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禁售c919发动机,大飞机成型交付至少延迟2-3年

    这可能与一般公司之间交易不同,关系到国家安全,还得有关部门批准

    【 在 flybyfly (bigflycat) 的大作中提到: 】

    : 光刻机钱都付了,不也没影

    今天 21:04
  • Re: 对流行时疫和新型冠状病毒防治的道家修炼秘法的简介

    我的意思是,道教与真正道家无关的

    其实南华经内作者之间的观点思想也相差非常大。有的将儒家思想隔入

    真正道家思想是隐居山林,但可惜人离不开社会,如能做到《北山移文》中的周子就不错

    【 在 hdnj (黄帝内经修炼术)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以为是修正主义,实际上正是道家的精髓。

    : 追求长生与贪生怕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不能混为一谈。

    : 你如果附赘悬疣,如果有方法做到不附赘悬疣最好。

    : ...................

    今天 20:58
  • Re: 禁售c919发动机,大飞机成型交付至少延迟2-3年

    在没有敲定发动机定单的情况下,不应搞大飞机

    【 在 arkerarker (唐僧力量大)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是狠啊

    : 早不禁你

    : 等你投入了时间和钱 快成的时候禁你

    : ...................

    今天 17:37
  • Re: 胡塞又打下一架狂风

    如果是倒弹打无人机不合算

    【 在 syr (涮羊肉) 的大作中提到: 】

    : 之前打下过F-15,还有好几架中国造的无人机,有正规军有这战绩吗?

    今天 17:13
  • Re: 禁售c919发动机,大飞机成型交付至少延迟2-3年

    这没合同?

    他不卖发动机,我们也可以不买农产品

    【 在 oldgeng (oldge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号称预售1000台了么。

    : 就算卖了一台,剩下的不也剩999的没送货呢。

    : 不送了

    今天 15:28
  • Re: Re:英国新型海上监视飞机首飞 可连续一年不落地(图) 2020年

    让他到中国来生产

    【 在 wanpinglu () 的大作中提到: 】

    : 赶紧模仿

    : 发自「今日水木 on iPhone 8」

    今天 15:04
  • Re: 中国首颗通信能力达10Gbps的低轨宽带通信卫星zz

    今后可以直接向电脑发射?不用网线?

    后开展了通信能力试验,在国内第一次验证了低轨Q/V/Ka频段通信能力,取得了通信试验

    的成功。卫星通信是全球通信系统的关键组成部分,有望成为5G乃至6G时代的重要一环。

    @时间财经 t.cn/A6h0KqB2

    【 在 stryker (屎踹可儿) 的大作中提到: 】

    : 2月19日据北京日报消息,中国首颗通信能力达10Gbps的低轨宽带通信卫星,在轨30天

    : 来自 VOG-L29

    今天 15:00
  • Re: 禁售c919发动机,大飞机成型交付至少延迟2-3年

    本青不懂,发动机再拆下来送回去?

    不管怎么说,大飞机的股票成废纸了

    破7。

    不怀疑,蓝方会不会跟本次疫情有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关联。

    【 在 oldgeng (oldgeng)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mp.weixin.qq.com/s/Trur46qTB251_MSB7MTrMw

    : 但随着今天蓝方传出有可能禁售红方C919大飞机发动机的新闻后,人民币就再一次迅速

    : 从红方汇率货币的走势,再从红方疫情爆发后,蓝方迅速的这些组合拳,让我还是不得

    : ...................

    今天 14:58
  • 为何安装文件压在硬盘里就不能安装系统?

    安理,用硬盘代替u盘安装更快,而且可以直接安装窗7或xp。

    但不行,不知奥妙何在,望大侠指点

    昨天 16:45
  • Re: 欧美表满上闹闹哄哄,实际上

    维稳不封顶

    成的争执与仲裁会令社会运行成本持续居高不下。。。。这道理就像理论上公有制大锅饭

    应该是最自由、最有凝聚力、也最高效的分配方式,但实际上却远比不过私有制对劳动积

    极性的调动。。。。专权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压抑矛盾、降低竞争,从而显著降低社会运行

