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珠鬼话 番外 凤求凰7(完) (简体版)

    连绵了许久的大雨似乎这三日来从没停止过,雷声凄侧地劈着,好似在为秦双悲鸣着这无情的命运,却也挽不回现下在冥面前这一张苍白的容颜,曾有过的红润.

    ”妈妈误怪...冥,只是想再见上秦姑娘,最后一面.”

    老鸨急急奔走过去,为秦双再度盖上了白布,阻隔了冥与秦双间,最后的视线. ”呜...公子要求,跟婆子说声便是...那有这样的!...女儿啊!...莫怪呀..”老鸨又委屈万分,低低抽咽了起来.

    ”妈妈误怪,如妈妈所说,秦姑娘,死得惨.”

    ”是阿...公子...哎唷我的好女儿呀!...”

    ”真是可惜.”冥几近于自语着,轻轻的语调中带着恍然.

    ”我可怜的女儿呀...”

    ”妈妈节哀.冥,也该告辞了.”

    见冥转身便要往外走去,老鸨错愕地出声挽留,”呃公子...就这样走么?”

    ”她已不在,我便无须,再逗留此地.”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冥掏了掏衣袖,从中拿出了一叠银票,递到老鸨的面前.

    ”公子...这...”老鸨语带犹豫,眼神滴溜溜的在冥以及银票间流转着。

    ”区区一点心意,就当我为秦双的治葬费,妈妈请收着.”

    ”哎呀!呃公子...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呀~”老鸨欢欣无比,却又假意的推托着.

    ”收着!周妈妈.”冥语气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老鸨闻言便迅速的收起了银票,”多谢公子...”随即又呜咽了起来,”多谢公子呀...女儿呀...女儿呀....”

    冥不再留恋,转身便走出了曾经流连忘返的屋阁,徒留老鸨哀伤的低语哭泣.

    不一会儿,一名小丫环急急忙忙的冲进了屋中,神色惊慌的大叫,”妈妈...妈妈!不好了!...失火了...失火了!!”

    老鸨错愕的惊呼,”啊!~什么?!妳...妳說什么?!”

    外头似乎传来了众人惊慌失措的惨叫声,老鸨急急忙忙奔到门外一看,只见艳红妖饶的火焰放肆的舞动着,所到之处皆似地狱炼火般的燃烧着,追逐着人们四处奔窜的身影.老鸨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啊!啊~大师呢?大师呢!大师还在最里头那间屋坐禅呢!叫他出来!快呀!”老鸨还寄望着这最后的一线生机.

    冥轻轻缓缓的穿梭在人群之中,慢步在红艳烈火之上,不为周遭的地狱炼景所动,却为了心中的最后一抹依恋而伫足回首:

    人总爱欺骗,骗人、骗鬼、骗神.怎样的骗,其实于我都无所谓. . .只是,杀都杀了,却不该将她的魂. . .都一并抹了去. . .他们,都不知道吗?这一点单薄至极的魂,却是我,最爱的藏品. . .

    冥离开了归望阁,徒留身后逃无生天的众生,慢慢地、渐渐地让这红莲业火,烧尽一切的丑恶.街角远远的传来诵经的声音,冥展扇摇曳,眼角一瞥,和阴僧阴蛰的眼神相对,淡淡的撇了开,冥毫不犹豫的走过了阴僧的身边.

    ”阿弥陀佛...”

      

    冥府之门缓缓的开启了,正要迎接属于他们的王,出巡于人间的日子.

    ”九殿森罗复驾.”

    ”冥王出巡,众仙退避.”

    ”阿弥陀佛...”伴随着法杖的锵琅,阴僧也渐行渐远.

    ”恭送冥王.”

    在冥肃穆又寂寥的身影背后,门. . .缓缓的关上了.

    ******************************

    ”为什么喜欢,石榴花?”

    ”这样的红,就像和火一样.”

    ”倒不似妳的性子.”

    ”性子,是看这而定的吗?...”

    公子阿,常听人说起地狱的业火,听说它,是能把一切都给烧得干净的东西,所以秦双一直想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颜色. . .后来知道了,它其实,就跟这花儿一样的颜色. . .每次在我疼的厉害的时候,它们就在窗外,张扬的开着,业火似儿的燃烧

    . . .越是疼的厉害,越是烧得旺盛. . .只一次,我看着它们燃烧,却没有感到疼. . .那一次,秦双正为公子,弹着一首. . .叫做凤求凰的曲子. . . .

      

    {凤求凰. .蒙去了慌眼. .和泪光,摆秋. .日落升平,凤求凰. .凤求凰. . }

      

    {啊. . .哈啊. . . }

    ******************************

      

    奈河桥边,冥手执着一盏灯,表情落落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此时远远的,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温柔,而又幽怨的,诉说着风的誓言,风一吹,只剩下追思人的惆怅失神,追不回了昔日,徒留遗憾的空零.

    ”喵~”猫妖来到了冥的身边,好奇的看着冥的动作,”王,这是放花灯吗?”

    ”这叫招魂灯.”

    ”以王的尊贵,何须为区区一个凡间女子,招那低等的魂魄?”

    ”傻猫,你不懂.”

    ”不懂,至少杰杰懂一点,魄都被打散了...怎招得回来魂?”

    ”...那我岂不是欠她一个永远?”

    ”喵~”不懂之间的爱恨恩怨,猫妖变回猫身,轻轻巧巧的离开了.

