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集] 德国不来梅大学招收一名流体力学方面公派留学博士或者博

    ☆─────────────────────────────────────☆

     goldenrock (flying bird) 于  (Sat Nov 12 18:20:41 2016)  提到:

    课题简介:

    该课题和湍流建模相关,计划发展一个计算量介于LES和非定常RANS之间的湍流模型。希望它和RANS相比能更好反应物理本质,和LES相比能解决大雷诺数下计算量过大问题,最终发展成一个和LES和RANS并列的湍流计算方法。

    课题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模型的建立;第二部分是将其应用在机翼低速绕流(不可压)的湍流流动中,并和DNS或实验结果比较。第二部分的研究对象尽量采用最简单的实际问题,以验证模型为目的并有一定应用背景,远景期望能应用到更复杂的实际问题中。

    为更好地完成这个课题我希望接收一名国家教委资助的博士或者博士后。该学生将在Bemen University, Center of Applied Space Technology and Microgravity (ZARM) 完成学业和工作。希望该博士生\博士后

    - 流体、航空航天、能源或其它相关专业研究生毕业

    - 有一定编程(c++)基础,或者有较强学习能力

    - 有较好英文阅读和写作能力 (csc似乎要求英语成绩)

    执导教师为:

    第一导师:Dr. M. Avila, 讲授,研究所所长,研究领域包含所有与流体力学相关的方向,尤其以湍流实验和模拟见长,为数不多的能在Science和nature发表文章的顶级流体力学方面学者。https://www.zarm.uni-bremen.de/en/research/fluid-dynamics/fluid-simulation-and-modeling/team-members.html

    第二(执行)导师:Dr. Habil. Y. Jin, 2015年于汉堡工业大学获得德国教授资格,目前为Privatdozent(教授资格讲师,相当于senior lecturer), 将于2017年6月到ZARM工作,海森堡学者(奖励德国青年教授中优秀者)。研究领域包括湍流,热力学,叶轮机械等。https://www.tuhh.de/tt/mitarbeiter/pd-dr-ing-habil-yan-jin/jin.de.html

    代表性文章:

    D. Barkley, B. Song, V. Mukund, G. Lemoult, M. Avila & B. Hof `The rise of fully turbulent flow', Nature, 526, 550-553, 2015

    K. Avila, D. Moxey, A. de Lozar, M. Avila, D. Barkley & B. Hof `The onset of turbulence in pipe flow,' Science 333(6039), 192-196, 2011

    Y. Jin, M.-F. Uth, A. Kuznetsov, H. Herwig,Numerical investigation of the possibility of macroscopic turbulence in porous media: A direct numerical simulation study,Journal of Fluid Mechanics 766:76-103, 2015

    如有兴趣请将简历和两个推荐人联系方式发email给我,jinyan995072@gmail.com; yan.jin@tuhh.de

    多谢关注!

    Yan Jin

    ☆─────────────────────────────────────☆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于  (Sat Nov 12 19:41:11 2016)  提到:

    由csc资助,实验室连工资都不用发了,还招到一个免费的码农,这生意太划算了吧。

    ☆─────────────────────────────────────☆

     zzyyxx (香烟) 于  (Sun Nov 13 01:13:48 2016)  提到:

    我也有这个感觉:

    只要下蛋还不吃食的鸡!

    【 在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的大作中提到: 】

    ☆─────────────────────────────────────☆

     yihongyuan (怡红之主) 于  (Sun Nov 13 01:56:06 2016)  提到:

    全欧洲都使这个趋势啊 穷啊

    貌似美国也好不了多少啊

    【 在 zzyyxx (香烟) 的大作中提到: 】

    ☆─────────────────────────────────────☆

     Neubulence (问题青年) 于  (Sun Nov 13 05:28:51 2016)  提到:

    大家都好苛刻,人家又没强迫谁对不对,万一有人刚好合适呢,况且看链接发的文章确实牛,nature,prl,jfm。。。

    【 在 zzyyxx (香烟) 的大作中提到: 】

    ☆─────────────────────────────────────☆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于  (Sun Nov 13 10:20:17 2016)  提到:

    力学是一门面向工程的基础科学,从大学的研究介绍以及兴趣刊物nature, prl,jfm我没看到工程的一根毛。

    说实话我觉得力学专业只能灌水的那帮人很可悲。一出来开学术会议的时候,感觉还可以;可是一旦去请横向课题的时候(横向钱多研究目的明确),三两句话就被甲方问得打回原型

    现在国内一拨接一拨的高超热,引得可压缩流动全面繁荣,这时候除非是去美国,否则就是去接受落后技术。

    【 在 Neubulence (问题青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Neubulence (问题青年) 于  (Sun Nov 13 10:28:42 2016)  提到:

    呵呵,你真的有点偏激了

    【 在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的大作中提到: 】

    ☆─────────────────────────────────────☆

     odinswang (odinswang) 于  (Sun Nov 13 11:50:52 2016)  提到:

    您的观点我还是比较赞同的。

    【 在 hyperLee 的大作中提到: 】

    ☆─────────────────────────────────────☆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于  (Sun Nov 13 12:15:33 2016)  提到:

    学术界和工程界不在一个频道上。工程界注重解决实际问题,但不追问背后的原理是什

    么。学术界则反过来。只能说二者都有存在的价值。

    【 在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的大作中提到: 】

    ☆─────────────────────────────────────☆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于  (Sun Nov 13 12:18:04 2016)  提到:

    我倒比较感兴趣打算怎么做这个方法?类似于Hybrid RANS-LES?

    【 在 goldenrock (flying bird) 的大作中提到: 】

    ☆─────────────────────────────────────☆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于  (Sun Nov 13 13:35:13 2016)  提到:

    早就说,这种看法得改改了,别自己骗自己了。

    【 在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leeppp (从长计议) 于  (Sun Nov 13 14:06:36 2016)  提到:

    基础研究应该是兴趣为导向的, 作为国家是要引导大批的个人兴趣向工程倾斜, 但也要容纳和鼓励不同的个人兴趣, 比如纯理论. 研究的推进是要靠大家各自做好自己那一分工作, 而不是每个人都要当统帅兼顾全局. 做基础研究的固然在工程方面是弱项, 做工程的也不必摆出一副鄙视的样子嘛.

