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本毕业的女人主宰了QS中国大学排名 (转载)

    听说国内众多一流高校为了QS大学排名都在跪舔一个二本毕业生。

    最开始是抖音一个人发的视频,最后可能被要求下架了。

    一个淮阴工学院毕业的本科生,去英国读了个研究生,然后成为了QS大学排名中华地区的总监,决定着国内高校在这个排名中的位置。

    很多985高校都请她去学校谈教育合作,上网随便一搜,很多学校就有相关新闻。

    国科大的嫩头青小编写的校园新闻直接就写的邀请张巘博士进行大学排名事宜商议。

    年轻的张巘博士多年来一直是国内各大高校的座上宾,接待张总监的经常是分管副校长,甚至校长亲自接待,尤其是在2015-2017年双一流评估的关键时期。

    从公开报道看,一般都是这样:

    校长会表示,

    当下正值我校“双一流”建设的重要历史时期,学校对张巘博士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

    相信经过张博士的指导,必定可以使我校教职员工眼界更加开阔,整体管理水平有所提升;

    同时也希望张巘博士从高等教育发展的国际化视野为我校发展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https://new.qq.com/omn/20210908/20210908A01I1100.html

    昨天 13:07
  • Re: 105名安徽师大本科新生放弃入学资格

    今年多一个安徽师范大学合肥校区招生

    【 在 babu2015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不是说明,生源要出问题了?

    昨天 12:26
  • Re: 这几天北大胡俊教授上热门了,那他的本科到底是哪里啊?

    个人官方网上写的

    https://www.math.pku.edu.cn/jsdw/js_20180628175159671361/h_20180628175159671361/69924.htm

    2001 湘潭大学数学系 硕士

    湘潭大学的数学确实不错,记得出了两个院士了.

    【 在 thinkroad 的大作中提到: 】

    : 百度上写的是湘潭大学,也是重点大学

    10月15日
  • 我给大家讲讲社区团购的问题在哪 (转载)

    社区团购直接打击了菜贩子,让菜贩子一部分失业,一部分转成它手下的送菜员,就像现在

    困在系统里的外卖小哥一样

    有人会说电商也一样打击了线下店啊,要不电商也不干了

    不,电商不一样

    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电商显著扩大了消费

    电商刺激了消费,也创造了更多需求,很多稀奇古怪的商品如果不是网上卖你根本就想不

    有了电商,很多你平时不会买的你都会买,很多你平时不会花的钱你也不会去花

    虽然作为线下店的中间商被打击了,但做为生产方和销售方,整个盘子是做大了,盘子做大

    了,也创造了新的就业,虽然不好说它干掉的就业和创造的就业哪个多,但因为人人都可以

    是消费者,所以整个社会是受益的

    然社区团购呢?

    我们先不说团购后期肯定杀猪的事情,就单说现在价格战弄的很便宜

    有没有人会因为菜价便宜了不用去菜场了,平时一天吃两个菜改成一天吃5个菜

    有没有人会因为水果便宜了,一天两根香蕉改成一天五根香蕉

    有没有人因为洗衣粉便宜了,一次放一勺变成一次放两勺

    社区零售这一部分有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它的需求波动没那么明显.不管东西再便宜,每天

    的消耗就那么多.你一天吃多少,你一袋洗衣粉用多少天,差不多的.可能会提升一部分,但

    能提升多少?何况本身上班族有一大半的饭都是在公司在单位食堂吃的

    说白了,社区零售基本上不创造,或者很少的创造需求.它并没有刺激什么新的需求,它就

    是在抢存量.

    有人说社区团购快啊,便宜啊,这对消费者就够了.同志们,我们做为高知,看问题视角要高

    一点.原则上说,菜贩子确实没有存在的必要,大型超市完全可以盘下下弄成超市大卖场,

    效率和价格也并不比菜贩子差.

    那么问题来了,我想问下,你的工作是不是一定有存在的必要?