    冥将手上的灯,轻轻地流放于奈河上,”只是,永远对于我来说...”转身缓缓的踱步离开,冥最后一句叹息,随着笛声,飘散在风中.

    ”已渐进...难断缘...”

      

    <宝珠鬼话番外,凤求凰,狸宝声色出品,谢谢收听>

    2008-05-03
  • 宝珠鬼话 番外 凤求凰6 (简体版)

    门一开,阴风似的缠绕,夹带着湿黏腥臭的气味,看到了昔日缱卷的地方,如今却蒙上了阴暗的颜色,床上那盖着白布的身影,更是让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好重的血腥气!”

    ”公子不知呀...那天这孩子留的血唷~那请来的大夫,吓得腿都软了...”

    ”是吗?”冥缓缓的走近床边,经过秦双常用的古琴,随意撩拨了声.铿锵的琴声如今听来格外惨然,冥注视着床上的身影,伸手便要取下白布.

    ”啊公子勿动!!”老鸨惊呼着.

    ”怎么?”冥回头淡淡的看着神色犹疑不定的老鸨.

    ”...死者为大...公子这样去碰触...不好吧?”

    ”妈妈...说的是!”手一掀,秦双无血色而僵硬的身躯尽落眼底.

    ”公子您这是--!!”

      

    三日前.

    阴暗的密室中回绕着女子呜咽的哭声,窗外雷鸣雨动,一室的诡谲凄迷.

    ”再过三日...便是那阎王过境地火烧之日!...把这孩子给落了!好女儿~”老鸨轻轻淡淡的说着残酷无比的话语.

    ”妈妈!他是神...他是神啊!妳放过我们吧...妈妈...求求你!放过我们吧!...妈妈!”秦双痛苦着嘶哑的嗓音,急切的恳求着.

    ”我不管他是什么~我只要这孩子!”老鸨不为所动,神情依旧的狠毒.

    ”妈妈!”

    ”大师说得明白...只要有了这孩子,别说那天劫...就是登上九天极乐,也不费吹之力呀!”老鸨回过头爱怜的摸摸秦双的哭泣的脸庞,” ...好女儿,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阁里头一班姊妹们想想呀!”

    ”妈妈...妳不怕遭报应么!妈妈...妈妈!”哀求中有着无比的心寒.

    老鸨微微的勾起笑纹,”报应?..呵!有了他,我还怕报应不爽...”语落一转,原本娇媚诱人的嗓音里,净是阴狠! ”来人~把她给我按上去!”

    闪电恻恻地劈亮了老鸨毒绝的侧脸,蓦地,惨绝人寰的哀鸣声响起,秦双承受着非人的痛苦,呐喊着这所有的不公.

    ”妈妈...您过来看看,过来看啊!”一名小侍惊讶的叫着.

    老鸨怀疑的上前探瞧了会儿,倏地脸色一扭,”怎...怎么...孩子呢?你这个贱人!肚子里的孩子呢?!”

    ”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呵呵...”秦双又哭又笑的,脸上已毫无血色.

    ”妳疯笑什么!”

    ”呵呵...哈哈哈哈...”秦双淡淡收起了笑,漠然道,”打了,就在昨日..我已经将他打了!”语毕,又带着心碎的笑声,欢快地大笑着,”呵呵...哈哈...周婆子!妳休想用他来威胁冥公子!”

    老鸨气得拿起鞭子便抽了起来,夹杂着秦双绝望的愉悦,一鞭一鞭地抽着令人胆寒,渐渐地,消失了秦双的声音.

    ”我抽不死妳个贱蹄子!我抽不死你这个贱蹄子!!”老鸨依旧气愤难平的猛打.

    ”妈妈!别打了!...妈妈...她、她死了!”小侍见不对,连忙阻止.

    ”死了?”

    密室的门被缓缓的推开,阴僧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周婆...老纳晚到一步...看你做得好事!”

    ”这...这能怪我嘛!...肚子都剖开了,没那孩子,她死是早晚的事!”老鸨犹自辩称著.

    ”她身上,有阎王的精血...这一死嘛...阎王必会知晓!”

    ”啊~那大师...我们怎么办...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哪!...”老鸨这才发现事态严重,惶恐的问着.

    阴僧沉吟了下,缓缓的说出解决的方法,”事到如今...唉!以三吋铜钉,包足金,刺其天灵盖,再以红线,穿透七筋六脉,散其精魄!这样...即使是阎王爷亲临,也不会知晓她真正的死因啦!”

    ”好...就这么办!快...快给我动手!”老鸨已然六神无主,只能照着阴僧的话做,殊不知,这也订定了她日后的命运.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呀...”

    2008-05-03
  • 宝珠鬼话 番外 凤求凰5 (简体版)

    大雨淅淅沥沥的落着,配着清冷的景色为背景,衬和着冥失神的身影.

    ”喵~...喵~...”

    ”猫妖,你又来了.”冥连回头也懒,低声问着.

    ”喵~”猫儿依恋的摩蹭了下冥的脚边,逐渐幻化成俊秀少年,”王,追查到樊天珠的下落了.”猫妖伫立于冥的身后报告着.

    ”哦?她去了哪儿?”

    ”听说,在无双城附近.”

    ”原来去了那儿...倒也合她的习性...”

    ”王有些心不在焉...在想什么?”

    冥缓缓走了几步,离开了猫妖探索的目光,”没什么.”

