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照片
    loading ...
    loading ...

    这些天忙坏了,昨天毕业典礼,明天就要飞DC开会。

    2007-05-11
  • Re: 留学美国的mm诚征有"婚姻"意向的优秀男友--重贴PP

    你也投简历了啊,我还没投了

    【 在 laoer (家里的秤有误差)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来大家都被刷掉了阿,呵呵

    2006-10-22
  • Re: 留学美国的mm诚征有"婚姻"意向的优秀男友--重贴PP

    你也被刷掉了啊,cft一下

    【 在 Collapse (考拉·我以为我不笨) 的大作中提到: 】

    : 估计是第一波被刷掉了  555

    : 兔死狐悲一下下...

    2006-10-22
  • Re: 征外国朋友互练口语!

    如果你们这些人真想征,到craiglist上去,不过上面鱼龙混杂

    安全不予保证。

    http://beijing.craigslist.org/

    【 在 woodfish512 (woodfish512)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人MM,想征一外国朋友练习口语(英),我也可以帮助学习中文。站内联系!

    2006-08-02
  • 【报到贴】wanhu报到来了!

     ╭═╮

     ┃爱┃   我,wanhu,是一个特立独行的gg

     ┃  ┃

     ┃你┃   我,wanhu,看着那纯洁的灯泡说,我喜欢王小波。

     ┃  ┃

     ┃就┃   我,wanhu,来自英才辈出的美国

     ┃  ┃

     ┃像┃   我,wanhu,蹲在万寿寺边看着陈清扬,看着红拂斥骂那些蹩脚货。

     ┃  ┃

     ┃爱┃   我,wanhu,经常在oversea附近出没,

     ┃  ┃

     ┃生┃   我,wanhu十年之间喜欢抱着枕头想象小波带来的美好生活。

     ┃  ┃

     ┃命┃   我,wanhu,其实很早很早就想向大家说:

     ╰═╯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王小波                                                                                                                                                              

    2006-03-20
  • PhD五年--到达 (转载)

    飞机在Detroit上空盘旋待降落,从舷窗中可以看到大片的townhouse。每个townhouse都有一个游泳池,整整齐齐排成碧蓝的格子。

    下了飞机,急急忙忙的入关,找飞往Denver的候机厅,其中用一个朋友给我的电话卡号,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换乘的小飞机飞了四五个小时才到Denver。我老以为三个小时就能到,后面的时间等待的颇为不耐烦,往舷窗外望去,天开始阴了,现在只是八月底,下面居然是一片黄色的荒原。

    我来得比较晚,学生会没有派人来接我,而联系了我一个师兄。他开车一个多小时到机场pick up我,然后带到他家吃晚饭睡觉。第二天,开始找房子,师兄帮我打电话,开车去公寓问是否还有多余房间。还是来得晚的缘故,基本难以找到个地方。突然之间,得知有个叫D的中国学生刚申请到family housing的一个one bed room,但他经济困难,打算找人住living room。

    我和D同时搬了进来,虽然不大,但房子还是很不错。客厅里有地毯,我铺上我的毛巾被和床单,盖上家乐福买的被子就睡觉了,居然睡得很香。很快同办公室的一个中国女生借个我twin size的泡沫床垫。一周过后,我又在附近的垃圾堆旁边捡到了一个full size的席慕思床垫,睡得越来越舒服了。

    一天早上正在睡懒觉,电话铃响了。D接到一个美国朋友的电话,叫赶紧开电视看新闻。打开电视的时候,我们两发现,一栋高楼正冒着浓烟。几分钟过后,一架飞机又撞入了旁边的高楼,浓烟滚滚。再过了会,两栋高楼都塌了,电视机里传来各种感叹与尖叫。911发生了,整个世界改变了。

    2006-03-18
  • PhD五年--到达

    飞机在Detroit上空盘旋待降落,从舷窗中可以看到大片的townhouse。每个townhouse都有一个游泳池,整整齐齐排成碧蓝的格子。

    下了飞机,急急忙忙的入关,找飞往Denver的候机厅,其中用一个朋友给我的电话卡号,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换乘的小飞机飞了四五个小时才到Denver。我老以为三个小时就能到,后面的时间等待的颇为不耐烦,往舷窗外望去,天开始阴了,现在只是八月底,下面居然是一片黄色的荒原。

