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说说运动鞋 zz

    这是一本书的介绍

    没有完全copy过来:

    ☆ P.010-在台灣只要是喜歡穿運動鞋的朋友,都會想要擁有一雙超炫的「NIKE」,這

    是眾所皆知的事實。全世界性景氣不佳的今日,NIKE卻毫無受到任何影響,還是有許多

    男、女性朋友,為自己購買幾年都穿不破的「NIKE」!結實的材質、先進的科技設計、

    輕量的鞋底、多元化的性能,讓NIKE成為人人稱羨的最佳代言詞。尤其是加上氣囊的的

    新設計款式,更是對愛運動的年輕人不可忽略的配件。

    ☆ P.016-「Reebok」不落人後的勇氣,如今受到愛用者的肯定,兼具21世紀想像力的

    設計與日日嶄新的面貌,讓Reebok成為新一代的領導者。

    ☆ P.024-號稱「沒有阻礙、沒有限制、沒有遲緩……JUST PLAY!」的NIKE,與科技走

    在同一條線上,秉持努力的意念,緊緊的擄獲NIKE愛用者的心,新嘗試的車輪形鞋底、

    以及穿上它走在街頭上,一定會被別人偷瞄的鞋款……….永遠的先知「NIKE」讓你大開

    眼界。

    ☆ P.040-歡迎「Reebok come back」!Reebok全新企劃的款式,讓消費者在穿的同時

    ,忘記緊繃的不舒適感,合乎東、西洋人的腳底線條,讓Reebok更貼近你的雙腳,收錄

    適合長期運動的選手擁有的曲線設計,讓愛運動的你,從保護你的雙腳做起。

    ☆P.064-專業設計師提案2002年NIKE新作品,以簡單、復古的造型為主要idea,不論是

    滑板族、嬉皮族、運動族,NIKE最適合你!

    ☆ P.076-牛仔裝、短褲、T恤、西裝、襯衫、垮褲,有一雙運動鞋,就可以隨時搭配你

    今天想要的裝扮,咱們來瞧一瞧精緻的運動鞋廣告吧!

    【 在 naona (樱桃的滋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nike可能不够时尚,但是专业,特别是篮球鞋

    2002-07-15
  • 说说运动鞋 zz

    转载

    ☆ P.084-2001-2002年引人矚目的14款名牌鞋全都集合在此書中!

    包括:

    ● 永不退流行的「adidas」:耐人尋味的復古鞋款,新設計的多線條款式、印象深刻的

    三條招牌線,男女老少通通愛!

    ● 「哈林」最愛的運動鞋,就是「New balance」!也是近幾年來,許多年輕朋友第一

    搶購的品牌,舒適的設計加上耐穿的材質,讓New balance成為四季必備的運動鞋。

    ● 多采多姿的色彩系列「Converse」,喜歡在身上玩顏色遊戲的朋友,Converse就可以

    滿足你的慾望,鮮豔的顏色加上身上的搭配,不管是什麼款式都可以讓你稱心如意的做

    一個新時代的流行先驅。

    ● 不管是外觀的設計、或是鞋底的線條,樣樣講求完美的「Savier」,推出多款新造型

    ,任你挑選最想要的款式。

    ● 柔軟的材質、搭配透氣的布料,讓「and 1」大受歡迎!

    ● 擁有簡單基本款設計的「Vans」,喜歡傳統樸素設計的你,可以選擇穿一雙Vans系列

    的款式喔!

    ● 價格昂貴絕對有它的理由,一分錢、一分貨。「Dr.Martens」用圖片告訴你無法抵擋

    的魅力!

    ● 黃、綠、藍先潮的顏色設計,讓「a.c.i」廣受女性的青睞。

    ● 你是滑板族嗎?那你一定曉得「kissmark」的吸引力了!酷炫的設計,讓你簡簡單單

    成為街頭上的巨星。

    ● 賽跑選手的最愛,就是「asics」,輕量的設計與講求多功能的題材,asics讓好動的

    你,絕不後悔擁有它。

    ● 擁有廣大女性朋友支持的「Puma」,紅、澄、黃、綠、藍、靛、紫…..多色系的款式

    ,Puma今年也讓你另眼相看!

    ● 想要一雙休閒鞋,找「Gravis」就對了!就算走一整天,你的腳也不會輕易喊累!

    ● 採用高級材質的「FILA」,穿上它就會讓你感到與眾不同!

