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胆怯

    多年不写了。说不定哪天会写。也可能这辈子就不写了。

    【 在 pv33 (Be thine own palace) 的大作中提到: 】

    : 恍如穿越,现在还写吗?

    2012-08-30
  • 无聊

    这是我们的都城美丽的大巴比伦

    浑身上下整整齐齐虚伪而且正直

    白色的小格子衬衣红色的蝴蝶结

    与自己周旋企图获得超额的报酬

    你的手有一点点凉

    今天的天气很好所以你应该高兴

    眼睛是放荡的所以我不敢看天空

    鼻子是猥亵的所以我不谈论永恒

    嘴巴是恶毒的所以我不关心道德

    没有线索的时候我们就先停下来

    让我们看看这个笑话一个关于皇帝的笑话

    皇帝穿了一件新衣服去参加游行

    一个小孩子叫了起来

    第二个小孩子也叫了起来

    第三个小孩子跟着也叫了起来

    第四个小孩子随后也叫了起来

    全国的人民都叫了起来

    这是我们的都城美丽的大巴比伦

    浑身上下整整齐齐虚伪而且正直

    白色的小格子衬衣红色的蝴蝶结

    与暴力周旋企图通过永恒的认证

    来 让我们给无聊擦点胭粉

    来 让我们盘点一下本年度无辜的库存

    欲望是正当的所以不要掩饰

    金钱是纯洁的所以不要丢弃

    正负刚好相抵所以没有盈利

    现在我们可以选择墓地就在大巴比伦

    就在我们美丽的都城富丽的大巴比伦

    让海水再退后70公分我们就可以获利

    就在我们刚强的都城堂皇的大巴比伦

    让世界都看到我们脖子上脆弱的幸福

    就在我们娇嫩的都城忠贞的大巴比伦

    让恐惧再一次和我们结为弱智的同盟

    现在我们可以选择墓地就在大巴比伦

    一间留给正义作为浴室

    一间留给孤独作为仓库

    一间留给智慧作为马棚

    一间留给愚蠢作为赌场

    一间留给阳痿作为妓院

    你的手有一点点凉

    今天的天气很好所以你应该高兴

    2002年07月25日

    2012-08-30
  • 无聊

    它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

    我知道它叫无聊

    黑色的没穿棉袄

    我伸手就能摸到它鼻梁挺高的

    就是中间塌下去一块

    有点柔软

    我摸着她的手

    我知道她把这叫做无聊

    每天我都要面对它

    我们两个住的很近

    它住在我的心脏

    大概稍微靠左一些

    而我则住在它的外围

    他们在碗里找东西

    他们想要吃些什么

    他们说他们在学习

    我把骰子望上抛了出去

    我不希望那只碗能接住它

    我也不希望它停下来的时候是两个六

    实际上我根本就不想赌博

    虽然我是个赌徒

    我在和无聊玩着一个游戏

    它让我给它起一个名字

    它让我分析它的结构

    它让我摸着它的手

    它让我亲它的嘴

    其实我并不讨厌它

    我知道我几乎有些爱它

    但是我不想说出来

    我不愿意说出来

    因为我想装做活的很累

    我想让人们知道我还活着

    我还可以被利用

    他说他受不了了他说他要去睡觉了

    我说你去吧

    几天前她离开了这里

    她说她要走了

    我问她我可以给你打电话么

    她说她要换号码了

    我没有再说什么

    我知道无聊很喜欢我

    我爱它

    虽然它总是让我觉得有些恐慌

    这是第53行

    是聂鲁达最讨厌的一行

    我知道他心眼小

    我想找到一个证据

    我想证明我的身份

    我想让你知道我是爱它的

    它的名字叫无聊

    它的国籍叫无聊

    它的居留地也叫无聊

    我想你应该能知道我说的是谁

    对就是它

    就是那座神殿

    我想把它隐藏起来

    让它躲过特德·休斯的隼

    躲过比床还要厚实的虚无

    西尔维亚就躲在那里

    她没有逃过死亡

    老虎还在书里面吼叫

    虽然布莱克已经睡着了

    但是从天堂到地狱

    我在婚姻里面找不到它

    找不到我所心爱的无聊

    我想把它隐藏起来

    但是我找不到它

    我知道它要成为意义

    我知道它要舍我而去

    它要卧在你的床下

    和那些垂头丧气的袜子住在一起

