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命

    1.  ask yuxu about 寿命

    你向玉虚子打听有关“寿命”的消息。

    玉虚子愉快地对著你微笑著。

    玉虚子说道:“这位老爷子印堂发亮,精神焕发,说明阳寿还长,不必挂怀。”

    2.  ask yuxu about 算命

    你对玉虚子一拱手,道:“请问这位道长是否知道有关‘算命’的消息?”

    玉虚子愉快地对著你微笑著。

    玉虚子说道:“这位老爷子印堂发亮,精神焕发,说明阳寿还长,不必挂怀。”

    3.  ask yuxu about life

    你对玉虚子一拱手,道:“请问这位道长是否知道有关‘life’的消息?”

    玉虚子愉快地对著你微笑著。

    玉虚子说道:“这位老爷子印堂发亮,精神焕发,说明阳寿还长,不必挂怀。”

    4.  ask yuxu about age

    你对玉虚子一拱手,道:“请问这位道长是否知道有关‘age’的消息?”

    玉虚子愉快地对著你微笑著。

    玉虚子说道:“这位老爷子印堂发亮,精神焕发,说明阳寿还长,不必挂怀。”

    效果一样

    2000-08-28
  • 风刀结局

    而孙十二现在,正在八个回合的收招时间里。

    我赢定了。

    说起来虽然缓慢,但实际上只不过是在电光火石的一

    刹那间。几乎就在孙十二的第八刀结束的同时,我按下了

    早为这一刻准备好的快捷键。

    我相信,看到我此刻的动作,孙十二应该已经明白了

    我为什么一直会如此自信。

    而且,他也应该已经感受到了死亡逼近的恐怖。

    他现在一定在拼命地想要逃走。

    但他所能得到的回应,只能是一句又一句的“你上一

    个动作还没结束,不能行动”的冷冰冰的提示。

    收招时间长,我认为是神机刀法最大的弱点。

    ……

    寒光一闪。

    地上已经多了一具尸体。

    孙十二的尸体。

    他的嘴大大地张着,两只眼睛象是死鱼一样突了出来。

    他的喉咙上,插着一柄精钢打制的飞刀。

    我的飞刀。

    风中的刀。

    这才是我真正的秘密。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这个游戏中,真正最强的武功是风云阁上李寻欢传授的

    小李飞刀,而不是神机刀法。

    一种用四个回合出手,但是必中而且必死的武功。

    只不过,想要拜小李探花为师有相当的难度,所以这个

    真正的强者反倒被大多数人遗忘了。

    但难并不等于不可能。

    我就做到了。在我上次退隐之前。

    我改掉自己的title,就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武功

    来历。我并不愿张扬。

    所以,我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

    其实,我胜的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是侥幸捡到了一条命。

    如果孙十二在战前再派多几个人削减我的生命,如果他等

    到我多几次毒发再现身出手,如果他并不急于第一招就用出

    “计出连环”……

    不过无论如何,我是最后的生存者。即使是侥幸。

    遗憾的是,我也得死。因为我身上还有天一神水的毒。

    但是在我死之前,我还想去找到一个人处理一些事情。

    阿海。

    我检查了一下地上孙十二的尸体。不出所料,在一个袋子

    里果然放着十几颗“九转还魂丹”,可惜他现在用不着了。有

    了这些药丸,我想我还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我尽快吃下了一颗还魂丹。身体才刚刚复原,第二次毒发

    的时间就到了。

    我又侥幸捡了一条命。

    我开始在广大的地图上寻找阿海的踪影。一路上没有“堕

    落天使”的人再来找我的麻烦。他们一定都已经得到了孙十二被

    打败的消息,而且复活后的孙十二也一定会告诉人们我是小李

    飞刀的传人。

    相信他们也不愿再来送死。

    有几个略熟一些的人向我祝贺。但我不想搭理他们。

    我只想找到我要找的人。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我身上的还魂丹只剩下最后一

    粒的时候,我在路上看到了他。

    阿海。

    他显然也看到了我,转身就跑。

    我当然不会任由他跑掉。所以我紧紧跟着他。

    大概心里负疚的人总会慌不择路。追逐的结果,是他自己

    跑到了绝路上。我随后就赶到了。

    这里只有往山上爬才能离开。但是他应该明白我不会给他

    这个时间的。

    所以他只是在那里呆呆的站着。

    而我身上的丹药也已经用完了。

    “为什么出卖我?”在一段沉默之后,我率先打破了死寂。

    “你能原谅我吗?”阿海说。

    “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也是不得以呀……”

    “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十分生硬地说着。毕竟,他是

    我曾经信任但又最终陷害我的人,况且,我的时间不多了。

    “你不在的时候,他们找到了我,接连杀了我五次,你帮我

    练成的那些成果大都没有了……如果我还不答应他们的条件的话,

    我就还会被他们追杀……你知道的,我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呀……

    而且,我实在不愿意过任人宰割的日子……”

    阿海的话带着无奈,似乎还有一点委屈。

    “就因为这些吗?”我的心好象软了一点。

    “……还有,他们答应我说,如果我能给你的酒水里下毒,

    就可以破例让我加入‘堕落天使’,帮我尽早登上兵器谱的排名

    ……你知道的,我是一直都很期望能有这样的一天的……”

    我确实知道。从认识阿海的第一天起,他的言谈中就总是不

    时地显露出对“兵器谱”的向往,那个时候我还曾偶尔对他产生

    过莫名的厌恶。因为可以这样说,他和我在一起,也是为了成为

    一个有资格走进兵器谱的高手。

    我有些感慨�

    我说过,有时候上进心会等同于也野心。

    它们之间的区别,之在于为达成目的所采取的方式不同。

    上进心切的时候,人也许就会变得不择手段。也许,这也是人的天性。

    阿海就是这样。

    而我,似乎是一直都在纵容他。

    “我对不起你,不过你能不能放过我……我……”

    阿海又在哀求着。

    我看着他。其实,我现在还真是无法让自己对他下手。

    其中的原因,也可能是不屑,也可能是怜悯,也可能是……

    毕竟,我们相处过好长的时间。

    但是,阿海曾经出卖过我。我追寻了他这么久不就是为了

    给自己一个交代吗?

    没有时间给我再犹豫了。我身上的毒又发作了。

    那边,阿海还在哀求我,请求我的原谅。

    我想了一下,把两个酒袋扔在了地上。

    “这里有两个酒袋,”我对阿海说,“其中有一个是你给我

    的,是滴入了天一神水的一袋。另一袋里面装的是清水。你自己

    选一袋喝下去。如果你选中了毒酒,那是你运气不好,我会从此

    开始追杀你;如果你选中了清水,那么我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从今之后继续做朋友。一切都在你的选择了。”

    阿海愣了一会。

    他从地上拿起了一个酒袋,但没有喝。过了一会,他把手中

    的酒袋又扔回了地上,捡起了另一个。

    他还是没有喝下去。

    我身上的毒又发作了一次。

    阿海突然把酒袋猛地丢下,对我说道:“我知道你狠我入骨,

    你是不会放过我的!反正也要杀我,你又何必出这种难题给我!!