    【 在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的大作中提到: 】

    ☆─────────────────────────────────────☆

     yihongyuan (怡红之主) 于  (Mon Nov 14 01:35:56 2016)  提到:

    不可压,湍流,稳定性 这些东西太难了 一年两年搞不出来 但不能说人家水平不行

    术业有专攻

    高超热还是以国防宇航为导向的

    要知道,不可压的流动控制,adjoint优化算法人家空客,赛锋都有在做啊,跟稳定性挂钩的,人家也研究LES DES等基本理论和湍流机制 就连空客 赛锋 达索都花钱弄这些基础理论研究的课题

    我觉得取决于经费分配的决策者如何思考这些问题了

    【 在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的大作中提到: 】

    ☆─────────────────────────────────────☆

     chineserice (遵白后援会de书记) 于  (Mon Nov 14 02:38:20 2016)  提到:

    这种专业就是坑人,回国就业去那里?北大湍流中心?

    这是自带干粮进大坑。。。。

    ☆─────────────────────────────────────☆

     zzyyxx (香烟) 于  (Mon Nov 14 04:51:21 2016)  提到:

    一部分有钱有闲、有天赋又有兴趣的人

    做基础理论研究其实也挺好

    对工程应用也很有帮助

    【 在 hyperLee 的大作中提到: 】

    ☆─────────────────────────────────────☆

     pasuka (青芝坞) 于  (Mon Nov 14 11:28:00 2016)  提到:

    对于csc也是划算的呀,出个生活费就能让国外优质大学培养博士型码农,且该研究方向国内外就业都很困难,不怕你毕业后滞留不归

    至于对个人而言,国家掏钱送你去做码农顺带拿个海外名校博士文凭,享受过这个福利,还想咋滴?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清楚自己想要啥就行,非211本+211硕去欧洲干四年码农,赠送一个海外名校的博士文凭,有啥划不来?

    国内某些学霸与院士,生意头脑远比lz厉害多了

    【 在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的大作中提到: 】

    ☆─────────────────────────────────────☆

     odinswang (odinswang) 于  (Mon Nov 14 11:39:25 2016)  提到:

    什么叫“高超”?

    【 在 yihongyuan 的大作中提到: 】

    ☆─────────────────────────────────────☆

     zzyyxx (香烟) 于  (Mon Nov 14 19:08:03 2016)  提到:

    相传在70多年前,有个姓钱的年轻人写了一篇小论文…

    【 在 odinsw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odinswang (odinswang) 于  (Mon Nov 14 22:05:51 2016)  提到:

    能不能直接告诉我答案?

    【 在 zzyyxx 的大作中提到: 】

    ☆─────────────────────────────────────☆

     zzyyxx (香烟) 于  (Mon Nov 14 22:54:14 2016)  提到:

    叫hyperlee来解答

    比较专业

    我是打酱油的路过

    【 在 odinsw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shookware (@viocy) 于  (Tue Nov 15 11:26:56 2016)  提到:

    然而去美国拿不到签证呢……

    【 在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的大作中提到: 】

    ☆─────────────────────────────────────☆

     shookware (@viocy) 于  (Tue Nov 15 11:35:53 2016)  提到:

    在高校里面靠论文来评审大头的时候 你拿这么多工程项目有啥用?到时候评职称的时候

    照样不如人家IF高。。

    在哪里做哪里的事情而已。。。。

    不求局限于发高档文章心满意足就好

    再说了搞纯流体的圈子在哪里呢? 气动啥的勉强做的有特色还能进工程去分一杯羹

    没有总体里面的东西,也就拿点小钱罢了。

    大东西?高超的大东西都是要做实验的,否则搞搞模拟做做理论能分到几毛钱?还不如发发

    论文合适。

    此外,评审啥的名头头衔也是很重要的,没个头衔资深教授有p用?但是评头衔大多数还不是看论文?

    我爱人做继电保护的,她老师做继电保护出身的,工程的不能再工程的强电学科,确实挺有用,但是能发的了几IF的文章?评教授?排队去吧,至于头衔,她老师老板年纪轻轻就挂了,没有老大照着做工程大概也就是一辈子受累的命罢了。然后呢?为了活命,转行做超导啥的,SCI的哗哗发,没几年就优青了,比傻做工程的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论做工程,人家就是出身做这个的,又不是不会搞,但是高校里面有几个鸟用?

    【 在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的大作中提到: 】

    ☆─────────────────────────────────────☆

     shookware (@viocy) 于  (Tue Nov 15 11:38:17 2016)  提到:

    工程界注重解决实际问题,但不追问背后原理是什么

    这种印象太刻板了。

    做到一定程度,还是希望知道一些背后原理的,只是不需要数学上特别的细罢了。

    别的不说,就拿国内火热的高超的破玩意,这玩意难道不是既是一个复杂的工程问题,

    也是一个艰难的理论问题么?

    【 在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zzyyxx (香烟) 于  (Tue Nov 15 16:32:21 2016)  提到:

    这个和学科、行业有关吧?

    比如在土木行业

    你不做工程

    再怎么发文章

    好像也是虚的

    声音大的都是干工程的

    【 在 shookware (@viocy) 的大作中提到: 】

    ☆─────────────────────────────────────☆

     leeppp (从长计议) 于  (Tue Nov 15 19:33:24 2016)  提到:

    和行业有关, 也和部门有关, 同样是在土木, 高校和工程单位显然侧重不同.

    【 在 zzyyxx (香烟) 的大作中提到: 】

    ☆─────────────────────────────────────☆

     zzyyxx (香烟) 于  (Tue Nov 15 20:14:16 2016)  提到:

    大家说的

    我看已经集中在学校范围了

    不过话说回来

    适合自己的

    就是最好的

    看自己想要什么了

    【 在 leeppp 的大作中提到: 】

    ☆─────────────────────────────────────☆

     leeppp (从长计议) 于  (Tue Nov 15 20:17:08 2016)  提到:

    是啊, 我认识有土木的同学, 也是搞理论算法之类的, 在系里也是很有地位的.

    【 在 zzyyxx (香烟) 的大作中提到: 】

    ☆─────────────────────────────────────☆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于  (Wed Nov 16 12:09:21 2016)  提到:

    那工程界解决了高超的什么理论难题吗?

    【 在 shookware 的大作中提到: 】

    ☆─────────────────────────────────────☆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于  (Wed Nov 16 12:12:53 2016)  提到:

    如果工程界如此鄙视学术界,那早晚吃亏的是你们自己,我无所谓啦~

    【 在 hyperLee 的大作中提到: 】

    ☆─────────────────────────────────────☆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于  (Wed Nov 16 12:15:55 2016)  提到:

    从来不是鄙视,只是觉得太故步自封

    【 在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LaPi (坎切拉皮) 于  (Wed Nov 16 12:18:30 2016)  提到:

    没有工程界你从哪里知道高超存在啥难题?

