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现存BBS可访问情况202111

    太不容易了,水木XX这里居然有敏感词,发了5遍才发出来~

    【 在 moqi88 (行胜于言·寻找我的kiaviao) 的大作中提到: 】

    : 水木

    : 北邮人

    : 北大未名

    : ...................

    2021-12-01
  • 现存BBS可访问情况202111

    水木

    北邮人

    北大未名

    日月光华

    兵马俑

    瀚海星云

    紫丁香

    南洋客栈

    大话西游

    复旦泉

    燕曦

    2021-12-01
  • Re: 签到

    水木

    北邮人

    北大未名

    日月光华

    兵马俑

    瀚海星云

    紫丁香

    南洋客栈

    大话西游

    复旦泉

    燕曦

    【 在 nanalulu (nanalulu) 的大作中提到: 】

    : 签到

    2021-12-01
  • BBS二十五年后,复旦下一个线上社区在哪里?

    https://mp.weixin.qq.com/s/ZdFW6JdMyNdV4JqIsqWZyQ

    “ 转战松江的“走么”,不温不火的“旦角”,停止维护的“fdxk”,不着一字的

    线下树洞,写满留言的包装纸盒。复旦人对线上社区的渴望好像从未熄灭,但新树洞

    就是活不起来。

    在今天重建树洞,并不比二十年前更容易:复旦树洞为何难复活?如何能复活?为何

    BBS和人人网没落后,复旦就再也没有盛行过线上社区?这个校园到底需不需要树洞

    ?”

    复旦青年记者 赵芸巧 主笔

    复旦青年记者 卢洁 编辑

    《国王长着驴耳朵》是一个关于说话的童话故事:国王长了对驴耳朵,他的每个理发

    师看到后,都会忍不住告诉别人,最后都被处死。这天,新的理发匠给国王理发后也

    看到了驴耳朵,为了不被杀,他努力守口如瓶。但保守秘密实在太辛苦了,快要憋不

    住时,他跑到山上,对着大树洞说出了这个秘密,顿时感到一阵畅快,因此保住了性

    命。

    这就是网络用语“树洞”的来源。现代网友用“树洞”来形容倾诉情绪、分享生活的

    网络平台,最开始仅指匿名论坛,后来也延伸至微博等能够分享信息的社交平台、线

    上社区。

    复旦大学曾经拥有过许多树洞。日月光华BBS、复旦学生网、人人网,树洞里安放过

    90、00、10年代复旦人的校园记忆,但在21世纪初中国互联网的激荡二十年中,旧树

    洞们渐渐“枯萎”了。

    互联网的巨轮行至2021年,各类互联网产品更迭数代,一些复旦学生试图重建树洞,

    重建校内线上社区。然而在今天重建树洞,并不比二十年前更容易:复旦树洞为何难

    复活?如何能复活?为何BBS和人人网没落后,复旦就再也没有盛行过线上社区?这

    个校园到底需不需要树洞?

    树洞重建者们入场,新树洞的故事开始了。

    “社区在消失”

    “今天是我的农历生日哦!”

    每年的10月30日,日月光华BBS网页的左下角都会显示这句话。1996年10月30日,日

    月光华BBS以“复旦大学计算机系电子公告牌”的名义开放。它是当时复旦校内规模

    最大的线上社区,同时也是最早的复旦“树洞”。

    2021年,已是日月光华BBS的第25年,人人网的第16年。

    它们都曾是复旦校内最大的网络社区。

    BBS的全称是Bulletin Board System,翻译成中文是“电子公告栏”。BBS的核心功

    能“版面”就是公告栏上不同主题的分区,用户在感兴趣的版面下发帖、跟帖、灌水

    (指在论坛中发不含实际信息的闲聊帖),热度高的板块里能搭起上百层楼的讨论。

    从1996年初创起,日月光华BBS一度是复旦大学最大的线上交流平台,拥有约四百个

    版面,近八万个注册帐号,每天最高在线人数近万人——这意味着,当时每三个复旦

    学生中就有一个在日月光华BBS上发言。

    图片

    ▲日月光华BBS分区版面界面/图源:日月光华BBS网站

    BBS风行十年后,2005年底,校内网创立,自我定位为面向大学生的实名制网络社区

    ——这就是人人网的前身。

    2009年到2015年间,复旦学生几乎人手一个人人网账号,学生们在属于本校的社区中

    发动态,加好友,讨论南区食堂该不该换筷子、是否支持上午四节课调整为上午五节

    课、怎么谈恋爱、复旦学风是什么……北大、清华、复旦、浙大等各所高校的学生网

    红迅速在人人网上出现,并互相认识,甚至定时相约线下聚会。

    图片

    ▲总务处在日月光华BBS站内信中回应学生投诉/图源:新民晚报新民网

    据人人网母公司千橡集团CEO陈一舟说,截至2009年底,人人网注册用户已达7000万

    ,其中学生注册用户已达3500万,占50%。就这样,随着人人网的火爆,日月光华BBS

    的十年辉煌悄然落幕,人人网渐渐成为复旦学生最常用的社交平台。

    2011年,人人网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上市当天即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三的公司

    ,仅次于腾讯和百度。人人都以为这是人人网辉煌的起点。

    十年过去了,日月光华BBS和人人网却已门可罗雀,如今复旦人最常去的讨论场可能

    是各种500人大群。

    图片

    ▲2021年10月14日,日月光华BBS上的“24小时十大热门话题”/图源:日月光华BBS

    网站

    入场:树洞在“复活”