    ”话说回来,王,还不跟杰杰回去嘛?杰杰...已经烦了他们交代了!”

    ”快了.”

    ”快了?快是多久?王,您总是说快了,却又总是一再逗留...杰杰不懂,这人间一名娼妓...真有那么诱惑?况且,王知不知道,最近...””

    ”她有了我的孩子.”冥打断了猫妖兀自的叨念.

    猫妖惊叫,闪身就来到冥的身边,”什么!那娼妓怀了神子!王...您怎么可以!”猫妖惊讶的无法顾及身份,不可置信的质问着.

    ”而她,想用我的子,来摄中我的魄...而且...以为我不知.”冥淡淡补述.

    ”难怪阴僧会在此地逗留...莫非他们之间--那,王,既然王都知晓了,为什么还要...”

    ”七天后,便是天降地火烧,她和我,都在等,这一天.”

    ”王想要做什么?”

    ”我便是要留下来,我便是要看看!看到了那一天--她,究竟会怎样个做法?”

    ”看到了以后呢?”猫妖不懂的问着,看着冥瞬间变得阴暗诡谲神情,漠然道.

    ”十八层地狱!”

      

    ******************************

    天降红雨,街上的行人莫不是忙着躲避遮掩,也难掩惊惶的指指点点,其中一名路人奔走至阁楼屋檐下,喃喃地自语着,”红雨啊...”

    ”听说,它叫地火烧~”一旁的路人神秘的开了口.

    ”地火烧?”

    ”是阿~那是阎王老子大开鬼门出巡哪!”

    ”吹吧你!怎么不说玉皇老子出巡?”显然的嗤之以鼻.

    ”呵呵...我也就是听说而已...”

        

    外头的行人们形色匆匆,躲避突如其来的雷雨,这归望阁里头,倒像是终年春日花开不停,丝毫不影响络绎不绝的客源.

    ”唷~大爷您来了...这不是林二爷嘛!二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这边儿请这边请...”

    ”周妈妈,我来看秦双.”冥悄然而至,惊得老鸨半天儿回不了神.

    ”秦双...”老鸨的神色转了好几转,蓦地号哭了起来,”哎唷唷...我那苦命的女儿啊!...”

    ”怎么啦?周妈妈.”

    ”她...她三天前...过世啦...”老鸨不胜悲痛,抽抽咽咽地哭着.

    ”过世了...怎么会呢?”冥淡凉的声音里透着恍然.

    不知像说给谁听似的,老鸨语气怨怪的紧,”唉...也不知道怀上了哪个孽障的种...原想着堕了胎,没想到...这--”老鸨似乎说到伤心处,又哭了起来”哎呀~冤孽呀...女儿啊...我苦命的女儿啊!...”

    ”眼下,她在哪里?妈妈...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呃这...虽说因为仓卒,还没来得及安葬,只是那种地方...公子还是--”

    ”一场恩爱,望妈妈成全.”不等老鸨说完,冥语气坚定的说着.

    ”呃...那...公子请随婆子来吧...”

    两人的步伐渐行渐远. . .

    2008-05-03
  • 宝珠鬼话 番外 凤求凰4 (简体版)

    园子里,一个莫约六七岁的孩子开心的四处嬉戏着,伴和着天真无忧的歌声,绿草碧茵,花飞虫鸣,俨然似于人间仙景.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不远处出现了一只猫,喵叫着缓缓靠近了童子,无限撒娇”喵~”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喵~”猫儿犹疑不定的徘徊着,”喵~”

    童子发现了猫儿,开心的呼叫着猫儿,”猫~猫猫~猫猫...过来~”

    ”喵~...喵~”

    ”猫猫...”

    猫儿总是喵叫着回应童子的呼唤,却始终维持着一定的距离游走着,谨慎戒备却又感觉无限依恋. . .

    ”阿弥陀佛...”一声阴沉而缓慢的佛号打破了这和谐,伴随着那听着却无限胆寒的诵经声.

    猫儿惊叫一声,随即奔跳至远处,对着老和尚呲牙裂嘴,呵气威胁,而童子却已被老和尚给捉了去,挣扎着叫喊,”啊!..”

    突地,童子身泛红光,大喝一声,”妖聂...退!!”

    冲天的火光放肆的燃烧着,将原本的美景给烧毁了大半,然而那老和尚却不为所动,口中念咒着不知名的经文,只见童子脸色痛苦的扭曲着,又挣扎着叫喊了起来,不一会儿,竟化为了一滩精血,转眼间吞进了老和尚的嘴里,随即,老和尚便得意的笑了起来”哼哼...呵哼...哼哼..哈哈哈....”阴森的笑意随着诵经声逐渐离去.

    一旁躲着的猫儿,观望了一会儿才敢现影,”喵~”喘息着,渐渐化成了之前那一名俊秀清朗的少年,却仍是惊惶未定的低语着,”好险..好险...这阴僧!竟连红莲童子都给吞吃了!不行...这事,再瞒不得九殿森罗!”

    ******************************

      

    ”呵呵...哎唷~大爷您来啦...”

    ”哎呀!爷~您怎么才来呢?绿莺,可想死您了...”

    ”来~到爷这里来!”

    ”快进来,快进来呀...”

    经过了外头喧哗终年如一日的场所,老鸨雍容的走至秦双僻静的屋前,身旁的小丫头为其将门推了开,只见秦双百般无聊的拨弄琴弦,弹奏起淡淡的闺愁.