    做为一个传统行业码农,我这个行业做的产品,全国至少有几百家大小公司都在做.大家在

    相互竞争,相互pk,最后有人生有人死,这还不说国外早就有成熟的产品了.有必要吗?国家

    要是追求效率,完全可以只留下一两家,然后选择最牛的人来做,做成最好的产品就行了,

    搞这么多干什么.

    这只是我的例子,我仔细想了想,我爸妈,我媳妇,我的同学,绝大部分人的存在都没什么必

    要.我媳妇在某国企,天天就是审合同签字做报表,说句难听的放条狗都能做,且不说绝大

    部分都是垃圾合同毫无审的必要

    这个社会如果要追求效率,基本上90%的人都得失业

    你要追求效率,就必然会导致大规模失业.如果你能显著带动或者提升其它行业,那也行啊。问题是社区团购,恕我眼拙没看到。

    你把一个行业本身有大几百万上千万人都在参

    与的,弄成一两个公司把控,然后它管着几十万个小哥,然后你也没有创造什么新的需求没

    有把饼做大,这本身就很畸形.如果社区团购做大了,那就是又多了两家上市公司,几千个

    码农财务自由,换来全国多了几百万人没工作,这屁股还是要zf擦.然后财务自由的码农移

    民了,指着中国zf说,你看失业率居高不下,垃圾啊

    这种互联网没有存在的必要

    何况是不是一定要追求效率?老板弄一个监控你工作状态的椅子,只要你划水就电击你一

    下,让你全天满负荷工作,这一定有效率,你干么

    说白了,没优化到你头上罢了

    有人说,有没有社区团购,菜贩的生意都会越来越不好做,这个是大势所趋.这个话说的没

    错,菜贩的确现在过的比以往要艰难了,社会整体效率肯定是增加的,一些没有门槛的工作

    肯定是要逐渐被优化的.但这也轮不到你来推一把.你说这个人过几天就要死了,我现在把

    它的钱包手机抢了也没啥,这就是纯扯淡了.

    大家一定要记住,一个良好的社会,追求的东西始终是稳定,稳定,稳定.效率什么的,都是

    扯淡的,还是那句话,没优化到你头上罢了.你现在买菜比网上贵了1块钱,这1块钱可能拆

    成三毛四毛三毛,分摊给了一级菜贩二级菜贩和货车司机,这些钱不是凭空烧掉了,是分的

    更散了,这对社会是有意的,何况卖菜卖的再快再便宜也不能解决任何我们国家现在的难

    题,它即不能创造石油,也不能生产芯片,更不能合成铁矿石,只能把财富聚集在更少人的

    手上

    10月15日
  • 教育部说第二轮“双一流”建设名单批准后公布 (转载)

    原来是9月份开学后宣布,不影响高考。

    现在来看,应该是国科大的事情比较麻烦。

    其他上车的学校基本都内部传达了。

    【 在 cqus1902023 (hblc) 的大作中提到: 】

    10月13日
  • 国内外还有哪些象魏尔斯特拉斯和钱伟长一样?

    魏尔斯特拉斯

    1834年在波恩大学学法律和财政 后转学数学,在中学教写作与体育。41岁才任柏林大学讲师。

    钱伟长

    1931年,获得吴蕴初设立的“清寒奖学金”,物理5分,化学和数学一共考了20分,以中文和历史两个100分的成绩进入了清华大学历史系,同年9月18日,发生九一八事变,钱伟长决定弃文从物,转学物理系。

    10月13日
  • 粗大:重庆一号壕宅,业主味全啦!!! (转载)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10月13日
  • 明年7月,郑万通! (转载)

    郑州4小时到重庆!郑万高铁明年7月全线建成通车。郑万铁路总线路穿越豫、鄂、渝三省市,其中河南段线路从郑州东站引出,新建郑州南、长葛北、禹州、郏县、平顶山西、拐河北(越行站)、方城、南阳东、邓州东9座车站。

    10月12日
  • 公安局下通知到单位,人人必须装防诈软件 (转载)

    还要抽检

    10月11日
  • 感觉云南的景色有点儿千篇一律的样子 (转载)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分别是昆明大理丽江和丽江

    10月07日
  • 宜兴是个好地方 (转载)
    loading ...