    成本。。。。。当然,它的副作用更大就是了。。。。但在运行成本上,专权确实比公平

    更有优势。。。。。

    【 在 q512i (天降龙虾) 的大作中提到: 】

    : 理论上是那样,但实际上往往正相反,公平的环境解放了人,却也加剧了竞争,因而造

    昨天 16:41
  • Re: 邓丽君

    邓丽君如在大陆是69届,正好一片红去插队落户炼红心

    【 在 interliu (interliu)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代芳华

    昨天 15:28
  • Re: 对流行时疫和新型冠状病毒防治的道家修炼秘法的简介

    无怛化,与其附赘悬疣,不如决肒溃癰解悬而逝

    人半信半疑。从尊重生命的角度,对于流行时疫,具备防治的心态,就是最佳心态。

    一段话:“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这段话,为后世子孙在面对强

    大而不可测的病患时,指出了如何安身立命的方法,为什么这段话只是一带而过,并没有

    做深入的阐述?这段话里面已经包含了防病祛病的方法,只是这方法包含的内容太多,太

    过神秘,不便于具体阐述。

    【 在 hdnj (黄帝内经修炼术)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流行时疫和新型冠状病毒防治的道家修炼秘法的简介

    : 时下,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发现是人传人后,有人恐惧惊慌。有人无动于衷,有

    : 《黄帝内经》中,有一段著名的话,这段话,也是后世之人感到神秘莫测,不知所以的

    昨天 10:58
  • Re: 《庄子》通评

    有点与众不同的非常心得,想请教大家,看看是否正确

    【 在 fding (fd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是不是开始讲给别人听了?

    星期日
  • Re: 对流行时疫和新型冠状病毒防治的道家修炼秘法的简介

    不用这么高妙道术

    新型冠状病毒怕热,我赔血本电费,空调开到赤膊,包你没事

    人半信半疑。从尊重生命的角度,对于流行时疫,具备防治的心态,就是最佳心态。

    一段话:“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这段话,为后世子孙在面对强

    大而不可测的病患时,指出了如何安身立命的方法,为什么这段话只是一带而过,并没有

    做深入的阐述?这段话里面已经包含了防病祛病的方法,只是这方法包含的内容太多,太

    过神秘,不便于具体阐述。

    【 在 hdnj (黄帝内经修炼术)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流行时疫和新型冠状病毒防治的道家修炼秘法的简介

    : 时下,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发现是人传人后,有人恐惧惊慌。有人无动于衷,有

    : 《黄帝内经》中,有一段著名的话,这段话,也是后世之人感到神秘莫测,不知所以的

    星期日
  • 《庄子》通评

                    《莊子》通评

                     ※春文齋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

                      内篇

      《庄子》从最早郭象注本起就分爲《内篇》七篇、《外篇》十五篇、《杂篇》十一

    篇,共三十三篇文章。古来学者皆以爲内七篇爲庄子手笔,外杂篇均爲后学所著。但根

    据文章思想和文风来分析,内篇中《逍遥遊》和《齐物论》文风旨趣皆同,两篇主题表

    达了超尘出世思想,显然爲一人所作姐妹篇,“姑射”神人是其主义之符号。而《養生

    主》以后的五篇向心外转爲关心世俗人间,变质爲處世之方。與前两篇相比,有质的变

    化。

                     ●逍遙遊第一

      题解:物无大小,若能任天而动,皆可逍遥乎物外而游无穷。作者设鹏鷽之喻以明

    重在无爲。同理,人不能逍遥是因其缚於名利有图於世、困於物,限於境,悲夫!世人

    若能忘名、棄功、无己方可悠闲长寿,逍遥於世。全文由二段组成。

                     一

    郭象云:“夫大小雖殊而放於自得之场,則物任其性,事称其能,各当其分,逍遥一

    也。岂容胜负於其间哉!”鹏鷽大小雖异,外形䢛别,然本质相同,皆“有待”而动,

    岂能逍遥哉?真点《庄子》核心思想“齐物论”。同理,人要真正自由逍遥,就要向许

    由辈学习,摆脱善恶、大小、上下等世念俗见而达到“乘天地之正䘖六气之辩”姑射神

                  女“无待”境界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

    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海潮洋流。《艺文类聚》八

    引庄子佚文云:「海水三岁一周,流波相薄。」)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

    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注释文字误入正文)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

