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国特高压电网示范工程的提出及早期论证工作

    我国特高压电网示范工程的提出及早期论证工作

    早在2000-2004年,我与中国电力规划总院以及中南、西南、华东电力设计院的同事就对我国特高压电网交、直流输电规划设计方案做了大量的仿真计算分析工作。

    2001年IEEE 的一个会议的组委会请我们介绍中国西南水电的开发和特高压输电方案。于是我写了Hydropower Development in Southwestern China 一文,侧重介绍了西南水电的特高压输电几种规划方案的相关问题,该文发表在:

    IEEE Power Engineering Review【年(卷),期】2002(22),3

    Hydropower Development in Southwestern China

    作者: Haitao Yang, Guocan Yao

    https://xueshu.baidu.com/usercenter/paper/show?paperid=1m0p0me0755a0mx0hd770rr0gn311060&site=xueshu_se

    2004年底,我与中国电力规划总院以及中南、西南、华东电力设计院的同事在我国特高压电网规划报告中提出建设1000千伏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以及1000千伏淮南—上海特高压交流输电示范工程的建议。当时,在中国建设交、直流特高压电网的必要性和安全性的初步论证是由我完成的,可是其后不久在业内我便基本上退出了我国的特高压电网规划研究工作了。2005年,我国对建设特高压输电网的必要性争议很大,有人请我写了“特高压输电—我国能源传输的新途径”一文,发表在“中国经济时报”2006年4月6日第五版:

    http://lib.cet.com.cn/paper/szb_con/51385.html

    该文论述了我国建设特高压输电工程的必要性。

    其后10年间,学界对特高压电网的安全性争论不休,2008年和2015年中国电力出版社有人前后两次建议我出版电力系统安全性方面的专著,于是2016年我写了《电力系统安全性》一书(本来在2008年就建议我写了,但由于遭到一些人的反对,当时没写),该书2016年已由中国电力出版社出版发行。我在该书中提出了新的电力系统大规模电压崩溃机理解释和防御方法。

    关于未来的特高压电网的问题,我也曾发表过一些看法:

    http://shupeidian.bjx.com.cn/news/20180419/892720.shtml

    http://www.aeps-info.com/aeps/article/abstract/20170808004

    07月13日
  • 希望

    通过官网院长信箱给白院长提了个建议,希望院官网设置一个接收对重大是非问题不同看法的信箱,如果嫌麻烦,可以不回信。我的意思是,在重大是非问题上,能感知到不同意见,也许比感知不到要好些。

    07月04日
  • Re: 为什么几乎所有专业都在劝退?zz(里面有电力)

    将来一半左右的中青年人的人基本上没什么事干,但国家会保障其基本生活。不过,这些人相对来说属于社会的下层,其中有些人有机会找到工作,也有些有工作的人会放弃或失去工作,不同阶层之间会有一些人员流动。

    04月27日
  • Re: 美国一机构56%新冠阳性患者检测时无症状,无症状传播或为疫

    湖北现存无症状感染者582人,最近一周,每日新检测出20来人。

    04月27日
  • Re: 纽约市发布了疫情死亡数据

    亚裔人自我防御做得比较好。

    04月10日
  • Re: 美国0号病人快被挖掘出来了

    终于知道踩刹车了

    http://www.cuncunle.com/content/505011422495986792

    【 在 sun0star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找到此女军官的病毒株,做一下测序是不是就可以知道是不是美国,乃至全世界的0号?

    : 以下video是幾個住Virginia的老美想追查冠狀病毒第0号病人,找出那位10/20去武漢參加軍事奧運的女軍官 (Maatja Benass)的資料 ······ 意外發現她和生化武器实验室的關係,而且她的家族另兩個人也得病,其中一人還是荷蘭的笫一個病例。

    https://m.youtube.com/watch?v=moT5qxeC6Fk

    : ...................