    我来得比较晚,学生会没有派人来接我,而联系了我一个师兄。他开车一个多小时到机场pick up我,然后带到他家吃晚饭睡觉。第二天,开始找房子,师兄帮我打电话,开车去公寓问是否还有多余房间。还是来得晚的缘故,基本难以找到个地方。突然之间,得知有个叫D的中国学生刚申请到family housing的一个one bed room,但他经济困难,打算找人住living room。

    我和D同时搬了进来,虽然不大,但房子还是很不错。客厅里有地毯,我铺上我的毛巾被和床单,盖上家乐福买的被子就睡觉了,居然睡得很香。很快同办公室的一个中国女生借个我twin size的泡沫床垫。一周过后,我又在附近的垃圾堆旁边捡到了一个full size的席慕思床垫,睡得越来越舒服了。

    一天早上正在睡懒觉,电话铃响了。D接到一个美国朋友的电话,叫赶紧开电视看新闻。打开电视的时候,我们两发现,一栋高楼正冒着浓烟。几分钟过后,一架飞机又撞入了旁边的高楼,浓烟滚滚。再过了会,两栋高楼都塌了,电视机里传来各种感叹与尖叫。911发生了,整个世界改变了。

    2006-03-18
  • PhD五年-五年前 (转载)

    时光回到五年前,差不多这个时候我正好拿到offer。然后忙着毕业答辩,吃饭喝酒。当年答辩和毕业典礼的时候真是留下了许多照片,还算是留住了些回忆。最为搞笑的是我和王大中校长的合影。王校长慈祥地望着前方,而我却像一个小孩受到了点小惊吓发出奇怪疑惑的眼神。忙完了之后,我一个人住在我那个七十二平米的实验室里。晚上上完网,把凉席铺到实验桌上就睡觉。

    其实没什么感觉,还要等待签证,也不知道能走不能走。第一次签证莫名其妙的据签了,同去的Z和L不断的安慰我。Z拿出她的手机让我赶紧预约下一次。而下一次就是一个月之后了,按照和家里说好的计划,父母过北京来玩。我在北京七年,最后他们终于过来了。长城,故宫,颐和园等等地方都好好玩了一遍。心里虽然有点牵挂,但玩的真是很开心。

    第二次签证没说两句话就过了。得开始打理行装了,我自己去照澜院买了两只大箱子,校内超市买了一堆牙刷牙膏肥皂等,到东门外的超市买了一堆内衣。看样子还缺好多东西,C说陪我去家乐福。有时候我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需要什么,而她就说,“这床被子,要了。。。这个书包要了。。。碗筷就买这样子的。。。”我也懒得多说,都拿在手里。后来发现这些东西真是帮了我大忙。那个书包,我现在还每天用着。

    我已经赶不上开学了,干脆就再晚点,我把机票定到了开学一周后。堂叔送我到了机场。同到机场的,看得出来许多也是飞往美国留学的。有个清华的女生和他男朋友拥抱告别,然后和家里人说话。那个男生好像很郁闷,女孩子的家里人不大愿意搭理他的样子。进了候机厅,我和那个女孩子聊了起来,我们其实认识彼此的一些熟人。她说她要去Austin,而见到候机厅一个同去Texas长得像电影里黑社会的壮汉时,不禁露出点担忧的表情。旁边有个非常漂亮,大概二十六七样子的女士向我们走过来,怯怯地说自己要到Florida读酒店管理。

    这班飞机是飞往Detroit,然后我们各自转机前往各自地目的地。在飞机接近Alaska时,大部分天还是灰蒙蒙的,下面的浮冰闪着白色的光。天际处开始破晓,桔黄色的一条带子慢慢的浸入灰色的天空。天明之后将是什么样子,我还无从所知。

    2006-03-15
  • PhD五年-五年前

    时光回到五年前,差不多这个时候我正好拿到offer。然后忙着毕业答辩,吃饭喝酒。当年答辩和毕业典礼的时候真是留下了许多照片,还算是留住了些回忆。最为搞笑的是我和王大中校长的合影。王校长慈祥地望着前方,而我却像一个小孩受到了点小惊吓发出奇怪疑惑的眼神。忙完了之后,我一个人住在我那个七十二平米的实验室里。晚上上完网,把凉席铺到实验桌上就睡觉。