    ”呦~女儿好清闲哪!不习词,在这呆想什么呢?”

    ”似乎,好些天没见到冥公子了.”

    老鸨缓步走近了秦双”想他就多乖巧些!看看橘红,再看看芝莲...妳成天的一张臭脸,任谁看多了不腻味呀!”老鸨不轻不重的数落着.

    ”妈妈,希望女儿摆出怎样子的脸?”

    ”这还要妈妈教你嘛!”老鸨落坐.

    ”妈妈...女儿实在不精于此道!”

    老鸨缓缓地喝了口茶,”嗯~啧!这孩子,才多少日子,人...是出落得越发水灵了!怎么这脾气...也日增渐长呢?~”

    ”妈妈...女儿、不敢.”

    ”哼哼..呵!知道你乖~不然,妈妈怎么会把这样一件事托付给你呀?好女儿...妳自是知道妈妈心意的!”

    ”秦双,知.”秦双颤抖嗓音应着.

    ”怎么了?冷?”挑着细眉,老鸨淡淡的问道.

    ”不冷.”

    ”怎么这手冰冷冰冷的呀?知道同那个人在一起,少不得被吸点儿精气去...好女儿!事成之后,妈妈必然不会亏待你...”

    ”是的,妈妈,女儿知道...”

    老鸨咂了口茶道,”哎呀~看看、看看!一根根,玉似儿的,跟妈妈我年轻时候一样的水灵...妈妈呀!就是爱煞你这一双手...”老鸨听似无限珍惜的说着,却瞬间狠凉了嗓音,”蓉儿...取针来!”

    ”妈妈!”

    ”来~把手伸过来...”手执着针,老鸨柔媚的嗓音,此刻听来分外森然.

    ”不...妈妈!”秦双哀求着,双手颤抖交握着难以从命,因为明白,等待她的是怎样一种千髓百骸的疼.

    ”过来呀!”老鸨仍然轻哄着,仿佛此刻只是要轻轻地安抚秦双.

    ”妈妈!”

    ”妳给我过来呀!”老鸨终于失了耐性,一把抓过秦双的手,眼也不眨的就将针刺进了秦双细嫩的手指里头.

    ”啊....啊!!”

    ******************************

    ”呵呵...爷~您酒量可真好!这杯,是奴家敬您的!爷~您好久没来了!想死奴家了!”

    ”呵呵...”

    ”来~陪大爷我坐坐!只要你让爷高兴...钱不是问题!哼哼呵呵...”

    ”哎呀~爷怎么才来呢!绿莺可想死您了~快进来!快进来呀~”

    ”春花儿~来!到爷这里来!”

    ”哎唷~大爷您来了!...呵呵...楼上楼下的姑娘们,出来接客呀!”

    冥这日又来到了归望阁,穿过了众多人群,缓缓地,却直至目标的走进秦双的住所.

    ”公子来了?”

    ”今天,气色不太好,是不舒服么?”冥难得关心的问着.

    ”只是有点儿疲倦.”秦双倦懒的回道.

    ”既然倦了,我改日再来.”

    ”不用,公子先坐着,秦双这就为公子奏琴.”

    ”不必勉强.”

    ”不勉强,公子来看秦双,秦双高兴还来不及,怎会勉强?...”

    冥展开扇子轻轻摇曳,淡淡的问道,”妳的手...怎么了?”

    ”没什么.”秦双清冷回应,”公子今日,想听什么?”

    冥倒也不再追究,落坐收扇后,悠然回答,”平沙落雁.”

    丝弦即动,款款的琴声留泻,只是这秦双手指上的伤,也因此细细地流淌着血丝,皱眉的苍白神情痛苦的明显,却丝毫不吭,看在冥的眼里,心底不觉唉叹:

    手指滴血,琴弦也在滴血,琴止气虚.伤成这样还在弹,故意这样做,做给谁看?唉~女人,总是试图让人心疼,这么做的时候,心底却是比谁都疼,而这疼,亦是我最爱的,风韵如丝绸,心疼,便是这丝绸上奢华绚烂的刺绣,销魂蚀骨的媚人!教人. . .如何不爱?

      

    ”秦双.”冥唤着,琴音顿时走调乍止,沉沉的嗓音里,带着魅惑.

    ”今夜,伺候我.”

    秦双细细抽息,”时候尚早,公子,还是请回吧!”

    ”你...不愿?”冥来到了秦双身边,定定地看着秦双.

    ”秦双不敢.”垂下了头,秦双无力再承接冥的目光.

    ”那为何要撵我离开?”

    ”因为,秦双身体上下,只有一张脸...是干净的.”

    ”如此,冥,告辞...”

    ”秦双送公子.”秦双起身,欲走至冥身后送客,却不意被冥反身抱了个满怀.

    ”吓...你!”

    冥重重的吻下,像是要吻进秦双最沉的那颗心底、最深的秘密,交缠的唇舌、火烫的喘息、衣料的摩擦,激起了秦双隐隐的战栗,似乎想要挣扎,却挣脱不出冥如影随形般的追逐,一声衣帛的撕裂声,也撕裂了两人仅有的理智. . .

      

    {我在清风遇见你,悬在天湖上的云,两个星座遥望夜空,永远不能相逢. . . }

    2008-05-03
  • 宝珠鬼话 番外 凤求凰3 (简体版)

    ”春花儿..来!到爷~这里来!”