    吹也(鲲鹏伟物,尘埃轻微。然物无大小,皆任天而动,大小同一。)。天之蒼蒼,其

    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上下同视)且夫水之積也不

    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於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

    (喻鲲。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鲲也无力)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

    里,則風斯在下矣,而後乃今培風,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者,而後乃今將圖南。(大舟

    大鲲待深水,大鹏待大风,皆有待而成其功。)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搶榆

    枋,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讥大鹏)」適莽蒼者,三餐而

    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批:此作者之谬言,谁挑

    三月聚粮来回远行?),之二蟲又何知!(何用知?二虫指蜩与学鸠)小知不及大知,

    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

    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而彭

    祖乃今以久特聞,眾人匹之,不亦悲乎!(不悲。齐物)湯之問棘也是已:「窮髮之北

    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為鯤。有鳥焉,其名為

    鵬,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雲,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絕雲氣,負青天,然後圖

    南,且適南冥也。」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適也?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翱翔蓬

    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而彼且奚適也?」此小大之辯也。(※:“此“齐物论”之论

    据。蜩、学鸠与斥鴳虽无知小年,然皆笑鲲鹏之巨,徒费粮力。“冥灵者”、“大

    椿”、“彭祖”虽大而有待,不如小知小年自由自在。必如下文:“夫乘天地之正,而

    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之无待「至人」,方为绝对自由之大圣。)故夫知效(尽)

    一官(尽其智力于一官),行比一鄉,德合一君而徵一國者,其自視也亦若此矣(犹斥

    鴳),而宋榮子猶然笑之(犹以为笑。※:普通百姓笑乡官,犹蜩、学鸠笑鲲鹏)。且

    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勉),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沮丧),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

    之境,斯已矣,彼其於世,未數數然也,雖然,猶有未樹也(※:虽有操守,不随俗沉

    浮,名满天地,其荣可颂而犹未有所树。指“一官”)。夫列子(犹鹏。※:引列子作

    比“一官”)御風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後反。彼於致福者,未數數然也(自然

    而行,非汲汲然求之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指风)也(※:列子胜过“一

    官”,可谓神矣,然犹有所待)。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

    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至言其体,神言其用,圣

    言其名,境界渐下。其中“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超然物外无待之“至人”,方是

    《庄子》最高理想和标准;“神人无功”次一等,虽能御风而行,然机心未泯,犹有所

    待,未臻至人境界;“圣人无名”最低标准:“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

    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不追求功名而已)

      堯讓天下於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犹惑)乎!時雨降

    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徒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猶尸之,[其於德也不

    亦愧乎!]吾自視缺然,請致天下。(言不如回山逍遥)」

      許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猶代子,吾將為名乎?名者實之賓也,

    吾將為賓乎?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歸休乎君,予無所用天下

    為!庖人雖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斥鴳笑鹏,许由“笑”权势。解“圣

    人无名”)

      肩吾問於連叔曰:「吾聞言於接輿,大而無當,往而不返。吾驚怖其言猶河漢而無

    極也,大有逕庭,不近人情焉。」

      連叔曰:「其言謂何哉?」

      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

    露。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癘而年穀熟(即化育万

    物)。吾以是狂而不信也。」(无己至人。恩德广大而俗人不知其所以然。《庄子》思

    想符号,最高理想)

      連叔曰:「然。瞽者無以與乎文章之觀,聾者無以與乎鐘鼓之聲。豈唯形骸有聾盲

    哉?夫知亦有之。是其言也猶時女也。之人也,之德也,將旁礡萬物以為一。世蘄乎

    亂,孰弊弊焉以天下為事!之人也,物莫之傷,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

    而不熱(至人,仙也)。是其塵垢粃糠,將猶陶鑄堯舜(人间俗圣,非真圣)者也,孰

    肯以物為事!宋人資章甫而適諸越,越人斷髮文身,無所用之。(圣人资礼义而适世,

    至人无为而治,故无所用之也)」

      堯治天下之民,平海內之政,往見四子[於]藐姑射之山[,未遇,返]汾水之

    陽,窅然喪其天下焉。」(圣人无名)

