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太极vs柔道

    这个应该是推手规则,对太极选手有利

    05月19日
  • 太极vs柔道

    https://video.weibo.com/show?fid=1034:4638497282392089

    05月19日
  • Re: 觉远临死念的九阳真经内容

    从太极拳论里抄了不少东西,当然自己也编了一些。

    【 在 fluna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想这是金庸自己编的还是抄的?

    2020-04-23
  • Re: 美国CDC建议公众戴“遮面”,肘子是否要说“遮面”绝非口罩

    大家不用猜了,老方的标准答案出来了:“川普一声令下,美国疾控中心内部开始讨论要不要制定关于口罩的新指南。据说新指南仍然不建议普通公众戴口罩,但是建议自制遮口的东西,目的不是为了预防被传染,而是免得无症状感染者说话时喷出唾液传染别人。按这个目的,戴柚子皮也能派上用场。所以我认为疾控中心应该成为独立机构,不能让政客来管。”

    【 在 topjoker 的大作中提到: 】

    2020-03-31
  • [zz]方舟子的皇帝新冠

    三思柯南

    03-20 18:04

    阅读 2243

    方舟子的脑袋上,戴着的就是这样一顶子虚乌有的皇帝新冠

    今天,在美国圣地亚哥当寓公的方舟子又发文攻击饶毅,力挺英国的所谓“群体免疫“的”更高级的人道主义“。然而,这个昔日自称的科普作家,在此文字里行间里流露出来的,不过是反科学的话术,以及掩饰不住的冷血和弱智。

    方舟子写这篇文字的第一目的,是为了攻击饶毅。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是不惜用各种方式话术扭曲事实的。下面我们来逐一分析一下。

    首先,方舟子声称饶毅“认为只有打疫苗才能形成群体免疫,这是错的”。方舟子如果不是他眼已经瞎了,那么就是恶意歪曲饶毅的话。因为就在方舟子引用饶毅的段落里,饶毅已经说了“在一个新的病毒出现,全体人民没有疫苗,极少数可能有先天免疫力的情况下,不遏制病毒传播,把全体人民暴露在病毒面前,是不可能出现群体免疫现象的。会出现的是:凡是感染了会死的就死去,感染了不会死的就获得免疫,继续活下去。这种现象是英国著名科学家达尔文提出的“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饶毅点出了所谓“英国社会群体免疫原则”(以下简称为英社原则)的致命弱点,那就是代价太大了,凡是感染了会死的就死去,感染了不会死的就获得免疫,继续活下去,那可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了。方舟子掩耳盗铃式地对饶毅的批判,根本就是满地打滚式的批判。或者可以说,饶毅和方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饶毅指出了采取这种方法会造成死很多人,而方在意的不是很多人会死,而是这种方法推行开来能达到所谓英社原则的目的。

    其次,方舟子声称饶毅“似乎不知道,要对新冠病毒具有抵抗力,还有第三条途径,那就是被新冠病毒感染后痊愈了,体内有了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也就对它具有了免疫力。”。我行文至此已经有点无力感了,方舟子博士,你前几段还引用了饶毅的原文“凡是感染了会死的就死去,感染了不会死的就获得免疫,继续活下去”,你不觉得你的眼睛瞎的有点厉害吗?方舟子,你真的认为饶毅不知道感染了新冠病毒并且活下来的人会产生免疫力?

    写到这里,我都觉得我这样耐心教育方舟子是浪费时间了。方舟子所推崇的英社原则,不就是把野病毒本身当疫苗用吗?这么简单、原始、连中世纪都不如的方法,能被鲍里斯首相和方舟子博士说的那么清新脱俗。各位读者,醒醒吧,所谓群体免疫,核心思想就是个概率问题:对于一种传染病,如果社会上对该病有免疫力的人越多,一个病人工作生活中接触到的无免疫力的人的概率也就越小,这样它把这种病传给别人的概率也就越小。是的,这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概率问题。

    然而简单的是概率,不简单的是你如何实现病人周围都是有免疫力的人。疫苗这种发明,就是既让人获得免疫力,又不会发病(实际上任何疫苗都有一定的让接种者产生不良反应的概率,这是另外的话题)。我们之所以要费了牛劲去研发疫苗,就是因为我们要尽量让人获得免疫力的同时又不会因为接种疫苗而得病。

    如果疫苗一时研发不出来,那么我们就要拿着病毒当疫苗,实现英社原则吗?

    咱们可以想想,在索尔克发明脊髓灰质炎疫苗之前——讽刺的是,方舟子竟然在索尔克研究所工作过——有没有人会觉得既然疫苗搞不出来,那么我们搞个群体免疫怎么样?饶毅已经告诉方舟子了:“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是脊髓灰质炎病毒感染所致,并可以传染。但是,最高可以到70%的人感染而无症状,2%-5%的儿童死亡、15-30%成人死亡,0.5%终身残疾。那么,这70%无症状的就是天然屏障?大家感染,该死的死、该残的残,大多数活下来还有免疫力,这是今天需要的“群体免疫”?”