    其实没什么感觉,还要等待签证,也不知道能走不能走。第一次签证莫名其妙的据签了,同去的Z和L不断的安慰我。Z拿出她的手机让我赶紧预约下一次。而下一次就是一个月之后了,按照和家里说好的计划,父母过北京来玩。我在北京七年,最后他们终于过来了。长城,故宫,颐和园等等地方都好好玩了一遍。心里虽然有点牵挂,但玩的真是很开心。

    第二次签证没说两句话就过了。得开始打理行装了,我自己去照澜院买了两只大箱子,校内超市买了一堆牙刷牙膏肥皂等,到东门外的超市买了一堆内衣。看样子还缺好多东西,C说陪我去家乐福。有时候我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需要什么,而她就说,“这床被子,要了。。。这个书包要了。。。碗筷就买这样子的。。。”我也懒得多说,都拿在手里。后来发现这些东西真是帮了我大忙。那个书包,我现在还每天用着。

    我已经赶不上开学了,干脆就再晚点,我把机票定到了开学一周后。堂叔送我到了机场。同到机场的,看得出来许多也是飞往美国留学的。有个清华的女生和他男朋友拥抱告别,然后和家里人说话。那个男生好像很郁闷,女孩子的家里人不大愿意搭理他的样子。进了候机厅,我和那个女孩子聊了起来,我们其实认识彼此的一些熟人。她说她要去Austin,而见到候机厅一个同去Texas长得像电影里黑社会的壮汉时,不禁露出点担忧的表情。旁边有个非常漂亮,大概二十六七样子的女士向我们走过来,怯怯地说自己要到Florida读酒店管理。

    这班飞机是飞往Detroit,然后我们各自转机前往各自地目的地。在飞机接近Alaska时,大部分天还是灰蒙蒙的,下面的浮冰闪着白色的光。天际处开始破晓,桔黄色的一条带子慢慢的浸入灰色的天空。天明之后将是什么样子,我还无从所知。

    2006-03-15
  • Re: 一个关于microheater的问题

    我用TiW做的电阻100到上千欧不等,电压从5v到20v都没有问题。

    不过上面用BCB覆盖了一层。

    【 在 orlando (丫头★祈祷这次proposal能中)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用热蒸镀NICR做了一些microheater,大约电阻在800K左右

    : 然后加电压加热,差不多3V左右的时候heater就烧断了,而且几次试验都是heater

    : 根部和pad结合地方。我想知道的是,水和NiCr是不是有反应?因为断的地方看上去

    : ...................

    2006-03-11
  • Re: 鲁迅与梵澄

    zarathustra,我现在只记得英文名字了。

    手头有本walter kauffmann翻译得英文版实在好了太多。

    【 在 DavorSuker (Hrvat|后来大家都死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难道不是查拉斯图斯特拉?

    2006-03-10
  • PhD五年- Taba

    Taba是美女,这一点我们屋的哥们都很认同。Bender说, This girl is taken。她大概在我们家临时住了两个半月。初见的时候,我以为Chris从中国的火车站里捡回来一个盲流。她确实是个国际盲流,只身一人从瑞士来到美国已经盲着流了一个多月了。衣服和鞋子都脏乱不堪,有趣的是她那金黄色的头发,一条条的卷条好像是用浆糊给糊起来似的。年轻清秀的脸庞,笑起来十分可爱。她来美国的目的就是攀岩,在此之前她大概没有什么定所,主要靠到处camping来解决睡觉问题。而天气渐冷了,经过朋友的朋友介绍的方式认识了Chris。我们屋当然都不反对来一个美女和我们同住。实际上,她是在我们家camping,晚上垫上防潮垫,套上睡袋就睡觉了。