                     二

              此段述无用之用。“神人无功”

      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

    舉也。剖之以為瓢,則瓠落無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之。」

      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絖為事。客

    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

    金,請與之。』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

    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今子有五石之

    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

    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故]眾所同去也。」

      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辟高下,中於機辟,

    死於罔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今子有大樹,患其

    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

    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齊物論第二

      题解:“齐物”爲《庄子》理论基础。梦觉、生死、是非、貴贱、美丑皆无定;。

    天下之物之言,皆可齐一视之,不必致辩,守中而已。社会由各阶层组成,不可偏废。

    苏舆云:「天下之至纷莫如物论。是非太明足以累心。故视天下之言如天籁之旋怒旋

    已,如鷇音之自然,而一无與於我。然后忘彼是,浑成毁,平尊隶,均物我,外形骸,

    遗生死,求其真宰,照以本明,游心於无穷。皆庄子最微之思理。」本文由十八段组

    成。

                     一

          猶如山中窍穴“吹万不同”,世界是由万物共同组成的大合唱。

      南郭子綦隱机而坐,仰天而噓,荅焉似喪其耦。顏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

    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隱机者非昔之隱机者也。」

      子綦曰:「偃,不亦善乎而問之也!今者吾喪我汝知之乎?女聞人籟而未聞地籟,

    女聞地籟而未聞天籟夫!」(※春文斋案:女闻“人籁”“地籁”“天籁”突兀,答非

    所问,开首恐有缺文)

      子游曰:「敢問其方。」

      子綦曰:「夫大塊噫氣,其名為風。是唯無作,作則萬竅怒呺,而獨不聞之翏翏

    乎?山林之畏隹:大木百圍之竅穴,似鼻,似口,似耳,似枅,似圈,似臼,似洼者,

    似污者;激者,謞者,叱者,吸者,叫者,譹者,穾者,咬者,前者唱於而隨者唱喁。

    泠風則小和,飄風則大和,厲風濟則眾竅為虛,而獨不見之調調,之刁刁乎?」(山林

    嵬崔,吹万不同,此表地籁也)

      子游曰:「地籟則眾竅是已,人籟則比竹是已。敢問天籟。」

      子綦曰:「夫吹萬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誰邪!(郭象注云「此重

    明天籁也」。物皆自得之耳,谁主怒之使然哉!冥冥中有物,此重明天籁即天然也)」

                     二

                   描写世俗状

      大知閑閑(宽裕貌),小知閒閒(细锁貌);大言炎炎(猛烈貌),小言詹詹(词

    费也)。其寐也魂交,其覺也形開,與接為搆(※谋。《淮南子 说林》纣醢梅伯,文

    王与诸侯构之。旧云合,恐非。句谓交接世事取予受授用尽心计。故下句言“日以心

    斗”),日以心鬬。縵者,窖者,密者(言其心计深隐且广)。小恐惴惴,大恐縵縵。

    其發若機栝,其司是非之謂也;其留如詛盟,其守勝之謂也;其殺若秋冬,以言其日消

    也;其溺之所為之,不可使復之也(犹言溺于其所为,不可自拔);其厭也如緘(厌恶

    之色不露),以言其老洫也(谓世故城府之深);近死之心,莫使復陽也(死心不可复

    振)。喜怒哀樂,慮嘆變慹,姚佚啟態(喜则心生欢悦,乐则形于舞忭。怒则当时嗔

    恨,哀则举体悲号,虑则抑度未来,叹则咨嗟已往,变则改易旧事,慹则屈服不伸,姚

    则轻浮躁动,佚则奢华纵放,启则开张情欲,态则娇淫妖冶。)。

                     三

                乱简。文意接第一段

      樂出虛,蒸成菌。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生。萌者,道也)。已乎,已乎!