    当然,方舟子可以辩解说,脊髓灰质炎致死、致残率太高,搞英社原则肯定大家都不会同意,而新冠病毒“温和”嘛。那么,就让我们来计算一下,即便按照方舟子刻意淡化的0.5%的死亡率,英国有6600万人,那么至少要有19.8万人为了方舟子推崇的英社原则而死去。

    但是请注意,这是英国关起门来自己搞英社原则。如果英国有60%以上的人感染,必然会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病原输出地,所以,必然的结论是,在最受控的情况下,也是全世界陪着英国玩英社原则。那么,就是全世界人口60%的0.5%要为了方舟子推崇的英社原则而死去,你们知道那相当于多少人吗?2100万人。

    更何况,2100万人是最理想、最受控的情况下产生的数字,这简直近乎先把所有人关起来,然后分批、分期、留足两批之间进病毒浴室的时间,排着队进浴室淋新冠病毒让他们感染,然后筛掉因此死亡的人。我们已经看到了,在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新冠病毒肺炎的死亡率会升高,例如意大利已经达到了7%(虽然这个数字可能是虚高的,因为感染者总数也就是分母可能因为检测不足而被低估了)。致死率每提高0.5个百分点,对应的就是在方舟子推崇的英社原则指导下的全球另外2100万人死亡。

    这真是方舟子想让全人类付出的代价吗?

    这就引出了对方舟子的皇帝新冠的第三点评论。方舟子说:“既然没法完全控制病毒传播,那么退而求其次,尽量减缓病毒传播的速度,让感染者数量缓慢增加,不要让医疗系统崩溃。这就是目前欧美各国采取的防疫措施,所谓“拉平曲线”,不要让感染人数出现急剧上升的高峰。长期来看,可能并不能减少感染者的数量,但是如果能做到感染人数上升平缓,医疗系统不超负荷,重症患者能得到及时救治,就能减少死亡,降低病死率。“

    注意,即便在方舟子的“但是如果能做到感染人数上升平缓,医疗系统不超负荷“的假设下,方舟子仍然承认” 可能并不能减少感染者的数量“,那么按照0.5%的死亡率、全球60%的人感染,仍然是2100万人因为方舟子推崇的英社原则而死亡。

    更何况,方舟子说的“但是如果能做到感染人数上升平缓,医疗系统不超负荷,重症患者能得到及时救治,就能减少死亡,降低病死率“是一句正确无比的废话。凭什么就能做到“感染人数上升平缓”呢?就靠方舟子推崇的“西方国家所谓“封城”其实是对商业活动和居民行为做出某些限制,例如禁止餐馆、酒吧营业,居民无生活、工作、医疗、健身需要不要外出,和中国的“封城”不是一个程度的”吗?顺便问一下,居民无生活工作需求是什么鬼?人人都有生活工作需求!只有方舟子这种人才没有生活工作需求吧。

    我们不妨再来计算一下,在最理想的情况下,感染人数能不能做到上升平缓,医疗系统不超负荷,重症患者能得到及时救治?

    我们说,最理想的情况,那就是感染人数是一条水平的直线。假设按照方舟子推崇的英社原则,70亿地球人有60%感染从而实现群体免疫,那就是42亿人要感染。我们还要假设一下,这个是以一年为期限的,因为一年以后很可能疫苗就出来了,没理由在疫苗出来之后继续拿野病毒当疫苗用,那也太方舟子了。

    所以,最理想的情况是,地球上每个月也只会产生3.5亿感染者。按照方舟子的假设“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有大约10%是重症(基数包括了无症状感染者),他们是有死亡危险的,需要救治”,我们可以算出,每个月会有3500万重症患者。假设治疗重症患者需要15天时间,那就是每半个月1750万。

    按照世界银行的数据,全世界人均病床数量是2.76张/千人(2011数据)。那么换算回来就是大约2000万张病床。而这些病床分一半用于处理新冠肺炎(很显然人类还没有消灭除了新冠肺炎之外的其他所有疾病),就是1000万张床位。

    缺口是750万。换句话说,即便我们把发病曲线拉成水平直线,每半个月还会有750万名重症的新冠肺炎患者无法收治。即便是收治的,注意,那1000万张病床肯定多数是普通的,真正能做到重症监护的,在发达国家也是少数。也就是说,即便我们赶走其他所有患者,让所有重症新冠肺炎患者都收治进来,重症监护设施仍然是根本不够的(例如,英国只有大约4000张ICU病床。而ICU平时本身也是很少有空闲病床的)。