    邱致中用“死气沉沉”形容那几年的中国高校线上社区。他认为BBS和人人网的没落

    只是因为没有找到长久运营的方法,而非校园社区没有价值。

    2002年,邱致中来到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读本科,彼时复旦学生们浏览校外

    网需要付网费,拨号贵,网速又慢,于是他在校团委的支持下创办了“复旦学生网”

    ,供校内同学聊天、看新闻、玩游戏、点播电影……“这是属于我们的地方,我在这

    里很自在,就像现在的在校生坐在光草上。”在网络的虚拟世界,学校带来的归属感

    仍然打动邱致中。

    而十几年后的今天,一个复旦学生很难从五花八门的微信群里认识新朋友,更别提从

    微博或抖音上找到伙伴、线下相聚。

    邱致中感到奇怪:在这个偌大的学校,我们竟然没有办法去聚拢人群。诸多问题从他

    心头升起:邯郸校区的一万人到底在哪里?我能找到他们吗?能不能从中找到五十个

    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做一件事?这是邱致中2020年8月创立“走么”APP的初心。

    几乎和“走么”创立同时,被重建的还有两个树洞。

    其中一位重建者是邱致中的学弟,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2016级本科生胡志峰。2020年

    1月,他敲下了“fdxk”的第一行代码。

    这是一个汇总复旦选课信息的应用。胡志峰2019年在美国参加暑期科研时,受到清华

    、北大、中科大的几位室友的启发,决定仿照这几所高校开发复旦专属的网络社区,

    内容主打选课信息查询。

    图片

    ▲“fdxk”应用界面/图源:fdxk.info用户群

    这个决定也得到了第二支重建队伍的肯定。管理学院2020级的三名研究生在创立“旦

    角”前对用户需求做了前期调研,结果显示,复旦学生对于新社区最大的需求就是选

    课信息。

    但他们三人的野心更大。“旦角”是由他们仨开发的复旦社交小程序,是个半匿名的

    树洞。除了选课,他们还希望用户能在“旦角”中交流升学备考、实习就业、学校周

    边美食、闲聊灌水等,乃至即时宣泄消极情绪、结识新的人。

    这个团队由谷晓慧发起,她找到自己的两位同班同学,一起当“旦角”的“爸妈”。

    但创始人之一的李言熙并不乐观,他承认复旦人需要一个树洞,但隐隐的不安始终难

    以消散: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其他学校都有了树洞,复旦却一直没有?“肯定不是

    复旦人做不出来,能力不行,而是以前有人做过了,但没做下去,失败了——可见这

    里面有多大的困难。”

    无论是信心满满,还是忧心忡忡,高校线上社区沉寂十年后,复旦树洞开始复活。

    冷场:用户在哪里

    如果说线上社区是一座村庄,村民在哪里?

    “走么”的产品经理认为,校园社交的本质是要牢牢抓住校园关系链,并基于此向学

    生不断输送新鲜有趣的创意玩法,而在早期,可以通过“校园KOL”(Key Opinion

    Leader,指关键意见领袖)来尝试吸引学生:“大家愿意在一个群聊里发言,还是需

    要有一个给话题开头的主持人,但新的社交平台里还没有形成KOL。”

    哪里去找KOL呢?“走么”团队注意到,在复旦校内,“社团”基本充当着“KOL”的

    角色——它们聚集了一批兴趣相同的人,并定期召集大家举办活动。邱致中已经离开

    学校十五年,为了更了解校园的情况,他聘请了几位在读学生作为“校园合伙人”,

    跟校内人士对接——这一次,他让“校园合伙人”说服社团带着社员入驻社区。

    不久,一位“校园合伙人”就碰了钉子。

    他邀请复旦大学武术协会入驻。饭桌上,武协的同学问:“你们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

    处呢?”

    “如果我们以后做大一点的话,这个平台可以给你们带来更多的关注和流量。”

    武协的同学笑了:“可是我们真的需要吗?”

    “走么”团队每周开例会的会议室里,邱致中也笑了:“好处就是——我们能让他们

    跟这个平台一起成长。”大家都笑了。邱致中不笑了,接着刚刚的话头讲下去:“平

    台现在确实什么都没有,但用户愿不愿意跟它一起成长,能不能相信有一天自己可能

    变成大平台的大用户——这是我们的本事。”

    为了吸引用户,“走么”后来还策划过很多活动。他们计划举办“动漫月”、“汉服

    月”、“美妆月”,自费买抽奖用的奖品;产品经理专门来复旦周边发传单,进行线

    下宣传;“走么”团队还曾包场一个50人容量的影院,希望通过免费请看电影的方式

    吸引学生注册“走么”,但最终只有十几人到场观影。“可能在复旦大家都专注于学

    习吧。”“走么”的产品经理这样解释。

    新树洞中,并不是只有“走么”面临吸引用户难的问题。

    “旦角”团队同样引导用户转发推送集赞,请集赞前两名的用户吃火锅,还给教务处

    网站上能找到的学号邮箱都发了邀请入驻“旦角”的邮件。上线一周后,“旦角”的

    注册用户超过1300人,闲聊灌水的帖数超过200篇,但此后,无论什么活动,用户数

    据再无明显增加。

    怯场:实名制的隐痛

    早在2001年11月21日,BBS尚方兴未艾之时,教育部就发布了《高等学校计算机网络

    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其中第九条明确规定:“BBS站对用户实行帐户管理。申

    请帐户需填写注册单,提供真实姓名和班级或工作单位等资料,经一定的核实程序,

    方能成为BBS站的合法用户。”另外,教育部、共青团中央也在有关文件中明确要求

    ,高校校园网BBS是校内网络用户信息交流的平台,要严格实行用户实名注册制度。

    按照规定,在社区发言时可以使用昵称,甚至半匿名,但注册时必须实名注册。大多

    新树洞们因此要求用户在注册时填写真名和学号,有的甚至需要填写UIS密码,以此

    保证学号并非编造。“走么”就要求注册用户必须通过学信网认证,确保在校学生身

    份的真实性。

    然而,实名制的要求引起了用户们对隐私泄露的担忧。2019年以来,美国知名社交媒

    体平台Facebook多次泄漏用户个人数据,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4月,一个黑客在3天内

