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让 全新 MAC 魅可 定制无瑕粉底液 色号N18

    全新,购于官网。试了官网赠送的片装,发现色号还是白了。转让价260。站内联系。

    10月07日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六十五)

    第六十五章 惊吓

    惊慌当中我睁开了眼睛,虽然眼前漆黑一片,不过还是能看到身上缠着一个人影。

    随着他越缠越紧,我已经有些透不过气来。当下只能在水底伸手去掰他的胳膊,没有想

    到他的手好像铸铁的一样,牢牢勒在我的脖子上……

    我没有掰开这个人的手,却让他勒的更紧了。这时候,憋着的一口气已经到了极

    限。当下开始在水里挣扎了起来,我越是挣扎,人影缠绕的越紧。没有多久,我的意识

    开始恍惚起来。虽然还是在挣扎,却越来越无力……

    就在我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亮光。亮光当中有个人影好像条

    大鱼一样,向着我这边游了过来。之后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我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便看

    到了头顶上的满月和无数的星斗。我竟然从倒九仙里面出来了……

    此时,我半个身子泡在水里,身处在一条小河流的岸边。我是怎么从倒九仙里面出

    来的,一点都都想不起来了。缓了半天之后,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喘着粗气看了一眼四

    周。这里静悄悄的,除了流水的声音之外,再听不到其他的什么声音。

    确定了自己不是变成了鬼之后,我张嘴喊道:“有人吗……这里有人吗……”喊了

    几声也不见有人回答,当下只能咬着牙站了起来。在河边找了一根树枝当作拐棍,顺着

    这条河的下游走了过去。

    现在我除了身上这件衣服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罗四维又不在身边,只能顺着河岸

    一直向前走,希望能找到通往客栈的路。

    这次我们四个人下去,就回来我自己,还是稀里糊涂的上了岸,到现在我都不知道

    是怎么脱险的。好像是水里来了个人救了我,至于那个人是谁,又是怎么救的,我是一

    点都想不起来了……

    晃晃悠悠的走了一阵子之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光亮。等到光亮近了,我才看两

    辆大卡车,正向着我的位置行驶了过来。

    看着不像是军队和政府的车辆,不管怎么样先拦下来再说。先把我弄回道客栈,再

    想办法联络罗四维。想到这里,我急忙迎着这辆卡车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摆手,希望

    车上的司机能捎我一段。

    卡车到了我面前五六米的位置停下,随后一个圆滚滚的大脑袋从驾驶室的车窗里面

    探了出来。冲着我骂道:“你这个仍不要命咧!着哈急去投胎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副驾驶位置有人大叫了一声:“哥们儿!你怎么出来的……你

    他么骂谁?我现在就送你去投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这个人抬腿将司机

    从驾驶室里踹了出来。

    副驾驶这人正是罗四维,一脚将司机踹倒之后,他这才从车上跳了下来。几步跑到

    了我的面前,看了一眼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我之后,说道:“哥们儿在运城车站没堵到吕

    万年他们,实在没有办法。这才雇了三十个劳力,想在千斤石下面打个洞救你出来。想

    不到不用我,你自己出来了……就你自己吗?”

    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向着我的身后看了几眼。我明白他在找什么,叹了口气,说

    道:“别找了,你们家祖宗不跟着我一起出来……”随后我三言两语将佛堂里面发生的

    事情,对着他说了一遍。

    “你说吕万年到了?”罗四维满脸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说怎么

    堵不着他,你说他和我们家祖宗一起压在墓室里面了……哥们儿,咱哥俩和亲哥俩没什

    么不同,你可不能蒙你兄弟啊。实话说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这时候,我虚弱的快要倒下了。当下有气无力的对着罗四维说道:“我也想知

    道……有意识的时候就在水里面泡着……就在那边——怎么还有一个人漂着……”说到

    后面的时候,我转身指向刚刚泡在水里的位置。回头的时候,借着大卡车的灯光,看到

    了河面上还漂着个人……

    刚才我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也没有看见还有第二个人。他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漂浮

    的样子,八成应该已经死挺了……

    这时候,罗四维他看到了那个河漂子。不过距离这里较远,加上这人的脸在水下,

    罗老四的眼神也看不清这是谁。当下回身对着后车厢里的几十个人说道:“都下来!谁

    过去把这河漂子捞上来,哥们儿给一百大洋!”

    此处已经不是龙口山的水域,听到罗四维开价一百大洋。几十个力工什么都顾不得

    了,齐刷刷的跳进了河里,七手八脚将河漂子从水里打捞了出来。等到将他抬到了我和

    罗四维面前之后,才看到这个水漂子竟然是应该死在蛇窟里面的吴老二……

    这时候的吴道义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看着只是死人才有的灰白脸色。身体被水泡

    的有些走样,不过开始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还真是吴老二……”罗四维对发现了他的尸体,并不吃惊。古怪的冲我笑了一下

    之后,又伸手在吴老二脖子上的动脉测量了起来。不过紧接着罗老四的脸色便变得难看

    了起来,最后冲我摇了摇头,说道:“这次你师叔是真过去了,你说在水里救你的那个

    人是不是他?”

    “吴老二死了……”看着一动不动的吴道义,我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对着罗四维

    说道:“老四,我现在都不敢肯定在水下最后的记忆是不是真的……在水里怎么可能会

    有光?我又是怎么从下面出来的——一点都想不起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极度虚弱的我有些恍惚,当下坐在了吴道义尸体的旁边,喘了口

    粗气之后,正要让罗四维找人搀扶我上车的时候。一低头突然看到吴老二悄无声息的睁

    开了眼睛……

    我们俩四目相对,他直勾勾的来了一句:“从你寡妇嫂子那里论,你得叫我一声姐

    夫……”

    死人说话了——虚弱至极的我再也受不住这个,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吴老二身

    上……

    2019-11-26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二十7)

    27 审核中

    【 在 stygen (心叶露珠草)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十六章 你笑什么

    :   继续往前走又是一条长廊,看着暂时不见尽头,我走到了罗四维的身边,发现他的

    : 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事情没有想通。当下我开口问道:“老四你咋了?不是把前

    : ...................

    2019-11-15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二十六)

    第二十六章 你笑什么

      继续往前走又是一条长廊,看着暂时不见尽头,我走到了罗四维的身边,发现他的

    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事情没有想通。当下我开口问道:“老四你咋了?不是把前

    面的路忘了吧?”

      

      “哥们儿我不是吹,罗家神童过目不忘说的就是我了。”罗四维看了我一眼之后,

    继续说道:“不过自打进来,我这心里就一直不得劲……这心里有点发慌,好像看漏了

    什么似的。吴老二,你进来觉得有什么感觉吗?”

      

      听到罗四维问到自己,吴道义琢磨了琢磨,说道:“也没啥,就是个死人窝。当年

    跟着吕万年讨生活的时候,也给人看过风水测阴宅啥的。当年测过一个吉穴,结果里面

    已经躺着一个了。怎么都是个死人墓,没啥稀奇的……”

      

      说这话的时候,吴老二的脸上又露出来那诡异的笑容来,正好被罗四维看到。罗老

    四皱了皱眉头,说道:“吴老二你什么意思?不是没啥稀奇的吗?那你笑什么?你是不

    是发现了什么,早说啊……”

      

      “我啥时候笑了?”吴老二自己愣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罗老四你又不是小寡

    妇,我凭着对着你笑?你们刚才都看见了,我啥时候笑了?沈炼你一直在我身边,你说

    我笑了吗?”

      

      还没等我开口,另外一边的赵连乙突然开口说道:“我先说几句啊,老吴你刚才是

    不是冲着罗四维笑我没看见,不过刚刚从死尸堆里走出来的时候真是笑了一下。笑的还

    挺瘆人,当时我没好意思问,看见几个没脑袋的死人高兴个啥……”

      

      听到了赵连乙的话,吴老二惊诧的长大了嘴巴。随后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指着赵

    连乙和罗四维说道:“你们俩串通好逗我是吧?别说看个死人了,现在就是真有个小寡

    妇在身边,我也笑不出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这时候,葛家爷四个从后面跟了过来。听到我们这边争吵的声音之后,葛雄也跟着

    罗四维和赵连乙一起,指着吴老二说道:“刚才额也看到咧,额娃去扯金子、银子的时

    候,你朝额们冷笑。额当时以为你下手完了,眼红额们也没当真。不过老先生你真真的

    笑咧,还莫是啥好笑……”

      

      这个时候我也别火上浇油了,当下对着吴老二说道:“笑不笑能怎么?你原本就是

    个笑脸,谁看你都是笑嘻嘻的。可能刚才吴老二你的嘴咧的有点大,老四他们误会了。

    罗老四你也是,笑一下你就少块肉了?大家伙一起来盗墓那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缘

    分……”

      