    我不会让你这样耍弄的,反正选哪个也是死,我不如也亲自感受一

    下你的武功是怎样的强大!!”

    说着,阿海就朝我扑了过来。

    我悲哀的叹息了一声。手里的飞刀穿过了阿海的喉咙。

    阿海,你这个傻瓜。那两只酒袋里装的,都只不过是清水……

    …… ……

    …… ……

    我麻木地走在风云称的街道上。突然觉得两边那些熟悉的建筑

    都好陌生,身边走过的那些人都好无聊。重出江湖已经有一段日子

    了,可我却无法找到从前在这里的感觉。我真的好奇怪,同样的一

    个世界,只不过前后相差了半年,为什么竟会有如此大的差别。我

    所怀念的,我所向往的那种欢歌笑语,悠然自得的生活为什么竟会

    让我觉得很遥远……

    这种感觉是什么呢?失望?失落?悲观?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很累了。真的累了。

    复活后的孙十二在频道上叫我,阿海也在和我说话,可我没有

    心情去看,也不想去听。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

    或者,是这个世界不容纳我?

    我只是走着,走着。身上的毒不停地发作着,我的生命也一步

    一步迈向终点。

    在我终于倒下的那一刻,我退出了游戏。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再来过。

    …… ……

    2000-08-28
  • 风刀(7.8.9.10_

    “看来我真的小看你了呀,连龙云都输给你了。如果你要争夺排

    名的话,成了第一也说不一定呢!”

    “过奖过奖。侥幸而已。”我冷冷地回答道。

    “别假谦虚啦,神机刀法可不是好对付的呀。”那边的人说。

    我犹豫了一下,爽快地说:“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你

    自己?”

    “哦?你知道我是谁?”那个人似乎有些出乎预料。

    阿海也很惊讶的样子:“你……你说什么……”

    “没错,我知道。你就是‘堕落天使’的首领,兵器谱上排

    名第一的神机刀——孙十二!!”我自信地说。

    “……何以见得?”

    “再遮掩也没用。你和我说话的第一天我就开始怀疑,等见

    过了龙云之后就更肯定了。除了你,还有谁能有那么大的口气?还

    有谁敢骂‘天使’中的成员冷刀?还有谁敢用代表‘天使’的口吻

    ?”我一口气地反问道。我有点激动。因为在某中意义上说,我占

    据了主动。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看来我不是个懂得语言艺术的人,自己把自己给出卖了。”

    终于他说话了。

    “在这个世界里,武功好就行了,尤其是对你们来说,不是吗

    ?”我讽刺道。

    “那么也好,我可以用聊天频道和你说话了,省得我老得费着

    心神。”他的名字终于出现在了句子的前面,明明白白的三个字:

    孙十二。

    “你好。很荣幸认识你,孙十二。”我说。

    “我也是。放浪。”他也毫不客气。

    “这一次找我,是不是又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要透露给我?”

    “哈哈,你可真是聪明呀。被你猜对了。”

    “那么,是什么?‘天使’的人要对我发动总攻?”我索性问道。

    “你知道现在人们都在议论什么吗?”他没有正面回答我,而

    是反问了这样的问题。

    尽管阿海已经对我说过了一次,但我还是问:“是什么?”

    其实,我明白,人们期待的一场大战已经拉开序幕了。

    “所有人都在猜测我和你——两个神机刀,究竟谁才是真正

    的第一。人人都希望我和你之间能够有一场战斗,就像当年的人

    们期盼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紫禁城之战一样。”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要亲自出马来杀我了?”

    “真是抱歉,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如果我不能打败你的话,

    那么我这个兵器谱第一的排名似乎也只能是个空架子了。”孙十二

    的话仍是显得很有分寸,但是我能感觉到其中有掩藏不住的杀气。

    “简单地说,你的存在对我来说是个威胁,除非我能向人们证明我比你强。”

    “那么,我们不如就遂了大家的心愿吧。”我说。

    “哦?你好象很急于和我一战呀。”

    “一般吧。”

    “说实话,我倒是很想尽快杀了你,”孙十二似乎已经有些

    控制不住他的情绪了,“但是不行呀。”

    “为什么?有什么不行的?”我问道。

    “总要做一些准备的。你我的武功一样,兵器一样。能练成

    神机刀法,我想你应该也是个少林的下山弟子,那么,我们的各

    种属性、各项数值估计也差不了很多。”

    “你分析得很精细呀。”

    “所以,面对一个如此相似的对手,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取胜,你也不可能速战速决。我打算做好持久战的准备,至少,

    我应该准备足够必要的伤药,”显然,孙十二对这场即将到来的

    大战投入了想当的精力, “我想,你也一定会这么做吧?”

    这家伙真是够自信的。

    不过,他说得不无道理。连阿海都在一边悄悄地对我说:“我

    那里还收集了一些九转还魂丹,要不要一并给你拿来?”

    “我开始佩服你了,”我没顾得上回答阿海的问话,只是和孙

    十二说着,“你称得上是个真正的战士。你能走到兵器谱第一的位

    置,的确是依靠你本身具有的长处。”

    “过奖。”

    “不过,”我感觉到自己所说的话是冷冰冰的,又满带着嘲弄

    的,“遗憾的是,你错了。”

    “哦?”这是孙十二的反应。

    “呀?”这是阿海在说话。

    我似乎能看到他们脸上那种吃惊的表情。我不禁轻哼了一声。

    “你是说,”沉默了一会儿,孙十二接着说话了,“你有十足

    的把握取胜?”

    “是的,我有。至少和你一对一的时候,我有。”我一字一句

    的说,每一个字都是硬生生的。

    “哼,是吗?那么你不打算准备什么了?”

    “的确用不着。尤其是伤药之类。”

    “有意思。你以为你能在多长时间里解决掉我?”

    “没有意外的话,四个回合。”我没有理会对方的讽刺,继续

    着我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四个回合?”

    “四个。”

    “在开玩笑?”

    “不是。我可以再说一次:我有把握在四个回合内致你于死地。”

    孙十二又一次沉默了。这一次,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说话。

    “知道吗?我好象被你激怒了。”

    “哦?那可真是抱歉。不过,我不打算收回我的话。我说的是事实。”

    “从前我觉得你是个聪明人,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觉得你是个

    傻瓜。我绝对不相信有人能在四个回合里杀掉我。”确实,孙十二已经

    明显地沉不住气了。

    可这只会让我更加得意。

    “我会让你相信的。”

    第三次沉默。

    “那么,我们只有用实践去检验了。”

    “没问题。我恭候大驾。”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们是PK,虽说我能保证和你一对一地战斗,

    但是我不保证我不为这场战斗采取一点必要的措施。”

    “我无所谓。”孙十二的话让我略有一些警觉。但我依旧努力保持

    这种狂放的口吻。

    对方没有再说话。

    也就是说,我们这一次的对话又结束了。

    但是我们之间注定要有的一场争斗却已经悄然开始了。

    “你是在故意气他?”身边的阿海忽然问我。此时的我还沉浸在对

    刚才孙十二最后一句话的琢磨中,几乎都忘记了阿海的存在。

    “可以说是吧。”我回答阿海的话。

    “我觉得你不大明智。”阿海说。

    为什么?”