    我无法忍受它的逃避

    我拒绝任何意义的介入

    我不放弃暴力的干预

    假如存在我可以干预的可能

    但是我抓不住它

    它那么灵巧

    我看不到它

    它总在我脑后

    我说你来你来

    我爱你你知道么

    但是它始终拒绝回答

    我有些心酸

    我要你成为我的牺牲

    我要你成为我的卧室

    我要你成为我的小脑

    我要你成为我的智慧

    但是你一概都拒绝了

    我喜欢你的温度

    凉凉的有一点滑

    我不想让你成为意义

    你知道么

    我只希望你仍然是无聊

    一个30年来

    一直跟我作对的家伙

    我熟悉你的面孔

    我熟悉你的呼吸

    我伸手随便摸到点什么

    我都能从上面感觉到你

    我对你太熟悉了

    让里尔克见鬼去吧

    我要你我只要你我只要我的无聊

    你就是我

    你还在地契里哭泣

    我真的不理解

    你拥有全世界的意义

    你还要成为什么呢

    难道我还不够么

    我用Ctrl-Q就可以把你叫出来

    但是我知道你不喜欢暴力

    我知道你喜欢和我捉迷藏

    我多想拎着你的耳朵把你从虚无中拽出来

    但是我不忍心

    我怕弄痛你的耳朵

    它们是那么柔弱

    我怕我把你拎出来你就获得了意义

    我不愿把你叫做孤独

    我不愿把你叫做恐惧

    我不愿把你叫做苦毒

    我不愿把你叫做距离

    我不愿把你叫做遗忘

    我要你伏在我的肩头

    轻轻哭泣

    我们要结束了

    现在我们的路程已经走过了一半

    还有50米我们就要到达终点了广播里都这么说

    你还怨恨我么

    不要

    我只对你说这一次

    如果你还怨恨

    那我只有让你离我而去

    我知道你和我一样恨恶寂静

    但我们却始终靠它活着

    它在我们的门上

    它在我们的幻灯片里

    它在费舍尔那颗古怪的脑袋里

    它沿着K线一直攀升然后下来

    一直滑到我的脊背

    我们要结束了

    我不想让你就这样出去

    我不想让你就这样蓬头垢面的出去

    我要给你戴上一朵花

    一朵兰蝴蝶花

    真正的敌手会带给你无限的勇气

    你是这样对我说的

    但是我无法抓住你的手

    我只能抓住你手的温度

    我只能抓住你手的滑润

    也许这就够了

    但是我不想征服你

    我要你爱我

    因为你是无聊

    说老实话我并不爱你

    你知道么

    你知道我喜欢空调里吹出的冷风

    你知道我喜欢食堂门口的塑料门帘

    你知道我喜欢女生染红的指甲

    你知道我喜欢老张那辆咣咣直响的破自行车

    为什么你不让我说下去

    我要告诉你我不爱你

    2002

    2012-08-30
  • Re: 胆怯

    10年前写的。好多看法,我也有所改变。

    【 在 pv33 (Be thine own palace) 的大作中提到: 】

    : 信息很密集,这个说事的调调是我喜欢的。虽然有些东西的理解和我不太相同。

    2012-08-30
  • 想起cos

    2012-08-28
  • 仓买

    1.

    我从货架上拣起一瓶核头仁。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上面画的就是我的小脑。我需要平衡。肉体的。内心的。我想买一瓶。吃了它我就能找到那个平衡点。

    2.

    我可以在我上面再加点什么。这个增量也许微不足道,但对于我,已经足够了。

    3.

    这个增量描述的是另外一件事。这涉及到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时间。另外一个地点。作为一个错误,它一直存在于简单线性回归之外。既不能被预测。也不能被纠正。

    4.

    我举起一瓶啤酒。透过它橙黄的液体我能看见我的大脑。它比平原还要平坦。只有少许积水,几条虫子。

    5.

    我和它如此接近。我不得不思考到底是它属于我还是我属于它。

    6.

    我头一次见到如此辽阔的版图。但我觉得奇怪。根据统计数字和图表,我了解到它没有任何矿产。它就是思维的阑尾。

    7.

    我曾一头扎进夜色的沉寂之中。我知道所有的事件都是小概率事件。也就是说存在的都是没有发生的。发生的都是不存在的。

    8.