    所以结论已经很明显了,即便我们把所有人都关在家里,每月下达计划让3.5亿人去感染新冠病毒,实现人类英社原则,那么我们也不可能实现医疗系统不会被压垮。(顺便说一下,英国有6600万人口,实行英社原则,每半个月会产生16.5万重症患者,而英国每千人2.8张病床,相当于18.5万张病床,很显然这与全世界平均值计算出来的结果是一样的,即英国的医疗系统也会被压垮。)

    话说回来,即便在每月计划感染3.5亿人(英国每月330万人)的英社原则情况下,医疗系统仍然会被压垮。然而你究竟怎么才能做到每月只感染这些人?让其他人都待在家里吗?那么这不就是方舟子咒骂的“划室为牢鹰犬凶”吗?如果你能实现让其他所有人都待在家里,那么干嘛不直接让所有人都隔离一个月,彻底阻断病毒大流行呢?所以从正反两个方面,都可以看到这个用病毒直接去搞群体免疫理论的荒唐之处。

    方舟子这两个月反复咒骂中国采取的防疫措施,声称方舱医院是中世纪、是病毒培养皿。那么,按照上面的计算结果,“英式群体免疫”是什么世纪的水平呢?

    只要通过简单的计算,就可以知道,方舟子的脑袋上,戴着的就是这样一顶子虚乌有的皇帝新冠。

    当然,即便不计算,我们看看历史就会发现,那么多传染病,啥时候靠不打疫苗、直接用病原体当“疫苗”的“群体免疫”控制住了?

    2020-03-20
  • Re: 方舟子:遏制新冠病毒只能靠“群体免疫”

    老方纸上谈兵厉害,不知道如果当初武汉按老方的“群体免疫”策略搞,现在会是什么情况?

    【 在 yuese88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冠病毒疫情在英国发作的初期,英国政府采取比较淡定的态度,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采取关闭学校、禁止大型集会之类的强硬措施。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的解释是,英国政府将疫情高峰延缓至夏季,如果有60%的人对新冠病毒有了免疫力,就能获得“群体免疫”,可以阻隔下一波新冠病毒的流行。

    : 英国政府的这种做法受到了很多批评,被说成是故意要让大家感染新冠病毒,以建立群体免疫。中国学者中,对此批评最严厉、影响最大的是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他写了一篇题为《英国首相的“群体免疫”谎言》的文章,流传甚广。在饶校长看来,没有疫苗,是根本不可能形成群体免疫的,所以英国首相(其实提出者是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是在说谎。为什么呢?饶校长说:

    : ...................

    2020-03-20
  • 方舟子:遏制新冠病毒只能靠“群体免疫”

    新冠病毒疫情在英国发作的初期,英国政府采取比较淡定的态度,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采取关闭学校、禁止大型集会之类的强硬措施。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的解释是,英国政府将疫情高峰延缓至夏季,如果有60%的人对新冠病毒有了免疫力,就能获得“群体免疫”,可以阻隔下一波新冠病毒的流行。

    英国政府的这种做法受到了很多批评,被说成是故意要让大家感染新冠病毒,以建立群体免疫。中国学者中,对此批评最严厉、影响最大的是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他写了一篇题为《英国首相的“群体免疫”谎言》的文章,流传甚广。在饶校长看来,没有疫苗,是根本不可能形成群体免疫的,所以英国首相(其实提出者是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是在说谎。为什么呢?饶校长说:

    【群体免疫现象的意思是:如果少数人不肯打疫苗,但是大多数人接种了疫苗,因为大多数人有免疫力,病毒就难以传播,这样就可能病毒碰不到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所以呈现“群体免疫现象”。

    这完全不支持英国首相的政策。在一个新的病毒出现,全体人民没有疫苗,极少数可能有先天免疫力的情况下,不遏制病毒传播,把全体人民暴露在病毒面前,是不可能出现群体免疫现象的。会出现的是:凡是感染了会死的就死去,感染了不会死的就获得免疫,继续活下去。这种现象是英国著名科学家达尔文提出的“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如果英国相信现任首相,还可以推广用这种方法,全面取消医疗。】

    英国政府的做法是否合理、可行且不说,饶校长对此的批评错得离谱,暴露出他缺乏免疫学常识。

    饶校长认为只有打疫苗才能形成群体免疫,这是错的。只要一个群体中对一种病原体具有免疫力的人数足够多,就能形成群体免疫阻隔病原体的传播,与这种免疫力是怎么来的没有关系:可以是疫苗接种获得的,也可以是被感染痊愈后获得的,甚至可以是天生就对该病原体具有抵抗力。需要多少比例的人具有免疫力才能形成群体免疫,与病原体传染力(基础传染数)有关。根据新冠病毒基础传染数可以算得,大概60%的人对其具有免疫力就能形成群体免疫。所以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才以让60%的人具有免疫力作为“目标”。