    “确实,在武侠小说中,这种攻心战,或者叫激将法或许能够

    扰乱对方的情绪,让对手无法发挥出其应有的水平。”

    “没错。”

    “但这是游戏!在这里除了你和孙十二手中的大风刀,没有什

    么东西可以消耗敌人的心神。无论孙十二被你气得怎样疯狂,他的

    武功也还是那样高强的武功,不会有任何衰减。”

    我在心里微微一笑。阿海的分析是正确的。

    “而且,也许本来他是想和你单打独斗的,但是你把他激怒了

    ,也许他会用一些下流的手段来对付你的!”阿海对我满不在乎的

    反应似乎有些着急了。

    “那就让他来吧。”我说道。“阿海,你可以放心。孙十二说

    我是个傻瓜,其实他才是。我已经给过了他一个暗示,一个关于我

    真正实力的暗示。如果他真是一个了解这个游戏的人,如果他真是

    一个冷静的人,他是不会忽视我的暗示的。只可惜他让我失望了。

    这更让我相信,我能够打败他。”

    阿海没有再说话。

    “阿海,我谢谢你的关心。这两天重新回到这个游戏里,一直

    有你陪着我,我玩得很开心。”

    “别……别说这些呀,像留遗言一样。”阿海赶紧说道。

    “哈哈,放心吧,我才不会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呢。以后的几

    天里我得去准备一些东西,不能再帮你练功了。你自己要小心。”

    我说着,向着北边走了过去。

    “你更要凡事小心。多保重。”身后传来了阿海的声音。

    …… ……

    …… ……

    我肯定,孙十二不是我的对手。

    但那必须是在我们之间的一对一的战斗中,我才能有这样的

    把握。我曾经说过,如果他和龙云联手的话,我丝毫没有胜算。

    尽管龙云已经答应我不会介入这件事,尽管孙十二也保证过会与

    我单独较量,但是我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阿海说的对,“堕落

    天使”的人可以用最卑鄙的手段来削减我的力量,帮助孙十二胜过我。

    所以,虽然我在嘴上说得相当嚣张狂妄,但实际上我却不得

    不去仔细考虑好每一种可能。

    我等待着“堕落天使”的到来,等待着孙十二的到来。紧张

    ,但更兴奋。

    他们的进攻是以诸葛小花的挑战开始的。

    兵器谱上排名第六的诸葛小花。

    那是在和孙十二下战书的两天以后的中午我刚刚进入游戏的

    时候。我才从当铺里取出一些东西走出来,阿海就迎了过来。

    “两天不见,你好吗?”阿海问道。

    “还行。孙十二还没有来找我的麻烦。”我答道。“这两天

    你怎么样?”

    “也不错。功夫又进步了些。”

    “好呀。也许今后你也有机会登上兵器谱的排名呢。”我对

    他打趣道。

    “谁知道呢?呵呵。”阿海笑着,“现在打算干什么去呀?”

    “时刻为决战做准备。再去找一些必要的东西随身带着。”我说。

    “不过得先去弄些吃喝的东西对不?”阿海也打着我的趣。

    他倒也知道我的习惯了。

    “挺了解我呀。”我笑道。

    “我给你个酒袋吧,省得你到处跑了,遇上‘天使’的人就麻

    烦了。”阿海说着,把一个南瓜和一个酒袋放在了我身上。“酒袋

    里的水是刚灌的,满着呢。”

    其实我倒不怕跑一趟拿东西麻烦,也不会怕“天使”的人找到

    我。不过我还是得谢谢阿海,人家是一片好心嘛。

    “不用客气了。你现在在干‘大事业’嘛,我没什么能帮得上

    忙的,只好替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了。”阿海说。“我和我的一

    些其他的朋友们都会支持你的。一定要打败‘天使’呀。”

    “好!”我似乎受到了些感染,“我……”

    没等我把下面的话说完,一个血红的名字就闯入了我的视线。

    来了!!!

    “堕落天使”的人!

    诸葛小花!

    我迅速拔出了大风刀准备应战,但诸葛手中的寒天吹血剑却刺向了……

    阿海!!

    尽管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但是阿海的水平还是相差得太多

    了。等到我发现对方的目标并不是我的时候,阿海已经被他伤得“

    奄奄一息”了!

    我得救他!但阿海已经绝对无法再支撑超过三个回合了!

    也就是说,我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杀掉诸葛小花!

    想到这一点的同时,我手中的大风刀已经舞起了绝技——

    计出连环,攻向了诸葛!

    刀刀命中!诸葛小花伤重不支,弃剑逃亡了。

    我等自己busy的时间过去以后,问阿海说:“你怎么样?”

    “我伤得不轻呀。”阿海答道。

    我把身上的一颗九转还魂丹递给了他。“吃掉。”

    “这怎么行!这是你为了和孙十二的战斗准备的,我怎么

    能吃!”阿海又把药还给了我。

    “我又没受伤,要它干什么?”我说着,再一次把药丸放

    在他身上。“放心,无论是谁来都没那么容易杀掉我,可是你

    可只要再挨一刀就死定了。这是我辛辛苦苦帮你练出来的武功

    ,我可舍不得它受损。”

    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阿海一边说,一边把九转还魂丹

    放进了嘴里。我看着他吃掉药丸,习惯性的也那起南瓜咬了一口。

    顺便喝了一口水。

    阿海的身体很快就复原了。他长嘘了一口气,突然说:“谢谢。”

    我说他的话是“突然”,是因为他这句话是在频道上,公开

    的聊天频道上说的!

    没有时间让我感到奇怪。又一个“堕落天使”出现了。是王

    小石——兵器谱排名第三的魔刀王小石!!

    刚一照面,他就朝我举起了一个盒子。我只觉得眼前银光一

    闪——

    是“暴雨梨花针”!传说中仅次于“孔雀翎”的第二大暗器!

    老天保佑,我的轻功并没有白练。而且,像我这样经验值很

    高的人,在暗器的偷袭下并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

    但是,我确实受伤了。我大概损失了7%左右的气血。

    紧接着,没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王小石又迅速使出了他的

    魔刀绝学——“天地人魔连环八式”!

    又是仅次于“神机刀法”的武功!

    而且,他的手中也是一把“大风刀”!