      这句话说出来我自己也觉得不对劲了,当下冲着地上啐了一口:“呸!上辈子咱们

    几个估计也没少缺德……”

      

      这时候,我再次开口打了圆场:“行了,继续往前走……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了,

    不是我说你们几个,斗气也不看看场合,里面的死人都笑话你们……”

      

      罗四维心里虽然还有疑虑,不过在我的劝说之下,还是继续向前走去。不过这时他

    开始有意无意的和吴老二拉开了距离,看起来刚才的吴老二诡异的笑容让他心里有了防

    备。不止罗老四,就连赵连乙和葛家爷四个也和他拉开了距离。只有我惦记着吴老二水

    下救我的情分,和他一起并排在后面走着。可走了没几步,再次看到他脸上露出来诡异

    的笑容……

      

      继续走了七八分钟之后,走在最前面的罗四维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后赵连乙和葛家

    爷四个一起站在了罗老四的身边,胆子最小的葛老三说道:“大……出事咧,咱们是不

    是遇到鬼打墙……”

      

      我和吴老二走到近前,才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场景。十几个没有了脑袋的干

    尸跪在了地上,只是和刚才相比,这些干尸身上的饰品不见了踪影……

      

      “老四,这怎么个意思?”看到了罗四维的眼睛也瞪了起来,他好像对眼前的一切

    也很吃惊。当下我忍不住对着他继续说道:“墓图上有这个吗?你们家祖宗新添的,忘

    了写在墓图上了?”

      

      罗老四已经没心思回答我的话了,他眨巴眨巴眼睛,想了片刻之后,突然走到了距

    离他最近的一个干尸身边。伸手将这干尸一节手指掰断,随后回头对着我们说道:“你

    们在这里等着,哪里也不要去。这次哥们儿弄不好打眼了……”

      

      说完之后,他举着手电筒迅速的穿过了干尸堆。随后拼了命的向前跑了过去,葛家

    爷四个没有明白过来罗四维的意图。他们也想要跟着罗四维,却被我一把拦住:“就在

    这里等着吧,没听他怎么说的吗?哪里也不要去……”

      

      “额凭什么要听你们这几个外地仍的?额看就是你们搞的鬼!”葛雄也有点急了,

    指着我、赵连乙和吴老二说道:“你们装神弄鬼的把额们留在这里,然后那个姓罗的去

    取宝贝了……娃们!拿枪和他们干!”

      

      一句话说出来,葛家三个儿子急忙打开了背包,要从里面拿枪。这时候,赵连乙已

    经把汤姆逊从背后抽了出来,飞快的转好了弹鼓之后,枪口对着他们爷四个,说

    道:“你敢再动我就打死谁……”

      

      葛家三个儿子看到黑洞洞的枪口有些不知所措,急忙去看他们的爸爸,葛老三说

    道:“大,咋办咧,他先搞出枪咧……”

      

      “办裘,仍家的枪大,算裘喽……”葛雄虽然没见过赵连乙手里的汤姆逊,不过看

    着就不好惹。当下只能暂时认怂,冲着我们三个说道:“咱们可是说好地,平分这里的

    宝贝。你们可不能杀人灭口,会天打雷劈……”

      

      葛雄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看到了满头大汗的罗

    四维从我们的身后跑了过来,看到了我们这几个人之后,罗四维有些懊恼的停下了脚

    步。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再次走了过来。将手里的断指对在了那具干尸的手上……

    2019-11-15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二十5)

    25 审 核 中

    【 在 stygen (心叶露珠草)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十四章

    :   这时候,葛家老三也顺着铁链爬了进来。他身上挂着根绳子,那头拴着我们要用的

    : 物资。在葛雄的指挥之下,对岸那头的葛老二将用油布包裹着的物资绑在绳子上。一包

    : ...................

    2019-11-15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二十四)

    第二十四章

      这时候,葛家老三也顺着铁链爬了进来。他身上挂着根绳子,那头拴着我们要用的

    物资。在葛雄的指挥之下,对岸那头的葛老二将用油布包裹着的物资绑在绳子上。一包

    一包的送了过来……

      

      趁着葛家爷们儿传送物资的时候,罗四维过来向我询问刚才在水底的事情。他早就

    看出来水底有无数的冤鬼,就是他罗老四掉下去也是九死一生。我和吴老二是怎么脱险

    逃生的?

      

      回想刚才的场景还是好像做梦一般,现在还是有些恍惚,甚至都不敢肯定那一切就

    是真实的。看了一眼靠着洞壁和赵连乙说话的吴老二,我只是含含糊糊的说自己也不清

    楚,刚才事发紧急,掉进水里光顾着喝水了,稀里糊涂的将被下面爆炸的气浪顶回来

    了。

      

      罗四维明显对我的回答不满意,他又对着吴道义说道:“吴老二,沈炼稀里糊涂

    的,你应该清楚水底下的事情吧?下面到底怎么一回事?”

      

      “你说这个,我现在腿肚子还转筋……”吴老二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刚才我

    在你屁股后面,看见师侄儿掉进水里,吓得我一松手也跟着一起下去了。当时以为给水

    里添了俩冤鬼,没想到眼看着就不行了的时候,那个人皮筏子突然炸了……我说葛当家

    的,你在人皮筏子里装了多少炸药?”

      

      “甚炸药?额往人皮里放炸药干啥。”葛雄听的一头雾水,不过他也看出来我们几

    个不是一般人。晚上的龙口山水域下面都是水鬼,没有人皮筏子驮着,他也不敢下水。

    刚才看到我落水的时候,以为这个年轻后生死定了。想不到最后翻了个水花便回来

    了……

      

      说话的时候,几大包的物资都运了过来,葛老二这才顺着铁链爬了过来。葛雄张罗

    着分物资,他有意想要拿走我们的东西,罗四维看到之后连声制止。这么一乱,竟然让

    吴老二蒙混了过去。挨着葛家爷四个在身边,罗老四也不好深问什么。估计他是等着出

    去之后,再向吴老二盘问刚才的事情。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算缓了过来。从物资里面找到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来手

    电筒。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看清楚了这里……

      

      我们所在一个山洞当中,由于脚下的地面有些许的斜度。故而这里虽然湿漉漉的,

    却并没有积水。里面还有一个自然的回廊,不知道回廊尽头会有什么。

      

      分好了各自的物资之后,葛雄提起来一盏油灯,指着回廊尽头的位置,对着我们几

    个人说道:“一直往里面走,走到头就莫路咧。额爷、额大加上额找了几十年,什嘛都

    莫有找到。”

      

      “什么都没找到?那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是沙河口的?”罗四维看了葛雄一眼,随

    后继续说道:“爷们儿,是不是还有什么我们几个不知道的事情?”

      

      “该说地不该说地额都说咧,你们跟着额走,就甚都知道咧……”说话的时候,葛

    雄提着油灯,带着三个儿子向着回廊的尽头走去。我们几个跟在了后面,出了回廊之

    后,便看到了前面已经没路。不过在尽头却看到了一块石碑,上面用小篆写着一行字

    ——大燕御前李珠葬于沙河口……

      

      “额爷不认得字,还是找的教书先生,才知道这里就是沙河口的。”葛雄说到这里

    的时候,指着石碑继续说道:“不过这大燕御前李珠是谁,那就说不清楚咧。”

      

      说这话的时候,葛雄眼巴巴的看着我们几个人,指望我们当中会有人给他答疑解

    惑。不过却没人站出来说点什么,行伍出身的赵连乙不用说了,我也是一头雾水。燕国

    在历史上有几个,一个是十六国鲜卑氏慕容建立的燕国,当时还有一个什么北燕。加上

    一个安禄山的大燕,还不算风萧萧兮的燕国,怎么也有十个八个自称大燕的政权了……

      

      罗四维看到了石碑之后,嘴角微微一翘。随后扭脸对着吴老二说道:“大燕御前李

    珠葬于沙河口,吴老二,这个大燕御前李珠是哪位?”

