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Woj神证实科比遇难

    死亡很近,无以言表。

    【 在 rebuca (猩猩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难以置信

    :  发自「今日水木 on iPhone 11」

    01月27日
  • Re: 有昆明的宝妈么?

    我不在医院系统,具体情况不很了解。昆华医院在昆明是挺好的,查了下新昆华医院是昆华医院与昆钢合作办的民营医院。具体好不好我就不清楚了。疫苗一般都在小区旁边的社区医院打。

    【 在 phoebe ()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问您知不知道安宁的新昆华医院怎么样?

    : 这个比较近

    : 另外,打疫苗有推荐的地方么?

    : 谢谢!

    01月01日
  • Re: 有昆明的宝妈么?

    一般去儿童医院或者云大医院。

    【 在 phoebe (Smelly Cat)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问哪个医院儿科比较好?

    :  谢谢!

    :  --

    2019-12-30
  • Re: 朋友家的二宝打完一类疫苗后死亡(转载)(44)

    这事家长也不知道向哪里反馈,只是实在太悲痛了才发了这一篇微博。家长那边估计也不是很知道该怎么去写,所以写了很多个人的真实感受在里面。我看了也不知道怎么帮他们家,自己平时也不怎么上微博头条这些,只能转到水木了。

    【 在 muzicycy (兜)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生活在昆明,竟然一点都没有听说,看的揪心

    :  --

    2019-12-14
  • Re: 朋友家的二宝打完一类疫苗后死亡(转载)(44)

    最初妈妈没有从社区医院那边拿走盒子,出事后,医院那边也没有告诉家长疫苗型号。疾控中心那边说疫苗已经封存。我想后期调查后应该是知道疫苗型号,我得问一下家长,具体型号她现在是否知道了。

    【 在 Fridayout (Friday)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啥没说孩子打得a+c疫苗的牌子具体是什么? 这个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信息?

    :  --

    2019-12-14
  • Re: 朋友家的二宝打完一类疫苗后死亡(转载)

    昆明也一样,总体医疗观念比较陈旧,要让自己习惯了才能接受。

    【 在 txxmhq (乐叶) 的大作中提到: 】

    :  哭的一塌糊涂。

    :  我们家宝宝也差不多三岁,不敢想象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  我们也在云南。搬家过来的。可以切实体会西部城市医疗还是比东部落后。当然昆明会好很多吧。

    2019-12-12
  • Re: 朋友家的二宝打完一类疫苗后死亡(转载)

    这,很难。同理心让我不敢去设想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会如何面对,甚至有时我也有过念头,告诉自己不要投入太多的情感与他们一起陷入到那样黑暗里,仅仅保住自己的一点侥幸即可。

    【 在 blackli (黑锅) 的大作中提到: 】

    :  确实难过,还是要走出心中的死结,积极面对以后的生活。

    :  【 在 starlviola 的大作中提到: 】

    2019-12-10
  • Re: 朋友家的二宝打完一类疫苗后死亡(转载)

    我原来天真的以为,如果这是小概率事件,国家有点义务应该要去弄明白事故的原因。但,现实是,孩子很快就被要求火化了,尸检报告不痛不痒。哪怕告诉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或者,甚至告知是父母没注意到一些潜在的风险,都可以成为一个案例让其他人去借鉴。但这件事就只是这么过去了。

    ~~~~~~~~~~~~

    【 在 sereneto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sereneto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虽然很不幸,但是主贴文字看完了也没搞明白死因到底是什么。

    :  另外文章抒发情绪的文字太多了,有用信息太少,很不利于阅读。

    :  主要是现在的确没有证据证明是疫苗相关

    :  而且如果是疫苗相关,现在也搞不明白怎么致死的。

    2019-12-10
  • Re: 朋友家的二宝打完一类疫苗后死亡(转载)

    我不是当事人,我老婆是当事人的朋友。我了解到的是还没有特别明确的说法, 所以才会觉得很无力。我家娃也是三岁,和死去的妹妹同年,也打了同样的疫苗。并不是要大家因噎废食拒绝疫苗,但,在心底总觉得这样的事不应该发生。是属于小概率事件?还是中间流程出了问题?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如何获取经验?减少这样事故的概率,目前不得而知。

    【 在 sereneto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虽然很不幸,但是主贴文字看完了也没搞明白死因到底是什么。