    一连八刀砍过来,我又受伤了。尽管我已经努力地避开了几

    刀,但还是有四刀命中了我。

    所幸的是,魔教的刀法虽好,但是内功的杀伤力却不够

    强大,也就是说,他的这次进攻还没有给我造成致命的

    伤害。

    所以,当我急忙用出“计出连环”的时候,他所受

    的伤比我要严重的多了。

    但是,他也没死。而且绝对可以再承受一次我的刀

    法。

    我本以为他在恢复行动后会趁我busy的机会再用一

    次“天地人魔连环八式”。可是他却突然逃走了。

    猛的一下,我忽然明白了。对方的目的在于削减我

    的内力和气血!显然,他们已经做到了。我已经受到了

    不小伤害。更要命的是,我只带了一颗“九转还魂丹”

    在身上,而且,我已经把它给了阿海。

    我好象有些后悔自己的粗心了。

    “怎么样?”

    突然,频道上传来了孙十二的声音。

    我的神经又一次高度紧张起来。

    “堕落天使”的成员已经为他们的首领打开了一条

    通往胜利的血路。现在,该是主角出场的时候了。

    不过,我在紧张之余又有些迷惑。我所受的伤还不

    是很重。他们完全可以再派几个人来和我打车轮战消耗

    我的实力。孙十二如果现在就出现,未免显得有些过急

    了。这是为什么?

    不过,并没有时间让我去考虑问题的答案。

    “什么怎么样?”我反问。

    “你的伤。我知道王小石不见得可以打败你,但你绝

    对不可能一点伤也没有。”孙十二的口气显得很得意。

    “恭喜,你的目的达到了。我确实受了些小伤。”

    “不过,这些伤对你来说并不值一提。对吗?”

    “你猜谜的本领确实不错。每次都这么准确。”

    “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下一个和你较量的,就是我了。”

    “哦?是吗?”

    “你一定在奇怪我为什么不再让几个人去和你打。”孙

    十二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有些吃惊,但不愿显露出胆怯。“我的确有些好奇。

    ”我说。

    “答案我可以告诉你:用不着了。”奇怪的是,孙十

    二的话听来并不象是什么对武功的自信,而是……

    狡诈。

    “为什么?”我忍不住问。

    “还没有发现吗?呵呵,看来你的体质还真不错呀。

    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

    我觉得背上有些发冷——这话听来真是神秘,也真是可怕。

    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正想继续追问下去,却突然发现……

    一件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

    我从来都没有象现在这样目瞪口呆过,从来没有——我发誓!!

    我居然会……

    中毒了!!!

    是“天一神水”的毒!!

    江湖第一大奇毒!!

    我的气血猛的下降了好大一部分,而且,我知道,

    再过不了多久就会再下降一次,直到我死为止!!

    如果游戏能给人的身体以真实的感觉,我相信我现

    在一定会感到全身有如撕裂般的剧痛。

    但我现在的感觉只有一个——不相信,一千一万个

    不相信!!

    我怎么会中毒?!

    到现在为止,我只不过喝过一口水而已,而且,是

    阿海给我的一个……

    阿海?!

    我突然发现,阿海已经不在我旁边了。

    我一下子明白了。

    明白了好多东西。尽管我并不愿意这样理解,但是,

    无可否认,这是事实。

    阿海!阿海!!阿海!!!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我继续站在这里仇恨了。

    因为孙十二忽然对我说话了:“哦,还有一个好消

    息忘了告诉你。”

    顿了一顿,他接着说:

    “我就在你旁边的屋子里。”

    没等话音落下,一个人就突然冲到了我的面前,紧

    接着,迎向我的就是——

    计出连环!夹在大风刀撩起的风声中汹涌着的——

    神机刀法的精髓!!

    孙十二先出手了!

    比我预料的要快!快得我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

    其实,我也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我一下陷入了被动的局面!

    一刀!

    两刀!

    三刀!

    四刀!

    五刀!

    六刀!

    七刀!

    八刀!

    刀刀命中!!

    我的气血在一瞬间降到了将死的边缘!我已经眼

    看就要不支倒地气绝身亡,现在,随便是谁,即使是一

    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随便给我一拳都能致我于死地!

    更何况,等着我的是孙十二下一轮的攻击!

    但是,最重要的事实是:我还没死。

    只要我没死,我就有机会。

    如果我现在也使出“计出连环”的话,绝对不可能

    一次就杀死孙十 二,而且,我将会进入八个回合的busy。

    一旦他恢复行动再出一刀的话,死的人一定是我。

    如果是两个神机刀对战,他们最可能使用的方式就是

    不断地用“计出连环”攻击对手,直到有一方倒下。

    所以,人们都认为我和孙十二都有机会获胜。

    这也是孙十二设计削减我气血的原因。我的气血少了,

    他的胜算自然就大了很多。

    万幸的是,我和他之间的战斗并不是如人们所预料的

    那样是一场神机刀之间的较量。

    神机刀法并不是我最大的秘密。

    我说过,我只需要四个回合。

    2000-08-28
  • 风刀(3.4.5.6)

    “如果每个人都加入了‘堕落天使’,他们去杀谁?他们总不至于

    自己内部也会互相PK吧?”我又想到一件事。

    “不行的,”阿海回答说,“加入他们组织是有条件的,必须

    得是在兵器谱上排到前20位的才有资格。”

    又是兵器谱!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词了。方才被冷刀打

    断的好奇心再次复苏起来,而且得知这个兵器谱与“堕落天使”挂

    上了联系,我对它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所以我问道:“到底什么是兵器谱?排名的都是玩家吗?”

    “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阿海说着,走出了教堂去,一边走

    一边和我说:“反正有你在旁边,我也不怕被PK了。:)”

    我跟着他走到了风云广场。他对我说:“看看第三十二条帖子。”

    风云广场上有一根摩天磐龙柱,是供人们留言的地方,从前我和

    朋友们经常在这里发表意见,或者留言联系,每次来到江湖我都会先

    来这里看看。现在仔细一看,上面已经有80多张帖子,看来巫师确实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清理过了。想起阿海所说的那句“被遗弃的世界

    ”,我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

    我用read指令看了看第32条留言。

    “纵览当今武林,风云聚会,龙争虎斗,英雄辈出,不禁为之慨然。

    追忆古有前辈百晓生著兵器谱一部,点评当世豪杰。小生不才,

    斗胆重排此谱,小议今日江湖。愿各路英雄以之为鉴,竞相早日榜上

    题名。不妥之处,万望海涵。

    不才 ‘妙笔书生’百小生 留字于此”

    下面是兵器谱的排名:

    “第一位 孙十二的神机刀

    第二位 龙云的飞仙剑

    第三位 王小石的天地人魔刀

    第四位 雪儿的九阴白骨爪

    第五位 南瓜的清风细雨温柔剑

    第六位 诸葛小花的寒天吹血剑

    第七位 南风窗的短歌刀

    第八位 小百合的空手道

    第九位 天下有敌的盘古锤

    第十位 沉默的迎风一刀

    第十一位 大国师的少林拳 第十二位 杨逍的降龙掌

    第十三位 ……

    …… ……

    注: 最近更新日期X年X月X日”

    “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有点兵器谱的味道。”我一边看着,

    一边情不自禁地想。“不知道如果当年也有这东西我能排在第几位?”