      

      “我倒是认识个叫做李珠儿的小寡妇,不过他们俩指定不是一个人。”吴老二笑了

    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历史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当初你说这里是北宋乾德三年,有人

    带着墓图来找你们家建造的。那些年代太早的就可以排除了,算起来也就是五代时期,

    刘守光的桀燕最靠谱了。不过也没听说过什么叫做李珠的御前大臣……”

      

      吴老二说话的时候,罗四维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好像要从吴老二的言语表情

    当中看出来破绽。不过这几句话实在听不出来什么毛病,当下罗老四举着手电筒来到了

    尽头的石壁旁,伸手在上面敲了几下。传来的都是沉闷声音,看起来就算有炸药,也不

    可能从这里炸开道路。

      

      “我都有点佩服我们罗家的老祖宗了,当着监工的面,还能做出来这么巧妙的密道

    来……”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又来到了右侧的石壁处。这次他蹲在了地上,在离地三尺

    的位置摸索起来。摸索了半天之后,对着葛雄说道:“爷们儿,把灯里的煤油泼在这

    里。就泼在我手指的地方……”

      

      葛雄虽然不明白这个年轻人要干什么,不过到了这里他就完全没有办法了。只能听

    了罗老四的话,吹灭了油灯之后,将半瓶子的煤油都泼在了罗老四制定的位置上。随后

    罗四维取出来打火机,一把火点了上去。

      

      这墙壁上原本都是苔藓,被火烧之后变成了漆黑一片。片刻之后,在当中出现了巴

    掌大小一块红色的印记。看到了印记之后,罗四维抄起来镐头对着印记砸了下去。一下

    子便将看着十分坚固的石壁砸出来一个窟窿,随后罗老四指挥葛家爷四个灭了火。他再

    次蹲在了地上,将手伸进了被自己砸出来的窟窿里。

      

      也不知道罗四维在里面鼓弄了什么,突然整个山洞晃动了一下。还没等我们明白过

    来,尽头的石壁已经缓缓的升了上去……

    2019-11-15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二十三)

    第二十三章 水下惊魂

      我两只手使劲,抓着铁链不停向前行进着。不多时便到了铁链当中,这时候气力有

    些不足,就在我准备停一下喘口气的时候,发现绑在身后的人皮筏子有些松动,正在一

    点一点向着左侧的位置挪动。

      

      在我身后的罗四维也发现了人皮筏子有所滑动,他在后面大声喊道:“哥们儿,你

    得快点了。后面的筏子没绑好,小心……”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河面上突然掀起了一道

    水浪,向着我们这边打了过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水浪已经打在了身上,将原本已经

    滑动的人皮筏子冲到了我身体的左边。

      

      身下的皮筏突然变了位置,我的身体一坠险些掉进河里。当下我一只手抓住了铁

    链,另外一只手想要将人皮筏子扶正。就在我抓住了筏子,准备将它按到身下的时候,

    转头看到了这人皮筏子的脸……

      

      这应该是一个女人的皮,只是她的头发已经掉光。嘴巴、鼻孔和两只眼睛都被人用

    针线缝合了起来,可能刚才葛家儿子吹的太胀,加上被河水泡过的缘故。缝在人皮两只

    眼睛的线已经崩掉,一堆灰白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我……

      

      突然之间看到这个,吓得我差一点松手落在了水里。当时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将

    这个人皮筏子从身上扯了下来扔到了河水当中。扔掉了人皮筏子心里觉得轻松了许多,

    继续抓着铁链前行。

      

      那个被我扔到水里的人皮也不漂走,就在我的身下漂浮着。随着我一点一点前行,

    它也慢悠悠向着前面黑窟窿的位置漂去。伸出来的两只胳膊还时不时的‘打’了我后背

    几下……

      

      我被这人皮搅得心烦气乱,不把她弄走恐怕是到不到对面了。当下我再次空出来一

    只手,回身想要抓住这人皮,把她远远的丢出去。就在我回头的一瞬间,见到这人皮筏

    子的脸上竟然挤出来一个‘笑’的表情来。

      

      我心里大骇,急忙伸手想要把她推到远处。没有想到的是,人皮筏子两只手绑着铁

    丝竟然勾住了我的衣袖。随着河面上又一道水浪打过来,我竟然被这人皮筏子拽着,拖

    向远处……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另外一只手从铁链上滑开,随后整个人落入到了水中。

      

      落水之后我拼命的挣扎,想要扶起来再次抓住铁链。越挣扎反而和那人皮纠缠在了

    一起,最后人皮筏子竟然到了我的身后。她好像活了一样,两只手臂竟然从背后别住了

    我的胳膊,从其他人的眼里,好像我正在背着这个人皮筏子一样。

      

      原本不管是什么皮的筏子都是有浮力的,可是现在我背后的人皮筏子却好像突然灌

    了铅一样。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拉着我一起沉入水底,在挣扎的过程当中,我看到从河

    底不停的漂浮出来一个一个人影。它们竟然拖着人皮筏子,想要将我们一起拖进河

    底……

      

      这时候我已经完全懵了,耳边能听到罗四维的呼救声,却没有一个人下来救我。片

    刻之后我的身子已经完全进到了水里,脑中的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

      

      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个人跳进了水里,好像一条大鱼一样的游到了我

    的身边。这人一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另外一只手将那人皮筏子从我身上拽掉。随后拉着

    我快速的向着水面漂浮……

      

      这时候,那些抓着人皮筏子的人影放弃了人皮,一个一个向着我和那个人冲了过

    来。那人先一把将我推向了水面,随后回身从身上掏出来什么东西扔了下去。

      

      “嘭!”的一声巨响,水底爆发出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我从水里顶了出

    来。出水的位置正好是铁链终点,赵连乙手急眼快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随后和葛家儿

    子一起把我拖了进去……

      

      死里逃生之后,回想刚才的经历,我心里还一直在哆嗦。片刻之后,看到罗四维也

    顺着铁链爬了进来。看到正在一口一口吐水的我之后,说道:“哥们儿你可吓死我了,

    我在后面还想抓一把,可惜差了一点让你遭这么大的罪……”

      

      这时候我也吐的差不多了,听罗四维的意思好像不是刚才救了我的那个人。缓了口

    气之后,对着他说道:“刚才不是你救的我?老四,不是你还能是……”

      

      “是你师叔吴老二……”罗四维说了一句之后,回头看了洞口一眼,见到他说的那

    个人还没有进来,这才继续说道:“哥们儿我本来要下水救你的,可是吴老二比我快了

    一步。这水太浑我看不到下面发生了什么,后来水底下突然炸了,你被水浪掀了出

    来……”

      

      “可要了命了,早知道这样再给我俩小寡妇,我也不来了……”这时候,浑身上下

    湿透了的吴老二也进了洞里。进来之后他就倒在了地上,吐了几口水之后,继续说

    道:“不行了……刚才在水里差点抽了,幸好我的水性好。要不然的话这世上就没有吴

    道义了,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的小寡妇,我可不能现在就死……”

      

      刚才是吴老二救的我?回想刚才水底的人影,还真有几分他的样子。不过我还是不

    敢相信,那时随时随地都能抽风的吴道义,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当下我试探着说

    道:“师……叔,刚才是你下水救的我?”

      

      “别客气,我也是手一松就掉下去了。看着你也在水里就拉了一把,要是真有心想

    要谢谢我的话,回家打听一下,家里亲戚有没有死了老头的。”吴老二晃晃悠悠的爬了

    起来,对着我继续说道:“从你师父那里论,我也是你个长辈。要是亲上加亲,我也不

    介意给你做个姑父、姐夫和妹夫啥的……”

      

      我冲着他啐了一口,说道:“家里倒是有个远方老祖去年走的,他老伴今年九十一

    了。吴老二你只要不嫌弃我那个太奶奶瘫在床上十几年,给她端屎端尿,我倒是不介意

    管你叫几声老祖的……”

    2019-11-15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二十二)

    第二十二章 皮筏子

      还没到岸边,已经看到了葛家爷几个已经在那里等候这了。看见我们的马车行驶过

    来,他们爷四个马上迎了过来。

      

      “来咧、来咧,还要再等一哈,额们来早咧,还不到落潮的时候。”葛雄说话的时

    候,我们几个人也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看到除了这个老头子和他那个狗娃儿子之外,还

    有两个小伙子跟在身后。

      

      其中一个年轻人和我、罗四维差不多,一身黝黑的皮肤,背后还纹着以一条青龙。

    另外一个小伙子只有十五六,比他两个哥哥都要文静。怯生生的都不敢和我们有眼神接

    触。葛家爷四个每人都背着一个油布包裹的背囊,地上还有一堆用油纸包裹的物品,我

    和罗四维开始猜测里面是什么。

      

      “这仨都是额地娃,你们放心,他们都是进过沙河口的。”葛雄笑了一下之后,掏

    出来烟袋锅来,装了一锅烟丝开始抽了起来。抽了两口之后,对着他的三个儿子说

    道:“娃们,去把皮筏子拿出来莫。吹足了气一会就要用上来咧……”

      

      听了当爹的话,三个小伙子将地上那一堆物品上面的油纸掀开。里面是一摞皮货,

    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我们要乘坐皮筏到达沙河口。只等着葛家三个后生将皮子吹鼓,

    就可以制成筏子。坐上筏子从这里飘过去了……

      

      前几天我还见过有人在渡口用这种皮筏子载客的,只是我没有什么水性,可千万别

    掉进水里。就在我想着一会坐在筏子什么位置最安全的时候,葛家老大已经将一个皮子

    吹鼓了起来。

      

      距离太远,加上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并没有看清葛家老大吹鼓的是什么皮

    子,不过随后他将吹鼓的筏子抱起来放在一边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发胀的‘人’出现

    在了葛家老大的手上……

      

      确定了葛家哥仨吹的是人皮筏子之后,我惊愕的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这时候,听

    到身边赵连乙的一声惊叫:“人皮……你们吹的是人皮……你们都疯了吗?咋想的用人

    皮筏子过去……”

      

      “喊啥咧?再把仍招来。”葛雄有些不以为然的看了赵连乙一眼,随手伸手将他们

    家老大吹鼓的人皮筏子拿了过来。这才继续说道:“你们想要进沙河口,就只能让这皮

    筏子驮着。现在是十五又是夜里,这时候下水一定被水鬼拖走。再说咧,这有甚?牛

    皮、羊皮和人皮不都是筏子莫,能平安驼过去就好了嘛。这沙河口古怪,船和其他牛羊

    筏子都进不去,只有这人皮筏子可以进去。”

      

      “爷们儿,我们罗家号称淘沙的魁首,都没有见过这阵势,你行……”盗墓出身的

    罗四维也没有见过这个,不过他死人见的多,心里并没有什么障碍。还走到了近前,从

    葛雄手里接过了人皮筏子。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说道:“好手艺啊,封住了七窍和粪

    门。爷们儿,这个不是你们葛家的手艺吧?”