    我想她大概年龄在二十岁左右。据Chris说,她在瑞士得滑雪胜地专门教小孩子滑雪。有时在厨房,我也和她聊会天,但问题是她的英语不大利索,我当初发音也有问题,她一着急老冒出德语来,而我也试图靠比划或者换不同的英语单词来让她理解。有次Chris见到这种情况,无奈的摇着头说,You two match。而Chris也懒得和她罗嗦英语,基本上用法语沟通。

    平常天气好的日子,要么Bender,要么Chris去带她出外去攀岩。而余下天气差的日子对于她来说就嫌得格外无聊,但至少还有点消遣可以做,这就是baking。她喜欢做面包和cookie,自己买来发酵粉和面粉在我家厨房里和面发酵做个面饼,再送入烤箱烘烤成一种硬面包;而做cookie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便把各个cookie捏成不同的动物形状,指着这个那个的说,this is a bear, this is a deer, that is  a squirrel... 反正没有一个重样的。

    由于我们这天气即将变得很糟并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加上Chris也有休假的打算,便带她去了Utah攀岩。而回来时她左手前臂上划开了一条很大的口子,包着纱布。有时她自己给自己换药,解开纱布,清除血渍,抹上药水再包上,可以感受到她很痛,而她却只是很认真的做,一声也不啃。不能攀岩,也不能做baking,有几天她实在无事可做了,我说,要不我教你下围棋吧。她说,好啊。其实我教的方法很懒,解释一下大致规则,我便让她去一个网站做那种阶梯入门题。我说,你看提示然后想想,点对了就可以进下一级的题目了,看看你进步有多快。我自己跑回去玩我的电脑,过了会回来后,看到她居然还在那做几个超级简单的题目,一个点一个点的顺次用鼠标点来点去。我看了不耐烦。”你点对了就可以进入下一级题目“, ”我知道我能做对了,我想看看每一点有什么区别。“我听了这话差点没晕倒,难怪瑞士民族做的精工产品如此之好。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对游戏都能这么认真的对待。

    在她走后不久,我们收到了她一张明信片。正面是一只猴子在滑雪。她在背面写道,自己就像这只猴子,虽然在滑雪,大概内心却是想去攀爬。去年,Chris从欧洲滑雪回来后说,Taba现在在大学里学心理学,很遗憾没见到她本人,却在一本欧洲攀岩杂志的器材广告中看到了她做model。

    2006-03-05
  • PhD五年--Caster

    就在去wedding party的路上,Chris告诉我Caster前些时死了,liver failure.

    Caster是我见过的最听话的狗。她是一只pit bull,算是最凶猛的一种狗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Rifle的Camping site.她开始在我们旁边溜来溜去的,然后很快就熟了,衔着树枝要人陪她玩fetch。她是那种黑黄夹杂颜色的狗,觉得长得也不好看,但是很听话,很讨人喜欢。

    去年暑假,San来我家暂住,然后Caster也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这才知道Caster的身世。开始Caster并不是San的狗,而是他以前在弗吉尼亚的同屋养的,可是没养多久就被遗弃了。而San正好在animal shelter做帮工,然后就把Caster领回家了,从此过上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San每天给Caster吃半磅ground beef, 有时候早上,有时候晚上。弄得我以为她每天要吃一磅牛肉。有段时间San出差,好几天我都喂了她一磅牛肉。她吃的时候比较有趣,把牛肉倒进狗盆,然后你说 eat,她才下口去吃,不说她都一动不动,然后基本上是一口闷。

    Caster的爱好除了和人玩fectch之外就是啃东西,我们院子里有好多树枝可以供她啃。然后,经常隔壁的本科生扔到我家院子的橄榄球和网球基本上也被她啃的稀八烂。而且她的狗玩具也早被她啃坏了。Bender和我觉得有必要给她买个新玩具,于是我们去了Petsco买了一个带绳的球。回来之后给她玩。Caster有了新玩具特别高兴,于是咬啊拽的。十分钟之后,绳已经断了。二十分钟后,球也破了。太猛了,这可是专门设计给pit bull的玩具阿,这么快就被她弄坏了。

    Caster还有个好处就是,吃饭的时候不会来你跟前讨吃的,可能也是她吃牛肉觉得很爽,不屑于我们吃的东西。但是有一次,她却干了次坏事。我和once在后院烤肉吃,然后剩了一只火腿肠在院子里的桌上。两个人进屋看电视,Caster也陪我们,突然之间Caster好像听到了什么,很快的起身去了院子里,没过会进屋了,很正常的样子。过了会,去院子一看,火腿肠没了。这家伙偷吃也比较隐蔽。