    “那个孙十二,排第一的那个,就是现在‘堕落天使’的头儿

    。”阿海在一旁说。

    “哦。”

    这也确实合情合理。“神机刀法”在这个游戏中确实是最强大

    的武功之一,而且要练成也着实需要下一番功夫。这个孙十二能够

    练成这样的武艺,杀起人来可真能说是“易如反掌”了。

    “这是根据什么排的?”我问阿海。

    “他们之间的比试。”

    “那么如果有新人出现呢?”

    “他能杀掉谁,就能排上谁的位置。”

    “这么说,‘堕落天使’之中的人也会互相PK喽?” “为了争排名,可以的。但是不能

    为了抢东西。”阿海回答。

    实际上,这个兵器谱的存在也是在变相地鼓励PK。忽然想到这

    一点,我刚刚对它的好感一下子减去了老多。

    “你想进兵器谱吗?”阿海突然问我。

    “不想。”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没用。”

    “哦?”阿海似乎有些不解。

    “如果没有实力,有个排名也是白搭。如果真是很有实力,那么

    也就不必在乎这个排名了,故事中的李寻欢不就是这样吗?”我说,

    “况且这个排名意味着去加入一个PK组织,所以我对它没什么好印象。”

    “噢。”

    我觉得阿海对我的回答有点失望。所以我问他:“那你呢,想不想进?”

    阿海并没有立刻回答我。过了好半天他才说:“我还差得远哪。”

    “如果能加入‘堕落天使’,你会去PK人吗?”我接着问。

    阿海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 “我不知道。一切等我武功好了再说吧。”

    阿海的语气里似乎有一点沮丧。

    “我可以帮你快一点练成武功。但是你得答应我以后不去PK。”

    我说。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这样热心,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

    说完之后会觉得有点后悔。

    “真的?!”阿海似乎兴奋起来。

    “真的。你答应吗。”

    “好的!好的!我答应!”阿海表现出急不可奈的样子。这又

    让我觉得这个小伙子很有意思了。

    “很有上进心哪。”我心里这样想。

    其实,有些时候上进心是等同于野心的。

    就在这个时候,频道上突然传来刚刚被我杀过的冷刀的话:“放浪!你听到吗!”

    这家伙是在叫我。放浪就是我的名字。我预感似乎有什么事就要发生了。

    “看来他们找上你了。”阿海说。

    “什么事?”我在频道上回答冷刀。

    “你给我记住,你会后悔今天的行为的!”冷刀的话很跋扈。这让我很生气。

    “怎么,你是不是要找我报仇?”我说。

    “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可是,是你对我下kill指令的。我总不能等着你的剑刺穿我的脖子吧。”我

    已经很努力地控制自己的火气了,“而且,是你先要抢我给别人的东西。”

    “这是我们‘堕落天使’的作法,你这是在与我们整个组织为敌!”

    “我并不想和‘堕落天使’过不去。”我的确不想给自己找那么多麻烦。

    “管不了那么多!!第一,我在你手下死了一次;第二,你抢走了我已经到

    手的task。总之,堕落天使的人不会饶过你,直到你自杀掉为止!”看来冷刀的

    确是个很没教养的家伙。我敢肯定现实中的他一定也是个仗势欺人,蛮不讲理的人。

    “我再说一次:我不想和你们的组织为敌,我也不想和任何人结仇,”我已

    经被激怒了,“但是,我保证今后见你一次,杀你一次。不是因为我知道你不是

    我的对手,而是因为你是一个狗仗人势的懦夫!”

    阿海大概是被我说的话吓到了:“喂,犯不找这样给自己树敌吧?”

    我没有回答阿海的话,而是继续对冷刀说:“除非等到你凭你自己的本领能

    够打败我的那一天,我一定如你所愿,自杀退隐!”

    冷刀没有再说话。代替他的是另外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因为他用的

    是“谣言”频道,在这个频道上说话可以隐藏姓名,不过要花费一些心神

    (人物属性之一)。

    “骂得好!”

    “谢谢。”我说,“阁下是哪位?”

    “抱歉。我不想告诉你。”那个人继续说着,“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也

    是‘堕落天使’的成员。”

    “你也是‘天使’的人?那你为什么要说我骂得好?你和冷刀有仇?”

    “不是。凭他的实力暂时还不敢和我结怨。不过,这家伙自己从来都懒得用

    心练功,总是指望‘天使’给他撑腰。我早就不大瞧得上他。你所说的‘狗仗人

    势’还真挺对我的胃口。”这个人的口气好狂妄,对我说着,还冲冷刀来了一句:

    “我说的对吗,冷刀?”

    冷刀那边没有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神秘的说话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尽管他似乎和我

    的个性有些相似。相反,他让我感觉到一种紧张,一种激动,一种箭在弦上,

    蓄势将发的冲动。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我的血液好象已经沸腾起来,由于莫名的强

    烈的争斗欲望。

    “哦?那你是不是真的像刚才冷刀说的那样,从此以后要与我为敌?”我

    越来越觉得今天的经历实在是难得。多少新奇的事情我在那些浪迹江湖的日子

    里没有遇到,却全赶在复出的这一天发生了。

    也许,所谓“冥冥中自有安排”也会出现在虚拟世界里。注定我和“堕落

    天使“之间必定会有什么事发生。现在,这一切的发展已经不是我所能完全控

    制的了,而且,我也知道,自己已经不能退出了。

    真好笑,本来是无所事事想回来看上两眼就离开,却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了

    一场无聊的江湖纷争之中。我感觉自己好像和那些公式化的武侠小说的主人公

    一样了。

    那个人在回答我的话:“真是很抱歉,除了自己人,谁都不能白白地杀

    掉‘堕落天使’的人。”

    顿了一顿,他接着说:“也就是说,以后‘天使’中的人会开始追杀你。”

    “直到我也被杀掉一次?”我嘲弄地说。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按我自己的

    处世方式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况且,我的好奇心让我确实想知道这个不同寻常

    的经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原则上是这样。但是实际上你会被杀掉多少次并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你

    知道,我们都是PK。”

    “有意思,我开始对你们感兴趣了。”我说,“如果我也喜欢PK的话,我

    一定会加入你们。”

    “哦?”

    “可惜我不会。我讨厌PK。”我说。 “喂,你这是在和他们挑衅呀。”

    阿海好象着急了。

    “知道吗,你让我觉得你是在向‘堕落天使’宣战呀。”那个人说。

    “反正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不如表现得像个大侠。”

    “那么好吧。我代表‘天使’接受你的挑战。真可惜呀。”

    “可惜什么?”