    10月07日
  • 1997年院士选举:中科大纳米研究对中国科研体系的深远影响 (转

    编者按:在探究中国光刻机困局的一路,我在昨天看到了中科大国家加速器采购国外光源来完成1.59亿的项目。在调研这个无数国人引以为豪的中国顶尖大学的时候,我看到了1997年中科大的纳米研究,和一份PPT。

    https://mp.weixin.qq.com/s/EnG30-LgQ8_RwPknFLALGg

    10月07日
  • zz悼念我的学生施皖雄 (转载)

    施皖雄(1963.10.06 -- 2021.10.01)

    照片由中科大胡森教授提供

    十月一日那天,胡森打电话给我,说施皖雄早上八时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心中感到

    莫名的悲恸。

    我自七十年代出道,以几何分析为世所知。我和学生 Richard Schoen 以及众多朋友花

    了十年工夫,完成了现代几何分析的奠基工作。可惜我的中国学生在分析方面的成就,

    比不上我早期的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学生,只有施皖雄和王慕道是例外。但他们都受到同

    门的排挤,尤其以施皖雄为最,半生潦倒,才不得展,郁郁而终。

    记得友人 Richard Hamilton 1978 秋天在康乃尔大学和我讨论,学习调和映射理论中

    J. Eells 和 J.H. Sampson 的工作,并在度量空间寻找类似的几何流。不久,里奇流

    的概念就诞生了。由于当时没有适当的估值方法,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1982 年,Hamilton 打电话到普林斯敦研究所,告诉我他的最新结果。对于里奇曲率为

    正的情况,他找到了完美的估值。我大吃一惊,立刻邀请他来普林斯敦,详细解释他漂

    亮的工作。我当时有六个x究生,我即时让其中三人做有关里奇流的工作。他们分别是

    曹怀东、板东重稔(日本人)和 Bennett Chow。前两位的论文是 K hler 流形里的里

    奇流。板东做的刚性定理,以后被莫毅明推广。曹怀东做的 K hler 里奇流,原意是给

    出我和萧荫堂证明的 Frankel 猜想的另一证明。曹怀东没有完成这个使命,但却证明

    了 K hler 里奇流的整体存在性,后人都需要用到这个理论。至于重证 Frankel 猜想

    ,直到如今,里奇流还没有给出完美的成果,尽管田刚多次在一些假设上来完成这个工

    作(假如我们同意 Frankel 猜想成立的话,这些假设是成立的。)

    1984 年,我离开普林斯敦,到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任教。次年即有十五名中国学生

    来当我的博士生,施皖雄是其中一位。他本来是中国科学院钟家庆的硕士生。他的分析

    能力比较其他中国学生强,所以我给他博士论文的题目是x究非紧空间上的里奇流。我

    还记得,1986 年秋天我带着大伙去访问 Texas Austin。我让田刚学习在物理系的友人

    Philip Candelas 的工作。他倒是勤奋去读了 Candelas 还没有发表的文章,得到不

    少好处。至于施皖雄,我们开了很多讨论班,连星期六和星期日都在x究估值问题。他

    虽然是刚开始学习,但是学问突飞猛进。不久,我的朋友都留意到我这个学生了。

    施皖雄(前排右)与导师钟家庆(前排中)

    1987 年,我决定接受哈佛大学的聘书,由加州迁到波士顿。根据和哈佛大学的合约,

    我可以带领四名圣地牙哥的学生到哈佛去。我挑选了李骏、施皖雄、田刚和郑方阳。施

    皖雄 1990 年得到博士学位,论文极为出色,行内众口争传,深得 Hamilton 的喜爱。

    很多名校都争取他去,Berkeley 的伍鸿熙教授曾多次打电话来,问施皖雄可否去

    Berkeley。结果发现施皖雄在没有征询我的意见前,自己决定不去名校。但他申请了加

    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Hamilton 在那里当教授,又特别了解他的工作,圣地牙哥破例