    旦暮得此,[况]其(指万籁万物)所由以生乎?(皆道所生,昧者何知)

                     四

                    乱简孤文

      非彼無我,非我無所取(相彼此),是亦近矣,而不知其所為使。(若鲲鹏与蜩,

    相形而现,无主次之分)

                     五

                  乱简。“真宰”

      若有真宰而特不得其眹。可行己信而不見其形,有情而無形。

                     六

    万物如人身器官各有所主,无“君臣”之分,无“真君”存焉。此源自“齐物论”平等

              思想。乱简,文意接第四段

      百骸、九竅、六藏,賅而存焉,吾誰與為親?汝皆說之乎?其有私焉?如是皆有為

    臣妾乎?其臣妾不足以相治乎?其遞相為君臣乎?其有真君(指君臣之君,非上段“真

    宰”)存焉(“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是亦近矣,而不知其所为使。”君不能离臣,

    臣不能离君,两者相互依存,相彼此,而无所谓“真君”存焉)?如求得其情與不得,

    無益損乎其真。(贵贱皆由心生,无论你承认有无君臣,皆与客观事实无所损益,也无

    损于齐物真理。此齐物平等理论)

                      七

        『圣人』不由而照之於天,處於枢中以应无穷。本段文意接第二段之后。

      一受其成形,不忘以待盡(死而后已),與物相刃相靡,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

    不亦悲乎!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可不哀邪!人謂之不死,

    奚益!其形化其心與之然,可不謂大哀乎?(一生奋斗劳形苦心岂不可哀?)人之生也

    固若是芒(昧,糊涂)乎?其我獨芒而人亦有不芒者乎?夫隨其成心(即成见)而師

    之,誰獨且無師乎,奚必知代?(成见各自不同,何必以甲代乙?)而心自取者[往往]

    有之(自以为是者比比皆是),愚者與(随,类)有焉(愚者随而从之,以成见为

    是)。[如]未成乎心而有是非,是今日適越而昔至也,是以無有為有(无主见而定是

    非等于以没有为有。喻其谬)。無有為有,雖有神禹且不能知,吾獨且柰何哉!(千百

    成心,虽神禹亦难知,况我辈俗人。言去“成心”则是非自灭)

      夫言非吹也,言者有言,其所言者特未定也。果有言邪?其未嘗有言邪?其以為異

    於鷇音?亦有辯乎,其無辯乎?道惡乎隱而有真偽?言惡乎隱而有是非?(道为何所蔽

    而生真伪;言为何所蔽而生是非)道惡乎往而不存(问道为何不可存)?言惡乎存而不

    可(问言为何不可存)?道隱於小成,言隱於榮華(小道华美而不实),故有儒墨之是

    非。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欲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則莫若以明。物無非彼,物無非

    是(牧皆有彼有是),自彼則不見,自知則知之(从彼出发则不明,自知则自以为

    是),故曰彼出於是,是亦因彼(因彼而有此,彼此不能相离)。彼是(有此而后有

    彼)[爲]方生之說也。雖然,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生同时死,死同时生);方可方

    不可,方不可方可;因是因非,因非因是。是以『聖人』不由而照之於天亦因是也。是

    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果且無彼是乎哉?彼

    是莫得其偶(不对立),謂之「道樞」,樞始得其環中,以應無窮。是亦一無窮,非亦

    一無窮也,故曰「莫若以明」。

                     八

    以所指喻非指,不如以非旨喻所指之非指;以白马喻“白马之非马”,不如以“马”喻

                  “白马爲非马”