    03月25日
  • Re: 本次新基建浪潮特高压扮演什么角色?

    没法子呀,国家要通过建设雄安之类的超前大城市、特高压大电网等一些大工程来拉动产业运转,避免中青年人失业。

    03月21日
  • Re: 美国承认之前诊断为流感的病例里面有些是新冠 (转载)

    标题A:雷德菲尔德表示现今被诊断为流感的病例中有些是新冠

    标题B:雷德菲尔德承认之前诊断为流感的病例里面有些是新冠

    03月16日
  • 2002年出现的SARS病毒的源头在哪里?

    2002年出现的SARS病毒的源头在哪里?

    在过去的17年间,完整的SARS病毒只在人以及广州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出售的果子狸中曾经传播过。SARS病毒自从在人体中完全消失以及随广州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出售的果子狸一起被灭掉之后,从此在人体以及任何野生动物体内就再也找不到完整的SARS 病毒了。再加上2002年SARS的一些初始患者以及2003年底SARS复发的5位患者染病均与该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有关系,由此可以判断SARS病毒的源头是该市场里的一些人和果子狸,该病毒的诞生地就是广州野生动物交易市场(佛山、深圳销售的果子狸是从该市场批发的)。

    接着可以推测第一种可能的情况是:该病毒的近亲长期在该市场的人与动物之间交互传染的过程中生存,经过逐代变异后最终产生第一株SARS病毒。第二种可能的情况是:先是由人将SARS病毒定点投放到该市场的。可是,由于2003年9月在湖北的果子狸养殖场的果子狸身上发现了SARS病毒的近亲,这样一来,2002~2003年广州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出现的SARS病毒应该就是由该病毒的一些近亲经过自然变异后逐步生成的。于是SARS病毒是由人工定点投放的可能就基本上可以排除掉了。

    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溯源的进展情况与当年SARS病毒的溯源过程的情况很接近(排除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新冠病毒的源头的论据并不充分)。

    03月03日
  • Re: 意大利研究团队分离出毒株,境内感染源和中国并无联系

         意大利最早的病例是两名来自武汉的游客1月23日从米兰入境意大利后发病。紧随其后是一名29岁的意大利男子,2月3日从武汉被送回意大利被被隔离,然后他成为首例被确诊的患新冠肺炎的意大利人。2月21日确诊了一位此前到处转悠参加过各种大型体育运动会将病毒传染给大众的意大利人患者,他于是被冠名为意大利头号放毒者。问题是不知道是谁将病毒传染给他的。没法判断他的病毒肯定源自中国!可是另一方面,由于可以推断武汉早在2019年11月就已经出现新冠病毒,因此看来有些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底之前就传染给出国人员以及外国人了。于是2020年1月,此病毒已在国外悄然传播发散。所以国外有些患者存在被来自武汉的新冠病毒接力传染上的可能性。

    由于意大利新近分离出毒株的患者不知是被谁传染的,与中国似乎关联不上,因此说境内有的患者的感染源和中国似乎无联系,因此暂时命名为“意大利新冠肺炎毒株”。

    【 在 purplesoul 的大作中提到: 】

    : 分享:意大利研究团队分离出毒株,境内感染源和中国并无联系,或许去年10月底到11月中旬就已人传人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group/topic/166226202

    02月29日
  • Re: 台湾节目详细讲解新肺炎病毒几个家族亚型

         染上H38的3个美国人2019年12月底到达武汉,2020年1月15日离开武汉后,回到美国发病。染上H13的4个深圳人2019年12月29日到达武汉,2020年1月4日全都回到深圳。其中1人是个小孩,回到深圳后与其奶奶同住,于是将H13传染给他的奶奶。

