两年就一套房的比比皆是。

    除了建设类“增量”逻辑的行业,运营类单位从业者也有类似的机遇。大量的新建电厂(以及其他需要技术人员运维的基础设施)在短时间内投运,一张白纸,敞开怀抱吸纳各路英才,工作机会、升职机会显得异常丰饶。短短几年就成为核心业务骨干,再干个几年到新开的分舵当领导,这种故事屡见不鲜。

    问题是,需求端不会无限高速增长的,野蛮生长到了一定的阈值,就会饱和,或者,提前换挡变速进入新常态,进入小碎步式的缓慢增长。目前,中国人均 GDP 大致是主流发达国家(不算地广人稀或小国寡民的国家)的四分之一左右,而人均电力装机(1.436kW/ 人)、人均高速公路(1.07 公里 / 万人)之类,却远高于这个比例,某种意义上算是“超前发展”了。

    目前,人均电力装机方面,日本是 2.33kW/ 人,韩国是 2.15kW/ 人,德国是 2.51kW/ 人,法国是 1.95kW/ 人,英国是 1.46kW/ 人,意大利 1.89kW/ 人,西班牙 2.27kW/ 人(电力装机的数据来源于 IndexMundi,取值是 2016 年,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类数据大致稳定),哪怕是人均数据最高的德国,中国也达到了 57%(人均 GDP 只有德国的 20%多点),中国甚至已经非常接近工业革命的故乡英国。

    取其中和中国国情最接近的日韩两国为对标(人多地少,工业占比相对高,2018 年韩国的工业增加值占比只比中国低 5 个百分点,日本的数据也远高于欧美国家),两国作为一个整体,其人均电力装机是 2.28kW;按照现有速度,考虑到中国人口平衡点在即,大概 12 年左右就可以达到东亚发达社会的饱和点。

    而高速公路方面,中国的人均高速公路里程甚至已经远超日韩(日本 0.7 公里 / 万人,韩国 0.92 公里 / 万人);而达到德国(世界上最先建设高速公路的国度)这样欧洲顶级发达国家的水平(2017 年是 12996km 高速,相当于 1.57km/ 万人),也不过需要 10 年左右。

    当然上述的前提,是建立在未来十几年中国经济仍能保持较快发展、中国稳步成为发达社会的基础上,预期偏乐观。若非如此,则相关基建的增速大概率会大大放缓。但无论如何,假设一个年轻人,2012 年参加高考,选了 985 大学的土木工程或电气工程专业(彼时还算是挺热门的),7 年苦读,硕士毕业后加入业内顶尖的设计院,可能会悲催地发现:

    自己的职业生涯刚开始,就面临一个远比早毕业十年的师兄师姐拥挤得多的职场,并且:十几年后行业可能萧条到吃了上顿没下顿。

    按现有增速,2030~2035 年,大致是能源、交通等基建全面饱和的时间点。城市化率到 2030 年也大概率 70%+,大规模的市政建设基本到位(当然届时老龄化的养老金支出压力,也可能让地方政府没有现在这样阔绰,无法大手大脚不计成本地大干快上市政基建了),后续 60 后婴儿潮一代将进入去世的高峰期,农村留守老人大量减少,以分母下降的方式实现城市化的终极完成(日本 70~90 年代城市化率停滞二十年,90 年代之后经济停滞反而城市化率飙升,就是这种被动的方式)。

    目前城镇居民人均住宅面积也和发达国家相仿了,对应的是,建筑设计院普遍性价比严重下降,成为了"劝退"的重灾区。

    然而,98 年扩招后进入职场的首批大学生,退休也是 2040 年之后(考虑延迟退休,很可能 2045 年之后)的事情。

    “野蛮生长”时代积累的巨量工程技术人才,注定要在一个快速饱和、长线萎缩、深度内卷、缓慢出清的行业里,度过职业生涯的大半时光,以“帝国的燃料”的形式,成为“基建狂魔”的注脚。

    这其实就是该行业中知乎用户所面临的尴尬现状:

    这个群体的主体,是后“四万亿”时代新入行的小年轻,规模几倍于 21 世纪初那批入学入行的人——后者早已成为各大单位的领导和骨干,并且普遍 80 后,两者年龄差距较小,后者严重挤压了前者的上升空间。

    行业红利没享受过,却又实实在在地见证过;早工作五到十年的同事积累的财富,又是自己一辈子都很难企及的。这种落差感、无力感,每天都活生生地上演,眼睁睁而无法逃避。

    泛基建行业,或者说土木类专业,是从热门专业沦为劝退专业的典型,也是特殊国情中的特殊存在。平流缓进、小步慢跑式发展的社会,可能不会出现这种短时间内(相对于个人职业生涯长度而言)的巨大反差。而其他那些劝退了 N 年的老牌冷门专业,又有另外的特殊逻辑,可参见答主的其他回答:

    2020 了,生化环材还是四大天坑吗?