    但饶校长认为,没有疫苗,这个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少数天然有抵抗力的人,他们不可能堵住病毒在人群的传播。”饶校长所谓“天然有抵抗力的人”,应是指天然不会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例如细胞与新冠病毒结合的靶点发生突变,让新冠病毒没法入侵细胞。这样的人如果有的话,也是极少数。

    但是饶校长似乎不知道,要对新冠病毒具有抵抗力,还有第三条途径,那就是被新冠病毒感染后痊愈了,体内有了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也就对它具有了免疫力。虽然新冠病毒被媒体和某些专家渲染得非常恐怖,但其实它是比较温和的病毒,在确诊病例中,有80%症状轻微,不经任何治疗就能痊愈。而且,在对钻石公主号邮轮的全体乘客和意大利一个小镇的全体居民全部做了核酸检测后发现,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有一半以上从被感染到转阴时都没有症状,如果不对所有的人做检测,这些人就不会被统计进去。所以,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90%以上没有症状或有轻微症状,他们痊愈后就有了免疫力。可见,要让60%的人具有免疫力,并非不可能。

    如果某种传染病能通过普遍感染获得群体免疫,是不是像饶校长说的可以“全民取消医疗”呢?是不是就要搞社会达尔文主义呢?当然不是。大部分的疾病不是病原体引起的,人体不会对其产生免疫力。即使是病原体导致的疾病,其中有一部分人体也没法对其产生免疫力。即使是能产生免疫力的疾病,也需要用药物和支持疗法救治重症感染者。所以医疗还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对新冠病毒能够产生群体免疫,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顺其自然。毕竟,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有大约10%是重症(基数包括了无症状感染者),他们是有死亡危险的,需要救治。目前的研究结果,新冠病毒感染死亡率大约0.5%。如果不对病毒的传播做出干预,被感染者数量指数增长,重症患者数量也急剧上升,导致医疗系统崩溃,就会让病死率超高,就像武汉、意大利发生的那样。

    在舆论压力下,英国政府没能再淡定下去,也禁止大型集会、关闭学校,下一步还可能“封城”(西方国家所谓“封城”其实是对商业活动和居民行为做出某些限制,例如禁止餐馆、酒吧营业,居民无生活、工作、医疗、健身需要不要外出,和中国的“封城”不是一个程度的)。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当一种传染病爆发时,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能否把它完全控制住不让它传播开去?甚至让它完全消失?当年的萨斯不就被消灭了嘛。但是萨斯和新冠病毒感染病有很大的不同。萨斯病情往往比新冠病毒严重,病死率高得多,而且有很明显的症状,那就是发烧,通过排查发烧的人,就能把萨斯患者都找出来隔离,从而切断病毒的传播。新冠病毒感染则不然,没有明显的症状,并不是被感染者都会发烧,甚至一半以上的感染者什么症状都没有。对这种比较温和的病毒,要将它完全消灭是不现实的。即使采取让整个社会停摆的极端措施,把病毒传播暂时压制下去了,一旦社会恢复运转,病毒又会开始传播了。

    既然没法完全控制病毒传播,那么退而求其次,尽量减缓病毒传播的速度,让感染者数量缓慢增加,不要让医疗系统崩溃。这就是目前欧美各国采取的防疫措施,所谓“拉平曲线”,不要让感染人数出现急剧上升的高峰。长期来看,可能并不能减少感染者的数量,但是如果能做到感染人数上升平缓,医疗系统不超负荷,重症患者能得到及时救治,就能减少死亡,降低病死率。

    真正要完全控制病毒的传播,需要借助疫苗。但是,即使一切顺利,疫苗的研发、试验、大规模生产也要一年以上的时间,这一次的疫情是指望不上的。何况疫苗的研发很可能不会成功,毕竟,很多传染病到现在也没能做出疫苗。所以,没有疫苗,新冠病毒会一直在人群中传播,等到大部分人被传染上,60%以上的人对其具有免疫力,传播才会被遏制,除非新冠病毒像流感病毒那样很容易发生大的变异,让此前获得的免疫力失效。可见,不管是靠疫苗接种,还是由于大部分人被感染获得免疫力,要遏制新冠病毒,最终仍然离不开群体免疫。

    2020.3.19

    2020-03-20
  • Re: 资料汇总:肖氏手术无效 相关核心论文、评论、专业报道

    这种法律问题我也不懂。不知道当初武汉协和医院为什么只注销而没有吊销他的行医执照,让他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 在 liuxueshen 的大作中提到: 】

    : 倒是有个疑问啊,

    : 肖雇凶锤击肘子,为何没被吊销行医执照?

    : 刑事犯罪不影响?

    : ...................