    2002-07-15
  • 問兩個問題

    皮皮~~

    这个sisley是比darphin贵的啦

    只是darphin也是纯植物的

    sisley是基本单件在1000¥左右

    但sasa的水货可以买到600¥左右

    darphin在sasa也只是300¥左右,呵呵

    sisley在太平洋有:)

    后面说的诗芙农前一阵有个人上来必推荐的

    应该不是很贵的

    就是100、200¥的样子,在国内吧

    但不知道哪里有,没注意过

    倒是她一家旗下的ab和上山采药在太平洋有:)

    【 在 belle (皮皮*而今迈步从头越) 的大作中提到: 】

    : ft~你居然问sisley~

    : 恩,据我所知是仅次于darphin的超级昂贵的护肤品乐

    : 太平洋有,我有她家介绍的小册子,可惜上面没有价钱,不然可以给你看看

    : 基本上每瓶在700-1k以上的价位

    2002-05-29
  • Re: 用钩针和毛线为您制作很PP鞋子

    我的拖鞋都是老妈钩的~~

    还给我钩了一双所谓健妮瘦身的拖鞋

    就是徐帆广告的那个

    有一双包头的、一双露脚趾的和一双pp的兰色的凉鞋

    妈妈说这样的吸汗

    真的是,很好穿

    除了洗澡,我在屋里都穿这个鞋子:)

    【 在 jyy (头发翘翘的) 的大作中提到: 】

    : wo 我老家很多人家的鞋都是自己钩的,我妈妈已经钩了几十双,用来进屋时换着穿。

    : 做的鞋也越来越PP,图案越来越复杂。

    2002-05-22
  • 梦的点滴(zz)

    淋了雨,吹了风,发了烧。吃下一片百服宁,拉上窗帘,对舍友静岚说:“我睡了,别

    叫醒我。除非是我自己醒过来。”头晕,加上猛烈的药性,记忆在混沌里苏醒。记忆像

    脑海里的尸体,浮出海面已经面目全非。记忆里,午后的阳光是灰色的,脚步也没有声

    音。我清楚的看见自己。

      在阳光里,并不热闹繁华的北京西路,车却空前的多起来。一个和我一样穿白裙子

    的女生优雅的走在我前面。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也异常的美丽。拐弯处,信号灯是红色

    的,她视若无睹,依旧迈着轻快的步子抢先过马路。一辆公交车开来……信号等是红色

    的,女孩的血是红色的。撞人了!我有过见血晕倒的经历,但也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是

    我送女孩进医院的,我抱着她,白裙子被红色的血染出夺目的色彩。那女孩很美,尤其

    是一双眼睛,即使在痛苦和挣扎的时候,也挡不住神采熠熠的光芒。我注意到她紧紧的

    抱着的一个袋子,E—LAND——我喜欢的一种衣服的牌子。正巧,那袋子也是鲜红鲜红。

      “帮我拿这个袋子好吗?”女孩苍白的嘴唇中吐出一串模糊不清。

      医生开始忙碌,进进出出。

      “血,需要输血!”

      “A型!A型!”

      “血库里只有200毫升A型血。”

      “不够,不够,去中心血库。快!”

      女孩失血太多。因为,我看见,地面上,医生的白色工作服上,都是一片一片的殷

    红。

      主任的手机响了。

      “什么,塞车?!”主任看表,5点20分,遇上下班的人群了。

      “你们谁是A型?”主任发问。

      一阵沉默。没有人是A型血?这么凑巧?这么凑巧?

      “我,我是,A型。”缄默不语的我缓缓的伸出手臂,“我献过血,A型。”

      我伸出手臂,闭上眼睛,感觉不到针刺的疼痛,和上次鲜血时的鬼哭狼嚎,吓袄晕

    倒截然不同。

      就这样200毫升的A型血缓缓的流进女孩的手臂。

      医院已经通知了她的家人,远在300多公里之外的一个城市。负责抢救的医生急切的

    询问:“什么时候来,费用,费用……”