    【 在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于  (Wed Nov 16 12:19:55 2016)  提到:

    解决了学术界只能算球头的问题,还有不能算带翼飞行器的真实气体效应计算问题,还有将高超高精度格式从球头拓展到复杂几何的问题,哈哈

    【 在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于  (Wed Nov 16 12:29:33 2016)  提到:

    OK。前面有人说了,Hypersonic这个概念首先是学术界提出来的(钱老在美国的时候),切莫发达了忘了老祖宗。我并不偏向学术或工程,只是觉得两方面要互相帮助、互相协作、而不是现在打嘴炮。学术界的思路一般是把一个小问题做深做透,工程界则通过抓总、分解到各模块或部门进行设计和攻关。

    理想的状态应该是这样:工程部门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或吃不透的原理,由学术界进行机理上的研究,该建模的建模、做实验的做实验、做模拟的做模拟,然后工程界要利用学术界的一些基础研究成果应用到工程上(这点很关键,但国内做的不好,不是简单外协的问题)。做工程的就不要在学术单位待了,想做研究也别到工程单位,都是自讨没趣。

    【 在 LaPi 的大作中提到: 】

    ☆─────────────────────────────────────☆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于  (Wed Nov 16 12:30:43 2016)  提到:

    这些难道都不是学术界的人在做吗?现在谁还只能算个球头啊,不过是验证算法罢了。

    【 在 hyperLee 的大作中提到: 】

    ☆─────────────────────────────────────☆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于  (Wed Nov 16 12:44:29 2016)  提到:

    老刘啊,亏你也是稳定性出身,咋不知高超有啥基础问题?激波边界层干扰、稳定性、湍流转捩、高温真实气体效应...我现在不搞这行当了,你应该比我清楚啊

    【 在 shookware 的大作中提到: 】

    ☆─────────────────────────────────────☆

     shookware (@viocy) 于  (Wed Nov 16 12:47:05 2016)  提到:

    只靠工程届大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但是同样的,只靠搞理论应用数学的一帮人 大概也完全没希望。高超投资大,需要第一手数据,需要飞行试验的配合。得两边配合结合才有可能做出来点啥。

    【 在 falltime 的大作中提到: 】

    ☆─────────────────────────────────────☆

     shookware (@viocy) 于  (Wed Nov 16 12:52:41 2016)  提到:

    搞啊

    但是也见过学术界直接感受性假设一个激波平行壁面 这么做的论文。。也不想想这么搞工程师答应不。。

    相比搞学术的,搞工程的毕竟有钱啊,出钱啊,是甲方啊。所以我的意思是别高校里面搞学术的一副看不起玩工程的人理论水平的样子,平心静气的交流,主动的去了解工程,用工程师乐意接受的语言去和搞工程的人交流才行。否则自己闭门造车除了发发文章,大概实际上是解决不了啥现实问题的。。

    所以咱俩观点没啥冲突吧?

    【 在 falltime 的大作中提到: 】

    ☆─────────────────────────────────────☆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于  (Wed Nov 16 12:56:58 2016)  提到:

    握手啊,不要互相鄙视。主要问题是信息不对称,一个保密规定就把路挡死了,很多关键数据看不到...学术界确实有很多为了发文章而发文章的人,我也表示鄙视...所以现在转方向了,在高校搞工程确实不好混啊

    【 在 shookware 的大作中提到: 】

    ☆─────────────────────────────────────☆

     zzyyxx (香烟) 于  (Wed Nov 16 16:38:35 2016)  提到:

    我觉得要命的是尾迹区和缝隙里面

    【 在 hyperLee (东哥de征途~~风雨无阻) 的大作中提到: 】

    ☆─────────────────────────────────────☆

     LaPi (坎切拉皮) 于  (Wed Nov 16 16:50:19 2016)  提到:

    钱老可不是单纯学术界的,那也是切切实实自己做过工程的,而且超音速也不是拍脑袋就提出来的啊,是在实际中就有这样的玩意了或者将要搞这个东西,才开始研究这个。

    说来说去,大家说工程啊,学术啊,提到老钱,把老钱的老师老冯的观点都忘了。。基本上就是,不管是学术还是工程,姑且这么说吧,要结合起来。实际在老冯那个阶段,应该算是数学,力学,或者叫做理论方法和实际工程结合起来。

    不明白现在人们为啥分这么清晰,好像是两家一样,实际上不应该就是一家么?

    【 在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QQlive (顺势而为) 于  (Wed Nov 16 17:26:17 2016)  提到:

    一家两个双胞胎兄弟,现在为了谁是老大的问题上打的汗流浃背。

    【 在 LaPi (坎切拉皮) 的大作中提到: 】

    ☆─────────────────────────────────────☆

     Soar (超越☆我的石头) 于  (Wed Nov 16 19:21:16 2016)  提到:

    理论和实践相结合……

    【 在 shookware (@viocy) 的大作中提到: 】

    ☆─────────────────────────────────────☆

     wealth (阳光普照) 于  (Thu Nov 17 09:37:06 2016)  提到:

    Avila 我有过接触,很好的一个人,学问也好。

    【 在 goldenrock 的大作中提到: 】

    ☆─────────────────────────────────────☆

     chineserice (遵白后援会de书记) 于  (Sat Nov 19 09:21:14 2016)  提到:

    为啥你啥牛人都见过。。。

    牛叉~~~

    【 在 wealth 的大作中提到: 】

    ☆─────────────────────────────────────☆

     wealth (阳光普照) 于  (Sat Nov 19 14:04:27 2016)  提到:

    在国外待得久,去过地方多呗,见过那么多牛人而自己不牛,说明自己屌丝。。。

    【 在 chineserice 的大作中提到: 】

    ☆─────────────────────────────────────☆

     wealth (阳光普照) 于  (Sat Nov 19 14:06:14 2016)  提到:

    咱别总这么严肃,来段八卦吧,娱乐一下气氛。你对钱老这么了解,他老婆和李双江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啊?

    【 在 LaPi 的大作中提到: 】

    ☆─────────────────────────────────────☆

     LaPi (坎切拉皮) 于  (Sat Nov 19 14:43:04 2016)  提到:

    。。。。。。

    好像不是一代人啊,咋回事咋回事?

    【 在 wealth (阳光普照) 的大作中提到: 】

    ☆─────────────────────────────────────☆

     wealth (阳光普照) 于  (Sat Nov 19 14:52:07 2016)  提到:

    内事不决问度娘

    输入人名就出来一堆

    【 在 LaPi 的大作中提到: 】

    ☆─────────────────────────────────────☆

     bullet01 (    ) 于  (Sat Nov 19 15:07:43 2016)  提到:

    怎么可能是真的。。。

    【 在 wealth (阳光普照) 的大作中提到: 】

    ☆─────────────────────────────────────☆

     zzyyxx (香烟) 于  (Sat Nov 19 16:35:04 2016)  提到:

    老大老二要斩小李

    西哈努克出面求情

    这明摆着是瞎编吧?