    2020-02-07
  • Re: 资料汇总:肖氏手术无效 相关核心论文、评论、专业报道

    卫生部门确实不够负责,到现在还没有对肖氏手术作出明确定论,导致老方和老肖两人对手术是否违规各执一词。

    央视几年前正面报道肖氏手术时据说知会过国家卫计委,卫计委没有反对。去年老肖启动“全球200例先天性脊柱裂患儿免费手术计划”时,深圳市龙岗区卫健局朱武局长还去致辞,代表深圳市龙岗区卫健局祝贺该项目启动。这不像是认定肖氏手术违规的节奏。

    我没找到饶毅近年对肖氏手术的看法,不知道他是否和老方一样认为这个手术已经可以盖棺定论了。但从他2011年的文章可以看出,当年饶毅的看法和老方有很大的不同:

    饶毅说他以前“评论过肖传国的科学水平,觉得他懂科学很少”,但他“从未评论过其泌尿外科技术”。所以老方那篇“盖棺定论”的文章把饶毅列入“坚持揭露肖氏手术骗局的人”的名单中是不妥的,有故意误导别人的嫌疑。

    其次,当年老方根据彭剑的调查断言肖氏手术零有效。但饶毅对彭剑的调查比较谨慎,认为“彭剑律师对于病人的追踪,可以提供材料给卫生部,但律师缺乏专业训练、而且有矛盾带来的利益冲突,其资料仅可供参考,而难以成为公众接受的定论。”

    还有你前面批肖氏手术的材料中,希波克拉底门徒的那篇文章说“肖氏手术的原理与现行的神经外科学基础理论是相冲突了,如果肖氏手术能够成立,那么教科书就要改写了”。但饶毅认为“肖传国的技术在科学上没有突破,已知外周神经可以再生,可以连接”。不知他俩的观点哪个更可靠些?

    【 在 alamoo 的大作中提到: 】

    :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2010年11月9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表

    : 示,肖氏反射弧手术的安全性、有效性在循证医学上证据不足,肖氏反射弧手术目前

    : 不应在临床上使用。

    : ...................

    2020-02-07
  • Re: 资料汇总:肖氏手术无效 相关核心论文、评论、专业报道

    转一篇饶毅2011年时的文章:

    对病人的责任-应该对肖传国所用技术有效性给明确结论

    他的观点是:

    “。。。。。。。

    无论卫生部、大学、还是医院,如果检验得出负性结果,否认有效性,问题可以终止。

    如果卫生部验证认为有效,可以推广。

    如果学校或医院得到正性结果肯定有效性,而其他单位或者社会还有疑惑,卫生部就不能回避、而必须负责出面再组织其他单位验证。

    在不专业的大众舆论环境中,也许提出要验证此技术可能被理解为支持肖传国,而受到相当的压力。如果有这样的问题,也许由批评过肖传国的人提出,比较合适。

    我以前评论过肖传国的科学水平,觉得他懂科学很少。不过,我从未评论过其泌尿外科技术。科学水平不高有时并不能否定技术有效性,两者关系不一定密切。”

    。。。。。。。

    “如果一个医疗技术有可能对有些病人有用,就值得研究。所以,我认为,必需要有某种方式,能够在有严格规范的情况下,证明其技术是否有效。不是作为已经证明成功的技术,而是作为需要验证是否有效的技术。看缺哪些实验,需要补充。缺动物实验就补动物实验,缺严格控制、有对照的人体试验,也可以补,总之有足够的严格试验来确定有效性。

    从医疗技术来说,不在于是否80%治愈率/有效率。如果比已有技术稍微好1%,或者一个技术可以改善其他技术无效的某些病人,两种都是进步。但是,必需是使用肖主张的技术所带来,如果实际是同时用了已有的如“神经栓系松解术”所带来的效果,那么只是重复原有技术,不是肖用的技术带来效果。

    一方面,肖传国的技术在科学上没有突破,已知外周神经可以再生,可以连接。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既然无突破,也就不能说肖的技术一定不可行。关键似乎在于能否形成有功能的神经连接。这个技术是否能行,无法从理论判断是非,而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需要仔细、严格地做才能知道它是否有效。虽然有点奇怪国内其他医院没出来说他们做过那个的手术,但美国医生愿意在美国开展试验,很难理解为因为他们单纯相信肖宣传的85%成功率。彭剑律师对于病人的追踪,可以提供材料给卫生部,但律师缺乏专业训练、而且有矛盾带来的利益冲突,其资料仅可供参考,而难以成为公众接受的定论。

    如果肖的技术纯粹吹牛,卫生部、学校和医院也要有把握,然后绝对终止。如果肖的技术有可能有效,那么如果卫生部、学校、医院都不采取措施,导致手术验证被放弃或难以进行,那么卫生部等于阻碍了技术的发展。虽然可以用他违法来解释处理,但既然有一个明确的技术,完全不考虑,也不妥当,特别是,如果真对病人有用呢?”