      

      看到罗四维识货,葛雄点头笑了一下,说道:“额们都是渔民,哪有这个手艺……

    这都是额爷活着的时候,把水里无主的尸首捞上来。请了皮匠做出来的,听额大说,那

    皮匠一开始都吓傻了,说什么都不敢。结果额爷掏出来银子,做一个人皮筏子给三十两

    银子。那个皮匠一口气差点把额爷的家底做光……”

      

      说到这里,葛雄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后来就是靠着这些筏子,

    额爷把额大带进了沙河口。额大又把额带了进去,后来就是额这三个娃。原来额爷以为

    争到钱了,儿子、孙子一定不少,想不到这些筏子一次都没一起用上……”

      

      看着一个一个人皮筏子被吹起来,好像一个一个身材臃肿的大胖子。我实在受不了

    这个,拉过来罗四维说道:“老四,要是用这个漂进沙河口,那我就算了。这个实在受

    不了,不用进沙河口,我现在就快被吓死了……”

      

      “哥们儿,你就当这是羊皮筏子就不得了?什么都别想,就是几分钟的事儿。”罗

    四维安慰了几句之后,看着脸色也有些发白的赵连乙和吴老二。当下继续说道:“人死

    如灯灭,你们是没怎么淘过沙。以后跟哥们儿多下几次墓就不怕了,咱们九十九拜都拜

    了,还差这一哆嗦吗?这几个人皮筏子和马车、汽车都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要载着我们

    去什么地方嘛……”

      

      最后在罗四维的三寸不烂之舌的说服下,我们三个人勉强接受了着人皮筏子。

      

      八个法子都被吹好之后,葛家兄弟们开始把他们绑在了我们的后背上,看不到这些

    筏子,我心里多少还能好受一点。听葛雄所说,这水里还有一道铁锁,也是他爷爷早年

    打造拴在这里的。平时看不到铁锁,只有十五晚上落潮的时候才会露出来一点,然后我

    们要一起使劲将铁锁拉直,重新拴好。最后顺着铁锁仰着半爬半游过去,尽头便是我们

    要去的沙河口了……

      

      葛雄的话刚刚落地,他们家老大便喊道:“大!落潮咧……”

      

      当下我们几个人一起看过去,果然见到了河水开始缓缓的下降。半个多小时之后,

    就见我们脚下的水里露出来一条锈迹斑斑的铁链来。葛雄下水将铁链的一段解了下来递

    给了我们,随后八个人一起努力,将这条铁链拉的笔直,铁链的那一头是个黑洞洞的窟

    窿。随后拴在了早就准备好的铁环上,铁环的另外一头深深的砸到了地下。

      

      试了试铁链牢固之后,葛雄对着我们几个人说道:“额先过去,你们看好咧,然后

    一个一个来,额在那一头接你们。记住,下水的时候脸朝上,千万莫去看水里的东

    西……”

      

      说完之后,葛雄第一个下了水,随后他两条腿勾住了铁链,脸朝上身子仰着,半个

    身子漂浮在水里,因为有背后的人皮筏子驮着身子并没有完全泡在水里,随后他靠着两

    只手抓动铁链,一点一点的向着尽头挪动,最后进入到了对面的黑窟窿当中。

      

      然后是赵连乙和葛老大,葛老大护着赵营长磕磕绊绊的过去之后,罗四维对着我说

    道:“哥们儿你先来,我在后面护着你。”

      

      这时候,我只能硬着头皮下了水。学着葛雄的样子,两只脚勾住了铁链,身子仰着

    漂在了水里,靠着两只手托动铁链,向着尽头的黑窟窿挪去……

    2019-11-15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二十一)

    第二十一章 准备

      “我到是小看你了……”罗四维看了葛雄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沙河口里面金银

    玉器可以平分,不过其他的东西要我先挑。”

      

      “一言为定……”葛雄笑了几声之后,继续说道:“晚上留哈来吃饭,额让娃杀只

    羊。咱们边吃边聊。”

      

      “事情已经定下了,我们哪还有心思吃饭。”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

    道:“我们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晚上天黑之后,龙口山对面的岸边集合。这一趟不是一

    半天就能出来的。你们一家子也要准备一下……”

      

      “明晚可下不去,你们听额说,最早三天之后才能进到沙河口里。”看着我们四个

    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葛雄继续解释道:“你们外地仍不知道,额们这里每逢十五就要

    落潮。只有晚上落潮的时候,沙河口的洞口才能露出来。额爷就是趁着落潮的时候从里

    面逃出来的,当时又累又饿地,不小心又被河水冲了下去……”

      

      “落潮?怎么内陆河水也有潮汐?”罗四维眼睛盯着葛雄,看着这个半大老头子心

    里直发毛。

      

      “老四,河水也是有潮汐的,不过大多数肉眼很难看出来。”这个我听大学老师说

    过几句,当下替葛雄解释了几句。罗老四虽然盗墓是把好手,不过对这样的事情还是知

    之甚少。

      

      “就是嘛,额们这里的龙口山是分落潮地。”葛雄解释了一句之后,继续说

    道:“进沙河口也不简单,额还要准备一哈。要不然的话晚上下水,一定会被水鬼拖走

    的。三天之后要是不落潮,你们拿枪毙了额嘛……”

      

      “还要三天……”罗四维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葛雄说道:“爷们儿,除了我

    们之外,最近这一年半载有没有人想你打听过沙河口的事情?”

      

      “你们是第一个向额打听沙河口地,不过听额大说起过,额爷活着的时候,倒是有

    几个外地仍在天阳县打听过沙河口。”葛雄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随后强忍住笑容,继续说道:“当中那个带头的仍说知道沙河口,就重重的有赏。结果

    附近有仍胡编了个一个地方冒领,结果他就给了五毛钱……”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吴老二。才发现我这个名义上的师叔正在

    看我,四目相对之时,吴老二苦笑了一声,冲着我点了点头,示意葛雄所说的那个人十

    有八九就是吕万年了。不过那可是葛雄爷爷的时代,吕万年看着也就四十来岁,他怎么

    活了那么久?

      

      之后,罗四维又对葛雄询问了几句,不过再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看着天色不

    早,我们几个人便起身告辞。约定了三天后天黑在岸边集合,我们也趁着这几天准备一

    下。

      

      坐上了马车往回走的时候,罗四维突然开口说道:“刚才葛老头说的那个几十年前

    打听沙河口的人,是你们俩认识的吕万年吧?听说他爷就是四十来岁,怎么真成仙得

    道,长生不老了?”

      

      罗四维的话是对着我和吴老二说的,我还没等开口,吴道义先开口说道:“我是三

    十五年前,被吕万年收下做师弟的,那个时候他就现在这个样子。别看他这个人抠搜

    的,不过也是个正经老道,虽然长生不老是够呛了,不过延年益寿还可以。你们看看

    我,像四十多的样子吗?十几年前我就这副样子,到现在为止一点都没变。”

      

      罗四维故意将手里的油灯在吴老二面前晃了几下,说道:“我还以为你快七十三

    了,吴老二,不是哥们儿我说你。你不能整天都把劲用在小寡妇的身上,太伤元气了。

    好不容易有了点道行,结果都便宜小寡妇了。”

      

      “老四咱们岁数太小,不懂这个。”听着他们的话有意思,我也忍不住插嘴说

    道:“我在帅府的时候听大帅说过,人这一辈子,吃喝嫖赌抽得有一好。那个谁不是说

    了吗,人无癖不可与交,人无疵不可与交吗?吴老二也就是好个小寡妇,比起来那些抽

    大烟的,耍大钱的好得多……”?