    泄露了5.33亿用户数据,其中包括用户的账户名、位置、生日以及电子邮件地址等私

    密信息——也许是这些负面新闻磨蚀了人们对社交媒体的信任。

    “大家对于互联网隐私的意识是近几年才被启蒙的。”经历过人人网巅峰时期的2015

    届复旦校友徐驭尧记得,2009年到2013年期间,在人人网的巅峰期,大家对保护隐私

    没有概念,也不重视,“北大、清华、复旦的学生,天天发真人照片,没有什么顾虑

    。”邱致中也记得,10年代前后,人人网并未强制要求上传学生证,那时的发言氛围

    “很自由,都是一个学校的,大家不觉得不安全”。

    而现在,在严格执行实名制的新树洞里,用户们在发言时更为谨慎。在匿名社区中,

    用户随意发言,几乎不担心在线下生活中被定位,而在实名制社区,每一句发言都可

    能让现实中的自己担责——尽管这很大程度上保证了社区的安全性和言论场的健康,

    但必须承认,大部分实名制社区的发言氛围确实不如匿名社区活跃。

    在实名制的安全和匿名制的活跃之间,树洞重建者们努力寻找平衡。

    他们最终找到的法宝是一个小小的六角星。

    几乎没有网友不熟悉这个符号:“*”——它被用来替代敏感字词,完成屏蔽,起到

    净化论坛的作用。

    在“旦角”的程序后台,有一份敏感词名单,这份名单可以无限添加。用户在公开发

    布动态前,由机器自动对比动态内容和名单内容,通过审核后才会允许发布。

    图片

    ▲“旦角”后台敏感词名单部分/图源:旦角创始人谷晓慧

    但也出现过让人哭笑不得的情况:有段时间,“旦角”社区中所有的“睡觉”二字都

    被屏蔽了,“早点睡觉”显示成为“早点**”。

    “旦角”的矫枉过正不无道理。敏感词屏蔽机制自动隐藏了用户发言中的负面内容,

    把线上发言可能造成的伤害降到了最低。“走么”也定期更新敏感词词库,用机器审

    核待发布内容的关键字和关键字组合,并计划在未来接入专业第三方,审核图片、视

    频。

    对用户和树洞重建者们来说,这个小小的六角星就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古希腊故事中的一个意象,象征着时刻存在的危险和极不安全的强大力量。重建

    者们小心翼翼。

    退场?传承乏力之后

    没有人不想把树洞建起来,传下去。

    然而,“热情是会消退的,重要的是怎么维持。”胡志峰有心把“fdxk”一直做下去

    ,甚至已经准备好培养一批能够继续维护“fdxk”的后继人才,但他毕业逾一年,已

    非在校生,他找不到人。

    “旦角”和“走么”也面临类似的问题。“旦角”的三人团队还有一年就要毕业,而

    “走么”的“幕后老学长”邱致中已离开学校十五年。

    重建树洞是诱人的事业,但并不是他们生活的全部,项目的传承需要新人。大家都以

    为树洞会生长,team会招新,项目会继续,但没有新人了。

    除了人力有限,财力情况也同样严峻。

    “走么”没能像预想中那样靠广告盈利;“fdxk”团队曾试图通过赢取计算机编程比

    赛的奖金维持运行;“旦角”也没能打破互联网大公司获客成本每人上百元的魔咒,

    在低成本状况下,持续获客几乎不可能。

    2021年8月的最后一天,秋季学期开学前,在已经沉寂近三个月的“fdxk”用户群里

    ,有2021级新生问:“fdxk新学期更新了吗?”开发团队里有人回复:“因为团队自

    身原因,目前项目已经不再维护了。非常抱歉,辜负了大家的期待。”

    胡志峰很自责,“fdxk 这个项目目前算是因为我的原因失败了”,他觉得既对不起

    用户,也对不起团队里的成员。“毕业之后工作生活压力上来了,确实很难抽出精力

    去做学校里的事情了,”他叹了口气,“我要是大一就好了。”

    2021年10月,“fdxk”已经停运许久,将数据和前端代码交接给了另一个刚上线的复

    旦线上社区;“旦角”的用户数和发帖数依旧不温不火;“走么”从复旦和财大片区

    转移,转向松江大学城片区发展。

    距离这三个新树洞初创,最多不过一年,树洞重建计划似乎还任重道远。

    除了一棵沉默的椰子树

    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为何BBS和人人网没落后,复旦就再没有过同样规模的线上社

    区?