    。。。。。。

    【 在 alamoo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xiao procedure提出后的20多年间里,即使在肖的亲自指导下,国内国外的多批

    : 次独立重复试验都无法稳定、批量地用xiao procedure产生有效的临床成果,更遑论

    : 80%左右的成功率,甚至是“都没有在任何患者中产生任何有意义的、可重复的排

    : ...................

    2020-02-06
  • Re: 资料汇总:肖氏手术无效 相关核心论文、评论、专业报道

    同意需要继续等等看,还没到可以盖棺定论的时候。老方当年下的“盖棺定论”的断言可能还是早了点。

    伦理和自吹自擂,等进一步的继续试验结果吧。

    【 在 alamoo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的评论:现代医学科技进展的确认是靠同行坚实可靠的重复验证,而不是超越医学

    : ...................

    2020-02-06
  • Re: 资料汇总:肖氏手术无效 相关核心论文、评论、专业报道

    老肖说那篇文章重复出了肖氏手术的所有动物实验结果。那篇文章的通讯作者Jacques Corcos也受邀参加了老肖去年搞的国际会议并作了报告。那次会议来的国内外专家还不少,还来了一些据称接收过肖氏手术并治愈的患者,老肖还启动了一个“全球200例先天性脊柱裂患儿免费手术计划”。奇怪的是,我没看到老方对这次会议有何评论。

    【 在 alamoo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篇是国外一直在做的神经重建动物试验论文,猫身上做的,与直接支持肖氏手术是两

    : 码事,更不是Tuite患者人体试验结果的推翻或更正。

    : 至于Tuite,只是参与了那个试验或论文,仅仅是排名倒数的第9作者,并非第一作者或

    : ...................

    2020-02-06
  • Re: 方舟子|研究太极拳健身效果并不荒唐 2020年1月6日

    老方对太极的评论还是比较中肯的。

    【 在 linusshen 的大作中提到: 】

    : 方舟子|研究太极拳健身效果并不荒唐

    :  2020年1月6日  方舟子  方舟子专栏, 大咖健谈

    : 文|方舟子

    : ...................

    2020-02-05
  • Re: 资料汇总:肖氏手术无效 相关核心论文、评论、专业报道

    老方最近有什么新评论吗?尤其是去年老肖的肖氏手术的国际会议之后?那次会议来捧场的国内外专家还不少。另外,2015年那篇否定文章的作者Tuite在2018年的时候跟人合作发了篇支持肖氏手术的文章。

    【 在 alamoo 的大作中提到: 】

    : 欧洲的试验及2009年-2015年美国NIH支持的3期试验结论是:

    : 肖氏手术完全无效,可以进行动物试验但不应再进行临床试验,停止资助。

    : 下面是核心的试验总结文章及相关媒体报道、评论的简要汇总,存档供检索。

    : ...................

    2020-02-05
  • Re: 转两篇质疑方舟子抄袭的文章

    以下英文部分取自那个链接网站中的“Real-World Relativity: The GPS Navigation System”一文。为方便阅读,每段英文后加了简单翻译:

    方舟子:相对论有没有用?

    。。。。。。。。

    主要应用于高速状态、微观世界和宇观世界的爱因斯坦相对论似乎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很遥远,其实不然,它也有实用价值,

    People often ask me "What good is Relativity?" It is a commonplace to think of Relativity as an abstract and highly arcane mathematical theory that has no consequences for everyday life. This is in fact far from the truth. ( 人们经常问我“相对论有什么用?” 相对论通常被看作是一个抽象的、非常晦涩难懂的的数学理论,对日常生活没有任何影响。事实上,并非如此。)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全球定位系统(GPS)。在十几年前,GPS还是高尖端的东西,而现在它已进入了普通人家,只要花几百块钱给车辆装一个GPS导航仪,或花一、两千块钱买一个带GPS的手机,就可以随时知道自己在地球上的准确位置。

    Most recent-model cars are equipped with built-in GPS navigation systems, you can purchase hand-held GPS navigation units that will give you your position on the Earth  to an accuracy of 5 to 10 meters that weigh only a few ounces and cost around $100, and GPS technology is increasingly found in smartphones(最新的车型都配备了内置的GPS导航系统,你可以购买手持GPS导航装置,它可以让你在地球上的位置精确到5到10米,重量只有几盎司,价格在100美元左右,而GPS技术在智能手机中的应用也越来越多)

    GPS是靠美国空军发射的24颗GPS卫星来定位的(此外还有几颗备用卫星),

    The nominal GPS configuration consists of a network of 24 satellites in high orbits around the Earth, but up to 30 or so satellites may be on station at any given time. (名义上的全球定位系统配置包括一个由24颗卫星组成的绕地球高轨道网络,但在任何给定的时刻,最多可能有30颗左右的卫星在站上。)

    每颗卫星上都携带着原子钟,它们计时极为准确,误差不超过十万亿分之一,即每天的误差不超过10纳秒(1纳秒等于10亿分之一秒),并不停地发射无线电信号报告时间和轨道位置。