    聘请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做 tenure track 的助理教授。直到今天,该校数学系的助理教

    授都能升等为长聘教授。施皖雄也申请了普渡大学,那里的莫宗坚是研究代数的,我也

    认识,不知道他用什么甜言蜜语,说服了施放弃了圣地牙哥而选择普渡。

    Hamilton 完成正里奇曲率的里奇流后,我建议他用里奇流来破解庞卡莱猜想,其中关

    键在于控制里奇流中可能出现的奇点。我建议他把我和 Peter Li 的有关工作推广到里

    奇流上去。这项工作极为复杂,没有想到他居然完成了。

    Hamilton 的工作在迈进。1995 年,我在哈佛数学系作报告,指出里奇流将要在不久的

    将来,解决由 Thurston 提出的有关三维空间几何分类的猜想,同时也解决庞卡莱猜想

    。我提议邀请 Hamilton 来哈佛访问一年,解释里奇流的重大进展,大学同意了。翌年

    ,Hamilton 来了。在他访问期间,给了很多精采的讲演。由于哈佛大学一般不聘请年

    纪超过五十岁的教授,我企图说服 MIT 数学系去聘请 Hamilton,可惜还是不行。

    Daniel Stroock 告诉我的内幕消息是,田刚虽然到 MIT 不久,但要表示他的权威性,

    他做了一个介绍,说 Hamilton 只懂得一个方程,前途不大,不值得聘请云云。

    偏偏这时,普渡大学正在考虑施皖雄的终身教职, 而普渡大学不容许自己的导师写介绍

    信,当时全球做 K hler 流形的几何分析的学者不会超过五个人,田刚是其中一个。田

    刚这样的看法,做成了普渡大学不可逆转的裁决。Hamilton 的介绍信一般很晚才寄出

    ,据他说他将普渡大学臭骂了一顿,但是无济于事。当年游说施皖雄应聘的莫宗坚也没

    有说出一句挽救的话。其实当时施皖雄已完成了几篇极有分量的论文,比同系研究几何

    的同事的工作来得重要。无论如何,普渡大学没有充分的理由不给予施皖雄终身职位。

    华人学者在美国的互动,由此可见一斑。此后施皖雄拒绝了其他地方的聘书。而讽刺的

    是,当年瞧不起里奇流的人,在 Perelman 的工作出来以后,却摇身一变,成为里奇流

    的专家了。

    今天,天妒英才,皖雄不幸去世了。我记下这段历史,好让大家知道皖雄的学问是一流

    的。他在里奇流的工作,比这几年来个别哗众取宠的做里奇流的中国学者来得重要。

    现在挑选施皖雄几篇论文如后,可以注意的是:微分几何杂志(Journal of

    Differential Geometry,JDG)是几何文章最重要的杂志,发表过名家如 Freedman,

    Donaldson,Witten 等人的成名作。在 1997 年,就是施皖雄离开普渡大学那一年,微

    分几何杂志发表了施皖雄一篇长达一百多页的长文 [8],假如这篇文章不是特别重要,

    微分几何杂志是不会发表这样长的文章的。这件事可以作为一个客观的判断:施皖雄是

    一个杰出的几何学家,在几何流这门学问上会受到数学历史的尊重,排挤他的同行们的

    工作远逊于他,他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但是几何分析的历史会记得他的工作

    10月06日
  • 还是过来看了下恩施大峡谷 (转载)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早上起来之前觉得还是应该来看一下,今天人倒是不多

    10月05日
  • 拉市海 (转载)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10月05日
  • 大重庆 (转载)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10月03日
  • Re: 贵阳的甲秀楼,几乎没有戴口罩的 (转载)

    恩,天气热

    【 在 elites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只要不坐公交地铁这些强制戴口罩的从来不带口罩

    10月03日
  • 伟人也抠手 (转载)
    loading ...

    10月02日
  • 看看大虎纠的海景! (转载)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美吧,

    10月02日
  • 贵阳的甲秀楼,几乎没有戴口罩的 (转载)
    loading ...

    10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