    本来就没有结束。那么你和我说的开始到底是什么。我看到你鞋子左侧的那块地毯有点脏。

    9.

    收银员的手很光滑。她让我把货车推到柜台外靠边放好。

    0.

    核桃仁1瓶。¥12.6。厕洁剂一桶。¥34.6。也许它的效果更好。

    2012-08-28
  • 卑鄙

    1.

    每年的这个时候你都在这里等我。隐隐的,我能感觉到你在我身体里缓缓地游动。这是我们三方的契约。你。我。还有时间。

    2.

    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一直想把时间甩掉。你讨厌它。因为在它的资产负债表里,衰老始终被列在应付账款的项下。

    3.

    你品尝过快乐的滋味。旋转着,它从你的腹部蔓延开来,然后沿着你的腰向上攀升。你攥紧拳头。你大声叫唤。就在这时,衰老悄悄地占领了你的卧室。

    4.

    时间总是不动声色。你在节节败退。你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来抵挡。

    5.

    绕过这个冬天。我一直在想怎么绕过这个冬天。也就是说我怎么样才可以不和你相遇就到达过去。当然我说的不是回避。

    6.

    我看见了你的眼睛。没有恐惧。没有怨恨。没有任何东西。和时间厮磨了这么久。你也学会了不动声色。虽然你一直在往下陷。虽然时间在一点点的褪下你的外套。

    7.

    我离自己那么近。以至于我不相信我看到的是自己。的确。我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幻象。

    8.

    我不喜欢纠缠。尤其是和你纠缠。但是。你。我。还有时间。我们纠缠在一起。

    9.

    我以及我的幻象和你纠缠在一起。这不仅是一个契约。也是一个预谋。

    0.

    我把袜子挂在床头。我打算让它自己面对这个冬天。

    2012-08-28
  • 印象

    1

    不知道什么时候过的海。但我知道现在我是在海的另一边。一个在阳光中孳长的岛屿。一个和阳光一样耀眼的岛屿。被绿色包裹着。

    2

    有些东西注定会让你觉得厌恶。比如说孤独。然而我必须学习如何和它相处。但是一不留神,它还是会把我抓伤。

    3

    室外的阳光很亮。屋子里的灯光也很亮。但有一个地方始终是阴暗的。

    4

    我看到海水。兰色的海水。和天空一样。砂有些烫。

    5

    在这里你找不到死亡的颜色。我知道它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它。

    6

    我的脸开始圆了起来。对着镜子。我在刮我的胡子。黑黑的。很硬。

    7

    天域。

    8

    我的意思是说我还活着。在阳光下。在一个和阳光一样明亮的城市。

    9

    也许他们不知道有北方的存在。

    0

    南方。一个和孤独一样孤独的地方。

    2012-08-28
  • 白痴

    1.

    街上空空荡荡。你就是在那个街角消失的。就在几分钟以前。和那阵风一起消失在那个街角。绕过它。我们应该能看到幸福向我们招手。

    2.

    我把它抛到路边的垃圾箱里。然后我们继续向前走。然后它就消失在我们身后的黑暗中。我想它应该是孤独的。在我们把它洗劫一空之后。

    3.

    我说的是一年以前或者一年以后的事情。但是它此刻就在发生。我的意思是说它会在我活着的时候一直发生。一直停留在那里。等我们再一次和它相遇。毕竟我们消失的速度是相同的。

    4.

    当一个人陷入固执,他需要的仅仅是给予。因为我无法给予。所以我不固执。我看到你在窗口向外探出的脑袋和空气说着什么。我听不清你们在说什么。但我知道今天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讲都很冷。

    5.

    这是一个秘密。你曾在我的梦中出现过。然而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仍然需要一个人面对恐慌和它的粘稠。

    6.

    我想我能够做到从容。我将从容地洗去脸上的困倦。从容地从桌上端起我的杯子。从容地拒绝。从容地跌落到时间的陷阱里等你再次出现。从容得象个大人。

    7.

    有些东西是我必须学会的。比如刻薄。你看。这两个字多美丽。多乖巧。它们将进入我的内心。它们将为我的生活提供足够的理由。它们将使我避开幸福的诅咒。

    8.