    Each satellite carries with it an atomic clock that "ticks" with a nominal accuracy of 1 nanosecond (1 billionth of a second). (每颗卫星都带有一个原子钟,它的“滴答声”的精度为1纳秒(十亿分之一秒)。)

    这些GPS卫星在空中的位置是精心安排好的,任何时候在地球上的任何地点至少都能见到其中的4颗。

    The satellite orbits are distributed so that at least 4 satellites are always visible from any point on the Earth at any given instant (with up to 12 visible at one time). (卫星轨道的分布使得在任何时刻都可以从地球上的任何地点看到至少4颗卫星(一次最多可以看到12颗)。)

    GPS导航仪通过比较从4颗GPS卫星发射来的时间信号的差异,计算出所在的位置。

    A GPS receiver in an airplane determines its current position and course by comparing the time signals it receives from the currently visible GPS satellites (usually 6 to 12) and trilaterating on the known positions of each satellite(飞机上的GPS接收机通过比较从当前可见的GPS卫星(通常是6到12颗)接收到的时间信号和在每个卫星的已知位置上进行三边测量来确定其当前位置和航向)

    GPS卫星以每小时14000千米的速度绕地球飞行。

    Each satellite in the GPS constellation orbits at an altitude of about 20,000 km from the ground, and has an orbital speed of about 14,000 km/hour(GPS卫星的轨道距离地面约20000公里,轨道速度约为14000公里/小时)

    根据狭义相对论,当物体运动时,时间会变慢,运动速度越快,时间就越慢。因此在地球上看GPS卫星,它们携带的时钟要走得比较慢,用狭义相对论的公式可以计算出,每天慢大约7微秒。

    Because an observer on the ground sees the satellites in motion relative to them, Special Relativity predicts that we should see their clocks ticking more slowly. Special Relativity predicts that the on-board atomic clocks on the satellites should fall behind clocks on the ground by about 7 microseconds per day because of the slower ticking rate due to the time dilation effect of their relative motion(因为地面上的观测者看到卫星相对于他们在运动,狭义相对论预言我们应该看到它们的时钟走得更慢。狭义相对论预言,由于卫星相对运动的时间膨胀效应,其上的原子钟滴答速率较慢,因此卫星上的原子钟每天比地面原子钟慢了约7微秒。)

    GPS卫星位于距离地面大约2万千米的太空中。

    Each satellite in the GPS constellation orbits at an altitude of about 20,000 km(GPS卫星的轨道距离地面约20000公里)

    根据广义相对论,物质质量的存在会造成时空的弯曲,质量越大,距离越近,就弯曲得越厉害,时间则会越慢。受地球质量的影响,在地球表面的时空要比GPS卫星所在的时空更加弯曲,

    the satellites are in orbits high above the Earth, where the curvature of spacetime due to the Earth's mass is less than it is at the Earth's surface. (卫星在地球上方的轨道上,由于地球的质量的影响,其时空曲率小于地球表面的曲率。)

    这样,从地球上看,GPS卫星上的时钟就要走得比较快,用广义相对论的公式可以计算出,每天快大约45微秒。

    As such, when viewed from the surface of the Earth, the clocks on the satellites appear to be ticking faster than identical clocks on the ground. A calculation using General Relativity predicts that the clocks in each GPS satellite should get ahead of ground-based clocks by 45 microseconds per day.(因此,从地球表面看,卫星上的时钟似乎比地面上相同的时钟走得更快。一项使用广义相对论的计算预测,每颗GPS卫星上的时钟应该比地面时钟每天快45微秒。)

    在同时考虑了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后,GPS卫星时钟每天还要快上大约38微秒,这似乎微不足道,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GPS系统必须达到的时间精度是纳秒级的,这个误差就非常可观了(38微秒等于38000纳秒)。如果不校正的话,GPS系统每天将会累积大约10千米的定位误差,是没有用的。

    he combination of these two relativitic effects means that the clocks on-board each satellite should tick faster than identical clocks on the ground by about 38 microseconds per day (45-7=38)! This sounds small, but the high-precision required of the GPS system requires nanosecond accuracy, and 38 microseconds is 38,000 nanoseconds. If these effects were not properly taken into account, a navigational fix based on the GPS constellation would be false after only 2 minutes, and errors in global positions would continue to accumulate at a rate of about 10 kilometers each day! The whole system would be utterly worthless for navigation in a very short time. (这两种相对论效应结合起来意味着每颗卫星上的时钟应该比地面上相同的时钟每天快38微秒(45-7=38)!这听起来很小,但GPS系统所需的高精度要求是纳秒级的,38微秒是38000纳秒。如果不适当考虑这些影响,基于GPS系统的导航定位只需2分钟就会变错,定位误差将以每天约10公里的速度连续累积!整个系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毫无用处。)

    。。。。。。。。

    【 在 yuese88 的大作中提到: 】

    : 另一篇我以前在一个帖子转发过,重发一下。不知老方有没有回应过这篇质疑,有的话,欢迎方粉提供资料!