    ”来了来了...呵呵~官人儿,好久不见,想死奴家了~”

    外头的热闹还在沸扬着,阁里头的某间屋子里却传来断断续续的,女人的呜咽声,秦双缓缓的推门而入,只见两名小丫头哭得好不伤心.

    ”怎么了?”

    ”秦双姐,宝莲姐姐...昨儿晚上...猝死了!”

    ”...死便死了,都杵在这里嚎丧什么?给客人瞧见,这生意还做是不做?”

    ”秦双姐!”

    ”快回去把脸收拾干净了,要被妈妈看到,还不抽烂你的嘴!”

    ”是...琴双姐...”两名小丫头低着头,抽泣着往外退去,一边哀怨的看着秦双不为所动的,木然的脸庞,缓缓的将门关上了.

    ”都说她冷的跟霜儿似的!”

    ”确实是呢!”

    ”宝莲姐姐跟她从小到大的交情...”

    ”当真...是无情无义...”

    ”啧啧!..那臭脸摆给谁看!还真当自个儿..是阁里头一块招牌儿了!”

    小丫头们兀自细碎讨论著,气愤又哀愁的渐渐远去,独留秦双在屋中,哀痛欲绝的悲泣,不绝于耳. . .

    ****************************

      

    这天,秦双急急走至老鸨的住所,门一推,忍不住直问起周婆子.

    ”妈妈!她们说宝莲姐猝死了!”

    ”嗯?~你知道了?”喝了口茶,老鸨无限慵懒的应着.

    ”为什么?妈妈...为什么?!”秦双声音里压抑着几近的崩溃.

    ”什么叫为什么?”原本慵懒娇媚的眼神,渐渐凌厉了起来.

    ”妈妈知道,宝莲姐和秦双十多年的情分--”

    ”阿弥陀佛...”老和尚在门外适巧的打断了秦双的急切.

    老鸨眼睛一亮,”唷!来客了!”转身将秦双半推半拉的赶出门外,”妳先出去吧...乖女儿..”

    ”妈妈我...”门碰一声被毫不留情的关上,阻绝了秦双于门外的悲凉哀凄.

      

    老鸨随后领着老和尚通过一条密道,到了一扇门外,一推开门,众多女子们凄厉的哀嚎,痛苦的悲鸣此起彼落,宛若牢狱似的禁梏着遍体鳞伤的身心,甚或,尸体就这么横陈着无人收拾.

    ”大师~婆子一直不知道,是大师亲自驾临,之前,冒犯了...”完全不为周遭环境所动,老鸨依旧风情万种的像老和尚福了一福.

    老和尚环视打量了一会儿,问道,”这地方,是你布置的?”

    ”是呀!婆子花了十六年的时间,亲手布置而成...”

    ”地方是好...只是煞气太重!周婆,你也不怕把不该招的给招来了!”

    ”小妖也是求成心切呀!”

    ”杀孽造的急切...哼...想登极乐,你这方式,要待何年何月呀?”

    ”大师说得是..只是大师也知道的,现下无双城已经被困,天神下界...麒麟出世!我们这等小妖受了重创,能逃出生天已是不易!总得找个现下避急的法子..”老鸨不胜怨怼的说着.

    ”天劫,已成定局,靠这法子...要避嘛...也难!”

    ”大师的意思是...莫非我们这一干老小都--”老鸨难掩惶恐,惊疑不定.

    ”婆子,老纳说了,你杀孽太重...所谓,成也如此,败..也如此!枉费你修行数百年,竟参不透,快到顶的劫数么!唉!”

    ”大师...大师指的是?...”

    ”阎王过境,地火烧...阿弥陀佛!”

    ”那...那不是一个传说而已么?”

    ”婆子,若要不信,尽可不信!”

    ”大师!大师的话小妖我怎会不信呢!只是...只是若真是这样...小妖可怎么办呢?”老鸨急切的问着.

    ”自然,也不是完全没有解救的方式...要不然,老纳也就不会从地府寻到此地了...阿弥陀佛...”

    ”什么法子啊?大师请说!大师请说呀!...”

    ”婆子,你可知道,阎王爷...他最近可在什么地方?”老和尚别有深意的说着.

    ”小妖怎么可能知道...”老鸨完全摸不着头绪.

    ”呵...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2008-05-03
  • 宝珠鬼话 番外 凤求凰2 (简体版)

    归望阁里头似乎终日人声鼎沸,老鸨依旧踩着她妖媚神气的步伐穿梭在人群里,也不忘顺道指使一下旁边儿的小丫头.

    ”我说你这死丫头!杵在这儿干什么呀跟块儿木头似的!还不快给那位爷领路呀!”

    ”周妈妈.”

    ”呃..哎唷呵呵..这不是冥公子嘛!哪阵风又把您吹来啦?啧啧啧!婆子我说什么来着?归望阁,的的确确是您这样儿贵客的回望之地吧!”

    ”呵呵..妈妈好有才.”

    ”哎唷唷~公子折煞了我这婆子呀..快!快!里边儿请~”老鸨随即回头领着路,”公子~今儿有指定要哪位姑娘伺候不?”

    ”秦双.”

    *****************************

      

    琴音微动,屋里的女子意兴阑珊随意拨弄着音色,不觉身旁似乎多了个人影伫立,不

    经意的回头却愣了魂. . .