    【 在 wealth (阳光普照) 的大作中提到: 】

    ☆─────────────────────────────────────☆

     chineserice (遵白后援会de书记) 于  (Sat Nov 19 18:38:36 2016)  提到:

    上次去剑桥UK流体力学年会 没有见到你老板 遗憾。。。

    【 在 wealth 的大作中提到: 】

    ☆─────────────────────────────────────☆

     Neubulence (问题青年) 于  (Sat Nov 19 19:41:19 2016)  提到:

    这明显假的吧,太扯了

    【 在 wealth 的大作中提到: 】

    ☆─────────────────────────────────────☆

     wealth (阳光普照) 于  (Sun Nov 20 00:07:02 2016)  提到:

    你做湍流理论?

    【 在 chineserice 的大作中提到: 】

    ☆─────────────────────────────────────☆

     Z5boy (二五仔) 于  (Sun Nov 20 00:19:41 2016)  提到:

    上次没去成剑桥UK流体力学年会  遗憾。。。

    【 在 chineserice (遵白后援会de书记) 的大作中提到: 】

    ☆─────────────────────────────────────☆

     chineserice (遵白后援会de书记) 于  (Sun Nov 20 19:23:12 2016)  提到:

    计算。。。

    【 在 wealth 的大作中提到: 】

    ☆─────────────────────────────────────☆

     chineserice (遵白后援会de书记) 于  (Sun Nov 20 19:23:50 2016)  提到:

    你在英国?

    【 在 Z5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Z5boy (二五仔) 于  (Sun Nov 20 19:41:52 2016)  提到:

    在天朝

    【 在 chineserice (遵白后援会de书记) 的大作中提到: 】

    ☆─────────────────────────────────────☆

     willianhe (溜达) 于  (Wed Nov 23 09:23:39 2016)  提到:

    你这谦虚的,年轻人里有几个有你的成绩的?

    【 在 wealth 的大作中提到: 】

    ☆─────────────────────────────────────☆

     wealth (阳光普照) 于  (Wed Nov 23 10:41:21 2016)  提到:

    差得很远的。自己做出了什么东西,只有自己知道,这不是数文章的事。其实,等若干年后浪潮退去,才能看清楚我们这些做科研的人真正留给世界的东西。比如,《非常小摩擦下的流体流动》,这篇论文题目听着实在是太朴实了,但奠定了近代流体力学的基础。

    【 在 willianhe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goldenrock (flying bird) 的大作中提到: 】

    : 课题简介:

    :  该课题和湍流建模相关,计划发展一个计算量介于LES和非定常RANS之间的湍流模型。希望它和RANS相比能更好反应物理本质,和LES相比能解决大雷诺数下计算量过大问题,最终发展成一个和LES和RANS并列的湍流计算方法。

    :  课题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模型的建立;第二部分是将其应用在机翼低速绕流(不可压)的湍流流动中,并和DNS或实验结果比较。第二部分的研究对象尽量采用最简单的实际问题,以验证模型为目的并有一定应用背景,远景期望能应用到更复杂的实际问题中。

    : ...................

    : 由csc资助,实验室连工资都不用发了,还招到一个免费的码农,这生意太划算了吧。

    : 我也有这个感觉:

    : 只要下蛋还不吃食的鸡!

    : 我也有这个感觉:

    : 只要下蛋还不吃食的鸡!

    : 大家都好苛刻,人家又没强迫谁对不对,万一有人刚好合适呢,况且看链接发的文章确实牛,nature,prl,jfm。。。

    : 标  题: Re: 德国不来梅大学招收一名流体力学方面公派留学博士或者博士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Nov 13 10:20:17 2016), 转信

    : 力学是一门面向工程的基础科学,从大学的研究介绍以及兴趣刊物nature, prl,jfm我没看到工程的一根毛。

    : 说实话我觉得力学专业只能灌水的那帮人很可悲。一出来开学术会议的时候,感觉还可以;可是一旦去请横向课题的时候(横向钱多研究目的明确),三两句话就被甲方问得打回原型

    : 。

    : 现在国内一拨接一拨的高超热,引得可压缩流动全面繁荣,这时候除非是去美国,否则就是去接受落后技术。

    : 【 在 Neubulence (问题青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 大家都好苛刻,人家又没强迫谁对不对,万一有人刚好合适呢,况且看链接发的文章确实牛,nature,prl,jfm。。。

    : --

    : 力学是一门面向工程的基础科学,从大学的研究介绍以及兴趣刊物nature, prl,jfm我没看到工程的一根毛。

    : 说实话我觉得力学专业只能灌水的那帮人很可悲。一出来开学术会议的时候,感觉还可以;可是一旦去请横向课题的时候(横向钱多研究目的明确),三两句话就被甲方问得打回原型

    : 。

    : ...................

    : 力学是一门面向工程的基础科学,从大学的研究介绍以及兴趣刊物nature, prl,jfm我没看到工程的一根毛。

    : 说实话我觉得力学专业只能灌水的那帮人很可悲。一出来开学术会议的时候,感觉还可以;可是一旦去请横向课题的时候(横向钱多研究目的明确),三两句话就被甲方问得打回原型

    : 。

    : ...................

    : 课题简介:

    :  该课题和湍流建模相关,计划发展一个计算量介于LES和非定常RANS之间的湍流模型。希望它和RANS相比能更好反应物理本质,和LES相比能解决大雷诺数下计算量过大问题,最终发展成一个和LES和RANS并列的湍流计算方法。

    :  课题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模型的建立;第二部分是将其应用在机翼低速绕流(不可压)的湍流流动中,并和DNS或实验结果比较。第二部分的研究对象尽量采用最简单的实际问题,以验证模型为目的并有一定应用背景,远景期望能应用到更复杂的实际问题中。

    : ...................

    : 学术界和工程界不在一个频道上。工程界注重解决实际问题,但不追问背后的原理是什

    : 么。学术界则反过来。只能说二者都有存在的价值。

    : 早就说,这种看法得改改了,别自己骗自己了。

    : 【 在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力学是一门面向工程的基础科学,从大学的研究介绍以及兴趣刊物nature, prl,jfm我没看到工程的一根毛。

    : 说实话我觉得力学专业只能灌水的那帮人很可悲。一出来开学术会议的时候,感觉还可以;可是一旦去请横向课题的时候(横向钱多研究目的明确),三两句话就被甲方问得打回原型

    : 。

    : ...................