    两个月前,Chris告诉我San要出差,可能要我照顾下Caster,可是后来也没有下文,没想到这么快Caster就去了。想起去年 Bender走的时候,Caster觉得很沮丧,他和Caster说, don't be sad, I will see you again,没想到这竟是永别。

    2006-03-03
  • PhD五年之 Chris补遗

    我从blog里翻出来两片老的,一片关于Chris,一片关于一只狗。

    好多天忘了过来看看,居然还有两人过来瞧瞧了阿。

    这几天重感冒,不过现在几本上恢复了。

    来说件有趣的事情。

    大概两个月前,Chris突然对我说,他昨天party碰到了他大学时候的girl friend!

    碰到就碰到,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当初就觉得不至于这么惊讶吧。

    然后,他说那时候,他才19岁,在加拿大读大学。后来,她结婚了又离婚了,在Denver一家电视台工作。十五年之后居然再次相见。

    然后Paula, his ex-ex-ex-ex-ex-..........-ex-girl firend来参加我们的party,我第一次见到了她,挺不错的。

    看来他们还算挺谈得来,Chris说当年就是和她一聊就是几个小时。

    不过女人真是天生路盲,周六,chris突然说paula is lost, her cell phone is dead.过了一刻来钟,Paula终于推门进来了,居然开过了,迷路了。呵呵,她带来了巧克力和一只烤鸡,我帮忙消灭了许多。

    前几天,在厨房,chris说, how do you think about Paula?我说,i did not meet her many times, not much idea.很快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问。Do you want to settle down and get married?他耸了下肩,笑了笑,啥都没说。

    2006-03-03
  • PhD五年之Chris

    Chris 是活得非常真实的一个加拿大人。

    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Bender让我们一块去看房子。Chris当年开着一辆红色的破Honda,衣服穿的破破烂烂的,胡子好像一大把没刮。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他拿到了我们学校的EE PhD之后去欧洲攀岩了六个月才回来,信用卡全部刷爆,卖了攀岩的绳子才回到美国,幸好他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他生命中,除了工作,其它最重要的大概有三样:攀岩,酒和女人。

    攀岩简直对他来说就是一种信仰。有一次,他查了一个网站,对我们说,他在全北美可以排到第三十四名。一周的大部分时间,每天下班回来吃上两片面包,然后就去climbing gym练习到九十点钟。天气暖和的每个周末或假期必出去攀岩,有远有近,或者本地,或者五六个小时的地方如rifle,或者更远去犹他。每次去出门之前,他都要做非常详细的准备,吃的食物,攀岩的器材一一细心的整理好,对每餐吃什么,每次爬不同难度的岩壁都做好非常详细的规划。有至于,对于他决心做高难度的冲击的时候,他会提前一周,调整自己的作息饮食,在家强化训练自己某部分所欠缺的技巧或者力量。

    他有着非常好的饮食习惯,所有的食品都从whole foods或者wild oats这种绿色食品商店购买,吃中餐都要问有没有msg。有一次找我要巧克力吃,我给了他一块Hersey,他说那是junk food,没把我给气得晕倒。但是他却酗酒,基本不在家喝酒,但每周必去酒吧两三次喝酒,每次必喝个烂醉才回家。有一次,我们出去庆祝一件事情,他喝了两三杯mattini,五六杯大杯margarita,回到家,扶着墙角就吐了。可是第二天却又精神抖擞的出门去和朋友喝酒。每次喝酒都要找几个朋友吹牛,也许酒精更能让他与人沟通。他总是在那侃侃而谈,评论攀岩的技巧与难度,谈论朋友和杂事,时而摆出各种姿势,模仿各种口音让大家发出大笑。

