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余震次数在减小,但是余震级别在增加,不知道大家如何看?

    青川6.4级余震,造成数人死亡,近千人受伤.

    今天又是连着两个5级以上,一个5.4,一个5.6.

    虽然频率减少了,但是能量没觉得有衰竭之势!

    地震局的官方说法是:有规律地震荡衰减.感觉这个比较敷衍

    2008-05-27
  • Re: 虽然我不是蛤蟆派,可是心里非常不爽,安慰一下我吧

    什么时候,发个图片

    【 在 niubiwoman (牛比我慢)(潜心修炼一个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重庆彭水,大量蛤蟆迁移。

    : 家在这。

    2008-05-27
  • 我挺胡core的讲话! (转载)

    抗震救灾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不是每天在寝室里上上网,看看电视,发发牢骚就能理解的。水母上很多同学根本不了解灾区的情况,一天在那里瞎嚷嚷。要知道我们现在派出了多少解放军?几十万!

    我们有同学到了北川县城,那里堆满了解放军,但真正对救人起关键作用的还是靠武警和消防官兵。地方就那么大,即使是军人,也不一定就能施展手脚。每次看电视时,救一个人至少要几十个人耗上好几个小时。

    温总理和胡core亲临灾区,极大地提升了干部的斗志和士气,加快了救灾的进程。救灾的工作量很大,除了经常感动大家的挖掘幸存者,还有大量灾民的转移,灾民的防疫工作。而且由于此次地震波及范围广,四川的地形又很复杂,还有很多高山上的村庄灾民的状态根本还不知道。就一个汶川县城,也是15日晚上才真正打通道路。那些更为偏僻的小村庄,就更困难了。

    现在,大量的救援力量都在积极奋战,努力救灾。但是,没有胡core和温总理的集中指挥和统一思想,很多部队很肯能出现“人浮于事”的情况,也有可能变为无头苍蝇。

    所以,CCTV反复播放胡CORE的画面,是为了统一认识,协调行动。这么大的救援,如果没有胡core提出明确的目标和任务,将会怎么样呢?

    有些人一天就想着能多从废墟里挖出几个幸存者,好像这样才觉得刺激,够味。岂不知如果因为工作的疏忽,没能把一些已经逃脱震灾的灾民转移到安全地方而导致二次灾害(如生病,疫情,水灾,泥石流等),才是罪过啊!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以祸福趋避之!”两位领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的浩然正气。而这种正气,能给从震灾中幸存的人们以希望,以寄托。

    写得没有什么逻辑,只是希望那些成天在水母上灌水的人不要信口雌黄。如果有时间,向灾区的同学同事打打电话,问问实际情况。刚才又经历一次较大的余震,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所以更能体会到一些东西。

    2008-05-18
  • 通报清华大学工物系定向生在绵阳的情况!

    我是赵宗清!

    目前我问过各年级的定向生,大家都很安全,龙继东和何晓钟的老婆都处于孕期,也很安全。还有零字班谢朝阳老婆也处于孕期,也很安全。

    另外,工物系的定向生在本次活动中表现非常优秀!

    5月12日晚上,很多同学承担了所内志愿者的工作,负责照顾退休职工和安全巡逻。

    5月13日,大部分同学都在各所帮忙。

    5月13日,有十余名定向生奔赴北川灾区,参加灾后重建工作,我所知道的有邹文康,刘宏伟,张元章,袁建强,王珏等,一队已于14日晚上返回,另一队预计今天返回,都比较安全。

    5月14日,我,王芳,张颖等在科学城三区组织了衣服、棉被的自发捐赠,共筹集了一小卡车,于下午四点送到绵阳市的捐赠中心,资助北川灾民。

    5月15日,手机基本能打通了,大家可以多联系了。科学城的水电气都通了,生活问题基本解决。但平均2到3个小时,地会震一下,有点害怕。

    感谢各位兄弟姐妹这几天来的问候和关心!

    2008-05-15
  • Re: [公告]第一批站衫发放推迟到27日开始

    哎呀,明天早上6点就走了,还想把站衫带走呢!

    sigh

    【 在 seasword (圡圡~曾经沧海) 的大作中提到: 】

    :     由于站衫数量较大,志愿者人手严重不足,导致分类工作刚刚结束,由于天降大雨,我们的送货车无法完成任务,半途折返.由于以上原因,第一批站衫只能于明天(26日)白天抵达各发放点,各个发放点的发放工作顺延至27日开始.请大家谅解.

    2005-06-26
  • letan的人生历程

    大哥本是江油人,家里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                                 

    但当我听说清华大学有我梦魅以求的武功秘笈后,我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取经之路。             

    九九八十一难,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在我25岁的那一年,我来到了这片热土。       

    苦难是暂时的,快乐是永恒的。                                                 

    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竟然有那么多与我志同道合之士。                           

    我们一起努力耕耘,一起看书,跑步。                                                 

    他们都叫我letan,而我也已经忘记了我的真名。                                   

    从今以后,我们就将一路走下去.......                                          

    让我最后再说一声:                                                           

    呵呵,终于找到老家了                                                                         

    2005-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