    “无论是武功还是性格,我还真是很欣赏你——尤其是你刚才骂冷刀的那

    段话。如果不是你得罪了‘天使’的人,我倒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来个‘青梅

    煮酒’。”

    “得了,”我干脆地说,“你又何必模仿武侠小说中的那一套?

    游戏里的事情就用游戏的方式来解决吧!”

    “好痛快!别怪我没提醒你,‘堕落天使’的人的绰号都是血红

    色的,以后见到他们可要小心呀。”

    “多谢了!听说你们组织中的人都是在兵器谱上排名前20的人,

    我刚才看过,冷刀排名在第17,他以后的那两个人就不用派来了。”

    “哈哈,你真是很有意思呀,”那个人说着,“不过,饿虎架

    不住群狼。看在我这么喜欢你分上,我可以再好心透露给你一句:

    ‘天使’的人杀人并不一定要单打独斗的,他们可是什么伎俩都能用。”

    “再次感谢。其实我也考虑过这些了。PK还会讲什么道义吗?”

    “哈哈。好了,用谣言频道和你说了这半天,心神都快用完了,我

    要歇歇了。祝你活得愉快。”

    我和“堕落天使”的第一次谈话——也可以说是一次交锋结束了。

    “你的口气太大了呀。”阿海说。

    “是吗?”

    “他们的人那么多,而且武功又都那么好。你武功高也不好顶住呀。�

    “别怕。我有把握。”我自信地说,“怎么样,现在你还要我帮

    你练功吗?”

    “唉,你是因为我才和‘天使’结仇的。我就是害怕也不能不管

    呀。”阿海无奈地说,“而且,想来他们也一定注意到我了,和你在

    一起可能还安全点儿。”

    可爱的小伙子。我微微一笑:“那好吧。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打

    坐练内力去吧。我去给你再找些task来。”

    “噢。小心。”阿海说,“我去教堂。”

    “如果我被杀了,记得去给我弄个酒袋来。”我和他开了句玩

    笑,走了。

    …… ……

    …… ……

    一连好几天,我都在帮阿海找task帮他练功。这让我在等待着

    “堕落天使”进攻的同时也有了些事情做而不至于无聊。大概是因

    为我为了找东西满世界乱跑的缘故吧,好几天以来“天使”的人都

    没有能大规模地来袭击我。在游荡的同时偶尔碰到的几个“堕落天

    使”也并不强大,我和他们的打斗很容易就解决了。说实在的,这

    并没有让我感到庆幸。相反,我觉得有点儿失望,尽管我知道一旦

    “堕落天使”发动真正强大的攻击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取胜。

    阿海在我的帮助下,几天以来也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平平稳稳地又

    练成了好几级的剑法。

    这一切直到龙云和天下有敌找到我。那个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二

    的龙云和排名第九的天下有敌。

    当时我正在风云城北边的大道上走着,迎面走来了他们两个。

    一见面,天下有敌手中的重锤就朝我砸了过来。我迅速拔出腰间的

    单刀来架住了他的攻击。龙云却在一边站着,并不出手。

    四五个回合之后,我们暂时没有分出胜负,但我已经确信了他

    并不是我的对手。不过,我担心的是龙云。毕竟他是这个游戏里的

    第二大高手,飞仙剑法的威力也确实不可轻视。如果他们两个人夹

    攻我的话,我的胜算似乎并不大。

    所以我决定使出我的杀手锏,尽快结束战斗。

    其实,我所要做的,只不过是按下我早就定义好的快捷键。用

    最快的速度,趁着一个回合结束的时候,我把手中的单刀扔在了地

    上,从腰间抽出了这个游戏中最强的武器:大风刀!

    同时,我使出刀法中最强的武功——神机刀法的精髓——计出

    连环,一连八刀直取天下有敌!

    大风刀的特殊功能是让对手的心神受损,从而使其功力大打折

    扣,而“计出连环”无疑是这个世界的刀法之最,威力势不可挡。

    要知道,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孙十二用的就是这套“神机刀法”,

    而且我相信他的必杀一击也一定是“计出连环”+大风刀的组合。

    事实上,这个组合已经在有关这个游戏的很多介绍中被多次竭

    力推荐了——无论是在网络的帖子上还是在杂志上,它被人们公认

    为是强者的代表。

    天下有敌能抵挡住如此强大的攻击吗?当然不!

    他被接连砍中了数刀,损失了大量的气血,已经进入了“奄奄

    一息”的状态。丢下了手里的武器,逃走了。

    不愧是在兵器谱上有位置的人,能够在这套刀法下求生,已经

    很不容易了。

    龙云还是没有任何行动。 我看了他一眼,对他说:“你不是‘天使’的人吗?为什么不

    动手?”

    龙云也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我不是你的对手。”

    “何以见得?你不是在兵器谱上派第二吗?”

    “我的飞仙剑无法与你的神机刀相抗衡。”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和天下有敌联手?那样的话你们也许可以打败

    我的。难道是你更愿意单打独斗?”我有些奇怪。这小子看来还挺有点侠义精神。

    “哼,我没你想的那么伟大。”龙云又叹了口气,“坦白说本来打

    算和天下有敌一起和你打的,可是一时放不下排名第二的臭架子想观察一

    下再说。没想到等发现他不行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唉。”

    “那么,现在呢?你应该知道我暂时动不了的。为什么不出手?”我

    接着问。

    在这个游戏中的武功都有这样的特点:当使出这套武功的绝技之后要

    有相应的一段收招时间。在这大概相当于几个回合的时间里面出招的人是

    无法动弹的。用术语说,这段时间叫作“busy”。威力越大的招式收招的

    时间越长。像“计出连环”这样强大的功夫busy的时间就有8个回合之多,

    大约相当于10秒左右的时间。

    “没用的。除非我在一个回合里能杀了你。否则死的就是我。但我知

    道‘天外飞仙’的一招七剑绝对不能完全刺死你,而我却得busy七个回合

    ,足够你再出一次‘计出连环’。”龙云回答道。语气中明显带着无奈。

    “又没尝试,你怎么知道?”我追问道。其实我最明白他说的是事实。

    “我曾经偷袭过孙十二。为了争夺兵器谱第一的位子。”龙云说,“

    就是趁他busy的时候。可是最后死的却是我。你和他的武功一样,武器也

    一样。我并不想冒第二次险。”

    原来如此。看来这家伙虽然不见得讲道义,但是够明智。

    “现在你已经能动了吧?”龙云问我。

    “是的。”我把手里的大风刀挥舞了两下。

    “打算杀我吗?”他接着说。

    “不。我不是PK。只要你不对我动手,我不会杀你的。”我说着,把刀

    重新受回了刀鞘。“但是如果下一次你和别人联手的话,我即使是死也会先

    杀了你。”

    龙云楞了一会儿。最后,他说:“好吧。算我欠你一条命,我可以答应

    你保证不会和孙十二联手,我知道你在担心的是这个。”

    先肥凳钦庋A撇轮辛宋业男乃肌H绻髌椎牡谝晃坏诙涣辖�

    攻我,我绝对只能任人宰割。

    “真想看看你和孙十二两个人的较量呀……”最后留下这句话,龙云转

    身走了。

    我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也离开了。

    …… ……

    第二天,放浪一人独挫兵器谱两大高手的事传遍了整个武林。

    “你真行呀!”阿海兴奋地对我说,“现在好多人都知道了,看来兵器

    谱又得重写了!!”