    :  另外文章抒发情绪的文字太多了,有用信息太少,很不利于阅读。

    2019-12-09
  • Re: 朋友家的二宝打完一类疫苗后死亡(转载)

    添加了分段。

    我原来也以为走流程,会获得一些人文关怀和说法。但看下来,所谓流程,似乎就是不了了之。没有说法,只有家庭独自承受。

    【 在 Gottman (gottman) 的大作中提到: 】

    :  4个月了,这事居然没听说过

    :  家长的悲伤和情绪释放都完全能理解,但确实还是要按医疗事故处理程序走

    2019-12-08
  • 朋友家的二宝打完一类疫苗后死亡(转载)

    四个月前发生的事。死去的孩子妈妈是我老婆的牙科医生。原来以为很远的事居然就发生在身边。而且也感觉到平凡人在这样的突发事件下的无助,四面高筑的墙,这样的墙平时是看不见的,原来很远,此时很近。为什么隔了这么久才微博上重新写文章,我了解到的是医院那边要求做尸检,结果要等1个月。1个月过去后,尸检结果给了一些说法,但我听下来就是,没法说明与疫苗有直接关系。我知道这几个多月他们一家都是极难度过的,也去过基督教堂去寻求一些心理安慰,咨询过心理医生,但并没有办法从内心深处获得释放。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又会怎样。只能帮他们转一下帖子。

    转载朋友微博: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45178634043600?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我是云南昆明人,居住在昆明西山区棕树营, 2016年7月16日小女儿赵李思菡在昆明云大医院出生,为父母的我们,高兴、激动不用说,更多的是觉得满足,三岁的姐姐有了个可爱的小妹妹陪伴、她再也不孤单了。为父的我也多了件小棉袄。四口过着平淡而充实的生活,虽不富裕,但幸福。小女儿一天天的长大,她的到来给我们增添了更多的欢乐、幸福。我们也把小女儿像宝一样的捧着,爱着疼着。一家人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和希望,我即使白天工作再苦、再累、再委屈只要回家看到两个宝贝跑到门口迎接,小宝灿烂的笑容和甜甜的一声“爸爸想你了”,我再也不会觉得累。就算晚上加班到深夜,累到极致,转头看到熟睡的孩子、听到她们悦耳的呼吸声,我就觉得这一切是多么的幸福。

    2019年7月29日,小宝三岁零十三天,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可对于我来说却是世界末日,甚至比世界末日更痛苦,我的小宝因接种疫苗,永远离开了我们。

    2019年7月26日上午九点左右,我们按约定的时间带着孩子到昆明西山区棕树营社区卫生服务站接种 A+C流脑疫苗。接种前医生对孩子测了体温,告知可以接种疫苗。未给家属看疫苗说明书和疫苗的生产日期等,仅告知接种疫苗后会有发热现象,属正常反应,不要着急,可以服用退烧药。随后医生给孩子接种了疫苗,留观后无异常我们便带着孩子回了家。

    回家后的第二天(7月28日)孩子开始出现低烧,直至7月29日下午2点期间孩子有过三次间歇性发热,我们按医生交代给孩子服用退烧药并细心观察,让我们感到诧异的是小宝就算发烧期间食欲、睡眠、精神都很正常,且较活泼还主动打扫卫生玩,自己上下楼梯、和爸爸斗嘴、闹玩。

    7月29日下午两点小宝午睡前和我视频通话完,和往常一样午觉,细心的妈妈三点时去看了下小宝,用手摸了下额头也未见发热,下午4点按惯例小宝应该起床,可万万没想到的是4点时我们去叫孩子起床,就再也没叫醒,送医院抢救,后来医院宣告抢救无效,孩子没了。晴天霹雳、得知噩耗的几位老人哭晕在医院。我不相信是真的,抱着小宝呼喊她,握着胖乎乎的小手小脚,抚摸着稚嫩的小脸蛋,亲了又亲,颗颗泪珠落在小宝脸上,天塌了,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们痛不欲生,无法接受,无法理解,也好想去死……。万万没想到7月29日下午2点的视频通话成了我和小宝的最后一面。万念俱灭,我再也不能迎来下班后家门口和小宝的相拥,再也不能听到那句甜到心底的“爸爸我爱你”,再也不能享受那带着口水肉嘟嘟的小嘴的亲吻,再也不能捧着她的小脚丫,搂在怀里听她熟睡,一切的一切都随着这一剂毒疫苗的接种后无情的消失了。