    关于线上社区没落的原因,互联网业界众说纷纭。后来最被认可的原因之一是,2011

    年,人人网辉煌上市那一年,中国互联网界静悄悄地发生了另一件事:微信诞生了。

    大家都说是微信即时联系、定点交流的特点“杀死”了几乎所有网络社区,那之后便

    仅有北大P大树洞、清华T大树洞、浙大朵朵校友圈、CC98等高校内线上社区“幸存”

    下来。

    复旦人并非没有过挣扎。

    2021年5月底,光华楼西主楼自习区的长椅上忽然出现一盆迷你椰子树。

    这是由新闻学院4名学生发起的环境传播探索项目,他们在校园各教学楼及新闻学院

    内随机放置4盆绿植,并为每盆绿植附上笔记本和笔,创造出4个微型线下树洞。他们

    希望路过的人能够在笔记本上留言,和植物分享故事,倾诉心情,和其他的留言互动

    ,创造一个纸质论坛。

    这个活动从5月28日开始。一周后,除了扉页上的说明,椰子树旁的本子仍然一片空

    白。

    图片

    ▲光华楼主楼自习区角落的线下树洞/图源:“黑色台灯”微信公众号、罗皓

    四个多月后,2021年10月16日,复旦大学管理学院2021级本科生王韵骁在复旦大学江

    湾图书馆的移动插座包装盒上,发现了许多来自过去不同时间点的留言。他拍照发了

    朋友圈,配文是:“万物皆可树洞。”

    图片

    ▲江湾图书馆的移动插座包装盒上,人们在不同时间点留言/图源:王韵骁

    转战松江的“走么”,不温不火的“旦角”,停止维护的“fdxk”,不着一字的线下

    树洞,写满留言的包装纸盒。复旦人对线上社区的渴望好像从未熄灭,但新树洞就是

    活不起来。

    署名邓涵之的复旦大学毕业生写过一篇题为《2014 | 人人是一片广场,复旦的孩子

    都坐在那里玩》的文章,节选了他自己在人人网上2014年、2015年间的部分状态与转

    发。“读不完的书、做不完的作业、办不完的活动和吐不完的槽”——当年的人人网

    在他的记忆里像一片广场。

    在文章的开头,他这样形容满载回忆的人人网:“你回首这一片寂静的荒原,表面上

    什么都没有了,可是稍微扒一扒苇草,你往下看,依然有暗涌的清泉和鱼虾。”

    七年过去了,当年的清泉和鱼虾消失在复旦在校学生的视野里,广场空空荡荡,新树

    洞生生死死。寂静的荒原上,一棵沉默的迷你椰子树,两只写满留言的纸盒。

    2021-11-29
  • Re: [北大未名]在巨变真正到来之前,我是个赖在BBS上的人。

    北大青研中心已经要求BBS站务校内化了,sigh~

    北大未名站大概是唯一的用户还有活力讨论站务管理的大陆BBS了

    羡慕他们还有一些折腾的本钱

    【 在 moqi88 (行胜于言·寻找我的kiaviao)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Ruri (前略、天国的姐姐)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NicoleG (开学了……), 信区: sysop

    : 标  题: 在巨变真正到来之前,我是个赖在BBS上的人。

    :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21年11月29日05:14:13 星期一), 站内信件

    : ...................

    2021-11-29
  • [北大未名]在巨变真正到来之前,我是个赖在BBS上的人。

    有感于 alwaysmoving 的帖子,忍不住眼眶泛酸。我没有特意留意过那些特殊的时间节点,

    但是却发现那些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这个账号建立之后,发生在我把未名BBS当作一个家的时

    候。我总感觉自己并没有为BBS做太多的事情,但是我实实在在地被其他的站务们的行动和

    作为感动。因此,受情绪控制,我不可避免地会带有一些“场外”,算是在 alwaysmoving

    的帖子的基础上给大家一窥全貌的可能。

    一、也从与未名相识谈起

    我是考研来的北大,考研或许是整个大学四年做过的最卷的事情,所以初来乍到,面对那么

    多如此优秀的学生自己一时不知所措。上课发言不积极,好不容易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直

    接被老师打断说我说得不对;读书会也是只知道默默地听,轮到自己说的时候就十分差劲。

    那一学期整个人都是低气压的。那时候我顶着自己的大名基本上不发帖,只是看看十大,那

    时候我并不知道term是什么东西,隐约记得看到过别人用term登录BBS,还以为是什么高端

    的编程软件啥的呢,但是BBS的UI什么的做的还挺好的。

    第二个学期的开始还看不出来这学期我会是一个什么状态,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我开始了真

    正水BBS的旅程。BBS于我是为我打开走入北大的窗口,通过BBS我才敢于自称自己算是个北

    大人;除此之外,因为在这里的这种轻度社交,使我真正的融入了人群,我不是离群索居的

    人,我很怕孤独,但是初来乍到对什么都不熟悉,同学之间也不想本科那样互相熟悉,所以

    我还是会感到孤独。但BBS就在那里,我只要靠近她,就会不自觉地被她吸引,孤独感慢慢

    地就离我远去了,我的生活走上了正轨,从这个学期开始,我重新找回了阳光快乐的自己。

    2017年3月份,在 Water 版版大 monsterswalk 的“撺掇”下,我下定决心申请这个版的版

    务。Water就像一个藤蔓,带着我爬遍了未名BBS的角落,除了那些我去不了的地方。很多人

    来了又去,很多人一直坚持,很多争吵,很多安慰,有很多冷眼旁观、冷嘲热讽,也有很多

    理智分析、就事论事。贵站也发生了很多难以理解地事件,sysop 的校内化,十大的校内化

    ,三角地从此flop,非主流文化的讨论在也不讨论非主流。

    在不同的区不同的版面,经历过版务之后,毕业前,有人问我要不要做实习站务,其实我一

    直有这个想法,但是我这个人又比较懒,属于一戳一蛄蛹类型的,但想到我快要毕业了,如

    果不趁着还在学校,以后可能就当不了站务了吧。所以,我决定来贵站,发挥自己的一份力

    量。做了站务没多久,我经历了离校前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站务聚餐。在东来顺,我们一