      所有的人,在面对费用的时候,都变得不那么高尚了,不论是天使还是魔鬼。

      “我先付吧!”我再次发扬了白求恩式的国际主义精神。

      交行的太平洋卡,我拿出了足够的钱。

      发现,那里所有的人都用一种敬佩的目光看我。我受不了了,那种看似敬佩实为不

    屑的目光,我逃到了医院的花园里。女孩紧紧的抱着那个E-LAND的袋子,就在我的怀里

    。那里面是什么呢?充满好奇心的我打开了袋子:两件款式相同,颜色不同的衣服,情

    侣装。“好可爱!”我赞叹着。E-LAND最经典的设计便是那只憨厚又有点傻的“大学熊

    ”。对E-LAND的迷恋有一半来自熊的魔力,而另一半,则是商标的谐音:衣恋,依恋。

    对衣服的依恋,对人的依恋,融合的很巧妙。想来以前买过一件送人。那天只是在商店

    里闲逛着,一眼看中的是衣服上那只抱着帆板的熊,然后觉得,如果穿着这个去打篮球

    ,一定会很炫。后来看着他穿在身上,真的很好。暗暗的佩服自己的眼光。也思考过自

    己借那件衣服要传达的感情:衣恋,依恋。就这么简单。忍不住的笑起来,居然还有这

    种浪漫情调,一直以为自己被物理化学搞昏了头了。那个女孩也应该和我一样,不,至

    少和我相似的想法。天下女生一个样啊。

      “去看看她!”我走回病房。已经过了挺久了。

      女孩的妈妈从离南京300多公里的地方赶来。看见我,她千恩万谢的,还清了钱,又

    拿出一些说是报酬,我骄傲的拒绝了她。我不是雷锋在世,可我要为心灵保留一块相对

    纯净的空间,提醒自己做好事并不为了报酬。我的清高是有些可笑的,因为,病房外的

    人都是一种嗤之以鼻的表情。

      “我先走了,过两天来看她。”我看了看那个女孩,脸色和白裙子一样的苍白。“

    这个,是她的。”我把装着E-LAND情侣装的袋子交给她母亲。“那男孩是什么样的呢?

    挺幸福的。那么漂亮的衣服……”我偷偷的笑。

      过了几天,我去看女孩。

      跨进病房,女孩向我点头微笑,她安静的坐着,同时推推坐在床边的一个男孩:“

    是她送我来医院的,还给我输血,她真好。”我优雅的站着,等待着她男朋友的感谢。

    他转过身……

      一只熊,E-LAND!情侣装!我才发现,那天我看到的情侣装正套在他们俩的身上。

      我愣了愣。是他?预料之外的,我救了他女朋友的命。

      “谢谢!”他走到我的身边,表情平静。

      “不用,不用。”我摇头摆手,忘了学了很久的西方礼仪。

      “你没事就好了!”我装做镇定。“我走了,好好修养。”

      惊慌失措,夺路而逃。我听到他们在我身后的对话:“是我买的,情侣装……很好

    看,那只熊,依恋……”那女孩很开心的笑着。

      “我们一起穿上,你真漂亮……”他也在笑。

      我的那件E-LAND呢?他要了别人的依恋,那,我的,依恋呢?

      丢了,丢了吗?

      那件E-LAND,有两年了吧。我慢慢的退到了病房外。

      “你真漂亮!”很简单的一句赞美。他说过,是我们在床上,抱在一起的时候……

      手臂,好痛!刚才输血时扎得那一针,却突然的穿心的痛起来……

      “痛死了!”我大叫。

      “怎么了,怎么了?”静岚走了过来。“做噩梦了吗?”她摸了摸我的额头:“还

    很热呢!”

      我清楚的看见静岚焦虑的眼神。E-LAND,情侣装,输血,依恋……都是梦幻呵!

      “我,没事。”低头看了看右手臂,真的有些青紫,“也许是自己压住了手臂,才

    这样。”

      对了,我的E-LAND呢,我的依恋呢,他,应该是都丢了吧。

      “睡吧!”我长叹了一口气,昏昏沉沉的,睡去。

                     

      什么声音?梁泳琪的歌:打扫的时候,想你房间的乱;下雨的时候,想你的疯狂;

    要是寂寞难熬,忧愁难好,吃一颗你寄得情人糖。天晴的时候,想你的篮球场;听歌的

    时候,想你的吉他;要是地球是平的,我就每天开窗,眺望你在的远方……

      D大的篮球场很是破旧,不仅面积奇小,篮板篮框也大多是缺胳膊少腿的怪物。我老

    爸也是D大毕业的,一日他带我一起旧地重游,指着篮筐大笑:“我念书的时候就是这么

    个样,都二十多年了,一点变化也没有。”

      记得我们在网上聊天的时候,他说他喜欢打篮球。180公分的身高,凑合吧,够了。

    他一直邀请我去看他打球,我一直推辞着,因为,曾经有一段篮球情结,深埋于心中久

    久不能释怀。直到我买了那件E-LAND.幻想着,他穿着这件衣服打球的样子肯定很炫。那

    年暑假,D大开学比S大早一个星期。他打电话来说:“下午系里有比赛,我也上场啊!