    云大医院抢救小宝的医生觉得很离奇,对我们家的遭遇也无法理解,建议我们报警。我们忍痛报了警,在警察的帮助下,区疾控中心来了几位工作人员,冷冰冰的丢下一张告知单,和几句冷冰冰的话 “我们按照程序告知你们医疗事故处理办法……上诉、起诉……”后便离开。区药品监管局的来了几个工作人员同样抛下几句冷冰冰的话“按程序我们会对服务中心同批次疫苗封存……”。整个过程除了好心警察和朋友的安慰外我没有听到任何安慰的话,更没有听到相关部门的人有要协助我们处理后事的意思,有的只是冷冰冰的我们按程序做,你们该找这个部门,哪个部门。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在一旁旁听的公安局教导员实在听不下去了,对他们的做法发怒“这个时候你们叫受害者找这个那个的……”。从接种完疫苗出现间歇发烧到孩子离开不到24小时,且期间孩子一直很正常、很活泼,这突然的离世,背负巨痛的我更是想不通。

    出事的当天晚上,在要不要给孩子完整的离开和找到真相、还孩子讨个说法、讨回公道两者之间我挣扎了整整一夜,也许是离世孩子冥冥之中给了为父的我答案,我吞下巨痛,咬碎牙选择了后者。我们找到了昆明法医医院司法鉴定中心申请了对孩子进行尸检。

    7月30号下午昆明法医医院司法鉴定中在昆明市殡仪馆对孩子进行了尸检。在殡仪馆我也亲眼见证了人们口中的无情、冷漠、钱道,还好有好友的相助帮我办完了手续。在殡仪馆看着法医用一支小水桶装着的大大小小医用剪刀等,简陋到你无法想象的尸检台,一根胶皮管冲洗后就使用。确认尸体时我双手捧起小宝冰冷的小脸蛋,无奈的泪水夺眶而出,落在小宝脸上一颗颗摔碎,整个世界都是冰冷的,撕心裂肺的痛痛到我差点死去。离开尸检台后我瘫坐到一边的墙脚,自责为公道和真相来选择尸检,又痛恨这个世界的无情。

    7月31日,小宝在家人、亲属、幼儿园老师的陪送下在昆明跑马山火化。道别会上大家面对往日可爱、天真、活泼的小宝,哭成泪海。8月7日小宝入土后,我们进入了日夜分秒的等待和煎熬。家里弥漫了痛苦,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几近疯了,我和妻子彻夜难眠。短短一个月我消瘦了30公斤,妻子也增添了许多银发。坚强无比的爷爷做手术不打麻药都没流过泪的他,这一月我看到他常常抹眼泪,这种隔辈的痛不比亲身父母的痛逊色。悲痛下的我多了对家人的担心。为了悲剧不再重演我强忍着、拖着一具被掏空了的躯体去上了班。失去小宝的我每天吸进的空气也是那么的悲凉,上班路上多少泪水甩在电动车后,清晨阳光下城市的喧嚣,繁华、匆忙赶路的行人,没有了往日的生机,天是灰的,阳光也是悲痛的,这一切在我看来成了死静。不敢面对和小宝同龄的孩子,不敢面对大宝,更多的是选择寂静的环境自己偷偷的哭泣,伤心,发呆,常常看着一个路边的井盖呆上几分钟。往日那些和小宝美好的一幕幕成了心痛的回忆。每天上班路过小学、中学、大学看到学生的身影,看到平日里她爱吃的爱玩的都会控制不住泪水。每天都以泪洗面,痛不欲生……。

    6岁大的姐姐亲眼看着她爱的妹妹走的,她没哭闹,也许她还不理解生死、只是知道以后没了小尾巴。她常常安慰哭泣的妈妈“妈妈伤心是没用的,你要坚强。我会永远把妹妹装在我心里,你也要把妹妹装心里,我以后会好好听你们话,不让你们伤心,我也每天都要开心,我开心了我心里的人才开心,爸爸很伤心我不会和爸爸说起妹妹”。大宝很乖、很懂事,和我在一起时,时而会不经意间提到妹妹,但都会立马止住,没想到小小的心灵就背负了这么重的包袱……煎熬了一个月,