    ”冥公子?”

    ”秦姑娘,好久不见.”

    秦双随即收拾心神,淡淡回应. ”不久,不过三日的时间.”

    ”姑娘当真薄情的很哪...”

    ”公子若是寻情,便不该来这归望阁.”

    ”既然这样,只当我来听琴好了.”

    ”公子想听什么?”

    ”随意.”

    ”秦双,不会弹"随意"...”

    ”哈哈!姑娘你真真是...好大的脾气.”

    ”呵..”两人相视而笑,悠柔的琴音缓缓流动于屋内. .

    ”公子,秦双有一事不明.”

    ”姑娘请说.”

    ”公子,是爱干净的人,为什么总来这花柳之地?”

    ”这叫..身不由己.”

    ”公子真是坦白人.”

    ”姑娘过奖.”

    秦双于是专注于弹琴回复沉默,冥怡然自得的捧起茶杯喝了一口,尔后,像忽地什么引起他兴趣似的缓步走至秦双身边看着.

    ”公子,在看什么?”

    ”姑娘手上的丹蔻儿,我走南闯北,倒也还从没见过这样漂亮的颜色,像凝结了血似的一抹,不知姑娘从那儿找来?这色儿,又有什么说法?”

    秦双音色有点冷,”公子喜欢便可,女儿家随便涂抹的东西,公子就无须多探究了”

    冥自讨了个没趣儿,倒也不甚在意,缓缓喝了口茶,漫步走至窗边,开了窗.秦双撩拨着琴音,还复一室的无语. . .也许是冥突来的安静,也或许是窗外阳光的灿烂,秦双禁不住往冥所站的地方瞥去一眼,这一眼,却惹得失魂.

    ”呀!怎么...”秦双惊愕的低呼.

    ”什么怎么?”

    ”石榴!外头的石榴...怎么三月就开花儿了?...”像禁不住诱惑般,秦双飞蛾扑火似的飞奔往窗台的方向,冥之所在,怔然低语, ”全开了...全开了...”

    ”是,全开了.”冥甚感有趣的回应着,顺着秦双不可置信而痴迷的眼光往外看去,”这一开才发觉,窗外全是石榴树呢!...姑娘,喜欢石榴?”

    ”喜欢...可,三月...三月怎么会开石榴花?...之前还...”

    ”兴许~石榴也让姑娘的琴声所惑了.”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

    ”是呢...为什么?”

      

    寒鸦黯哑的嘶叫划破夜的寂静,”喵~”不远处的猫叫增添了诡异的气息,也惹来狗儿的吠叫,阴风四起,”喵!~”

    ”啊!!~~~~”女子的惨叫声倏地响起,人心惊惶.

    ”砰咚”一声撞门声惊动了枝桠上的乌鸦,振翅飞去,一名男子神色惊慌的急急跑出伴随着喘息. . . ”死了..死人了...死人啦!!”

    远远的,传来了又似庄严又似阴森的诵经声,角落的老者沉沉的开了口. . ”九殿森罗,阴风动..这时,还未到...莫非...阿弥陀佛..”

    归望阁里依旧没日没夜的狂欢着,姑娘们极尽本事的哄着上门儿的贵客,老鸨也总笑呵呵的招呼着.

    ”哎呀~爷!您怎么才来呢?绿莺可想死您啦~””来~陪大爷我坐坐!”

    ”来了来了~呵呵..官人儿,好久不见了..想死奴家了!”

    ”楼上楼下的姑娘们,出来接客呀!”老鸨媚笑着招呼,”哎唷唷~这不是林二爷儿嘛!二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这边儿请这边请..”

    ”来~跟大爷我坐坐!只要哄得我开心!钱~不是问题!”

    ”呵呵..爷!您的酒量可真好,这杯是奴家敬您的!爷~您好久没来了,想死奴家了~”

    ”呀哈哈哈哈...”

    众人们开心的笑闹着,无心注意外头远远的来了一名僧侣打扮的和尚,法杖的锵啷声随着他的脚步,缓缓沉沉的前进,直至阁外.

    ”阿弥陀佛..”

    ”唷呵!诶这和尚怎么也来这烟花店儿呢?”老鸨漫不经心的瞥了和尚一眼.

    ”女施主..”老和尚行了个礼,定定的看着老鸨,语带深意的说着,”女施主,老纳观施主印堂发黑,似有危机,可否借宿一叙?”

    ****************************

      

    流水潺潺,冥随意留连,身旁忽地出现了一只猫,喵叫一声后竟化为一名俊秀清朗的少年.

    ”猫妖,不看着那扇门,跑这来做什么?”冥问道.

    ”王,他们让我找您.”猫妖无辜的说着.

    ”让你?..呵!”

    ”王,还在寂寞?”

    ”猫儿懂什么寂寞!”

    ”自然懂,王一寂寞就离开冥府,丢开九殿森罗于不顾,寂寞,是个棘手的东西!”猫儿语带幽怨的说.

    ”你这猫儿!和他们一样,学得越来越碎嘴!”冥白白横去一眼.

    ”王寂寞,杰杰陪着王就好,何必来这种脏地方?”

    ”呵呵..你懂什么?傻猫!”