    我知道叶子都已经落了。我知道现在是冬天。你还想告诉我什么。不。还是让我自己慢慢的想。你从桌边站了起来。你走到柜台前。你掏出你的钱包。你付清了所有的账款。你朝楼梯走去。你钻进了楼下那辆红色的出租车。你摇上了玻璃。还有什么。有。肯定有。好。让我慢慢的想。

    9.

    当伤害做为一种力开始反弹的时候,你的心肯定很痛。

    0.

    其实。我只想告诉你。今天是星期二。

    2012-08-28
  • 印象

    1

    美兰。干燥和它没有任何瓜葛。

    2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我看到城市的灯光一点一点地朝我逼近。一座裹在海水和夜色里的城市。

    3

    我在它的小抽屉里睡了一夜之后才知道它的名字。左脚一个。右脚一个。一个安静的名字。一个在镜子中可以看见自己的名字。

    4

    它属于某个人。但没人知道他究竟是谁。

    5

    在这里。我们计划让直线转个弯。我们在寻找一个大质量的客体。

    6

    从底层到七层。然后向右转。然后向左转。然后再向右转。然后一直向前走。我们就可以到达那里。

    7

    谈话可以让时间变得丑陋。但某些东西比丑陋还要丑陋。

    8

    我应该被忽略不计。

    9

    如果突然你想到了死亡。唯一的解释是你还活着。

    0

    我说的是实话。

    2012-08-28
  • 白痴

    1

    我从来没有用右手端过杯子。也没有用左手拿过筷子。这并不是说我的右手比左手干净。或者我的左手比右手干净。其实他们肮脏的程度是相同的。

    2

    我不是在进行推理。在阳光下。推理的效用等于零。所以我所做的不过是一种客观的陈述。虽然它对我们了解真相并没有多大帮助。

    3

    如果我从卑鄙入手,从自恋入手,或者从夸张入手,我完全可以揭开世界的秘密。但是尽管秘密被超过50%的人知道,它还是一个秘密。

    4

    我们可以把它当作一个宠物。一个可以让我们获得足够多的快感的宠物。也许会有人认为其中含有自渎的成分。但是这样可以使我们避开和暧昧进行关联方交易的嫌疑。

    5.

    反物质的一个特征是能够使物质消失。但是如果我们把沉默也看做是物质的一种,我不知道反物质的定义和特性是否会发生改变。

    6

    令人生厌的和令人愉悦的事物一直象个幽灵一样在现实中反复出现。于是我们需要某种衍生工具来抵御风险。比如说咖啡。

    7

    我们加大的是存量而非流量。在书本中我们可以读到有关它的描述。而且我们一直把它当作是一条公理。

    8

    但许多时候它在我们面前紧紧地捏住自己的鼻子。它讨厌我们身上那股浓烈的寒酸的气味。

    9

    我将右手放下。然后轻轻地甩到身后。然后顺势把它推了出去。看着它朝那个三角形的尖顶滚了过去。

    0

    其实我们可以一直坐在那里。

    2012-08-28
  • 秋天

    1

    我习惯把曾经发生的事和将要发生的事称为故事。所以我一直生活在一个个故事里。我在表演。我在表演一个叫我的人。而我又一再否认我的存在。

    2

    让故事开始的仅仅是一个意念。我对我说现在。就是现在。肯定有什么事在发生。而你就是其中的主人公。于是故事就开始了。于是我就可以继续我的生命。

    3

    我说我消化不良。你为什么就是不信。你可以看我的嘴。

    4

    叶子还在枝头晃荡。秋天就来了。天开始有点灰。然后温度有些下降。然后一种叫霜的东西在事物的表面出现。然后北方开始在年的后背上爬。然后我需要在外出时加一点衣服。

    5

    有人开始研究比喻和温度的相关系数。情感的平滑指数。以及婚姻的冻胀系数。于是一系列的报告开始被一系列沿着内凹曲线的外缘朝事件高潮行进的人高声朗诵出来。

    6

    一般来说事物在这个时候会呈现一种虚拟态。而从虚拟进入现实只需不到一秒的时间。而人们往往在这不到一秒的时间里选择死亡。

    7

    结构就这样被人们从虚无中搭建起来。然后产生了秩序。然后产生了道德。然后产生了一种叫做叛逆的物质。这种物质在特定条件下可以释放出足够的能量摧毁长期以来人们赖以生存的另外一种叫做信心的甜点。

    8

    如果夜里的雪有一尺厚明天你会和我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么?