    : 早就说,这种看法得改改了,别自己骗自己了。

    : 由csc资助,实验室连工资都不用发了,还招到一个免费的码农,这生意太划算了吧。

    : 不可压,湍流,稳定性 这些东西太难了 一年两年搞不出来 但不能说人家水平不行

    : 术业有专攻

    : 高超热还是以国防宇航为导向的

    : ...................

    : 什么叫“高超”?

    : 相传在70多年前,有个姓钱的年轻人写了一篇小论文…

    : 能不能直接告诉我答案?

    : :

    : 力学是一门面向工程的基础科学,从大学的研究介绍以及兴趣刊物nature, prl,jfm我没看到工程的一根毛。

    : 说实话我觉得力学专业只能灌水的那帮人很可悲。一出来开学术会议的时候,感觉还可以;可是一旦去请横向课题的时候(横向钱多研究目的明确),三两句话就被甲方问得打回原型

    : 。

    : ...................

    : 力学是一门面向工程的基础科学,从大学的研究介绍以及兴趣刊物nature, prl,jfm我没看到工程的一根毛。

    : 说实话我觉得力学专业只能灌水的那帮人很可悲。一出来开学术会议的时候,感觉还可以;可是一旦去请横向课题的时候(横向钱多研究目的明确),三两句话就被甲方问得打回原型

    : 。

    : ...................

    : 学术界和工程界不在一个频道上。工程界注重解决实际问题,但不追问背后的原理是什

    : 么。学术界则反过来。只能说二者都有存在的价值。

    : 在高校里面靠论文来评审大头的时候 你拿这么多工程项目有啥用?到时候评职称的时候

    : 照样不如人家IF高。。

    : 在哪里做哪里的事情而已。。。。

    : ...................

    : 这个和学科、行业有关吧?

    : 比如在土木行业

    : 你不做工程

    : ...................

    : 和行业有关, 也和部门有关, 同样是在土木, 高校和工程单位显然侧重不同.

    : 大家说的

    : 我看已经集中在学校范围了

    : 不过话说回来

    : ...................

    : 工程界注重解决实际问题,但不追问背后原理是什么

    : 这种印象太刻板了。

    : 做到一定程度,还是希望知道一些背后原理的,只是不需要数学上特别的细罢了。

    : ...................

    : 早就说,这种看法得改改了,别自己骗自己了。

    : 如果工程界如此鄙视学术界,那早晚吃亏的是你们自己,我无所谓啦~

    : 那工程界解决了高超的什么理论难题吗?

    : 那工程界解决了高超的什么理论难题吗?

    : 没有工程界你从哪里知道高超存在啥难题?

    : 解决了学术界只能算球头的问题,还有不能算带翼飞行器的真实气体效应计算问题,还有将高超高精度格式从球头拓展到复杂几何的问题,哈哈

    : 工程界注重解决实际问题,但不追问背后原理是什么

    : 这种印象太刻板了。

    : 做到一定程度,还是希望知道一些背后原理的,只是不需要数学上特别的细罢了。

    : ...................

    : 那工程界解决了高超的什么理论难题吗?

    : 老刘啊,亏你也是稳定性出身,咋不知高超有啥基础问题?激波边界层干扰、稳定性、湍流转捩、高温真实气体效应...我现在不搞这行当了,你应该比我清楚啊

    : 搞啊

    : 但是也见过学术界直接感受性假设一个激波平行壁面 这么做的论文。。也不想想这么搞工程师答应不。。

    : 相比搞学术的,搞工程的毕竟有钱啊,出钱啊,是甲方啊。所以我的意思是别高校里面搞学术的一副看不起玩工程的人理论水平的样子,平心静气的交流,主动的去了解工程,用工程师乐意接受的语言去和搞工程的人交流才行。否则自己闭门造车除了发发文章,大概实际上是解决不了啥现实问题的。。

    : ...................

    : 解决了学术界只能算球头的问题,还有不能算带翼飞行器的真实气体效应计算问题,还有将高超高精度格式从球头拓展到复杂几何的问题,哈哈

    : 【 在 falltime (一年又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德国不来梅大学招收一名流体力学方面公派留学博士或者博士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16 12:29:33 2016), 转信

    : OK。前面有人说了,Hypersonic这个概念首先是学术界提出来的(钱老在美国的时候),切莫发达了忘了老祖宗。我并不偏向学术或工程,只是觉得两方面要互相帮助、互相协作、而不是现在打嘴炮。学术界的思路一般是把一个小问题做深做透,工程界则通过抓总、分解到各模块或部门进行设计和攻关。

    : 理想的状态应该是这样:工程部门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或吃不透的原理,由学术界进行机理上的研究,该建模的建模、做实验的做实验、做模拟的做模拟,然后工程界要利用学术界的一些基础研究成果应用到工程上(这点很关键,但国内做的不好,不是简单外协的问题)。做工程的就不要在学术单位待了,想做研究也别到工程单位,都是自讨没趣。

    : 【 在 LaPi 的大作中提到: 】

    : : 没有工程界你从哪里知道高超存在啥难题?

    : :

    : --

    : "winning (Chicago), loyalty (Cleveland) or a chance at immortality (New York)."

    : I never thought he would pick "HELP!"

    : 钱老可不是单纯学术界的,那也是切切实实自己做过工程的,而且超音速也不是拍脑袋就提出来的啊,是在实际中就有这样的玩意了或者将要搞这个东西,才开始研究这个。

    : 说来说去,大家说工程啊,学术啊,提到老钱,把老钱的老师老冯的观点都忘了。。基本上就是,不管是学术还是工程,姑且这么说吧,要结合起来。实际在老冯那个阶段,应该算是数学,力学,或者叫做理论方法和实际工程结合起来。

    : 不明白现在人们为啥分这么清晰,好像是两家一样,实际上不应该就是一家么?

    : ...................

    : 只靠工程届大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 但是同样的,只靠搞理论应用数学的一帮人 大概也完全没希望。高超投资大,需要第一手数据,需要飞行试验的配合。得两边配合结合才有可能做出来点啥。

    : 课题简介:

    :  该课题和湍流建模相关,计划发展一个计算量介于LES和非定常RANS之间的湍流模型。希望它和RANS相比能更好反应物理本质,和LES相比能解决大雷诺数下计算量过大问题,最终发展成一个和LES和RANS并列的湍流计算方法。

    :  课题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模型的建立;第二部分是将其应用在机翼低速绕流(不可压)的湍流流动中,并和DNS或实验结果比较。第二部分的研究对象尽量采用最简单的实际问题,以验证模型为目的并有一定应用背景,远景期望能应用到更复杂的实际问题中。

    : ...................