    ”不懂就不懂~”猫妖赌气似儿的低语,随即正色道,”王,来这路上,杰杰打探到了,阴僧入世,只怕对王不利啊!王,且好自为之... ”

    2008-05-03
  • 宝珠鬼话 番外 凤求凰1 (简体版)

    那个那个,我来换个简体版的。从thresiahehe的繁体版转换过来的。

    =============================

    "哎呀!爷您怎么才来呢?..绿莺可想死您了~"

      

      

    "来~陪大爷我坐坐!"

      

      

    ”快进来,快进来....”

      

      

    门甫一推开,翻拥而至的娇笑声及喧哗声瞬间淹没了耳际,只见满脸笑花儿的老鸨

    迎了上来,满室的调情笑语

      

      

    ”哎唷~大爷您来了~...楼上楼下的姑娘们.出来接客呀!”

      

      

    ”来了来了...呵呵...”

      

      

    . . . . . . . . .

      

      

    我. .叫冥,冥冥的冥,住在死人的地方,看守着那片死人的国土,却贪恋这一江之

    隔的人间,因为看不见这花花乱世. . .乱世有佳人,我. .是爱女人,那些风韵至极的

    女人,干净.温存.清风化雨的宜人.

    只是,纯粹的风韵至极,偏长在最肮脏糜烂的烟花儿地,于是,那份宜人,便多了份

    世人的腥臭,却因此. .份外诱人. . .就像最腐烂的土,偏能长出最妖冶迷人的蕊.这

    . .便是人间最可笑,也最可爱之处,怎不教人贪恋呢.

      

      

    ”呦~这不是冥公子么?真真是稀客呀!这边儿请,这边儿请..”

      

      

    ”秦双阿~见过这位冥公子~~”

        

      

    女子起身一福,”秦双,见过公子.”

      

      

    冥展扇摇曳,”周妈妈,您是知晓的,我要的,是这阁里头最上品的花儿,不是一

    具木头. ”

       

      

    ”唷!冥公子,瞧您说得,婆子我哪敢怠慢公子呀!这秦双啊,可是这新进我们归望

    阁里头一等一的--”

      

      

    ”妈妈不必多说,公子自有爱,有不爱...秦双习琴了,烦请妈妈,送客.”

      

      

    ”这...呃呵...公子您看这...”似乎是闻到了火药味儿,老鸨话锋一转,

    ”哎唷唷~这不是林二爷嘛,二爷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快这边儿请,这边儿请..

    秀月呀!快过来招呼了! ”脚跟一转,老鸨急也似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还诸一室无语,只剩下弹琴女子的清悠音色缭绕. . .

      

      

    ”....公子,怎还在?”

      

      

    ”我,听琴.”

      

      

    ”琴有韵,以奏者的不同为别.公子自是爱慕上品琴音,秦双的木头之弦,怎敢污了

    公子的耳. . ”

      

      

    ”姑娘好大的脾气.”

      

      

    琴音微顿,”..秦双不敢.”还复一室清幽琴色. ”请问公子喝茶,还是留宿?”

      

      

    ”听曲便可.”

      

      

    ”听一夜的曲么?”

      

      

    ”未尝不行.”

      

      

    ”公子,是嫌脏吧!”

      

      

    ”姑娘,何出此言?”

      

      

    ”之前秦双问候公子,而公子回答秦双时,每声里头,满是这个字眼...”

      

      

    冥不语,收扇缓步离去,琴音渐淡,逐步被外头的尖笑声.嘻笑玩闹的喧哗给取代,

    间或夹杂着一些淫声浪语.

      

      

    ”春花儿来~到爷这里来~”

      

      

    ”来了来了...呵呵呵..官人~~好久不见呢!想死奴家了~”

      

      

    ”哎唷~大爷您来了!~...楼上楼下的姑娘们,出来接客呀!”

      

      

    ”来!跟大爷我坐坐!只要哄的我高兴...钱~不是问题!~””呵呵..”

      

      

    ”爷,您酒量可真好!这杯是敬您的~””爷~您好久没来了,想死奴家了!”

      

      

    娇笑声四起,俨然像是个人间极乐之地,众人疯狂的玩乐夹杂着隐晦暧昧的抽息.越

    夜越热闹,无人在意周遭旁人的状况,只专注在眼前的红唇笑语.软玉温香

      

      

    急促跑步声由远而近的响起,不同于之前的是伴随着惊恐的喘息声,男子像是被猛兽

    追赶似的拼命奔跑,突然间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啊!啊~~~~~!”

       

      

    ”碰”的一声,惨叫声乍然而止,重击声却不停的垂敲着,捣泥般的,有着血肉模糊

    ,肝脑涂地的恍然. . .蓦地,老鸨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有别于先前的烟媚,而带着一丝

    的阴凉冷冽.

      

      

    ”宝莲,妳杵在这里..看什么呢?”

      

      

    女子立即夺门而出,仓皇奔逃.

    2008-05-03
  • Halloween village parade的照片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跟大家一起分享。并以此纪念和gg一起度过的第一个Halloween.

    图片说明:

    纽约第六大道上每年万圣节都有名为Halloween village的parade.队伍开始是一些专业的演员,或者脚踩高跷,或者手举鄱牌。我个子矮,只能拍到这些演员。所以照片里也都是这部分。后面的,就是自愿参加的群众,愿意怎么化妆就怎么化,反正我看不到……

    不过在路上走,也是能看到各种奇装异服的人的,包括其中一张里的围观群众里坐在爸爸肩上的小p孩:)顺便说一句,我站的那里已经算人最少的了。

    2006-11-06
  • 清华的英语系,跟北大比如何?