      以指(“指”所指具体实物)喻指之非指(“非指”即泛指,抽象概念,或道),

    不若以非指喻[所]指之非指也(感官不能反应现实,我们看到的仅是幻象,名实不符。

    也可看作与白马论同理,即以所指之具体一匹白马以为非马,不如以非马喻所指之白马

    为非马);以馬(如具体白马)喻馬之非馬(泛指,抽象概念),不若以非馬喻馬之非

    馬也。天地一指也,萬物一馬也。

                     九

            圣人『两行』『天钧』。文气连第七段

      可乎可,不可乎不可,道行之而成,物謂之而然(可或不可,皆道,即自然成之。

    丑恶是非皆合道,物妄然或不然而已)。惡乎然?然於然。惡乎不然?不然於不然。物

    固有所然,物固有所可。無物不然,無物不可。故為是舉莛與楹,厲與西施,恢恑憰

    怪,道通為一。其分也,成也;其成也,毀也。凡物無成與毀,復通為一,唯達者知通

    為一(一是非,同善恶,即行“两行”,休“天钧”),為是不用而寓諸庸(即以无用

    寓大用)。庸也者,用也;用也者,通也;通也者,得也,適得而幾(适然自得,则尽

    于道矣)矣,因是已。已而不知其然,謂之道;[若]勞神明為一而不知其同也,[則]謂

    之「朝三[暮四]」。(※:人为劳神强合是非、善恶、成毁,多此一举而已,何关“谓

    之朝三”暮四?于理难通,恐有缺文)何謂「朝三[暮四]」?狙公賦芧曰:「朝三而暮

    四,」眾狙皆怒。曰:「然則朝四而暮三,」眾狙皆悅。名實未虧而喜怒為用,亦因是

    也。是以聖人和之以是非(无是非)而休乎『天鈞』(犹“道枢”),是之謂『兩行』

    (可,不可;是,不是并行)。

      古之人其知有所至矣。惡乎至?有以為未始有物者,至矣,盡矣,不可以加矣(物

    之源,即“道”);其次以為有物矣而未始有封也(无界域之物,即无彼此之分,混

    沌);其次以為有封焉而未始有是非也。是非之彰也道之所以虧也,道之所以虧愛之所

    以成。果且有成與虧乎哉?果且無成與虧乎哉?有成與虧故昭氏(昭文)之鼓琴也,無

    成與虧故昭氏之不鼓琴也。(鼓商则丧角,挥宫则失征,不鼓不挥五音自全)昭文之鼓

    琴也,師曠之枝策也(※与惠子庄子同时文纶。非春秋末年晋悼公、晋平公执政时乐师

    子野),惠子之據梧也(据梧而辩),三子之知幾乎[此],皆其盛者也,故載之末年

    (惠施好谈名理。而三子之性,禀自天然,各以己能示于世)。唯其好之也以異於彼,

    其好之也欲以明之。[皆以]彼非所明而明之,故以「堅白」之昧終。而其子又以文

    (文辞)之綸終,終身無成。若是而可謂成乎,雖我亦成也。若是而不可謂成乎,物與

    我無成也。是故滑疑之耀,『聖人』之所圖也(圣人无定论而“明”)。為是不用而寓

    諸庸,此之謂「以明」。(无用方是大用)

      今且有言於此,不知其與是類乎?其與是不類乎?類與不類,相與為類則與彼無以

    異矣。雖然,請嘗言之:有始也者,有未始(未曾)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始也

    者;有有也者,有無也者,有未始有無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無也者,俄而有無矣而

    未知有無之果孰有孰無也。今我則已有謂矣而未知吾所謂之其果有謂乎,其果無謂乎?

      天下莫大於秋豪之末,而大山為小;莫壽於殤子,而彭祖為夭。天地與我並生,而

    萬物與我為一(大小寿夭齐一。齐物之论)。既已為一矣且得有言乎?既已謂之一矣且

    得無言乎?一與言為二,二與一為三。自此以往,巧曆不能得,而況其凡乎!故自無適

    有以至於三(※:《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而況自有適

    有乎!(万物无穷之“有”,不可尽焉,)無適焉(无所尽焉),因是已。

                     十

          “八德”违“滑疑之耀”圣德,本段非庄子思想

      夫道未始有封(道无封),言未始有常(言无常),為是而有畛也(※:无封无常

    何有“畛”?此论与前言“道枢”和“休乎天钧”的『两行』论相矛盾,有违『圣人』

    滑疑之耀之图。)。請言其畛:有左有右,有倫有義,有分有辯,有競有爭(伦理、仁

    义、即是非,是非而起方有“分辩、竞争”。此世人俗众之“畛”),此之謂「八德」

    (※:俗德而已)。六合之外「聖人」存而不論;(※:圣人如不见)六合之內「聖

    人」論而不議(※:不讳言)。春秋經世、先王之志「聖人」議而不辯(※:不辩其是

    非)。故分也者有不分也,辯也者有不辯也,曰何也?「聖人」懷之,眾人辯之以相示

    也,故曰辯也者有不見也。夫大道不稱,大辯不言,大仁不仁,大廉不嗛,大勇不忮。

    道昭而不道,言辯而不及,仁常而不成,廉清而不信,勇忮而不成,五者圓而幾向方

    矣。故知(智)止其所不知,至矣。孰知不言之辯,不道之道?若有能知,此之謂「天

    府」(喻胸怀宽广)。注焉而不滿,酌焉而不竭,而不知其所由來,此之謂「葆光」

    (犹韬光。葆训蔽,谓藏而不露之光)。

                     十一

              无爲而治,蓬间雀自乐,何以伐爲?

