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科大博士凌晨四点半从学校一直走到水库,走了两个半小时。。

    中科大博士凌晨四点半从学校一直走到水库,走了两个半小时。。。

    刘春杨的父母在外务工,下午回家后,他们没能等来和儿子的团聚,打手机也关机。心急的刘春杨父母第二天一早就前往学校找人,却从学校监控里发现儿子在31号凌晨4点半就从宿舍离开,穿着黄大衣,黑裤子,手里只拿了一把青色雨伞,没有带他打包好的行李。

    当晚合肥还下着大雪,刘春杨孤身一人,打着伞,在4点36分从中科大西门走出学校,没人知道他要去哪里。

    家属们沿着监控一个个找,试图拼凑出他的路线和目的地。最终,董铺水库的摄像头记录下了他最后的身影:6点50分,合肥市庐阳区大杨所董铺水库的一座桥上,当时天才刚刚亮,刘春杨打着伞一个人走过,此时距离他出门已经两个半小时。

    据刘春杨的二姐刘春玲介绍,刘春杨回家前一天还没什么太大异常,在前一天和父母的通话里,他说已经打包好了行李,还告诉父母自己过年买了两条裤子两双鞋。当刘春杨家属赶到宿舍时,他的四个快递整整齐齐摆在桌子上,没有拆开。

    刘春杨的家在合肥市下辖肥西县农村,距离刘春杨所在的中国科技大学东校区大概20公里,平时刘春杨一般坐公交回家,每次只需要2小时就能到。至今令家属费解的是,刘春杨为什么要在凌晨4点去那个水库。刘春杨的家人还在水库里找过人,却一无所获。

    0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