    可能还有个原因使他对酒精如此执着,那就是女人,因为他在酒吧里经常可以找到女人然后get laid。有一次,他回到家和我们说,昨天出了件事太搞了。他在denver的一家酒吧喝酒花了一百五十美元,最后找到一个“女的”挺hot的,然后带到旅馆都准备办事了,发觉不对,居然是个男的!吓得他立马落荒而逃。还有次,他去欧洲滑雪了,有个信封在他车前窗上放了很久。回家之后,他打开信封一看居然是自己的一条内裤,然后有张纸上打印有“Next time when you fuck my wife, do rememeber take your pants home!"他自己一阵茫然,确实是自己的内裤啊,到底是丢在哪了,如何丢的,实在记不得了,也许是某个朋友和他开玩笑吧。可是过了许久,也没有一个人出来说是他开的玩笑,这件事一直还是个迷。其实,他在刚开始和我们住的时候,有个他所谓的女友。后来听Bender说,那女的不过是和男朋友吵架,一时之间和Chris date了会。然后那女的和以前男友复合,Chris打电话对她大嚷, why don't you love me?那女的也很拽的回了一句,It's about sex, not love!Chris在家哭了一整个晚上,后来对我说,I am 32 year old, look at me, I am crying like a baby last night。

    去年有一次,我和他出门吃饭,他说他该买房子了,现在虽然年薪十万美元,不然钱都不知不觉的乱花了。算了下帐,买个月到手大概五千,买房子每个月供两千多美元,给一家儿童基金捐八百美元,每个月剩下大概两千可以花,这样子,他说,大概要过和读博士的时候差不多的日子拉。于是,他买了个房子,我也住了进来,他在家里修了climbing wall,遇到了Paula,好日子开始啦!

    可是前不久,由于我当初的懒惰导致了一件非常蹊跷的事情发生了,而他在面对的时候不冷静做事稍出了格,搞得前些时警察天天过来敲门。那时,和好多律师谈了,他说,如果被判定了,他会被驱逐出境,工作没了,房子没了,朋友没了,所有的一切都没了。后来,终于花了许多钱让律师搞定得差不多。也许大家都会吸取教训,可是要改变自己的性格始终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2006-03-03
  • PhD五年之Bender

    也许记忆在散漫的时候保留的多些,而匆忙的日子恍若一转眼的功夫。我第三年在混日子,而这时正好和Bender住一块。许多的记忆都停留在那个夏天,在落花满地的后院里,喝着啤酒, 悠闲的聊着天,在带肉香的烤烟中等待我们的晚餐。

    Bender是和我同年来到这里开始PhD。而他在读了两年之后只打算拿个硕士就毕业,而在这之后的一年里,他不工作也不学习,这个时候我们正好住在一起,另外还有Chris和Frank。基本上每天他九点多起床,出门攀岩,下午回来喝酒抽大麻,弄得我们家的沙发上一股的大麻味道。有一次我们一块出去买啤酒,店外有几个没到年龄的小孩让他帮忙买点酒给了他两块钱。他回到家,把那两块钱摔倒桌上,对 Frank和Chris说,"Look! That's what I made in one year!"

    后来知道他父亲是一个在LA非常成功的律师,在中国都有law firm,而且是第一批,这需要非常强的政治背景才能做到。但在他读中学的时候,他父母离婚了。他妈带他到了东部读完高中大学,很不幸没几年就去世了,给他留下了一些信托基金。他父亲在他硕士毕业的时候过来了一趟带他去我们这个地区最贵的一家餐馆庆祝毕业,每逢过节都给他买好机票回LA或者去夏威夷度假,而他继母在万圣节的时候给他了一大罐糖果,感恩节寄节日wreath,还给他定fishing的杂志,时不时的寄件Tshirt。简直把他当小孩在宠。可是有一天,我们在后院里喝酒,突然电话响了,他看了看后决定不接。他说,我爸的电话,沉默了一会后说,我和我爸除了baseball和fishing就没有什么可以谈的。

    白天和周末基本上都给了他最大的爱好攀岩。有时候他和我一块玩玩PS2,或者和Frank玩beer bang,或者跟Chris出门泡酒吧,绝大部分时候都只有他一个人在家喝酒抽大麻。而且他也不出门date,只是有一次他要去加州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很高兴的说,“Sweet,Linda也要去”。