    来看!如果你在旁边帮我加油的话,我会打得很好。另外,我会穿你送得衣服!”他特

    别强调了最后一句。

      下午,我如约而至,那个有些残破的球场荡漾着一片欢腾。我站得很远,但是,在

    清一色的统一比赛服中,我看到他和衣服那只熊是很醒目的。他在系里似乎也挺出名,

    加油助威声不绝于耳。我站在一个很不显眼的地方,默默的看着。我不懂篮球,也不喜

    欢吵闹。所以,既不是看门道更不想看热闹,只是来看看他,看他穿着那件我送的依恋

    ,打球的样子,很炫。站了一会儿,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听见有人说话。

      “他可真够特别的,就他不穿队服。”

      “就是!听说,这衣服是女朋友送他的。”

      “谁是他女朋友啊?我怎么没听说?”

      “就是那个,那个!”我顺着那人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静静的站

    在场外。

      她在对他微笑,他的球在她的微笑里一个接一个的进了残废的球筐。

      这时,我仔细的看他身上的衣服,哦,不是那只抱帆板的熊,不是我的依恋,是别

    人的。

      “他女朋友挺不错的哦!”有人赞美着。

      “是啊,帮他买衣服,还被车撞了,感动!”

      是我救起的那个女孩?这是怎么了?

      他说过的,要穿我送的那件E-LAND的,有那只抱帆板的熊。

      “依恋,依恋,我的依恋呢?”我大叫着,有人回头看我,神情愕然。

      “这女的有毛病!”有人咒骂。

      “我的,依恋……”又是一声大叫。

      “你醒醒,醒醒。”出现在我床边的是静岚。她拿了块湿毛巾给我。才发现自己大

    汗淋漓。

      “要不要再吃一颗药?烧还没退呢?”

      “我,不是做梦吧。”

      “你是烧糊涂了。喝点水,再睡一会儿就好了。”静岚倒来一杯水。

      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我又进入了睡眠状态。

                     

      那天,我从苏州回来。妈妈说,有个中年妇人打了好几个电话找我,语气焦急。

      中年妇女?我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和一中年妇女有了交情。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来电显示上一个陌生的号码,满腹的狐疑:“喂!请问你找哪

    位?”

      “李小姐在吗?”那边的声音有些颤抖,更多的是焦虑。

      “我就是,您是……”

      ……

      “我马上过去!”放下电话,“妈妈,我出去一下。

      飞奔到马路上,拦车:“省人民医院,要快!”我的语音里几乎带着哭腔。

      他躺在病房里,周围是父母亲戚,还有那个穿白裙子的女孩。我走过去,无言。

      “你还记得,你说你做了三个关于我的梦吗?”他轻声的问。

      那时,我,被认为是他的女朋友。我喜欢他。但他说,他不喜欢我。我们认识的过

    程很俗套,上网聊天,见面,感觉不错,打电话,写信。在我的一再邀请之下,他去苏

    州看我了,两个素昧平生,或者没有太亲密关系的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于是,从那

    时开始,我被认为是他的女朋友。而其实,他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不喜欢我的性格

    ,不喜欢我怪异的脾气,不喜欢我尖刻的语言,他不止一次的说过,我让他受不了。

      “我一直觉得你很复杂,有捉摸不透的性格,我也不知道这样怪异的性格好不好,

    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些看上去很正常,比较简单的女孩,相处起来轻松一点,和你打

    电话我有时候还会觉得喘不过气来,放下电话倒觉得一身轻松了。好象注定了我们不能

    象恋人一样。有时候和你通话就想挂电话……”

      “你的感觉很敏感,女孩子总是很敏感,而且你又是这样聪明的女孩。你给我看的

    elong的文章我看了,好象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我们可以赤裸相对,可以做爱,但是却不

    需要什么感情。然而要接吻,是真正需要感情的,我吻你的时候一点感觉也没有,感情

    是有规律可循的,不是可以冒进的东西,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短,也不可能产生什么太