    群没有做过产品经理的人绞尽脑汁思考我们可以为贵站做些什么才能让她多有一些流量。我

    们提出是不是可以建一个未名坟墓,把那些被锁起来的版面全都放进去,如果有人想把它放

    出来,那么ta必须每天去给它+1s,很多很有意思的脑洞大开的想法被大家提出来讨论,虽

    然我不太记得了,但是大家的热忱是看得见的。说起来,我其实并没有做很多事情,远没有

    美工站务、技术站务们做得多,也不用像总监副总监那样需要承担责任。我只是在自己的

    能力职责范围之内做自己的事情,我总是很缩在自己的给自己划定的圈里活动,轻易不管不

    该我做的事情,虽然这样干不出什么大事儿,但是也不会出太大篓子,虽然在任期间确实犯

    过错。天塌了,总有高个儿顶着,只不过这次,“天”针对性地塌在了我们的头上。

    二、石头最终会砸下来

    有一段时间,我在贵站发帖的频率很低,一个原因是考虑到自己站务的身份,不能像纯网友

    那样畅所欲言,另一方面是现实的确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我做的就是时不时上线看看,群

    里说有事儿的时候我就出现,该我处理的去处理一下。今年,我有更多时间来BBS,看到喜

    欢的版面却没有版务,我一方面想回去做版务建设版面,另一方面也的确不想就此就跟其他

    站务们说“再见”。左右撕扯着的时候,那把剑、那个石头就落了下来。

    站务要校内化。这意味着站务们有一大半(现在是一半多?)都要离开了,大家不是已经毕

    业就是在毕业的路上。青研的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一意孤行地推行,挨个找大家谈话,在

    校的线下或线上聊,kuzhulee 跟他们白扯了大半个小时。这周,我也收到了他们的微信好

    友申请。

    或许泄露微信聊天记录违反了规定,但是就算因此而被撤职或要给我个严重警告,那我也认

    了。场外因素在这里不可缺席,因为某种程度上促使了我对这件事变得不平和了。

    其实对于站务校内化,要赶我走,我个人其实无所谓,怎么样都是为贵站发光发热。他们如

    果把贵站的事情都安排好,后果啥的都想好,我要离任也不是不行,按时作为站务共同体,

    或者我单方面把我和他们放在一个共同体的位置上,我至少要和他们共进退,要支持他们的

    决定。而且我也不愿意如此轻易就放弃。如果到时候一个愿意坚持的人都没有,不是说他们

    不想坚持,而是被寒了心,那我宁愿放弃喜欢的版务职务也要赖一赖的,这样我至少是一个

    钉子户,可以碍碍他们的眼。

    我需要他们为我做什么?如果我真的是为了获得点什么,我也不会来BBS啊,来这里的谁还

    不是在用爱发电?

    这个时候,我的态度其实都算是平和,我实在不想应付这样的聊天模式,一点也不真诚,我

    们真的在乎他们所谓的为我们做些什么吗?还是说他们以为只要付出一些利益或者让步我们

    就可以很顺利地被劝退,然后从此以后他们就美滋滋地随心所欲地操控BBS了?我回了个“

    无所谓”,不想在那里跟他们做无意义地扯皮,就再也没人搭理我了,乐得轻松。

    直到从别人那里得知一些消息,我才知道青研那帮人对BBS不只是有错误认知,他们简直是

    没有认知。他们以为我们每个人手里有个按钮,以为BBS的操作管理是 一个人点一下按钮提

    交申请,另一个人点击同意,技站组长点击同意,美工组长点击同意,副总监、总监点击同

    意,这个事情就完事儿了。他们但凡用用term,就算是用青研管理者的权限去好好看看term

    的那些操作,也不至于贻笑大方、暴露自己对BBS的无知,他们不知所以无畏吧,还在那为

    自己抱屈:

    我只想说,我们从来没把他们当作敌人过,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利益共同体吧,他们自己把自

    己打成了我们的敌人,然后以为我们的所有言行都是为了不让他们好过。我只是觉得他们的

    决策,他们的所有作为根本是没有了解过BBS而做出的自以为是的决定,他们甚至没有自己

    的真正的想法和做事逻辑,而只是别人指哪打哪儿的傀儡,所有的行动都是不连贯的无意义

    的行动。在这样的无知无畏的态度下,我实在怀疑他们在跟其他部门作报告时是不是反而加

    深了他们对BBS的误解,他们真的有起到正面的作用吗?

    嘴上说着,他们不希望让我们产生他们是趾高气昂地和我们对话的感受,然而事实是,他们

    嘴上说着,他们不希望让我们产生他们是趾高气昂地和我们对话的感受,然而事实是,他们

    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你们离职是必然的,在这种不可抗的背景下,你有什么将死之言要表

    达的,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然而说得再多,也没什么意义,对牛弹琴罢了,他们或许会继

    续我行我素。

    再一次写下这些我看到的消息,心中不免依然激愤。正如 alwaysmoving 所说,如果我还能

    做站务赖在这里,我不会选择辞职,我不能眼看着把BBS交给那些我不认同的人手里,如果

    我不垂死挣扎一下,那BBS或许就彻底沦为了某个部门的玩物。如果不可以,那我就回去继

    续建设我心心念念的版面做版务去了,以另一种方式垂死挣扎着,希望能做个一直赖在BBS

    的人。

    向未名BBS所有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以前和未来的站务们,向未名BBS所有我认识和不认识的

    ,以前的和未来的网友们致以敬意,感谢你们,有你们的努力与陪伴,才让我经历了如此美

    好的BBS,哪怕她不完美,但这或许也是另一种完美吧。

    2021.11.28(GMT+8 2021.11.29)