    尤其是科研方面。

    牛人给分析一下。

    2006-04-13
  • 这样的汉字乱码怎么办?

    妈&#65292

    郁闷阿

    2005-09-02
  • 祝新年快乐

    嗯,现在提前不多时间了。

    (赚个m)hoho

    2005-02-08
  • 哈哈,好长时间没有拍照了

    goudezhuren (★GG★三周年) 共上站 1666 次,发表过 1117 篇文章

    上次在  [Sat Jul 31 20:05:20 2004] 从 [218.74.178.160] 到本站一游。

    离线时间[因在线上或非常断线不详] 信箱:[  ] 生命力:[380] 身份: [用户]。

    目前在站上,状态如下:

    查询网友

    个人说明档如下:

    New email:

    hz2106@columbia.edu

    2004-07-31
  • 照相哈哈

    goudezhuren (上帝保佑我们) 共上站 1608 次,发表过 1111 篇文章

    上次在  [Sat Jun 26 15:14:27 2004] 从 [166.111.26.96] 到本站一游。

    离线时间[因在线上或非常断线不详] 信箱:[  ] 生命力:[380] 身份: [用户]。

    目前在站上,状态如下:

    查询网友

    个人说明档如下:

    2004-06-26
  • 请问接××人用英语怎么讲啊 (转载)

    pick sb up

    【 在 xiaofeixia (xiaofeixia)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xiaofeixia (xiaofeixia), 信区: THUExpress

    : 标  题: 请问接××人用英语怎么讲啊

    :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Fri Mar  5 20:18:23 2004), 站内

    : rt

    2004-03-05
  • 【物92聚会信息】沸腾180度+煜城KTV

    定了今天晚上6点的沸腾180度——金百万。

    然后定了晚上9:30的煜城KTV动感包厢。(这个虽然订了,还可以再议)

    互相转告一下吧。thx.

    沸腾180度的地址在中关村北大街18号,在北门出去向北1500m左右。

    煜城地图如下:

    · 清华北门

    体                                                           西   |

    育 |     |                                                   北   |

    大 |     |    ***煜城KTV***                                  超   |

    学 |     |                   ·眉园水轩·                    市   |

    ——     ————————————————#————————————|

    《——上地                               #过街天桥

    ———————————————————— #————————————

    圆明园东门

    大家如果认识地方的,可以到时直接去;如果不认识地方的,5:40在理学院大厅集合。

    如有变故,可拨手机:13671153171。

    2004-01-08
  • Re: mp3给我妹妹800左右,请大虾推荐

    内置电池。

    好像说坏了可以换电池,也就几十块钱的事(这个是那天经销商说得。因为最后没买,建议最后还是核实一下)。但是要是你要出远门,就得随身带着充电器,还要过8个小时就充一次电,界个不爽。

    【 在 wabriel (wood) 的大作中提到: 】

    : fl200"电池/寿命 可以充电的Lithium-lon电池 ;8小时播放"

    : 这个电池是什么东东,有什么优缺点

    2004-01-06
  • Re: 请大虾推荐数码摄像机

    那推荐一下吧。

    比如这款如何:

    jvc得gr-DV4000ac

    F1.2非球面超亮镜头,实现高感度拍摄

    1/4英寸133万像素超亮感度(HS)*CCD

    水平解像度高达540线,使用超高频段处理器

    自动弹射式闪光灯

    USB个人电脑连接?VCD制作?动画电子邮件?数码静像捕获?网络摄像机功能

    HG数码静像,可选择4种图像尺寸设置(1600*1200/1280*960/1024*768/640*480像素)

    数码彩色夜眼功能

    DV导航器

    DV输入/输出

    AV输入/输出

    提供8MBSD记忆卡

    多用途智能附件座(Info-Shoe)

    Info-LCD(信息型液晶显示屏)

    手动调焦

    电源连动操作

    彩色取景器

    中文菜单

    300倍超级数码变焦,配备补正内插功能

    【 在 stupidflycat (遥遥相望) 的大作中提到: 】

    : dv不买日货还能买啥?

    2003-12-14
  • 惊闻rikki731的自杀

    在dp版上忽闻rikki的自杀事宜,不由大惊。印象中,这个大水车离了bbs便无法生活,

    常常在宿舍灌水至笔记本无电为止。我是不常上comic版的,但是屡屡被其告知哪儿哪儿

    又发了一片好文章,极力邀去捧场。于是常常被其的灌水精神所感动。

    我们已经大四了。大四会面临着很多大一大二大三的ddmm们无法想象的压力。rikki也是

    。但是,我想凭着其的献身精神和狂热的作风,其灌水的质量也会越来越高,数量也会

    越来越大。只是,恍然间似乎很久没有其的发文通知了。现在想来,有点伏笔吧。

    于是,在dp版辗转来到comic版,几经查询,终于找到这篇rikki的辞职文章,已经淹没

    在很多文章里了。细读一遍,颇多感慨。本来看到其自杀时,想好言相劝。也查了其的

    生命力,不久归西。仔细琢磨其自杀原因,此念头竟消。努力过了便不后悔。相信comi

    c版也会记住这头勤勤恳恳的老水牛,很多comic友会不经意间想起这个处事认真又善良

    热情的斑竹。过去的就让他去吧。

    愿RIKKI在今后的岁月里在BBS以外的生活里更精彩!

    2003-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