    至于电网方向的电气劝退,又是另一回事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电气在知乎里也变成劝退的专业了?

    其实中国很多行业 / 职业 / 专业的性价比走势,简直就像 A 股主流指数的 K 线,“牛短熊长”。短期内迅速拉高,高到令人咂舌的地步,然后高位震荡,最后长期阴跌。对于泛基建行业整体而言,目前大致处于高位震荡到长期阴跌的过渡期,短期涨涨跌跌、中期原地踏步、持仓市值坐过山车来回摇摆,这种“震仓”,自然让很多人扛不住,要割肉 / 出货(相当于“劝退”)。

    当然长期看割肉可能是好事,毕竟“熊不言底”,这个底,可能就像发达国家一样,整个行业在社会上都没啥存在感。行业增加值占 GDP 比例得跌至少一半以上。前两天刚看一个统计,作为上一代“基建狂魔”的日本(段位比中国高多了,参考“日本列岛改造计划”和《犬与鬼》),大阪大学这种 TOP 学府的土木类硕士,第一大就业去向,是公务员。

    当然,“30 年时间走完发达国家 100 年的路”不只是中国一家,而是“东亚模式”的普遍路径。所以又有了另一个热门话题:

    东亚人为什么活得累?日本和韩国都属于发达国家,但是相比于欧洲国家(比如法国),感觉普通人活得很累是因为什么?

    粗略看了下评论,针对几个有意思的质疑,谈下答主自己的看法。

    中国国土是很大,但中国人口集中度是不低的。胡焕庸线以东的人口密度远远超过德国,和英国相当。核心发达省份的人口密度普遍是日韩水平。而西部大量的高寒、沙漠地区,别说修高速,连普通公路都没什么车。

    而中国整体的人口密度(144.3 人 / 平方公里)实际上是超过法国(121 人 / 平方公里)的,以目前的基建速度,达到法国目前的人均高速水平,也就 15 年的时间。——换一个口径,按照国土面积算,中国国土面积是法国的 17 倍,法国 2014 年高速里程 11880 公里(发达国家基建指标很稳定),达到这个数字的 17 倍也就 20.2 万公里,以目前的速度,7、8 年就可以追上法国。

    再看各个细分区域的对标:

    广东人口密度 642 人 / 平方公里,超过韩国,远远超过日本,而其 2019 年建成的高速公路里程是 9400 多公里,2020 年将破万。目前 0.83 公里 / 万人左右,超过日本,接近韩国(2018 年 0.92 公里 / 万人),而这是在人口密度远超日韩、而人均 GDP 不到日韩一半的情况下取得的人均指标。

    中等人口密度地区的对标。目前英国人口密度 272 人 / 平方公里,德国人口密度 232 人 / 平方公里,可对标江西(278 人 / 平方公里) 、海南(264 人 / 平方公里)、山西(237 人 / 平方公里)、贵州(204 人 / 平方公里)之类。那么看数据:

    江西:2019 年底高速里程 6149 公里,人口 4648 万,1.32 公里 / 万人。

    海南:2019 年底高速里程 1153 公里(2020 年底将达到 1360 公里),人口 934 万,1.23 公里 / 万人。

    山西:2018 年底已通车运营高速公路 5335 公里,人口 3718 万,1.43 公里 / 万人。

    贵州:2019 年底高速里程达 7004 公里(预计 2022 年突破 1 万公里),人口 3600 万,1.95 公里 / 万人。

    可见,中国的同档位人口密度省份,人均高速里程大致和德国相当。贵州这个人均 GDP 只有德国七分之一的地方,人均高速里程已经远超德国,甚至超过法国(1.77 公里 / 万人),而人口密度只有贵州的 60%。而工业革命的故乡英国,人均高速(0.6 公里 / 万人)只有中国同类省份的几分之一。

    人口密度低的地区,比如青海,2018 年底青海高速公路总里程 3938 公里,实现了全省所有市州通高速公路。同期人口 603 万,6.53 公里 / 万人,超过加拿大的 5.01 公里 / 万人。