    “我说过,我不想上兵器谱。”我说。回想起刚才在路上几个人——包括

    几个“堕落天使”的人看到我就远远地躲在一边的样子,我心里挺不是滋味。

    “人们都把我也当成是个PK了,有什么意思?”

    “……是吗?……不过,能打败龙云,你真是很了不起呀!”阿海仍是很

    激动的语气。

    我没有说话。只是在回忆当年和很多人在这里聊天开玩笑的情景。那时候

    哪管你是新手还是老手,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哪象是现在……

    “你知道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什么问题吗?”阿海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什么?”

    “大家都在猜测,如果你和孙十二来一次对决的话谁会获胜。”阿海答道。

    “是吗?”我有点心不在焉。

    “是呀!两个神机刀高手碰面,一定是一场非常激烈的战斗呢!!”

    我苦笑了一下。读过武侠小说的人都能发现这样一个规律:江湖中人的武

    功是一代不如一代。就像是在金庸小说的《射雕英雄传》里梅超风练的“九阴

    白骨爪”不过是下九流不成气候的功夫,但是到了仅仅相隔两个朝代的《倚天

    屠龙记》中被周芷若用出来却成了惊天动地的绝学——更不要说到了明清时候

    那些无聊的拳脚相搏了。看来MUD中也是如此。在当年我成长的那个时代,会神

    机刀法的人起码有七八个人,武功“深不可测”的人更是一抓一大把。可是在

    现在却像是稀有动物一样,一个神机刀就把他们给羡慕成了这样。——更何况

    ,我一直觉得神机刀法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武功。

    阿海还在那里兴高采烈地说着:“……我肯定你一定能打败孙十二!真的

    ,你一定能赢!!……哎,对了,不如你自己开门派吧,我也跟你学学这套武

    功……”

    我真的有些懒得理他了。

    “放浪?你在吗?”谣言频道上突然有人对我说话。

    我的精神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感觉这就是那天和我说话的神秘人。

    “是你吗?”我说。

    “是我。”我猜对了,果然是他。

    2000-08-28
  • 风刀(2)

    我有些惊讶,但没有插手。我不过刚刚回到这个世界,对这里的人这

    里的事都还不够了解。也许他们两个人是仇家。尽管我对阿海挺有好感

    ,我也不愿意随便就介入别人的恩怨纠纷里面去。

    阿海的武功明显比不上冷刀,接连几次想要逃走,但都被冷刀拦住

    了。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如果两个人是仇家,武功应该不会相

    差这么多。观察了一下冷刀,他的水平是“一代宗师”,而且还是个朝

    廷的二品官。

    这时候,阿海被对方一剑刺中,倒在地上死了。

    接着,我看到……

    我看到冷刀居然从阿海的尸体上拿起我给他的那个红包来!

    我一下子明白了冷刀所为何事!

    他的目标是阿海身上的task!!

    这行为未免也太卑劣了!!

    所以我气愤地对冷刀质问道:“你干什么?”

    冷刀没有回答我。

    他只是突然对我下了kill指令!!

    他居然连我也要杀!

    我发誓我从没想到过今天重出江湖会碰到这么多令我出乎意料的事情!

    而且,即使是在那段我天天泡在这儿的日子里我也从来都没有像这样惊讶过!

    不过,大概是因为刚刚非常顺利地干掉了一个人的缘故吧,这家伙似

    乎也有点太得意忘形了。他应该先仔细观察我一下再做判断。那样,我肯定

    他是绝对不敢对我动手的。而且我也肯定,他现在一定在惊讶和后悔。

    所以,在短暂的惊讶和愤怒很快地消失了之后,我只是感到不屑。

    或许他是因为看我的名字比较陌生,所以把我当成是个不入流的新手吧。

    我没有放他逃走,虽然他接连召唤了两个大内高手出来护驾。仅仅是不

    到十个回合,他的尸体就和阿海并排躺在了那里。

    我轻蔑地嘘了一口气,从他身上把那个红包重新拿出来,顺便拿出了几

    两银子。然后尽快赶到了焦都驿(死者还魂的地方),买了个还阳酒袋放在了地上。

    我用tell指令对阿海说:“我给你买了酒袋。放在地上了。”虽然我看

    不见他,但我知道他的鬼魂一定在这附近。没能阻止他被人无辜地PK(MUD

    中被玩家杀掉称作PK,也就是Player Kill),我需要这样做来安慰我自己的良心。

    过了一会,我收到了他的回话:“谢谢。我复活了。”

    我问了他在什么地方,然后去他刚刚复活的教堂找他。他正在那儿呆着

    等着恢复气血。我把身上的红包给他,然后说:“抱歉,眼睁睁地看着他杀你。”

    他说:“没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问他:“刚才的人是谁?你们认识吗?”

    阿海说:“不认识。但我知道他。他是‘堕落天使’的人。”

    堕落天师?好性格的名称!

    “‘堕落天使’?那是什么?”

    阿海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我叹了一口气。

    他说:“看来你真的是个很老的玩家,好久没在这里混了。”

    阿海的口吻让我隐隐地感到有一些悲凉和恐怖的气氛。

    接着,阿海给我简单地讲述了“堕落天使”的故事。

    大概就是在我离开江湖两个多月的时候,又有一个老手决定要退出。

    与我们不同的是,他在自杀之前公开宣称他要在这个世界中进行一次他

    规模的屠杀——他的武功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可以说当时他完全可以

    称的上是武林第一高手。很多人都在这场屠杀之中被反复杀了数次,大

    部分人的功力都被大幅度地削减了。相当一部分玩家因为懊丧和愤怒绝

    然地退出游戏,一些新手也因此而对这个游戏远而敬之。于是江湖中的

    新老交替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空缺。而在这个空缺中依然留在了游戏中的

    大都是经过了屠杀洗礼的人,他们不但从那时开始在内心深处留下了强

    烈的报复欲望,而且在不知不觉之中对那种见人杀人,见鬼杀鬼的刺激

    的PK生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得到了一种所谓“弱肉强食“的感

    悟。于是,“堕落天使”这个非正式的组织就由他们其中的几个人成立

    了,他们宣称自己由于毁灭的痛苦而堕落,同时也就必须要给其他的人

    带来相同的感受。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公开的PK组织。后来,陆陆续续

    地又有好些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们在随时都可能被PK的生活中战战兢

    兢地成长着,慢慢地也就因为为PK的魅力所吸引而成为了“堕落天使“

    的成员。到现在,这个组织的人已经换了两代,他们也早就厌倦了总是

    要宣称什么“毁灭”、“痛苦”或是“堕落”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他

    们干脆地把组织的“宗旨”简略成了一个字——杀!!PK对于这些人来

    “他们分配好固定的任务,到各个task的物主那里去等着找到了task

    的玩家来,然后杀掉这个玩家把东西抢到手之后自己赚经验和潜能,”阿

    海告诉我,“所以刚才看到了你在频道上的话,那个冷刀就过来抢task了。

    我跟你说的‘危险’,就是指这个意思。”

    我唏嘘不已。人的劣根性使其内心深处总是潜藏着原始的罪恶——一

    种对屠戮的渴求和对王者之尊的欲望。在现实中,这种丑恶总能被人性的

    善面牢牢压制住。但在虚拟的世界里,没有了诸多的顾忌和压力,这里就

    是供它肆虐猖獗最好的乐土。

    生存的竞争一旦演变成为弱肉强食的形式,就意味着向原始的蜕化。

    可是,人是高级的动物,为什么还要去追求野兽的生活?