    如果你愿意判断这些美国人是在武汉感染上病毒的,那么你就把病毒样本H38划归武汉的病毒样本比较合理。你如果愿意判断是这些美国人在去武汉之前就携带着H38,那么就把病毒样本H38划归美国比较合理。深圳5人携带的H13病毒如果在去武汉之前就染上了,那么你将病毒样本H13划归广东比较合理,如果该病毒是他们到了武汉才染上的,那你将病毒样本H13划归武汉比较合理。

    武汉有B组病毒样本(H3,不能排除存在H38)、C组病毒样本(H1),以及C组衍生的D、E组病毒样本,也不能排除存在A组病毒样本(H13),这样武汉现在还不能排除具有五毒俱全的可能性。

    02月29日
  • Re: 对于中科院新冠病毒基因组数据分析文章以及病毒起源的看法

         染上H38的3个美国人2019年12月底到达武汉,2020年1月15日离开武汉后,回到美国发病。染上H13的4个深圳人2019年12月29日到达武汉,2020年1月4日全都回到深圳。其中1人是个小孩,回到深圳后与其奶奶同住,于是将H13传染给他的奶奶。

    如果你愿意判断这些美国人是在武汉感染上病毒的,那么你就把病毒样本H38划归武汉的病毒样本比较合理。你如果愿意判断是这些美国人在去武汉之前就携带着H38,那么就把病毒样本H38划归美国比较合理。深圳5人携带的H13病毒如果在去武汉之前就染上了,那么你将病毒样本H13划归广东比较合理,如果该病毒是他们到了武汉才染上的,那你将病毒样本H13划归武汉比较合理。

    武汉有B组病毒样本(H3,不能排除存在H38)、C组病毒样本(H1),以及C组衍生的D、E组病毒样本,也不能排除存在A组病毒样本(H13),这样武汉现在还不能排除具有五毒俱全的可能性。

    02月29日
  • Re: [原创]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的唯一的发源地

    钟南山在会后补充说,从科研的角度看,“首先发现”和“发源”不能划上等号,但我们也不能就此判断疫情是来自国外。只有对新冠病毒进行溯源,有了结果能回答这个问题。

    02月28日
  • Re: [原创]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的唯一的发源地

    美国感染几十万,死了几万人,人家不检测,不公布,那是他们美国的事,可是在2019年10月初至2020年1月底这4月时间里,为什么全世界被美国新冠病毒引发新冠病毒大风暴的只有武汉一座大城市呢?渥太华、多伦多、蒙特利尔、温哥华、伦敦、巴黎、柏林、罗马、东京、横滨、大阪、京都、首尔、台北、香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新加坡等大城市却不受美国新冠病毒的影响呢?而为什么到了今年1月下旬和2月,才陆陆续续有许多城市受到武汉的新冠病毒的影响呢?

    02月28日
  • Re: [原创]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的唯一的发源地

    附: 2月27日钟南山说,....,但到底新冠病毒是怎么来的,目前还是不清楚,中间宿主我不相信只有穿山甲,应该还有别的。

    2月27日钟南山还表示,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02月27日
  • [原创]对SARS病毒和新冠病毒起源及传播的3个疑问的思考

    对SARS病毒和新冠病毒起源及传播的3个疑问的思考

    1、为什么在自然界找不到携带SARS病毒或新冠病毒的动物?

    我想,可能在这两种病毒在人类中传播之前,在自然界根本不存在携带SARS病毒或新冠病毒的动物。这两种病毒可能都是在野生动物交易市场的人与动物互相传染的过程中由其近亲经过逐步变异进化后生成的。

    2、为什么去年11月下旬武汉以及今年2月日本、伊朗、意大利的个别患者不知是被谁给传染上的?

    我想,最初有些人是在去年11月上旬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感染了该病毒。部分感染了该病毒的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病症比较轻,自己没当回事。部分患者病症比较重,但当时看病的医生也不知道是新冠病毒引起的。有的人11月中旬在市场外将此病毒传播给别人,因此有的被传染者搞不清所感染的病毒是在哪以及是被谁传染的。可能在去年12月下旬,已经有不少人将该病毒带到了国外,因此到了今年2月,日本、伊朗、意大利等国家有的患者也搞不请是被谁传染上的。

    3、新冠肺炎传染病早在去年10月初就已经在美国流行的可能性大吗?