      

      我和罗四维这么说他,吴老二也不生气。他悠然自得的靠着车厢,笑眯眯的说

    道:“你们小孩子哪知道寡妇的好?等着到了我这个年纪你们就懂了……说点正题,你

    们几个孩子要小心点姓葛的。我瞅着他们爷们儿都不怎么地道,小心带着他们进了墓穴

    之后,这几个姓葛的突然翻脸。那下面的东西也不用分了,都是他们一家的……”

      

      “那就看他们的了,哥们儿这样的事情见多了。他们爷几个老实一点,就分一分陪

    葬给他们。要是不老实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

    道:“那还指不定谁把谁黑了,因为不老实被哥们儿我留在墓室里的,也不止一两个

    了……”

      

      罗四维说话的时候,对面一阵冷风吹过来,我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回到了客栈之后,我们几个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里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回来的时候着

    了凉,我这一晚上劲做噩梦了。都是进了沙河口之后,不是被姓葛的的一家子扔在了墓

    里,就是被罗四维丢在了墓室里。最后活活渴死饿死,惊醒几次身上都是冷汗。最后索

    性不睡了,一直靠到太阳升起来。

      

      等到其他人都起来之后,去找掌柜的吃饭。罗四维向掌柜的打听了吕万年、赵老蔫

    巴他们几个人,他都摇头,说最近一段时间,除了我们几个外地人之外,就没有来过外

    地人。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几个人聚集在赵连乙的房间里。开始准备去蛤蟆嘴,除了罗四

    维随身带着的背囊之外,还将外国造的锹镐、罐头、手电筒和水壶等物件统统带上。犹

    豫了一下之后,罗四维还让赵连乙带上了两支大肚子冲锋枪。谁知道倒九仙里面有什

    么,一旦有个什么毒蛇猛兽的,我们也好有个防身的利器。

      

      准备了三天,到了约定好的日子,傍晚的时候,我们几个人乘坐马车到了约定好的

    地点……

    2019-11-15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二十)

    第二十章 条件

      亮出了金条之后,房门马上打开。随后就见下午在河边见到的后生走了出来,眼睛

    盯着罗四维手里的金条,嘴里对着宅子里面喊道:“大!来客人咧……肥地恨……”

      “这孩子连实话都说出来了,哪去,叔叔给你的压岁钱。”罗四维哈哈一笑之后,

    将手里的金条扔给了比他年轻不了几岁的后生。随后继续说道:“这次的事情办的好,

    这样的金条还有一百根……”

      听到还有一百根金条,后生的眼睛更加明亮起来。忙不迭地回头对着屋子里面大声

    喊道:“大!块出来莫,这次是大主顾……几位客仍你们进来坐咧,捞什嘛仍要一百根

    金条。莫不是阎锡山落水了……”

      说话的时候,后生将我们几个带进了院子里。关好了大门之后,这才带着我们穿过

    了院子,来到了宅子的厅堂当中。这时,就见下午见到葛雄正在摆弄一个大座钟,见到

    自己儿子将我们四个人带进来,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对着后生说道:“狗娃子!额咋

    跟你说的,生意地事情白天说。你把仍领进来做甚?”

      “老哥你和孩子较什么劲?我们这不是来给你送钱了吗?”罗四维笑了一声,没等

    葛雄让,他已经自来熟的做到了老头子的旁边。回头对着我们三个人说道:“都做

    嘛……外人看着还以为葛老哥不会交朋友,大外甥,你把定金拿给你爹看看。事成之后

    这样的金条还有一百根……”

      看到了金条之后,葛雄也有些动容。不过下午我们提到了沙河口,他心里还是有些

    警惕。犹豫了一下之后,老头子开口说道:“一百根金条,谁掉水里啦?是额们阎锡山

    省长?”

      “你们爷俩真是有意思?阎老西儿和你们葛家有什么仇,你们这么方人家?”罗四

    维哈哈笑了几声,有意无意的看了身边的吴老二一眼。正要说话的时候,却被吴道义抢

    先说道:“是这么回事,我们有个叫做罗四维的小老弟。今天发大水的时候淹死在了上

    游水域了,他天天给我们托梦,说自己被困在一个叫做沙河口的所在。让我们来这里请

    一位叫做葛雄的高人,想办法带着我们一起,把他的尸骸拉出来……”

      罗四维原本也准备了这样的一套说辞,想不到被吴老二看穿,抢先用了他的名字。

    罗老四虽然气的直翻白眼,当着葛雄的面,也不好意思发作。

      “沙河口……”葛雄最忌讳听到这三个字,再次听到之后。他喘了口粗气,随后对

    着自己的儿子说道:“狗娃子,这里没你的事咧。回屋待着去,额不喊你不要出来。”

      后生心里还在惦记金条,不过看到葛雄瞪起了眼睛,他还是有点不甘心的回到了自

    己的房间。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甚事还听都不让听,最后还不是要便宜老

    三莫。都是儿子,大你也太偏心咧……”

      看着自己的儿子离开之后,葛雄再次看了我们几个人一眼。随后冷笑了一声,说

    道:“甚你们同学托梦,额说你们都是盗墓淘沙的吧?还不是一般的小毛贼,能知道沙

    河口的,你们几个仍有点来历莫……”

      见到葛雄一句话点破了我们的来历,我和赵连乙多少有些不安。不过罗四维和吴老

    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罗老四嘿嘿一笑,说道:“行啊爷们儿,连我们几个

    的来历都猜到了。那么说的话你已经进过了沙河口了,要是哥们儿我猜的没错的话,当

    年你爷爷葛地根落水,就是抱着死人一起被水流冲进沙河口的,然后才有你们葛家这几

    十年捞尸的营生,对吧?”

      这句话一出口,葛雄眼角的肌肉没有规律的抽搐了几下。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突然

    从座钟里面掏出来一支盒子炮来。枪口对准了罗四维,说道:“你们到底是什嘛仍?不

    说的话,额也不能怎么样……”

      他说到一半的时候,赵连乙也拔出了手枪,枪口顶在了老头子的脑门上。葛雄不吃

    眼前亏,当场认了怂将手枪放在了身边的茶几上。这时候他心里有点后悔让儿子回屋

    了,他几个儿子身上都有家伙,一起碰上的话,四对四也未必吃亏。

      “看看,好好说话不行吗?非得要舞刀弄枪的……”罗四维说话的时候,从怀里将

    他的短刀抽了出来。这柄短刀和上次见到的不同,看着黑漆漆的实在不像是什么好家

    伙。当着我们几个人的面,罗四维一刀剁在了葛雄的盒子炮上。竟然无声无息的将这把

    手枪一分为二……

      葛雄也看直了眼,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是,你们猜的不错。额爷当年落水就是

    抓住了一个死扔,被水流子拖进了流沙口。流沙口里面是个死仍墓,可惜路都被封死了

    进不去。从那里出来之后,水里的恶鬼就看不到额爷咧。等到额大成人,额爷带着他也

    去了沙河口。额也是,从沙河口出来之后,再下水捞仍,看见水下都是白花花的影子,

    它们抓活仍下水,就是不动额们……”

      “因为那些东西看不到你们爷仨了,以为你们都是死人。沙河口里面有古

    怪……”罗四维听到这里,心里明白倒九仙的入口十有八九了。当下回头看了我们三个

    人,点头示意之后,继续对着葛雄说道:“刚才说的一百根金条作数,只要爷们儿你带

    着我们进一趟沙河口,出来一百根金条还是你们爷们儿的。”

      “额不要金条……”葛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去盗墓的时候,带上额

    和三个娃娃。不管里面有甚宝贝,分额们一份。额实话说,没有额带着你们进去,沙河

    口你们怎么也找不到。”

      这时候葛雄已经明白了我们四个人不是一般的小盗墓贼,找条路就给一百根金条,

    那墓里面的宝贝还指不定多少。如果能跟着我们一起盗墓,分的宝贝怎么也比一百根金

    条要多……

    2019-11-15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十九)

    第十九章 葛家

      虽然干上了捞尸人,不过葛家还是以渔夫自称,平时到河里打上几尾鱼,带到集市

    上买了。有人买就算添一户酒钱,没人卖晚上便带回家添一道菜。也不指望打鱼能养

    家,只是算一种消遣。

      

      到了每年黄河汛期的时候,葛家人便开始正经的忙碌了起来。也就是六七天的功

    夫,将水里的浮尸都捞了上来之后,挣下几百大洋,也算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富户了。

      

      虽然挣了钱,不过葛家男人却被越描越黑。有人说当年葛地根被河水冲走之后,是

    吃了死人才活下来的。也是因为吃了死人,才会被河底的水鬼当成了同类,并没有把他

    也拖下水淹死。葛家孩子也是从小吃死人肉,才会子承父业干了捞尸人这一行。

      