    “那么,”稍微冷静了一会儿,我接着问阿海,“巫师们对这种随意

    PK的行为不管吗?

    “这个游戏是允许PK的。而且,就算是过了头,巫师们也是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那次屠杀让他们都有些麻木了。”我似乎看到阿海的脸上有一

    丝苦笑:“或者,这已经是个被遗弃的世界吧。”

    2000-08-28
  • 风中的刀(很好看啊,可惜不是我写的)

    我无所事事地闲逛在风云城的街道上,欣赏着路边早

    已陌生而又曾经熟悉的景色。各个门派形形色色的人物匆

    匆地从我的身边走过,一个个都是生疏的面孔。不时地有

    人在频道上聊天说话,那些名字也都是陌生的。我想,是

    应该慨叹“物是人非”的时候了。

    离开这个泥巴捏成的江湖已经有大概五、六个月的时

    间了。天知道今天我为什么又会心血来潮地忽然想回来重

    温这个曾为之流血流泪的文字世界。我庆幸自己当初退隐

    的时候没有把当初使用的那个角色自杀掉,所以我也就幸

    运地还可以使用我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物,省去了

    新手的好多麻烦。看看四周,当年和我一起闯荡江湖,打

    打杀杀的那些人们都已经不在了,身边来来往往的一些武

    艺高强的侠客都是后起的新秀。不知怎么的,我竟不禁有

    一点沧桑的感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这话一样适用在这个虚拟的空间。我怀念从前风风雨雨的

    同伴,甚至怀念昔日的那些仇家和敌人。                         我从钱庄里提了一点钱出来,到镇风兵器铺买了一把

    廉价的单刀佩带在身上,漫无目的地开始了我重出江湖的

    旅程。刚刚走了两步,系统就在屏幕上送出来一条醒目的

    提示信息:

    重新分配所有使命……分配结束

    使命,也就是“task”,是这个MUD游戏独有的特色。

    简而言之,所谓使命就是指在游戏的地图中找到随机分配

    在不同地点的一些特定物品并且把它们交还给NPC的物主,

    从而可以获得成长所必需的大量评价、潜能和经验。但是,

    这样的task只有有限的几十个,而且要相当长的时间才会重

    新分配一次,所以大家经常都会争着去完成。做的越多,成

    长得自然也就越顺利越快捷。当初,我也至少完成了不下千

    个使命,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提示信息,我肯定都会马上放下

    手中的工作,投入到游戏庞大而杂乱的天南海北中去。

    不过,现在对我来说,再去满地图地找task已经不是很

    有必要了。所以,这条信息所能给我的也不过是一点点美好

    而充实的回忆。

    可是,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

    火阑珊处”。记得当初我经常为一个task而反复奔波,总会

    忙得焦头乱额。可是现在当我已经不再需要它的时候,它却

    偏偏就落在了我的面前——就在我很随意地往西走了一步的

    时候,在塞外的路上,赌场黄麻子的“红包”就安安静静地

    躺在那里。

    我把它捡起来,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它贡

    献给新手吧。”最后我决定。

    于是我在聊天频道上说道:“我这里有个黄麻子的红包,

    有人要吗?”

    无数个声音很快地就响应道:“要!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破旧长城。先来先得呀!”尽管已经很长

    时间没有在MUD中说过话了,一开口,当初那种调侃的味道却

    随便就带了出来。

    不一会,就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我看了一眼,是白云城的

    弟子,名字叫阿海,有个绰号叫“成长的剑客”,还不过是个

    “略有小成”的家伙。我把手里的红包递给了他,顺便说道:

    “挺快呀。”

    他回答道:“我就在风云广场呆着呢,就近。谢谢你呀。:)”

    大概是他说出的那段文字末尾的那个可爱的笑脸打动了我,

    我对这个小伙子挺有好感。于是我也回他了一个“:)”

    他问我说:“你为什么不要?”

    “我用不着。”说完以后我自己连都有点想笑。这口气似乎

    也真是大了些。

    阿海看了我一眼。“哇!深不可测呀!好厉害。”——语气

    中流露出明显的羡慕。

    “呵呵。”

    他又看了我一眼。“风中的刀。好漂亮的绰号。你是用刀的吗?”

    “是。”为了证明我的话,我把手里的刀挥舞了两下。

    “你是哪个门派的?”阿海接着问道。

    对了,我改掉了自己的title,所以只用look是看不出我的门派

    的。不过,我改掉title的目的也正是不想人随便知道我的出身和武

    功。所以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在频道上宣布:“红包送人啦,

    各位不用跑过来了。”

    这时候阿海对我说:“以后别在频道上说这些话,很危险的呀。”

    “危险?”我不明白。聊天频道不就是让人们随便说话的吗?怎

    么会有危险?

    “你不知道?!!”阿海似乎比我还惊讶。

    没等我回答,他就又说道:“对了,你是新手还是老手呀?以前

    怎么没见过你?”

    我说:“我很久以前在这里玩了好长时间。”

    “哦,”阿海说:“难怪了,我说怎么你武功那么好怎么连兵器

    谱都没上了。”

    “兵器谱?”我好奇起来。

    看过古龙小说的人当然都知道百晓生著兵器谱的故事,大名鼎鼎

    的小李飞刀就是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三。恰好这个MUD正是以古龙小说为

    背景的,古龙小说中那些人物——包括小李飞刀他们都在游戏中作为

    NPC出现。可是我却从来也不知道在玩家之中也会有个兵器谱存在。没

    想到离开江湖的这一段时间里,这儿竟会出现这么新鲜的事情,冒出这

    么些新鲜的说法。这可真是有意思。我当然会急着想要弄个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从东边走过来一个叫“冷刀”的。

    “大概是个来找我拿红包的。”我猜测。于是我打算告诉他红包已

    经给别人了。

    可是,没想到,他突然对阿海下了kill指令,两个人捉对厮杀了起来!!

    2000-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