    9

    人们一直认为罪恶就是罪恶。但我发现如果人们把善良称为善良罪恶就完全可以被命名为高尚。

    0

    我可以肯定一个事实。你和我一样渴望进入下一场演出。

    2012-08-28
  • 说明

    1

    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在写作。我是在游戏。一个关于那些被众多的所谓的事件吞噬掉的细枝末节的游戏。

    2

    感情在这里被置于事件的半径之外。这是我唯一的武器。使我可以避免在夜间被孤独击倒。

    3

    一切都需要训练。即使是一个最简单的词都透着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有些时候我宁可选择把自己的脚削掉一点以适应它内在的规则。

    4

    速度=路程/时间。根据这个方程式我可以算出每个词的速度。

    5

    和文字进行抗争是痛苦的。如果前提是我先将自己解构掉,那么这种痛苦将是所有痛苦中最小的一种。

    6

    典范的另外一个含义就是你应当推翻它。

    7

    如果事情开始涉及到良心和智慧的时候,我应该尽量回避。游戏不应该承载责任。责任属于人。而游戏就是游戏。但是有的时候两者的界限很难划分。人本身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游戏本身。

    8

    当快感作为解码的附属品出现在信息传递过程中的时候,强权的赋值会被削弱,尽管这不是游戏的目的,但是作为游戏的结果应该得到我们的认同。

    9

    恶心的作用是让无聊在意义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停留在那里。固着下来。

    0

    我是愚钝的。我想通过游戏我只能变得更加愚钝。

    2012-08-28
  • 抚摸

    1

    你看。我就在这里。我抚摩着它。抚摩着它的头。黑黑的。象块胶皮。其实你早就知道我在这里。当然我也知道你在。你在看我。作为阴谋的共同参与者。我们都没有必要把它说出来。

    2

    天有点阴。灰秃秃的。从上望下看我能看到地面。还有水。水中的船。以及波浪的纹理。和风中被吹皱的床单一样。不过很干净。没什么味道。我想。做为一个女人。你不该跟回忆纠缠太久。你不是它的对手。

    3

    你的声音有点脆。我有点不习惯。我抚摩着它的头。我又一次想起你的声音。北方众多声音中的一种。和天气一样。以往它一直是粘稠的。略微有一点滑的感觉。现在它如此干脆。我真有点不习惯。我的鼻子有点发干。我的喉咙有点发干。我能感觉到我的嘴唇上有什么东西在向外扩张。一直扩张到原本不属于它的那块领地。我知道它的名字叫焦虑。

    4

    我抚摩着它的头。我看到它一点一点的膨胀。象欲望一样的膨胀。我听见它低吟的声音。带着一点愤怒的意味。我看到它的鼻翼在微微颤动。象块胶皮。我知道它随时都可能从我的手中滑落。我用双手抚摩着它。

    5

    也许对于它来说这是一种快乐。一种和永恒有关的快乐。一种从它的肺子里面传出来的快乐。一种和胃一起痉挛的快乐。

    6

    我听见它的喘息越来越快。我看到它的喉结在急速地上下运动。我眯起眼睛。我看着它。我无辜地看着它。我知道它也是无辜的。我要让它在无辜中接近堕落。我要让它在无辜中和我一起接近堕落。我要让它和我在无辜中一起接近那无辜的堕落。

    7

    我一直想告诉你。我有将近一个月没有洗澡了。除了每天洗一次脸之外。我什么都没有洗。脚没有洗。袜子没有洗。衬衣没有洗。裤子没有洗。头发没有洗。棉袄没有洗。我能感觉到上升时的气流。它在发抖。袜子上的那个破洞一天比一大。而你在梦中出现的频率也一天比一天高。

    8

    无辜是愚蠢的。正如堕落是愚蠢的一样。然而我们在上升。我们在无辜中上升。我们在愚蠢中上升。我们在无辜的愚蠢中和无辜以及愚蠢一起上升。月亮就在我们的脚下。

    9

    我和它在空中盘旋。除了云彩什么都没有。除了轰鸣什么都没有。我抚摩着它的头。我知道你在那里笑。微微的笑。笑我的愚蠢和懦弱。

    0

    你的笑真的象块胶皮。

    2012-08-28
  • 懦弱

    1

    站在时间之外,我能看见你。你一直在扯着我的头发。你一直没有抛弃我。

    2

    我这样说并不表明我爱你或者恨你。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朋友。一个很亲密的朋友。你熟悉我的一切。但这一切和感情没有任何关联。