    8月30日我们拿到了尸检结果:孩子死亡的直接原因是“间质性肺炎至感染中毒性休克,呼吸循环障碍死亡”。和法医的交谈中他告诉我,尸检只能得知孩子的死亡是哪个器官引起,不能证明是疫苗,就算注射了病毒,人死亡后病毒也死了。任何权威的尸检机构也证明不了你孩子的死亡和疫苗有关。这样的交谈后我已意识到后续处理这件事的艰难、无奈和无助,面对这样的解释,和当初坚定要尸检的我悔断了肠。拿到尸检的第一时间,我们联系上了之前找的律师,律师告诉我们暂时不要把尸检结果对外透露,待捋顺思路后再走接下来的程序。和律师通完电话后不到10分钟,也就是拿到尸检结果后的15分钟后。我们接到了区疾控中心电话,对方故弄玄虚的问我们“尸检结果拿到了吗,一个月了我们尽快处理你们家的事,尽快了断”。我很是想不通,尸检是我们家人忍痛提及的,费用是我们借亲朋好友单方面交的,对方没关心过,没过问过,更没出过一个硬币。凭什么我们的尸检结果,对方和我们几乎同时得知,我一直没明白为什么,也许这就是对方的力量。

    2019年9月5日我们接到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电话,通知下午在指定时间、地点他们组织专家会诊。到会专家拿着尸检报告,讨论了一个小时随即离去。丢给我们一个三页纸的报告“专家一致同意尸检结论;指明我们 “发现孩子发热不测体温,不就医;西山区服务中心合法成立、所用疫苗是合格产品,所用器材是合格产品,孩子的死亡未检测到类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属于偶合症”。我妻子是医生,家里都备有水银体温计、电子耳温枪,接种疫苗后想到医生的话“接种疫苗后,孩子会发烧……”妻子便格外注意孩子,不定时的监测体温。对方的称述未给我们看过也未征得我们同意。还有请问我们的“专家”你们所谓的检测就是把我们赶出会议室,关起门,几杯茶水、几张嘴就检测吗?你们所谓的“一致同意尸检结论”,尸检可没阐述我女儿的死和疫苗没关系。回到法医的话“尸检只能得知孩子的死亡是哪个器官引起,不能证明是疫苗,就算注射了病毒,人死亡后病毒也死亡了,任何权威的尸检机构也证明不了你孩子的死亡和疫苗有关”。请问 “专家”们,难不成你们就是那个再权威之外……。愤恨的我当即表示不接受这种荒谬,草率的结论,并明确提出要求报昆明医学会再次鉴定。

    9月12日我们递交了相关材料至昆明市医学会, 11月7日医学会才通知我们参加鉴定会。据我了解正常程序一个月内就会出结果,我们的事用了两个月,鉴定会的当天,我在现场看到了社区服务中心的人,面面相对的几次,未见他们有一丝亏欠、同情之意。“而是口中嚼着口香糖,一副小傲慢的样子”,仿佛在和我示意着什么。深陷痛苦的我,看到这一幕,一次次的邪念在脑子里闪过。市医学会的鉴定结果11月15日给到我们。无独有偶,当然也是在我意料中的结果“疫苗合格产品、器材合格产品,同类疫苗接种后罕见不良反应,不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接到报告后,得知这样的结果,妻子委屈的跑到卧室哭了2小时。我看了鉴定报告,申请理由和事件的阐述几乎和之前的一样,不同的是“专家”不一样,鉴定机构不一样。鉴定会上几个专家异口同声的告诉我“我们很同情你们的遭遇,刚刚看到孩子死亡前一天的视频,我们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小孩很活泼,很可爱,我们也感到很意外,可我们没证据证明你孩子的死亡和疫苗有关”。各位专家你们既然没证据证明我孩子的死亡和疫苗有关,那何以证明我孩子的死亡和疫苗就没关系呢?