    NicoleG

    2021-11-29
  • [北大未名]变化前夕,做一个总结

      这些天接到了一些老师的谈话与通知,对于我来讲可能没办法继续再以站务身份给未名

    做贡献了,原因后面会说。这也许是我作为站务的最后一次发言了。在剧变前夕,对我之前

    做过的事情做一个总结,也来聊聊未名过去以及现在的情况。

    一、做过的事

      这个号,2011年注册的,一直小透明。直到2015年7月的时候,发现站内有前端工作小

    组的招募,觉得有一点前端经验而且反正没啥事干,便和 Surlavi 与 InvalidID 一起加入

    了。当时的工作主要在 Opril 与 tcfa 的领导下进行新前端界面的开发,有PM、视觉UI等

    同学的参与,磨合一段时间后干活也是比较顺利。从2015年末一直到2016年中,我们投入了

    很多的时间在这项工作里,最终基本完成了目前这套电脑端网页版。新站于2016年6月开始

    公开测试(Telnet + 电脑网页版),7月份正式上线。我也在这个过程中对未名产生了兴趣

    ,于3月份加入了技术站务组。

      对新站bug修修补补之后,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了手机版网页的开发工作,半年内也趋

    于稳定并上线。2016年12月的时候,旧网页版下线,新站开始承接所有流量。同期也招募了

    一波app的开发同学,年末的时候正式开始了app的开发,我在这里面负责的是整个后端api

    的开发。随着 wwz 同学的加入,android的开发得以快速推进,而ios的开发几乎停滞。最

    终于2017年6月的时候,安卓app上线公测了。修修补补过后,也正式进入了年更app的节奏

    。这期间由于深度参与,我在技术站务组的职务在2016年9月上升为副组长,到2017年6月的

    时候晋升为技术总监。

      后面的事情就是2017年10月进行的未名服务器迁移工作了,是将未名现有所有服务转移

    到计算中心的虚拟机上,由青年研究中心出钱,我们出力继续维护。算是一件好事吧,毕竟

    新服务器性能更好,旧服务器升级的空间已经不大了。新服务器到位后花了半个月的时间进

    行装机测试。经历了近一天的维护,未名的核心服务启动了,后面的一些数据一个月内也逐

    渐地迁移过来了。2018年3月9日,旧服务器正式从计算中心的机柜中下线退役了。

      之后一直到2019年初我的工作重心改为对未名现有技术的升级和改造,以及承接一些新

    的需求。比较重要的包括高亮回复、IAAA帐号绑定(校内帐号认证)、消息系统、redis的

    引入以及各种软件系统的升级等等。在2018年末的时候我对ios开发产生一些兴趣,于是准

    备独自一人开始开发ios app。当时也是主要利用之前app工作组同学留下的一些产品和UI交

    互图等,开始了学习+开发之路。大概用了半年的时间吧,ios app基本完成了,就准备发布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其实是准备用北京大学的名头来发布的,但是这个苹果开发者