    : Avila 我有过接触,很好的一个人,学问也好。

    : 为啥你啥牛人都见过。。。

    : 牛叉~~~

    : 钱老可不是单纯学术界的,那也是切切实实自己做过工程的,而且超音速也不是拍脑袋就提出来的啊,是在实际中就有这样的玩意了或者将要搞这个东西,才开始研究这个。

    : 说来说去,大家说工程啊,学术啊,提到老钱,把老钱的老师老冯的观点都忘了。。基本上就是,不管是学术还是工程,姑且这么说吧,要结合起来。实际在老冯那个阶段,应该算是数学,力学,或者叫做理论方法和实际工程结合起来。

    : 不明白现在人们为啥分这么清晰,好像是两家一样,实际上不应该就是一家么?

    : ...................

    : 咱别总这么严肃,来段八卦吧,娱乐一下气氛。你对钱老这么了解,他老婆和李双江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啊?

    : 。。。。。。

    : 好像不是一代人啊,咋回事咋回事?

    : ...................

    : 咱别总这么严肃,来段八卦吧,娱乐一下气氛。你对钱老这么了解,他老婆和李双江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啊?

    : 咱别总这么严肃,来段八卦吧,娱乐一下气氛。你对钱老这么了解,他老婆和李双江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啊?

    : 在国外待得久,去过地方多呗,见过那么多牛人而自己不牛,说明自己屌丝。。。

    : 咱别总这么严肃,来段八卦吧,娱乐一下气氛。你对钱老这么了解,他老婆和李双江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啊?

    : 上次去剑桥UK流体力学年会 没有见到你老板 遗憾。。。

    : 标  题: Re: 德国不来梅大学招收一名流体力学方面公派留学博士或者博士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Nov 19 18:38:36 2016), 转信

    : 上次去剑桥UK流体力学年会 没有见到你老板 遗憾。。。

    : 【 在 wealth 的大作中提到: 】

    : : 在国外待得久,去过地方多呗,见过那么多牛人而自己不牛,说明自己屌丝。。。

    : :

    : --

    : 你做湍流理论?

    : 上次没去成剑桥UK流体力学年会  遗憾。。。

    : 你在英国?

    : 在国外待得久,去过地方多呗,见过那么多牛人而自己不牛,说明自己屌丝。。。

    : 你这谦虚的,年轻人里有几个有你的成绩的?

    2017-03-31
  • Re: 请问哪里有比较多的越剧mp3资源下载?

    xiququyi版

    【 在 suntds (太阳) 的大作中提到: 】

    : 需要全剧,不要选段。以前有个曲苑版的,现在好像已经关了。

    2016-07-10
  • Re: 第1盏灯概率P1,第n盏灯概率Pn,那么有且仅有x盏灯亮的概率

    1=[p1+(1-p1)]*[p2+(1-p2)]*...*[pn+(1-pn)]

    把[]打开可以写成一共有2^n项的一个和的形式

    每项都是非负数

    你取其中一部分求和当然不会大于1

    每盏灯亮的概率都不同

    这也只能形式的写出一个概率的求和式吧

    不会有简洁的表达式

    【 在 Fitz (雪山上的来客)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教一个很基本的概率问题。貌似高中和大学本科的时候我都会算,可是现在我一时还真想不出来……

    : 假设第1盏灯亮的概率为P1,第2盏灯亮的概率为P2,……第n盏灯亮的概率为Pn。求有且仅有x盏灯亮的概率是?1<x<n.

    : 我暂时能想到的原始算法就是,假设说x=3好了,那么n盏灯中取3盏分别是i、j、k的灯,共有C(3,n)种组合。对于每种组合,有且仅有3盏灯亮的概率是Pi*Pj*Pk*(1-P1)*(1-P2)*(1-P3)...*(1-Pn)=Pijk。

    : ...................

    2016-07-10
  • Re: 五个方程求五个未知数

    直接对非线性向量方程组f(x)=0进行迭代求解就可以了

    不用也不一定能够化为单变量的高次方程

    我很久没装mathematica,你问问版上谁云盘给你共享一下

    【 在 shrine08 (shrine)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的,肯定要迭代,但也要消到只剩一个未知数吧,可否私信一个可靠的mathematica下载地址,感谢

    2016-07-08
  • Re: 五个方程求五个未知数

    哦,原来是Riemann不变量

    这个方程组可能只能数值的用迭代法求解了

    直接求解析解大概是不太好求

    【 在 shrine08 (shrine)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的,水里的,带源项的,所以中间多了个stationary shock

    : 第一个是稀疏波

    : 第二三个时stationary shock

    : ...................

    2016-07-08
  • Re: 五个方程求五个未知数

    没见过,水里面的?

    第一个式子比较可疑

    要是每一项都平方一下比较好理解

    这个式子是怎么来得?

    【 在 shrine08 (shrin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就是激波和稀疏波关系啊,看了几篇文章,都是到了这一步,然后说迭代可求。。。

    2016-07-08
  • Re: 五个方程求五个未知数

    用软件求,比如mathematica

    手动算肯定要利用对称性的

    你可以参考一下激波关系式的求法

    【 在 shrine08 (shrine) 的大作中提到: 】

    : 消到最后我实在想吐了,不知道各位有啥好的方法

    2016-07-08
  • Re: 武汉大学被推迟的考试

    刘教授至少是自己的经验

    你是想象还是自己的经验?

    【 在 HYNOS (原来是谁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在扯淡。鉴定完毕。

    2016-07-08
  • Re: Fortran问题请教

    program aaa

    implicit none

    integer::arr(4)

    real(8)::v(2) = (/0.3, 0.5/)

    integer::i

    arr = transfer(v, 1, 4)

    print *, arr

    v = transfer(arr, 1.0d0, 2)

    print *, v

    end program aaa

    类似于这种功能么

    【 在 Imt1024 ( 高开道) 的大作中提到: 】

    :  program Fortran

    :     implicit none

    :     ! Variables

    : ...................

    2016-07-07
  • Re: 三维可压N-S方程弱解存在性已经被证明

    Euler方程

    Re无穷大

    【 在 tmp (临时文件) 的大作中提到: 】

    : 貌似方程没有出现雷诺数,也就是Re=1的情况?

    2016-06-25
  • Re: 【求助】fluent里多孔板怎么简化处理

    你连为什么不行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模拟的目标是什么

    多孔介质的主要物理原型是什么,行在哪里,不行在哪里

    【 在 scorpioseven () 的大作中提到: 】

    : 多孔介质不行吧,还要有流速

    2016-06-25
  • Re: [求助]如何让计算机集群登录节点免输入密码

    用的NIS?