    多的感情,我想你可以理解我,我是一个感情产生得慢,消失得也慢的人。我也感觉不

    到你有多爱我,但是比起我好象要多一点……”

      “我现在告诉你我不爱你,但是我不会不理你的,能不能相爱要看缘分了。我们本

    不相爱,硬是要说服自己去爱对方,搞的自己挺累的,何必呢,该怎样就怎样,所谓”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你也不比强迫自己爱我,我也不会牵强得去说”

    我爱你“只类的话。一切恢复真实,表露你真实的感情,我不会因为你说不爱我而不高

    兴,因为我不爱你,如果你爱我,这是不是有一点不公平,本来这个事情就很难公平…

    …”

      “我本是向往爱情的,但是这样的热情被渐渐磨灭了,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我

    还觉得有你挺好的,我觉得有女朋友了,感觉就是不一样,有人牵挂,因为太远我控制

    感情,这一点也请你原谅,我说过我是个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人了,所以很无聊,有一

    点自私,只会做对不起别人的事,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

      我想起他发来的邮件,那些看似婉转的语言,传达的是同一个意思。

      那天在麦当劳,他似乎是下了决心的要离开我。刚好那段时间,刚推出的椰子新地

    ,味道很好,我吃着,用那种甜味来对抗眼泪。不是意料之外的,我不能哭出声。结果

    ,我听见了莫文蔚的歌:他不爱我。为什么偏偏是这首呢?我再也无法控制情绪了。没

    错,新地是甜的,我尝到的是微苦,因为我把心情也揉了进去。

      也许他可怜我的眼泪,我们没有分开,进入了一个“像恋人一样的”交往过程。找

    了很多借口去见他,给他买很多好吃的东西,请他吃饭。奇怪的是,我们见面,总是免

    不了的要过于亲密的接触。有一次,我告诉他我坐了三个关于他的梦:“第一个,他女

    朋友出车祸了,我救了她;第二个是,我买了一件很漂亮的E-LAND给他;第三个,他生

    病了,很严重,在告别人世之前要见我一面,有话要告诉我。”

      他抱过我,轻吻着:“你的想法太坏了,可你对我还是很好的。”

      “为什么要对你那么好?”

      “因为,你是个好人。”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不完全,也因为,我对你有感情。”我故作玄虚状。

      ……

      “你的梦,都是真的!”他的话打断了我的回忆。

      无语。我发现,他穿着的,是那件,E-LAND,那只抱着帆板的熊在向我微笑着。

      白裙女孩漠然的离开了,他没有拦她。

      “你,你,不要死啊。”想了半天,我说了这样一句不好听的话,就像那时,我在

    麦当劳里对他说的:“你,你不要离开我。”那时,他微笑着答应了。今天,他没有表

    情。

      “不要死,不要死。”我大叫着。

      “去挂点水吧,吃药不能退烧。”不知什么时候,校医站到了我的床边。后面是一

    脸紧张的静岚。“你的烧很厉害,尽说莫名其妙的话。”

      “我,我要回南京去。”我没有考虑就下了结论。

                     

      这样,我坐上了回去的车。车轮在转动,我在平动,车速100公里/小时。高速公路

    两边的景物迅速后退,把梦里面目全非的一切都留在了苏州,我要去南京找一个真实。

      打车去了D大,破旧的篮球场,找不到穿着E-LAND的男孩。是秋天了,女孩子也不能

    穿着美丽的白裙子闯红灯了。有个教室里,飘来近期很流行的歌:“红红的花瓣纷纷的

    飘落,绿叶上的雨滴,曾经爱过你的梦一般的证明,在夕阳下消失殆尽……”

      梦是虚幻的,感情是真实的,不是吗?