    : 方舟子摊上大事了,科普文章大范围抄袭!

    : 方舟子曾经跨界科普物理《相对论有没有用》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0cscx.html 你们猜他文中内容怎么得来的?他把这个网页http://www.astronomy.ohio-state.edu/~pogge/Ast162/Unit5/gps.html 直接翻译过来,还不给出处。我就知道他不可能会相对论,所以一google就发现了方舟子的抄袭。

    : ...................

    2019-10-11
  • Re: 转两篇质疑方舟子抄袭的文章

    你的总结陈词水平很高啊,方粉中可能就那个“我的美丽新社会”能跟你媲美!

    我就补充几点:

    一,你前面承认了老方文章中参票部分的数据抄袭了易华文章,也就是说老方写文章时肯定看过易华文章。

    至于文字部分有没有抄袭,有兴趣的网友可以看看易明文章附录中的对比文,自行判断,我就不多说了。

    二,第二篇的图片确实模糊不清,我把其中的中英文对比部分转成了文字版。英文部分取自那个链接网站中的“Real-World Relativity: The GPS Navigation System”一文。为方便阅读,每段英文后加了简单翻译。

    三,老方对“远离中医药”的指控不仅仅是“扩写”,还说过“对‘远离中医药’这种只认识几个汉字的半文盲、剽窃惯犯大家要远离”之类的话。相信中医粉肯定很欢迎老方在反中医的圈子里多搞搞这种内斗,好让更多人远离这个圈子。

    【 在 zidong99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我总结陈词一下:

    : 你给出两篇方的抄袭罪证文,第二篇模糊不清,还巨长无比,我就选第一个文验一下。

    : 结果发现:

    : ...................

    2019-10-11
  • Re: 转两篇质疑方舟子抄袭的文章

    这个帖子就到此为止吧!

    【 在 zidong99 的大作中提到: 】

    : 方的这种非正式表态,你用来当证据,我也没兴趣反驳

    2019-10-08
  • Re: 转两篇质疑方舟子抄袭的文章

    老方“随口一说”,粉丝们就都当真了。老方粉丝多,众口铄金之下,假的也能说成真的,老方又从不道歉。在方粉群里,老方对“远离中医药”抄袭的评论已经是不能怀疑的定论。以前有个被踢出方粉群的方粉,就是因为不认同老方对“远离中医药”的评论,跟其他方粉起了争执,最后被踢出。所以老方跟科学公园闹翻后,能把那么多曾经的支持者逼成前粉,不是没原因的,他自己有很大责任。

    摘几条那个微博下面几个方粉的留言:

    @灯塔与小舟:此人多处抄袭方舟子、方已指出,只有他还厚着脸皮装

    @灯塔与小舟:只有这算“证据”?“动脑筋”抄袭的时候真要脸、真不智障

    @佬城堡:右二屁证据,方舟子说你抄袭,你自己不承认,显然方舟子的公信力,你这一小人是无法比拟

    【 在 zidong99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事方并未正式指控,可能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原话如何,也许是表述一种可能,连篇文都没有,我也没必要看了。

    : 即便方误判,也不影响我批亦明的文,这是本帖主题。

    : 你倒是可以另起一贴,批方诬陷科学公园。感兴趣的可以去那里回帖。

    : ...................

    2019-10-08
  • Re: 转两篇质疑方舟子抄袭的文章

    我可没兴趣再发什么帖,只想把这个帖早点结束掉,太花时间了!

    【 在 zidong99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事方并未正式指控,可能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原话如何,也许是表述一种可能,连篇文都没有,我也没必要看了。

    : 即便方误判,也不影响我批亦明的文,这是本帖主题。

    : 你倒是可以另起一贴,批方诬陷科学公园。感兴趣的可以去那里回帖。

    : ...................

    2019-10-07
  • Re: 转两篇质疑方舟子抄袭的文章

    我昨天回帖时,没有去找以前的版本,只看了新版的,感觉不像抄袭。没想过故意隐瞒。

    今天早上回帖时,我倒是顺便找了下以前那个版本。既然你觉得重要,那我把旧版的链接也发一下:

    https://weibo.com/3212895264/A7bQ4gGG0?type=comment#_rnd1570438754569

    【 在 zidong99 的大作中提到: 】

    : 科学公园的这个微博说,自己的后文从自己以前的版本改来的,应该比方的文更早,

    : 如果跟方相似的部分大都在他以前的文中,那就不可能是抄方的了,

    : 这属于,方在缺条件的情况下作了抄袭判断,不是故意误判。

    : ...................

    2019-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