    我想,可能性不大,因为先在美国流行的新冠肺炎不可能仅仅引爆武汉一座城市的新冠病毒风暴,而在去年10月初至今年1月底这4个月不引爆美国外部的其它任一城市的新冠病毒风暴。

    02月26日
  • [原创]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的唯一的发源地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的唯一的发源地

    1、新冠肺炎不可能在2019年先于武汉在国外已经流行。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在2020年2月之前,在全世界的范围内该传染病不会仅仅引爆武汉新冠病毒风暴,应该早就引爆多处新冠病毒风暴;

    2、没有更早的病例表明该病毒的发源地是武汉之外的某地;

    3、该病毒的发源地应该有不少早期病例与之相关联,而具有这一特点的只有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在早期的41个病例中,有27个病例与该市场有关联;

    4、该病毒不大可能先在距离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远的地方生成之后,再随着某些动物来到到该市场。因为那样的话,在其源头以及在其转移的途中难免会先引发人类的传染病,但实际上并没有发现有这种情况发生;

    5、仅凭在2019年12月24日之后采集到的21个关联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样本之中未发现新冠病毒的长辈这一点,不足以推断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因为在更早的到过该市场的患者所感染的新冠病毒中可能会有辈分高的样本;

    6、在该市场长期贩卖和宰杀野生动物的过程中,新冠病毒的多种不同辈分的近亲可在人-动物-宰杀动物时废弃的污秽物之间来回传染,它们可逐步变异进化,有可能最终被培育成人类传染病原的新冠病毒。该市场可能是新冠病毒的育种站、加工站,而不是转运站。

    综上,我认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可能是新冠病毒的唯一的发源地。世上第一株新冠病毒可能于2019年11月初在该市场诞生,大量繁衍并夹杂着些许变异后导致多人感染此病毒。然后这些被感染的人可以走出该市场去传染那些未到过该市场的人,于是会产生一些看似与该市场无关联的早期病例。

    附: 2月27日钟南山说,....,但到底新冠病毒是怎么来的,目前还是不清楚,中间宿主我不相信只有穿山甲,应该还有别的。

    2月27日钟南山还表示,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02月25日
  • [原创]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未必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未必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

    1、    仅凭在2019年12月24日之后采集的21个关联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样本之中未发现新冠病毒的长辈这一点,不足以推断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

    2、    如果早在2019年新冠病毒肺炎就已经在美国流行,那么在今年2月之前,该传染病不可能在全世界范围仅仅引爆武汉病毒风暴。因此,美国源头之说基本上可以排除掉。

    综上,我依然觉得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更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而且是唯一的源头。因为:

    1、    该市场具备长期培育新冠病毒的条件;

    2、    在早期的41个病例中,有27个与该市场有关联;

    3、    世上第一株新冠病毒可能于2019年11月初在该市场诞生,大量繁衍并夹杂着些许变异后导致多人感染此病毒,然后他们可以走出该市场传染那些未到过该市场的人;

    4、    2019年12月24日之前的患者感染的新冠病毒可能会有辈分高的样本。

    另外:新冠病毒肺炎2019年先在国外流行,然后再传到武汉肯定是不成立的。但定点投放的可能性虽然很小很小,却不能完全排除。

    02月25日
  • Re: 新冠病毒寻根的困惑

    形成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一种可能的途径

    目前研究认为SARS-CoV-2可能于2019年11月从海鲜市场的某种野生动物外溢及市场环境污染感染人,进而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使人患病。 然而,现在人们纠结于将SARS-CoV-2带进该市场的自然中间宿主到底是哪种动物,苦于找出这种动物,却难以找到。