    他美其名曰在这找工作,我看他用心找的时候都不到两个星期。我想,这些美国人难道就喜欢这样混下去么。一天,我和他开玩笑说,我可以借信用卡公司很多钱然后逃回中国去,这样凭空就可以弄来许多钱。他说,哦,不大好巴,等你有一天开了家公司然后到美国来谈生意可就不方便了。我从来没和他谈过我可能要回去干什么,这个回答让我很惊讶。我后来意识到这其实他自己习惯性的评判,其实他很明白自己以后想干什么,虽然现在混日子却从来不干任何出格的事情,也许他只是想平静的好好想些事情。

    后来他终于在他哥的推荐下在旧金山找到了工作,离开了我们这里。中间他回来了一趟来做培训,他说,工作很忙,也挺喜欢的。  等有时间了去旧金山找他玩去。

    2006-03-03
  • PhD五年

    昨天晚上很久都睡不着,早上也醒的早。再过几个月,自己都不知道会身出何方。我在想,五年之前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为什么我会到美国来了?难道我真抱有一种美国梦么?我发觉我没有。

    在国内大学后期以及研究生一段时间是一生中最困难的时期,有各种原因,主要是家里的缘故。经历些困难之后,我发觉自己麻木逃避,那个时候的心情基本上我没有也不愿去记录,很多人很多事情并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处置,导致了后来许多的争吵与遗憾。

    经过了极度的痛苦之后留给我的却是乐观与自信。而到美国则是一种新的生活,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也能够应对,我基本上也做到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在Boston我见到了大西洋,眼中不觉出现了泪水。这是我能走到的离家最远的地方。难道这就是我舍弃了许多在努力想寻找的东西么?我越过新英格兰水族馆的玻璃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那大海很久。。。

    也许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里的一段话更能说明我为何来到了这里。

    "在出生的地方他们好像是过客;从孩提时代就非常熟悉的浓荫郁郁的小巷,同小伙伴游戏其中的人烟稠密的街衢,对他们说来都不过是旅途中的一个宿站。这种人在自己亲友中终生落落寡合,在他们唯一熟悉的环境里也始终孑身独处,也许正是在本乡本土的这种陌生感才逼着他们远游异乡,寻找一处永恒定居的寓所,说不定在他们内心深处仍然隐伏着多少世代前祖先的习性和癖好,叫这些彷徨者再回到他们祖先在远古就巳离开的土地。有时候一个人偶然到了一个地方,会神秘地感觉到这正是自己的栖身之所,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家园,于是他就在这些从未寓目的景物里,在不相识的人群中定居下来,倒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从小就熟稔的一样,他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安静。"

    我想该记录下点东西来让我以后知道自己这五年是如何过来的。第一年来的时候很好奇也很开心,第二年极度失望,第三年过日子,第四年,杂乱但开始出东西了,最后一年基本上出活。以这种时间顺序回忆起来,过去的日子好像并不是那么实在。我该写人,如同史记一样,更多的写人来再现历史,这真是一个好办法。而且有几个人,如Bender, Chris我是早就想写了。今天我是没有时间写下去了,做一个预告好了,好在这周不会很忙,希望能写下来。

    2006-03-03
  • 推荐一本书--The Linux Cookbook: Tips and Techniques for Eve

    虽然O'reilly出cookbook出名,可这本不是他们出的.

    我觉得是最好的desktop reference book.已经出了第二版.

    第一版可以访问下面的网站阅读.

    http://www.dsl.org/cookbook/cookbook_toc.html

    2006-02-27
  • Re: O2 asher的温度。

    我前些天做BCB,没有用惰性气体,空气下 220度,彻底把那些给弄没了。

    而且把TI也氧化了:(

    【 在 mems (just DO it!) 的大作中提到: 】

    : 问一下各位用的干法去胶过程中一般的最高温度是多少?

    : 因为我记得有人说室温,而我做过的过程最高温度很高,一百多度。

    : 不知道各位的经验怎么样,还有就是大概的etch rate。

    : ...................

    2006-02-10
  • Re: 中秋 三-3

    很贵么,从来没有用过,短信真是国内小孩养成的习惯。

    【 在 pythia (Meanwhile, Elsewhere)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美国还发短信? 奢靡啊

    2006-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