      雨住了,风停了,烧退了。阳光真好,是金色的,相当灿烂耀眼。

      记忆散去,一具尸体,又一具尸体……

    2002-05-19
  • 别亦难2(zz)

      此时的常安,感觉僵硬的身体在渐渐地恢复知觉,他的胸中像有一把火在那里不停

    地烧着,他盯着郑辉这张再熟悉不过的脸,真不敢相信他会和自己的妻子有那种事。他

    有一种想吐的感觉,想把刚才吃下去的饭,喝进去的酒全部吐出来。他想问他们有多长

    时间了,可是这句话他问不出口,他觉得自己会受不了他的回答,想到美丽的妻子被别

    人搂在怀里,他真的是要发疯了。他宁可从妻子嘴里听到这一切,也不要从这个他最好

    的朋友嘴里听到。

      “你一定很好奇吧,我们来往有多长时间了。每一位丈夫都会好奇这件事的。常安

    ,其实我们俩在你们结婚前就已经是不一般的朋友了。”郑辉替他倒满酒,对他说:“

    你们的婚姻是不幸福的,她嫁给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他弟弟创造出国留学的机会,因

    为你爷爷毕竟是一位退了休的驻外大使,靠他的关系才能让她弟弟出国深造,这就是她

    为什么要和你结婚。现在你明白了吧,你们的婚姻实际上是一笔交易,权利之间的一笔

    交易,而我,就是这笔交易的牺牲品。”郑辉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他想起了

    海蓉流着泪对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像一个呆子一样站在那儿听着,从没想过要从常

    安手里夺过她,明知这样是徒劳的,作为深爱着她的那个男人,是应该这样去搏一搏的

    。可他没有那么去做,只是绝望地看着她离开自己。而现在的他最痛恨的就是当时那个

    软弱的自己,那个以前的自己让他感到羞辱,因为那时的自己感觉不象一个真正的男人

      “为什么现在对我说这些?”常安终于开口了,他基本上恢复了正常,可是他心里

    明白,有些事情,是永远回不到从前的状态了,包括他和郑辉二十多年的感情,也无法

    回到从前了。是啊,现在对他来说是太迟了,因为他和海蓉已经共同生活了七年,有了

    一个可爱的儿子,到这种时候再对他说这些事情未免太残酷了。同样觉得生活很残酷的

    郑辉却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他只想重新把海蓉夺回来,让他在常安面前也挺直一回自己

    的腰板。

      “现在你想把我们怎么样?”郑辉终于切入正题了,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常

    安毕竟比自己有能力,比自己有权势。如果他失去控制的话,他和海蓉的下场都会很惨

    的。常安把头转开,没有再看他,从那一刻起常安就再也没看过郑辉的脸,他已经不再

    有这么一位朋友了,在郑辉对他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不再要这样的朋友

    了。

      他把面前的酒倒在了烟灰缸里,酒顺着烟灰缸的缺口流了出来,他在想人生是不是

    有很多这样的缺口,一不留神走错一步的人就会从里面掉出来。他没有对郑辉说什么,

    只是转身离开了。外面下着大雨,他一头钻到雨里,任凭豆大的雨点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在雨中不停地走着,一直走到市郊那条发臭的小河旁。上游的几个化工厂已经把往昔

    清澈的小河彻底地毁掉了,他站在这条儿时经常摸鱼虾的小河旁,悲从中来。他蹲下身

    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突然之间像发疯了一样把河边的石头往水里扔,他拼命地扔

    着石头,已经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了,他只有一个念头,要把这条臭水河填满,他只想

    成为一只精卫鸟,为了填平大海而不停地在工作着,最后他用完了身上的力气,无力地

    坐在了地上。他知道小河并没有因为多了那些石头就有了一些改变,它什么都没有变,

    依旧往东流着那一河的臭水,常安也不是什么精卫鸟,他只是一个无法改变自己命运的

    小人物。他坐在那儿,直到雨渐渐地小了下来,他才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往家里走去。

                     

      

    2002-04-22
  • Re: 【严肃提醒】请注意专版专用

    想说几句:

    1、代理的事情想来版有自己的规定,如果两全其美,就不用争了。尊重你们版规是也。

    自己也不是代理,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2、sham。。。版主,无论以后是第一版主也好,一直是也好,感谢他的热心帮助,虽然我

    不是shopping版的熟id,可是熟悉这里的id,对几位版主的re文也很感谢,而且还有

    belle,虽然是个大水车,但re的很热心,谢谢,只是希望在问题多的时候,控制水量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3、还是版内的聊天,有时候趟着进来,看了很多的聊天,奇怪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很多

    都和shopping无关吧。如果版主说这是正常现象,我也无话可说了。也许版风如此。

    4、喜欢shopping,生活,色彩斑斓在这里,有时看着可爱的东西,snoopy、书像belle

    提到了《长腿叔叔》等版上的文章,自己也忍不住想买,想回去重看一次:))

    真心希望shopping版能一如既往成为大家的热心好邻居:))

    //bow

    2002-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