    【 在 thorium (尘墨) 的大作中提到: 】

    : 计算机集群,所有节点的/home挂载的磁盘阵列

    : 我新建了一个普通用户,模仿其他用户将.ssh下的key文件手动生成,把别人家目录.ssh里的各节点的密钥考过了来。用户所属的组也是参考别的节点设置的。

    : 目前不能免密码登录,还需要做什么?

    : ...................

    2016-06-22
  • 跟你们讲讲HPC和神威太湖超算吧 (转载)
    loading ...

    一帮人狗屁不通,张嘴就是乱喷一气,让人不能不怀疑是不是拿钱发帖的。按说这版上

    码工、硅工、矿工也不少,不至于对HPC一点概念也没有吧?

    老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得跟你们好好说说

    首先说说老夫看了这个新闻的心情吧。不十分意外,但是确实很感慨。10年前,老夫来

    美帝搞HPC的时候,中国还几乎没有能排进TOP 500的计算机,仅有的几台也主要是IBM

    和HP造的,现在已经超过美帝了。10年前,国产的CPU还基本是个joke,现在不管是HPC

    的还是手机上的,都像那么回事了。老夫的同学,当董事长的当董事长,当院长的当院

    长,混得差的也是BAT的高管了。只有我SB跑到美帝来搞HPC,完全是逆历史潮流而动,

    只有哭晕在厕所了

    先来说HPC有没有用

    早年间,HPC有五大应用:模拟核爆炸,天气预报 / 气候模拟,数字风洞,EAD,碰撞

    模拟。90年代全面禁止核试验以后,各大国要开发核武器就只能靠计算机模拟了。90年

    代末2000年初是HPC funding最多的时候,那个时候最快的计算机基本上都是在DOE下属

    的几个核弹试验室里。少数的几个例外是做气候模拟的(比如NEC的地球模拟)。工业

    界的应用是吹数字风洞(比如波音,普惠,GE之类),EDA(比如Intel,三星),碰撞

    模拟(比如GM,Ford)。这里列出来的这些公司,基本上每年都要花几亿刀在HPC上。

    其他还有一些较小的应用领域,比如结构力学的计算,比如地质勘探,比如电磁场的计

    算。

    2000年以后又出现了一些新的应用,包括bioinfomatics,金融(高盛、JPMorgan),

    国家安全领域的图计算,某些大数据的机器学习等等

    再来说这次这个神威计算机到底是个啥水平。

    好几年前,他们其实就在山东搞了一个神威蓝光,用的是65nm制程的申威1600,算是中

    国第一个全部用国产芯片的超级计算机。当时,我就看好这个路线。因为神威蓝光设计

    很保守,很容易就可以scale个10倍几十倍。所以,前面说对这个新闻不是很意外。不

    过,从65nm制程shrink到28nm,单CPU的计算能力提高了16倍,还是非常惊艳的。这里

    面的门道,我后面会分析。

    评价一个supercomputer的速度,大概有三个主要的指标:1)每秒浮点计算能力,2)

    内存速度,3)网络(Interconnection)速度。前两个指标对传统的解PDE为主的HPC比

    较关键,后两个指标对新的图、大数据之类的应用更重要。这次的TOP 500排名就是只

    看第一项指标。另外有一个Graph 500排名主要是比最后一项指标。神威显然也就是瞄

    准这第一项指标去设计的。

    这次的一大亮点无疑是全国产的申威26010处理器。这个处理器所用的制程,我猜是中

    芯的28 nm HKMG。有人说中芯二月份才宣布量产,时间上来不及。但是要说申威可以在

    40nm节点上做出这个成绩,那就太逆天了。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无论如何不信的。我

    的解释是,因为美帝去年开始禁运,TG给了这个项目非常规的重视。可能中芯去年调试

    期间,就在制造申威CPU了。虽说良率全无保证,但是反正是试生产了,造几万片申威

    来试,也不是不可以。

    申威以28 nm的制程搞出和Intel二代Xeon Phi差不多的浮点计算速度,是非常震撼的。

    要知道Intel用的是14nm trigate,比申威要领先两个节点,和上一代申威(65nm)与

    新申威(28nm)的差距差不多。而且,申威26010的功耗似乎反而比二代Xeon Phi还要

    小。如果只是因为设计的优劣,那Intel的硅公就该集体切腹自杀了。其实,从公开的

    信息来看,这里有两个个原因1)申威处理器严重牺牲了内存性能,所有的die area全

    都尽可能的装了计算单元;2)Intel为了与桌面版的x86处理器兼容,有不少额外的负

    担。这里面最主要的是第一个原因。

    申威26010装了256 + 4个计算core,却只有4个DDR 3内存控制器。相比之下,二代Xeon

    Phi有8个DDR4内存控制器。这样的设计让申威的计算能力 to 内存带宽 ratio达到了

    惊人的22.4 Flops / Byte。也就是说,每次从内存里读写1个Byte就要做22.4个双精浮

    点运算才能让充分发挥申威26010的计算能力。AFAIK,几乎没有什么实际的应用可以做

    到这样的比例。相比之下,Intel的比例是7倍左右。其实,就算是7倍也已经感觉是有

    点高了。另外,我估计申威26010同时也牺牲了cache的size。这进一步加重了内存带宽

    不足的问题。打个比方说,就是茶壶里煮饺子的感觉。理论上有超高的计算能力,但是

    数据送不进去,结果送不出来。在实际应用中,这种名义上的计算能力完全不能发挥出

    来。

    申威这样完全不合逻辑的设计,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为了跑分。Top 500排名只看“浮