      吃死人这个名声传出去之后,葛地根独子葛天狗娶媳妇变成了难题。方圆百里之

    内,谁家的姑娘也不敢嫁给葛家。就算那种穷极了的人家,宁可把女娃送到妓院,也不

    敢嫁给葛家。无奈之下,葛地根带着儿子去了一趟太原,从人贩子手里买了一个大姑

    娘,算是让葛天狗娶上了媳妇。

      

      没有想到的是,葛天狗这老婆剩下了儿子葛雄之后不久便发了疯。疯了没几年有人

    亲眼见到黄河汛期到了的时候,葛天狗的老婆从葛家冲了出来。一猛子扎进了龙口山的

    河水当中,当场淹死。还是葛天狗亲自捞出了自己老婆的身体,这件事也刺激了葛地根

    的老婆,当年年底,听说那个老太太见了儿媳妇的冤魂,大年二十八被活活吓死了……

      

      从此之后,葛家便老少三代三个光棍一起过活。好在家里挣下的钱不少,而且他们

    祖孙三人也没有什么吃喝嫖赌的嗜好。日子越过越殷实,葛雄长大之后也在太原买了三

    个媳妇,到了他这一代的时候破了三代单传,一个媳妇给他生了个儿子,我们在河边看

    到的年轻后生,就是葛雄的二儿子。

      

      听完了掌柜的诉说,羊肉也炖好了。当下大块炖肉端上来,配上了腌萝卜和山西特

    有的酸菜,好吃的根本停不下来。

      

      “你们这些城里仍也是好胃口,听咧那么恶心的事情,还能吃哈这么多肉。”见到

    我们吃的欢畅,掌柜的也很是高兴。叫来伙计沏上了酽茶,陪着我们继续聊天:“你们

    听额的话,全运城的人都知道,葛家的人不能接触……”

      

      “不接触我们怎么把同学的尸首带回去?”罗四维说话的时候,又掏出来几块大

    洋,放在了掌柜的面前。随后继续说道:“麻烦你让伙计带我们去葛家一趟,我们就去

    问问那同学的下落。不会和他打连连的。”

      

      看到了大洋,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这时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不过天色也彻底的

    黑了下来。掌柜的喊过来小伙计,让他带路领着我们去葛家。

      

      听到要带我们几个外地人去找葛雄,小伙计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看了一眼外面的

    夜色,胆怯怯的说道:“掌柜,天都黑啦。还是明天去……”

      

      没等小伙计说完,罗四维掏出来一枚大洋扔给了他,说道:“这个赏你,带着我们

    到了葛家,再赏你一块大洋。不用你进去,看见了葛家的房子指出来就行……”

      

      这样的小地方,大洋是个稀罕物。小伙计将大洋攥在了手心里,当下胆气也壮了。

    忙不迭的去替我们套马车,等到我们四个人走出来的时候,马车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了。

      

      我向掌柜的借了两个手提油灯,赵连乙驾驶马车按着小伙计手指的方向行驶了过

    去。差不多二十来分钟之后,小伙计叫住了马车,指着远处的一座大院子,说道:“那

    里就是葛家咧,剩啥几步路额就不去了……”

      

      看着小伙计的脸色有点发白,还是不肯走在等着属于他的那块大洋。我轻声一笑,

    掏出来十枚大洋,塞进了小伙计的怀里,说道:“这个拿去买糖吃,你们老板问就说我

    只给了一块。一块大洋还无所谓,多了的话他就好惦记了。”

      

      一块大洋已经是想不到了,现在又给了他十块。小家伙犹豫了一下之后,一把抓过

    了大洋,随后转身就跑。跑出去老远才想起来回头冲着我鞠躬,吼了一声:“谢谢

    咧……”喊完这一嗓子之后,再次转身向着客栈的方向跑了过去。

      

      “吓我一跳,这小子毛毛躁躁的。罗四维笑骂了一声之后,对着我继续说道:“看

    不出来啊,你还是个菩萨心肠。还知道让这小子不要露白……”

      

      “看见他就想起来我小时候了,跟这个师父干这干那的。做梦都想有个进庙上香

    的,能偷摸个我个块八毛的。能买块糖吃我也就知足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抬头向

    着远处的大宅子张望了一眼。

      

      这座大宅子有点冷清,周围的房子都空了。看着应该是知道了房子被葛家买去之

    后,周围的邻居都搬走了。在黑夜当中只有面前的大宅子还亮着灯火,看上去多少有点

    瘆人。吴老二摇了摇头,说道:“这像不像是聊斋里面的哪个故事,里面有个漂漂亮亮

    的小寡妇。和她睡一觉之后,第二天这里就变成孤坟了。”

      

      “到底是吴老二,这辈子你都离不开小寡妇了。”罗四维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以后,

    让赵连乙驾车到了大宅子门口。随后罗老四亲自跳下车叫门:“家里有人吗?我们来找

    葛雄做买卖了。开开门,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的大买卖……”

      

      “叫甚咧……仍都睡哈了,有买卖明天再谈莫……”大门里面响起来一个年轻的声

    音,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五十块大洋,明天来的时候带上。拿咧钱额大就下河

    捞人去……”

      

      “等不到明天了,哥们儿你从门缝里看,我给你看点好东西……”说话的时候,罗

    四维从怀里摸出来一根金条,摆在门缝的位置,说道:“这是定钱……”

    2019-11-15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十八)

    第十八章 祖传三代

      听了掌柜的话,罗四维的眉毛一挑,看了我一眼之后,说道:“怎么这个葛雄不是

    本地人?”

      

      “他可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仍,葛雄他大、他爷、他爷地大、他大地爷都是额们本地

    仍莫。”老掌柜说到这里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他招呼伙计将院子里的东西收

    拾好,随后这才继续说道:“说起来还是葛雄他爷那时候的事咧……”

      

      根据这位客栈掌柜所说,龙口山那边闹鬼的时间并不算很长。根据天阳县县志所

    说,道光三十年正月,运城曾经闹过一场地震。震塌了龙口山对岸的一座唐代流传下来

    的道观,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传出来龙口山闹水鬼的传说。

      

      一个黄河汛期之后,龙口山满满当当漂着二三十具死尸。有人想请人打捞死尸,结

    果死尸没有见到,打捞的人却接连溺水身亡。死了三个人之后,再没人敢争这个钱。

      

      这些死尸不赶紧打捞上来也是麻烦,弄不好会引发瘟疫。最后还是运城的知府大人

    出了个主意,在龙口山上游打造了水坝。上游开闸放水,将这些死尸冲到下游再想办法

    打捞。知府大人都出面了,这样一来,龙口山闹鬼的事情便越传越广。

      

      当时葛雄的爷爷葛地根还是个十八九的小伙子,在龙口山附近以打鱼为生。他年轻

    不信邪,见到其他人都不敢在龙口山下网,葛地根偏偏就在龙口山水域来回穿行,每天

    下网都能打上了肥美的大鱼。到集市上换了钱,小日子过的也算舒心。

      

      不过夜路走多了难免遇到鬼,也是好像今天这样的下雨天。葛地根在龙口山周围大

    鱼,一网下去再拖上来的时候几乎都拉不动。看的周围的渔民眼睛都红了,这一网怎么

    也得二三百斤的鱼。也是邪了,自打那次地震之后,其他水域的鱼越来越少,而龙口山

    这边则越来越多。好像都去投奔葛地根了似的……

      

      就在这些渔民眼红的时候,就见葛地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将满满一网的鱼群拖到

    了自己的船上,看着他的鱼船吃水线都下沉了不老少。这一网收上来差不多也够一个月

    的嚼谷了,这时候,远处水域的渔民心里也动了到龙口山这里打鱼的心思。

      

      就在这些渔民心里骂自己胆小的时候,葛地根突然大叫了一声,不知道他看到了什

    么,竟然吓得脸色煞白。脚没有站稳,直接从船上摔倒了水里。

      

      葛地根从小便是在这河水里泡大的。无算不小心落水也会马上游回船上,只是这次

    他好像不会游泳了一样,在水里挣扎了几下之后,便迅速的沉入了水底。

      

      远处的渔民都吓呆了,谁也不敢过去救。后来还是有人报个官,天阳县令亲自带人

    过来,命衙门的官差驾船,将葛地根的渔船拖了回来。这时看热闹的人见到船里面除了

    几十尾大鲤鱼之外,还有一个被河水泡涨的死人。葛地根就是突然间看到了死人,这才

    吓得失足落水生死不明。

      

      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葛地根是死定了,他的爹妈还按着风俗在河边着过魂。就

    等着过几天葛地根的尸首漂浮起来,收尸入土安葬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三天之

    后,葛地根竟然自己回来了……

      