      故昔者堯問於舜曰:「我欲伐宗、膾、胥敖,[我]南面而不釋然,其故何也?」

      舜曰:「夫三子者,猶存乎蓬艾之間,若不釋然何哉?昔者十日並出,萬物皆照,

    而況德之進乎日者乎!」

                     十二

                仁义、是非无定准。“至人”不辩

      齧缺問乎王倪曰:「子知物之所同是乎?」

      [王倪]曰:「吾惡乎知之!」

      [齧缺]「子知子之所不知邪?」

      [王倪]曰:「吾惡乎知之!」

      [齧缺]「然則物無知邪?」

      [王倪]曰:「吾惡乎知之!雖然,嘗試言之。庸詎知吾所謂知之非不知邪?庸詎

    知吾所謂不知之非知邪?且吾嘗試問乎女:民溼寢則腰疾偏死,鰍然乎哉?木處則惴慄

    恂懼,猿猴然乎哉?三者孰知正處?民食芻豢,麋鹿食薦,蝍蛆甘帶,鴟鴉耆鼠,四者

    孰知正味?猿猵狙以為雌,麋與鹿交,鰍與魚游。毛嬙、麗姬人之所美也,魚見之深

    入,鳥見之高飛,麋鹿見之決驟。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自我觀之,仁義之端,是非

    之塗,樊然殽亂,吾惡能知其辯!」

      齧缺曰:「子不知利害,則至人固不知利害乎?」

      王倪曰:「至人神矣!大澤焚而不能熱,河漢沍而不能寒,疾雷破山飄風振海而不

    能驚。若然者,乘雲氣,騎日月,而遊乎四海之外。死生無變於己,而況利害之端

    乎!」(超乎生死是非。描述“至人”。《应帝王》中四问四不知)

                    十三

    眾人役役。聖人愚芚“诡吊”,和之以天倪,因之以曼衍,忘年忘義,而至逍遥之境

      瞿鵲子問乎[其師]長梧子曰:「吾聞諸夫子(或瞿鹊子长梧子之师,或某道家夫

    子):『聖人』不從事於務,不就利,不違害,不喜求,不緣道[而施];無謂有謂,

    有謂無謂(彼此皆无所谓,无是非,各执一词而已)而遊乎塵垢之外。[孔]夫子以為

    孟浪之言,而我以為妙道之行也,吾子以為奚若?」

      長梧子曰:「是黃帝之所聽[猶]熒也,而丘也何足以知之!且女亦大早計,見卵而

    求時夜,見彈而求鴞炙。予嘗為女妄言之,女以妄聽之:奚旁日月,挾宇宙?為其吻合

    (当指上所言利害,故下言“以隶相尊”。或宇宙万物),置其滑涽,以隸相尊?眾人

    役役,『聖人』愚芚,參萬歲而一成純,萬物盡然而以是相蘊(万物相联系)。

                     十四

           乱简。插十二段“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之后

      予惡乎知說生之非惑邪!予惡乎知惡死之非弱喪而不知歸者邪!麗之姬,艾封人之

    子也。晉國之始得之也,涕泣沾襟;及其至於王所,與王同筐床,食芻豢,而後悔其泣

    也。予惡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始之蘄生乎!夢飲酒者旦而哭泣,夢哭泣者旦而田獵。方其

    夢也不知其夢也,夢之中又占其夢焉,覺而後知其夢也。且有大覺而後知此其大夢也,

    而愚者自以為覺,竊竊然知之。君乎,牧乎,固哉![彼孔]丘也與女皆夢也,[然]

    予謂女夢亦夢也。是其言也,其名為『弔詭』。萬世之後而一遇大聖。知其解者,是旦

    暮遇之也。(句谓大圣虽万世一遇,一旦而悟则瞬间可得道。若顿悟然)

      既使我與若辯矣,若勝我,我不若勝,若果是也,我果非也邪?我勝若,若不吾

    勝,我果是也而果非也邪?其或是也,其或非也邪?其俱是也,其俱非也邪?我與若不

    能相知也,則人固受其黮闇,吾誰使正之?使同乎若者正之?既與若同矣,惡能正之!