    帐号是掌握在计算中心的手中,他们希望我们把源代码交给他们然后他们发布。考虑到一方

    面源代码不方便提供,另一方面编译的过程如果出了需要我自己来修复,我提出希望将未名

    开发用的帐号加入到北京大学的组织中,但也没达成一致。考虑再三我还是使用未名自己的

    帐号来发布了,这个帐号是我的个人认证号,虽然山寨了点但毕竟可用。未名ios app在9月

    开始公测。与appstore审核进行无数次撕逼之后,app于12月正式上线了。

      再后来,就是我2019年毕业工作了,投入未名的时间越来越少,也做了一些新功能,如

    帖子赞踩功能等等。另外随着 mojave 的加入,未名也推出了小程序,我在这里也就是配合

    下后端api的调整。ios app发布之后,我也计划着手改造android app,让其更能符合新安

    卓手机操作逻辑,适配全面屏,但目前还没有成果。其他的就是一些救火工作了,比如未名

    每次崩了之后基本都是我来处理。还有些内部流程上的自动化开发,配合学校以及监管部门

    的要求整改,一年一度的等级保障认证,这些都是大家平时见不到的工作,它们已经成为我

    在未名目前主要的工作了。

    二、一些感想

      未名作为2000年以来学生自建BBS遗留产物,极大程度上的保留了学生自主运营的特性

    ,一代又一代的同学用爱发电让它延续至此。随着互联网移动化革命,用户越来越习惯利用

    碎片化时间进行社交与内容分享,未名的操作方式显然已经不符合时代,用户人数也相比全

    盛时期有了较大程度的缩水。从优化用户体验的角度来讲,未名已经在最大程度进行挣扎了

    ,新站重构、app与小程序的开发,都是在给未名续命。目前这些产品仅实现了基本的操作

    ,很多地方还做的不好。在参与未名挣扎续命的过程中,首先我想要感谢未名。在未名我获

    得了比较大的自主权,能够将自己的很多想法付诸实践,看着自己写的程序服务了众多用户

    ,我获得了很大的成就感。另一方面我也想说声抱歉,或许从干活的角度来讲我算是比较称

    职的,但从一个技术组组长的角度,我做的远远不够好。我没能很好的发展新人,也没能调

    动大家工作积极性,或多或少导致了技术组目前人才不济的情况。

      遗憾也有的,由于个人精力的原因,还有很多坑没有填。比如app支持版务操作、消息

    系统、feed流、富文本。还是希望未名还在活着的时候这些坑能大部分填完吧。另外还有一

    个非常重要的事是进行工程化重构,我是很不希望听说后人接手的时候大骂我写的是屎山。

    三、一些所见

      我从2016年加入站务组工作,应该在目前站务组中的资历算老的。我历经了三代站务总

    监,三任青年研究中心主任,见证了2016年未名发展委员会视察未名的“盛况”,也看到如

    今未名在学校中生存环境的一步步恶化。下面我就我看到的一些事情说两句。

      在我刚加入未名站务组的第一年,未名的生存发展环境是还不错的,2016年在蒋老师的

    主持推进下,校长与学校主要部门领导参与视察了未名,主持座谈会并作出了讲话,肯定了

    未名在学校的重要作用与地位。彼时的未名BBS与青年研究中心也只会在一些帖子尺度上进

    行争吵,对于未名很多资源上的要求基本上能够进行支持,比如新生宣传(在给新生发放的

    材料中),服务器升级等等。后来随着同学们更多地吐槽学校中各种各样不合理的问题,导

    致BBS树敌众多。学校内有一些声音认为BBS应当进行更严格的舆论管控。短期内可能青研可

    以顶住压力,但长期来讲改变则是必然。青研开始寻求积极地用户校内化手段,经历了多次

    论战,2018年2月有了校内认证的功能[1],只有认证了之后才能在十余个版面发帖。到了20

    18年4月对于校外游客隐藏了十大。到了2018年7月,可能是因为某协会事件的发酵,又或许

    是急于求成,学校发布了调整站规的计划[2]。当然这一计划遭到了众多站友的反对,就此

    搁置。

      这接下来就是蒋老师调任学校网信办,青研换帅了。这也意味着青研与站务组的平衡会

    进一步打破。2019年初,站上出现了学五面食部承包商相关问题[3],遭到猛烈删帖。未名

    也在内忧外患中继续生存,其中包括外界、上级等各部门的要求帐号停用的请求,也在2019

    年末开始逐渐增多。校内化也有了新的动作,印象中有多次磋商讨论部分版面进一步校内化

    问题,但都未能达成一致。与此同时,未名能得到的资源也越来越少。比如上文提到过的io

    s发布帐号的问题,还有后面微信开放平台没办法得到认证的事情。当年未名能够发放的新

    生宣传资料自然也停掉了,所谓版务站务志愿服务证明也成为了一纸空谈。于此同时,删帖

    的尺度一次又一次的刷新我们的下线,之前的校内化十大也不起作用,工作重点还是盯着十

    大删。2018年末到2020年初,我个人也和李杨老师做过几次单独的交流,虽然交流的结果不

    够愉快,但互相增进了了解。2020年6月,应外界对总监校内化要求的压力,取消了技术总

    监一职[4]。当然也有好的方面,青研也在尝试着发布一些信息,同时试图与版务交流。在

    我看来,无论以什么方式说话,总比不说强。

      时间来到2021年,青研再次换帅,删帖愈演愈烈,已经与当年内容管理机制的会议备忘

    相去甚远。另一方面,基层办事老师也经历了换人,新上任的老师们对于尺度以及操作上、

    站规上的熟悉程度不比之前,造成了很多困扰与问题。站务组与青研的交流更多地也仅限于

    群内的讨论了,我也是从未与领导交流过。近期接到通知要开展站务校内化,所有已经毕业

    的站务要离任。事实上一代传一代这件事是合理的,但应该以老带新的方式去进行。实际情

    况是,如果毕业站务立即离职,会给站务组本就不足的人力雪上加霜,更多关键位置没有人

    顶上。包括作为新人的b站,有能力有热情,这样打击人真的好么。而技术组中,目前没有

    一个人能毫无帮助地立即接班。甩手不干永远都是一件容易的事,用爱发电总比动嘴皮子指

    挥要难上许多。

      相信未名会挺过这次事件,正如她21年来一样。之后会发生什么,本周应该会有定论。

    而我这个ID,如果能继续当站务我会继续当,如果不能,或许会以另一种方式继续与大家见

    面吧。最后,希望未名发展委员会能做一些真正对未名发展有益的事,对得起“发展”的名

    头。

    参考链接:

    [1] [公告]本站上线校内用户认证功能,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

    =1&threadid=16331288

    [2] [公告]调整北大未名BBS 站规修订小组,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

    bid=1&threadid=16484627

    [3] 【本贴均为公开信息】学五面食部承包商有关信息,https://bbs.pku.edu.cn/v2/post

    -read.php?bid=1431&threadid=16992429

    [4] [公告]关于修改站务委员会管理办法的公告,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

    php?bid=1&threadid=17710024

    2021-11-29
  • Re: 2021.11.25浙大不眠夜

    太不容易了!

    【 在 loulinzheng (木木) 的大作中提到: 】

    : 因为疫情,你懂得,几乎是全员检测了吧

    2021-11-28
  • Re: 新图书馆

    这个不是浙大的图书馆吧

    【 在 Cairoooo (Cairoooo) 的大作中提到: 】

    2021-11-28
  • 现存BBS可访问情况202111

    水木某社区   不能发

    北邮人     bbs.byr.cn

    北大未名   bbs.pku.edu.cn:22

    日月光华   bbs.fudan.edu.cn

    兵马俑     bbs.xjtu6.edu.cn

    瀚海星云   bbs.ustc.edu.cn

    2021-11-28
  • [北大未名]站务委员会调整现行分工

      经站务委员会会议讨论通过,即日起调整实习站务与常任站务分工职责。美工站务和技

    术站务分工另行安排。调整后的分工如下:

      日常工作

      SYSOP 信箱    Homagod

      Complain版    opposite

      用户违规处理   opposite

      版务培训官组   rgds Ckyipo Tutu

      帐号管理员组   dvorah

      修改用户密码   Homagod

      站刊起居注编辑部 mycNoone Tutu

      站刊杂志编辑部  Homagod

      站刊新媒体编辑部 Homagod mycNoone xongkorohui

      校园、站内热点  Homagod mycNoone xongkorohui

      用户体验     tcfa alwaysmoving bestillstill

      校园活动     Homagod

      监察和人力资源  opposite

      未名基金     NicoleG opposite

      分区主管

      1)  北京大学  dvorah xongkorohui NorthStars

      2)  乡情校谊  MiraculousMa NorthStars Zhidanjiang

      3)  学术研讨  dyd xongkorohui Ckyipo

      4)  电脑网络  tcfa alwaysmoving dvorah

      5)  人文艺术  kuzhulee NicoleG Ckyipo

      6)  休闲娱乐  opposite Homagod Zhidanjiang

      7)  知性感性  mycNoone opposite Homagod Zhidanjiang

      8)  三角地   MiraculousMa kuzhulee NorthStars

      9)  体育修身  kuzhulee Tutu

      G)  俱乐部   Homagod

      A)  社团群体  xongkorohui Homagod mycNoone

      B)  组织机构  xongkorohui Homagod mycNoone

      C)  课程特区  xongkorohui Homagod mycNoone

      说明

      本分工即日起试行,负责日常工作的主管站务为该项工作的主责站务,其他站务辅助执

    行。站务委员会成员及辖下工作小组、区长违规、越权,由监察负责接受投诉,并提交站务

    委员会处理。

                        北大未名BBS 站务委员会

                        2021年11月20日

    2021-11-28
  • [北大未名]有关技术实习小组的一些说明

    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成立技术小组的原因。

    一直以来,技术站务是无明确任期限制的。实际上这种规定是合理的,毕竟技术维护的角度

    讲还是希望人能够稳定一些。但这也会造成如果长期不干活,也会长期的占坑,不利于技术

    站务组的发展,同时也会造成权责不一致。

    另一方面来讲,技术站务的人选考察并没有太好的手段。技术站务除了需要拥有技术实力,

    还要有一定的热情和学习能力。前者可以面试,后者则不太容易很快的判断。我们希望能够

    有一个考察期,选出真正能够为贵站做事的一些人来当技术站务。

    最后,我们希望给更多的人一些机会,对于技术实习小组的人选要求会比技术站务的要求要

    低,给予一定的时间观察其技术能力以及进步。

    对于实习小组具体的一些要求,我会在近期给出。大家也可以参照技术站务的要求来看看。

    缺人是肯定缺人的,希望大家踊跃参与。

    2021-11-28
  • [北大未名]本站关闭23端口telnet访问方式

      由于23端口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本站于即日起下线23端口访问。请各位使用term登录

    的用户使用22端口(ssh方式)登录本站。

                        北大未名BBS 技术站务组

                        2021年09月21日

    2021-11-28
  • [北大未名]成立北大未名BBS 技术实习小组

      为了进一步改善北大未名BBS 使用体验,吸纳全站有能力有兴趣的网友建设本站,并甄

    选新技术站务人选,经站务委员会讨论,现决定成立北大未名BBS 技术实习小组,由技术站

    务组组长 alwaysmoving 担任组长。小组即日起向全站开放申请,由技术站务组负责考核,

    申请人通过后成为小组成员。小组成员任期为三个月,若本人有意愿可以连任一次,期满后

    离任,离任后可以再次申请。公开招募的网友,如果表现突出且本人有意愿,经过考核后可

    以被吸收为新技术站务。

      欢迎广大网友积极申请加入北大未名BBS 技术实习小组,有意者可以于 Application

    版发帖。

      特此公告。

                        北大未名BBS 站务委员会

                        2021年08月13日

    2021-11-28
  • Re: 现在能T登陆的只剩下这里了?

    还有挺多的,我稍后统计一下~

    【 在 johnys (不明真相群众)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余的站好像都没了。。。。

    2021-11-28
  • 兵马俑内测微信小程序

    1. 应用系统补丁,由于我的疏忽,没有留意升级后网络配置发生变化,导致重启后

    网络连接异常,感谢水站的大力协助;

    2. 修复若干 XSS 漏洞,以及上次 API / 新 web 的一些缺陷,例如无法发表文章、

    回复文章;

    3. 修复版面搜索,目前还在重建索引中;

    4. 开始内测微信小程序,本文发表自小程序。

    2021-11-28
  • 北邮人的校外访问镜像

    网址是http://bbs.cloud.icybee.cn/

    这人的操作总归不太合理吧,非北邮用户也能随便进来看了

    2021-11-28
  • Re: 发帖来冒个泡,很久都没有上来过了

    momo~

    【 在 SeanMa (肖恩·马, 蘑菇有毒) 的大作中提到: 】

    : @gfan @seuone

    : @moqi88

    2021-11-28
  • Re: 自己写的iOS支持水木的APP"论坛助手",无广告内购。欢迎使

    加油呀~

    【 在 dfly (dfly)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Apple 讨论区 】

    : 发信人: dfly (dfly), 信区: Apple

    : 标  题: 自己写的一个支持水木的APP"论坛助手",无广告内购。欢迎使用

    : ...................

    2021-10-12
  • Re: 浙江大学胡海岚教授获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

    恭喜恭喜~

    【 在 Math2021 (我是Sunyata的新ID!) 的大作中提到: 】

    : 浙江大学胡海岚教授获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

    : 海报新闻

    : 2021/10/02 07:48

    : ...................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