    我的孩子接种疫苗前很健康很活泼、接种疫苗前服务中心也认为孩子正常才接种疫苗,接种疫苗后第二天开始间断发热,不到24小时就夺走了她幼小的生命,我们也走访过许多专家,没有那个专家会说这么快致死是没问题的,是正常的……”除了疫苗还能有谁?原本一个健健康康的小孩,怎么会突然这样,难道真的就如同专家们下的结论和接种疫苗没有任何关系吗? 鉴定报告中的结论:“疫苗是合格产品,这类疫苗接种后罕见异常反应”。合格疫苗就没问题吗?那为什么每年还有那么多孩子使用所谓的合格疫苗致死、致残,再者干嘛政府还要出台疫苗接种异常反应的处理细则,岂不和合格疫苗没问题的说法矛盾。难道还有另意:“接种疫苗后致死的都不叫异常反应,活着的、残了的不正常的可以归为异常反应,或者能不归为异常反应就不归”。

    我最近搜集的13年至今全国发生的多起疫苗事故中的10多起,凡是致死的没有一个是被认定为疫苗接种异常反应。远的不说,今年的4月份昆明也有一起疫苗致死事件,巧的是也是“间质性肺炎”,最后结论无一例外也是“不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专家们口口声声说的这样合格,那样合格,换种理解就是政府无责。9月5日我问过药监的两位领导合格疫苗是不是就没问题?其中一个领导先是和我转移话题,和我讲了疫苗的运输、国家批签等。在我的追问下“我们日常生活中也充斥了很多带着批签的问题药,带着通过各种国家质量认证的不合格产品。贴着一堆合格产品标签的假冒伪劣产品”,我们的领导终于开口和我说“我们也不敢保证,我们的疫苗就没有问题,疫苗本身就是一种菌,就是合格疫苗也会有因个体差异,而产生异常反应致残、致死。现在欧洲很多国家就对是否要接种疫苗有不同的声音,我们单位就有家长坚持不接种疫苗……”。借用领导的话的意思就算是合格疫苗也是会有问题的……。面对昆明市医学会的荒谬,草率的结论,我们表示不服,要报上一级再次鉴定。

    9月18日我们向省医学会递交了申请,11月21日递交资料时省医学会的工作人员回复:“会很慢,我们在改革,估计明年才会出结果,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都不知道我今天在这里干,明天不知道还干不干,我不干了就她一人,肯定干不了,云南……。我们家小孩每次打疫苗,每次都有反应,后来我抵死都不去打……,疫苗真说不清楚,我们的孙辈现在打疫苗我都和他们说一定要注意一定要注意……。”这番话听的我心都是悬的……我不该这么为难我们的专家,其实我也知道你们被选中来做这样的鉴定,本身就很为难你们,就我们家的遭遇,你们最简单、最粗暴、最快速的处理就是丢出“疫苗合格、产品合格,偶合”的结论,就没麻烦事。 小宝离世后我冷静的按照政府的程序,一步步的走鉴定。我也曾不止一次的和政府交涉过,“要求相关部门对疫苗本身做鉴定,可对方变着法子的和我软磨硬赖”各种解释我听得都想吐,荒谬至极。让我很恶心的是对方的一个领导竟然和我说:“疫苗鉴定程序繁琐、很贵,具体多贵我们也不好说……”,难吗?贵吗?有我们失去孩子难吗?有我孩子的命贵吗?这件事可以用贵来衡量吗? 这些政府职能部门犯了错为什么不敢承认,而且可以随便出一个诊断意见予以否定?为什么全国包括我可怜的孩子等等这么多疫苗杀人的事故,最后的结论都是和疫苗没关系,都是偶合反应。难道疫苗是百分之百安全的吗?非要逼得我们老百姓走头无路,走上极端吗?毒疫苗你杀人不眨眼、草菅人命还我小宝命来,这些政府职能部门为什么不承担你承担的责任,请政府还我公道…… 。 我们家人需要真相,需要公道,需要对离世的小宝有个交代......社会一天一天的文明了,也一天一天的和谐了,可是发生在我们普通老百姓身上的事情的真相在哪里?公道在哪里?人道在哪里?有关部门的作为又在哪里?