      根据老人传下来的话,当时是在龙口山下游发现的葛地根,他蓬头垢面就好像个饿

    鬼一样。正在生吃一条活鱼,首先看见他的渔夫也以为自己见到了鬼。吓得失声大叫马

    上驾船离开,正巧遇到葛家爹妈正在河边招魂,立即将看到他们儿子鬼魂的事情告诉了

    两个老人。

      

      自己的孩子就算变成了饿鬼,那也要过去看一眼。葛地根的父母匆匆忙忙跑了过

    去,到了跟前仔细辨认人影,这哪里是什么饿鬼,分明是自己的儿子没死,死了逃生的

    回来了。当下三个人就在河边抱头痛哭起来……

      

      随后一打听,葛地根说他被水拖到了下游,自己饿了三天三夜,强撑着沿着河边走

    了回来。饿的实在受不了,这才下水抓了条鱼上来充饥。不过这话一听便有漏洞,这下

    游也有不少的村镇,葛地根不会去那里报官吗?不管怎么样也不至于饿成狗这个样子。

    只是不管其他人怎么问,老葛就那么一句话:“你们让额说,额也说咧……说了不信,

    那额也没有办法了莫……”

      

      葛地根不跟说实话,这件事便这么不了了之。老葛休息了半个月之后,便带着渔船

    继续下河捕鱼。这时候开始有人谣传,葛地根打上来的鱼是吃死人肉长大的,吃了这样

    的鱼肉就等于吃死人一样。

      

      谣言很快便流传起来,虽然葛地根每天继续都能打上几十斤大鱼。不过整个运城都

    没人敢买他的鱼,眼看着他渔夫的生涯就要干不下去了。

      

      眼看着葛地根就要上岸种地的时候,当年黄河汛期到来。直接冲垮了上游的水坝,

    大水退去之后,龙口山密密麻麻的聚集了百十来个尸体。其中一个女人的尸体是当地富

    商的独生女儿,富商花了重金想要将自己女儿的尸首捞出来。倒是去了几个不知道死活

    的人。结果第二天这几个人跟着富商女儿一起漂在了河面上。

      

      最后银子涨到了二百两,已经活不下去的葛地根接了这活。他也不驾船,自己脱光

    了衣服之后,嘴里叼着一根草绳便下了水。差不多一袋烟的功夫,老葛在此从水里钻了

    出来。富商女儿一只手被草绳绑在了葛地根的脚脖子上,从这开始,葛天根的名声也出

    来了,再有捞尸的活一定要请他出手帮忙。

      

      葛地根活到了七十多,直到光绪二十六年才因为痰喘死在了床上。在这之前,他便

    将自己的手段传给了儿子葛天狗,到了葛雄这一代,捞尸也算是他们老葛家祖传的手艺

    了。只是钱赚的不少,在天阳县对他们葛家人却越传越邪乎。如果不是谁家有人漂在了

    河里,谁也不想和他们这一家子人打交道……

    2019-11-14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十七)

    第十七章 捞尸人

      还没等我们几个人说话,河上已经划过来两条小船。前面那艘船跳下来一个十八九

    的后生,手里端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走来侍候半大老头更衣。

      

      这时候,后面那艘船上也跳下来四五个男女。他们表情沉重的走到了老头的附近,

    伸着脖子看了一眼那具被泡走了形的尸体。看起来像是死尸的家属,之前已经见过几次

    类似的场景了。不过这死尸在水里泡的又涨又白,他们也不敢肯定这个就是自己家的孩

    子。

      

      老头子换好了衣服之后,又从后生的手里接过了烟袋锅。点上抽了两口,随后伸手

    在死尸的脖子下面拉出来一个银锁链。见到了银锁链之后,那几个男女这才开始嚎啕大

    哭起来:“额地娃啊……和你说莫下河,莫下河,你咋就是不听咧……额地娃,你不在

    咧,额可咋办……”

      

      老头子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他向后退了几步,蹲在河边上继续“吧嗒吧嗒”的抽起

    了烟。等到一袋烟抽完,老头子甩了甩烟袋锅子,随后咳嗽了一声。

      

      听到了老头子的咳嗽,那几个亲属当中走出来一个中年人。他擦了擦眼泪之后,从

    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布袋来。塞进了老头子的怀里,说道:“谢谢咧、谢谢咧,一点

    心意,买包茶叶喝……”

      

      老头子面无表情的接过了布袋,在手里掂了掂之后,说道:“莫事,乡里乡亲地,

    莫哈……回去和家里仍说一哈,娃额给你们捞上来咧,不过娃死地冤屈,身上带着戾气

    么。回去找一哈和尚、道士超度超度,要不然地话伤人咧……”

      

      老头子的话有些分量,当下中年人连连点头。又客气了几句之后,这才和其他的家

    属一起,将那具泡涨的尸体放到了船上。从有到尾,除了这个中年人之外,其余的家属

    连正眼都不敢去看老头子,刻意的和他拉开了距离。

      

      老头子也习惯了,他将口袋塞进了衣服里之后,又看了我们几个人一眼。见到我们

    没有离开的意思,老头子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咋不走咧,外地仍没听过龙口山闹

    鬼莫?小心被水鬼缠上,那额也救不了你们……”

      

      “爷们儿,我们几个确实是外地人,就是奔着爷们儿你来的。你尝尝我这个,骆

    驼,美国货……”说话的时候,罗四维从怀里摸出来一包香烟,抽出来一根香烟递给了

    老头子。

      

      老头子愣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没有禁得住美国香烟的诱惑。接过来在鼻子下面闻了

    一下,随后顺手夹在了耳朵上。这才说道:“你们外地娃娃不知道这里的厉害,快回

    吧,这里一旦太阳下山,可邪着咧……”

      

      看起来这老头子就是客栈掌柜口中的捞尸人了,罗四维将手里整包香烟都塞在了老

    头子的手里,说道:“就是邪才要麻烦你老人家,我们几个都是北平大学历史系的学

    生。看见那个年纪大点的吗(吴老二)?那是我们教授,我们听说这里有一个沙河口的

    所在,打听了多少人,都说在这一片干捞尸买卖的人知道……”

      

      听到罗四维说到沙河口的时候,老头子脸上的表情便变的不自然起来。没等罗老四

    说完,他将手里的香烟扔给了罗老四,说道:“甚沙河口,莫听说过……狗娃子,走

    咧……回家预备一哈,这几天还要死仍咧,外地仍,回不去咧……”

      

      说完之后,老头子背上了双手,回身一个箭步窜到了停在岸边的小船上,随后那个

    小伙计也跟着上了船。撑起了船篙几下便离开了岸边,向着河对岸行驶了过去。

      

      “老四,吃瘪了吧?”看着罗四维还在盯着远去的小船,我过来给他个台阶,继续

    说道:“这个沙河口是个什么地方?之前好像听你说过一次,咱们不是要去龙口山的倒

    九仙吗?怎么又扯出来一个沙河口?”

      

      “沙河口是进入倒九仙的必经之路……”看到小船已经模糊不清之后,罗四维才将

    目光收了回来。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沙河口是唐末墓图的原名,一千多年过

    去早应该改了名字。能知道沙河口的,这个老家伙不简单……”

      

      这时候,赵连乙也开了口:“这个人是不是你们说的那个叫吕万年手下的人?姓吕

    的把他安置在这里,就等着买好了炸药之后一起进去盗墓?”

      

      “这个不好说,之前有一个赵老蔫巴了,也不差多一个捞尸人了。”罗四维看了一

    眼远处慢慢飞移过来的乌云,继续说道:“这里是聚阴地,的确是阴天下雨不是该来的

    地方。咱们先回客栈吃顿肉,顺便向客栈老板打听一下这个捞尸人的来历……”

      

      这天气说变就变,我们出门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可是往回走的时候,天色已经阴

    沉了下来,好像随时都会下雨。趁着雨还没有下起来,我们几个人乘坐马车及时回到了

    客栈。

      

      看到我们回来,掌柜的哈哈一笑,,说道:“额还在说,你们别淋到雨咧。刚说完

    你们就回来咧,回屋休息一哈,羊肉熟了额喊你们下来吃……”

      

      “羊肉不着急,老板跟你打听个人,说这边有个捞尸人,他家怎么走?”看着掌柜

    的有些迟疑,罗四维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说起来也是个事儿,我们同学去年就

    来了运城,一直没回去。我们这次也是来找找他的,我们那个同学学体育的,专门练游

    泳叫做吴道义,估计是不知道你们这里的厉害,淹死在河里了。刚刚听你说这里有个捞

    尸人,我们想去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找到尸首,回去也好和他爹妈有个交代。”

      

      听到罗四维说到了自己的名字,吴老二气的一翻白眼,随后也跟着说了一

    句:“是,吴道义有个干儿子叫罗海山,天天哭着喊着我们帮他找爸爸。”

      