    3

    不知道自己将怎么死掉是件很头疼的事。尤其是有许多种死法摆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究竟选择哪种的时候。

    4

    有的时候我能感到恐惧。象件黑色紧身背心。箍在身上。箍得胸口有点闷。你知道我多么希望你象把小刀。很小。但很锋利。轻巧地把它豁开。

    5

    但是你一直没有让快乐在我的手指尖儿上蔓延。

    6

    飘来飘去。就这么飘来飘去。快乐从来没有象那只兰色的蝴蝶一样落下来。所以我猜测可能你就是恐惧的化身。

    7

    你一直在教我如何保护自己。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当我掌握了这个技巧之后会失去什么呢。其实我已经看到了。

    8

    我把你从书架上摘下来。我看到窗户上的瓢虫。它比你漂亮一些。但是它的壳没有你的硬。而且它每年秋天的时候都会死掉。但是你不能。你一年比一年大了。

    9

    说老实话我真想一脚把你踹开。

    0

    但是我不能。

    2012-08-28
  • 胆怯

    1

    我很尴尬。我想做点什么。可我无从下手。我只能看着自己的手发呆。它很安静。放在那里。十个指头。长的很长。短的很短。

    2

    我想抚摩你的头发。它从你的心里长出来。就悬在那里。我眯起眼睛。我想嗅到它的气息。但空气仍然是空气的味道。

    3

    有什么东西在动。在发出声音。介于熟悉和陌生之间。我知道它在那里。在那里动。它没有名字。它在一点点的长大。象灰尘。

    4

    它在黑暗中走动。我伸手能摸到。那是孤独的边缘。它离我很近。我不能确定我应该先迈哪一条腿。我有点麻木。

    5

    天堂在上面。地狱在下面。中间是什么呢。

    6

    我伸出食指轻轻的碰了碰。有点痛。我看见它慢慢变长。变薄。变宽。我听得见破裂的声音。象块破布。

    7

    中间是你。一点点从时间中凸现出来。我的岛屿。我瘸着一条腿。我站在那里。看我的天堂。

    8

    它躺在桌子上。我把它叫做生命。我把它立起来。我把它点燃。我能感觉到它的温度。37.2度。我把它吸到我的肺里。我让它在那里扩散。在你的头发上留下痕迹。淡淡的。

    9

    光。以及那些急遽消逝的事物。在这里弯曲。我的岛屿。世界的原点。

    0

    我瘸着一条腿。看你在那里笑

    2012-08-28
  • _

    我听见了你的惶惑

    你没有穿袜子

    就这样整整一天

    我们可以拥抱

    但是这并没有给我勇气

    我在犹豫中离开

    举着烟你站在那里

    你询问每一个人

    你需要的味道

    其实他们才是疯子

    2002

    2012-08-24
  • _

    那些树都在边上站着

    耷拉着脑袋象个孩子

    月亮和昨天一样仍然挂在那

    另一边是太阳热得象块烧饼

    一般来讲冬天盛产悖论

    特别是刚下完雪的时候

    我应该好好学习一下

    如何满足推导的条件

    首先我把眼镜摘掉

    然后再把脚洗干净

    然后我才能沿月光

    一步一步走进冬至

    2002

    2012-08-24
  • _

    言语对言语说了些言语

    然后就不见了

    可我一直听见你在咳嗽

    它仍然是你的言语

    在夜里瞪着眼睛看

    你一直没睡

    你不乖

    你去看医生

    所以你乖

    你乖得就像你的声音

    在夜里瞪着眼睛看我

    那些树都在边上站着

    耷拉着脑袋象个孩子

    2002

    2012-08-24
  • _

    有些东西一直在走

    当然我说的不是你

    我说的是另外一个

    作为一个主题

    回避应该再停留一段时间

    但它被我迎头赶上了

    我知道它不过是孤独的外套

    裹住那段时间和凄惶

    天气很冷

    冷的让人发抖

    一圈一圈上升的除了烟还有你的喘息

    还有你的咳嗽和任性

    以及年糕排骨

    2002

    2012-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