    而2003年至今,除了在广东的野生动物交易市场的果子狸身上带有SARS病毒外,在养殖场和自然界中,也并没有发现SARS病毒。因此,也不能肯定最先是由果子狸将SARS病毒带进野生动物交易市场的 。

    上述情况难免让人猜测: 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与野生动物交易市场无关的仍在野外或养殖场生存的携带着SARS病毒或SARS-CoV-2的中间宿主。

    基于上述情况,我猜想:能致人患新型肺炎的SARS-CoV-2可能根本就不是在彻底完成变异之后,再由某种野生动物带到该交易市场的。这类市场很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育种站、加工站,而不是其中转站。

    两种有近亲关系的冠状病毒的基因获得某种偶然机会发生了同源重组后可生成新的品种。而长期宰杀不同种类的可能带有多种病毒的野生动物的环境刚好是这些病毒群的交际场所,具备长期孕育新的病毒品种的条件。宰杀野生动物所产生的污秽物混杂体可滋养多种病毒,这些病毒较容易侵入周围的人体及动物的体内。有近亲关系的两种病毒长期在此繁衍,可能会获得某一偶然的机会在人体及动物体内孕育出新的病毒品种。其中有的新病毒品种可通过人体一动物一污秽物交互感染,最后再进一步变异生成致使人类患病的SARS-CoV-2。

    形成SARS-CoV-2的一种可能的途径如下:

    一般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祖先是RaTG13病毒,而在RaTG13与SARS-CoV-2之间,有一些过渡的病毒。不妨将它们之间的辈分关系比喻为曾祖父-祖父-父-子的关系。曾祖父辈是RaTG13,子辈是SARS-CoV-2。曾祖父在菊头蝠身上寄居,祖父和父辈在某些野生动物身上寄居。祖父或父辈随某些野生动物来到海鲜市场后,在人-动物-污秽杂物之间来回搬家,经过若干年之后,终于在2019年11月初,产生了SARS-CoV-2这个挺有本事的后代。

    既然该市场不是SARS-CoV-2的中转站,而是生成该病毒的源头,那么,最初将SARS-CoV-2带进该市场的那个自然中间宿主也就不存在了。较为重要的是SARS-CoV-2生成后,除了人携带着此病毒外,会不会还有一些参与制造病毒的动物以及被感染的动物将此病毒从该市场带出去传染给人和其它动物。如果有,那么在最初那13个未到过该市场的患者之中,除了可能因人传人染上新冠病毒之外,还有人也许是被来自该市场的某种动物传染的,这与当年有位厨师体内的SARS病毒是被果子狸传染的情况相似。

    如果SARS-CoV-2确实是2019年11月在武汉海鲜市场最新生成的,该病毒大量繁衍并夹杂些许变异后,导致多人感染,然后他们走出该市场后人传人,那么有的患者虽然没有到过该市场,但2019年11月在市场外被人或动物传染上该病毒也就不奇怪了。虽然其后出现了似乎与该市场无关的患者,但这并不能充分否定该市场是疫源地以及是唯一的疫源地。

    SARS病毒的形成也有可能与上述SARS-CoV-2的形成过程类似。贩卖和宰杀野生动物的集市更有条件培育出SARS-CoV来,这种集市是培育SARS-CoV的基地。SARS病毒很可能是上一代病毒群经过很长的时间在人体-动物-污秽物之间交互传染后,获得一些偶然的机会,逐步变异后形成的。它们不像是生成后才随果子狸混进集市的。

    最后要特别强调的是:处于闹市中的长期有条件孕育新病毒的野生动物贩卖和宰杀的集市,最有机会成为各种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的疫源点。

    02月24日
  • Re: 新冠病毒寻根的困惑

    较真丨研究发现新冠病毒的源头不是华南海鲜市场,这意味着什么?

    https://new.qq.com/omn/20200223/20200223A0CCRY00.html

    0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