    当然青海人口密度是加拿大的两倍,但把西藏算进去,青藏作为一个整体算(西藏目前高速通车里程 660 公里,人口 344 万),则为 4.86 公里 / 万人(仍在快速增加,西藏估计今年高速里程要破千了),人口密度 4.86 人 / 平方公里,跟加拿大也相差不大了。而青海、西藏的人均 GDP 都只有加拿大的六七分之一。基建的超前发展(当然同时也意味着提前饱和),可见一斑。

    并且这几年各地的基建仍然在大跃进,光光杭州周边就有杭州二绕、杭绍台、杭绍甬(沿着杭州湾南岸走,从大江东到宁波的杭州湾新区)在建,杭淳开规划建设,三五年后整体人均基建指标又将上很大一个台阶。

    知乎上大家说的“电气”一般是指 power,不是宽泛的 EE。家电是个极其狭窄的就业市场,我认识的、了解的各个 211/985 以上电气毕业生,还真没听说过谁去家电行业就业的。而且家电的本体实际上是个技术含量不高的夕阳产业,相对高附加值的都是电子 / 信息 / 控制方面的创新,而对这些“弱电”感兴趣根本没必要学电气(强电)。当然,如果是广义的制造业,还是有一定的增量空间的。

    —————————————————-

    另外,关于大家关心的海外基建市场,答主准备在其他的文章或回答中专题讨论。

    04月26日
  • Re: 杨晋柏任北京市副市长 年龄+实力+运气

    又被审核了……中年人谈政治真无聊:(

    从结果推论,他2014年能上,应该是最干净干部之一吧。

    当时的csg副总简历很好玩的。至少两个省级封疆大吏的秘书,一个领导人秘书,一个领导人兄弟……

    然后2014/2015/2017年csg的副总们,爆了不少大瓜……

    【 在 mseer (mse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啥意思 被让路?

    04月26日
  • Re: 杨晋柏任北京市副市长

    调度和电科院(以前叫中试所)两大技术系统作为最重要的技术幕僚和实操体制(俗称“技术性地擦屁股”单位),一直都是电网出干部的地方。

    【 在 windfhp (windfhp)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可能啊

    04月26日
  • Re: 主题:杨晋柏任北京市副市长

    按照中组部对档案中籍贯的定义,如果传闻属实,要么籍贯应该是重庆,要么应该是北京。

    【 在 windfhp (windfhp) 的大作中提到: 】

    : 籍贯可查呀,预设立场然后推论,有点没意思了

    04月26日
  • Re: 杨晋柏任北京市副市长

    若是有国家级赵N代庇佑,何必进电力系统那么多年……这么多年来,电力系统真正的国赵二代,只见过籍贯是高县姓李的。

    目测是中组部提拔年轻干部那个文件起的作用(偶然性远大于必然性)。金融口上了很多副省长呀,大赢家。

    【 在 mseer (mseer) 的大作中提到: 】

    : 特快人说是正国级后代 真的假的

    04月26日
  • Re: 原来信托就是托拉斯!

    不知道。理论上有点危险。实际上暂时啥事情也没有发生。

    【 在 gm123 (文科生^惟尊艾老师) 的大作中提到: 】

    : 改名,暗渡陈仓?

    04月26日
  • Re: 原来信托就是托拉斯!

    你搞理论要注意到近两年很多中央企业把全民所有制改为有限责任制(或股份制)。

    【 在 johnal (johnal) 的大作中提到: 】

    : 信托的本意就是管理处置权和分配权的分离。

    : 托拉斯和垄断资本主义的关系来自于洛克菲勒和小石油商,通过把管理处置权让度给洛克菲勒,从而获得垄断收益。

    : 列宁提出社会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普鲁士的铁路管理(本质是普鲁士的官僚制)+美国的技术和托拉斯组织+美国的国民教育。

    : ...................

    04月24日
  • Re: 亨利o基辛格:新冠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我以欧洲电网格局来完成这一整个比喻吧。

    欧洲电网是以地中海和北海为核心的整体电网。东欧煤炭、北非太阳能、法国核电、北欧水电、北海风电,德英法三巨头的管理水平(德国出技术管理,法国出动态规划,英国出意识形态)。

    北美世界岛为核心的五眼世界联盟,其能源链之隐喻为:石油。

    【 在 johnal (johnal)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篇文章最深刻的内涵是

    : 今后的玩法不可能是铁幕那一套的逻辑。

    : 本版如果真的为我国的未来担心的那部分人可以放宽心。

    : ...................