    点计算能力”这一个指标。所以申威的设计者也就不惜一切代价只去裸这一项指标。

    神威的interconnection设计也是很土,不如天河和Titan,比富士通京的豆腐连接更是

    差得十万八千里。同样的理由,Top 500排名不比interconnection。

    如果用一个比较综合的指标HCPG来比,神威太湖的HCPG分只有理论计算能力的0.3%。相

    比之下,天河和Titan的HCPG分可以到1.1%左右。富士通的京更是高达4.9%。所以,尽

    管神威太湖的名义计算能力是京的10倍,但是对实际应用而言,比5年前小鬼子造的

    京还慢不少。

    如果让我来设计申威处理器的话,把256个core砍掉一半,用空出来的die area多放6个

    内存控制器,剩下的空间用cache填满。每个core再稍稍加强一点,加上富士通的那几

    个fancy的SIMD指令。估计HCPG得分可以提高不少,功耗也会更低一点。

    公平的说,神威太湖这种裸跑分的做法也是有它的理由的。美国各个大学做research的

    处理器设计得更加畸形的比比皆是。从做研究的角度来说,这样的跑分设计对于证明一

    个新的设计思想还是有它的价值的。申威的设计就很像MIT在90年代末搞的一个叫RAW的

    项目。后来MIT的几个人跑来南湾搞了一个小公司,叫Tilera,专门设计生产这种many

    core mesh connection处理器。(估计这公司现在已经破产了吧)申威用的register

    to register通讯也是MIT的RAW paper里最早提出来的。神威的这次跑分有反击美帝禁

    运的重大政治意义,所以选择了这样的畸形设计也是无可厚非的。

    做一个不一定恰当的对比,前几个月很火的阿法狗,也是个砸钱跑分的例子。以前的围

    棋软件都是用单机或者很小的cluster跑的。狗家仗着财大气粗,搞了两千个CPU,280

    个GPU,硬是把李世石赢了。至于那些穷人家的AI算法,也许比阿法狗更好也未可知,

    反正是没机会露脸了。

    总体来说,过去10年,天朝的HPC产业,处理器设计能力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发展。神威

    太湖即使按HCPG排名,也仍然比任何一个美帝计算机快。落后美帝两个节点的半导体制

    程,做到这样的水平还是相当可以了。要全面超越美帝,还需时日。

    下一步,加强interconnection(这一点国防科大的天河做得不错),在shrink到14nm

    fingate的时候大幅增加内存channel和cache。几年以后的下一代国产supercomputer应

    该就非常强大非常实用了。

    最后附上HCPG世界前5排名。

    2016-06-22
  • Re: 菜鸟请教一道流体教材上的例题(关于拉格朗日积分)

    我所说的就是我并不能很立即看到这个取法是不失一般性的

    如果phi是速度势

    那么phi+f(t)也是速度势

    但是我不确定d[phi+f(t)]_1/dt=0通过选取合适的f(t)一定是可以做到的

    注意这里1的位置是随时间变的

    我的理解是做不到的

    简单来说

    你承认教材漏了这项比你去理解为什么这么做更简单一点

    如果我绕半天也想不出来为什么那是一个不失一般性的假设

    那么教材作者没道理不加声明的约定这个假设

    【 在 Z5boy (二五仔)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不是取phi_1=0

    : 而是取 dphi/dt =0 (at x1)

    2016-05-24
  • Re: 菜鸟请教一道流体教材上的例题(关于拉格朗日积分)

    你这个理解是不确切的

    对于一个无旋场vecu,可以写成另外一个标量的梯度形式:

    vecu = grad phi (也有些定义喜欢加个负号)

    vecu . d vecl = grad phi . d vecl = d phi

    vecu . d vecl = |vecu| dl = u dl

    由于u是个常数,所以

    \int_1^2 d phi = u \int_1^2 dl

    即phi_2-phi_1 = u L 其中L是位置1到2的线积分,即液柱长度

    这里这里单独phi_1和phi_2是什么我们不清楚

    我们只清楚phi_2-phi_1是什么

    你看

    vecu = grad phi = grad [phi+f(t)]

    其中f(t)是任意一个时间相关函数

    速度势随便加上一个时间相关的函数依然是速度势

    你可能觉得既然速度势可以差个任意的时间函数我就取phi_1=0

    我并不能很直接的看到这样做的合理性

    【 在 Z5boy (二五仔) 的大作中提到: 】

    : thx

    : 根据你这两帖的启发以及参考书剩余的解答过程,终于搞明白了

    : 就像你说的那样, phi按定义是速度的路径积分

    : ...................

    2016-05-23
  • Re: 菜鸟请教一道流体教材上的例题(关于拉格朗日积分)

    公式比较难打所以我直接描述了

    其实就是

    \phi_2-\phi_1

    =\int_{x_1}^{x_2} d \phi

    =\int_{x_1}^{x_2} dvecr\cdot\nabla\phi

    =\int_{x_1}^{x_2} dvecr\cdot vecu

    其中vecr表示坐标向量, vecu表示速度向量

    因为速度与管的走向是平行的,即如果记

    dvecr = vecn*dr 其中vecn是单位向量

    则 vecu = vecn*u

    从而上述积分

    =\int_{x_1}^{x_2} u dr

    =u*\int_{x_1}^{x_2} dr

    =u*L

    L为水柱长度,这里x_1, x_2表示的是以x_1,x_2为始末点的那条管子的空间路径

    【 在 Z5boy (二五仔)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是没完全搞懂,但找到一点点方向了

    : 后悔当年没好好学微积分,我回去查查路径积分的定义消化一下

    : 非常感谢 ^_^

    : ...................

    2016-05-21
  • Re: 菜鸟请教一道流体教材上的例题(关于拉格朗日积分)

    这个可以推一下

    记初始两边液面高度差为2H,H高度处作为原点;液段长度为L

    则高侧液面处于z处的回复力为2*rho*g*z

    于是方程是

    d^2 z/d t^2 = -2*g*z/L

    采用理想流体的一次积分

    d(phi_1)/dt+v_1^2/2+p_1/rho+g*z_1

    =d(phi_2)/dt+v_2^2/2+p_2/rho+g*z_2

    这里单单d(phi_1), d(phi_2)其实是不太好确定是什么的

    但是d(phi_1-phi_2)这个东西按定义是速度向量的路径积分

    可以化为L*du

    所以结果还是

    L*du/dt=-2*g*z

    L*d^2z /dt^2=-2*g*z

    这种东西细节我一向都弄不太对

    但大体意思应该没错

    【 在 Z5boy (二五仔) 的大作中提到: 】

    : 应该不是漏了

    : 因为接下来另一道例题也是用的同样的方法

    2016-05-20
  • Re: 菜鸟请教一道流体教材上的例题(关于拉格朗日积分)

    漏了吧

    不过这个问题是不是高中物理的东西

    简谐振动

    回复力正比于位移

    【 在 Z5boy (二五仔)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某书上讲拉格朗日积分一节中,有一道例题,大意是有一U型管,

    : 里面液体的某一液面受到扰动,就会出现叶柱振荡的现象。

    : 忽略粘性摩擦力,表面张力,视流体不可压缩,大气压是p_a

    : ...................

    2016-05-20
  • Re: 【谁说力学没出路】诚聘力学工程师,做主流工作

    年薪

    人民币

    【 在 pasuka (青芝坞)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事人请现身说法吧,月薪年薪,美刀还是英镑

    2016-05-18
  • Re: 【谁说力学没出路】诚聘力学工程师,做主流工作

    ……

    【 在 adda (adda)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楼上,说的是月入

    2016-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