      “你们城里仍真是客气,大学生就开始收干儿子了?”掌柜的有些诧异的说一句之

    后,继续说道:“你们要找的是葛雄,听额一句,这仍你们还是莫要去找……”

    2019-11-14
  • Re: 民国盗墓往事第二部(十六)

    第十六章 黄河鬼话

      下了火车之后,赵连乙找了两架马车,将火车里面的东西搬运到了车上。原本以为

    罗四维会去运城城内,稍作休息之后再去找那个叫做龙口山的所在。

      

      没有想到罗四维临时变了地址,让马车夫载着我们去往一个叫做天阳县的小县城。

    这一路上,我曾经不止一次询问过罗老四有关倒九仙的事情,他总是推脱对那张墓图有

    些模糊,只有到了现场才会辨认出来,现在看起来罗四维还是没有说实话。

      

      到了天阳县城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我们几个人在当地找了最大的一座客栈住

    下,赵连乙买下了一架马车代步,停在客栈里面喂上草料。一路上劳累也懒得出去吃

    饭,就在客栈的大堂里要了几个菜,然后每人一碗热呼呼的羊肉泡馍。当时也是真饿

    了,四个人吃的满头大汗。盘子、碗都见了底,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筷子。

      

      罗四维叫过来客栈掌柜,给了他两块大洋的饭钱。随后笑嘻嘻的说道:“老板,好

    手艺啊。你这手艺在哪都能吃碗饱饭,别在这里干了,去北平、上海开店去,保准回头

    客乌央乌央的……”

      

      “客仍你莫开玩笑啦,额这个手艺咋出去见仍。”客栈掌柜的次着一嘴黄板牙,哈

    哈一笑之后,用山西官话继续说道:“你们喜欢吃,晚上额再给你们炖羊肉。保准吃的

    欢喜……”

      

      “羊肉不着急,一会我们几个出去转转,回来再吃。”罗四维笑了一声之后,又掏

    出来一块大洋放在了掌柜面前的桌子上,继续说道:“掌柜的,打听个事。听说你们有

    个叫做龙口山的地方,不知道怎么走?”

      

      原本掌柜已经笑呵呵的身手去接大洋了,不过听到了罗老四后面的话之后,他又将

    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板起了面孔,对着我们几个人说道:“好端端地,你们去什嘛龙

    口山。额是为你们好……额哈你们说,那个地方闹鬼么……”

      

      “闹鬼?”罗四维听到闹鬼之后眼睛反而一亮,当下有掏出来一把大洋,一个一个

    的摆在了掌柜的面前。随后继续说道:“我们哥几个就喜欢听鬼故事,老板你说说嘛,

    我们几个都是北平的大学生,就喜欢听鬼鬼神神的故事。”

      

      看到罗四维又掏出来一把大洋,原本板起脸来的老板又有了笑容。我们四个人对他

    来说就是大财主了,平时一个月也挣不了这么多的大洋。收好了这些钱之后,他继续说

    道:“你们是外来的不知道,额们当地仍见过好多次了,那个闹鬼,闹水鬼……”

      

      根据这位掌柜的所说,龙口山叫山,其实就是一个小山包。山下被黄河支流环绕,

    一到汛期周围有被黄河水淹死的人,过不了几天保准漂在龙口山附近的水域当中。只不

    过寻常人想要过去捞尸,十有八九会被河里的暗流卷走。只有当地一户人家,每到这个

    时候便会做捞尸人的买卖,发上一笔横财。

      

      前年黄河发大水,附近百余里淹死了五六十口子人。结果这户人家也是心黑,一具

    死尸买了十块大洋。剩下七八具无主的尸体也找了县长,五十块大洋打包捞了出来。

      

      这个还是题外话,这附近有不少人是仗着在水里打鱼为生。每到天气不好,阴云密

    布的时候。总能在龙口山附近见到一些模模糊糊的人影,这时候要赶紧调转船头向回

    划。如果动作慢了的话,便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拖着渔船往龙口山那边走。多少次远处

    的渔船看到有船被拖进了龙口山的水域,第二天尸体便漂浮在了水面上……

      

      掌柜的最后说道:“听额的话,你们几个娃娃不要去那里,去运城玩几天,就赶紧

    回啥。”

      

      罗四维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那么危险就算了,不过老板你还是指一下龙口山的

    位置,别我们瞎转悠,真到了哪里,在被水鬼迷了。”

      

      这掌柜的是个热心肠,当下拉着我们几个人出了客栈,随后指向西北的一处所在,

    说道:“就是那里了,你们千万不要去,会死仍的……”

      

      当下我们几个道谢之后便离开了客栈,坐上了马车绕了一圈随后向着龙口山的位置

    走了过去。刚才听的鬼故事让赵连乙心里有些发毛,对着罗四维说道:“你说闹鬼这事

    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事有点邪性……”

      

      “老赵,这个就叫做聚阴地了。”罗四维回头冲着赵连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

    道:“按着老话讲,埋在这里的人会弥补死前亏欠的德行。引来其他的死尸,用他们的

    德行来弥补自己的亏欠,这个正是一个上佳好穴。”

      

      听了罗四维的话,我也跟着说了几句:“老四,就算你知道龙口山,可是也未必能

    一眼找到那个墓寝的位置吧?我听说你们淘沙的都有口诀,什么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

    缠是一重关的……”

      

      “那个是唐代杨筠松的《撼龙经》的点穴书,对我们罗家人来说不值一提。我们修

    炼了上千年的墓寝,有自己慧眼点穴的法子。”罗四维说到这里,已经看到了远处出现

    了一条河流。当下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边走边继续说道:“《撼龙经》是个看风水的

    就会背,真有用的话,那天下所有的大墓都可以靠它发现了。那个就是背着挺顺溜的,

    没啥大用……”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这架马车出了一片草丛,随后见到了一条大河,河面百八十

    米。远处能看到有羊皮筏子可以载人过河,河里没有什么船,偶尔能看到几艘路过的渔

    船,船上的渔夫都是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现在是下午两点多,大太阳当头照这些人也

    会吓成这样,看起来那位掌柜的没有胡说。

      

      马车到了距离河边五十多米的时候,突然嘶叫了一声,随后说什么也不继续往里面

    走了。就在我们四个人想办法拖着它进去的时候,一个光着膀子的半大老头从水里走了

    过来。站在河口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我们几个人大吼道:“你们是哪家的娃?找死莫,

    还不赶快回家……”

      

      这时候,我们回头才发现,这个人只穿了个裤衩。脚脖子上绑着一根草绳,草绳那

    一头绑着一具已经泡涨了的尸体,尸体的身子还在水里,一上一下的漂浮着…

    2019-11-14
  • Re: 求推荐钢琴教师 个人机构均可 坐标学清路六道口

    好的,找时间去踩踩点,谢谢您!

    【 在 AdeleJL (Adele) 的大作中提到: 】

    : 六道口地铁站那儿就有家盛世雅歌,老师得自己挑挑

    2019-08-19
  • Re: 求推荐钢琴教师 个人机构均可 坐标学清路六道口

    已收到。感谢!回复您站短啦~

    【 在 douhua1008 (douhua1008)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家娃在一家机构学了有半年了,觉得还不错,机构名已站短

    2019-08-15
  • Re: 求推荐钢琴教师 个人机构均可 坐标学清路六道口

    上个周末去踩了个点,没有开门……

    您在这里上过课吗?

    【 在 aijia (aijia) 的大作中提到: 】

    : 推荐学知轩知音工作室

    : 来自 HUAWEI NXT-AL10

    2019-08-15
  • 求推荐钢琴教师 个人机构均可 坐标学清路六道口

    女娃,五岁,学了一年了,由于搬家来北边,需要找一位靠谱钢琴老师继续学习。

    在版上潜水学习了,看了前面的坐标,没有太合适的。

    希望找个专业的、严格的、靠谱的老师,求推荐,感谢!

    2019-08-15
  • Re: 民调局异闻录前传《勉传》(新版,坑) by 尔东水寿

    也mark一下

    了办法破解自己身上的封印,不过却始终没有什么结果。吴勉依旧还是老样子,没过五天

    就要让归不归染一遍头发,防止黑色的发根露出来。

    不过现在事情越闹越大,自己好像变成了笼子里的猴子,让人指指点点的随便参观,想到

    这个吴勉的心里便别扭起来。

    【 在 Sapphirn (醉里挑灯看剑)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三百零六章 第三个人

    :   接下来的日子里,众人、妖都开始为吴勉与和寿长公主的大婚做准备。虽然他想尽

    :   原本吴勉是抵触这次大婚的,他虽然答应了上一世的妞儿,这一世和她再结连理。

    : ...................

    2018-07-17
  • Re: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小佛新坑)

    mark

    【 在 Sapphirn (醉里挑灯看剑)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三十八章 游侠令重现人间

    :   呃……

    :   

    : ...................

    2018-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