    04月09日
  • Re: 亨利o基辛格:新冠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对。中国目前的选择只有一条:开发疫苗成功。

    成功的疫苗,就是新全球化的全新隐喻。基辛格已经老了。余亮在fangfang评论中说,新旧之争大于左右。这不单单在中国,更在于全球。

    【 在 johnal (johnal)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来说说我的理解

    : 过去的世界是一个被一个个有强大统治能量的集团统治的一个个力有所及的城邦。

    : 而过去四十年的历史是新自由主义塑造了一个壁垒被逐步打破,国家变成虚化概念,而统治者变为经过话语重塑为“自由”的抽象的资本所统治的世界。

    : ...................

    04月09日
  • Re: 基于Emprieo专著的版面赠书活动

    那么多年了,你问问艾老师吧……

    【 在 computec (刀傍)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没有摘要?

    04月09日
  • Re: 国网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

    肯定嘛。特殊电力系统的一些技术参数肯定得重新计算。我的意思是对产学研这条线上的,做普通电网稳定是一个题目,做有高铁的电网稳定,只不过换了一个题目而已。难度转换并不大。

    【 在 newqiang (北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未必,牵引变低压是27,是vv结构,相当于两单相变。

    : 但是电力快速发展,为高铁提供了稳定电力。

    : 否则过去的可靠性是不行的,突然停电太可怕

    : ...................

    03月31日
  • Re: 国网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

    我最近有个看法:高铁(高速度的电气化铁路)的技术转移(消化吸收)有八成以上是来自电力和建设两大系统。拿电力打个比方吧,传统电气化铁路的牵引站就是110,高铁牵引站是220,我们国家掌握330技术也快50年了吧……另外,高铁的继电保护又能比电网高到哪儿去呢?

    至于建设口的无砟轨道,早就是成熟技术了吧。

    【 在 newqiang (北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们猜中了开头,可是他们猜不着这结局

    : 就是国网有个刘高压

    03月30日
  • Re: 国网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

    还有跑电监会的,一心恨意推电改:(

    【 在 newqiang (北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堆人才都跑到厂侧去了

    03月26日
  • Re: 国网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

    以前刚刚分家的时候,谁固定资产多,谁就能够多提折旧多搞技改多发福利,谁稀罕电网呀……

    【 在 newqiang (北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哎,刘高压真是奇才,硬把一个弱势电网弄成强势,把赔本买卖弄成眼红企业。

    : 象人家自来水,卖给法国人真舒服

    03月26日
  • Re: 国网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

    然后国家要求保就业,央企要站出来示范!于是就留了一些……

    【 在 newqiang (北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能挣钱应该保留点,尤其大城市,否则容易超标。

    03月26日
  • Re: 看吧,还是走刘zy的特高压之路,哈哈

    其实如果把红旗河那帮老头子放一边去,可以在四川甘孜阿坝搞一大堆抽水蓄能的,西藏送康定马尔康,然后再送出……

    【 在 newqiang (北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交流主要还是组网,根本不是远距离输电的主要途径

    : 就象公路网,主要以近距离为主,当然也有远的。

    03月17日
  • Re: 看吧,还是走刘zy的特高压之路,哈哈

    就看心生退意的他,会不会被别人的宫斗意外推上去了。虽然希望渺茫,但还是让我们地青想一下吧:(

    【 在 newqiang (北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会。

    : 很多时候,看到一些老电厂门口的题字,才发现,他爸为电力事业贡献卓著呀。

    03月17日
  • Re: 看吧,还是走刘zy的特高压之路,哈哈

    看交通部长有无最后机会……

    【 在 newqiang (北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刘高压是工程师治国的集大成者,有可能是最后一个技术官僚。很难再有出其右了。

    03月12日
  • Re: 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判断 (转载)

    在呀。[拱手]

    【 在 freevictor (刨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7年后再看这些老帖子,还是觉得很经典啊。

    : 当初发帖的高人怎么都不来国计版了

    : @SmithAgent @wsy448 @bc

    : ...................

    03月05日
  • Re: 年底了搜出了34年前的东西,预言本世纪交直流特高压的

    他个人恩怨我无法判断。但他的确是一个出色的二次专家。

    【 在 newqiang (北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蒙是受什么刺激了,为什么后来极力反对特高压?

    : 感觉就象个人恩怨一样。

    0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