    2019年11月15日

    2019-12-08
  • Re: [建议]保费死贵、保额埋坑、保障缩水,重疾险真的是“坑(76

    1

    【 在 mintbao (薄荷保)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水木的保险版上,可能大家问的最多的就是重疾险了。

    :  重疾险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险种,重症、轻症、多次、分组、豁免、间隔期……各种名词五花八门。前一段我一个朋友买重疾,被各种疾病分组搞得差点原地爆炸,最后一狠心买了个不分组的重疾,结果产品没选好,多花了三四千。

    2019-11-19
  • Re: [建议]保费死贵、保额埋坑、保障缩水,重疾险真的是“坑(41

    1

    【 在 mintbao (薄荷保)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水木的保险版上,可能大家问的最多的就是重疾险了。

    :  重疾险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险种,重症、轻症、多次、分组、豁免、间隔期……各种名词五花八门。前一段我一个朋友买重疾,被各种疾病分组搞得差点原地爆炸,最后一狠心买了个不分组的重疾,结果产品没选好,多花了三四千。

    2019-11-19
  • Re: 又到发工资的时候了,投不投?

    【 在 cldycm () 的大作中提到: 】

    : 3个月的年化都12%了

    : 想想有百万以上现金的人,钱生钱都月入1万了,利息再投,100万现金一年能搞个13万

    2018-08-31
  • Re: 滑动变阻器向右移动的时候,功率如何变化(32)

    高中自招程度题,懂得等效电压源思想可以秒出,L1和L2阻值看作等效电源内阻,等效电源内阻是r1=(r+R1)//R2,等效电源电动势E1不算了,  相当于电动势是E1,内阻是r1的电源和滑变串联。容易证明当R滑=r1时,滑变功率最大。单调增还是先增后减取决滑变最大值。

    【 在 pxh () 的大作中提到: 】

    : 电源是恒压源,灯的电阻不变,判断闭合开关后,滑动变阻器触片向右移动,各灯和滑动变阻器功率如何变化。

    : 好难,求靠谱解答和分析过程!

    2016-12-12
  • 询问淘宝上代购的美德乐吸奶器真假
    loading ...
    loading ...

    老婆突发乳腺炎,比较着急买一款吸奶器,海淘周期太长,就在一家淘宝店代购店买了一款海淘现货,美德乐单边电动吸奶器,瑞士版。发货时承诺是德亚海淘回来,原装未拆封。但我收到产品后,看到里面的电源是图中这样。

    以前海淘的经验是,不管是相机还是打印机,电源上一般都是英文,不会有中文。毕竟销售对象是国外用户,不是转内销的产品。我也问了卖家,卖家坚持不是美德乐瑞士版在国内专营店的产品,是德亚海淘回来的。

    我的顾虑在于:1、德亚的产品电源为什么有中文。2、是否可能是二手吸奶器,经过重新包装,配备了一个国内销售的电源。

    我想请问大家有没有在德亚海涛回来的这款吸奶器,电源是否和照片一样。

    2016-06-28
  • Re: 春节一个人去云南

    过年没事可以来我们这玩玩,刚从北京移居昆明,在外地过年了。

    在豆瓣上做的个活动:

    http://www.douban.com/event/18227426/

    2013-02-09
  • Re: [咨询]北师大心理学和传媒大学音乐系怎么选?

    小孩音乐这块还是不错的,自己也做些曲子的合成,还投到小旭工作室那边,诛仙有一段音乐及就是用了她做的那段曲子;但家里那边就是担心搞音乐就业不稳定。

    【 在 Platanus 的大作中提到: 】

    : 学心理学,体现出什么天赋了吗?如果音乐有天赋,那毫无疑问传媒啊,别说传媒,就是更差一点的学校也要选擅长的专业去读。

    2012-05-13
  • [咨询]北师大心理学和传媒大学音乐系怎么选?

    大致情况是这样,这孩子是艺术特长生,传媒那边只要300分就可以过去,如果选传媒就不用准备高考了;

    而北师大那边,是降分50分;过线可以去心理学系;孩子平时成绩还不错,正常能考到560分,就是有时不稳定。

    现在问题是,家长那边觉得传媒只要300分就录了,心里觉得这肯定不那么好;有点想填北师大;我觉得去北师大心理学,以后就业面也挺窄的。而且还有一定风险,北师大录取线大概60分,也就是高考还要考到560分;

    而去传媒,就没任何风险了;那边录取的音乐系电子音乐制作方向,这个就业应该还比较实际。

    大家能给些建议吗?

    2012-05-08
  • Re: 减肥求助+减肥日记

    减到内分泌失调啦,再说冬天体重有上升是正常的,另不吃主食绝对是错误的

    2011-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