    使同乎我者正之?既同乎我矣,惡能正之!使異乎我與若者正之?既異乎我與若矣,惡

    能正之!使同乎我與若者正之?既同乎我與若矣,惡能正之!然則我與若與人俱不能相

    知也,而待彼也邪?(谓更有何彼尚可待耶?)」

      「何謂和之以『天倪』?」

      曰:「是不是,然不然[,谓之天倪]。是若果是也,則是之異乎不是也亦無辯;

    然若果然也,則然之異乎不然也亦無辯。化聲之相待,若其不相待(自然杂声,皆无待

    “鷇音”),和之以天倪,因之以曼衍,所以窮年也。忘年忘義,振於無竟,故寓諸無

    竟。」

                     十五

                  罔两问景。庄周梦蝶

      罔兩(精怪。《左传•宣公三年》:“故民入川泽山林,不逢不若;螭魅罔两,莫

    能逢之。”)問景(景即影,依主体之正形而动,不能独立。此文是“罔两”与“景”

    对话,未提正形)曰:「曩子行,今子止;曩子坐,今子起;何其無特操與」(主行你

    也行,主止你也止;形坐你也坐,形起你也起。何无操守耶?)景曰:「吾有待而然者

    邪?吾所待又有待而然者邪?吾待(“特”字误)蛇蚹(蛇蜕皮)蜩翼(蜩甲。蜩蜕新

    出甲)邪?惡識所以然!惡識所以不然!」(景辩曰:我待主,而主待造物,造物又有

    待,何物无待耶?我非蛇蜩,未有蚹翼,不可与主体须臾分离,我奈何哉?万物皆循性

    而动,无标准,无是非、邪正之别。谁知其所以然,所以不然?毋烦我,“无特操”可

    也!)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

    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待完)

    星期日
  • Re: 为什么人们对曾国藩的评价非常高?

    正能量

    【 在 Findest (Findest) 的大作中提到: 】

    : 主要强在哪里呢?

    02月15日
  • 挑着三个月的粮来回远行?

    《庄子逍遥遊》:

      適莽蒼者三餐而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郭注:

    「所適彌遠,則聚糧彌多。」

      ※按:此言谬,谁会挑着三个的粮来回远行?

    02月15日
  • Re: 舜拍尧马屁

    我不想去讲给别人听

    《石头记》的第五回也被改过的,到后来警幻变成了一个诲滛的教母,太可惜了,坏了一

    部书。但《石》洛阳纸贵这是个大功劳,这就好象好莱坞

    人类社会黄金时代可能是母系氏族时代也未可知。天下汹汹与女人有很大关系,但母系时

    代没这事

    宝玉如此这般只因了其与金陵十二钗的宿缘。

    【 在 fding (fd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传承的含义是讲给别人听,经典中的典故在艺术作品中就会出现在出尘之上,警幻对待

    02月13日
  • Re: 舜拍尧马屁

    我对“传承”不以为然,是其有趣,当文学。

    比如对姑射女神的那段描写,是诸子中最美的。这与《红楼梦》中的警幻的描写一路

    【 在 fding (fd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开始当真是因了猎奇,后来觉得胡言是因了历史唯物,再后来不忍是因了传承

    02月13日
  • Re: 舜拍尧马屁

      舜是拍马屁说:您之所以手软,是因为您的无为而治的大德超过昔日的十日并出。

      《大宗师》里尧是另一副嘴脸,变成儒家的圣人:

          意而子曰:「堯謂我:『汝必躬服仁義而明言是非。』」

      内篇不象一人所作。真正的《庄子》就《逍遥遊》和《齐物论》两篇。

    的境界,才能万物齐照,齐物而不识差别,自然释然。

    【 在 xiaobing88 (路人甲) 的大作中提到: 】

    : 理解差了,这不是拍马屁,是打屁股,说的是德还不够,心量还不够,需达到十日并出

    02月12日